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五章万事大吉
    粉末般的碎屑纷纷而下,如同九天落雨一般,竟是府前的上空都是遮满了!碎屑之中夹着黄羽翔深厚的内力,弹到人僧际,竟是出奇的疼痛。众人都是看得目瞪口呆,反倒忘了身体的疼痛。

    过了好半晌,众人这才恍悟过来,“哎哟哎哟”得连连呼痛起来。虽说练武之人皮粗肉厚,讲究气节,绝不轻易出讨饶之言,但这些碎屑打在身上,也忒痛了些!

    众人对黄羽翔都是又惊又惧,齐齐退后几步,这才知道黄羽翔声名急窜,隐隐有继张华庭之后,武林第一高手的架势,乃是他确实有几把刷子,非是靠着张华庭的光系!

    齐天轮走到黄羽翔的跟前,对着他上下一阵的打量,嘴巴里啧啧啧地也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骆三元排开众人,也是走了过来,没好气地道:“大哥,你已经回来了,这个园子我算是交给你了!若是你想再添个石狮子的话,那就要自己掏腰包,我可不管了!”

    他虽然出手极为大方,但身为生意人,该算计的地方却是特别小气。

    赵海若突然从骆三元的身后冒了出来,道:“臭小子,你的武功又有了几分长进嘛,要不要跟我比划比划!”

    黄羽翔虽是个大男人,但被齐天轮以一种他在看到自己几个妻子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目光盯着,心中却是大大地发毛,忙走到骆三元的身边,哈哈大笑道:“骆兄,咱们兄弟一场,这些小钱你也要跟我计较吗?”微微侧头,又向赵海若道,“跟你比划又没有什么好处,你想要比试的话,不妨去找莹儿,保证你会满意!”

    赵海若嘻嘻一笑,抢在骆三元的前头道:“单姐姐一打起来便六亲不认,我才不和她打呢!喂,你若是打赢我的话,我就把这几天弄到的好东西分你一点!”

    骆三元虽然被赵海若抢过了话头,但他知道赵海若的厉害,绝不敢对她有所抱怨,等她说完才道:“不行,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没有银子的话,一切都免谈!”

    齐天轮像是被线牵着一般,黄羽翔抬步走路,他也跟着前进,依旧将两只眼睛盯在黄羽翔的身上。

    黄羽翔轻咳一下,假意没有看到齐天轮的目光,向众人道:“各位好汉,可有人愿意试试在下所出的题目吗?”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心中绝不会承认自己会输给黄羽翔,这几下子只是说明这小子力气大些而已,但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依葫芦画瓢,重复黄羽翔的所为,都是摇了摇头。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各位,所谓天下第一的名号只是一个虚名而已!天下能人异士甚多,草莽之中也多英杰,想要真正做到天下第一又谈何容易!但此时外侮犯边,蒙古、高丽正蠢蠢欲动,想要重掌中原!凡我热血汉子,该当奋战沙场,可不是在这里争什么天下第一!真正的男子汉,便应该保家卫国,就算没有‘天下第一’这个头衔,沙场归来,又有谁不伸出大拇指叫声好汉子呢!”

    众人都是露出意动之色,好些人却道:“蒙古鞑子还敢来打我们吗,他们不是已经被徐达公给赶到塞外去了吗?”

    黄羽翔暗暗摇头,这些人消息蔽塞,浑不知眼前形势的恶劣!以眼前大明朝的国库空虚,要对付两朝联兵,还真是颇为困难。他扬声道:“各位好汉,前些日子在雁荡召开武林大会,天下英雄已经商定于下个月二十齐赴边关,共抗强敌!当朝大皇子殿下还许下重诺,谁能够斩杀最多的敌人,便可以获封为‘护国大英雄’!”

    众人一听,都是心中大为意动。眼前这黄羽翔虽然不知道他武技如何,但凭着他那浑厚的内力,自己恐怕一剑递出去,便要被他压成一片肉泥了,要从他手中夺得“天下第一”的称号看来是不可能的了!但要杀几个蒙古鞑子还不容易吗,刷刷刷几刀过去,还不是杀得他们哭爹喊娘,这“护国大英雄”自己可是当定了!

