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章变生肘腋
    “黄少侠,可准备好了?”莫长老微笑着说道,神情之间总是说不出的怪异。

    仍然身处昨日所待的大屋中,仍然只有区区二十几人,但莫长老却是满脸笑容,可以看到从心底发出的得意之情,与昨日好似从脚底挤出来的笑容大相径庭。

    黄羽翔摊摊手,道:“请莫长老出题!”

    莫长老点点头,道:“杜甫的《静夜思》第二句,第三字是什么?”

    “噗——”黄羽翔才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顿时喷了出来,好在众女都是与他这个唯一的男人保持着较远的距离,没有被他给喷着了。他擦了擦嘴,道,“你说什么来着,你确认这首诗是杜老先生写的?”善哉善哉,虽然黄羽翔肚中的墨水不多,但也知道*的这首名诗。虽然李杜两人交情甚好,却也不能硬挂上杜老先生的招牌啊!

    莫长老老脸一红,道:“反正就是了,快说,第二句第三字是什么?”她乃是佃农家的女儿,幼时哪里念过什么书,被收进问剑心阁,却已经是二十岁以后的事了。进到心阁后,一直勤练武功,是以文长老虽然对她言明了李白,她脑中一时稀里糊涂,顿时将*给丢在了脑后。好歹她还记得李杜齐名,急智之下,却是将杜老先生给请了出来。

    好些人都是暗笑不已,只是莫长老在心阁中资格已是最老,但是没有人敢笑出声来。任雨情盈盈含笑,目光流盼之际,还真是明艳照人。众女哪见过任雨情如此妩媚明艳的样子,都是暗暗摄神不止。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地,是大地的地字。”

    莫长老向文长老看看,见她点了点头,便道:“嗯,第一关算你过了!”

    有这种事情!本来还道她要出什么吓死人的难题出来,可如今却也太容易了!莫不是她存心想放两人一马?可是看她那副德性,怎都不像个会发善心做好事的人啊!难道说,她是自己出题时出丑了,所以才没有在这上面纠缠下去?

    不但黄羽翔大感惊奇,连魏雅心与任雨情也是大觉不可思议。她们可认识了莫长老好多年了,自然对她的性子知道的更加清楚,绝对不会这么好说话。

    黄羽翔双手按在扶手上,道:“好,请莫长老出第二个问题!”

    莫长老道:“第一个是考你的文采,第二个是考你的智慧!你听着了,有农妇欲做炊事,需取四瓢水。但手中却只有一只能容五瓢水的大桶和一只能容三瓢水的小桶,问她如何用这两只桶得到所需的四瓢水?”

    她出题之后,好些人都是露出了沉思之色,看来是想将题目解了出来,再偷偷告与黄羽翔知道。只是她们这些人都是年过三旬,做这类算术题可非所长。若是换了昨晚的那些小姑娘,说不定三两下便能解了出来。

    也算她背得熟了,能够完整地将题目说了出来。黄羽翔脸上满是笑意,道:“莫长老,你且听仔细了!先将大桶装满,得五瓢水;再将大桶之水倒入小桶之内,直到小桶盛满为止。这样,大桶中尚有两瓢水,小桶中有三瓢水。三,将小桶中的水倒尽,再将大桶中的两瓢水倒入。四,复将大桶装满,得大桶五瓢水,小桶两瓢水。五,以大桶向小桶注水,只需将小桶盛满,大桶之中自然只剩下四瓢水了!”

    他解说得颇为仔细,原本还在苦思不解的众女都是露出了恍然的神色,连莫长老也是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看来虽然是她出的题目,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解题。

    莫长老微微一笑,道:“恭喜黄少侠成功闯过了前两道难题,不知可愿再过第三关吗?”

    若不是存心相让,便是将宝押到了第三个难题上。黄羽翔大起警惕之心,只是三关已过其二,岂有退缩之理,当下缓缓道:“晚辈愿意一试,请莫长老出题。”

    莫长老向魏雅心看了一眼,道:“如今黄少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才情智慧,但这只是外表,真正重要的,乃是他对雨情的心意!黄少侠,为了证明你对雨情是一片真心,你可愿意到云顶峰的降龙洞,将本门上几代门主遗落其中的‘九玉佩’给取了出来,赠与雨情!九玉佩乃是祖师爷亲传下来的宝物,能够养颜驻老,至死容颜不改。若是你能将它取了出来,我们几个便将雨情重新收入门下!”

