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南宫世家
    城上守备原还在考虑怎样投降才能让自己留下几分面子,见众人如此混乱,心中不禁大奇:长这么大什么场面都见过了,但如此闹哄哄的盗贼倒是第一次见到!又见好些强人都是背着包袱等物,有些人手中还提着鸡笼,更有甚者居然还横背着半只猪身,这位官大爷摸摸脑袋,愈发地糊涂起来。

    只是灰尘散去,官道上拖拖拉拉又有些人聚了过来,略略盘算,也不过六七百人。守备老爷心中大定,想道己方在人数上并不出亏,况且这些个强人一个个都莫名其妙,打扮各异,虽然“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可能各怀绝技,但如此纪律散漫,肯定是不堪一击!

    “哼哼,哪里的强人,居然敢偷袭我黄文正老爷把守的城门,还不快快弃械投降!”守备老爷立时口气大硬,挥挥手,道,“来啊,把我的追魂夺命九环刀拿来!”

    底下众官兵都知道这个老爷乃是凭着自己妹子攀上了知县老爷的这门亲事,这才当上了城中守备,此人最爱听人吹捧,俱是纷纷吆喝起来,心中却是暗笑不已:什么追魂夺命九环刀,却只是昔年他当屠夫时的一把杀猪刀而已!

    黄文正老爷接过手下之人送过来的屠刀,当胸一横,又向底下轻哼一声,果然威风凛凛,颇有当年一把屠刀砍杀群猪的英姿。

    追来的众人这才惊觉过来,都是大呼小叫,自然是给自己喊冤起来。好些人都是大大地往后退去,以免哪个兵士扣不住弓弦,一个失手竟是将箭给射了出来。

    黄文正还道众人怕了自己的威风,不禁大是得意,顿时左顾右盼起来。身边诸人自是适时拍马,讼语如潮,都是大叹黄老爷神勇无敌,威镇强匪!

    于雅婷仰头看向城中,将玉手在俏脸上轻轻一抚,道:“官老爷,快些个救救小女子的性命!这些个强人想要掳了奴家姐妹,还要杀了奴家的大哥!”

    对付这些凡夫俗子,其实并不需要用上“十媚惑天”,光凭着于雅婷的相貌便足以让人疯狂了!黄文正大老爷看着于雅婷风情万种的样子,不禁大咽口水,道:“小娘子,你不要害怕,有本老爷在此,谁都别想碰你们一根寒毛!你看,这些个强人已经退开了,本老爷立刻派人迎你们进来!”

    “于姑娘,不要胡闹了!”以任雨情的为人,自然不会去开这种玩笑,当下抬起俏脸,以“大悲明王咒”禅喝道:“守备大人,这只是一场误会,我们都是安安份份的百姓,可不是强人山贼!”

    如同当头棒喝,城头那些个被于雅婷迷得七晕八素的官兵立时清醒过来,只是又见到一个美貌犹胜于雅婷的冷清女子,更是口水直流。

    “哈哈哈,我明白了!”猛然只听一声大喝,原本正抱着脑袋苦思不已的黄羽翔突然飞身而起,直直跃起了五六丈高。

    城上官兵何曾见过这等轻功,一个个都是惊骇不已,还道黄羽翔要借机攻城!好些个人在惊惶之下,都是控制不住手中拉满的弓弦,“嗖嗖嗖”地连响中,数十枝利箭顿时向黄羽翔乱飞而去。

    若是这些弓箭出自神机营的兵士之手,黄羽翔必要使上傲天剑才能将这些利箭荡开。但对付这些寻常箭矢,当真是只需护身真气便可。“噗噗噗”的闷响中,每一枝利箭射到黄羽翔身前三尺之处,都好像碰到了一面无形之墙,纷纷掉落下来。

    无论是城头兵士,还是底下的乡民路人,几曾见过这等神奇的功夫,都是一个个将眼睛瞪得老大。黄文正老爷张口结舌,“当啷”一声中,手中杀猪刀已是掉到了地上,刀身一歪,刀柄正砸在黄老爷的脚背上,直痛得他雪雪呼痛。

    奇迹出现了!

