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柳暗花明
    “你说什么?”摩珂罗微微一怔,想不通黄羽翔怎得会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身体的每一个部份都在呻吟,痛苦灼伤着神经,直欲躺倒在地上,让生命就此消逝。黄羽翔强忍着身体的痛苦,与摩珂罗连拼数十击,终是将身体的承受力推到了最顶点,再也不堪重负。

    然而就在身体濒临极点的时候,无比难受的痛意聚合成了一把尖锥,竟是将一直卡在心头的那道难关给一下子攻克了!他原本就与天地自然融成了一体,只是因为心中还有着一丝丝的桎梏,因此才没有与将心灵给彻底释放出来,但在这一刻,如同高水低流般得顺理成章,自然而然地与天地结合在了一起。

    所有的招式心法在心中一一翻过,短短的一瞬,却如同千年般的隽永!正所谓一朝悟道,黄羽翔本就处在天人突破的最后关头,与摩珂罗这绝代高手的比拼中,终于被这个对手硬生生地逼出了对武学的明悟!

    他微微一笑,满是大彻大悟后的知觉,道:“我想出了一种新武功,名字就叫梦幻空花!”

    摩珂罗骇然大惊,想不到黄羽翔竟能在与他这个强手对抗的过程中还能创出新的武功,心中的惊骇已是无法形容!他几次三番欲置黄羽翔于死地,却都是仅差一线!

    第一次以“碎星大神通”将他击伤,却反而让他的内力更显狂暴,而且隐隐然有“速、力”合一的架势!与他硬拼三数十招,眼看他已是到了强弩之末,只需再接再励,必能将他毙于棍下!谁知他又出如此惊人之语!

    “嘟——嘟——”几声绵长的号角声从营中传出,蒙人见己方援兵已回,终是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踏踏踏”,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蒙人的部队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刚准备前后夹击,将敌人全部消灭的蒙古兵士却发现支援而来的己方士兵一个个都是军容不整,好些人都是全身浴血,稀稀落落地冲了过来。

    冲在前头的蒙人叽哩呱啦地大叫起来,神情之间说不出的紧张惶恐。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原本留在阵地中,能听得到这些话的蒙古士兵却也都是露出了同样惊慌的神色。

    “杀!”冲天的喊杀声从奔回的蒙人后方传来,大明这边的军士这才知道,原来他们竟是被人追赶着一路逃过来的!

    逃窜的蒙人一下子融入到了原先蒙人约三万不到的阵形中,惊惶之间,顿时在地上的尸体、刀剑上磕磕绊绊,倒下了一大批来。

    大同府的士兵不是倾巢而出了吗,怎得敌方还有援军,竟能将己方四万精骑杀得狼狈而逃?摩珂罗此时也顾不得对黄羽翔再加感叹了,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黄羽翔也颇是摸不着头脑,只是他心中一直相信张、林两女的智慧,猜测她们必然会有所应对之策!困在这里的仅是大明兵士和五百武林好手,而黄羽翔自魔教带过来的万余名精兵却是一个都没有露面,相信能够让蒙古兵狼狈而逃的,应该只有他们了!只是他们仅只一万余的人手,能够将四万蒙古精兵打得落荒而逃吗?

    “也难怪前辈不解,便让晚辈来告诉你吧!”一个清淡的声音传来,任雨情的身影已是轻飘飘地从血战的沙场中跃了过来,白衣飘逸,半丝血迹也没有染上。

    黄羽翔将眼神盯在摩珂罗的身上,道:“我也糊涂得紧,雨情你快点说吧!”

    说话之间,追在蒙军后面的队伍终于显露出来,一个个都是穿着黑衣紧身衣服的大汉,头扎红巾,不正是魔教的那一众教徒吗?

    这些生力军迅速地切入到了战场之中,如同一把尖刀也似,一下子将蒙人的阵形冲击得七零八落。大明方原有两万人马,再得胡总督带将近三万援马而来,虽然死伤了不少兵士,但也仍有四万左右,再加上这万余魔教军,在人数上已然占到了上风。

    蒙人本还有两万出头,再加上适才逃回来的人马,总共还有四万,虽然人数比大明方略少,但却胜在兵士强悍,两军胜败属谁,还颇为难说。

    双方都已是杀红了眼,伤亡人数顿时陡增起来。只是大明方便是折了这些人手也顶多丢了一座城池而已,但蒙人却仅有这些兵力,若是兵败的话,便要一蹶不振了!

