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内奸坏事
    “你便是黄羽翔吧!”帐中两人见到黄羽翔闯进来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人露出了惊惶之色。他们两人都是坐在椅上,左边那人身材极是瘦削,但身量却是极高,稍矮些的人,便是连他坐着的高度也没有!此人不但身体长,连一张脸也是极长,五官都像是被拉长了一般,显得极为好笑!他的两只眼睛闪动着微微的蓝色,目光流动之际,竟是发出了赫人的神光,修为之高,已是到了绝顶境界。此人看上去约摸四十来岁,但在仔细看看,却是好像有六十多岁一般,让人生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但让黄羽翔生出微微不安感觉的,却是另一个人。那人的身量虽然没有左边那人来得高,却也不会差上太多,身材却是魁梧之至,一身大红色的锦衣,说不出的尊严威风,让每一个站在他身前的人都想要跪倒在他面前一般。

    他长得一点都不英俊,一张脸古朴之至,但配着他那双灵动的眼睛,却是让人生出一种极想一直盯着看的感觉。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点岁月刻下的痕迹,从他毫无皱纹的脸相来看,应该绝没有四十岁,但披散的头发却是都作灰黑色,只有年纪上到六十多岁的老人才会俱有。

    他整个人没有发出一点气势,但黄羽翔惊讶的,便是他毫没有气势的外相!

    修为达到黄羽翔这种境界的,已是达到神而明之的程度,只要神意所达,便没有一样东西能够瞒得过他的探知。但这人却是让黄羽翔没有一丝的感觉,修为之深,至少也不会低于黄羽翔!

    “不错,尊驾是谁?”黄羽翔沉吸一口气,看对方的架势显然早有准备,正等着他们前来。

    脸相古朴的那人微微一笑,道:“用你们汉人的话来说,我的名字叫摩珂罗。我那徒弟还好吧?”

    摩珂罗?天下三大宗师中的摩珂罗?怪不得有如此神通,竟是能瞒过黄羽翔的神意所觉!

    单钰莹与任雨情也钻进了帐营,护在了黄羽翔的身侧,齐齐向帐中的两人看去。

    黄羽翔长吸一口气,突然笑道:“赤莲香姑娘已经嫁给我家兄弟了,此时尚在苏州,摩珂罗前辈离得太远,竟是忘了请你来喝杯喜酒,还真是失礼!不过,赤莲香的夫婿也在左近,有机会的话,便让前辈见见他!”

    摩珂罗微笑不变,道:“只要那丫头高兴就成,老夫可管不了她要嫁给什么人!”

    黄羽翔大奇,道:“难道前辈不怕赤莲香姑娘乃是被逼嫁与晚辈兄弟,眼下正整日垂泣,痛苦不堪吗?”

    摩珂罗向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瘦高之人笑笑,复道:“若是那丫头不愿意嫁给你那个兄弟的话,早就自杀而死了!老夫对自己的徒弟这点了解还是有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你们活到现在了!”

    老家伙好大的口气!单钰莹敢同张华庭交手,自然也不会怕了摩珂罗,当下娇叱道:“想要杀了我们,你倒是试试看啊!”

    虽然他们四人比之三大宗师都可能要逊色一些,但只需要两两联手,恐怕当世已无一人能够挡得下!眼下四人联手,便是三大宗师到了两个,也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摩珂罗向对面那人道:“多迦,那丫头的下落你也知道了,该当放心了吧!”他昂然站起,一股君临天下、让万物避易的神威顿时狂涌而出,仿佛潮水一般,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涌去!

    赵海若嘤咛一声,已是被摩珂罗慑人的气势给惊醒!她双手撑在黄羽翔的背上,将自己的上身给支了起来,道:“哪个家伙,居然敢将我吵醒了!”

    摩珂罗微微一怔,想不到赵海若在他的气势之下居然一点惊慌的表情也没有!他跨步向前,道:“虽然我对你们几个颇为欣赏,但两军交战,实是无法对敌仁慈,只好将你们全部送到地狱里去了!要怪也只能怪张华庭居然让你们几个娃娃跑到这里来!”