    黄羽翔突然身形一闪,竟是凭空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众人都是齐齐咦了一声,俱是四下张望起来。好些人还道是鬼怪作祟,都是念起了阿弥陀佛来。

    黄文正老爷正被刀柄砸得大痛,蓦然发现眼前一黑,一个高大男子已是站在了自己身前。他一时之间倒是懵了,兀自在想:奇怪,这家伙怎得有些面熟呢!咦,他不正是刚才那个会使妖法的怪人吗?

    以任雨情的眼力,兀自一下子失去了黄羽翔的踪影,但她与黄羽翔的神意相通,已是又发现了他的所在。她喃喃自语道:“羽郎真得练成‘千里一瞬间’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双手搭在对面一个矮矮胖胖男人的肩上,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黄文正大惊失色,想道:他为什么要说我成功了呢?难道说他是强人的头目,眼下攻上了城头,所以才有此举吗?哎哟不好,这家伙会妖术,眼下用双手搭在我的肩上,是不是正在施法呢!

    黄老爷冷汗直流,颤颤地拿一双金鱼眼看着黄羽翔,只觉黄羽翔的双手越来越重,忍不住闷哼一声,两腿一软,已是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大叫道:“强人老爷饶命,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七岁小孩,还有一个怀了六个月身孕的婆娘,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黄羽翔终是悟通了“千里一瞬间”的使力窍门,与本身的内功心法结合在一起,在轻功之上一下子取得了突飞猛进。他的内力修为远超惜花婆婆,“千里一瞬间”在他的身上,便出来的效果更还在惜花婆婆之上。他兴奋之余,也顾不得眼前之人是谁,便大叫大嚷一通,见对方突然拜倒在地,不禁满头雾水。

    “快将黄大人给放了!”城头军士见黄羽翔如此神通,都是大起惊惧之意,只是守备老爷落在了对方手中,若是不奋勇上前的话,恐怕知县老爷便要大大地责罚。十余把长弓颤巍巍地直指黄羽翔,箭尖上下抖动不已,看得守备老爷都是心惊肉跳,生怕没死在强人手中,却在这些家伙手下丢了性命。

    黄羽翔哈哈大笑,将脚边的男人一把拎了起来,举到了城墙之外,道:“真得要放了他吗?”

    城上官兵大惊,俱是叫道:“这位大爷,千万不能放手啊!”

    黄文正却是被搞糊涂了,大叫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你们这些笨蛋,居然敢跟老子做对,非要将你们抽筋剥皮不可,还不快求这位老爷放了我!”

    众军士面面相觑,虽然被他骂得凶狠,但若是他惨死城头的话,却也吃受不住这个后果,仍是叫道:“这位大爷,你可绝对不能放手啊!”

    黄文正气得哇哇大叫,只觉这些个家伙大大地可恶,居然求这个强人头头将自己抓了,只是身悬半空,实是使力不着,只是将一双短腿乱蹬不已。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你再乱动的话,万一衣服被撕破了,你丢了性命,这怪不得我啊!”

    黄文正这才看到自己已是被提到了城外,顿时脸若土色,嘴巴一颤一颤,已是说不出话来。

    “羽郎,你究竟在搞什么鬼?还不放了这位官爷!”任雨情纵上城头,颇是不悦地看着黄羽翔。

    黄文正虽然被吓得七魂去了六魂,但看到任雨情这个绝顶美人时,立时将一双金鱼眼给睁大了起来,叫道:“这位小娘子,快请你大哥饶了本官一命!”于雅婷的媚功太过厉害,直到现在他还是以为黄羽翔是两女的哥哥,压根儿就没注意到任雨情唤得乃是“羽郎”。

    适正此时,只听一人大喝道:“知县老爷驾到!”一顶轿子已是停在了城门口,十余人鱼贯而上,当先之人一身官服,乃是堂堂朝廷七品知县。

    黄文正一听,顿时又得意起来,将身子一扭,在空中轻轻转了个圈,向黄羽翔荡去,道:“大胆强人,还不快将本官放了!哼哼,本官的妹婿已经到此,还不速速缴械投降!”这些话虽然说得颇具威胁,但黄老爷每说几个字,身体便转了一个圈,难免让信服力大大地减少。

    “好,这便放了你!”黄羽翔微笑一下,突然振臂急甩,将黄文正甩起了几有七八丈高。他转头向任雨情看了一眼,道,“遵夫人指示,已是将人放走,不知可有什么奖励吗?”

