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七章只待抗敌
    “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黄羽翔从餐桌上抬起头来,向众女看去。赵海若贪睡,他起床之后,小丫头将被子一卷,又沉沉睡去了。到了大堂之后,才发现众女早就起床坐到了桌旁,七个女子无一例外地盘起了头发,从此之后,便不再是云英未嫁之身,而是已成他人之妇了。

    单钰莹咬了咬下唇,问道:“我们几个姐妹都问过了,你昨晚到底在哪睡的?该不会是在海若那里吧!”

    黄羽翔将眼睛一瞪,道:“你们几个将我不当人用,把我赶来赶去,好是海若对我最好!”

    张梦心急问道:“大哥,你没有把海若怎么样吧?”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你应该问她有没有把我怎么样!小丫头鬼灵精得厉害,岂会吃了亏不成!”

    林绮思轻摇螓首,满脸的不信之色,道:“海若再精明,也是个女人啊!只要是女人,哪有不被你骗的道理!”

    其余六人都是大点齐头,颇是赞同林绮思的观点。司徒真真嘻嘻笑道:“夫君啊,看来你的口碑真是不怎么好!各位姐妹虽然与你相识的过程都不一样,但对夫君爱骗人这一点上倒是有着共同的立场!”

    想不到竟然被这些妻子将自己的本来面目给看穿了!黄羽翔送了一只汤圆到嘴里,道:“不管是骗也好,诳也罢,反正你们这几个都已经成了我的娇妻了!你们看,咱们吃得是汤圆枣子,就是要合家团圆、早生贵子啊!”

    众女都是嘻嘻而笑,纷纷道:“瞧他那副得意的神气,姐妹们,我们今晚定要严守把关,不让某只恶狼进我们的房间!”

    司徒真真向黄羽翔看看,道:“可是,单姐姐她们都已经有了夫君的骨肉,就是人家的肚子还不见动静!不管,我今晚非要和夫君在一起!”八个妻子中,任雨情、林绮思与赵海若尚还是处子之身,却只有她最早承受云雨,却是依旧不见肚皮隆起,也难怪她心中大急。

    大叛徒出现了!单钰莹向她瞪了一眼,道:“真真,你都忘了刚才我们是怎么约好的吗?”

    “好啊,居然早就约好了要来对付我!”黄羽翔怪叫道,“从今晚开始,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九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免得顾此失彼!”

    张梦心一愣,道:“大哥,这句成语可以这么用吗?”

    任雨情淡淡一笑,道:“妹妹,他是个不学无术之人,休要管他说些什么!”

    林绮思美目流转,道:“臭小子,谁怕谁啊!只是府中哪有一张大床能够容得下我们所有人!”

    黄羽翔坏坏地笑了起来,道:“喂,你们几个,是不是昨晚没有得偿所愿,成为真正的女人,所以在这里大发牢骚!放心放心,现在没有大床,以后可以去订做嘛!我已经懂得你们的心思了,今天晚上、不,待会我就让你们满意!”

    “色鬼!”几女都是轻斥一声,单钰莹道:“小贼,吃过早饭之后,我们便要去向爹爹请安,哪有空做别的事情!”

    黄羽翔一张脸顿时变得苦哈哈,道:“昨天拜堂的时候,磕头磕得连我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怎得今天还要来上一趟?早知道这样,还是不成婚的好,像以前那样多自在啊!”

    张梦心轻哼一声,道:“难道要我们姐妹几个老是名不正言不顺地跟着你?你倒也真是狠心!”

    虽然有司徒真真相助,但毕竟势薄,而于雅婷在众女中尚还没有站稳脚跟,绝不敢贸然帮着他与众女为敌,自己可绝不是这五个女人的对手。他哈哈大笑,道:“我只是觉得成亲真是件麻烦事!不过,既然成一次亲,就能赚回你们几个娇妻来,我倒是不介意再成上几次婚!”

    单钰莹轻笑道:“你们看,这小子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死小贼,你还想成上几次亲,骗回多少个女子呢?”

