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一章天擒巨蟒
    “羽郎,这里好黑啊!”任雨情的声音有几分轻颤,但听在黄羽翔的耳朵里,却是无比诱人的富有磁性。

    这小子原就忍了半天,这时哪还忍耐得住。右手一带,已是将佳人拉到了自己怀中,凑嘴便在她的唇上重重地吻了下去。

    任雨情嘤咛一声,在这种昏暗无声的环境中,更是能清晰无比地感受到身体的每一丝颤动。当两片火辣辣的嘴唇吻上来时,仿佛天地都在瞬间崩塌似的,只觉脑中翻飞过无数颗星星,连呼吸也在瞬间停住了。

    心满意足地将头抬了起来,黄羽翔双手搂着早就绵软成一汪春水的任雨情,低笑道:“雨情,我想你快想疯了!”

    任雨情急急地喘了几口气,方才直起身体道:“羽郎,你不要胡闹了,可不要忘了这里还有一个极其厉害的畜牲!嘻,是两个畜牲。”

    “是是是,我的好娘子!”黄羽翔大笑几声,抬起她的纤手在嘴边轻咬一下,道,“竟敢骂你的夫君是畜牲,便让你看看畜牲的厉害!”

    深入洞中几有一里之后,这个山洞倒反而更见开阔,但腥重之气却是愈发得厉害。虽然洞中漆黑,但以他的眼力,自然纤毫可辨,见任雨情的俏脸晕红一片,仿佛春花初绽,沾着点点露水,说不出的美丽动人,不禁道:“雨情,以后你们姐妹都带着九玉佩,那我以后即使老了,看着你们这些美丽的老太婆,也会精力充沛的!”

    任雨情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个家伙啊,怎得老是想些不堪的念头!啊,原来你到降龙洞中来拿九玉佩,打得竟是这个主意,枉雨情还道你爱惜人家,不忍雨情被逐出师门呢!”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所谓女为悦己者容,你们当然要每天都为我打扮得漂漂亮亮!而且,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美丽常在、青春永驻呢!”见任雨情一脸不悦的表情,他轻轻搂过她的俏肩,凑嘴在她的耳边低声道,“骗你的!我当然不希望你被师门给赶了出去,至于让你们姐妹几个青春常在,那只是顺手牵羊,一举两得而已!”

    任雨情在他的胸口轻轻打上一拳,道:“你老是欺负雨情,小心回去之后,叫姐妹们一块修理你!”

    让家中几女做大,自己大权旁落,这已是黄羽翔心中的痛。他颇是愁恼地看了任雨情一眼,见她满脸的取笑之意,不由地将心中的烦恼丢到一边,道:“好了好了,我势单力薄,可不敢惹翻你们这些娘子军!走!”

    拉着任雨情直往洞中深处走去,才走出几步,他突然道:“雨情,这山洞这么深远,九玉佩总不能像头牛那么大吧,我们又要如何找寻呢?”

    任雨情微微一笑,道:“幸亏我跟着你来了,不然的话,便是东西放在你的跟前,你都不知道去拣!”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这个清冷女子的身上可看不出丝毫的害羞忸怩之色,好似已经同黄羽翔做了十年夫妻一般的自然,“告诉你吧,九玉佩在黑暗的地方会发出明亮的光芒,而戴在身体上的时候,却又一丝光亮都不会发出!”

    黄羽翔哦了一声,道:“这还真是个好宝贝!以后我们一家人大被同眠,将九玉佩往帐子上一挂,既无油灯之烟,又光线充足,能够将每我每一个娇妻的容貌都给照出来!”

    任雨情轻摇一下螓首,道:“羽郎,你啊就是三句话离不开本性,天生就是个下流胚子!”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应该说是多情重义!若不是如此的话,你又岂能做了我的小娇妻!”

