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六章八美归一
    到得初三之后,前来参加婚礼的武林中人便陆续赶来。像任雨情、张梦心都是名门之后,众人即使不卖黄羽翔的面子,但也得给张华庭和问剑心阁几分薄面,纵使众武林门派的掌门未到,却也命门中弟子送上厚礼。青城许笑天与黄羽翔俨然一对忘年之交,不但本人亲自前来,而且礼物之厚尤胜他人。少林武林的掌教虽然未到,却也请知心、清云代为祝贺,给足了黄羽翔面子。

    浪风与梅若雪原比黄羽翔先回苏州,只是一直都是住在梅家,过了几天之后,才到拙政园与众人相会。因是早已约好,连着李梓新与赤莲香在内,三对新人要同时成亲,这些天自然要预先练习安排。

    方巧巧对谁都是温温柔柔的,可是见到骆三元的时候,却不知怎得脾气就是大得要命。好在骆三元铁了心地软磨硬泡,终是让人家答应与他先订亲,真正洞房花烛,还要等找到她的弟弟之后。

    初六的时候,一代宗师张华庭终于到场。

    武林中人或多或少都受过张华庭的好处,见他亲临拙政园,都是向他恭敬行礼。年青些的,都是争相一睹宗师的风采。

    得知任雨情已被魏雅心正名,承认了这个女儿。张华庭便当着众人宣布,任雨情乃是他的女儿,任雨情实为张雨情!

    众人都是大愕,想不到张华庭竟然与神秘莫测的问剑心阁颇有关联,还生下了一个女儿!有些人虽然在心中大叹张华庭枉为一代宗师,却是行为不检,居然还有一个私生女。但更多的人却是大声鼓掌起来,恭祝任雨情能够认祖归宗。

    司徒真真早就派人去延请自己的父亲与两位大哥前来参加婚礼,虽然小妮子先斩后奏,但司徒远清见女儿被黄羽翔迷得如此死心塌地,也只好同意了这门婚事。好在黄羽翔如今已是武林中第一流的人物,将女儿嫁给他,也没辱没了她。

    单定坤在初六的那天也到了苏州,见了单钰莹之后,自然将她狠狠地骂了一通,怪她连这几天都忍不住,已是住到夫家,实是让他大为丢脸。不过,他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骂了几句之后,便吩咐成婚后要好生相夫教子,再也不能舞刀弄枪,丢了单家的脸。

    朱棣自然不会跑到苏州来参加婚礼,但却派出了一支三百多人的送亲队伍,领头的居然还是礼部尚书,排场之大,在众女之中稳占第一。

    见众女都有父亲到场,南宫楚楚大是羡慕,但南宫明远已是与黄羽翔彻底闹翻,怎都不会来参加这场婚礼,让她大感闷闷不乐。好在尚还有马夫人在,还兼任了于雅婷父母方代表,让两女不至于太过尴尬。

    初八的时候,拙政园到处扬溢着喜悦的气氛。因为黄羽翔的新娘众多,因此也无法按照规矩,将八女一一迎进门内;而赤莲香的家乡远在塞北,更是无法迎亲;方巧巧更是逆臣之后,连姓名都是无法告人,便打了个折衷,改为让十女待在东城口,由黄羽翔与李梓新、骆三元将她们迎到府内。至于浪风则好办多了,只要拣个吉时去梅府接人便可。

    黄羽翔喜气洋洋,穿着大红喜服,倒是更增英挺之气。而李梓新本是金童一般的帅小子,穿上喜服之后自然更见英挺,前来参加婚礼的颇有些女眷,都是对李梓新注目而视,年纪轻些的已是眼露爱慕之色。因是知道黄羽翔风流成性,未来之前,这些女人的父亲丈夫都曾警告过她们,绝对不能盯着黄羽翔看,否则便要成为像张梦心一般的花痴女子。岂料防得了初一,却是躲不过十五,李梓新的英俊更在黄羽翔之上,年轻女子情窦初开,最是容易被李梓新这种卖相极佳的男人吸引。

