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妖女了得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我这次来只是为了接楚楚的母亲,至于楚楚嫁不嫁我,好像用不着南宫家主操心!”

    南宫明远大怒,道:“黄羽翔,虽然你现在是武林名侠,又是锦衣卫统领,但却也不能仗势欺人,胡乱说话!楚楚乃是我南宫家的人,她要嫁给什么人,都要由我这个做爹爹的点头才行。”

    黄羽翔一叹,道:“有些事情大家还是不要说破来得好些,南宫家主,你说是吗?”

    南宫明远知道他指得是自己让家族中人对楚楚母亲所施的*,他冷冷一笑,道:“老夫身为南宫世家家主,行侠数十年,武林中人谁不知道老夫急公好义,黄少侠又意指什么呢?”言下之意,自然是对所做恶行一概不认。

    黄羽翔向南宫明远看了一阵,笑道:“南宫家主,在下总是敬你对楚楚二十余年的养育之恩,是以一直不想同家主撕破了脸来!不过,若是家主非要为难在下,那在下说不得只好唱一回黑脸了!”

    南宫明远哈哈大笑,道:“黄羽翔,南宫世家虽然微不足道,但好歹也是武林中的名门,在朝中也素有联系,你若是想要用强的话,恐怕会给人留下话柄吧!”

    黄羽翔大是奇怪,当初南宫楚楚与李剑英的婚事乃是出自林绮思的授意,清荷剑派又有意与南宫世家达成更进一步的合作,这才会有这桩婚事。可现在林绮思已是站到了他这一边,而且清荷剑派又土崩瓦解,不复当年的威风,南宫明远又凭着什么能如此镇定呢!

    虽然黄羽翔如今已是大有身份的人,但若是他真得想要执意强夺楚楚的母亲回去,估不论此事的曲折在何方,黄羽翔大不了就是被人在暗地里骂上几分,又有几个人会站出来主持公道呢?南宫明远乃是个聪明人,又怎么会做这么笨的事情。最好的打算,自然是与黄羽翔结成亲家,借他之手在武林中更上一层楼。

    黄羽翔本想双管齐下,威逼利诱,兵不血刃地将楚楚的母亲给接了回去。虽然楚楚不说,但他仍知道楚楚对这个南宫世家还颇有感情,实是不想破脸相向。谁知南宫明远却像是吃了称陀,竟是铁了心了,一上来就是一副阴阳脸。

    他微微一笑,道:“家主,这次就当我是来提亲的!楚楚虽不是你亲生,但总也是南宫世家的人,在下怎都要给南宫家几分面子!如今楚楚已经有了我的骨肉,早已是我黄家的人了!”

    “楚楚不是你亲生”,但“也是南宫世家的人”,这岂不是说南宫世家*!武思孝终是知道这次南宫之行大大地凶险,若是南宫明远恼羞成怒,为了不让家中丑事外扬,说不定便要将几人杀之灭口,那岂不是发财不成,反倒还要赔上了自己一条性命。

    武思孝干笑一笑,道:“统领大人,下官突然想起府中还有些事要处理,实在无法再陪大人!反正下官已陪着大人到了南宫家,不负大人的吩咐,下官这就告退了!”虽然知道黄羽翔武功了得,但南宫世家可是本地出了名的武功世家,况且强龙不压低头蛇,双拳难敌四手,又岂能打得过他们!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尽早脱离险地,置身事外。

    不过黄羽翔只是笑嘻嘻地看着南宫明远,压根儿就不理睬他。武老爷虽然极想离开,但没有得到黄羽翔的应允,却生怕万一黄羽翔事后无事,怪责于他,岂不是前程堪忧!一时之间,只觉走也不是,不走更是心慌。

    南宫明远一张阴恻恻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缓缓道:“楚楚这个丫头做下这等丑事,老夫恨不等将她一掌取了性命!但念在父女一场,便给她一次反省的机会,只要她乖乖回到家中,听从老夫的安排到慈安堂出家,老夫便饶了她一条性命!”

    “什么!”黄羽翔大怒,想不到南宫明远竟是如此不识抬举,这岂不是摆明了与他做对吗?他此时的涵养功夫总算略有长进,没有立刻反脸动手,但浑身的骨骼却是一阵噼啪作响,沉声道:“南宫家主,黄羽翔只是一介浪子,在我的眼里,凡事只有值不值得去做的分别,而不会去管其中的对错!若是家主一意孤行的话,南宫世家便要从此在武林中除名了!”