    任雨情见黄羽翔浑身是血,不由地惊呼一声,好半晌才静下心来,道:“前辈只知道设下圈套放下诱饵,却不知到底谁在扮演着猎人的角色!”

    摩珂罗在看到魔教军这支陌生的队伍时,已然有所明白,皱眉道:“你们有这支军队,怎得老夫一点都不知道!难不成,是左义起故意不告诉老夫!”

    任雨情微微一笑,道:“左总兵虽然是蒙古后裔,但长期居于中原,已然同汉人一般无二!他虽然听从了你们的指挥,答应替你们设下圈套,但仔细思量之后,却是毅然将此事告诉了当朝平靖公主!于是,我们便将计就计,反以这两万人马为饵,让你们以为我方不查,仍然按原计划行事!这一路之上已是埋下了许多炸药,城墙上又有利炮相待,而且还有中原武林两千多热血好汉,你们的另外两支队伍便成了眼前这副样子!”

    “左义起!”摩珂罗暴喝一声,仿佛晴天中的霹雳,当真是响彻云霄。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这件事情我怎得一点都不知道!”

    任雨情淡淡道:“妹妹和绮思只与胡总督商量好了,连我也是被你赶回去之后才知道的!”说到“赶”字时,这个清冷的女子脸上颇有哀怨之色,显是怪黄羽翔不肯让自己陪着他生死与共!

    “哎,好了,下次一定让你待在身边!”黄羽翔柔声说道,目光却仍是没有离开摩珂罗的身形,再度迈步而上,向摩珂罗走去,“前辈,你我一战,也该有个了结了!”

    他虽然一朝悟道,对武学产生了明悟,但身体依旧是疲倦伤重,随时都可能倒下。摩珂罗身为三大宗师之一,自然明白这一点,当下收慑心神,将对己方处境的忧虑放在一边,全力对抗这个年青高手!

    黄羽翔淡淡一笑,身体在一瞬间变得透明起来,竟是说不出的怪异!

    但摩珂罗却是半丝惊异的神情也没有,无微不至的神意已然告诉他黄羽翔已经脱离了原地,眼睛中所看到的只是他残留下来的影子。因为他的身法实是太快,连人的眼睛也反应不过来,竟是如同渐渐透明了一般。

    “嘿!”强劲的力道蓦然袭身,如同山崩海啸一般,浩浩荡荡地向摩珂罗打去!

    摩珂罗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在这一击上,黄羽翔终于将力和速两者结合在了一起,虽然还不尽完美,但已足以让他焦头烂额了!他双棍疾然护在身前,才堪堪举到胸前,傲天剑已然重重地击了上来!

    摩珂罗闷哼一声,猛然连退三步,脸上的红潮越来越是明显!

    黄羽翔的剑速太快,摩珂罗根本来不及聚起全部的真力,便与他硬架了一招。先前黄羽翔的“流光之剑”虽然也是奇快无比,但剑上的力道却是没有如此巨大,但刚才那一击堪堪有“浩然一剑”的威力,岂不是让他大吃闷亏!

    “哇!”黄羽翔自己也不好过,受到摩珂罗的反震之力,虽然比起自己对摩珂罗的创伤来要轻上很多,但他毕竟先前受了重伤,此时百上加斤,实是一碰即伤。

    他抬起左手拭了拭嘴边的衣迹,右手的傲天剑再度划过一道炫丽的弧线,奇快无比的向摩珂罗扫去。剑身荡起了呼呼风声,如同狂风大作一般!

    在这一剑上,黄羽翔显然又取得一点进步,将力和速的结合又推进了一步!摩珂罗的身法不及黄羽翔,便是躲避也是白费心机,当下只得奋起余力,再度硬架了此招!

    “哇”,两人同时吐了一口鲜血出来,摩珂罗又是连退三步,而黄羽翔则是在原地摇摇欲坠,赤裸的上身又开始渗出血来。

    摩珂罗心知若是再让黄羽翔尽情发挥的话,自己的一条老命便真得要送在他的手里了!他猛然大喝一声,反守为攻,双棍挥舞,反倒向黄羽翔扫飞而去。

    黄羽翔身形轻飘,已是落在了一边,傲天剑再划圆弧,猛然向摩珂罗身后削去!

