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一章山穷水尽
    “嘭!”一声巨大的响声传来,整个地面都是强烈地震颤起来。

    大明的士兵多是步兵,略打几个踉跄便稳住了身形。但蒙古人都是马上作战,底下坐骑受这股巨响的影响,都是狂嘶起来,大显慌乱,马蹄顿时一阵乱踩。

    大明的士兵乘机反击,刀枪乱舞中,立时有百来个蒙古骑兵永远离开了马背,将鲜红洒满了雪地!

    好在蒙古人天生就是马背上的战士,初时虽然猝不及防,但稍一惊惶之后,便将惊马给控制住,重新稳住了阵脚。在蒙古人心目中,中原人自然都孱弱无比的南蛮,若是伤在这些弱者手里的话,岂不是有损蒙古勇士的尊严!

    “嘭嘭嘭”,在第一声巨响之后,稍过不久,持续的巨响声便接连不断地传来,如同地震般的巨晃终是让所有的马匹彻底发狂起来,都是乱蹦起来,向四面八方蹿去!

    此时尚在剧战之中,马上的蒙古兵士自然没有时间去安抚这些坐骑,只好无奈地跃下马来,在几个千夫长的指挥下,再一次集合起来。只是大明这方却是趁着蒙人大乱之际,纷纷向敌人中狂杀而去,顿时又有数百蒙人死在了乱刃之下!

    失去了马上的优势,蒙人虽然凶悍,比之大明兵士来倒也不见得能够占得多少的上风,伤亡立时大增起来。激战甚久,蒙人这才重住战脚,与大明兵士展开了捉对儿的厮杀,陷入了胶持状态。

    “呜——”嘹亮的号角声传来,远处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已是可以清晰地看到前方的帅旗了!“胡”,看来是大同府的总督亲自带兵前来!看他们密密麻麻的人马,估计大明方已是倾巢而出了!

    摩珂罗古朴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一切正如计划中那样,汉人果然不舍得这两万兵马,又以为他们只有三万之众,终是发兵来救,意图反败为胜!殊不知这正好落入了他们的圈套之中,尚余七万人马分成两部份,第一支队伍以雷霆万钧之势攻下大同府,另一支四万人的队伍则是尾随在敌人援兵之后,只等他们赶到这里,立时便从背后掩上,前后夹击,彻底消灭汉人的抵抗力量!

    刚才那几声巨响,应该便是进攻大同府的城池发出的!先前闻说汉人有几尊比较厉害的火炮,希望己方不要折损了太多的兵力!

    他虽然对战事的安排颇为清楚,但本身却非行兵打战之才,当下又将目光向黄羽翔的身上投去。

    傲天剑跌落在黄羽翔的身侧,明亮的剑身已是变得灰暗无光,仿佛随着主人生命的消逝,也逐渐失去了生命力!黄羽翔一动不动地躺在赵海若的怀里,如同死了一般,没有丝毫生命的气息。

    摩珂罗缓步向赵海若走去,眼神之中杀气隐现,虽说已是将黄羽翔一击致命,但赵海若此妮修为也是极深,假以时日,能制得住她的人还真是没有几个!他与张华庭交手三次,对张华庭的功法自是知之甚深,早已看出赵海若乃是张华庭的徒弟。

    他行事果决,既然下定决心要斩草除根,便决不会有什么怜惜不舍之意!随着他高大身形的移动,沉重的脚步声如同战鼓一般,“嗵嗵嗵”地声音中,摩珂罗身形越走越快!

    “小贼!”单钰莹虽然极欲甩脱了多迦,但此人的身法如同流水一般,硬是将她死死缠住,连突三次,却是一次都没有凑功!她虽然担心黄羽翔,却也不认为摩珂罗奈何得了他,只道他略受小伤。况且有赵海若在侧,怎都不会有危险!

    “哼,你既然想要阻本姑娘,便让你尝尝本姑娘真正的厉害!”单钰莹心中大嗔,在怒意的刺激之下,“红日照天下”*愈见狂盛,霸道的气势终是从她的身体上直涌而出。

    先前她只是在功法上达到了最高层次,而此时终是将精神的层面也完全融入了战意,瞬间便将功力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多迦大惊,想不到单钰莹居然还留有余力,实是意想不到!只是两人的交锋已是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单独一方实是无法脱身离开,多迦只有将功意也可能地提升起来,全力对抗这个远比自己年轻,但却堪称自己遇到过的最强对手!

