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三道难题
    看来这些娘们还真是没有什么野心!黄羽翔一路行到问剑心阁所在的几十间屋舍处,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暗叹,这些屋子与寻常人家所住毫无不同,比起李慕然所在的清荷剑派,这里还真是不值一提。若不是此处是昆仑山中的九天崖,黄羽翔绝对想像不到这里竟是在武林传颂千年、神秘莫测的问剑心阁。

    扭头向任雨情看去,这个绝丽的女子脸上掩不住的喜悦之情,见他望来,却是如小媳妇一般地转过脸去。白玉似的脸上升起两股红晕,在他脸上稍停就走的目光中,闪动着无比娇羞的神情。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雨情,你娘都已经把你许给我了,你怎得到现在还没有同我说上半句话啊!”

    任雨情将头垂得更低了,只是握着他的那只纤手却是用上了几分力气,若不是黄羽翔的内力还有几分火候,这当儿恐怕就要痛得叫出声来。饶是如此,他兀自眉头大皱,低笑道:“我的小娇妻,你当真想要捏死我吗?”

    任雨情终是抬起头来,对着他轻啐一口,道:“待会进到屋中的时候,你可千万要老实一些!”

    黄羽翔小指微勾,在她的掌心轻轻挠了挠,笑道:“你不要老是看着我,你那些同门师姐妹都在注意你呢?”

    任雨情大羞,才抬起的头顿时又低了下去,若不是由黄羽翔牵着,恐怕便要撞到柱子上去了。那些年轻的心阁弟子都是轻笑不已,她们好些人都是各地的孤儿,被心阁门人挑资质好的带回来授以武功,十八九岁的花季少女,都是对感情蒙蒙胧胧的年纪。黄羽翔人生得英俊,又是如此的神武不凡,再加上功法上的吸引,都是让这些花不溜丢的少女春心荡漾。

    感觉到一道道或是含蓄或是大胆的目光一一投注在自己身上,饶是这个花丛浪子都是大起一层寒意!他知道自己的内功特殊,这些女人又没见过什么男人,一旦将*激发之后,他这个唯一的男人可就真得要玩命了!黄羽翔早就将内力收了起来,不敢再以“抱朴长生功”去刺激这些久处寂寞的女子。

    眼见魏雅心她们已经走进了一间稍微大些的屋子,原先紧随他们身后的其他弟子都是一一停住了脚步,知道这乃是心阁中用来商议事务的地方,黄羽翔赶忙拉着任雨情便走了进去。虽然他素来不介意风流留情,但自从有了张梦心几女之后,眼光却是高了不少,性情也大大地收敛,遇着美貌女子反倒避之不及,恐怕这是第一遭了。

    行到屋中,只见这屋中放了二十几张椅子,整整齐齐地排成了两排,在排头尚安放着一张椅子,看来比别的椅子略微大上一些,估计便是给门主留着的。

    魏雅心素手轻挥,道:“黄少侠,请坐!”

    黄羽翔自不是那种会与别人客气之人,况且两日山路赶来,倒确实有几分疲倦,当下便拣了一张椅子坐下。除开黄、任两人,共有二十四人走进了屋子,看来便是问剑心阁的二十三位长老。

    莫长老她们六人坐在了一起,以人数而论,看来不反对黄、任两人处在一起的人较多。只是这二十三人年龄各异,达到莫长老她们这些岁数的,却一共只有九人。魏雅心自然坐到了排头的那个位置,任雨情对黄羽翔偷偷眨了下眼睛,走到了魏雅心的身边,肃立在她的身后。只是原本她清丽出尘,毫不沾染喜怒哀乐之色,可如今却是俏脸含晕,说不出的明艳照人,看得诸位长老都是暗暗摇头。

    人是莫长老邀进来的,她自然不能沉默了事。她坐得位置仅下于魏雅心,看来在问剑心阁的身位极高,也难怪她会如此嚣张,浑不将魏雅心这个门主看在眼里。她干笑一下,道:“黄少侠,本门已经好几百年没有招待外客了,更是从来没有将门人许配给人的先历!老身也想道,本门祖师定下了既入问剑心阁,便要斩断七情的门规,只是希望门人弟子在选择夫婿的问题上要多做三思,不要骗负情薄义的男子给骗了!”

    奇怪了,她先前明明是反对最激烈的,怎得现在却是反过来帮任雨情说话了!听她语中的口气,大有门人即使嫁人也没有关系,只需对方不是负情薄义之人!