    原本以他的精神束缚,黄羽翔必然只能与他硬拼此招,但此时黄羽翔的精神已经与天地融为一体,他的本事再大,又岂能将天地给束缚住,反而露出了一个绝大的破绽!

    摩珂罗暴吼一声,身体上突然白光大盛,整个人便如同被怒弓催发,竟是不可思议地加速跃出,让黄羽翔的这一剑击了个空。

    黄羽翔驻剑而立,嘴角边满是鲜血,这当儿便是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脑海中唯一剩下的念头便是将这个强敌击败,便是要倒下,也要等到将这个强敌击垮之后!

    摩珂罗的精气神在一瞬间出现了极大的增长,但满头的灰发却是在一瞬间变成了雪白,光滑如婴儿的脸上竟是爬满了皱纹,仿佛在一瞬间衰老了数十岁!

    赵海若大奇,向任雨情道:“任姐姐,这个坏老头怎么了,难道被气疯了吗?”

    任雨情缓缓摇了摇头,道:“他用了一种特殊的心法将全部的精力全部点燃起来,这是以生命为代价的功力增长!今日之战无论谁赢谁败,这个世界上注定要少了一个宗师了!”

    摩珂罗行此险招乃是无奈之举,虽然他这时一下子功力全复,隐隐然还远超先前,但却是饮鸠止渴,只要精元用尽,他便到了油枯灯烬的地步,便是不死也成了一个功力尽废的老头。只是不用上这招的话,他肯定要在黄羽翔越来越是纯熟的“速力合一”的梦幻空花下生生毙命,还不如冒险搏一搏!

    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这些蒙古人心目中的地位,若是他被黄羽翔斩杀的话,对士气可是一个致命的打击,眼前这些浴血奋战的兵士肯定会颓然若废,再无反抗之力了!

    适正此时,一道悠长深远的神意传来,场中几人都是大高手,立时惊觉过来。赵海若向任雨情吐了吐舌头,道:“师父来了,怎么办呢?任姐姐,你给我一个地方躲躲好不好?”

    任雨情淡淡一笑,道:“你又做了什么坏事?”

    赵海若嘻嘻一笑,脸上满是天真的笑容,道:“在苏州的时候,我在师父的衣服上全部下了痒痒粉!嘻嘻,是他自己说的,嫁了人之后便不归他管了,我这样整他,他应该不能教训我,是不是任姐姐?”

    无暇理她这个颗美丽的脑袋中究竟装了些什么,张华庭飘逸的身形已是从激烈的战场中一跃而至,任雨情立时迎了上去,轻轻叫道:“爹,你来了!”

    张华庭相俊的脸上泛起一丝慈爱之色,随即即是皱眉向黄羽翔与摩珂罗看去,道:“摩兄,带着你的人马回去吧!只需你立下誓言,蒙古族永不侵扰我中原,这数万生命便不用白白牺牲!”

    摩珂罗沉声道:“张兄以为我们注定会失败吗?南蛮兵弱,又焉能奈何得了我蒙古勇士!”

    他在奇功的刺激下,已是将功力全部复原,说话之间如同雷声鼓荡,轰轰然地传遍了四野。所有的蒙古士兵都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俱是大嚎起来,士气顿时一阵暴涨!

    张华庭眉头一皱,道:“摩兄莫不是还枉图高丽出兵扰乱战局?我刚与金兄见过面,蒙他应承,高丽王已是与我朝定下了和约,向我朝称臣,永世受我天朝指挥!”他的话声音虽然不大,却也是传遍了四野八方。

    “什么?”摩珂罗老脸神色大变,瞬时间又显得苍老几分。蒙古人虽然强悍善战,但在人数上却是居于劣势,经不起太大的折耗!此番以十万兵马攻关,实是希望尽可能地减少伤亡,与高丽联合占领东北区域,再休生养息,壮大人口,徐图缓进!

    岂料大同府的城门还没有看见,十万人马便只剩下四万余众,尚余的三万人马估计也是情势险恶!若是能奋起余勇,消灭这批明军,再打下大同府,高丽人能够乱上添乱,说不定还能挽回些损失。但高丽人一旦退出战圈,他们便成了孤军奋战,再无援军了!