    虽然他的威势无俦,但比起黄羽翔的“抱朴长生功”来,却也只差不强!单钰莹几女早就对这种气势极有免疫能力,况且她们三人本身的修为也只是比黄羽翔稍逊,哪会在这种层次上便败下阵来。

    早听龙皓天说过黄羽翔的厉害,俨然继张华庭之后的第一人!摩珂罗一见黄羽翔,心中便起了杀意,绝不能让中原再多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只是没有想到,单钰莹三女的实力竟也达到了此种地步!

    黄羽翔拍拍背上的赵海若,让她爬了下来,道:“照眼下的情势来看,这里恐怕是前辈设下的圈套!只是不知前辈缘何知道晚辈等人就一定会上当,若是我们不至,岂不是让前辈一夜枯等!”

    摩珂罗看了黄羽翔一阵,缓缓道:“中原之人狡诈,行兵打仗擅用阴谋,不以堂堂正正的雄狮一战摧敌,却总想一些断水烧粮的诡计!老夫早就猜到你们定会前来袭营,只是没有想到来得是谁而已!中午的时候,我感应到有两股神意搜索此地,便知道你们晚上必有行动!”

    想不到在中午的时候,两人感觉到的那股不舒服竟是摩珂罗的原因!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听前辈这么说,便知道前辈乃是一昧使用蛮力之人,倒真是不负蛮人见识未开的认知!殊不知战争乃是一门学问,便如习武一般,若只是硬架硬拼,又岂能成为一代宗师!所以前辈便只能是武林高人,却当不得战争统帅!”

    虽然他口中全未出一个脏字,但话里行间,却满是讽刺之意。摩珂罗的脸色虽然没有一丝变化,但看向黄羽翔的目光中已是多了几分肃杀之气!

    唤作多迦的那人突然站了起来,道:“既然那丫头平安无事,我便到苏州去看看她,不负她母亲所托!”仿佛营帐中突然竖起了一根长柱,快要顶到营帐的顶上去了,比之身形高大的黄羽翔,这人兀自还要高了一头!

    摩珂罗沉声道:“多迦,这几个娃娃还颇为扎手,我一个人可收拾不下来,若是让他们逃了一两个,岂不是要坏了大事!不若你跟我联手,先将他们杀了再说!”

    多迦向他冷冷地看了几眼,道:“这是你们的事情,于我何干?”

    摩珂罗哈哈大笑,道:“这是蒙古与中原人的恩怨,怎会与你无关!再说了,顶多也就担误你一点时间,不会很久的!”

    多迦摇了摇头,却道:“好吧,就当是看在那丫头的份上!”

    两人的话语间竟是将黄羽翔四人全不放在眼里,黄、任两人倒不觉得怎么样,单钰莹与赵海若却都是大怒,齐齐插腰而上,道:“喂,你们两个老家伙,有本事就过来斗斗,一昧吹牛算什么高人!”

    黄羽翔虽觉袭营之计破落,但几人想要脱困的话,恐怕也没有多大的困难,营帐外已然响起了嘈杂之声,隐隐还有“噼啪”东西燃烧炸裂的声音,显然同来诸豪已经将大火燃起。

    他笑道:“这里的粮草应该都是假的,所以前辈才放心让我们来捣乱吧!只是晚辈觉得不解的是,为什么前辈明知我们要来袭营,却还只留下这么一点点兵力,恐怕消灭我们不成,反而还要全军尽没!”

    摩珂罗见多迦答应助他,自然心中大定,转向黄羽翔,道:“忘了告诉你了!其实这里确实有十万之众,只是其余九万人分成三路,埋伏在城池左右,只等你们前来袭营,便出动一路人马将你们首尾夹击!若是有救兵出城,便乘击将大同府攻占下来!”

    若是真个依他所说,大同府被蒙人攻占之后,出援的救兵首尾难顾,又士气大跌,必然会被蒙人全盘消灭!黄羽翔向摩珂罗扫一眼,道:“这些计谋恐怕非是出自前辈之手吧!”

    摩珂罗不动不惊,道:“这个你就无庸考虑了!若是你能挡得下老夫二十招的话,我便可以放了你们四人中的一个!”