    两人说说笑笑,已是行进了几有三里路程。

    任雨情脚下放缓,道:“大哥,我们差不多就要到了!根据历代祖师所述,这条巨蟒应该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黄羽翔也不由得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神情,毕竟当时在巫山之中,那条巨蛇也是让他吃了不少的苦头。若是掉以轻心的话,自己身上可是担了众多红颜知己的所有希望,还真得是一尸七八条性命的后果。

    两人都将内力完全展开,富有千年渊源的真气互相沟通,将彼此的神意都是无限展开。因为在黄羽翔尚未神功大成前,两人便有了一次高层次的双修,是以黄羽翔如今虽然将“抱朴长生功”推进到了最高层次,但从两人的功意上来讲,却是没有主奴之别。不像问剑心阁的其他弟子,无不在他醇净霸道的“抱朴长生功”之下俯首称臣。

    绕过一道转折处,突然眼前一片开阔,而且隐隐有明亮的光线射来。两人都是出奇不意,无不心中微微一愣。黄羽翔环目一周,真气突然轻轻一阵波动,任雨情与他功意相通,立时转过头向他注目之处看去。

    黄羽翔双目紧盯的地方正是些许光亮发出的源头,但好像却是被什么东西包围着一般,所有的光线都是直射洞顶。两人的目力虽好,但从黑暗之处蓦然走进光亮的地方,瞳孔却是一下子适应不过来,一时之间,却也只看到一片柔和的白光。

    练武之人的适应能力要比常人来得强得多,黄、任两人又是将内力推进到了顶尖之流,适应之速,更是快得惊人。才短短的数息时间,两人便已经完全适应了此洞的环境。

    黄羽翔轻轻扭转过头,低声道:“我们首尾夹攻,我刺它的脑门,你打它的七寸!”

    将那团光亮包围住的,赫然是一条粗如水井,绵长无比的白色巨蟒!估计此时正在睡觉,而以黄、任两人的轻功之高明,竟是让这种听觉最是敏锐的动物也没有查觉出来。

    黄羽翔暗暗一叹,在巫山之中见过的那条巨蛇虽然也算够大了,但比起眼前的这条来,却显然是儿字辈、孙字辈的!他话一出口,便发觉不对,这条巨蟒虽然盘圈着,看不清到底有多长,但这么大的蛇,想要找出七寸来,还真是不好度量!即使能够找到七寸,还真得能将它置于死地吗?

    他忙改口道:“我去打它,引开它的注意力,你想办法将九玉佩给取了出来!”能够在黑暗之中发出光亮的,应该只有九玉佩了。

    任雨情向他看了一眼,见他郑之又重地点了点头,便道:“好,你要小心了!”

    黄羽翔抽剑在手,这把神兵在黑暗之中竟也发出炫丽无比的光芒,相较之九玉佩,倒是丝毫也不见逊色。他大吼一声,傲天剑聚起了他全身的内力,猛然腾空跃起,向巨蟒扑去。

    任雨情蓄势待发,只要巨蟒一动,她立刻便潜伏过去,将九玉佩取了过来。

    黄羽翔身形扑近,挥身猛然向巨蟒砍去。像蛇这种身体如此绵长的动物,刺上它一剑,却是要不了它的性命!只有以“浩然一剑”的莫大威力下,才能将它一劈为二!

    那条巨蟒许是身形太过庞大,反应竟是奇慢无比,傲天剑已是快劈到它的鳞片上时,依然毫无反应。

    “喝!”聚集着全身的真气,傲天剑重重地避在巨蟒白色的鳞片上。剑身本因承受了太多的真气而显得极为黯淡,但在真气狂涌的同时,却是暴闪出奇亮无比的光芒,将整个山洞照得纤毫可见!

    所有的力道全被巨蟒分毫不差地全部承受住了,黄羽翔心中大喜,想道你这条臭蛇还不给我断成两截!以他“浩然一剑”的狂猛威力再加上傲天剑的锋芒,单以攻击威力而论,环顾当世,已是无人能够将与他比肩!

    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无坚不摧、无物不毁的傲天剑砍在鳞片之上,却只是让白色的鳞片多了一道印记,竟是没有将它破开!黄羽翔猛然只觉手上一颤,自己全身的力道好似打在了一块海绵之上,力道虽大,但却是被海绵慢慢地消化吸收,竟是半分也伤不到对方!

