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十媚惑天
    “看来岳父和岳母相隔二十余年,终还有重新在一起的日子!”黄羽翔看着连绵起伏的群山,到处都是白雪皑皑,让人的胸襟都为之一阔。

    任雨情傲立如梅,清冷的脸上闪过一道淡淡的喜色,道:“娘与爹都受了这么多年的相思之苦,是该好好地利用下半生把臂同游,以慰这这些年的孤苦!”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不过,我还真没想到岳母居然会利用这次机会修改门规!嗯,凡是两情相悦者,只需通过问剑心阁设下的三道难题,便可以破除门规,嫁给自己的心上人!哈哈,怎地将三道难题也给扯上去了,难道问剑心阁想借此发财吗?”

    任雨情微微一愣,道:“什么发财?”

    黄羽翔绕到任雨情的身后,伸手搭在她的肩上,道:“我不是为了你不顾性命危险、奋不顾身、勇闯蛇穴吗!结果捞了块九玉佩回来,呵呵,还好岳母大人通情达理,知道我娇妻成群,最需要此物,将它赠送给了我!以后若是还有后来者,我看岳母便没有这么大方了,估计定要将对方的家财全部骗光!”

    清冷的俏脸上浮起一抹微笑,仿佛大地回春一般,竟是让黄羽翔在冰天雪地感受到一股暖洋洋的春意,任雨情素手轻挥,将黄羽翔渐渐开始放肆的大手拍开,道:“哪有你想得这般龌龊!娘定下了三道难题的限制,也是为了测试对方是不是真心对待我们心阁的姐妹,又不是贪图对方的钱财!这里有个山谷专产雪莲,若是本门想要钱财的话,只需隔些日子采些出去贩卖,早就可以富甲一方了!”

    黄羽翔右手一抓,已是将她的纤手捉住,左手一合,将她的白玉也似的手掌夹在两手之间。他将眼睛微微闭上一会,道:“那岳母可有得忙了!这问剑心阁大大小小有这么多的漂亮弟子,以后到这里来求亲的人,恐怕会让这里比菜市场都要热闹!每年光是出难题,都会将你娘给折腾死!呵呵,雨情,若是我们以后缺钱花的话,可以办个私塾,专门教人如何应付问剑心阁所出的难题!”

    任雨情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你难道不知妹妹在京城和苏杭一带都开了许多店面吗,便是让你躺着吃十世,也是吃不穷你!”

    黄羽翔将眼睛眨眨,道:“原来心儿居然这么有钱,怪不得她出手这么大方!不过,要让我用娇妻的钱,总觉得有些不大自在!”

    感受着黄羽翔双掌中的温暖,任雨情淡淡道:“妹妹以前只不过是闲着无聊,这才开了那些店面,嫁给你的时候,这些便是嫁妆!以后想卖想送,还不都是你说了算!”

    黄羽翔眼珠一转,抓起她的纤手在唇上轻吻一下,道:“怪不得岳母不将九玉佩给收了回去,原来这竟还是你的嫁妆!”

    任她怎得百般矜持如何冷清,在黄羽翔具有魔力的热吻之下,都只会融成一汪春水,任雨情白玉般的俏脸上浮起了两片红晕,道:“你这个大坏蛋,现在你人财两得,开心了吧!”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开心,自然开心了!不过,等到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我会更加开心的!”

    任雨情还没有习惯他的风言风语,虽然一向冷清惯了,但在此人的面前,却是总难将脸孔给板了起来,脸上的红晕越来越盛,已是快要延展到脖间去了。

    黄羽翔突然将头一偏,道:“岳母以三个难题作为考较,是不是有私心在其中啊!你看,若是改天岳父上门来提亲的话,这世上又有哪个题目能难得到岳父大人呢!”

    任雨情将螓首轻摇,道:“两位老人家已经看破世情,即使走在一起,也不会在意人世间什么俗规了!”

    “那倒有些可惜了!”黄羽翔脸上现出遗憾的表情,道,“我原还想在下个月初八大婚的时候,与李师弟、浪风兄、岳父大人一同成亲呢!既能省下一笔开销,又可以热闹一些!”

