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章重围森森
    黄羽翔一振傲天剑,道:“想不到你们竟然如此处心积虑,于四十几年前便已谋划了今日的反攻之计,不得不令晚辈佩服!只是我朝正是如日中天,你们挑在这个时候进犯我中原,显然是打错了算盘!”

    摩珂罗淡淡一笑,道:“靖难之役刚刚结束,各地藩王蠢蠢欲动,都想成为第二个朱棣!我军选在这个时候入侵,应该是最佳的时机。便是此时占领了东北地区,朱棣顾忌着各地藩王,必然不敢派大军前来相抗!我蒙古子民只是缺少粮草,只消占领东北区域,有个两三年时间,便大可以与朱棣打持久战!中原人积弱,又岂是我蒙古勇士的对手!”

    黄羽翔抽眼向单钰莹看去,只见她正与多迦打得难解难分。虽然一时半会占不了上风,却也没有落败的迹象。他低声对赵海若道:“小丫头,等下与我合击这个老头子!将她逼退之后,立即去帮莹儿,咱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赵海若虽然胡闹惯了,但在这等紧急关头却也没有再耍宝,点点头,道:“我记住了!”

    “老夫虽然很欣赏你,但你进步的实在太快了!若是此刻不杀你的话,五年之后,恐怕连老夫都不是你的对手!十年之后,天下便要以你为尊了!将一个武学奇才亲手毁掉,真是有种焚琴煮鹤的哀伤!”夜风吹拂,摩珂罗满头的灰发毫无拘束地飘扬起来,双目之中闪动着灼灼精光,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来得明亮。

    黄羽翔淡笑道:“多谢前辈赏识,只是晚辈娇妻甚多,实是不舍抛下她们这么早就下到黄泉,只好让前辈失望了!”

    摩珂罗的神意将黄羽翔牢牢锁住,道:“老夫生平行事,从来没有达不到的道理!”

    “哈哈哈”,黄羽翔大笑起来,“那家岳呢?前辈不是一直想打败家岳吗,可惜总是没有成功!”

    摩珂罗微微一怔,三战张华庭,皆以平手收场。战胜张华庭,以成为他毕生的心愿,闻听黄羽翔说来,虽然心中早已是古井不波,但仍是起了一丝涟漪!

    “小丫头!”黄羽翔大吼一声,身形奇快无比地展开,以“千里一瞬间”的心法催动身形,疾然向摩珂罗纵去!傲天剑划过一道曼妙的圆弧,奇快无比的“流光之剑”已是使了出来!

    世上最快的身法再加上天下最快的剑法,想必即使以陈天劫这等高手,若是没有百分之百地集中精神的话,也会在他的一击之下丢了性命!

    摩珂罗早将黄羽翔的气机锁住,虽然在“千里一瞬间”的心法下肉眼已是失去了对黄羽翔身形的查觉,但庞大的精神力却是将黄羽翔牢牢掌握!双棍奇快无比地点出,堪堪在傲天剑袭到胸口前的一瞬将它拦了下来!

    适正此时,赵海若已是电射而至,袖剑圈拂,向摩珂罗的头颈缠去。

    摩珂罗低吼一声,高大的身体上突然暴闪出一道白光,手中双棍再度扬起,向赵海若的袖剑架去。

    “叮”,赵海若虽然修为极高,但比之摩珂罗来还要差上好多,随着兵刃的交触,她娇躯一颤,立时被震了回去。而摩珂罗吃了两人的全力一击,也是气血一阵翻腾,换了是其他人的话,早就一命呜呼了!

    “嘿!”黄羽翔再度轻喝一声,重整旗鼓,傲天剑在瞬间变得一片黯淡,猛然向摩珂罗划去!浩然一剑的心法已然展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冷傲感随着剑气的纵横,铺天盖地地延展开来!

    此剑来势太猛,若是不招架的话,恐怕会将自己的逃逸的身形一劈为二!摩珂罗须发皆张,满头灰发突然逆风而舞,手中双棍划过两道优美的弧线,不差一毫的同时架在了傲天剑上!