    只有骆三元原就是粗犷之人,穿上喜服之后倒是有些不伦不类,原本他也是英气勃勃,但与黄、李两人站在一起,顿显大为失色。搞得他连声叹气,暗悔与众人一同成亲的主意来。

    吃过午饭之后,三人便骑马向城东行去,一路乐器奏鸣,丝竹纷纷,迎亲队伍几有半里之长。好在拙政园离城东不过两三里路,诸人虽然走得极慢,但不消多时,却也已经到了地头。

    十座大花轿一字排开在城墙的附近,虽然如此做法大为影响路人通行,但无论是单定坤,还是林绮思的公主身份,都足以让有异议的人闭口不言。大街上人头涌动,将整个东北街挤得水泄不通。苏州城虽是富饶,但却从来没有公主嫁过来的先例,整座城倒是有半数的人出来看热闹了!

    九个红布蒙头的女子正各自站在轿边,只等新郎倌将她们送进轿内,便可以回到府中拜堂成亲了。黄羽翔微微一笑,长久以来的心愿终于达成,自然让他欣喜不已。只是他的笑容才绽出一半,却是立刻变成了苦笑,不对啊,十顶轿子,怎得却只有九个新娘?

    不用想也知道,会在婚前干出这种事情来的,也只有赵海若这个小丫头了。

    黄羽翔心中惴惴,也不知这小丫头又要干出什么花样来,只是时辰已到,唱礼官已是示意三人前去请新娘入轿。众人见居然少了一个新娘,俱是大为惊奇,想道自己看过别人成亲不下几十次,但临阵逃脱的,却也只有这么一回了!

    李梓新与骆三元都向黄羽翔看来,目光中不无警惕之色,显然也知道离开之人必是赵海若无疑,生怕她躲在暗处,又要搞出什么名堂来。

    黄羽翔一咬牙,道:“是福不是祸,想躲也躲不了!况且今天是咱们的大好日子,岂有打退堂鼓的道理!”

    李、骆两人齐齐点头,都是一副豁出去的表情,三人齐齐抬步,向轿子走去。

    十顶轿子中,方巧巧和赤莲香的轿上分系着紫、黄色的丝穗,而单钰莹几女轿上的丝穗则是粉色的,以做区别。不然的话,若是迎错了亲,可就要闹出大笑话了。

    迎亲队伍都是停在了三人身后,与十顶轿子离了大约有三十余步的距离。三人小心翼翼地走出十余步,终是有些放下心来。想到待会将心爱的女人送进轿内,从此之后,便可以正式结为连理,都是心头大热。

    适正此时,突然脚底下一震,整个路面一下子直往下陷。

    这一下当真是变生肘腋,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身体却已经开始往下落去。好在三人都是修为极深之人,俱是不慌不乱,强提一口真气,借着脚下微许的力道,已是腾空而起。

    “格格格”,一声娇笑传来,一道雄厚之极的掌力向三人猛袭而去。这一记偷袭掌握的时间极佳,正好趁着三人借立跃起的空隙,让他们的力道要分散不少。

    李梓新与骆三元都是大喝一声,齐齐吐掌迎出,“轰”地一声中,仿佛平地起了一声惊雷,两人的身形在空中突然一颤,俱是直往下落。他们的内力虽然不差,但比起底下的偷袭者来,却是要逊色好多,况且仓促跃起,难免真气失纯,被那人一击即败。

    黄羽翔的内力之深厚,足可名列天下前五,虽然情急跃起,但真气却是流贯自如,“啪啪”两掌迎出,直向下陷的洞中击去。

    “嘿!”底下传出一声娇叱,十来道掌力铺天盖地地向他劈来!那人占着脚踏实地的便宜,当真是大有优势。

    黄羽翔真气流转,也劈出七八掌,将那人的力道化去。只是经过这么一番比拼,他再也控制不住身形,直直地往下落去,掉进了洞中。

    他们这几下拼斗当真如兔起鹘落,快捷无比,等到黄羽翔身形落到坑中的时候,路面才完全塌掉。纷纷的灰尘齐扬中,众人都是情不自禁地往后退却几步,丝竹之声顿时戛然而止,所有人面面相觑,俱是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这个坑长有八丈,宽也有两丈,只是灰尘太多,也看不清到底有多深。

    “格格格”,随着娇笑声响起,一条紫色身影突然从坑中跃了出来,轻轻巧巧的落到了地面之上。看她那副得意无比的嘴脸,不是赵海若又有何人。

    三个大男人也从坑中跃了出来,俱是向她怒目而视。赵海若轻轻吐了一下舌头,从怀中取出一块红布,往头上胡乱一遮,道:“师父说了,成婚之后便不能作弄自己的丈夫,所以今天要赚足本来!”