    唉,想不到欲拍马屁却是拍到了马腿上去了,黄羽翔赶忙支开话题,道:“怎得浪兄与李兄还没有起身呢?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太过兴奋,连续作战,以致腿脚发软,爬不起来吧?唉,他们又岂能同我相比,想当年我在青楼的时——!”突然想到当年的风流旧事可绝不能露底,赶忙住口不说。

    眼下七女都已成了他的妻子,这小子说话之间自然更无顾虑,羞得众女都是别过脸去。于雅婷却是媚笑一下,道:“羽郎,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可不要将话说得太满,最后自打耳光啊!”

    林绮思也是吃吃而笑,道:“单姐姐,你们都已经和臭小子那个了……他是不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啊?”

    这两个女人不愧是媚功高手,说起这种风言风语来,竟然连眼睛也没有眨上一下,脸皮之厚,倒是足以与黄羽翔一较高下。

    单钰莹几女都是脸色羞红,将俏脸恨不得埋到了桌下。司徒真真却是急道:“才不是呢!夫君可是世上最最好的男人!”

    众女见她说得认真,都是轻笑起来。张梦心不欲再说这种羞人的话题,便道:“大哥,海若呢,她还在睡着吗?”

    “赵海若她在哪里?”还没有等黄羽翔回答,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却是传了过来,李梓新挽着赤莲香已是来到了堂中。

    浪风的身边依旧吊着个梅若雪,他也长叹一声,道:“黄兄,赵姑娘顽劣成性,你可非要好好教导她不可!”

    “这个——”若是自己将她“教导”一番的话,倒霉的可绝对是他自己!黄羽翔道:“哈哈,浪兄、李兄弟,新婚愉快!来来来,快来吃汤圆,祝你们早生贵子!”

    李梓新冷哼一声,倒是旁边的赤莲香将他拉到了桌边。梅若雪却是拖着浪风行到了单钰莹的面前,道:“昨天那臭小子有没有欺负你?你放心,表姐都会为你作主的!”

    林绮思嘻嘻一笑,道:“有谁敢欺负单姐姐吗?我倒是头一个不信!”

    “咦,你们怎么都在啊,吃饭的时候居然也不叫我,真是可恶透了!”赵海若冲进了大堂,一身火红的衣服,只有她仍是大姑娘的扮相。

    真个见了这个仇人,浪风与李梓新倒是显得有些色厉内荏起来。黄羽翔嘻嘻笑道:“小丫头,浪兄与李兄弟要谢谢你昨晚帮他们安排的节目!”

    “什么节目?”赵海若一脸无辜的样子,道,“你是说是你叫我到虎丘山挖青蛇,然后放到赤姐姐和梅姐姐房中去的事情吗?”

    “是你?”浪风与李梓新齐齐转头,向黄羽翔看去,目光之中杀气腾腾!虽然黄羽翔武功还在赵海若之上,但“宁惹阎王,不见海若”乃是有识之士的共同结论!

    想不到这小丫头竟会倒打一钯!黄羽翔赶忙道:“误会啊,我怎可能让小丫头做这种事情呢!这一切都是她自己搞出来的,我可是无辜的啊!”

    赵海若将小嘴一扁,道:“我年纪还小,不懂这么多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想到在被中放蛇这种事呢!再说了,我来苏州又没有多久,哪里知道虎丘山上还有青蛇可以捉呢!”

    “黄兄,这件事情,你怎都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浪风与李梓新一左一右,将黄羽翔给包了起来,两人各抓住他的一只胳膊,硬是将他往外面扯去。

    “冤枉!冤枉!”黄羽翔将脑袋左右乱转,向浪风与李梓新不停地辩解起来。

    三人行到门外,浪风这才松开了双手,道:“黄兄,我们也知道这件事情乃是赵姑娘所为。但你也知道,若是将她给惹急了,造成的后果可就不会像现在这般了!”

    “那你们想要将我怎样?”黄羽翔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小心翼翼地问道。

    浪风淡笑道:“所谓父仇子报,妻债夫还!再怎么说,黄兄也该为赵姑娘的行为负些责任!若是黄兄不变得惨些,你叫我们如何向娇妻交待!”