    “亏你想得出来!”任雨情拉着黄羽翔向峰下走去,道,“朝日峰看过了,该去看一下三突泉了!雨情小得时候,最爱在泉中洗脚了,无论平时练功有多苦,只要将双脚往里边一伸,便什么疲劳都没有了!”

    黄羽翔不怀好意地向她修长的双腿看去,嘴里啧啧啧地好似在街市上买肉一般,任雨情又道他想说些什么羞人的话时,却见他神色一正,道:“雨情,有件事情,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知道此人素来喜欢胡闹,虽然他此时表情甚是严肃,却是不能保证他要说得事情也如他的脸色一般,任雨情小心翼翼地道:“什么事情?”

    黄羽翔这时候想到的却当真是正正经经的事情,道:“雅婷已经改邪归正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她?”

    任雨情轻抚一下自己长长的秀发,漠不经心地道:“我接不接受重要吗?关键在你自己,若是你已经拿定主意,又来问雨情做什么?”

    这几个娇妻美是美得绝伦,但一个个也太聪明了些。尤其是张梦心与任雨情这对姐妹花,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宗师的女儿,以退为进,以攻代守的功夫当真已是修到了绝高境界。原本黄羽翔还想先看看她的态度,试试她的底限,却是反被她套住了话头。

    耍耍小把戏可以,但千万别想欺骗了这个清丽若水的女子。黄羽翔嘻嘻一笑,道:“你自然是知道我的,我这个人心肠软、怜香惜玉,雅婷又自废武功,表明了对我的心意,我实在不忍心弃她不顾!”

    任雨情峨眉一挑,道:“你这个人啊,难道天下的女子只要对你好的,你都要娶进家门不可吗?”

    黄羽翔连忙摇摇头,道:“雅婷是不一样的,再怎么说,她都怀上了我的孩子,而且功力尽失,我又岂能舍心让她在虎狼之穴久待!”

    任雨情的眼神清澈无比,闪动着灵动的光芒,道:“单家妹子身为魔教教主,只要她一声吩咐,又有谁敢碰于姑娘一根寒毛!你若是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好色风流,我待还可以考虑一二,不过你老是想着骗我的话,这件事提也休提!”

    “哈哈哈”,黄羽翔赶忙将任雨情搂在怀里,再说下去的话,这个快要过门的妻子都要蛋打鸡飞了,他涎着脸道,“雨情,我们明天回去的时候,便上一回魔教,你看了雅婷现在的情况,再决定接不接受她!”

    任雨情轻轻挣脱出他的怀抱,俏脸微红道:“好好好,都依你总行了吧!你这个恶人,老是用这一招,你难道不明白你的真气就如同媚药一般吗?”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那你有没有想入非非吗?”见她的脸上颇有薄怒之色,立刻改口道,“等到将蒙人击退,我便天天陪着你们这些娇妻,哪里都不去。”

    两人一路游玩,踏遍了任雨情平时待过的地方。这小子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山水,在乎身边女子的娇艳娆人也。任雨情虽然冷冷冰冰的,但既然已经被许为黄羽翔的妻子,也是放开了手脚,只要动作不太过份,都是任他大占便宜。

    待到晚间的时候,两人这才回转问剑心阁。谁知才走到半山腰,便见霏霏一身火红的衣裙,如同白雪中的一朵大红花,正双手插腰,满脸怒气地站在一块大岩石上。

    黄羽翔拉着任雨情停下身形,落到了霏霏的身边,笑道:“霏霏,莫非你中午辣椒吃多了,躲在这里出火气吗?”

    “任师姐!”霏霏见到任雨情的雨情,立时转怒为喜,亲亲热热地叫一声,但眼光一挪到黄羽翔的身上时,一双大眼立时瞪了起来,道,“黄大哥,你干嘛一去就是一整天,雯雯为了等你回来吃饭,从中午一直等到了现在!”

    “什么?”黄、任两人互看一眼,都是大为惊奇,没有想到这些个小丫头年纪小小,都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任雨情道,“她现在还没有吃饭吗?”