    他惊骇莫名之间,猛觉蛇僧上传出一股奇大的反弹之力,竟是将他硬生生地反弹出去。他人在半空,兀自还有些迷糊:怎得连傲天剑也伤不了它!怪不得问剑心阁的历代祖师都是拿它没有办法,原来以它的皮肤之厚硬,已是当世再无克星!

    飞退之际,只觉身后已有一人掠来,将他紧紧抱住。除了他之外,洞中唯一的人类便是任雨情了,是以他也没做出什么反应,让对方抱了个正着。

    两人身形落地,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是止不住地惊骇之色。任雨情颤声道:“羽郎,此物乃是天上的神物,非是我们凡人所能力敌,我们还是快走吧!哎哟!”她猛然惊呼一声,复道,“羽郎,我的全身好像都绵软无力了,真气也像是在流散之中!”

    黄羽翔大惊,隐隐然也觉得真气似是不断地在泄露出去。他沉声道:“莫长老她们怕巨蟒还杀不死我们,居然还给我们下了断肠散的毒!”能够让他们两个大高手毫无所觉地中毒,应该只有无色无味、只会让人三天之内动用不了真气的断肠散了!

    任雨情柳眉紧蹙,道:“莫长老既然布下此局,定然会守在洞外!即使我们能够逃到洞外,也只会遭了她们的毒手!”

    黄羽翔想了想,道:“你自个儿逃出去!她们还希望你继任门主之位,只消你说我已死在洞中,自己愿意返转问剑心阁,她们必然不会难为你的!”

    任雨情凄然一笑,道:“羽郎,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自从回到问剑心阁之后,我便已经想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再欺骗自己的感情了!羽郎,若是没有你,你叫我又如何活下去!我的心早就跟你系在了一起,一个没有心的人,便是活着,也如行尸走肉!”

    黄羽翔大是感动,忍不住伸手将她搂着。任雨情突然身体一热,也反手将他抱住!若是两人功力完好,当还有希望从巨蟒的蛇口脱逃,但此蛇恐怕是有史以来,自然界最最强横的生物,外面还有绝顶高手环伺在侧,当真是无处逃生。

    黄羽翔在她的樱唇上轻吻一下,突然抬起头来,轻咦一声,道:“雨情,这条巨蛇纵使再年纪大,反应不灵,但被我砍了这么一剑,都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总该有所反应吧!”

    任雨情是个聪明人,立时反应过来,道:“莫不成它已经……”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雨情,这条巨蟒或许是天生的神物也说不定,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它还是有克星的!它的克星,便是时间,任它神通再大,也逃不过生老病死!”

    原本以他的神意之敏锐,在这一片地带有无活物绝难逃出他的感应。但蛇之一物,本就是冷血动物,连心脏的起搏都要比人类慢得多。黄羽翔没有感到活物之气,还道这巨蟒乃是蛇类,自己对它感应不灵,谁知这家伙却是已经死了!

    两人对看一眼,俱是从对方眼中看到死里逃生的欣喜之情。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莫长老她们在洞口等上个一两个时辰,见我们没有出来,必然以为我们中了断肠散的毒,已经死在里边了!我们乘她们离开的时候,也跑到外面去。只需熬过这三天,回去之后,必然要让她们好看!”

    任雨情点点头,道:“想不到莫长老她们居然如此卑鄙下流!只是莫长老平时虽然待人严厉,却绝不是那种会阴谋暗算别人的恶人,这件事情,看来还是文长老在背后策划,莫长老只是担了个恶名而已!”

    “这些个老太婆,不让她们看看老子的手段,她们还不知道老子的厉害!”黄羽翔大是气恼,任他再小心防备,也想不到问剑心阁中居然会有三仙教的断肠散!这个跟斗真是栽得有些冤枉。

    任雨情见他出口粗鲁,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突然惊叫一声,道:“糟了!文长老她们如此处心积虑想要除去我们,必然不会放过娘亲!羽郎,这可怎么办?”