    赵海若横身挡在黄羽翔的身前,袖剑锃亮如水,秀目之中却满是怒气,道:“你这个坏老头,我非要杀了你!”

    摩珂罗轻闭双眼,随即便睁开道:“你一辈子成就的巅峰也只可能有你师父八成的功力,想要杀了老夫,恐怕今生绝无希望!”双目湛湛,放射出灼灼精光,一股让人无可抵御的压力感顿时向赵海若狂卷而去。

    “哼!”赵海若久与张华庭作对,自然对这种精神上的攻击极有免疫能力,她将俏鼻皱了一下,道:“坏老头,便算只有师父的八成功力,要杀你这坏老头也绰绰有余了!”

    言下之意,自然是摩珂罗远远及不上张华庭,连张华庭的八成功力也及不上!

    若是说这话的人换了是别人,摩珂罗自然一笑了之,但由赵海若这个单纯如孩童一般的人嘴里说出,他却是涌起了一股极为不舒服的感觉,很多年都已是没有涌现的怒气顿时直冲脑门:“好,小丫头,给你一个机会,看你杀不杀得了老夫!”

    赵海若轻啐一口,道:“放马过来,我岂会怕了你这个坏老头!”

    摩珂罗脸上白光又现,猛然踏前一步,发出一记沉重无比的脚步声,竟是让整个地面如同地震般地一阵抖动。他轻轻挥动一下手中双棍,道:“可惜张华庭今天不但没了一个女婿,还要少了一个徒弟!”

    “前辈,你的对手是晚辈!若是你不从晚辈的尸体上踏过,你今天一个人都杀不了!”黄羽翔驻剑而起,高大的身体虽然在空气中略略显得有些摇晃,但却仍是站得稳稳的!

    摩珂罗眉头一皱,道:“你还没有死?”这句话虽然问得有些多余,但他对自己刚才那一击可真是有十足的把握,便是换作是张华庭,吃了他这一击后,保证也会经脉齐碎,不死也成了一个废人!

    赵海若轻哼一声,将鲜红的舌头吐了吐,道:“坏老头真是笨死了,若是臭小子死了的话,我早就同你拼命了,哪还会和你说这么多的废话!”

    “噗”,黄羽翔突然狂喷一口鲜血,身形顿时一阵大摇,仿佛随时都可能跌倒一般。他身形晃动几下,终是稳了下来,伸手在嘴边擦了擦,道,“很不好意思,让前辈失望了!但晚辈已经说过了,家中娇妻甚多,可舍不得抛下她们这么早就死了!”

    受到摩珂罗如此浩然莫名的一击,他浑身的经脉都似要被震碎一般。不过,在这之前,他所发出的那记“浩然一剑”终是化去了部份力量,奇快无比的“千里一瞬间”身法也将他带出了摩珂罗力道最集中的地方,没有在这一击之下一命呜呼!

    不过,摩珂罗这一击可真是声势浩大,他皮肤表面的血管全部被一一挤破,渗出的鲜血都将衣襟给染红了!若不是他的护身真气已是强横之至,刚才那庞大的力道足以将他的身体压成了一块碎饼!

    他虽然站着,但身体的每一部份都是传来疼痛无比的感觉,好像每一块肌肉都似要从身体生生扯脱一般!有几根骨头已是被断成了几截,能够站得住脚,全是凭着惊人的意志力!

    虽然身体上的疼痛越来越是强烈,但黄羽翔却是清晰无比地感受到了张华庭昔日所说,只求与两大宗师痛痛快快地战上一场的心情。

    “抱朴长生功”不容被打败,生命的渴望不容被打败,民族的尊严不容被打败!无穷的战意将他整个人的潜力无限激发起来,气吞天下的王者之气以他为中心,无限广阔地向四面八方延展开去!