    霏霏点点头,道:“雯雯说非要到黄大哥回来,她才会吃饭!”

    黄羽翔苦笑一下,低声向任雨情道:“这可不关我的事,可不要记在我的头上来!”

    任雨情恼恨似的给了他一道白眼,道:“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雯雯的错不成!你这个家伙,到底要害死多少人啊!”甩脱了黄羽翔,牵过霏霏的小手,两人身形腾空,已是向峰顶急跃而去。

    “长得帅真得不是我的错!”黄羽翔虽然脸上颇有苦笑,但心中倒也有几分得意之情。他虽然颇是英俊潇洒,但能让雯雯如此年纪幼小的小姑娘也茶饭不思,当真是头一回碰到。

    心中虽然有几分得意,但脸上却是丝毫不敢表露出来,万一被这些个丫头看到,自己可别想再将任雨情带回苏州了。见两人的身形已是越来越小,当下也急展轻功,向两人追去。

    行到山顶之时,却见任雨情已是被十几个小丫头给围了起来。他昨日见识过这些小丫头的厉害,当下便想避开她们直接回屋。谁知清月却甚是眼尖,他的身形才刚停下,便将他给认了出来,纤手一指黄羽翔,道:“黄大哥回来了!”

    声音不大,但十几个小姑娘却都是听得清清楚楚,俱是一个个围了上来,对着黄羽翔一阵指手划脚,自是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还是霏霏义气,道:“快带黄大哥去见雯雯!”众丫头一听,立时纷纷点点头,让开一条路来,让霏霏拖着黄羽翔向一间屋子走去。

    行到屋中之时,却见一个绿衣小姑娘正没精打采地趴在桌上,两眼怔怔,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不是雯雯还有何人呢!

    “雯雯,我给你将黄大哥带回来了!”霏霏大声叫道,反倒让黄羽翔心中一阵发毛,若是让自己的几个娇妻知道自己竟让一个小姑娘也大起相思之苦,说不定真得要将他活剥了!

    雯雯一见黄羽翔,双眼顿时灵动起来,小脸上也爬满了笑容,道:“大哥,你昨天不是答应今天中午要陪雯雯吃饭的吗,怎得到了现在才回来!”

    昨天只是一昧在敷衍这些个小姑娘,哪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黄羽翔摸摸头,道:“我同你们的任师姐有要紧事,所以来不及赶回来了!是不是,雨情?”这当儿任雨情也跟进了屋中。

    任雨情微微一笑,道:“雯雯,你现在还小,要专心练武,多看点书!不然的话,等你长大了,可就没有人要你了!”

    雯雯将胸一挺,道:“任师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做一个好女人的!”

    满头冷汗,黄羽翔扭头向任雨情看去,只见她也是颇有惊骇之情,当下干笑一下,道:“雯雯,你中午都没有吃饭吧,来,快些去吃饭!等明天我和你任师姐下山之后,你可要乖乖得,千万不能再这样了!”

    “嗯!”雯雯答应的倒是颇为爽快,从椅上一跃而下,道,“我到厨房去找吃的!”

    雯雯倒还颇有娇妻之相,席间老是替黄羽翔挟菜盛汤,搞得这个情场浪子反倒颇有些脸红。一顿饭虽然让他大是尴尬,但总算将雯雯给安抚下来。

    第二天两人辞别魏雅心,便要启程回去。任魏两人乃是母女,自然都是依依不舍。好在两人都极有克制力,都是将一切放在心里,不过那十几个小丫头却是哭得一片惊天动地,都是流着鼻涕眼泪要任雨情赶快回来。

    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这一支送行队伍,黄羽翔大喘粗气,道:“雨情,这问剑心阁我是再也不想回来了!以后你要回娘家的话,你便自个儿回来吧!哎哟不对,若是她们缠着不让你回来,我岂不是要大大地吃亏了!”

    “你呀!”任雨情原本还颇有几分恋恋不舍之情,但听到黄羽翔所说,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你是个害人精,人家一日不见你,就不知要将你想上多少遍,哪里会抛家不顾!”

