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心阁之乱
    “魏雅心,若是你弃剑自杀的话,我倒还可以将你的尸首送交到张华庭的手里!说不定,他对你恋奸情热,会自杀殉情也说不定!这样子的话,你们一家人倒是凑全了!”文长老阴森无比地说道。虽然魏、莫两人已成瓮中之鳖,但困兽犹斗,若是她们拼死也要拉两个来垫背,其余长老也就算了,若是自己的话,可是万万地划不来!不过,再怎么说,魏莫两人都是冲着自己来得可能性要大些!

    问剑心阁的武功最讲究心静气和,一旦心情不定,武功便会大要折扣。文长老说得如此恶毒,便是想要激怒魏雅心,让她发挥不了全部的功力。

    果然,听她说得如此恶毒,魏雅心顿时大显怒气,猛然娇叱一声,长剑划过一道明丽的光芒,直向文长老的头颈削去。

    “水月三盘!”文长老大喝一声,道,“魏雅心,你的武功越来越是退步了,这一招怎得使得如此无力没有神韵!依你这个样子,怎有资格做本门的门主!”

    不用她吩咐,其余六个长老都是挥剑向魏雅心疾刺而去。四前三后,七柄长剑驾御着无比深厚的内力,浩浩荡荡地向魏雅心狂扫而去。若要硬架如此巨力,那非要将三大宗师请得其二联手方行!

    魏雅心的脸上闪过一丝极难查觉的笑意,猛然间将长剑一抖,娇躯在空中轻轻盈盈地打了个折,已是向莫长老的方向跃回。

    “魏雅心,你便只会东躲西藏吗?咦——”莫长老身形才一追出,却猛地戛然而止。

    百来块晶莹发亮的碎片好像凭空出现,如同九天落雨一般像七大长老齐齐扫飞而去。魏雅心在折身而回之前,已是将手中的长剑振断,以毕生功力将百来块碎小的铁碎向七人袭去。

    她这些暗器发得极是时候,正好拣在七大长老的剑势还没有合围之前!若是待到她们的内力联成一气,便是以火铳之威,恐怕便是百枪齐射,也极难将铁珠子射到她们的绍。

    面对魏雅心以全部功力迫出的攻击,七大长老只有各自为战,将长剑舞成了一团,“叮叮叮”的连响声,一块块碎片纷纷激飞而出。

    魏雅心身形一落地,便向莫长老轻喝一声,道:“走!”身形停也不停,足尖一点地,便又是一个大翻身,身形高高跃起,向文长老七人纵去。

    莫长老虽然年纪有些大了,脑袋瓜子不太灵光,但此时的反应倒也不慢,“走”字入耳,连一点犹豫也是没有,身形立时纵出,反倒抢在了魏雅心的前头。

    魏莫两人身形腾空,齐齐向底下的七大长老推出两掌。只需冲出这七人的包围,凭着两人的轻功,必可以率先回到问剑心阁。魏雅心在问剑心阁威望极高,极受尊崇,此时发生内讧,必然支持她的人较多!至于黄、任两人已是深入洞腹,无法将他们唤出,唯有壮士断腕,先将自己保住再说!

    这七大长老应付魏雅心的暗器已是颇见吃力,再受到两人掌风的压迫,自然更显力拙。只是这七人毕竟功力都与魏雅心相差不是甚远,虽然吃她出奇不意的妙招,但却立刻又稳住了阵脚。

    此时魏雅心与莫长老已是窜过前面四个长老,正好夹在七个长老的中间。文长老等人吃她暗亏,自然将她恨得半死,都是齐齐怒喝一声,腾空向魏、莫两人迎去。只是她们的阵形纷乱,已是无法使出“绝情灭杀阵”来,但光光这七人的联合之力,也绝非魏莫两人所能够力敌。

    魏雅心暗暗一叹,只需再将七大长老逼住一息的时间,她与莫长老便可以逃出重围!只是这七人的武功端得了得,虽然吃她暗算,却是仅仅略一慌乱便恢复了正常。

    右手一挥,背上第二把长剑来已然出鞘,猛然向身后的四个长老挥去。莫长老也鼓荡真气,挺剑向前面的三个长老削去。两人身在半空,已是再无躲避的余地,只能与七人硬拼一记了!