    估计这洞中必是机关重重,否则的话,问剑心阁都是些女人,岂有不将这么好的宝贝取回来的道理!先前两个题目出得如此简单,就是为了让自己掉以轻心,在这道题目上若是处置不当,说不定便要将性命给丢了!

    任雨情立时大惊失色,道:“羽……黄少侠,你可千万不能答应!这降龙洞中有一条千年巨蟒,神力惊人,非是凡人所能相抗!”

    还没过门就这么护着人家了,以后不知道要成什么样子了。虽然众女也颇为降龙洞三字所惊,但见到任雨情如此情急的样子,都是大感好笑。只有莫长老几人都流露出恼恨之色,任雨情陷得越深,她们自然越是不喜。

    黄羽翔温柔一笑,对任雨情道:“傻瓜,你怕什么,我可不会做傻事!”

    任雨情顿时松了一口气,但莫长老几人却是大皱眉头。她们以让任雨情重回问剑心阁为饵,就是为了激黄羽翔大逞男子意气,慷慨为红颜,将性命送在了降龙洞中。

    黄羽翔转头对莫长老说道:“请问莫长老,这云顶峰位处何方?”

    莫长老立时转恼为喜,道:“就在离此地不过十里之处,黄少侠可是决定为雨情冒险入洞一试?”

    黄羽翔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道:“正是!”自己在巫山之中,好歹杀死了一条恐怕年岁也在千岁左右的怪蛇,多番死中求生,哪会怕一个畜牲。可惜小白没有带来,不然的话,光凭着它万兽之王的气息,便能将巨蟒制服也说不定。

    任雨情脸上阴晴变化不定,突然跃身而起,落在了黄羽翔的身边,道:“羽郎,我陪你一道去!”

    莫长老大惊,道:“雨情,你可不准去!”本来就是埋下毒计,以巨蟒将黄羽翔除去,或最好是让一人一蛇斗个两败俱伤,她们好坐收渔翁之利!黄羽翔的功法在先天上对问剑心阁有克制之用,若是不将他诛除的话,万一他*大发,问剑心阁岂不成了他*的地方。可怜她们几个老太婆都那么大把年纪了,岂能任凭黄羽翔放肆!

    可若是将任雨情也搭在里边的话,那下代掌门人岂不是也要蛋打鸡飞!

    黄羽翔也道:“雨情,你便在这里等我,我必然会平安归来的!”

    任雨情冷清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红晕,低声道:“你是雨情的夫君,你走到哪,雨情自然要跟到哪了!”

    莫长老听到这些肉麻之言,当真是气得鼻子都快要扭歪了,她眼睛一瞪,沉声道:“雨情,我以问剑心阁长老的身份命令你:留在这里,耐心等黄少侠回来!”

    任雨情突然露齿一笑,道:“莫长老,你莫要忘了,雨情已经被开革出了问剑心阁,只有羽郎将九玉佩取了回来,才能重新回归心阁!莫长老若是想以门规压制我的话,岂非要先收心情入门了!”

    莫长老顿时哑口无言,旁边的文长老却是开口道:“既然他们两个一往情深,便让他们一块下洞便是!”

    此言一出,莫长老连忙转头对她道:“那怎么成,雨情乃是我心阁的希望所系,岂可以轻易涉险!”

    文长老凑嘴到莫长老的耳边,低声说道:“雨情已经对那个男人死心塌地,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唯今之计,只有将两人一道解决了!这个男人身怀压制本门神功的心法,留在这世上,本门岂非要永远臣服于他的淫威之下!门人可以再找一个,但若失去眼前这个机会的话,我们便要落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莫长老大是犹豫,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好一阵之后,方才长吸一口气,道:“既然雨情执意与黄少侠同行,那老身就祝你们两位平安归来!”看来主意是拿定了。

    魏雅心大皱眉头,道:“雨情,若是事情勉强,不妨便到山间听风,等到心情平静了,再行入洞。”

    任雨情点点头,道:“雨情明白!”