    虽然身体上的创伤极重,但浑厚的内力已是流转自如,在强烈的战意之下,正一波波地无限扩展开!

    永无止境,永不停止!

    黯淡的剑身放射出夺目的光泽,随着黄羽翔功意的无限暴长,傲天剑仿佛也获得了新生,如同浴火重生的凤凰,重又展现出了奇古神兵的锋芒!

    天地如我,有容乃大!

    在这一刻中,黄羽翔再一次进到了与天地互通的神妙感觉中,只觉自己便是这片天地,这片天地便是自己的延伸!以前在清荷剑派夺回南宫楚楚的时候,他也曾在负伤的最后关头,突然进到了这种玄妙的感觉中去,此刻身体严重受伤,这种感觉却又回来了!

    精神力无限延伸,瞬时间如同贯通天地,如同贯穿古今,傲天剑便是一座桥梁,将千年来使用者的记忆一一在黄羽翔的脑中翻过,见证着世事的沧桑!自己突然变得无限渺小,在这无限的时空中,自己的一生只是一朵不经意的浪花,闪过一丝涟漪而已!

    惨白的脸上奇迹般地涌上了一层圣洁庄严的光泽,黄羽翔轻轻一笑,眼神中充满着穿透一切的大智大慧!

    摩珂罗悚然大惊,以他无微不查的神意竟是丝毫也分辨不出黄羽翔此时的状况。只觉黄羽翔似亏实盈,大满若缺,实是古怪到了极点!他受了自己如此沉重的一击,居然还能立刻站了起来,本身就已经是个奇迹了!现在居然还能发出一种隐隐让自己觉得害怕的气息,如同瘟疫一般蔓延。

    黄羽翔将眼睛闭了起来,只觉心中升起了一股明悟,好似要悟出什么,但却就是差了一线,没有突破一个关卡,一直在徘徊不已。他心中难受异常,只觉浑身强盛的真气如同煮沸了一般,在身体内咆哮不已!身体已经控制不住这些霸道充盈的真气,庞大的力道直涌而出,硬是将身边的赵海若挤到了一丈开外!

    摩珂罗大喝一声,猛踩两步,向黄羽翔疾走而去。他虽然没有奔行,但每一个跨步却是在两丈左右,瞬间便逼到了黄羽翔的跟前!双手轻轻挥动,两根短棍已是快捷无比地出现在了黄羽翔的头顶上空。

    黄羽翔突然睁开眼睛,猛然暴喝一声,傲天剑重重地划了出去,直向摩珂罗的头颈挥去!

    这一剑速度极快,若是摩珂罗不招架的话,绝对可以赶在双棍击到黄羽翔头顶之前将他的喉咙划破!虽然黄羽翔也会在这双棍的敲击之下脑袋碎裂,但毕竟还是他赢了!

    摩珂罗猛然将双棍下移数分,堪堪将他的傲天剑挡住!“当”地一声大响,仿佛晴天之中响起的一记霹雳,每个人都是被震得心中一跳,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慢了一拍。

    黄羽翔轻退两步,受伤的身体愈见疲惫,但体内的真气却是如同发了疯一般,竟是愈加强盛起来,刚才那一击半分也没有折损了他的内力!

    摩珂罗此时的惊讶已经不是可以用言语来形容了!刚才黄羽翔的那一击中,速度虽然及不上“流光之剑”,力道也不如“浩然一剑”,但却已经隐隐有将两者结合在一起的趋势了!他最怕的就是黄羽翔能够突破桎梏,终是将“力”和“速”结合在一起,否则的话,天下虽大,已没有一个可以充当他的对手了!

    他急吼一声,脸上白光又现,依旧向黄羽翔双棍直敲而去。

    黄羽翔挥剑急迎,手臂的动作又带动了身体的伤痛,让他痛得连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但剑上的力道却是丝毫不减,又是后发而先至,直划向摩珂罗的胸口!

    “当”,等于每次都在与黄羽翔的“浩然一剑”硬捍,摩珂罗再退三步,但脸上的白光又强盛了几分,显然又要故技重施了!

