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八章趁夜偷袭
    随着时间的推移,蒙人的军队也开始大规模地聚集起来。到了十二月廿三的时候,据探子回报,蒙人在大同府前三十里处扎营,以营帐的数目来看,驻扎在关外的蒙人已有十万人之多。

    张梦心、林绮思与大同总兵一商议,认为蒙人总共的兵力可能也就只有十五万,根本不可能出动这么多的军队孤注一掷,此必是虚张声势!

    别看张梦心看似文静,但在行兵却绝对是个冒险主义者,坚持主张趁夜偷袭蒙人。她道:“蒙人既然与高丽人约定在除夕攻打我方,在这之前的一段日子,必然防范甚松,我们便可趁这机会将他们一举挫败!说不定,蒙人便可退兵,我们还能回到苏州过年!”

    林绮思却是稳重派,道:“不妥!蒙人的高手早就混入中原,现在蒙人要在除夕攻打我朝的消息在江湖中可是尽人皆知,他们没理由完全按照先前的计划行事!他们十万人的部队虽然大有水份,但说不定便是故意让我们以为他们乃是在弄虚作假,引我们去偷袭!”

    张梦心淡笑道:“这倒无妨!偷袭之术本就不在于对方的兵力有多少!不管他们是不是有十万之众,我们只需重锤击出,立时遁走,不让他们包围我们便可!我们出动各派的高手,跟对方捣捣乱,全身而退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左总兵微皱眉头,道:“兹事体大,要向胡总督禀报才行!公主殿下虽然身份极尊,但却没有圣上的旨意统帅军队,所有的行动都要刘公公同意才行!”

    黄羽翔大是不解,道:“行兵打仗,关太监什么事?”

    林绮思苦笑一下,皱眉道:“太祖皇帝怕掌握军队的将军作乱,便以宫中太监充当监军,凡是军队的调动都要由他们说了算!”

    左总兵也是苦笑道:“咱们大明实行的屯兵制,当兵的每日操练之后,还要到乡间务农,战力极为低下!若不是我们久与蒙人相抗,我手下那些兵士与农夫根本就没有一点差别!”

    张梦心道:“我们只是去偷袭,无需调动军队,只消带上五百武林高手,看看有没有机会将敌人的粮草给烧了,顺便也查看一下对方的虚实!两军交锋,军情第一,务必要弄清对方到底有多少人马!”

    黄羽翔想了想,道:“这五百高手必然要擅长轻功!蒙人骑术精良,若是被他们发觉,追击我等的话,若不是轻功极高之人,恐怕难以顺利脱身!”

    张梦心道:“关外多山,我们退走时只需避入山间,任他们骑术再精良,恐怕也难以追及!再说了,大哥不是还有小白吗,只消它怒吼一声,所有的马匹还不是立即退到一边!”

    黄羽翔沉吟道:“话是不错,只是小白毕竟只是匹马,上次只是见我们陷入危险,这才会临危救驾!我同它言语不通,除非将它的怒气给激了起来,又或者我们重陷险情,小白才会大吼特吼吧!”

    张梦心道:“无妨,反正我们只是去偷袭,小白能不能凑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草原贫瘠,粮草不多,若是将他们的粮仓给烧了,那蒙人便只剩立即强攻或是退兵一途了!”

    左总兵食指在桌上轻敲不已,道:“若是蒙人这十万之众只是欺人之数,我们倒可以以偷袭将他们搅得阵脚大乱,再以精兵将他们一举摧之!”

    想不到此人的求险之心尤在张梦心之上!林绮思缓缓道:“若只是偷袭那还无妨!但大同府内防尽撤,敌人也是分兵袭来,岂不是顾此失彼!蒙人若是退兵,还可以在大草原上与我们对峙,以他们的骑兵之利,未必挡不住我们!但失去了大同府,蒙人便已翻跃长城,直逼中原腹地!以我朝之力,便是对方真有十万雄师,必也能将他们一一歼灭!只是黎民百姓却要遭受无枉之灾,非是用兵之道!”