    任雨情虽然不喜拿别人逗玩取乐,但对黄文正这种人却也没有多少同情之心,淡淡道:“咱们是到这里来接楚楚的母亲,你却又要生出这么多的是非!”

    待黄文正落了下来,黄羽翔右掌轻挥,打出一道柔和的掌风。在黄文正的哇哇大叫中,他的身体猛然直向知县老爷飞去。

    跟在知县身后的几个兵卫哪知道这颗人肉炮弹是什么,俱是抽刀而出,护在了知县的身前。“啪”地一声,黄文正已是四平八稳地躺在地上,虽然黄羽翔使力甚巧,没有将他伤着了,但他受此一吓,早已是晕了过去。

    那知县倒甚是沉稳,将大袖一甩,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在本官的面前放肆!”虽然他身材不是十分的高大,但读书人自然有股朗朗正气,倒也颇为慑人。

    “羽郎,看你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任雨情淡淡道,语气之中居然不乏幸灾乐祸的味道。

    黄羽翔哈哈大笑,想不到这个冷清女子居然也会有如此表情,他抬步向知县走去,拱手道:“知县大人,在下黄羽翔,乃是途经此处,并无作奸犯科,不知这放肆之言从何而来!”

    “大胆!”知县大怒,向地上的黄文正看看,道,“居然敢在本官面前杀害朝廷命官,如此恶行,岂能饶你!来啊,还不将这大胆贼人拿下!”

    左右四个护卫俱是纷纷上前,将黄羽翔包夹在内,四把明晃晃的佩刀煞气直露。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陪你们玩玩!”

    “嘿!”四个护卫俱是大喝一声,四把利刃挟着呼呼风声,向黄羽翔猛劈而去。

    经过改良加工的“千里一瞬间”身法迅即展开,黄羽翔的速度已非肉眼所能捕捉,就好像凭空消失一般,已是从四把利刃的合击下没了踪影。

    这四个护卫原也是武林中人,眼光也还不俗,见黄羽翔甩飞守备老爷的手法,知道此人乃是高手,是以一上来便用上了四人最是厉害的合击功夫。虽然黄羽翔武功颇高,但这四人修为也还不俗,以四敌一,却也颇有胜望。谁知利刃劈去,他竟会消失无踪,四护卫都是心中大愣,齐齐摸了摸头,绝想不到世间还有这等轻功,还以为黄羽翔身具妖法,想道咱们鲁中四杰横行山东素无敌手,岂料才跑到川中来,便遇上一个会使妖法之人,真是大大地晦气!只是这妖人毕竟知道他们的厉害,立时不战而逃,也算他颇有自知之明!

    四个人八只眼睛都是在城上搜寻起来,若不将黄羽翔斩杀,岂不是大大地堕了鲁中四杰的威名!

    “你们在找我吗?”黄羽翔嘻嘻一笑,怀中已是多了个百媚千娇的女子,说完还在怀中女子的脸上轻捏一把。

    鲁中四杰俱是大怒,这小子居然敢在对阵堂堂鲁中四杰的时候,还如此吊儿郎当,岂不是大大地污辱了四人。便是要怀抱美人,轻松迎敌,也该是他们四人才是。“哇哇哇”的大叫声中,四杰齐齐向黄羽翔疾奔而去,明晃晃的刀身毫不留情地向两人砍去。

    “啧啧啧,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黄羽翔轻叹一声,正要动手之际,怀中的于雅婷却是微微一笑,向疾奔而来的四人看去。

    不约而同地,四个大汉都是停下了脚步,眼神呆滞地向于雅婷看去。

    “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一点,可不能动刀动枪的,还不将兵刃给丢了!”于雅婷细声细气地说道,见四人都是遵言而行,又笑道,“你们的衣服太臭了,会让女孩子讨厌的!城外十里之处有条大河,你们先去那里洗干净了再回来吧!”