    搞了半天,原来是怕梅若雪与赤莲香大发雌威,拿他们两个不是!黄羽翔立时胆气大壮,哈哈笑道:“若是你们能够奈何得了我的话,不妨出手一试!”

    李梓新与浪风齐齐摆开架式,浪风道:“既然黄兄要负隅顽抗,那我们只好得罪了!黄兄本事高强,非我们单打独斗所能取胜,只好厚颜联手了!”

    黄羽翔摊摊手,道:“怕只怕就是你们两个联手,也不是小弟的对手!唉,小弟昨晚也是过得极为窝火,这一肚子的气正好出在你们的头上!”

    浪风与李梓新齐齐大喝一声,向黄羽翔攻了过去。

    “他们出去干嘛,难道还藏着什么吃的吗?”赵海若坐到了黄羽翔原先的位置上,吃了一口汤圆,突然秀嘴大张,两手玉手不停在嘴边扇风,样子说不出的狼狈。

    众女见状,都是娇笑起来。张梦心道:“海若,你慢点吃,又没有人和你争!”

    赵海若这才将汤圆咽到了肚中,道:“心姐姐,你太坏了,竟然不早点告诉我这汤圆有这么烫!”

    梅若雪将眼睛瞪了瞪她,道:“他们出去还不都是因为你!”

    “是我吗?我真得有你们说得那么好吗?”赵海若虽说嫌烫,但吃的速度可是一点都没有慢下来,第二个汤圆已是到了嘴里。

    单钰莹道:“表姐,你可不要理这个小丫头,尽知道装疯卖傻!不过,你们两个明明知道这件事情都是海若搞得鬼,怎得不劝止浪师兄和李家兄弟呢?”

    梅若雪脸色一红,却是没有立刻答话。倒是赤莲香接口道:“小新和浪大哥都不敢向海若兴师问罪,怕她变本加厉!不过,又不能装作若无其事,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所以只好将账算到黄大哥的身上了!”

    还是塞外女子爽朗!明明就是怕了赵海若,所以才找上黄羽翔的,但要是明说的话,岂不是大大地落了浪、李两人的威风。

    司徒真真颇为忧心,道:“单姐姐,浪大哥和李兄弟会不会将夫君给打伤了啊!我们快些出去看看!”

    梅若雪轻笑一下,道:“司徒妹子,你就放心好了!风郎与李兄弟下手会有分寸,大不了就是让你家夫君肿成一只猪头而已!”

    肿成猪头的话,虽然不影响洞房,但毕竟有碍视觉。司徒真真忙道:“不行!单姐姐,你快些去帮夫君一把,可千万不能让夫君给伤着了!”

    单钰莹微微一笑,道:“表姐,大概将祸事怪到小贼头上的主意是你想出来的吧!呵呵,你倒真是聪明,明明知道浪师兄与李兄弟都不是海若的对手,对付这么一个女孩子又不能让两个大男人联手,可对付小贼便不同了!啧啧啧,这样的话,既可以让自家夫君保住了面子,又可以替自己出气,还真是一举两得!”

    梅若雪被她说中心事,不由得俏脸一红,道:“表妹,原来你竟然还这般聪明!”

    “单姐姐只是因为一直和大哥待在一起,不欲抢了他的锋头,这才一直隐含不露!”张梦心轻笑起来,复道,“不过,梅姐姐你这番打算恐怕也不见得能够如愿,便是浪大哥与李师弟联手也不是大哥的对手!”

    梅若雪大是不信,道:“那臭小子既无明师,又没有吃过什么神奇的药物,怎可能敌得过当世两大名家之后呢?”

    任雨情淡淡道:“羽郎的修为已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只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他的进步之速!当世恐怕只有三大宗师级的高手才能与他一较长短了!浪大哥和李兄弟虽然修为不浅,但绝对不是羽郎的对手!”

    这番话若是由别人说出,梅若雪怎都不会相信。但问剑心阁的传人是何等的眼光高超,她说是一,便绝对没有可能是二。

    与赤莲香互看一眼,梅若雪道:“我们还是赶紧叫他们回来吧,再不然的话,这些汤圆都快要凉了!”