    施施然向自己的轿子走去,本来还想钻过去的,亏得旁边的轿夫劝止,这才不甘不愿地站在了轿边。

    众人都是大感好笑,想不到居然有如此顽劣的新娘,还真是大开了一回眼界。一时之间,众人都是大笑起来,此时乐器之声重又响起,“嘀嘀嗒嗒”地吹奏起来。

    这深坑下面乃用木架支撑,上面覆以泥土,若是不将木架抽走的话,也能吃得起极大的份量。赵海若早就埋伏在地下,只等三人踩上,便将木架以内力震碎,让三人掉落到坑中。

    虽然不会在洞中伤着,但一身干净的衣服却满是灰尘,红衣的喜服立刻变成了灰色。三人俱是灰头土脸,如同三只钻地鼠一般。

    互看一眼,三人都是为对方的狼狈相引得大笑起来。唱礼官主持了近百个婚礼,但如这般的新娘,倒还真是头一回遇到,一时也忘了说话,过了老半响才道:“新郎掀轿帘,请新娘入轿!”

    三人重振旗鼓,复向轿前走去。李梓新与骆三元都比较省事,只需掀一次轿帘便可。但黄羽翔却是要掀八次之多,他从左边开始,头先一人自然是单钰莹了。他低声道:“莹儿,从今日起我们便是明正言顺的夫妇了!以后,你一定要严守三从四德,做我黄家的好媳妇,可不能再如此霸道!”

    单钰莹由他扶着钻进了轿中,轻啐道:“死小贼,想要我听从你的话,一辈子休想!是不是嫌海若刚才整得你还不够惨,想要我也给你点厉害瞧瞧?”

    转到张梦心处,黄羽翔道:“心儿,以后少与莹儿联合起来对付我,不然的话,我可就不喜欢你了!”

    张梦心嘻嘻一笑,钻进轿内,道:“大哥,你主外,单姐姐主内,这内院之事,还是要单姐姐说了算!”

    无奈地走到第三顶轿处,将任雨情也送进了轿中,黄羽翔道:“雨情,今日我们终于正式结为夫妻,你可高兴吗?”

    任雨情虽然红布蒙头,看不到她的神色,但黄羽翔还是感觉到她向自己白了一眼,娇声道:“唉,从此以后,雨情便不再是个自由无拘之人,真是有些不舍!”

    心头大寒,生怕这向来修道的女子突然改变心意不嫁他,忙走到第四顶轿子前,将林绮思送进了轿内,道:“绮思,今天晚上你可甭想睡觉了!”

    林绮思吃吃一笑,道:“倒要见识一下你的本事!”果然奸夫淫妇,天作之合。

    再到第五顶轿边,黄羽翔道:“真真,你可是我最喜欢的宝贝了,以后一定要帮着夫君!”

    司徒真真坐进轿中,轻笑道:“夫君,单姐姐她们其实都很听你的话,只是有时候会唱唱反调而已!只要你一板起脸来,她们还不是都听你的!”

    复又走到第六顶轿子处,黄羽翔道:“楚楚,我一辈子都会像今天这般爱你的!”

    南宫楚楚道:“嗯,大哥,我一定会为黄家生个男丁!”众女竞争激烈,若是能生下黄家长子,当可稳立不败之地。

    到了第七顶轿边,黄羽翔嘻嘻笑道:“想不到莹儿她们这么好说话,居然这么快就同意让你嫁给我了!”

    于雅婷轻哼一声,道:“还不是每次都会给我颜色看,等过了今天,就要让她们瞧瞧我‘十媚惑天’的厉害!”

    黄羽翔暗暗心叹,也不知道娶进了这么一个精通盅媚之道的女子究竟是福是祸!慢慢踱到第八顶轿边,还没有说话,便听赵海若道:“臭小子,我来扮新郎,你来演新娘,不如我们调着玩怎么样!遮着这块布,嗯,闷也要闷死了!”