    单钰莹格格娇笑一阵,突然冷冷道:“老家伙,若是你能挡下我们姐妹二十招的话,我倒可以考虑放了你们两人中的一个!”

    “大胆!”摩珂罗还没有动手,多迦却已经飞身而上。随着他身形的闪动,整个营帐突然开始抖动起来,帐幕都是向外鼓起,仿佛充满了气一般。

    单钰莹夷然不惧,况且她自幼修习魔教武功,这“千里一瞬间”对她而言,却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心法了。不过短短两天,便已经使得像模像样,此番只是将身形一闪,已是脱出了多迦掌风所及!

    多迦与摩珂罗同时惊咦一声,俱是想不到单钰莹的轻功居然高明到连他们两人都捉摸不到的程度!

    黄羽翔转过头低声对任雨情道:“蒙人此计甚毒,不可大意,你快出去让诸豪赶紧撤离!另外,千万要留意左总兵他们几人,绝不能让他们过来!”

    任雨情微微皱眉,道:“那你——”

    黄羽翔笑道:“你放心!你忘了我会‘千里一瞬间’吗,打不赢大不子逃跑而已。况且还有海若给我压阵,绝不会出事的!”

    任雨情自然是个识大局之人,当下点点头,身形闪动之中,已是跃出了营帐。她的身形奇快,便算摩珂罗想要阻止,也是反应不及,况且还有黄羽翔在一旁虎视眈眈,哪敢分心去追任雨情。

    黄羽翔轻拍一下傲天剑,道:“晚辈不才,居然可以先后同两位宗师较量武功,真是万分之幸!”随着他拍手的动作,“抱朴生长功”的王气开始狂涌而出,以先天真气加强的气势如同巨石投湖,泛动着圈圈涟漪,一波波从营帐中传到四野之间!

    傲天剑的煞气和着黄羽翔霸道的气势,组成了无远弗至,无物不惊的孤绝肃杀之气,让每一个人的心灵都是大起震撼!只有像李梓新与陈天劫这样的杀神,却在他的杀气之中杀意更增,身形起落之间,倒下了一具具蒙人的尸首。

    摩珂罗大惊,虽然对黄羽翔已是极为高估,倒仍是想不到黄羽翔的功力竟达到了此种程度!以他纯粹无比的先天真气所发的气势,当世之中,已无一人能够追及得上!便是以他数十年精修的内力,虽然比黄羽翔远要来得沉厚,但论真气的质地来,却还要逊色几分!

    他的功力已是达到了绝顶境界,见识之深当世已是有数几人。自然知道兵士在他气势的威压之下,战意都会大减,大失战斗之力。摩珂罗大吼一声,以类似佛门狮子吼的神通,挟着数十年精修的内力,向黄羽翔狂啸而去!

    受到他如此浩然莫名的内力相逼,黄羽翔的脸上泛过一丝赤红之色,但浑身的气势却是猛然一阵暴涨,更加强悍地向四周波荡而去!

    摩珂罗首当其冲,深厚的护体真气已是自动运起,将黄羽翔的气势逼退回去。但他只是挡住了黄羽翔千万道气势中的一波而已,只听外面传来阵阵嘶哑的叫声,在营帐周围的兵士都是抵受不住黄羽翔霸绝天下的气势,脑子都是一阵发狂,只觉若是不大声叫嚷的话,整个人便要疯了一般。

    “呛”,傲天剑响动着清脆的声音,从剑鞘中慢慢抽了出来。黄羽翔目无表情,将浑身的真气一昧的鼓荡起来,直面这与张华庭相提并论的最强对手!

    摩珂罗轻轻一叹,道:“小子,十年之后,天下数你为尊!”他的眼睛中居然有种惋惜之意,复道,“可是,你今天却要毁在老夫的手里了!”

    黄羽翔沉声道:“晚辈若是技不如人,那么纵使身死也怨不得他人!只怕前辈杀人不成,反倒成了被杀者!一代宗师,魂归沙场,倒也不负你宗师的声名!”

    摩珂罗哈哈大笑,道:“便是张华庭在老夫面前,也不敢口出如此狂言,你道你是何人吗,你又凭什么杀我?”