    “叮叮叮叮”,魏雅心连挡四剑,虽然将对方的攻势化解,但浑身气血却是一阵翻腾,内腑一片紊乱,几欲吐出血来。她身为问剑心阁的门主,一身功力当真是惊世骇俗,强提一口真气,硬是将内息给稳定下来。

    “嘿!”莫长老挡开对方三人袭来的两剑后,手上已是一片麻木,实是没有余力再格下第三剑。那第三剑乃是出自周长老之手,她平时在门中从不多话,一直沉默寡言,但内力之强,却是仅次于魏雅心。而她此时长剑所对,却是魏雅心毫无提防的背心。

    莫长老两条扫把眉快要挤成一团了!她猛然一个急旋,已是护在了魏雅心的身后,双眼向周长老怒目而视,煞是神威逼人。

    周长老吃她如此一瞪,竟是稍稍愣了一下,手中长剑来不及改变方向,顿时直直刺入了莫长老的胸膛。她想不到莫长老竟会舍命相救魏雅心,一双眼睛也是瞪得老大,满是不可置信之意。

    “噗”,浑身的经脉都似在一瞬间被周长老雄厚的真气给震碎了,莫长老猛然嘴巴一张,吐出一口鲜血来。她吐出一口血之后,浑身的真气反倒却是一松,猛然左掌一竖,便要向周长老打去。

    这是她濒死前的一击,乃是她毕生修为所在,而周长老此时却是出现了一怔,若是打在她身上的话,估计差不多两人都要一同下到地府,再斗个你死我活了!

    “啪!”莫长老却是将左掌从右肩下拍出,厚实的真力透出,立时将魏雅心给远远地抛飞而去。她的经脉原就被周长老霸道的真气给全部挤碎,此时再出这一掌,内腑立即受到强大内劲的反震,“哇哇”几声,连吐四五口鲜血,等摔到地上的时候,已是死得彻彻底底。

    她受文长老所骗,一直与魏雅心做对。此时局势之危,她也要担了绝大部份的责任。莫长老此人心思单一,负罪心一起,便求一死以谢师门,宁可丢了自己性命,也要将魏雅心送出重围。

    “莫长老——”魏雅心悲呼一声,向文长老冷冷望去,道,“文菊心,你的身上又多担了一条性命!”

    文长老轻轻一笑,道:“怪了,人又不是我杀的,干嘛又要算到我的头上来!便是你的女儿女婿,也是死在巨蟒的口里,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将手中的长剑耍了个剑花,一副悠闲无比的样子。

    因为莫长老冲在魏雅心的身前,这一掌拍出,虽然将魏雅心送出了重围,但却是落在了山洞所在的一方,等于是又重回到了起点。

    魏雅心冷然不语,低头看一下手中长剑,道:“文菊心,你想来杀我,倒是过来试试啊!”

    文长老轻哼一声,道:“现在是以七对一,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脚下轻移,带动着另外六人向魏雅心缓缓走去。

    魏雅心轻笑一下,道:“只怕你是不敢过来!”身形一翻,猛然向幽黑的洞中急跃而去。

    文长老一怔,道:“魏雅心,你莫非是疯了不成!你不是知道这洞中有瘴气的吗,便算你能躲得了眼前这一关,待到巨蟒吃了你的女儿女婿后,闻到你的味道,自然会出来寻你!便算巨蟒吃饱了,只需拖到明天,我们几个照样可以进来找你!”

    魏雅心格格一阵娇笑,道:“文菊心,我倒是颇想与巨蟒为伴,总比与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的人待在一起要好上许多!”

    文长老突然大笑起来,道,“我本想亲手将你杀了,若你死在巨蟒口中的话,我便少了许多乐趣!不过,你却是要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不知谁更倒霉一些!”

    向左右六人打了个眼色,她低声道:“我拖着她说话,让她所受的瘴气将她的内力全部化去!等我打手势给你们的时候,大家都一起将内息闭住,冲到洞中将她杀了!”