    “腾腾腾”,摩珂罗吃亏在先前连挡黄、赵两剑,气血未复,而“浩然一剑”又是世上最是威猛的进攻之术,吃黄羽翔剑上狂猛无俦的巨力,顿时连退七步!每退一步,地上便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第四个脚印陷得最深,几近一尺!

    他开始受力甚大,是以先前几个脚印越陷越深,而到第五个脚印之后,便以体内强大的内力将黄羽翔的力道硬生生地化去,到得第七步的时候,已是进退自如。

    想不到黄羽翔除了能使出这种奇速无比、连肉眼也捉摸不到的剑法外,居然还能将“力”发挥到如此淋漓尽致的程度!虽然他的剑艺差得是不堪一提,但若是有朝一日,他能够将“快”、“力”两者结合在一起,已是根本就用不着什么技法了,光凭着挥剑便能纵横天下!

    摩珂罗长吸一口气,平复下心中的激动,但杀意却是越来越盛!如此厉害的对手,若是不趁眼前这个良机诛除的话,等他羽翼丰满,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赵海若一击之后,立刻翻身后跃,向多迦纵去。她右手一展,脸上闪过一道紫气,袖剑之上顿时光华大盛,如同匹练一般向多迦扫去。

    多迦光是对付单钰莹一人,已是拾掇不下,两人堪堪战成平手!此时赵海若这一加入,多迦立时招架不住,身体如同水波一般晃动不已,已然脱出了两女的包夹。

    整个营地已是响起了惨烈的撕杀之声,浓重的血腥气散布在夜空中,激烈的酣战正持续不已!

    蒙人原来留在营地的一万骑兵在人数上自然是大大地占优,但对上五百余武功高强、轻功卓绝的好手却是见效甚微。这些高手在帐营中左窜右闪,蒙人的马术难以展开,撕杀良久,也才杀了他们两人,伤了数十人,蒙人这方倒是死了几有五六百人!到得左总兵率众而出,与蒙人撕杀一起,形势反倒难测起来。

    蒙人乃是天生的马上好手,论到骑战,再没有哪个民族能与他们一较高下!他们虽然砍杀众武林高手极为困难,但对付大明的士兵却是绰绰有余。才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大明这方已是折损了两千余人,而蒙人却只死了一千多人!

    不久之后,蒙军的一支两万人的军队驰回,大明这方顿时落入了绝对的下风。好在大明兵士这些年屡经征战,都是沙场老将,也没有被对方吓破了胆汁,攻守之间颇有章法,在左总兵的指挥下,大明的兵士都是聚在一起,结成阵势抵抗蒙人!外围之人力抗,内圈中的士兵则以盾牌护身,招架敌人的飞矢。这么一来,虽然蒙人在兵力上大占上风,但实际能够参与撕杀的人数却是有限,大明这方的伤亡立时减少了很多。

    黄羽翔初时尚不明白左总兵为何会行此好心,但想到摩珂罗的话,立时醒觉过来:若是这两万人覆灭太快,大同府便不会派出援兵,只会一昧死守!虽然蒙人有十万之众,但要攻下一座三万人把守的城池,倒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蒙人分出了两万人将大明兵士前后夹击,另外一万人却是将中军帐营团团围了起来。一个个都是张弓相向,便是黄羽翔三人想要从天上突围,也要饱受箭雨之灾!

    刘恒、李梓新等人已经开始向包围圈展开攻击,向黄羽翔三人冲击而去。但五百余众武林高人虽然武功远在这些蒙古战士之上,但沙场麈战却是不同于武林中的拼斗,此时他们一旦脱离了游斗,以阵地战进攻时,立时举步唯艰!在蒙古人的弓箭、长矛下,转眼间便死伤了二十余人!

    黄羽翔突然长啸一声,道:“雨情,快回大同府告诉心儿她们,绝不可派援兵相救,这是蒙人的圈套!”他们三人被围困在阵中,想要脱围的话,还要看时机,只有任雨情尚在阵外,况且她已然修成了“千里一瞬间”,脱围而回应该不是件难事!

    摩珂罗缓步上前,道:“黄羽翔,你可敢与老夫一战!若是你赢的话,我便放你和这些武林人士一条生路,就是这万余士兵,我也可以对他们大开生路!”在他的眼中,黄羽翔已成为威胁蒙古入侵的最大障碍,若是能够将他成功诛除的话,不啻为将来的进一步入侵中原肃清了道路!他说这句话,便是打下了必杀黄羽翔的决心!