    黄羽翔夷然不惧,挺剑直立,傲天剑竟变得越来越是黯淡,道:“前辈,晚辈觉得,自己正处在一个关卡上,只要突破了这一层障碍,世上便没有一个人可以阻得下晚辈了!”

    摩珂罗沉吸一口气,道:“不错!佛家称为‘识见障’,正是你要突通天人的最后一关!只需迈过此道关卡,你便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了!”

    黄羽翔微微摇头,道:“晚辈对做天下第一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是希望能够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可惜前辈与你们的族人就是不肯与我们汉人和平共处,非要犯我中原!”

    摩珂罗大步踏前,脸上终于重新笼上了一层炽白的光华,道:“你们汉人占据着最肥沃的土地,人口又是我们蒙古人的几百倍,若是让你们强盛起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我们蒙古人的立足之地吗?很可惜,你这个未来的第一高手只能走到这里了!”

    身形再度窜出,犹如一座巨山般向黄羽翔压去,棍影闪动中,劲气四溢。

    旁观的蒙人见摩珂罗又要使出这招惊天动地的大绝招来,都是振臂大叫起来,替摩珂罗呼威助阵!

    “嘿!”黄羽翔的傲天剑带过一道惊艳,如同长虹架空般的炫丽,向摩珂罗挥迎而去。

    “当!”受到黄羽翔剑上的巨力,摩珂罗庞大的身影立时反震而起。但在腾空前一瞬,他整个人突然暴闪出一道惊人的白光,“碎星大神通”再度发动!

    “啪啪”两声,黄羽翔上身的衣服突然被激荡的内力冲击得片片碎碎,傲天剑在一瞬间暴发出无比明丽的光芒,仿佛旭日东升般的璀璨,无比强大的力道势无可挡地迎向了摩珂罗的“碎星大神通”!

    灭世之剑!

    “轰”,狂暴的力道以两人为中心,突然向四周八方推展而出!

    光是黄羽翔的“灭世之剑”,便足以造成极大的灾难,便何况还有摩珂罗还不逊色于他的“碎星大神勇”!赵海若首当其冲,但这妮子感觉是何等的灵敏,早就一个翻身,跑得无影无踪。而激战中的单钰莹与多迦立时停下手来,各自发动自己的终极技法,向袭来的大力直迎而去。

    只是观旁的蒙人虽然离黄羽翔他们足有七八丈的距离,但两人力拼时的威力实在太强,竟是连他们也波及到了!别说他们猝不及防,便是心中有了准备,却也逃不脱如此电光石火迅捷般的力道!

    “轰”,庞大的力道终于散去,黄羽翔与摩珂罗相隔三四丈,俱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而在他们的中间,已是多了一个深坑!四周的蒙人已经倒下了一大批,或死或伤,足足有两三百人之众!

    单钰莹收回护在身前的双手,猛然暴斥一声,向多迦攻了过去。多迦也打出了真火,岂会怕她,又揉身而上。

    “格格格”,赵海若猛然向天上落了下来,在空中轻轻地翻了个折,落在了黄羽翔的身边,道,“臭小子,这样子荡秋千蛮好玩的,再来一次!”

    “杀死这些鞑子!”“杀光他们!”胡总督所帅的人抡是突入了蒙古人的阵营,开始与蒙人短兵相接起来!得到这股援兵,原先孤军奋战的兵士都是大显兴奋之色,战意陡增,愈发地神勇起来,顿时将蒙人打得节节败退,向中军处压了过来。

    蒙人的一位万夫长将令旗挥舞,围住黄羽翔等人的一万失去马匹的骑兵都是调整了位置,向自己的同伴支援而去,只留下一千人张弓对着黄羽翔诸人。免得四万伏兵未到,反被大明方冲跨了阵线,前功尽弃。

    刘恒等人见状,也改向蒙人的后方发动进攻,以争取与己方会合在一起。

    摩珂罗的脸上满是凝重之色,道:“你能够使出匹敌老夫‘碎星大神通’的功夫,老夫倒不稀奇!只是你怎么也会在攻击的时候暗暗蓄力,突然发动此等终极技法?”

    黄羽翔淡淡一笑,道:“这都是跟前辈学的!”