    柳长老微一犹豫,道:“可若是巨蟒冲出来的话,那我们——”

    文长老微笑道:“我们有七个人,纵使巨蟒冲出,难道还脱不了身吗?”

    见六人都是点了点头,她复向洞中道:“魏雅心,你知道我等这一天已是多久了吗?”

    只听魏雅心轻笑一下,道:“文菊心,我知道你是想等我所受的瘴气发挥作用!哼,我这便到洞中去将那条巨蟒给引了出来,也让你们见识一下巨蟒的厉害!”

    文长老是个行事小心之人,非要见尸之后才肯确信对方真得丧命,若是死在巨蟒之口,难免让她不能安枕。她忙叫道:“魏雅心、魏雅心——”连叫了几声,却是再也听不到魏雅心的问答。

    她转念一想,复道:“大家注意,说不定魏雅心想要声东击西,故意引开我们的注意力,趁我们不备的时候冲出来!这瘴气之效要过一柱香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大家在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戒备,绝不能让她逃脱!”

    六个长老都是点一下头,俱是神色紧张地盯着洞口。

    文长老暗暗计算时间,等到一柱香的时候过去之后,终是神情大松。她的两只小眼睛微微一眯,道:“看来魏雅心所中的瘴气之毒已然发作,说不定这当儿已经成了巨蟒的腹中餐了!”话虽如此,但总是有些奇怪,照她们这般发出如此大的声音,早该把巨蟒给引了出来!难道说,这家伙当真是吃饱了不成!

    若说要减肥的话,这三人便是连塞它的牙缝都还不够,为何还是没有动静呢!

    老太婆正奇怪间,却听魏雅心清冷的声音道:“文菊心,你可知道天底下有一样东西你是永远也斗不赢的!”

    “魏雅心!”文长老又惊又喜,忙向身边六个长老使了个眼色,道,“什么东西?”七人蓄势凝气,都是准备冲入洞中,给魏雅心一记雷霆重击。只是惊喜紧张之余,都是没有发现,魏雅心虽然入洞几有两柱香的时间了,但中气却仍是极足!

    “她出来了?”虽然尚还看不到魏雅心,但深洞之内隐隐有光亮传出。任是动物再怎么聪明,但能够用火的,便只有人类而已。黄、任两人应该已经死在蛇腹之中,这剩下的便只有魏雅心了。

    “天意!”魏雅心话才说完,人已经站在了洞口之处,清冷的脸上找不出一丝的感情。

    “嘿!”七大长老齐齐合身扑出,直向魏雅心纵去,七柄长剑如同蛟龙出海,呼啸着向唯一的目标浩浩荡荡地击去。

    蓦然之间,只觉一股雄霸天下的真气传来,己身的真气立时急蹿乱跳起来,几欲脱体而出,向对方的身上揉和而去。方今天下,唯一能让她们几人出现这种反应的,便是那个厚颜到问剑心阁来提亲的风流小子了!

    “叭叭叭”,失去了己身内力的支持,七个长老立时从空中摔落下来。好在她们的真气虽乱,却还有几分护体之效,总算没有跌个鼻青脸肿。

    文长老一见到黄羽翔,便知道今日之事再无取胜之机,她的心思当真是灵巧之极,才刚摔落到地上,立时反弹而起,便要展开身形,往山下逃去。

    若是换了个人,她的此番计谋必然可以得逞,但在黄羽翔霸道无比的内劲面前,她的全身真气却都不听指挥,身形扑起,却只是让她多摔了个跟斗。

    黄羽翔从洞中探出头来,左手还牵着任雨情,道:“哟,各位,才没过一会不见,怎得这番客气!见了晚辈之后,然后还要跪下行礼,还真会让晚辈脸红!”

    文老长勉强站了起来,道:“黄羽翔,你不用在再冷嘲热讽了!既然被你们逃了出来,我也无话可说!只是,为什么你们竟没有中了瘴气之毒,为什么你们没有被巨蟒咬死?”

    黄羽翔摇了摇头,道:“看来你有很多疑问啊!雨情,要不要把事情告诉她,让她做个明白鬼!”