    居然敢威胁他的妻子,这是他最最不能容忍的事情,脸上虽然没露什么声色,但赫人的杀气已是勃然而发,如同刺骨的寒风一般,绍诸人都是大感心中一阵激跳。

    南宫明远知道黄羽翔修为颇高,但在清荷剑派那次中黄羽翔只是出了一剑,并不知道他到底深浅如何。此时自己处在黄羽翔暴风雨般的愤怒中,立时感到心中一寒,猛地连打了几个冷战。

    “羽郎!”任雨情见黄羽翔杀气大露,连忙开口劝止,毕竟南宫世家是武林中的大派,而且素来以侠义闻名,估不论家族内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在武林中却是影响甚大。若是黄羽翔血屠南宫世家,以后杀神这个称号肯定是跟定他了。她素来悲天悯人,行事更不迂腐,却也不愿黄羽翔平白套上这么一个难听的名字。

    南宫明远突然放声长笑,道:“黄少侠,老夫知道你武功了得,放眼江湖,已没有几个人是你的对手!但你可要知道,你本事再大,又焉能大得过一个义字!南宫世家虽然不算什么大派,但百多年来,族中也有不少好手,你若是想将我们全部杀之灭口来湮灭你的恶行,恐怕也是不太容易!况且,本府之中尚有一个贵客,恐怕黄少侠得罪不起!”

    原来尚有强援,怪不得他敢如此不卖面子。黄羽翔暗暗奇怪,他这些日子声名鹊起,已是名重武林,况且名声也是极佳,又有谁会帮着南宫明远与自己做对呢?他淡笑一下,道:“哦,究竟是何人呢,在下倒是想要见识一下!”

    他此时已能控制自己心中的杀气,又被任雨情一喝,心情已是平静下来,只是将霸道的气势外释开来,更加猛烈地向南宫明远诸人卷席而去。

    南宫明远早在云来客栈一役中,便见识过黄羽翔雄霸天下般的庞大气势,只是没有想到数月时间不见,他的修为又增强了这么多。在那股几欲将他的尊严都摧毁的气势之下,南宫明远已是感觉到从内心深处爬出来的恐惧。

    “哈哈哈,黄卿几日不见,你可还好吧!”一个宏亮的声音传来,朱高炽高大的身影已是大踏步地从府内走来,飞龙四卫自是如影随从,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黄羽翔淡淡一笑,道:“我还道南宫家主怎得一下子变得如此强硬,原来还有大皇子在他撑腰,失敬失敬!”

    这下子总算知道南宫明远为什么会如此有恃无恐了,不过这朱高炽是早已经得罪过了,再得罪一次,恐怕也是无伤大雅!

    武思孝又惊又喜,若是自己能够拍上朱高炽的马屁,以后升官发财,可绝不在话下!只是也不知朱高炽到泸州已是几日,他这个地方官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难免有些失职之罪。他连忙跪拜在地,道:“臣泸州知县武思孝参见大皇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臣不知殿下驾临泸州,没能向殿下请安,请殿下降罪!”

    朱高炽的城府甚深,脸上半分不悦的表情也没有,道:“哈哈,南宫爱卿,孤王原还在大堂等卿家带黄卿过来,谁知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你们过来,只好自己走出来了!”向武思孝微微一摆手,道,“武卿家,孤王乃是微服前来,原就不想惊动了地方,你又何罪之有,起来吧!”

    南宫明远大是惶恐,道:“大皇子息怒!臣下与黄少侠略微有些争执,所以多说了两句,倒是让殿下亲自迎了出来,实是臣下之罪!”

    朱高炽哈哈大笑,道:“南宫爱卿,孤王并无责怪之意!你与黄卿究竟因何事争执,说出来让孤王帮你们裁决!”不待南宫明远回答,又道,“这里说话不方便,还是到里边谈吧!”