    到山间听风,便是暗指出了此间后,不妨直接回转张华庭所在的听风阁!既然黄羽翔怀有克制问剑心阁武功的本事,当不怕六大长老的殂杀,犯不着为了一个虚名去拼死拼活的。

    魏雅心见任雨情听懂了她的话,便止口不言。

    莫长老道:“此时尚早,若是黄少侠与雨情快去快回的话,说不定还能赶在午饭之前!”

    黄羽翔嘻嘻一笑,牵过任雨情的纤手,道:“那好,我们这就走了!”

    任雨情自然希望下到山间,便与黄羽翔远走高飞,当下也不顾众目睽睽,反倒回手反握于他,拉着他便往屋外走去,道:“羽郎,我们走吧!”

    莫长老阴恻恻地一笑,道:“文长老,我们还是送雨情他们到降龙洞吧!若是他们在洞里负伤,我们也可以及时施救!”

    恐怕是要看看他们是否还有一口气留下,若是的话,必然会一剑上来,将两人刺个透心凉。

    任雨情拉着黄羽翔行到屋外,却见外面早已站着好多年轻女子,见到两人的时候,都是大叫道:“任师姐(妹),你是不是又被门主收入门下了?”

    昨天与黄羽翔耍玩的七个小女孩也挤了出来,霏霏依然一身火红衣服,插腰道:“若是门主不肯答应的,我们便一起求她,求到她答应为止!”

    众人知道她们几个人小鬼大,都是笑了起来。

    莫长老她们几个倒也走了出来,看到众女嘻嘻哈哈,与问剑心阁沉稳静心的宗旨大相径庭,怒声道:“嘻嘻哈哈的像什么样!还不给我都回去练武!”

    众人对莫长老大是惊惧,见她一脸怒容,倒是没有人再敢说上半句,都是一声不吭地往回便走,连霏霏这个小辣椒也不例外。

    黄羽翔摇了摇头,暗道此人刁横、文长老阴狠,有她们两人管着众女,也难怪这些女孩都是变得死水也似!若不将两人除去,长久下去,这些女孩必然性情大变,又会多出几个像莫、文长老的人出来。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已是盘算着如何借机除去这两人。

    正想得入神间,却见小姑娘雯雯突然跑了过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走到他的跟前,却是停了下来,伸出右手,小指微勾,喘着气道:“黄大哥,我们昨天忘了打勾勾了。我长大以后,你一定要娶雯雯!”一脸认真的样子,小小的脸蛋上闪动着真挚的表情。

    莫长老大怒,道:“雯雯,你在做什么,还不给我回去!”

    雯雯本来颇为胆小,此时却像是豁出去了,竟是看也不看莫长老,只是拿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瞪着黄羽翔。

    任雨情轻笑一下,道:“羽郎,你怎得将我们的雯雯也骗了呀!雯雯可是我们心阁出名的小美人,你的眼光倒是煞尖!”

    天地良心,自己可从来没有打个这个小丫头的主意!黄羽翔苦笑一下,道:“雨情,你可不要误会,我可绝对没有骗雯雯,只是昨天同她们说了会话而已!小孩子的话,岂能当得了真!”

    任雨情俯下身子,双手搭在雯雯的肩上,道:“雯雯,你为什么要嫁给他啊?”

    雯雯想了想,将大眼睛轻轻眨了眨,道:“因为我想要和任师姐一样的幸福开心!”

    “小丫头!”任雨情轻笑一下,拿眼睛瞥了下黄羽翔,目光流盼,又像是嗔怪,又像是欣喜,又像是盅惑,道,“他是个害人精,你可不要被他给骗了!”

    “雯雯,你还赶快给我回去!”莫长老已是抢步过来,右手如鹰爪,直向雯雯的肩头抓去。

    黄羽翔轻哼一声,右手轻拂,打出一道凝厚的真气,顿时将莫长老给逼退回去。他眉头微皱,道:“雯雯只不过是个小孩子,莫长老犯得着这么对她吗?”