    摩珂罗缓缓闭上眼睛,随即便睁开,道:“好,我们可以就此罢战,但我要与这姓黄的小子决一死战!”他已是用上了无可挽回的功法,毕生的修为是废定了,但即使如此,也要替蒙古诛除这日后最大的敌人!

    张华庭向浑身是血的黄羽翔看了一眼,神色之间颇是犹豫,若是蒙人拼死反击的话,胜固然不难,但己方的损失恐怕也是极大!但摩珂罗此时无论是精气神,都已是达到了最顶点,便是自己也没有把握在他的同归于尽的攻击中保得了性命!而黄羽翔已是摇摇欲坠,恐怕只需要别人轻轻一推,便要倒下!他的两个女儿、一个徒弟都嫁给了此人,岂不让他大生犹豫。

    黄羽翔哈哈大笑,猛然抬步上前,只是内腑受到如此牵动,嘴角边立时又渗出一血来。他哑着嗓子道:“便是前辈不说,晚辈也非要和前辈决一胜负不可!”

    说话之间,自有一股激荡人心,浩然只求一战的大气!

    摩珂罗见张华庭也点了点头,便高声道:“凡我蒙古勇士听着,我要与中原人决一死战!无论胜败如何,你们都要回转塞外,告诉可汗,毕生不得对中原加兵!”

    在蒙古人的心目中,摩珂罗已是神灵的化身,对他的话自然一点都不敢违逆,都是停下了手中的刀剑,向摩珂罗的方向围了过去。与此同时,左总兵与胡总督也各自收束手下,结成阵势与蒙人对叠起来,免得他们发动突袭!

    摩珂罗长笑一声,道:“张兄,你我三战难分高下!想不到老夫的最后一个对手却不是你,而是你的女婿!”

    张华庭微笑道:“摩兄若是觉得遗憾,不妨将对手换成我就是了!”

    摩珂罗哈哈大笑,道:“跟你打了这么多次,也该换个对手了!”鹰隼般的目光向黄羽翔投去,杀意如同潮水一般狂涌不止!

    黄羽翔轻轻闭上双眼,身体的疼痛无以复加,偏偏神经的感应却是百倍地加强起来,对痛若的感觉也越是清晰。庞大的内力时刻不停地冲击他的身体,几欲将他炸裂一般。他猛然睁开双眼,大叫一声,向摩珂罗疾扑而去!

    只有将全身的精力发泄而出,才能减少对身体的压迫!现在的他,就如同一只蓄满了水的袋子,明明已经装得极满,但袋中的水还是在不停地增加,撑得他快要暴炸一般。

    摩珂罗双棍一合,猛然向他招架而去,轰轰的交击声中,摩珂罗连退四步,但黄羽翔却只是身形踉跄一下,显然他体内真气之庞,已是远超摩珂罗了!

    张华庭大是不解,向赵海若道:“海若,羽翔究竟发生了何事,怎得内力竟会出现如此暴涨!”天下间有数门功夫都可以达到此种功效,但无一例外地都有极具破坏性的负作用,实是两败俱伤的功夫。

    赵海若挠挠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看到他突然躺在地上之后,爬起来就成了眼前这副样子,满身是血,吓死人了!”

    摩珂罗在奇门心法的支持下,内力回复速度显然大大加快,才一退后,立即揉杀上,抢先向黄羽翔发动了进攻。

    黄羽翔内力正旺,岂有怕他之理,当下傲天剑一挥,又快又重地向摩珂罗迎去。他虽然是后发,但在“梦幻空花”的心法下,却是抢先而至,在摩珂罗的力道还没有完全发挥前,便架在了摩珂罗的双棍之上!

    “叮”,三件兵器交击,发出一抹炫丽的光芒,摩珂罗急振而回,黄羽翔也是身形大晃。

    黄羽翔“哇”地一声,又是大口的鲜血狂喷而出。任雨情大急,道:“爹爹,你快些将他劝阻住!不然的话,便是失血都足以让他没了性命!”

    张华庭缓缓摇头,道:“对羽翔而言,摩珂罗是他一辈子最好的对手,若是能撑过眼前这关,他的成就将无可限量!现在任何人都劝阻不了他的!”