    摩珂罗默然无语,这黄羽翔竟能在受伤垂危的情况下,不但立时恢复了功力,还能静得下心来研究武功,此番心智才情已非奇才所能形容!当初他也是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才算将这门技艺给掌握住,没想到黄羽翔竟是灵变至斯!

    其实他是太高估了黄羽翔。黄羽翔能够同他一般,在激战的同时使出“灭世之剑”来,完全是因为他此时体内激荡无比的真气!他的经脉虽然屡经扩充,但仍是容不下如此狂暴的内力,这才能够从从容容地发动“灭世之剑”,将体内沸腾的内力渲泻一二!

    摩珂罗淡淡一笑,道:“也许你是武学中的一代宗匠,但个人之力又岂能回天!此时你们的援兵已出,大同府城池空虚,想必我方勇士已经攻城拔寨!四万伏兵转瞬即至,你们的末日就快要到了!”

    黄羽翔心中也是暗骂不止,以张、林两人的才智,又经任雨情传报,她们定然会大力劝阻援兵的发动!恐怕都是那个刘公公坏事,老太监少了点东西,心理便不正常,非要搞得死尸遍野不可吗?该不会这个刘公公也是蒙人的奸细吧!

    不过也有可能张、林两人念夫心切,鼓动刘公公派兵来增也不是件奇怪的事情。

    黄羽翔虽然通过“灭世之剑”渲*不少真气,但体内的内息一经流转,立时将这股内力给补了回来,仍是难过得要命。若是不将这股内力耗尽的话,实是浑身难受。

    他执剑侧移,偏开了深坑。在气机的牵引之下,摩珂罗也向着相同的方向移去。

    黄羽翔抬步向前,虎目之中暴闪着慑人的精光,向摩珂罗逼了过去。沉重的脚步如同地狱的鸣鼓,将死亡带到了大地,将杀戮布满了人间。

    摩珂罗长吸一口气,心境又恢复到古井不波的境地,持续了这么久的战斗,也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啊!”两人同时暴喝一声,向对方攻了过去。

    “叮叮叮”,一连串的脆响如同急雨打瓦一般,两人在瞬间已是交击不下百余次!

    “轰”,两人再度同时发动了一次终极技法,这才又停了下来。黄羽翔体内的真气仍是熊熊燃烧,但身体终是血肉之躯,已是无法承法住这等狂暴的大力,兼且身体早就受了严重的外伤,体力已是无法支撑下去!

    摩珂罗也是极不好过,他的内力本在黄羽翔之上,奈何黄羽翔却是突然勾通天地,可以从自然中取用内力,实已是到了百战不竭的程度。经过这三击终极技法的发出,他的内力已是折损了大半,实是无力再发动一次“碎星大神通”!

    两人的战斗已是到了最后关头,接下来就是比谁的韧性好、耐力足、神经坚毅而已!

    “啊”,黄羽翔再度大吼一声,向摩珂罗急蹿而去,傲天剑剑身荡过,抛去了一切的花招虚势,就只是简简单单、但却势道沉猛地向摩珂罗腰间斩去!

    “嘭!”随着双棍与傲天剑的碰触,两人都是同时倒退几步。黄羽翔哇地一声,吐出了一鲜血出来,一张俊脸更是惨白的不像话。而摩珂罗却是老脸一阵血红,胸膛一阵起伏,也是吐出一口鲜血来。

    “沙沙沙”,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大同府的方向也是火光冲天!

    摩珂罗拭了拭嘴边的鲜血,微笑道:“我们蒙古的勇士已经归来了,你们已经再没有回旋的余地了!黄羽翔,放下你手中的剑,接受死神的召请吧!三十年来,已经没有一个人可以让我受伤了,你是第一个!得到这样的荣耀,已经可以让你安心地死去了!”

    黄羽翔双目之中神光不变,冷然道:“只要将你杀了,蒙人便会阵脚大乱,斗志全失!为什么你不下地狱,将你们的贪婪野蛮一同带走呢!”

    摩珂罗淡笑道:“已然山穷水尽,你还不肯俯首认输吗?汉人真是冥顽不灵!”

    “梦幻空花!”黄羽翔突然低喃一声,将傲天剑高举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