    两人一搭一当唱得什么戏,黄羽翔自然是清清楚楚。于情于理,南宫楚楚总是南宫家的人,况且又许配他人,此时却蓝田种玉,对薄公堂的话,两人可是犯了通奸之罪。

    不过此人却绝不是束于礼法之人,反倒是嘻嘻一笑,拉着任、于两女也向府内走去,倒要看看这两人唱一出怎样的双簧来。

    武思孝此时更加不敢走开,见众人都是行向府内,也只好暗暗咬牙,也跟了进去。

    众人行到大堂,分宾主坐下。朱高炽微微一笑,道:“南宫爱卿,你到底与黄卿家因何事发生了争执?”眼睛向黄羽翔瞥去,却是看到了任、于两女,一时之间,心脏不禁扑扑扑地猛跳起来。

    他失意于张梦心,知道林绮思偏帮着黄羽翔,又惊惧黄羽翔一身武功,不敢再打张梦心的主意。但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动情,又岂能轻易忘怀,嫉恨之余,性子也是大显孤僻,这些日子来,已是召了不少女子陪宿,以消心中的失意。此时的他,已不是当初那个一门心思想要超越唐宗宋祖的大皇子了,慢慢转向了对女色的追求。

    原以为张梦心乃是天下绝色,世间无对,岂料居然还能见到一个美貌绝不输于她的丽人!张梦心的风情在于她的温柔俏美,而眼前这个素衣女子却是胜在冷艳高雅,与张梦心比起来,倒真是一时瑜亮,难分轩轾。

    他神迷之余,不由地向南宫明远道:“南宫爱卿,这位、这两位小姐又是什么人啊?”

    南宫明远一上来便与黄羽翔争了起来,倒也没有细看任、于两女,况且两女又躲在黄羽翔的身后,直到现在,这才看清了两女的长相。他心中不禁一格楞,道:“回禀殿下,穿素衣的那位乃是问剑心阁的传人任雨情,另一位却是魔教的妖女于雅婷!臣下与黄少侠的争执乃是在小女的婚事上!”

    按照事前计划,朱高炽应该接口询问详情,但等了半天却是不见朱高炽说话。南宫明远抬头向朱高炽看去,却见这位皇子殿下正出神地看着任雨情,完全忽略了他。

    于雅婷见朱高炽只是盯着任雨情痴看,不禁将上身微倾,倒向黄羽翔这边,低声道:“羽郎,雅婷难道比任姐姐差上很多吗,怎得他却是一眼也不看雅婷!哼,此人有眼不识泰山,定要让他出丑露乖!”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你修成了‘十媚惑天’,原本那股烟媚人世的味道越来越淡了,已是返璞归真,完全以气质吸引人!朱高炽自己没有眼光,哪知道我的雅婷有多好!”安抚下于雅婷,他重重一咳,道:“殿下,殿下!”虽然任雨情早就被人看惯了,但他又岂能让别的男人色迷迷地盯着自己的妻子看个不已。

    朱高炽被他喝了两声,这才如梦方醒,道:“黄卿家,既然楚楚姑娘已是许给他人,你又岂能强自将她娶了过去!虽然你是朝中重臣,又屡立大功,但也不能为所欲为,目无王法!”

    南宫明远一听,不禁暗暗叫糟。刚才朱高炽神游物外,根本就没有听到他在说些什么,自己还没有说到黄羽翔抢亲之事,他却反而说了出来,这岂不是明摆地告诉他两人正在合演一出戏吗?

    黄羽翔满脸笑容,道:“殿下,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楚楚早已是我黄家的人,再怎么说都是改变不了的!此次到这里来,乃是迎接楚楚的母亲回去,还请殿下通融一二!”

    朱高炽将脸孔一板,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论公,你乃是掳人妻女,罪律当斩;论私,楚楚姑娘是南宫爱卿的爱女,她要嫁给什么人,都要由南宫爱卿作主!”

    黄羽翔原就已经与朱高炽反目成仇了,自然不怕再与他翻脸,只是给林绮思几分面子,这才一直委屈求全,见朱高炽一意袒护南宫明远,知道他是存心和自己过不去,当下怒哼一声,道:“殿下,君子有成人之美!你若是想要硬拆了我与楚楚的这桩婚事,恐怕你负不起这个后果!雨情、雅婷,既然他们不肯将人交出来,那只好由我们自己来找了!”

    朱高炽大怒,道:“黄羽翔,你敢威胁孤王?”飞龙四卫齐齐挡在朱高炽的身前,俱是严阵以待,一副“你再敢说上半句试试”的表情。

    南宫明远也大喝道:“黄羽翔,南宫家可不是你说闯便能闯的地方!”

    黄羽翔耸耸肩,道:“我要说的,你都已经听到了!至于要怎么做,就由你自己看着办吧!”