    黄羽翔知道已经将这些人战火给转移了,便笑嘻嘻地道:“各位,此时将近中午,大家想必都有些饿了!在下又不知家中尚还有如此多的好汉在等着,让各位白白折耗了这么多的日子,便都请到府中一叙,以作陪罪!”

    武林中人多是心性爽快,见黄羽翔如此知情达义,都是大感心中高兴。只觉这小子虽然武功不怎么样,但为人还是颇为上路,此等汉子还是值得一交的!

    黄羽翔向骆三元使了眼色,后者立时道:“各位,请随我到大堂一行!嘻嘻,我家大哥要与几位夫人叙叙旧,恐怕没有多少时间招待大家!”他当先领头,带着诸人往府内走去。

    一众人都是进到了府内,单钰莹几女反倒迎了过来。张梦心轻笑一下,道:“大哥,你现在怎得变得如此忧民爱国?若不是心儿对你已经大为了解,还道你真得是为国为民的仁义大侠呢!”

    单钰莹格格娇笑,道:“这小子,肯定又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故意耍宝给人看的!”

    黄羽翔摇摇头,道:“唉,我还真是可怜,原来竟没有一个人了解我!”

    “夫君定是想尽早解决那些蒙古和高丽人,从此以后,我们一家人便能在一起过日子,再也不用理旁的事情了!”司徒真真始终相信黄羽翔是个一心为她们着想的好夫君。

    黄羽翔哈哈大笑,将司徒真真搂到怀中,道:“还是我的真真最是了解我!等解决边关之事后,我们一家便可以不理世事,整日个过着神仙也似的日子,高兴的时候,便去各地走走,做些惩恶除奸的好事!”

    “顺便也给我们再添上几个姐妹?”单钰莹接口道,“就知道你这个小子没安什么好心肠!听张妹妹说,问剑心阁多是美女,我想你这个家伙肯定不会只带一个任姐姐回来吧!”

    还真是被她猜中了,虽然自己极为收敛,但还是“勾搭”上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此事可大可小,小,则众女一笑了之,权当儿戏;大,则可能群雌粥粥,大起兴师问罪之意,以为他连那么幼小的丫头都不放过。

    他忙扯开话题,道:“你们不是都在金华吗,怎么现在就已经过来了?还有绮思跑哪去了,怎么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啊?”

    单钰莹俏脸一红,赵海若却是大声说道:“单姐姐说家里待着无聊,跟单伯伯吵了一通之后,我们便到这里了!林姐姐说她要嫁人是件很麻烦的事情,要先回京中,求皇帝老头答应这桩婚事!”

    “无聊”恐怕是假的,到苏州的话,便可以与黄羽翔早些个见上面。黄羽翔自然知道这个娇妻的心思,腾出右手,将单钰莹也搂入了怀中,道:“好了,我们还是先到府中去吧,一直把那些人晾在里边,也颇是不好意思!”

    于谦和小虎这时才敢挤到前面来,道:“师父,你回来了!”

    黄羽翔眼睛一瞪,道:“这两个家伙是谁啊?”

    赵海若立时双手插腰,拦在于谦与小虎的身前,道:“我就说臭小子懒惰成性,怎么可能收你们两个人做徒弟!哼,你们是不是奸细,快点老实交待!”

    见到赵海若这副凶巴巴的样子,于谦小虎都是浑身一激灵。于谦忙道:“师父,我是于谦,他是小虎,你不是在十几天前已经收我们为徒了吗?”看他那副急欲辩解的样子,两人的脸上又都是惊恐不已的表情,便知道赵海若这几天绝对将两人整得够呛,连小虎这个粗鲁的家伙,都是掩不住的害怕之情。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原来是你们两个,怎得不早点说呢!”

    任雨情不忍他做弄两人,道:“羽郎,他们两个这么尊敬你,你却还要如此做弄他们,实是太让雨情失望了!”

    于谦忙道:“师父只是和我们开玩笑,不是有意寻我们的开心!”

    黄羽翔大笑,道:“咱们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可怨不得谁啊!”