    左总兵脸上露出一丝不服之色,随即便强自压了下来,道:“公主殿下明鉴,标下遵命!”起身看了看天色,又道,“不知不觉间,竟已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些情报我还没有向胡总督禀报,标下就此告辞!”

    林绮思挥挥手,道:“你且去吧!”

    左总兵告辞退出。黄羽翔道:“看他脸上的神色,好似颇为不服!”

    林绮思轻笑道:“无妨!虽然他是武将,但凡是军队的调动,还要通过刘公公的印信!太监都是胆小怕死,对蒙人的恐惧更在常人之上,要让他们去主动攻击蒙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黄羽翔点点头,道:“心儿,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袭营呢!”

    张梦心道:“吃过晚饭之后,大哥你就去挑选五百轻功高明之人,将此事同他们交待一下!我们明天午后就出发,埋伏在蒙人的阵营前,只待深夜时分,便发动偷袭,尽量将他们的粮草给烧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咱们的心儿是女中诸葛,这次可非要让蒙人赔了夫人又折兵!”

    林绮思媚笑连连,哆声道:“那人家呢?难道我就不聪明,是个笨蛋不成?”

    黄羽翔在她的*上轻拍一记,道:“你若是个笨蛋,那全天下都是被你骗的聪明人了!”

    林绮思初识男女之事,最是容易动情,已是“嘤咛”一声,向他的怀中腻去,道:“臭小子,好夫君,现在离晚膳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左右也是无事,你难道不想找些事情来做,打发时间吗?”

    黄羽翔向张梦心瞥了一眼,道:“可是,我已经向大家保证了,出征在外的日子,绝不会动你们一根毫毛的!”

    林绮思娇笑连连,带着黄羽翔走到张梦心的身边,将她也拉入了黄羽翔的怀中,凑嘴在张梦心的俏脸上亲了一下,道:“你放心吧!只要给心儿好处,心儿自然不会出卖你这个夫君的!是不是,梦心?”

    张梦心杏脸如霞,凤眼水汪汪的,仿佛笼上了一层蒙胧的雾气,轻声道:“可若是让单姐姐知道了……”

    林绮思娇笑一下,道:“你不说,我不说,夫君大人也不说,单姐姐怎么可能知道呢?你倒是快些拿定主意,待会单姐姐就要同海若她们回府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将两女一左一右搂在怀中,道:“心儿的主意拿没拿定我可是不知道,但我的主意却是打定了!”

    [***]

    “你这个小贼,便是这几天都忍不下来!若是军中之人都像你这般荒淫,还怎么能够做战迎敌呢?”单钰莹连连喝斥。出乎意料的是,单钰莹她们三人却是提前回来了,正好捉奸在床。

    黄羽翔将她的娇躯位进了自己怀中,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道:“好了,都怪你们几个长得太漂亮了,我这个色中恶鬼自然难以控制得住自己了!好莹儿,下次轮到我和你偷偷地在府中……”

    最怕黄羽翔吊儿郎当,反倒用上这种让她立刻会神迷心醉的手段,单钰莹的俏脸慢慢爬起了两道红霞,道:“好啦好啦,你可不要再对我用上这一招了,我原谅你还不成吗?”

    林绮思嘻笑连连,在单钰莹的身后向黄羽翔举了举大拇指。

    赵海若将双眼一瞪,道:“单姐姐,你就这么放过他了?至少也要上过大刑,让他屈打成招,然后再体谅他尚有娇妻几人,这才饶他一条狗命!”

    “小丫头,没事尽在一边添乱!”黄羽翔在单、赵两女的脸颊上各亲了一下,道,“好了,折腾了这么久,肚也饿了,大家快去吃饭吧!”

    任雨情白眼一翻,道:“像你这么折腾,自然要饿了!”

    黄羽翔大笑,道:“你们看,连我们冰冷无双,淡漠无为的任仙子都会大发嗔念,还真是件大奇事!”