    听到于雅婷说到“讨厌”两字时,四个大男人都是露出忸怩不安的神情,还有一个家伙居然还双手掩着衣襟。待她说完,俱是从城头急奔而下,四人合力,将城门打开,已是绝尘而去。

    知县大老爷大是惊恐,虽然见黄羽翔武功了得,但仗着有鲁中四杰护卫在侧,是以底气大足。岂料转眼之间,这四个倚若长城的护卫竟是被一个娇滴滴的女子使唤走了,当真是绝难意想!见黄羽翔搂着于雅婷已是大步走来,顿觉心中一片慌乱。

    黄羽翔嘻嘻一笑,从怀中掏出林绮思交给他的腰牌,向知县扔了过去,道:“我是锦衣卫的人,途经此地,乃是有要事需办!”

    那知县见他扔过一物,哪知道是什么东西,情急之下已是连退三步。别看他是读书人,但紧急关头,身手倒也是利落。听到黄羽翔说完,不禁老脸微红,将右手一摆,自是有手下人将腰牌拾了起来,交到了他的手中。

    再三细看,知县老爷终是确认无误,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来,向黄羽翔一揖,道:“下官武思孝见过统领大人!”心中暗暗惴恻,这锦衣卫乃是皇帝的密探,自己这些年虽然没有干多少恶事,但贪污受贿之举倒也有不少,莫非他是来查办自己的?

    黄羽翔倒是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道:“南宫明远你可认得?”

    心头大大地松了口气,武思孝伸手擦擦额上的冷汗,道:“回统领大人,这南宫家乃是泸州望族,又是城中首富,下官焉有不识之理!”

    “那好,你便派个人给我,将我们带到南宫府上去吧!”既然有权在手,自然要小小的利用一番,黄羽翔将腰牌收了回来,道,“底下都是些寻常乡民路人,都放他们进城吧!”

    “是、是,一切按统领大人的吩咐来办!”武思孝忙让底下之人重新在城口把关,让众人一一进城,又道,“既然统领大人来了,下官岂敢怠慢!左右下官也是无事,不如陪大人到南宫府上一行!”

    这南宫家可是本地最是富有之人,在朝中又素有关系,平时对他也是不大理睬。南宫一族家大业大,朝廷端不会自毁根基,将南宫家给查处了,这位统领大人只携家眷来此,说不定便是来打秋风的。自己紧随其后,有了好处,自然也可以分上一碗半盏的。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既然武大人如此盛情,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请!”

    “大人请!”有这个统领大人在侧,武思孝可万万不敢放肆,忙将身子让开,让黄羽翔先行。只是黄文正却好死不死地挡在脚下,武思孝脚尖一拨,将这个大舅子的手臂踢开,满脸俱是赔着笑容:这个大舅子粗鲁无礼,自己早就看着他生烦了,只是他那个妹子却是自己最宠爱的小妾,实是不便处置于他,只是希望刚才黄羽翔出手狠毒,让这个大舅子永远也不要烦着自己。

    黄羽翔待任雨情走到自己身侧,才牵着于雅婷施施然下城而去。这位武大人虽然颇好美色,但纵是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打任、于两女的主意。他心中暗暗提醒自己若是得罪了这个统领大人,自己的前途可就全部玩完了。只是两女长得实在是太过美丽动人,一双眼睛却是情不自禁地盯了上去。

    下到城来,左右之人便要请武老爷入轿。武思孝哪敢自己乘轿,反倒让黄羽翔三人步行,当下便要将轿子让与黄羽翔。黄羽翔自然不会坐上这等东西,武思孝无奈,只好陪着黄羽翔一路而去。

    只是南宫家在城东,他们却是从城西而入,一路走来,花了几有一个时辰。武老爷平时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等罪,早就将一双脚给磨出了水泡。他心中暗暗嘀咕,想道要发笔小财,却也是这般的辛苦。

    好在路程虽远,却也有到头之时,走到南宫家的门口时,这位武老爷早就气喘吁吁,虽是初冬季节,一身官服却已是湿透了,若不是尚有两个兵卫扶着,早就累趴下了。黄羽翔心中暗笑,从黄文正身上便可推断出这位知县大人必非好人,便故意让他吃些苦头,这一路走来,却是半刻也没有歇会。