    一声不吭,黄羽翔赶忙将这个妮子一把推进了轿中,生怕她又想出什么鬼花样来。

    在唱礼官的吆喝声中,十顶轿子齐齐抬起,鱼贯而行,小心翼翼地避过深坑,这才大踏步地走了起来。

    黄羽翔知道赵海若这丫头绝对耐不住寂寞,特地跟在了她那座轿子的旁边。果然,才行不过百余步,这小丫头便从轿窗中探出头来,道:“臭小子,里边太无聊了,不如你进来陪我!”

    黄羽翔忙把她的脑袋给塞了回去,道:“喂,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里边,否则的话,我让小绿三天不给你做菜吃!”所谓打蛇要打七寸,要是想要将这个妮子痛揍一顿的话,她还以为别人要同她练武呢。惟有以吃作为惩戒,才能让她束手就擒。

    赵海若闷哼一声,恼道:“哼,对我这么凶,我可不要嫁给你!”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花轿都上了,还怎么个不嫁法!”

    赵海若气来得快,消得却是更快,道:“臭小子,你为什么不肯到轿子里来!哦,我知道了,你是屁股太大,坐不进这里来!”

    黄羽翔干笑一下,不过只要赵海若不给他再添乱,便也由得她去了。

    一路敲锣打鼓,将花轿抬回了拙政园,总算将迎亲一事圆满解决。赵海若这妮子进到府中之后,立即溜到了厨房,吩咐小绿煮些好菜给她。万一黄羽翔真得要实施惩戒,自然要先吃出本来。

    浪风也将梅若雪迎到了府中,梅望春与单定坤本该成为姻亲,却不料会在这种场合下见面,都是有几分尴尬。不过两人都是久经场面的老狐狸了,随便寒喧了几声,便如同没事人一般了。

    到了傍晚,便开始拜堂成亲。苏州知府亲临拙政园,充当主婚人,而许笑天则当了黄羽翔的父执辈。四对新人却是有十五人之多,场面倒真是颇为壮观。

    拜过天地,敬过男女双方的双亲,便将新人送入洞房。四个新郎倌复又出来,向百来桌的嘉宾敬酒。四人之中,惟有李梓新不擅饮酒,喝了几杯之后,便只是举杯示意,不再往肚中灌去。

    一番酒菜之后,众人便要去闹洞房。但骆三元只是与方巧巧订婚,这个洞房自然是闹不成的。李梓新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若是闹他的新房,估计有没有小命从房中出来还是个问题,都是不敢向他的房中拥去。

    所有的矛头便集中了黄羽翔与浪风的身上,况且张梦心乃有武林第一美女之称,众人尚还有些好些人未见过“无双玉女”的佳容,十个人中,倒是有八个是挤到了张梦心的闺房中。

    好在折腾了良久,众人都是退出了内院,纷纷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勉励黄羽翔奋勇作战,早得贵子!

    黄羽翔终于得喘一口大气,心道成个婚可真是累人,简直比拼斗百来个一流高手还要来得累些!烦恼过后,自然想起了今晚乃是自己的大喜之日,顿时又高兴起来,跑到众女的房间,去揭新娘的红盖头,喝下交杯酒,完成最后的一道步骤。只是行到赵海若的房间,却发现这丫头早就消失无踪,估计在拜堂时憋得发慌,这当儿又不知跑到哪里去玩了。

    依着他的本意,便要让八女待在一个房间,然后联床大战。可惜众女都说成婚的第一晚要留下一个完美的回忆,非要待在各自的房间,等黄羽翔前来宠幸!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黄羽翔一个人自然斗不过众女的七嘴八舌。只好按照顺序,一一行到众女的房中。

    首先去的话,自然是单大妇的房间。谁知单美人却道自己身为大妇,自然要有大妇的风度,让黄羽翔先去其余诸女的房间。跑到其他房间,却都道单姐姐与他情深意重,相识最深,怎都不敢僭越。

    如此再三,竟是让黄羽翔落得个无处容身的地步。他心中无奈,只好坐到了院中的台阶上,无聊地看起星星来。看到浪风与李梓新房中的灯火一一熄灭,心中不由得大是羡慕。

    只是羡慕的时间还没多长时间,便听浪、李两人的房中响起了两声尖长的叫声,随即便听两个大男人大叫道:“赵海若,你给我记着!”