    黄羽翔挠挠头,道:“虽然文长老她们有六个人,但岳母大人却也有三个长老支持于她,便是真得翻脸动手,恐怕也不会有性命之危!只需她们逃回心阁,便大可以号召门人,将文长老她们拿下!”

    任雨情是关心则乱,听黄羽翔这么一说,也放心了不少,但母女连心,仍是有些心惊肉跳,道:“可是我们要过三天才能回去,我就怕这三天会不会生出什么变故!”

    黄羽翔摇头一叹,道:“既然你这么着急,我倒还有一法,只不知你愿不愿意试上一试!”

    任雨情又惊又喜,道:“你这个人啊,都到了什么时候,还要同我打花腔!你当真还有什么办法吗?”

    黄羽翔笑道:“那是自然!只是,看来你得提前叫我亲亲好夫君了!”

    任雨情轻哼一声,道:“雨情是在和你说正经的,你却总是占雨情的便宜!”

    黄羽翔早就还剑入鞘,伸手搂过她的纤腰,将她完完全全地贴在自己身上,道:“我也是在和你说正经的!我的内功有拔毒疗伤的作用,若是你肯与我上床双修的话,说不定便能立马恢复功力!”

    任雨情俏脸一阵羞红,道:“你、你、我、我——”从司徒真真奇迹般的复原便可看出,黄羽翔的内功当真是神妙之极!而替于雅婷拔毒,更是证明“抱朴长生功”除了疗伤之外,还能去毒!

    黄羽翔假意摇了摇头,道:“原来你不愿意啊,哎,那我只好等到一个月后,与你洞房花烛了!”这小子真得不是什么好人!表面上虽然说不要,但却是反过来说,早晚两人都会“袒”诚相见,只是晚上一个月而已!

    任雨情大是心动,她始终觉得文长老会有此番动作,必然所图非小,怎都对魏雅心放不下心来。她抬头看了看黄羽翔,见他一副严肃无比的样子,虽然自己心中又忧又羞,但仍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道:“羽郎,你那些鬼把戏就不用瞒着雨情!其实雨情自与你拜过堂后,便将自己当作羽郎的妻子。既然我们是夫妻,那自然什么事都可以做得!”

    黄羽翔大喜,忙道:“对对对,我们是夫妻嘛!在惊天崖的时候,我们便已经拜过堂成了亲的!唉,瞧我这脑子!”他想了想,道,“我去将九玉佩给取了过来,将我宝贝雨情的如花俏脸看个仔细!”

    ※※※※

    “文长老,你疯了!”莫长老突然抽剑在手,直逼文长老,道,“你为什么要杀了刘长老?哼,你连犯本门三大重规,还是跪地听罪!”

    文长老淡淡一笑,道:“莫长老,不要对我说什么门规!从今天起,我便是问剑心阁的门主了。咱们问剑心阁凭什么要窝在这个只有风雪的地方,依着本门的实力,早就可以一统武林,号令天下!莫长老,只需你服从于我,你还是本门的第一长老!”

    “呸!”莫长老啐了一口,道,“莫秋萍活了六十七年,与你相交三十六年,竟然没有将你的真面目给看穿!文菊心,今日必要将你带到祖师爷的灵位前治罪!许长老、岳长老、钟长老、钱长老,还不将三名叛徒拿下!”

    旁边的四大长老都是冷冷地看着她,却是一个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文长老轻笑一下,道:“莫长老,九大长老已经有七人站在了一起。我们都觉得,问剑心阁不应该只是站在暗处,我们要走到前台去,去取得原本就应该属于我们的东西!”

    魏雅心向地上的刘长老的尸体看了一眼,脸上现过一丝悲痛之色,道:“文菊心,心阁弟子要么是跳出红尘,不想再回俗世的伤心人,要么就是天真不知世事的孩子,隐在暗处乃是自然而然的事!若是心阁现身武林,那心阁便失去了心阁存在的意义和寄托!”

    文长老哈哈大笑,道:“是啊,天真不知世事!哈哈,所以你才会被臭男人被骗上了床,将肚子搞大,还要躲着门人生下孽种!如此下贱,便是与青楼中的婊子又有什么差别!”