    任雨情淡淡道:“你高兴说便说,老把我扯出来做什么!”

    黄羽翔扭过头在她耳边轻声道:“莫不是你没有献身给我,此时心中憋着把火,浑身难受啊?这么大的火气,吃了火药了吗?”抬起头看了看文长老,又从袖中取出一块比巴掌略小一点的玉佩来。他此时犹处洞边,玉佩取出之后,立时发出明亮无比的光芒,将幽黑的洞口照得一片光亮。

    “九玉佩!”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这九玉佩神奇作用不知道听说过多少遍了,七大长老立时便想到了问剑心阁遗落的重宝。

    “答对了!不过很抱歉,没有奖励!”黄羽翔嘻嘻一笑,将手中的九玉佩把玩一下,道,“先说一下这块玉佩吧!你们都知道这九玉佩能在暗处发光,驻颜留春,但它其实还有一项作用——”

    见七人都是流露出恍然的的神情,黄羽翔复道:“不错,它还能去毒!”想到这个功效,这小子不禁暗骂起来。若不是这九玉佩的神奇功效,任雨情早就真真正正成黄家的人了!

    文长老满脸的失望之色,道:“那条巨蟒呢?难道被你们两个杀了吗?”

    黄羽翔将九玉佩交到了任雨情的手中,道:“巨蟒是死了!而且我也很想告诉你它是我们杀掉的,不过,事实上,我们进到洞中的时候,这条巨蟒便已经死了,被老天爷请回天上去了!”

    “什么?”明明计划如此完美,岂料九玉佩竟有如此神奇作用,横行千年的巨蟒却又魂归西天,整个事情文长老其实也计算得蛮精准了,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文长老一阵失魂落魄,喃喃道:“天意!天意!这莫非真是天意吗?”

    魏雅心摇头轻叹,道:“文菊心,你还不不俯首认罪!”

    “哈哈哈”,文长老突然发了疯的狂笑起来,道,“认罪!不错,强者为尊,现在是你们赢了,自然可以要我认罪了!”她稍敛狂态,目注艳阳,道,“我出身书香门第,本应该嫁个好人家,规规矩矩的过了这辈子!岂料我偷偷喜欢上了教书的先生,在我十七岁的那年,更是将终生托付给了他!”

    她胸膛一阵起伏,黄羽翔三人知道这些往事已经尘封于她心中很久,必是让她将性情变成如今日这般的主因,便一声不吭地听她说完。

    文长老复道:“虽然他只是穷书生,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这辈子不管贫贱富贵,都会陪在他的身边!为了他,我还离家出走,与他远赴他乡!在那里,我们虽然过得很清贫,但我却是一点也没有感到苦!但、便这个负心人却是耐不住清贫,居然将我卖给了当地的一个恶霸!我至死不从,但一个弱女子又岂能对付得了一群如娘似虎的畜牲!”

    她狠狠地捏了捏拳头,道:“这个负心人便躲一边,看着我被他们凌辱!若不是正好师父经过,我早已经被他们折辱而死了!当时他们共有十七个人,师父在救我的时候,却因为有五个人已经发泄完了,离开了那个地方,没有将他们杀死!我修成武功之后,花了两年的时候,将他们一一找了出来,折磨了他们半年,才让他们归天!可惜那个负心人却早被师父给吓死了!”

    黄羽翔暗暗一叹,正想说话时,却听她又道:“哼,所以这个世界上强者为尊!当初我若是有一身武功的话,又岂会被这个负心人所骗,又岂会被这些畜牲所辱!若是让我掌了武林大权,必然要将天下的男人全部变成女子的奴隶!”

    任雨情扫了黄羽翔一眼,道:“文长老,你的遭遇虽然可怜,但你也不能成为你阴谋夺权的借口!莫长老、刘长老的冤魂又该向谁申诉!”