    众女都是娇笑起来,人都有攀比之心,眼见自己的夫君技压浪、李两人,都是大感脸上有光。

    果然,便是以浪、李两人的联手,却也不是黄羽翔的对手。虽然李梓新因为手中无剑,战力大减,但黄羽翔也没有用上兵刃。况且他若是使出傲天剑来,浪、李两人便只有躲避一途了。

    凭着深厚的内力,数十招一过,黄羽翔便将浪、李两人压得毫无还手之力。浪风原还可以借着“千里一瞬间”的心法摆脱困境,奈何黄羽翔也是学成了此门心法,而且经过他的改造,以“抱朴长生功”来催动身形,速度之快,更还在浪风之上!

    梅若雪与赤莲香出去的正是时候,她们的夫君已是被黄羽翔打得一败涂地,眼看就要俯首认输了。两女忙开口劝止,说道已是知道赵海若才是罪魁祸首,实是不该怪在黄羽翔的头上,将三人的比斗给化解开来。

    浪、李两人受此挫败,一方面自然练武更勤,另一方面打定主意,绝不与黄羽翔一家住在同一个城镇内,免是赵海若突然心血来潮,跑过来大肆胡闹一番。到时候打又不打人家,岂不是只能任人宰割了?

    黄羽翔领着一众妻子,向各位岳父岳母一一拜见,又向前来贺礼的客人道谢,等到全部结束后,已是正午时分。左右也是无事,黄羽翔昨日没有得偿心愿,原想在下午就开始“征程”,不过遭到众女的殊死抵抗,只好无奈作罢!

    盼来盼去,终是等到了夜幕的降临,黄羽翔吩咐厨房早了半个时辰开饭,等到天色微黑的时候,一家人已是吃完了饭。由于府中确实没有大床能够容得下九人之多,黄羽翔便将三张大床并了起来,将床架子拆了,变成了一张超级大床。

    在他的威逼利诱下,况且都已经是黄家的媳妇了,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众女都是羞答答的上床安寝。只有赵海若因还不能采摘,便仍然住在了原来的房间。

    这个晚上黄羽翔自然心满意足,将任雨情、林绮思一一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女人!任雨情不愧是张梦心的姐姐,兼且内力了得,初战便是十分的骁勇,若不是他久经“沙场”,恐怕还不能将她给压制住!林绮思虽然媚术了得,但却不耐久战,才不过两个回合便败下阵来。

    众香簇拥,自然是件美事,但要同时应付七个女子,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好在南宫楚楚已有五个月的身孕,无法再进行剧烈运动,算是少了一个对手。饶是如此,第二天的时候,黄羽翔依旧头晕眼花,轻飘飘地几欲摔倒。众女心疼他,立时命人买来狗鞭等补物,林绮思更是道等回到了宫中,便要带一批壮阳固本的药物出来。免得涸泽而渔,到了三十岁以后,便要开始守活寡了。

    众女虽是大羞,但也得考虑这种可能性。便规定以后黄羽翔每晚宠幸的妻子最多只能是四人,而八女协商“侍寝”的人选。黄羽翔虽然妻子甚多,却是失去了主动性,也不得不说是一种美中不足。

    夫妇九人在拙政园待了三天,便起程赶赴应天面圣。因为见了朱棣之后便要到边关抗敌,南宫楚楚是铁定不宜远行的,便让于雅婷、司徒真真留在了苏州,一来两人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二来留下来也能照顾南宫楚楚,顺便教于谦与小虎习武。

    三女虽是不愿,但事实如此,也只好怏怏同意。

    浪风夫妇与骆三元已是出发向边关进发,李梓新百般劝阻赤莲香,终是让她答应留在苏州,自己则同浪风他们一块赶路。毕竟赤莲香再怎么深爱李梓新,终还是个蒙古人,怎么可能目睹丈夫屠戮自己的同胞,却是半分怨怼之心都不起呢!