    单钰莹激战良久,虽然没有惊动了胎气,但久闻沙场中的血腥之气,却是有些难受,退开几步之后,不禁连打了几个恶心。

    黄羽翔伸手搭在她的背后,打给了她一道精纯的先天真气,助她平稳住血脉,沉声道:“我怎得知道你会信守诺言,不是说谎来骗我!”

    摩珂罗哈哈大笑,道:“我们蒙古勇士最是鄙视说话不算数的人!老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答应你,难道还会反悔不成吗?”他转向周围攻的蒙人,叽哩呱啦地说了一通。

    周围的蒙人都是举着长矛在空中挥舞不已,纷纷大叫起来,一个个眼露狂气,显然对摩珂罗充满了信心!要知道,摩珂罗与张华庭一般,都是双方兵士中的神,哪会有战败的道理!

    黄羽翔念头电转,虽然仍是不太相信若是战胜摩珂罗后,蒙人便真得会放他们一条生路。但若是能够将摩珂罗败杀的话,蒙人心目中神灵顿灭,必然失去了战斗的信念,肯定会溃不成军,不战而败!

    只是这摩珂罗乃是同张华庭一般的当世最强者,他虽然功力精进一日千里,但离这种强手却还有技艺运用上的差距,实是难以取胜!

    黄羽翔慢慢向摩珂罗走了过去,心中却已是打下了主意:为了这两万浴血奋战的兵士,自己怎都要试上一试!万一真得事无可为,那就只好寻机脱围、壮士断腕了!

    多迦对着这个杀师仇人的“徒弟”当真是恨之入骨,稍一缓下身形,见黄羽翔离开单钰莹的身侧,立时又游移而上。只是单、赵两女并肩一起,他刚才吃赵海若一剑,知道这丫头武功也是极高,倒也不敢冒然而上。

    单钰莹向他瞥了一眼,道:“老怪物,你不是要报杀师之仇吗,怎得还不过来?你若是怕了的话,就跪下来磕两个响头,说不定本姑娘心情一好,便饶你一条生路!”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单姐姐,你已经不是‘本姑娘’了,应该说是本夫人、本婆娘、本大娘……”

    见两女一搭一当调侃自己,多迦却反倒冷静下来,只是拿一双蓝汪汪的眼睛瞪着两女,仿佛一条剧毒无比的眼睛蛇,自要择物而噬!

    单钰莹道:“嘻嘻,本姑、本夫人不占你的便宜,便给你一个机会单打独斗,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微微侧转俏脸,低声对赵海若道,“海若,待会你在一边看着,若是有机会的话,帮小贼将摩珂罗杀死!”

    她表现上虽然粗枝大叶,但内心之细其实也不会输给张梦心几女,只是她向来不欲抢了黄羽翔的锋头,是以一直隐忍不露。她已然看清摩珂罗乃是蒙人的主心骨,只要他一死,蒙人必然大乱,他们方有脱围之机!

    赵海若点点头,大声道:“单姐姐,你一定要将这个家伙打得屁滚尿流、哭爹喊娘、叫苦连天、惨不忍睹!”

    单钰莹格格娇笑,道:“不是打,是教训!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他心服口服的!”

    赵海若这才退到一边,突然秀臂一振,高声道:“单姐姐加油!”

    多迦如同流水一般地向单钰莹滑了过去,两只眼睛越眯越小,只露出蓝汪汪的眼球出来,说不出的诡异。

    单钰莹双手一拍,死灰暗灭的杀气顿时狂涌而出,秀眼之中赤光频闪,猛然娇斥一声,已是向多迦攻了过去。右掌带出的时候,积雪几有数寸的地面一下子融解开来,瞬间便被炽炎的真气烘得一片焦黑,而左掌却是将附近的雪面冻积得愈加厉害!

    赵海若回头对身后正观战的蒙人看了一眼,喃喃道:“嫌着也是嫌着,不如跟他们去捣捣乱,反正臭小子一时半会也分不出胜负来!”脑中念头转过,身形已是如飞般地疾扑而出,袖剑如练,立时有好些人被她削落马下!