    半天没有说话的齐天轮突然走了上来,直直行到黄羽翔的身边,伸出一只毛茸茸的大手便要向黄羽翔的胸口摸去。

    黄羽翔虽然一直同众女调笑,但对这个家伙却是半分也没有放松警惕过,见他伸手袭来,忙用右手曲指一弹,打出一道劲力,迫得他倒退了三步。

    齐天轮的双眼之中满是疑惑之色,道:“你到底是不是人,怎么可以从那边一下子跑到了这里?”原来他的思维还一直停留在黄羽翔不可思议地从府内一下子跃到了石狮之上,想了半天,仍是觉得他大有鬼相,非要摸摸他的身体,才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人!

    众人都是大笑起来,小虎脑子笨拙,浑不知发生了何事,不过见众人如此,也是跟着大笑起来。

    黄羽翔知道这种人性子单一,若是自己认定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便是鬼怪出现在自己面前,也只会以为自己眼花而已。他笑道:“我自然是人了!好了,府里头已经备下美酒好菜,你还不赶快进去,再晚些的话,都要被别人吃掉了!”既然他不喜女色,那便应该贪杯好吃了!

    果然,齐天轮大露紧张之色,向众人看看,抬步便往府内奔去。倒真是生怕去晚了些,被别人将吃得全部抢了过去。只是他心中仍是担着黄羽翔到底是不是人的念头,走出几步后,还不忘回头向黄羽翔看上几眼。

    “哎呀,我的肚子也饿了!”赵海若抚了抚小腹,道,“快点快点,小绿煮的菜可千万不要让他们都给吃了!”看她那副架势,还颇有将齐天轮拦下,自己抢先进去的意思。

    黄羽翔伸手将她给拦了下来,道:“他们有三百多号人,府里头应该不会准备这么多的饭菜,骆兄定然会到酒楼中去订来饭菜,你就放心好了!”

    赵海若这才如释大负,伸手挽着任雨情,道:“任姐姐,你们从大老远回来,可有没有给我带些礼物回来啊?”两女并肩而行,已是向府中走去。

    黄羽翔微笑一下,对众女道:“我们也进去吧!”牵着单钰莹与司徒真真的纤手,也向府中行去。张梦心瞥了于雅婷一眼,突然轻哼一声,跟在了黄羽翔的身后。

    于雅婷毫不以为杵,知道自己想要融入众女之中,可不是一朝一夕便能达成的事情。她走到尚在哭哭啼啼的南宫楚楚母女身边,道:“干娘,我们还是先进府吧!外面风大,你可要小心着自己的身子骨!”

    马夫人这才想起自己光顾着同女儿叙旧谈话,可把众人都给忽略掉了,忙伸手在眼角擦了一下,道:“好,好,我们先进府中去!”

    南宫楚楚却是一怔,道:“娘,她是你的干女儿?你怎么会认她做干女儿的?”

    马夫人自然不会说出自己乃是怕她不够貌美,恐受了黄羽翔的冷落,这才给她团结了一个闺中密友!她轻笑一下,道:“邪婷这孩子又乖巧又漂亮,我能有这个干女儿,可是极大的福份!”

    南宫楚楚气得轻哼一声,想不到于雅婷竟会使出这一招来,碍着母亲的关系,自己可怎都无法再在她能否嫁入黄家持反对的立场了,大不了就是中立而已!但在阶级斗争如此明朗的内院,中立就等于是投降主义嘛!

    于雅婷淡笑一下,在左边扶着马夫人,搀着她便往府中走去。南宫楚楚无奈,也只好在另一边挽着自己的母亲,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若是于雅婷同自己说话示好的话,绝对半分也不睬她,让她自讨没趣。

    谁知于雅婷却是一声不吭,从府门口一直走到内室,偏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反倒让她大感不适应。殊却不知,于雅婷的媚功已臻大成,对人性的把握当真是细微入至,哪有不清楚她心中所思的道理!