    朱高炽突然微笑一下,道:“黄卿家,这次你那个魔教教主的妻子可不在你的身边,张华庭的那个娃娃徒弟也在金华,你双拳难敌四掌,还是三思而后行!”黄羽翔身边两个武功最高的妻子不在他的身边,此次正是将他置于死地的最好机会。即使被人知晓,也是黄羽翔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而且,他是秘密前来此地,完全可以将事情都推在南宫家的头上,单钰莹几女便是日后想找人复仇,也只会找到南宫家。

    至于让南宫家紧守秘密,朱高炽这些手段还是有的。他就不信,黄羽翔身边的女子个个都是在武技上高手!

    他没有眼光,可不等于飞龙四卫和南宫明远也没有眼光。任雨情乃是问剑心阁的传人,虽然很少看到她出手,但以此女武功之强,绝对是天下有数的高手!倒是于雅婷却真是弱弱纤质,毫无半分内力根底的样子!

    皮元青尖着嗓子道:“黄羽翔,在殿下面前,岂容你放肆,还不快快俯地认罪!”

    黄羽翔眼中精芒一闪,道:“黄羽翔一生只跪天地父母,想要让我下跪,你们还不够资格!”

    于雅婷突然吃吃一笑,道:“羽郎,他既然这么喜欢让人下跪,倒不妨让他自己也试试!”从椅上站起,盈盈走上前几步,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冒犯羽郎,你还快快给我跪下!”

    朱高炽哪识得她“十媚惑天”的厉害,还道她是个不通世事的小姑娘。只是刚才都被任雨情吸引住了全部的目光,直到这时才对于雅婷细细打量,只觉此女虽然及不上任雨情的美貌,但却胜在风情万种,虽然表相端庄,但骨子里的那股妩媚味道却是撩人之至!他这些天沉迷酒色,对女子已有一定的了解,顿时心中又开始痒痒起来。

    南宫明远知道于雅婷乃是媚术高手,但皮元青却是个太监,若是对他使上媚功,恐怕便是天仙下凡,也难以让他动心,是以脸上大露笑意,直希望皮元青一掌便将这个魔教妖女给杀了。

    “噗”地一声,皮元青恭恭敬敬地跪倒在地,道,“奴才皮元青,拜见主子!”

    南宫明远大骇,一张嘴立时张得老大,再也合不拢来。即使于雅婷媚术了得,将人迷得神魂颠倒也就算了,便是让太监也能动心,也只是让他大叹此女旁门左道的厉害。岂料却是能让人如此五体投地,甘心为奴,这却已经超脱出了媚术的范畴!

    其余飞龙三卫都是又惊又急,俱是叫道:“大哥,你在做什么,还不赶快起来!”

    冯破敌脾气暴躁,已是冲到了皮元青的身边,向于雅婷怒喝道:“妖女,你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朱高炽不识武功,还道于雅婷真得会妖法,或是身怀媚骨,让男人一见之下便俯首称臣,心中更加痒痒起来,想道若是能和此女颠凤倒鸾,不知道会有多么荡人心神。

    于雅婷嘻嘻一笑,道:“既然他是你大哥,他都跪了,你也不能站着啊,还不跪下!”

    冯破敌的眼神一阵呆滞,身体却已是跪倒下来,同皮元青排在了一起。

    黄羽翔与任雨情面面相觑,都是大感心惊!若是要他们与皮元青之流相斗,虽然胜券在握,但至少也要在百招开外,怎都无法像于雅婷一般轻描淡写间便屈人之兵,“十媚惑天”果然是天下第一等的惑心之术!

    任雨情更是暗暗庆幸,还好这个无法无天的女子爱上了黄羽翔,不然的话,凭着她的“十媚惑天”,绝对可以成为第二个武则天!

    尚还剩余的两个飞龙卫此时已是骇得连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纵使黄羽翔能够在一招间将这两人袭杀,也不会让他们如此惊异!要知道,练武之人最看重的便是尊严,在别人的面前跪倒,那等于是性命交托给了对方!恐怕于雅婷便是叫皮、冯两人反脸对付他们,恐怕两人都不会有半分犹豫。

    黄、任两人还没有出手,他们这边便折了两个大高手,朱高炽终是再无适才的沉稳,忙道:“黄卿家,这位姑娘好厉害的本事,孤王真是大开眼界!哈哈,南宫爱卿,你说是不是?”