    听她说得如此不堪,魏雅心的俏脸顿时变得铁青,她轻轻一叹,森然道:“文长老,我现在以心阁门主的身份宣布,你已经被逐出问剑心阁!凡是问剑心阁弟子,见之必取其命!”

    她身居门主之职已有二十余年,说话之间自有她的威严之气,众人都是被她所慑,连文长老都是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

    文长老定一下神,道:“哼哼,我们七大长老在此,你便是门主又有何用!我们还要罢了你门主之职,你哪里还有资格去除我的长老之位!”

    魏雅心淡然一笑,道:“要革我门主之职,需要到祖师爷的面前,听取所有门人的意见,不是你说废便能废的!不过,我要罢除你长老之职,只需有一个长老作证便行!是不是,莫长老?”

    莫长老恭恭敬敬地点了下头,道:“是,门主!”

    文长老轻哼一声,道:“同你们说什么都是废话!将你们送上黄泉地府后,你便去对历代祖师告状好了,若是她们会开眼的话,不妨让她们都来找我!你的宝贝女儿和女婿这当儿也该成了巨蟒腹中之餐了,一路之上三人同行,想来你也不会寂寞!”

    虽然听她说得龌龊,但魏雅心关心的却是别个,道:“雨情和羽翔两人的联手之力,便是三大宗师也是奈何不了他们!要从洞中脱身,也不是件难事,除非你又使了什么手段!”

    文长老脚步缓移,七人已是将魏雅心与莫长老齐齐包围在了其中。她笑道:“果然瞒不过你!其实这洞中有一种瘴气,常人闻之无碍,但练武之人却会内力全失。这种瘴气每月只会出现一次,我师父便恰好在那一天进了洞,便再也没有回来!若不然的话,当年的门主之位,必然是由我师父当任,那轮得到你师祖!”

    魏雅心神情大变,道:“难道说,今天便是——”

    文长老哈哈大笑,道:“不错!自从师父死后,我怎都不信以师父的武功,岂会连脱身而出的机会都没有!我便在这里连续待了三个月,终于发现了这个秘密!魏雅心,该知道你都知道了,可以安心地去了吧!”

    她阴谋计划了已有好些年,终是得到了这次良机,心中欣喜无比。况且胜券在握,实是忍不住便想在这个敌人的眼前得意一番,看看她脸上痛苦的表情。

    魏雅心轻轻一叹,道:“既然如此,便手上见真章吧!”声音刚落,猛然拔身向文长老疾扑而去,长剑如虹,实是威不可挡!

    “叮叮叮”,连着文长老在内,四名长老突然集结在一起,四柄长剑齐出,立时将魏雅心的攻势给挡了下来!若是单对单,这里可无人是她的对手,但对方只要两人联手,便足以与她打成平手!四把剑轻轻一弹,已是将魏雅心给挡了回去。

    魏雅心身形落地,突然对莫长老道:“我拖着她们,你立时回到问剑心阁,召集门人对付她们!”她的声音压得极低,自然是怕让文长老听到,以坏了打算。

    莫长老长剑荡开,避过另外三个长老的攻势,道:“门主,你先走!祸是老太婆闯下的,自然要老太婆亲自来抵偿!”

    文长老阴恻恻地笑了下,道:“魏雅心,莫长老说得不错!本门之人谁不知道,她乃是专与门主对着干的!你便是保着她回去,恐怕本门弟子也不会相信她的话!哈哈!”

    莫长老这才恍悟她每次都让自己冲在前头,原来是要自己做挡箭牌、替死鬼!她的脾气暴躁,当下暴喝一声,刷刷刷地连续三剑,直向莫长老刺去。

    文长老哪会与她硬拼,又是与其他三人合出一剑,将莫长老的攻势给化解穷尽。七人阵形微变,已是将魏、莫两人拦在了靠近山洞的一侧。若是七人分开的话,万一魏莫两人拼起命来,说不定会让一个人溜了出去。现在七人一起,只需展开“绝情灭杀阵”,又有谁能够侥幸脱逃呢!

    眼下魏雅心两人便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与文长老七人硬拼,要么就是躲入山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