    蒙人的军纪甚是严明,立时姐织起来,向她围击而去。不过小丫头无论是剑艺、内力、轻功都已臻至绝顶境界,格格格地娇笑声中,在蒙人阵中游窜自如。

    “老夫一直期盼着与张华庭再战一场,以老夫大成的‘碎星大神通’与他一拼高下!想不到,现在的对手竟然换成了他的女婿!”摩珂罗将双眼闭了起来,仿佛正在跟一个亲密无间的好友说话。

    黄羽翔知道他虽然眼睛闭合,但神意却是将他锁得牢牢的,半分也不会遗漏了对自己行动的把握!他轻轻抚拭傲天剑,道:“若是能换个场合与前辈切磋技艺,实是晚辈之福,但此时此景,却少不得要以生死相搏了!”

    摩珂罗猛然睁开双眼,仿佛睛天中闪过的霹雳一般,竟是刺得黄羽翔有种双眼生痛的感觉。“嘿!”他轻吼一声,高大的身影如同大鸟般窜起,猛然向黄羽翔落去。

    虽然自己被摩珂罗紧紧锁住,但同样的,摩珂罗的一举一动也全在他的掌握之下!况且以黄羽翔精神力之强,对摩珂罗举动的把握更还在对方之上!傲天剑在头顶划过一道弧线,奇快无比地向摩珂罗迎去。

    “当当”,摩珂罗的身形在空中一个翻折,立时弹回了地面之上,古朴的脸上隐隐有一层淡淡的白色之气。

    黄羽翔暴喝一声,反守为攻,脚踩重步,猛然向摩珂罗急奔而去。

    他每一步踩出,必然发出如同雷鸣般的巨响,随着他的脚步越踩越快,巨响之声也是越来越密。他的脚步声带着某种奇怪的韵律,竟是让人不自禁地想要将呼吸、心跳与他的脚步声同步起来,一时之间,好多观战的蒙古士兵都觉头晕目涨,顿时从马上摔落下来。

    摩珂罗的神意圆满自如,自然不会为他的脚步声影响了本身的功意。他突然大吼一声道:“咄!”黄羽翔原本流畅的身形顿时显出一丝不应该出现的滞涩,脚步声微显凌乱。摩珂罗鼓足真气,连续喝道:“咄!咄!咄!”

    黄羽翔的身形终是大涩起来,到得最后一个“咄”字出口,他已是被迫停了下来。黄羽翔微微一笑,道:“前辈果然是当世有数高人,竟然只凭四声大喝,便破了晚辈的功法!”

    适才的脚步声中,他已然用上了“大悲明王咒”的心法,只是换成了脚步踩出声音而已。周围好多蒙古兵士都是脸色一片煞白,若不是摩珂罗喝斥及时,他们的心脏承受不住如此剧烈的运动,必然会心力衰竭而死!

    虽然吃他赞捧,但摩珂罗却是一点高兴的意思也没有!以他的见识之深,自然知道刚才黄羽翔用得乃是问剑心阁“大悲明王咒”的心法。只是从来都没有人会将此门心法用在脚步声中,这小子行事不依常规,思维如天马行空,端得新意屡出,实是一代武学宗匠!

    他脸上的白色光华已是强盛了好多,终是挺棍向前,心中却是暗暗惋惜起来:中原后继有人,但本族却是没有一人堪以继承自己的衣钵!龙皓天虽然资质上佳,但比起眼前这个年轻人来,却要差上好多!况且他已是被黄羽翔打得全身残废,连日常起居都要让人服侍,已成废人一个。

    “嘿!”乌黑的双棍上闪过一丝轻颤,分成上下两路向黄羽翔敲击而去。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前辈便只有这点能耐吗?若只是这样,又岂能杀得了晚辈!”傲天剑挟着“抱朴长生”真气浑厚的力道,重重地迎了上去。

    一连七次交击,摩珂罗棍子上的力道大减,黄羽翔一鼓作气,连续砍出了十余剑,将摩珂罗打得步步后退!

    旁观的蒙人都是大叫起来,显然不敢相信纵横草原、所向无敌的摩珂罗竟会被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打得团团后退!