    俯低身子,也伸出右手,将小指勾起,道:“好,雯雯,我们打勾勾!”

    雯雯大喜,脸上顿时浮现出一道笑容。她虽然年纪尚幼,但这一抹笑容却是如百花齐绽般得娇艳动人。

    粗细迥异的两指相勾,黄羽翔只觉天际仿佛突然响起了一记巨大的霹雳声,竟是震得他脑门一阵发痛!他原来是气愤莫长老的所为,故意与雯雯打勾勾,气气莫长老她们。岂料与雯雯小指相碰的瞬间,竟是大感心惊肉跳。他心中暗道:小丫头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恐怕不过十几天便是忘得干干净净,我又是在害怕些什么!

    雯雯突然将小脸往前一凑,在黄羽翔的颊上亲了一下,道:“黄大哥,我们已经打过勾勾了!等雯雯到了十八岁的时候,你可要记得上山来娶雯雯的啊!”

    黄羽翔轻笑一笑,道:“好,你快去练武吧!不然的话,莫长老又要骂你了!”

    雯雯这才突然记起了莫长老,将右手抽了回来,猛然一溜烟地跑回来了屋舍之中。

    莫长老的胸膛一阵起伏,暗自决定等到回来之后,必然要将这个小丫头狠狠地教训一顿。她平下呼吸,道:“黄少侠,我们可以走了吗?”

    黄羽翔直起身来,牵着任雨情的纤手,道:“莫长老既然吩咐了,晚辈岂敢不遵,请!”

    任雨情低骂一声,道:“莫长老是个一本正经的人,你不要老是寻她开心!”

    黄羽翔轻笑一下,道:“我哪里敢啊!若是她一不高兴,我岂不是也要被她赶到屋中去练功了!”

    “油嘴滑舌!”任雨情目光流盼,拉着他腾身而起,向山下跃去,轻啐道,“像你这种坏蛋,真该让林公主将你领到宫中当太监!”

    黄羽翔知道她的轻功尚在自己之上,只是提气将身体的重量放轻,任凭她带着自己纵跃,笑道:“绮思她想嫁我都快要想疯了,哪里舍得将我送到宫中去当太监!即使她下得了这个狠心,难道你也舍得吗?”

    任雨情立时大羞,道:“你要再胡言乱语,我便将你从这里扔到山下去,免得你老是口齿不清,总想占别人的便宜!羽郎,我看雯雯的样子可不像是闹着玩的,你可要当心了!”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雯雯不过十一二岁,哪里知道什么叫爱情!只不过昨天她听故事的时候听得入神,这才会心血来潮!我同你打赌,十天之内,她必然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

    任雨情甩了个大白眼给他,道:“你不知道,像我们女孩子从小就会有一个尊崇的人,在心里爱慕着他!雯雯定是将你当成了她心目中的大英雄,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忘记你!”她向背后看了看,见魏雅心与心阁九大长老都跟在他们身后七丈远处,道,“羽郎,你当真想要入降龙洞取回九玉佩吗?”

    黄羽翔一愣,道:“那是自然,我必然会将九玉佩戴在你的颈上,每日都是亲吻它一百遍!”

    吃他言语上的挑逗,任雨情的眼中顿时浮起了一丝雾气,道:“羽郎,你不知道,这降龙洞奇险无比!本门七百年前的那代门主洛祖师曾经见巨蟒肆虐生灵,便入洞诛除巨蟒!谁知这巨蟒已成气侯,刀剑难伤,反倒将洛祖师给重伤了!洛祖师后来硬闯回来,告示门人,以后绝不可再进降龙洞,没过半年,洛祖师便辞世而去。而在剧战之中,本门圣物九玉佩也遗落在了降龙洞中!后来历代门主中武艺超越前人的,都会到洞中一试!只是六百多年来,没有一个人成功过!雨情原打算在四十岁后,神功大成再往洞中一探的……”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我在巫山之中,也曾经杀了一条足有千年气候的大蛇!你放心,我可绝对不会让你成为巨蟒腹中之餐,要吃的话,也要被我吃了!”说着,抬起她的手来,放在嘴里轻轻一咬。