    “真得吗?”虽然这个美丽女人已经答应嫁与自己,但像现在这般的露骨相思之语,却是从来没有说过,黄羽翔哪有不欣喜狂若的道理,舍不住双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道,“我倒要看看你有多想我!”

    “格格格”,任雨情轻轻一笑,从黄羽翔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身形如蝴蝶般轻盈起舞,道,“你来捉我啊,你要是能抓住我的话,雨情便将心底的话全部告诉你!”

    黄羽翔意气大发,“抱朴长生”真气勃然而动,身形若箭,立时向任雨情急追而去。

    两人一个躲、一个逃,迢迢山路立时被他们甩在了身后。黄羽翔虽然功力不凡,但在轻功之上却不是这个清丽女子的对手,连跑了四个时辰之后,他终是打熬不住,道:“雨情,算了,我们不比了!”先前还能搂搂腰,牵牵手,如今却只能看着她曼妙的身段望洋兴叹,岂不是大亏特亏!

    任雨情一言不发,只是往前疾奔,黄羽翔无奈,也只好尾随其后。又行了大约三四个时辰,已是到了子夜时分,任雨情的身形终是缓了下来。黄羽翔大喜,猛然直跃两个起落,终是落到了任雨情的身边,两手一圈,将她抱了起来,凌空甩了两个圈子,道:“哈哈,你终于还是被我抓住了!”

    任雨情待他将自己放到地面上时,才淡淡道:“羽郎,你可觉得这里有些面熟吗?”

    原本的心思全在这个女人身上,倒是浑没有观察周围的景象,黄羽翔突然轻咦一声,道:“我们到魔教了?”原先从魔教跑到问剑心阁,足足花了他两天的时间,是以他压根儿没有想到短短六七个时辰的奔驰,竟已是到了魔教。

    任雨情微微一笑,道:“好了,你不是想见见你魔教的情人吗?现在遂了你的心意,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黄羽翔在她的瑶鼻上轻捺一下,道:“原来你骗我捉你,打得竟是这个主意!你是不是想当我的妻子都快急疯了,是以这才急着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解决了!”

    “随你怎么说!”任雨情白衣飘飘,向坐忘蜂上缓步而行,脚步看似缓慢,但一个跨步间却足有三丈之遥,转眼间便已经去远。

    黄羽翔赶忙追了出去,道:“看你这副样子,我还道里这里是问剑心阁的别院呢!你这样上魔教,不怕他们对你群起而攻吗?”

    “你不是会保护雨情的吗?”任雨情嘴里说得娇媚,但脸上的神情却是半分也没有变化,依旧是冷冷清清,“他们都不认得我,不妨事的!而且,你不还是魔教的护教法王吗?”

    黄羽翔心中痒痒,但此时已是渐入魔教重心所在,隐隐查觉许多教众向他们移来,倒是不宜做出什么越轨之举。他挽停任雨情,待到一支支火把都围了过来,便朗声道:“我是黄羽翔,各位教中兄弟辛苦了!”

    虽然在火把的照映之下,任雨情的相貌看得不是十分真切,但已然可以分辨出她是个绝顶的大美人。自己的教主已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但眼前这个女子的容貌却犹在单钰莹之上,众教徒都是嘘声大起,怪叫连连,自是感叹黄羽翔艳福不浅。

    黄羽翔哈哈大笑,拉着任雨情向山上走去。这些教徒都在一边议论纷纷,都道这位护教法王的功夫没有见识过,但他风流的本事倒真是天下第一,男人说话自然百无禁忌,转眼间便说到不堪的地方去了。

    进到石头堡中,却见浪风与梅若雪都是迎了出来。两人的衣衫都尚有些凌乱,显然是刚得到消息,才从床上起了没有多久。

    黄羽翔朗声道:“浪兄,小弟马到功成,终是将雨情给抢了过来!”

    浪风与梅若雪都是第一次见到任雨情,自然对着她一阵上看下瞧。任雨情颇是大方,在两人的注视之下,竟是连眼皮也没有眨动一下,道:“这两位便是浪兄与梅姑娘吧?小妹任雨情,早听羽郎说过二位,今日终是有缘目睹!”