    张梦心走到任雨情的身边,一对姐妹花并肩而站,当真是相映成辉,美得无以复加!她娇笑道:“便是天上不理世事的仙子,若是与我们的夫君待上一日,恐怕也要被他气得七窍生烟,大动无名之火!”

    单钰莹走了过来,道:“小贼做事有时候能让人气死,可是被他一哄,又不能当真生起气来,最是可恶!”

    林绮思牵着赵海若与众女站成一排,道:“我就说这臭小子是魔星转世,到这个世界上来害我们几个!”

    赵海若跨上一步,张口欲言,突然回头道:“我该说什么?”

    众女都是格格格地笑了起来,黄羽翔一把将她抢入怀中,道:“好了,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赵海若的神情立时恹恹起来,道:“这里的菜太难吃了!臭小子,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黄羽翔笑道:“小丫头居然也有不贪吃的时候,还真是稀奇事,哈哈!”

    六人说说笑笑,又说到尚在苏州的南宫楚楚三女,都是有些想念。李梓新几人算是怕了赵海若,过来这么多天,居然一次都没有同他们吃过饭,所居之处也是远远的。

    黄羽翔用过晚饭,便去找了许笑天,将偷袭之事说与了老道士知道。许笑天虽然不懂军事,但对张、林两女的谋略却是丝毫没有怀疑之处,立刻派出门人,将少林、武林的高手请了过来。

    因为生怕蒙人在诸豪之中埋下奸细,黄羽翔与许笑天、少林四知、武当三云便预先选了五百余轻功较佳的高手来,这才将他们召集起来,说出事情的原委。

    众豪到边关抗蒙,原就是一腔热血,岂有惧怕之理,都是慷慨应承!

    第二天的时候,黄羽翔原想找左总兵再商议一下他们偷袭之后,后方如何增援、善后之事,却是被告知左总兵有事出城去了。他又跑去见监军刘公公,谁知这老太监一直阴阳怪气地打官腔,半分也不肯透露左总兵到底跑哪去了。

    黄羽翔无奈,只好立时回到住处将此事告与了张、林两女。

    张梦心想了想,道:“恐怕这位总兵大人昨日虽然应承了绮思不冒险出兵,但回去之后定然又改了主意!只是刘太监怎得竟会答应让左总兵带兵出城呢?”

    林绮思叹道:“恐怕这位刘公公在这里已是待腻了,急想大胜一场,调离这个地方,这才会同意让左总兵出城的!”

    黄羽翔道:“你不是公主吗,难道不可以下道命令让刘太监将左总兵给追了回来!”

    林绮思苦笑道:“大明律令,军中监军乃是最高指挥官,我虽然身为公主,但若是刘公公不肯听我命令的话,我也拿他没辙!”

    赵海若轻哼一声,道:“林姐姐,这家伙住在哪,让我帮你将他给卡察了!”她受了林绮思颇多好处,这当儿受恩图报,果然不负张华庭的教导。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小丫头,太监早就卡察掉了,哪还轮得到你动手!算了,事情已经发生,当是无法挽回。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出动,左总兵必然是要等我们偷袭之后,待蒙人阵脚大乱这才会动手!我们便留个心眼,尽量找到左总兵他们,让他们不要轻举枉动!不过若是蒙军大乱,我们趁机攻击说不定便能大胜!”

    张梦心点点头,道:“也只有如此了!”

    待到吃过午饭,黄羽翔便同五百余个擅长轻功的好手出城而去,单钰莹几女自然要随在自己的夫君身边。张梦心与林绮思因为不擅武功,兼且要坐镇军中,因此便没有同行。不过,刘恒、李梓新、陈天劫等人却是随行而去,其中尚还有少林四知、武当三云,这种阵容,便是蒙人能够将他们全歼,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众人都是轻功极佳,潜行到蒙人的帐前,不过短短半个时辰都还不到。

    黄羽翔从掩身的山头望出去,只见蒙人的军帐连绵起伏,足有三四里之长。此时阳光普照,他又居高临下,自然看得清清楚楚。粗粗算来,这帐营的数目约有一万左右,以每个帐营住十人为计,倒确实有十万人之多。

    他极目远眺,突然扭过头来对单钰莹三女微笑道:“好运气!蒙人的粮草就在西北角上,今天晚上我们就去闹个痛快!”