    “呀!”一股又痒又麻的感觉如同电击一般,迅速传遍全身,任雨情二十余年所修的道心立时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只觉浑身一阵发软,只想躺在心上人的怀中一动不动,任凭他抱着自己。

    身形一阵大涩,黄羽翔知道她已经意乱情迷,实是无力再跑。当下自己脚下用劲,反拉着任雨情激飞而出。只是行出两三里之后,已是到了山脚之下,他不识得道路,立时停下了脚步。

    好在任雨情已经清醒过来,一道道也分不清是白眼还是媚眼的目光不停地向黄羽翔甩飞而去,她重新使力,带着黄羽翔向一座比九天崖略矮的山峰行去。

    “这便是云顶峰吗?”黄羽翔上得山峰,便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死气,好似方圆几里之内,完全没有半丝生命的迹象。

    任雨情点点头,道:“羽郎,现在抽身还来得及!莫长老她们都怕你的内功,不敢拿我们怎样的,我们这便回中原去!”

    黄羽翔淡淡一笑,道:“若是你就这么随我回去了,你将永远是个师门的弃徒!纵使你现在不说,十年、二十年之后,你肯定会后悔今日没有试上一试!与其让你悔恨终生,还不如我们今天就去探个究竟!你们的洛祖师都能脱困而出,凭我们两个的联手,那就更加安全了!若是事不可为,我们便立刻出来!”

    任雨情缓缓点了点头,但神色之间还是说不出的犹豫不决,道:“话是如此,可我……好,羽郎,无论你到哪里,我都会随你而去的!”一脸坚定的表情,大有即使送命在洞中,也不会弃黄羽翔于不顾。

    两人说话之间,已是停在了一个深幽的洞口。昆仑山虽然到处积雪,气候甚冷,纵使动物死了也不会发出腥臭之味。但两人尚在里挟外,便闻到了一股奇腥无比的味道,走到近处时,这股味道更是浓重,任雨情已是柳眉紧蹙。

    魏雅心等人也是赶了过来,停在他们身后三丈之处。魏雅心道:“雨情,你当真想要进入此洞吗?”

    黄羽翔哈哈大笑,回身道:“魏门主且放心,我定然会好生照顾雨情,绝不会让她伤着一根头发的!”

    任雨情也向魏雅心点点头,道:“门主,我们会万事小心!”

    莫长老脸上既有得意之色,又有不忍隐侧之情,文长老却道:“雨情,我们便在这里等候你们的佳音!”虽然没有开口催他们进洞,但语中却是这个意思。这个老太婆果然厉害,杀人都不见血。

    黄羽翔牵过任雨情的纤手,两人相视一笑,便往洞中走去。阳光照射而下,两人一白一蓝,两道身影慢慢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待到两人走后很久,文长老突然厉声对魏雅心道:“魏雅心,你在二十年前私通张华庭,瞒着门人生下任雨情!我们几个念你一时糊涂,又因龙师姐临终前的嘱托,所以对你一直忍让!但你居然又让雨情勾搭外人,重蹈旧辙,你又将本门置于何地!”

    魏雅心向莫长老六人瞧了瞧,道:“那依文长老之意,我又该如何呢?”

    文长老将头一昂,道:“除去门主之职,自废武功!”

    魏雅心淡淡一笑,道:“文长老,你好深的心机!利用降龙洞对付雨情两人,现在又以六敌四,想来应该是胜券在握!只是,降龙洞未必能取了雨情与羽翔性命,你们六人也未必对付得我们四人!”

    文长老突然一笑,道:“是吗?”

    “吗”字出口,只见两道剑光闪起,原来紧随在魏雅心身后的周、柳两个长老突然挥剑向另一个忠于魏雅心的长老削去。那长老全神贯注在文长老几人身上,又哪里料到竟然祸起萧墙,连哼都没有哼上一声,便被两把长剑分别从左右洞穿!几人艺从一门,对彼此的功夫都是了解甚深,是以能一击毙命。

    “现在又如何?”文长老得意地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