    “成王败寇!”文长老昂然抬头,道,“成大事者,必然一路踏着枯骨迈向胜利!今日我败在这个黄口小儿手里,乃是天意弄人,非是我文菊心技不如人!”她抬起手中长剑,猛然便向自己的颈间抹去。

    其余六大长老因为真气受制于黄羽翔,都是无力阻拦于她。而黄羽翔三人听到她诉说往事的时候,便知道她已然萌生死志,便是救下了她,也只是让她晚几天死而已!她的罪行太大,已是无可饶恕,念在她也是遭遇凄惨,也不欲多难为她,便都没有阻止。

    一汪鲜血狂涌而出,洒在了白雪皑皑的地面上。文长老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雪地之上,两眼兀自睁得老大,犹似不甘心自己的大计竟会毁在一连串的意外之上!

    魏雅心向黄羽翔示意一下,道:“你们六个都随我回去,听候门规的裁决!”所谓树倒猢狲散,文长老一去,她们的斗志大减,都是没有什么反抗之意,齐齐点了点头。毕竟她们是心阁的长老,由门规发落的话,还能有一条活路。若是拼死反抗的话,万一惹怒了黄羽翔,说不定便要血溅五步。

    待到黄羽翔收回内力,她们都是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魏雅心负起了莫长老的尸体,任雨情抱起了刘长老,柳长老则背着文长老,一行人悄无声音地向问剑心阁返转而去。

    发生了如此剧变,一路上众人都是无心说话,十来里的路程转眼即过,已是跑回了问剑心阁所在的几十间大屋处。

    雪地上兀自有不少心阁的弟子在练习武技,见众人返回,都是大嚷道:“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瞬时之间,屋中已是涌出了百来个人,纷纷挤到了屋外。看来这些原先在外面的弟子,练武只是个幌子,当侦察兵的可能性要来得高得多。

    只是待黄羽翔几人跃近,见到他们身上或背或抱着的尸体时,才知道情况不对,都是一个个傻了眼。霏霏虽是个小女孩,但胆子倒是很大,走上前几步,道:“门主,你们是不是遇到巨蟒了?”若不是遇到巨蟒,又有何人能够在一众高手间,将三大长老袭杀!

    魏雅心寒冷若冰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道:“霏霏,你和你几个师妹都回到自己屋子里!齐长老,你将所有十八岁以上的门人都召到大堂去。”

    她向黄任两人看了一眼,道:“雨情,你也随我来吧!羽翔,你且先回自己屋中待上一会,我们要处理门中内务,不方便让你参加!”

    黄羽翔点点头,真气轻发,向原先的六大长老一一拂去,将她们的经脉都封住了,免得她们狗急跳墙,趁他不在的时候,暴起伤人或是远遁此地。

    见问剑心阁的弟子都向一间大屋走去,他也转身回到了自己屋中。只是他刚坐到椅上,还没有将凳子坐热,便听“哐”地一声,木门已是被人用力推开。

    霏霏等十几个小姑娘纷纷钻了进来,除了黄羽翔昨日见到的,尚还有五六张生面孔,雯雯道:“雯雯就知道大哥会平安回来的!”

    一个穿黄衣的小姑娘道:“是是是,我们都知道黄大哥是最最厉害的人!黄大哥,你们是不是真得和大蛇打了?”

    霏霏在那小姑娘的肩头上轻拍一记,道:“凝红,你也太笨了!若是被巨蟒所咬的话,身上又岂会都是剑伤!”凝目黄羽翔,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瞬不眨,道,“黄大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这帮小鬼还颇是机灵,胡编乱语看来也极难瞒混过去。况且问剑心阁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们迟早都会知道,黄羽翔笑道:“霏霏还真是聪明,看得也挺仔细,居然被你发现了!”

    霏霏大是得意,拿手肘拱了一下凝红,道:“怎么样,我说得对吧!”

    凝红将小嘴轻嘟一下,道:“不理你,我要听黄大哥讲故事!”

    黄羽翔轻笑一下,道:“好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了!来,大家坐好,听我慢慢道来!”

    十几个小姑娘围着黄羽翔团团坐好,近三十道目光俱是投在了他的身上。虽然黄羽翔早就习惯被人注视,但遇上这一双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兀自大感不太自在,他清了清嗓子,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只是关系到文长老过去的那一段往事因为太过悲惨,若是说给这些小姑娘听的话,恐怕会对她们大起误导作用,便按下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