    黄羽翔虽然看似风光,却知道摩珂罗后劲十足,只是留着长力,堪堪将他架住,没有反守为攻而已!他屡经大战,自然行事已是极其小心,虽然猜不透摩珂罗葫芦中埋得是什么药,但体内真气也是盈盈流转,随时准备应对摩珂罗突然大举反攻!

    摩珂罗脸上的白光越来越盛,已是将他的脸容完全包裹起来,猛然之间,他突然凌空一跃,双棍齐敲,向黄羽翔的头顶砸落!

    以力硬拼,估计黄羽翔的“浩然一剑”绝不会输给任何人!当初黄羽翔在苏州城时,便能以“浩然一剑”与张华庭几可平分秋色,如斤功力激增,威势更是强盛!他大喝一声,盈盈然真气流转,将所有的功力全部集结在这一剑上,一往无回地向摩珂罗避去!

    剑棍相触!黄羽翔再度大吼一声,势无可挡的内力如同巨浪拍岸,狂啸着通过短棍向摩珂罗的体内狂涌而去!

    蓦然之间,摩珂罗脸上的白光突然消失无踪,但在下一个瞬间,他整个人身上突然暴闪出一道炽烈无比的白光,如同山崩海裂一般地向黄羽翔卷席而去!

    强大的力场仿佛泰山压顶,能够将万物挤碎的沉重压力狂袭而至!黄羽翔心中一片恐慌:这种功意对他而言却是一点也不陌生,正是龙皓天的得意绝技“碎星大神通”!但在龙皓天的手里,这种功夫却只是同他的“浩然一剑”一般等级的功夫,而摩珂罗此番施展开来,却是足以匹敌张华庭的“自然之道”!

    像这种终级技法的施展,必然要蓄力待势方能发出,可不是说用便能用得上的!黄羽翔这才恍悟过来,原来摩珂罗棍上劲道大减,竟是在暗中蓄力!只是浑没想到天下间居然还有边战边蓄力的神功,摩珂罗身为天下三大宗师,果然有其过人的本领!

    这才是三大宗师的实力!

    黄羽翔心中虽然叫苦连天,但求生求胜之心却是半分未减,“抱朴长生功”全力运转,只将自己几处要穴护住,“千里一瞬间”的心法已是展开,向后面急退而去。“灭世之剑”已是没有时间使出,只能全力保住小命了!

    “嘿!”一道紫色的身影急跃而至,寒光森森的袖剑已是向摩珂罗劈转而去!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黄羽翔原来站立的地方已是多了一个大深坑出来,摩珂罗傲然而站,手执双棍,魁伟的身形仿佛高山一般不可动摇!

    黄羽翔摔出了三四丈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但蓝色的外衫上已是渗满了鲜血,整个人如同血人一般。

    赵海若吃摩珂罗“碎星大神通”的反震之力,也是被弹出了两三丈。但她毕竟没有吃足力道,内息一点都没有受到滞涸,立时大叫一声,猛然向黄羽翔急蹿而去。

    众蒙古兵士见心目中的战神获胜,都是发出了如雷鸣般的欢颂之声。正与大明士兵交战的蒙古人受到他们战意的刺激,都是愈加神勇起来,手起刀落之间,又是杀死了好些人。

    摩珂罗强自压下内腑中的动荡之意,毕竟吃黄羽翔一记“浩然一剑”的全力反噬,饶是以他的修为,都是大感气血翻腾,难过得几欲吐出血来!但中原未来的大敌已是被自己亲手所杀,他的脸上仍是浮起了一丝笑意。

    “臭小子,你怎么样了?你说话啊,可不要吓我!”赵海若将黄羽翔抱在了自己怀中,急声大叫道。

    黄羽翔的身体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只有鲜血不停地流了出来,将身边的雪地染得一片血红!

    “嗒嗒嗒”,迫急的马蹄声传来,万余之众从远方急奔而来。摩珂罗哈哈大笑,道:“汉人的军队前来送死了!勇士们,将你们手中的刀枪举起,今晚将要痛饮汉狗的鲜血!”

    难道说,任雨情并没有劝止住大同府的兵马,援兵还要往陷阱中钻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