    黄羽翔大吼一声,复再挥剑直击。他的攻击方法越趋简单,就只是挥剑而已,但在“梦幻空花”的心法下,却是分别将力和速发挥到了顶点,任何人都无法在这种攻击下还能耍得了花样,也只能老老实实地与他硬拼!

    “叮叮叮”,两人的连连交击,沉厚的真力不断地从两人的交锋中向四面八方波荡而去。所有观战的士兵和武林诸豪都感受到了两人无穷的战意和势必要战胜强敌的决心!

    “吼吼吼!”旁观的蒙古士兵都大叫起来,为自己心目中的神灵加油助威!大明这方的兵士不甘示弱,也替黄羽翔鼓气起来,一时之间,场面倒是无比热闹起来。

    “成败在此一举了!”张华庭双目之中暴闪出一道神芒,紧紧地盯着激战中的两人!

    傲天剑突然缓了下来,以肉眼都能分辨的速度向摩珂罗削了过去。然而摩珂罗的脸上却是丝毫没有露出欣喜之色,反倒换上了前所未有的慎重之情,眼神中颇有躲避的意思,但犹豫一二,还是挥棍迎了上来。

    张华庭抚掌大叹道:“羽翔已是将这门功夫渐有掌握,如此快慢转变自如,天下虽大,能与之相抗者,真是廖廖!”

    果然,就在剑棍相触前的一瞬,傲天剑突然消失无踪。摩珂罗一击落空,已然知道不对,立时将劲力迅速回撤。但他招式已经用老,重心顿时出现了一丝丝的偏移!

    这一丝丝的偏移对黄羽翔来说已是够了!

    傲天剑寒芒暴闪,奇快无比地在摩珂罗的胸口划过,一抹鲜红的血光顿时狂喷而出。摩珂罗在剑上巨力的冲击下,顿时平空飞起,重重地落到了地上。

    黄羽翔身形连晃几下,终于也跟着摔倒在了地上。任雨情大急,身形立时向黄羽翔扑了过去,一边的赵海若反应也是不慢,不差分毫地与她同时跃出。

    旁观的蒙古士兵见他们心目中的战神居然被人给击倒败杀,顿时生出了一股急躁烦乱的心情,只觉信念崩塌,还不如跟着也死去的好!三万余众蒙古人齐齐挥刀狂啸,便要与大明士兵拼个鱼死网破!

    “住手!你们忘了你们是蒙古族英勇的战士吗?难道想要背信弃义被后人看不起吗?”摩珂罗爬了起来,胸口的鲜血虽然涔涔而出,但他的身形却依然如标枪般的直立。

    众蒙古兵士见摩珂罗还活着,顿时都大声欢呼起来。

    摩珂罗转头向黄羽翔看去,道:“为什么没有杀我?刚才那一剑,只需再用上一分力,老夫便永远也不能站起来了!”

    在任、赵两女的搀扶下,黄羽翔搭在两女的肩头上,道:“我与前辈无怨无仇,只是为了民族恩怨,才与前辈血战一场!既然前辈答允无论胜败都会退兵,晚辈又何必要将一代宗师毁于剑下呢!”

    摩珂罗默然不语,过了片刻之后,脸上突然绽现出一抹笑容,道:“梦幻空花,世事轮回!老夫明白了,多谢小兄弟点醒!老夫这就回转蒙古,从此不再踏足中原!老夫也会尽自己全力,化解中原与蒙古之间的仇恨!”

    赵海若一愣,转头对黄羽翔道:“喂,这老家伙在说些什么鬼东西,打哑谜吗?”

    黄羽翔哈哈一笑,却是又吐出一口鲜来,连咳几声,道:“他是说,你马上就能回去苏州,整天都有好吃的东西了!”

    “真的?”赵海若顿时高兴起来,摩珂罗在她的眼中,也变得和蔼了几分。

    “轰”,单钰莹与多迦的拼斗已是到了最后关头,随着两人最后一击的发出,都是暴退数丈,连连喘息不止,已是无力再发动进攻!

    张华庭朗声大笑,道:“今日之事,就此收场吧!摩兄,虽然我们数十年为敌,但我对摩兄却是十分的敬佩,来,我们去喝上几杯!”

    摩珂罗微笑一下,道:“彼此彼此!只是未来的第一高手却是你的女婿了,你便要光荣退伍了!”

    两人对视大笑,数十年的恩仇,俱在一笑之间泯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