    任雨情知道莫长老在问剑心阁的辈份兀自要比魏雅心还要高上一辈,上一代的高手中,一共也只有她们九人,而莫长老就是她们中最有威信之人。若是她肯同意让自己再回问剑心阁的话,做为她母亲的魏雅心,自然不会唱反调。只是她也知道,莫长老最是墨守成规,岂会一下子变得如此开明。

    她微微抬起头来,向莫长老看了一眼,却见她的目中闪动着几许得意之色,不禁心中一格楞,暗想她又要打什么主意。

    魏雅心淡淡一笑,道:“依莫长老之意,又该如何处理呢?”她的年龄比任雨情大了一倍,自是更加清楚莫长老的为人。

    莫长老“啧啧啧”地怪笑起来,道:“既然黄少侠口口声声说对雨情一往情深,此心不渝,我们倒不妨出几个题目考考他,若是他能通过的话,我们不但允了这桩婚事,还可以将雨情重新收入门下,毕竟祖师爷也会高兴自己的弟子可以有个好归宿!若是不能的话,我们也不会为难了你们,只将你们两个赶下九天崖,以后再也不能踏上问剑心阁半步!”

    她虽然久处问剑心阁,但心阁在江湖上却还是有一些耳目,每隔一段时间便传回武林中的局势,以及当代传人的情况。一旦某代的门人与江湖上的人物扯上感情问题,她们也好及时采取措施,免得再度发生如水玲珑一事。

    黄羽翔的风流好色她早就通过传回的消息了解清楚,依着她对任雨情的认识,怎都不会相信她竟会对黄羽翔动情。但任雨情自百年约战归来,便表现得与平时大为迥异,常常莫名其妙的走神。莫长老她早年也经历过一段感情,自然知道这是坠入爱河中的表现。

    任雨情天资绝高,十余岁后,便被定为心阁的嫡系传人,参加百年约战,被莫长老她们寄予厚望,许为继葛洪之女后,心阁最杰出的传人。如此天纵其材,莫长老又是岂能让她毁在了情字上!再说了,黄羽翔天性风流,已经有好几个女子与他不清不楚,其中之一还是张华庭的女儿!姐妹同侍一夫,传出去的话,问剑心阁哪里还有脸在江湖上行走!

    什么娥皇女英共侍一夫,那只是好色男子想出来欺负女子的借口!姐妹同嫁一人,岂非对伦常的颠覆!莫长老自然不会允许这种人间丑剧的发生,只是她却是没有什么急智,当初见黄羽翔与任雨情要携手下山,便情急之下将两人硬是挽留下来。否则的话,天下如此之大,要再找到两人,岂不是与大海捞针无异。

    她一路上山而行,便在苦思冥想对策。可惜莫老太婆年近六旬,所有的心思又全花在了练武之上,于阴谋诡计上实在是缺乏天份,想了半天也兀自没有什么主意。正烦恼间,却被旁边的文长老轻碰了下肘子……

    黄羽翔嘻嘻一笑,他虽然对莫长老所识不深,但也想到她绝不会如此好心,当下小心翼翼地道:“不知莫长老会出些什么难题?”

    不但是他,连魏雅心与任雨情都是流露出倾听的神色。毕竟任雨情一旦被开革出门的话,母女俩便绝难有再度相见的机会了。

    莫长老微微一笑,道:“让老婆子想想,唉,老婆子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使了!”说着,头颈微微向文长老那边倾了过去,左手放到嘴边,假意咳嗽了几下。

    过不片刻,她便清了一下喉咙,道:“老婆子几个也不想为难了黄少侠,就以三个题目为限吧!第一个,便是考量黄少侠的才情!想我心阁弟子,莫不是文武全资,先要看你在文采上能不能与雨情相配!”

    黄羽翔原还道她会出个什么天大的题目,谁知却只是考较他的文采!他微微一笑,道:“黄羽翔虽然是个粗鲁武人,但也略通文墨,愿意一试!”

    莫长老点点头,道:“好,快人快语,干脆!不过今日天色已晚,恐怕不能将三个题目全部考完,不若黄少侠且在这里先住上一晚,明天早上我们再开始,我们也好有时间准备一下考较你的问题!”

    此时确实已是月华初上,黄羽翔想了想,便道:“一切听凭魏前辈与莫长老的安排!”见她一意独断,毫不将魏雅心放在眼里,他便在语中提醒一下,魏雅心方是这里的门主。

    莫长老似是毫无所觉,道:“那好,黄少侠,你就好生休息吧!明日的三个题目,可是牵涉到雨情的未来,你可大意不得!”