    他虽然不知两人的房中发生了何事,却也知道必定不是什么好事。才思索这小丫头又搞了什么鬼时,却听几声微微的破风声传来,赵海若已是跃到了他的身边,学着他一般坐了台阶上。

    “你又做了什么好事?”黄羽翔嘻嘻一笑,想道自己落得个无处容身的下场,见浪风与李梓新遭点不幸,顿觉心中的郁结解开了不少。

    赵海若将大眼睛眨了眨,道:“我到虎丘山挖出了几条大青蛇,放在了他们的被中,嘻嘻,梅姐姐和赤姐姐真是胆小,不就是几条蛇吗?”

    此时蛇虫都已经开始冬眠,若是没有太大的惊动,一般不会醒来。是以四人虽是武功颇高,却也没有发现有异,直到在床上折腾出了较大的动作,这才将青蛇惊醒,将四人都是吓了一跳。

    黄羽翔扭头看着赵海若,只见月华如水,照在她的脸上,反射出如同美玉一般的光辉,说不出的慑人心神。两只大眼睛闪动着灵动的光芒,清澈得如一汪清水,见他盯着自己,赵海若露齿一笑,道:“想要同我玩亲亲吗?”

    将她娇俏的身子拉到自己怀中,黄羽翔低下头来,用火热的双唇将她柔软的小口给封了起来。所谓新郎都有三把火,黄羽翔娇妻八人,那便有三八二十四把火了,岂不是烧得连眼睛都快要冒出火来了。

    赵海若回吻过去,嘴巴里居然还在格格格地笑个不停,显得极为心不在焉。

    黄羽翔大恼,道:“喂,你专心点行不行?”

    小丫头道:“你说梅姐姐和赤姐姐现在在做什么?”

    黄羽翔在她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道:“他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我们两个也在做啊!”

    赵海若怕痒,已是格格格地娇笑起来,道:“你怎得知道的?”

    黄羽翔哈哈大笑,长身而起,将她也抱了起来,道:“你若是不信的话,明天可以去问问她们啊?”

    赵海若将双手环着他的脖子,眨了眨大眼,道:“为什么要明天才去问她们呢?我现在就去!”嘴里说着,身体也开始挣扎起来,大有摆脱黄羽翔,真得去看个究竟的意思。

    若是浪风与李梓新在此时被这小妮子打扰的话,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黄羽翔忙双手一紧,将她牢牢抱住,道:“好了,你可不要再搞出什么花样来了!今天你已经够添乱了,还想让他们光着身子,卷着被子来追杀你吗?”

    赵海若一听,两只眼睛立刻放出光来,道:“他们真得会这样子吗?嘻嘻,好像很好玩!”

    黄羽翔摇了摇头,向她的房中走去,道:“小丫头,今天晚上就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哼,莹儿她们居然这么对我,我也非要给她们一点颜色瞧瞧!”

    赵海若突然大显忸怩之色,道:“就只有我们两个吗?你、你可要温柔一点!”

    “你放心,我们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黄羽翔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可是下个保证的,你没有满十八岁的时候,我绝不会碰你的!”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你老是抱着我,又亲我的脸,这样子还不算碰吗?”

    黄羽翔将大手上移,在她饱满的酥胸上轻轻捏了一记,道:“这样子才算碰!”

    “哎哟”,赵海若脸色潮红,环着他的双手紧了好多,道,“好奇怪的感觉!臭小子,这就是碰呢,好舒服的,你再碰我几下试试!”

    若是再试上几次的话,黄羽翔可不敢保证过了今晚,这小妮子还能保得住处子之身。他暗暗一叹,推开房门,将赵海若放到了床上,反身关上了门,也脱衣躺到了床上。

    谁知才爬到床上,却见赵海若已是双眼紧闭,沉沉入睡了。他心中升起了股喜乐平安之意,将赵海若的娇躯轻轻搂入怀中,慢慢也进入了睡乡。

    虽然这个新婚之夜名不符实,但好歹也算是偿了心愿,从今日起,他便不是孤身一人,而是一个有家有室的一家之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