    黄羽翔凛然道:“就凭着蒙人对我汉人的凶残,就凭着蒙人欲图侵我汉人江山的贼心不灭,就凭着让千千万万的汉人不再受蒙人奴役,就凭着一身浩然正气,晚辈纵使技艺不比前辈,也可以将前辈授首于剑下!”

    随着他这句话的说完,浩荡莫名的气势终于冲到了最顶点,如同飓风一般从黄羽翔的绍推展开来!“嘭”地一声大响中,整个营帐已是被他充沛莫名的真气给完全震开,伏在帐外的兵士在气吞天下的压力下,齐齐七窃流血而死!

    摩珂罗一生从来没有如此像现在这般惊异过!纵使对上武功还在黄羽翔之上的张华庭,他心中仍是充满着必然可以战胜对方的信念!但对上眼前这个毛头小子的时候,偏偏这种自信却是再也找不到了!

    “你是王天明的徒弟?”多迦突然暴喝道,一双蓝色的眼睛仿佛被怒火给燃烧起来,竟是如同九幽之火一般!

    单钰莹将“红日照天下”已是催运到了绝顶境界,左寒右热的真气将整个季节都给颠覆了。她右掌轻推,将地面烧得一片灰黑,道:“王天明是本教上代教主,可不是我的师父!”

    多迦脸上的怒容不减,道:“若你不是他的徒弟,又岂会他的‘冰封三千里’!哼,既然王天明已死,就由你这个徒弟来偿还我师的性命吧!”

    单钰莹轻哦一声,道:“原来你是修赖阿耶的徒弟,怪不得这么恨王天明!哼,我又岂会怕你,等送你进地府的时候,记得跟你师父说,你们两个都是死在圣教教主的手里,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多迦沉喝一声,瘦长的身形如同水波轻漾,竟开始了不规则的抖动。他脚下也未见什么动作,但身体却是奇快无比地向单钰莹飘移过去,,当真是诡异之至!

    单钰莹虽然嘴里说得漫不在乎,但对此人的修为却也是大为惊心,瞬时间已是将功意冲到了“红日大圆满”的境界,背后赤色光圈隐隐现出。

    多迦虽然认定单钰莹是王天明的徒弟,但也知道她必然又另学了奇门神功,这一寒一热两种绝然相反的力道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已经是一桩异数了!而且她又分别将两门心法推行到了绝顶境界,那更是举世无双。

    扭曲的身体越动越快,仿佛一下子便似要散了一般,多迦整个人却如同冰层一般变得透明起来。

    赵海若将双手连拍,道:“好有意思!单姐姐,你可要加油啊!”转头又向黄羽翔看去,喃喃道,“臭小子怎么还不开打,和那老家伙这么对着看很有意思吗?”

    “嘿!”黄羽翔虎吼一声,傲天剑划出一道明丽的光芒,势破千钧地向摩珂罗卷席而去。

    对上他这等足以劈山开岳的狂猛之招,以血肉之躯是绝对难以抵挡得住的!摩珂罗手臂一振,双手之上已是多了两根乌黑无比的短棍,乌影闪动中,已是架向了傲天剑!

    “叮叮”两声,两人的攻击一触即收,俱是倒退而回。

    黄羽翔淡淡道:“这件兵器不是已经送给你徒弟了吗,怎得又讨了回来,前辈也忒小气了吧!”

    这两根短棍原是摩珂罗的成名兵器,也是塞外的一件异宝。摩珂罗技艺大成之后,自然不需再借兵器之利,这两根短棍便一直封而不用,直到龙皓天向他借用,这才重新现世。只是龙皓天残废回归,摩珂罗为了对付张华庭这个大高手,又闻得傲天剑之利,这才重新将两根棍子带在了身上。

    闻听黄羽翔出言讽刺,摩珂罗沉哼一声,道:“休逞口舌之利!”适正此时,猛听外面一片叫喊声传来,整个地面一阵抖动,显然足有万马奔腾,才会有如此的震动。

    黄羽翔微微皱眉,一时之间,也猜不到究竟是左总兵见营帐着火,终是发动了偷袭,还是蒙人的一支军队已是赶了回来。

    “哦,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摩珂罗淡淡道,“我们在退出关外的时候,曾经让不少人留在了中原,以图他日东山再起!经过这四十余年的奋斗,这些人或成一方富豪,或入朝为官,有的竟成为了边关将领!”