    南宫世家可能是四大世家中规模最大的,这门面就装饰得极其豪华,若不是黄羽翔已非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必定会以为自己到了皇宫大院的门口。

    门前四个家丁颇是威风地守在门口,看他们那副架势,刚才在城门口的那位守备老爷都没有他们神气。见他们一行六七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人便阔步而出,道:“武老爷,你可是要来见家主吗?”口中虽然叫着老爷,但语气之中却是没有多少恭敬之意。

    武思孝早知道南家世家可不将他这个知县大人放在眼里,虽然如此,却仍是不敢得罪他们。只是这次是陪着锦衣卫统领大人到处,身份自然大不一样,当下清咳一声,道:“本官乃是陪同统领大人到处,你们还不快去通禀南宫明远,让他出来迎接统领大人!”

    “统领大人?”四个家丁颇有不解之色,原先那个家伙见武思孝一反平时小心翼翼的样子,隐隐然颇有不可一世的味道,心中不由地一愣,道,“哪位统领大人?”

    狐假虎威之下,这些个人果然都是露出紧张之色,武思孝大是得意,道:“自然是锦衣卫的大统领!你们还在这里罗嗦什么,还不快让南宫明通出来接见统领大人!”

    四个家丁在几人的身上一阵打量,终是将目光放到了黄羽翔的身上,突然一人道:“你、你是黄羽翔?”

    “哟,羽郎,你还蛮有名气的吗,连这几个小家丁都知道你的大名!”于雅婷娇笑起来,毫无顾忌地将动人的娇躯钻进了黄羽翔的怀里。

    黄羽翔淡淡一笑,反手将于雅婷推到了任雨情的怀中,道:“不错,我正是黄羽翔,特来拜见南宫家主!”

    这四个家丁都是一阵色变,原先一人道:“请各位稍待片刻,小的立刻就去通知家主!”转过身体,已是奇快无比地向府中跑去。

    武思孝大感奇怪,想到这位统领大人当真是神武不凡,居然连这几个家丁都知道他的威名!看来自己这些年疏忽了与朝中要员的勾通,消息竟是如此蔽塞,居然连这些家丁都知道的事情,他这个知县大人却还是半分不解。

    任雨情乍不及防,竟是让于雅婷钻到了怀中,好在她也反应神速,立时将这个生死大敌推到了一边,皱眉道:“羽郎,你是想文请还是武斗啊?”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我是先礼后兵!若是他肯将楚楚的母亲老老实实地交给我们,我自然同他们客客气气!不然的话,只好以武力相向了!”

    武思孝立时拍马道:“统领大人英明神武,盖世无双,南宫明通只是区区一介武人,岂敢违逆大人的虎威!”

    说话之间,中门大开,一行十余人已是迎了出来,当先之人,正是南宫明通。一身紫色的大褂,依然是那副虎虎生威的样子。

    南宫明通行到门口,淡笑道:“呵呵,不知该称呼你是黄少侠,还是黄大人呢?”南宫世家乃是武林赫赫有名的正道大派,在朝中也交际广泛,况且他又没有作奸犯科,自然不会向黄羽翔低声下气。

    黄少侠与黄大人虽然只是称呼不同,但却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南宫明通如此说,便是要看黄羽翔今日是以何种身分上门。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随便什么都行,任南宫家主如何称呼!在下只是路经此地,突然想到楚楚老是说她惦记着母亲,便特来请岳母大人到苏州一行!”

    南宫明通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之色,道:“老夫的女儿已是许配给清荷剑派的二公子,虽然如今李慕然勾搭蒙人,被朝廷消灭!但楚楚仍是我南宫家的人,从来便没有许配给黄少侠!”

    武思孝额头之上大起冷汗,想不到这位大人居然还有抢亲的嗜好。这两个美人儿说不定也是他抢过来的,若是不然的话,岂会有两个如此貌美的女子都嫁给了同一个人!他来泸州,恐怕是来搜刮美女的,自己的第三个小妾也是如花似玉,若是被黄统领看上了,岂不是引狼入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