    骆三元将脑袋凑了过来,道:“我们就要立大功了?”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只是不知道左总兵他们在哪?嘿嘿,不过既然我们能看到粮草,左总兵他们必然也看得到,必然埋伏在那一头!”

    他扭头对任雨情道:“雨情,我们两个联手,来探探蒙人的虚实到底如何?”

    任雨情与他已成夫妇,自然不会再害羞与他接触,伸出白洁如玉的纤手,与黄羽翔握在一起。两人齐齐发动功力,将神意展开,向蒙人的营帐搜索过去。

    过了半晌之后,黄羽翔微笑道:“蒙人果然虚张声势,在这里的人马应该只有一万左右,看来他们应该另有图谋!”

    “那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行动呢?”骆三元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但做事却是极其小心。

    刘恒微微一笑,道:“不管蒙人有多少兵马,但粮草总是在这里,我们便先烧了他们的粮草再说。若是左总兵带的人马足够多的话,我们便乘机将这一万蒙人全歼了!”

    黄羽翔道:“刘兄此言正合我意!不过,蒙人断不会只出动这一万人马,说不定便是以这一万人马吸引我们的注意,将重兵放在别的地方,来个声东击西!”

    刘恒笑道:“无论是宣府、居庸关,这些要塞至少都有五万精兵。蒙人虽然凶悍,但要将这些关卡攻破,倒也非一朝一夕便能达成的事情!只需有一日的周旋之机,我们便能支援而去!”

    任雨情突然道:“刚才我在探测敌人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骆三元一怔,道:“该不会是嫂子动了胎气,所以才会如此吧!”

    任雨情大是嗔怒,道:“我同羽郎成婚不过十余日,怎可能有喜呢!”

    骆三元这才知道任雨情在婚前还一直是处子之身,不禁奇怪地向黄羽翔看了一眼,心道这家伙居然还会如此隐忍,还真是一件奇事。

    黄羽翔哪知道他脑中翻过的龌龊念头,道:“原来你也感觉到了,我还以为是自己多心呢!真是奇怪,这种感觉怪怪的,又说不出怪在哪里?”

    李梓新冷冷道:“杀!”

    陈天劫也双眼一翻,道:“斩之!”

    两人一说话,本来就绝寒无比的空气硬是又冷上了几分,让众人都是连打冷战。

    “好了,我们先掩到那一头去,这三个时辰就好好地休息一下,等到子夜的时候,便轮到我们大显身手了!”黄羽翔向诸豪招呼起来,五百余人毫无声息地移到了山头的另一端。

    因是闲坐无聊,大多数人都是调息养元起来。黄羽翔几人的功力都已达到了绝顶境界,自然无需再做调息,便在一边闲聊起来。到了晚间时分,众人取出干粮,分食而用。不过赵海若这个妮子居然从怀中取出一只油包,拿出一只烧鸡来。

    她嘻嘻一笑,道:“单姐姐,你用内力帮我烘一下!”

    见她一张明媚的俏脸上满是求恳之色,单钰莹只得无奈答应,以“红日照天下”*将烧鸡烤热。一阵阵香味传来,除了少林武当的高人外,其余众人都是大感嘴馋,许笑天更是轻飘飘地晃了过来,讨好道:“好姑娘,分我一只鸡腿如何?”

    赵海若对着许笑天上上下下地一阵打量,一手提着烧鸡,将另一只白玉般的手掌摊开,道:“你拿什么来换?”这小丫头做生意的本事估计绝不在骆三元之下,居然知道奇货可居的道理,大发战争财!

    许笑天唯一的宝贝便是那个酒葫芦了,此时哪还有什么好东西能够拿出来换。他嘻嘻一笑,突然伸手一捞,向赵海若手中的烧鸡抓去。这一抓又快又准,实是名家出手,绝对不同凡晌,不愧是当世高手、青城掌教!