    朱棣对这个女儿当真是疼爱之极,闻听林绮思回京,立即便将她与黄羽翔召到了宫中。依着朱棣的意思,便要将林绮思嫁给新科状元,想来读书之人当是温柔体贴,又在朝为宫,肯定会将林绮思将佛祖一般供着。但既然自己的女儿百般坚持,也只好将女儿嫁与了他。

    不过黄羽翔相貌相挺,更是隐隐有一股王气,让朱棣也暗暗心折,与他聊了几句后,便欣然认同了这个女婿。好在他尚不知道黄羽翔竟有妻子八人之多,而且自己的女儿说起来也只能算是小妾,不然的话,说不定便要龙颜大怒,将这个胆敢欺辱自己女儿的家伙给满门抄斩了。

    朱高炽早就回到了宫中,得知妹子回来,却是一次都没有到黄羽翔下榻的地方去看看林绮思。想来对黄羽翔实是嫉恨交加,连看他一眼都是不愿。不然的话,以他的为人,必然要同宝贝妹子修好,以巩固自己的皇权。

    朱棣给黄羽翔加封了一个神武侯的爵位,虽然官位甚高,但却是没有什么实权。毕竟与蒙人相抗乃是事关社稷,绝不可儿戏视之。边关将领,自然由战功赫赫的将军担任。

    因为要在本月二十前赶到边关,黄羽翔夫妇在应天只待了两天,便重又起程赶路。朱棣虽然不舍,但在林绮思的强烈要求下,也只好无奈同意。

    夫妇六人一路急行,向大同府赶去。时已进入严冬,北方更见寒冷,虽然众人都是功底深厚,不将这些寒气放在眼里。但北方连降几场大雪,路上的积雪足有尺深,却是将行程大大地减缓下来。赶到大同府的时候,却已经是十二月的廿一了。

    众武林人士都是在昨天便已经全部到达,在许笑天和少林四知、武林三云的号召下开了一次誓师大会。黄羽翔大感遗憾,如此大的场面竟是白白错过。

    闻得神武侯、平靖公主驾临边关,大同总兵立时延请几人入府,设下好酒佳肴款待。但总兵大人心中却是暗暗嘀咕,想道这位神武侯竟是携着如此多的美人前来,显然不将边关战局当回事。说不定便是来分些战功,好回京领赏。虽然言语之间颇为恭敬,但却是没有什么热络之情。

    黄羽翔知道他心中所思,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所谓事实胜于雄辩,只消上得战场,自然可以说明一切。

    浪风诸人比他们三人早到了四天,都是到他们的落脚之处前来一聚。第二天的时候,黄羽翔便同单钰莹到约定的地点将分批潜来的魔教子弟聚合在一起。当时共有一万两千六百五十三人从魔教出发,此时一点人数,竟是半个未少,不得不让黄羽翔大叹魔教子弟果然纪律严明,当可大有作为。

    大同总兵见自己的驻地突然多了一支万余人的军队时,不由地又惊又喜!以他的眼力之明,自然认得出这些粗布打扮的万余壮汉都是矫健杀敌的雄师,战力之强,绝对在自己的精兵之上,不由大大地佩服起黄羽翔来。武官不若文官的虚伪,他立刻赶到黄羽翔的住处,同他商议作战的细节之事。

    谈到兵法,可非黄羽翔之长,自然由张梦心与林绮思接过了话题。这位总兵大人初时还看不起张、林两人,但连被两女问过几个问题之后,这才知道这两人实是军事帅才,腹中谋略可全不在自己之下,便大大地收取轻视之心,与两女长谈起来。

    黄羽翔虽然不懂,但却是听得认真,偶尔插上两句,倒也是正中问题的核心。

    临了,大同总兵长揖一下,道:“候爷、公主殿下,标下原以为两位大人只是前来凑凑热闹,讨些战功而已!但现在才知道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请三位与标下合力作战,共卫我大明江山!”

    黄羽翔对他直白的性子大是赞叹,伸手在他的肩上一拍,道:“左大人,天下安危,匹夫有责!我们定当全力以赴,绝不让蒙古人再蹂躏这片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