    骆三元办事效率极高,已是安排了家丁到松鹤楼、黄四酒家去订购酒席过来。将诸豪安顿好后,又命人在内室中摆下了酒菜,只待黄羽翔诸人入席了。

    大家都是自己人,自然无需客气,纷纷坐了下来。除去林绮思,黄羽翔夫妇共有八人,再加上李梓新与赤莲香、刘恒、骆三元、马夫人,倒是有十三人之多,坐得颇是拥挤。不过人多也有人多的热闹,酒席上觥筹交错,极是热络。

    席间说到黄羽翔这次的问剑心阁之行,听到文长老阴谋暗算他们时,都是大捏了一把冷汗,闻得莫长老慷慨赴义,勇救魏雅心时,又惜叹不止。赵海若听得神迷不止,不停地责怪黄羽翔没有带她一块去,只是虽然抱怨不已,但嘴里吃菜的动作倒是半分也没有停下,直让众人不得不说个服字。

    事关黄羽翔自身的安危,他自然不会将雯雯一事给说了出来。况且他总以为这只不过是小姑娘的一时兴起,当不得真的,也没有真得往心里去。好在任雨情也配合默契,没有将此事给抖落出来。

    说来说去,终是将话题扯到了于雅婷的身上。不过这女人倒也聪明,见事情快要扯到自己头上来的时候,便抢先道:“各位姐姐,雅婷以前确实为了修练武功才去接近羽郎的!但这些日子以来,雅婷已经认识到,若是没有羽郎,雅婷便等于没有了生命一般!整日个恍恍惚惚的,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虽然我害过羽郎,但我只是一时糊涂,被权力冲昏了头,请各位姐姐就原谅雅婷吧!”

    李梓新几人是事不关己,自然高高挂起,免得成了黄羽翔的替罪羊,日后被诸女怪罪!马夫人却道:“妾身是楚楚的母亲,便托大叫你们一声侄女!雅婷这孩子从小就没有父母,性子难免有些孤僻,不过她既然已经知错,各位侄女还是给她一次机会!各位侄女将心比心,若是你们也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到底会有多难过呢!”

    于雅婷在归途中曾经给马夫人略略提到自己的身世,便是希望她在这种时候替自己说情。果然一番功夫没有白费,马夫人当仁不让、慈悲为怀,冲到了战线最前列。

    众女一时都是措手不及,想不到于雅婷竟然先下手为强,埋下了马夫人这颗棋子。不过她们愈是深爱黄羽翔,愈是能够体会到不能与自己心爱之人待在一起的寂寞痛苦,不免对于雅婷稍稍收起了一些厌恶之心。

    黄羽翔身为当事人,自然不能沉默以对,微咳一下,道:“雅婷已经诚心改过,能够将岳母平安接来,大部份都是雅婷的功劳!大家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便给雅婷一次机会吧!真真,你说呢?”强大的敌人必然要从内部瓦解,司徒真真心肠最软,该是一个突破口。

    果然,司徒真真微微一笑,道:“只要雅婷真心诚意地对夫君好,真真自然没有意见!”

    单钰莹轻哼一下,道:“只怕她现在如此可怜兮兮,日后却又要反脸相向!”

    于雅婷楚楚动人地微笑一下,道:“师妹,我们日后成了一家人,又怎么会害了大家呢!况且,我腹中已是有了羽郎的骨肉,难道要让这个无辜的孩子从小便没有父亲吗?”

    “只消将这孩子生下来交给我们,便不会没有父亲了!至于母亲,这么多的人在这,难道还挑不出一个来吗?”虽然众女心中都有此意,但此等绝情之话却是难以出口,面面相觑之下,最后都是将目光放到了单钰莹的身上。毕竟兹事体大,这个还要黄羽翔的正妻说了算。

    赵海若终是停下了嘴巴,心满意足地抚了抚肚子,道:“人多一点好啊,那样子多热闹!心姐姐,你说是不是?”

    单钰莹犹豫再三,终是道:“好吧!只消你真心实意对小贼好,我们便当你是亲姐妹一般!不过,你若是敢欺骗我们的话,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于雅婷大喜,忙道:“各位姐姐,雅婷必然会一生一世对羽郎好的!”从她脸上的笑容来看,这种欣喜绝对是出自内心深处,可不是能够做作得来。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好了,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便不用如此拘谨!来,刘兄,我敬你一杯,祝你早日也能够寻得佳偶!”