    赵海若格格一笑,提着烧鸡的右手突然变了一个方向,许笑天虽然出手甚快,却也捉摸不到她的踪迹,顿时抓了个空。小丫头拿另一只手在红润的俏脸上轻刮一下,道:“老道士年纪一大把,居然还要抢小孩的东西吃,真是羞羞羞!”

    换了另一个人的话,恐怕便要恼羞成怒了。但许笑天却是朗声大笑,道:“小丫头真是个鬼灵精,不知天下间还有谁能够将你收得服帖!”

    赵海若娇笑连连,撕下一只鸡腿,向许笑天扔去,道:“老道士倒是有趣,比臭小子好玩多了,送你一个鸡腿吃吃!”

    黄羽翔凑到她的身边,俯低身子在她的烧鸡上咬了一口,一阵咀嚼,道:“味道还不错,只是不够辣!”

    见他颇有再咬上几口的架势,赵海若忙用另一只手护在烧鸡之前,道:“不行,你再要吃的话,我就不够了!”

    众人见她如此情急的样子,都是大感好笑,大战前的紧张气氛倒是消除了不少。

    夜幕降下,残月升上天空,印在雪地上反射出凄然的光芒。赵海若打了个哈欠,道:“臭小子,我要睡一会,你待会叫醒我!”趴在黄羽翔的怀中,已是沉沉睡去。

    黄羽翔轻轻搂着她,向单、任两女看去,道:“我的两位娇妻,怎得你们越来越漂亮,我看来看去都看不腻呢!”

    单钰莹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道:“若是现在就看腻了,那你岂不是又要猎寻新欢了!男人就是喜新厌旧,任姐姐,你说是不是?”

    任雨情的年纪在众人之中最大,况且一向冷若冰霜,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是以众女都是称她为姐。单钰莹虽是大妇,却也觉得让她称自己为姐姐,怎都有些别扭。

    任雨情淡淡一笑,点头道:“不过做我们姐妹几个的夫君,若是也想喜新厌旧的话,可要先惦量一下自己!”

    黄羽翔贼贼一笑,道:“你们就放心吧,这个天下已是没有能与你们在美貌上一争长短的佳人了,我怎么还会去喜欢其他女人呢!”

    “典型的以貌取人的登徒子!”两女都是长叹一声,一副早知此君如此,绝不嫁他的神情。

    蒙人军中的动静越来越少,看来都是已经入睡,只有少许哨兵依旧在各处巡逻。黄羽翔看看时机已是差不多了,便道:“走,我们动手!”一马当先,向山下掩伏而去。

    其余众人都是尾随其后,其快无比地向山下冲去。

    黄羽翔的“千里一瞬间”心法经过这些天的锤炼,已是达到了极高的境界。不但速度奇快,而且身形平稳之至,行到山下的时候,赵海若居然还是沉睡未醒。

    在小丫头的肩上轻轻一拍,他道:“小丫头,醒醒,该起床了!”

    赵海若蒙蒙胧胧地道:“别吵,我好困,让我再睡一会!”

    待到众人都冲到山下,黄羽翔向诸豪点头示意,让他们各按计划去各处放火。他转头对单钰莹道:“莹儿、雨情,我们到里边去看看,若是有敌酋在里边,便顺便杀他们几个统帅!”

    两女俱是点一下头,黄羽翔背着赵海若向营帐深处走去。以四人的武功之高,便是敌人人数再多,也困不住四人!

    丝毫不惊地行到中军帐营处,见一座帐营远比其他的要大上许多,隐隐还有灯光透出。三人互看一眼,都是点一下头,知道这必是蒙人统帅所居之处。

    黄羽翔将左手一挥,打出一道真气,将帐营无声无息地划开一个大口子,已是钻了进去,单、任两女自然也是紧随其后。

    “咦?”黄羽翔突然轻讶一声,原来他探测到帐中只有一人,可现在坐在帐中居然是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