    黄羽翔眉头大皱,道:“不知前辈意指何人?”

    摩珂罗朗声道:“就是你现在正在等的左总兵!”

    “什么?”黄羽翔这时才真得是大吃一惊,想不到憨厚质朴的左总兵竟是蒙人的奸细,怪不得摩珂罗会对他们偷袭的计划如此清楚,此必然是左总兵偷偷地通风报信!

    摩珂罗突然暴窜而起,双棍如同两条乌龙,猛然向黄羽翔圈了过去!他此时已将黄羽翔当成了势均力敌的对手,再也不存轻视之意,以透露秘密引得黄羽翔心神失守,终是突破了黄羽翔霸绝天下的气势,向他发动了悍然一击!

    若不是心神在一瞬间出现了不该有的震颤,即使摩珂罗偷袭而来,也能凭着“千里一瞬间”的身法摆脱噩境。但此刻却是为时已晚,若是逃避的话,绝对会被摩珂罗惊人的真气压成一团肉泥!黄羽翔仓促出剑,向摩珂罗迎了过去。

    “叮叮”,又是两声脆响传来,黄羽翔踉跄而退,摩珂罗却只是身形一振,立时稳住阵脚,向黄羽翔再度袭杀而去!

    “嘿!”赵海若一声娇叱,紫衫轻飘,已是拦到了黄羽翔的身前,袖剑挥动中,已是替黄羽翔挡下了这一招。

    “轰”地一声闷响,赵海若也是身形狂震,猛然急退数步,正好倒在黄羽翔的怀中。

    “臭小子,你真是没有用,居然被这老家伙打得如此狼狈,要不是我的话,你可就惨了!”赵海若赖在黄羽翔的怀里,还向他吐了吐鲜红的丁香玉舌。

    摩珂罗憾然一叹,若不是赵海若出了这剑,他必然可以凭着连绵无俦的攻击,将黄羽翔活生生的劈死!此时黄羽翔已是缓过气来,再也没有这等良机了!

    “腾腾腾”,连绵的马蹄声不绝,悠长的号角声传遍了整个山头。

    摩珂罗气势如山,道:“听到这雄壮的号角声没有!我们的勇士已经回来了,正要开始屠戮你们汉人的军队!大同府的总督肯定不会让两万军马如此陷落,况且我们的人马也仅是三万而已,他们定会出动城中剩余的三万军队,来个前后夹击,意图反败为胜!哈哈,此时我方另外两道军队分兵两路,一路取下大同府,一路尾随救兵,将他们全歼而亡!”

    黄羽翔暗暗心惊,此事极有可能发生,张、林两人虽然聪明过人、智谋不凡,但却得不到兵权,所能指挥的,也就是一万多的魔教子弟而已!

    摩珂罗说出这番话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黄羽翔的战意,达到他们这种程度的高手,攻心反还在斗力之上!

    “高丽王已经派出战船,沿海南下,袭击沿海各城,另以军队攻打建州卫,攻下沈阳中卫,在顺天府与我蒙古雄师合兵,将北部地区控制在手!中原人太多,我们花了一百年时间依然没有将你们灭绝,这次我们可不会重复前一次的失误!等到将北部地区全部稳定下来,再慢慢南侵,蚕食整个中原!”摩珂罗脸上闪动着慑人的光芒,仿佛一切都已经按照计划实现一般。

    黄羽翔心中暗暗叹息,这次袭营还真是偷鸡不成反还蚀了把米!这左总兵居然是敌人的内奸,自然会千方百计将所属人马往陷阱里带。看来只有壮士断腕,舍下这两万人马,与众豪脱围入城,死守大同府,等候朝廷援兵了!

    这该死的沈复言明明说得好好的,会劝说高丽王与蒙人反目,岂料双方还是联合犯边!不过想想也是,沈复言已被逐离皇权,哪还有说话的份,将希望押在他的身上,显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