    刘恒举怀相迎,朗笑道:“在下醉心武道,实是无心成家,黄兄的美意,在下就心领了!干!”

    黄羽翔哈哈大笑,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后,又对李梓新道:“李兄弟,我希望弟妹早生贵女,嫁给我家的小子!”

    李梓新还没来得及说话,赤莲香便抢着道:“我肯定会为李家添上一个男丁的,你家的闺女才要嫁到李门来呢!”

    众人都是微笑不已,原本因于雅婷一事而搞得有些尴尬的局面顿时又打了开来。黄羽翔与李梓新碰了一杯,道:“好,若是李兄弟能够如此神勇,生下个白胖小子的话,只要我有女儿,便肯定将她嫁进李门!”

    诸女齐齐啐了一口,俱是怪黄羽翔口无遮拦,说些疯言疯语。赵海若却是嘻嘻一下,道:“若是小不点的儿子也像他一般高的话,我可不要把女儿嫁给他!”

    赤莲香顿时大不服气,道:“若是你的女儿也像你这般脾气的话,我才不要她做我们家媳妇呢!”

    赵海若俏脸微红,道:“你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赤莲香大感无奈,只是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即使自己的儿子一辈子娶不到妻子,也绝不能要赵海若的宝贝女儿!若是有媳若此,自己非得被她气得天天吐血不已。

    酒足饭饱,黄羽翔便与刘恒等几个男子都大堂去,激励一下众人,让他们勇赴沙场。他口才甚好,百般地激起众人的热血,让这些年青气盛的家伙恨不得立刻找上几个蒙古人来打上一场。

    将这些一心成名的家伙送走,黄羽翔便回到了内院,与诸女好生叙旧。诸女与黄羽翔又有好些日子未见,自然是热情如火。好在几女虽然表面上接受了于雅婷,却也没有一下子热络到与这个昔日仇人同床共枕、共侍一夫的程度,让黄羽翔得以勉强应付过来。

    两天之后,林绮思也赶了回来,并带回了圣旨一道。因黄羽翔缴匪有功,特封为神武大将;平靖公主已到适婚之龄,特赐婚于黄羽翔,命两人完婚后,便进京面圣。

    黄羽翔暗暗叹服林绮思神通广大,这朱棣连他的面也没有见过一回,便肯将宝贝女儿嫁与了他!当问到这个傲气公主时,林绮思嘻嘻一笑,道:“你还说呢,父皇自然不肯将他这个最珍爱的女儿嫁给你这个不名一文的江湖客了!谁叫人家喜欢你,天天在父皇面前说你的好话,又绝食抗议!连母亲都站出来为我说话,这才让父皇勉强答应下来!为了你,我可是瘦了好几斤呢,你道这件事情容易办吗?”

    黄羽翔坏坏一笑,道:“真得吗,那我可要好好摸摸,你这几斤肉都瘦到哪里去了!”一双大手抚了上来,专拣她敏感的地方摸去。在海上的那些日子,虽然两人不曾真得销魂,但黄羽翔早就逞足了手足之欲,对这个女子的身体可是无比的了解。

    林绮思十余日未见他,原就有些春心荡漾,被他这么一抚,如同天雷勾动地火,*顿时一发而不可收拾。好在黄羽翔想到随同林绮思前来的诸人都在门外,两人若是真个在里边搞出点什么花样来的话,恐怕便要被众人听得清清楚楚,况且离婚期又只有半月,便强行克制下来,只是将她轻吻一番,没有再做进一步的举动。

    随后十余天,他便无事可做,正好在园中练练武,教诸女“千里一瞬间”的心法,以打发日子,静待婚期。只是众女愈是临近婚期,越是害羞,到了十二月的时候,竟是见着他就躲。只有赵海若一点嫁人的觉悟也没有,整日个还是嘻嘻哈哈,到处胡乱捣蛋。

    还好这丫头最近对于谦和小虎颇感兴趣,每天都以恶整两人为乐,让黄羽翔放心不少。虽然师徒一场,但却也只能暗暗报以同情,哪肯惹祸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