    浪风微微一笑,道:“哪里,正是我们夫妇!”他向黄羽翔看去,脸上的笑容慢慢收了起来道,“黄兄,有件事情也不知是好是坏!唉,雷冬邪死了!”

    “什么?”黄羽翔也不知是喜是惊,道,“被谁杀死的?以他的身手,除非浪兄或是那几个长老动手,不然的话,又有谁能奈何得了他!”

    浪风将头摇了摇,道:“黄兄,你太看得起浪某了!我与雷师弟交手的话,虽然不致落败,但却绝对赢不了他!嘿嘿,雷师弟如今功力大进,便是各位长老想要杀他的话,恐怕也非易事!不过,杀死他的人可不是别人,却是于师妹!”

    “什么!”这下子黄羽翔倒真是吃了一惊,于雅婷明明内力全失,又如何斗得过雷冬邪这个高手!莫非又用得是牺牲色相的阴毒功夫?可恶,这个贱人,怎得这么不将自己的贞洁当回事!

    浪风哪想得到他肚中翻过的念头,复道:“于师妹虽然内力全失,却不知怎得,竟修成了‘天魔魅心’*的最高境界,十媚惑天!雷师弟只被于师妹的眼神盯了一下,便自断经脉而死了!重师叔原想将于师妹以门规处置,谁知也敌不过她的十媚惑天,现在整日个浑浑噩噩,几与废人无异!”

    黄羽翔不禁颇为犯傻,想不到于雅婷寻寻觅觅、苦费心机,绝难修成的“十媚惑天”竟会在内力全失的情况下达到了大成!

    任雨情的脸上也满是慎重之色,以她对魔门的了解,自然知道“十媚惑天”的厉害,道:“于姑娘呢,她现在在何处?”

    蓦然之间,黄任两人同时转头向大堂中的一个偏门看去。

    “格格格”,一个娇媚入骨的笑声传来,于雅婷柳腰如蛇,一步三摇地从黑暗的角落渐渐走了出来,道,“任姑娘,难为你还这么惦记着小妹!”

    明明她表现的颇是风骚,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圣洁无比,让人一见之下就忍不住要跪地膜拜。雪白的脸颊上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辉,如同玉佛一般,没有人可以将眼光从她的身上移开,仿佛只需她轻轻吩咐一声,天下间的人都会为她赴汤蹈火。

    这便是“天魔魅心”*的最高境界吗?这便是可以号令天下的“十媚惑天”吗?

    任雨情知道“天魔魅心”*的威力完全是取于施术者与受术者之间的精神力对比,在感应到于雅婷走出的瞬间,已是紧守神意,将灵台无比坚固。她轻哼一声,道:“于姑娘,外相着因,世事轮回,红粉如枯骨,万般皆寂灭!”这几句禅唱之间已是用上了“大悲明王咒”,整个大堂被她浑厚的真气所鼓荡,顿时扬溢着一片肃穆端庄之气。

    “格格格”,于雅婷娇笑不变,道,“任姑娘,难道你难道不知道‘天魔魅心’*修到最高境界,已是由魔入道,再无正邪之分了吗?任姐姐,我们以后都是黄家的媳妇,自然要和睦相处,你说对不对?”

    任雨情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蓦然间已是发现不对,立时神情微变,道:“于姑娘,‘十媚惑天’果然是天下第一媚惑之学!”

    “哎,便是天下第一,却还有个狠心人不肯垂怜人家!”于雅婷幽幽一叹,双目满含幽怨,向黄羽翔投了过去。

    任雨情大是心惊,忙将黄羽翔拉住,道:“羽郎,紧守心神,千万不要让她给迷惑住了!”

    “羽郎——”同样的一声叫唤,于雅婷可要叫得娇媚多了,只是听到这一声甜腻的声音,便足以让人热血沸腾,于雅婷抬起右手,食指微勾,扁贝似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唇,说不出的盅媚人心。

    黄羽翔的神情颇见麻木,轻轻推开任雨情,已是向于雅婷走去。

    ——卷十五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