    他这么一说,便是将双方的冲突定位到比武的层次上,南宫明远自然心领神会,接口道:“不错!魔教如今已是改邪归正,与我们正道好汉一同赶赴边关迎敌,于姑娘如此神通,真是我朝之福!”

    于雅婷格格格地娇笑不止,道:“什么改邪归正,本姑娘向来行事只凭高兴,哪管什么黑白之分!快些将楚楚的母亲交出来,嘻嘻,即使你们不肯答应,我也会有办法让你们应承的!”媚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向皮、冯两人道,“你们两个都到府外去,随便找堵墙撞他个百八十下,若是还没死,便再回来!”

    皮冯两人俱是点点头,恭顺地从地上爬起,往门外走去。此时他们心神被迷,竟是连朱高炽这个主子也是理也不理。

    任雨情忙在于雅婷的肩上轻拍一记,道:“于姑娘,不要太过份了!”

    于雅婷向黄羽翔看去,只见他也微微摇了摇头,便道:“好了,你们两个,还是滚回你们原来的主子那边去吧!”

    凡人说到“滚”字,要么是盛怒,要么是不屑,倒是没有真要对方滚的意思。但皮冯两人却是立刻转过身体,躺在地上,竟是真得向朱高炽滚了过去。两个古稀老头竟是学小孩在地上打滚,此等场面倒是颇为引人发笑。

    但朱高炽与剩下的飞龙二卫、南宫明远却是一点笑意都没有,俱是情不自禁地后退几步,生怕于雅婷万一也对他们使出这种妖术,自己现出这种丑事来,可就一辈子都没有脸见人了。

    不用于雅婷再说,南宫明远忙道:“清和、水镜,你们快些去将十一娘请到这里来!”

    于雅婷格格一笑,回头对黄、任两人道:“怎么样,还是要本小姐出马吧?对付这些个欺软怕硬的人,就不能对他们和颜悦色!”她几句说得极是大声,朱高炽这几人都是听是清清楚楚。

    虽然心中暗怒,但即使以朱高炽这等心高气傲之人,都是不敢露出怒色。于雅婷能控制别人的心神,环顾当世,还有谁能对付得了她!便是要自己自杀,想来自己也没有半丝反抗之力吧!

    众人都是沉默起来,不再说话,朱高炽屡吃黄羽翔的大亏,自然愈发地气恼。只是光是单、赵两女便已经吓得他不敢轻举枉动,如今更添一个于雅婷,更是难以对付了!

    过不多时,只听一阵环佩轻触的声音传来,一个身着浅绿色衣裙的妇人已是行到了堂中。她年纪不过四十左右,但额头上已是颇多皱纹,一双眼睛更是半丝神彩也没有,表情木然无比,眉目之间,依稀与南宫楚楚有七八分的相似。她走到南宫明远身前半丈之处停下,淡淡道:“老爷,叫妾身来有何事吩咐!”

    南宫明远冷哼一声,道:“从今天起,你就再不是我南宫家的人了!你就跟着这几人走吧!”

    黄羽翔向前走上几步,向这个妇人做了一揖,道:“岳母大人,小婿黄羽翔,乃是特来接岳母到苏州与楚楚团聚的!”

    “楚楚!”妇人的眼神中终于闪动出一丝神彩,向黄羽翔上下一阵打量,道,“你是楚楚的夫婿?”

    “正是!”黄羽翔使了个眼色,任于两女走上前来,将妇人左右扶住,又道,“楚楚在苏州对岳母朝思暮想,时刻盼着你老人家过去!”

    “好!好!”二十年的折磨,早就让她报仇之心灰死,唯一的期望,便是南宫楚楚有个好点的归宿。

    黄羽翔向朱高炽等人看了一眼,嘻嘻笑道:“殿下,南宫家主,在下就此告辞了!”

    两女扶着楚楚的母亲,四人大模大样的向府外走去。

    “嘭”,朱高炽猛地在桌上拍了一记,将茶杯等物都是震翻倾倒。他嘴角一阵抽动,对着飞龙四卫道:“一帮废物,都是一帮废物!”

    皮冯两人在于雅婷走后,已是清醒过来,都是老脸羞红,难堪的几欲一头撞死,只是人愈老愈是怕死。面子丢了还可以再挣回来,性命没了可就什么都完蛋了。四人俱是一声不吭,任朱高炽骂得痛快,只是在心中将黄羽翔恨得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