    黄羽翔懒洋洋地靠在椅上,道:“晚辈定然全力以赴,绝不会让雨情失望!”

    “那就好!”莫长老轻轻一甩袖子,从椅上站起,同其余五个长老一齐走出了屋子。

    其余那些长老面面相觑,也纷纷向魏雅心告退而出。

    待她们都走了出去,黄羽翔颇是气愤,道:“岳母,那些个莫长老她们怎得如此嚣张,你怎么不好好治治她们!”

    见他已是老着脸皮唤自己为岳母,魏雅心不禁轻轻一笑,道:“傻小子,你道这权力斗争便像表面中的那么简单吗?”

    任雨情娇嗔地飞了他一眼,道:“莫长老她们乃是门中辈份最高的几人,本门为了制约门主的权力,规定只要老一辈的长老有半数以上同意的话,便可以废罢门主的决定,还能任免门主!像莫长老她们一般的长老,一共才只有九个人,却有五个站在了莫长老一边,娘……门主即使想要反对,也是无用!”

    黄羽翔讪讪一笑,道:“那你们说,莫长老她们又会出什么棍意?看老太婆原先那种狠劲,肯定是想借机置我于死地,这样的话,我才会永远也带不了雨情回去!可是,考较文采的话,即使我答不上来,她们又能将我怎样!况且,我的功法在先天上便将她们克得死死的,她们便是想要围殴我,恐怕也是毫无用处!”

    任雨情白了他一眼,笑道:“你这个薄情人,让你死了也好,免得烦我!早就说要来接我,却是让雨情一直等到了现在!”她原就美丽万端,这一记眼神甩飞中,当真是万千风情齐齐涌来,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能同她在美貌上一较长短的,也只有张梦心一人而已。但张梦心虽然早已与他床第纠缠,日见风情,但还是远远及不上任雨情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回眸。黄羽翔张大了嘴巴,差点儿连口水也要流出来了。

    任雨情大羞,忙纵身过去,在他的腰间轻轻一捏,道:“你这个家伙,娘还在这里呢!”

    黄羽翔回过神来,讪讪一笑,心中暗道:“若不是你娘还在这里的话,刚才我早就使出一招‘泰山压顶’,合身而上,再来个‘老树盘根’……”脑中一番暇想,口中道:“前些日子忙着消灭郑家的余孽,又赶到海上荡寇,直到如今才空得出时间来!要不然的话,我岂会让你等上这么长的时间!就是你愿意等,我还等不了呢!”

    任雨情轻轻一跺莲足,扭转过身体,不再理他。她知道黄羽翔口无遮拦,同他斗嘴的话,只会让他更占便宜,索性不去理他。

    魏雅心淡淡一笑,道:“你们小两口想要打情骂俏的话,不妨等到下山之后!莫长老此人虽然固执犟拗,心眼倒也不坏,也没有什么急智!会出难题为难你们的,应该是文长老。刚才你们也看见了,莫长老先是听了文长老之言,这才定了这三个题目的!羽翔,你可大意不得!”

    丈母娘都这么说了,做女婿的岂有不遵之理。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小婿一定会万事小心,解决这三个题目,让雨情可以免被开革出门!”

    任雨情终是恢复了清淡的表情,将一双海波一般温柔的目光投在了黄羽翔的身上,道:“羽郎,雨情确实不想被开革出师门。但雨情却是更加不愿看到羽郎为了雨情冒险,答应雨情,若是有什么危险的话,千万不要硬拼,大不了雨情不做问剑心阁的弟子便是!”

    魏雅心脸上浮起一抹微笑,道:“好个丫头,有了情郎,连我这个娘亲都可以扔得下了!”

    “娘!”任雨情飞身扑到魏雅心的怀中,道,“雨情若是被赶出师门,娘不是每年还会去见爹爹一次吗,雨情仍是可以见到娘亲!”

    魏雅心轻轻摇了摇头,伸臂揽着任雨情,道:“女生外向,当真是颠扑不破!羽翔,我便将雨情交托给你了,你一定不能让她受了什么委屈!”

    黄羽翔神色一正,道:“请岳母放心,小婿一定会好生对待雨情的!”老天爷保佑,家中的几个母老虎已经够凶狠了,自己哪里敢得罪了她们。

    魏雅心点点头,道:“你今日就好生歇息吧!正如雨情所说,若是莫长老她们耍什么诡计的话,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小婿遵命!”黄羽翔笑嘻嘻地看了任雨情一眼,见她温情脉脉地回视于他,心中又是一荡,“雨情、岳母,你们也早些歇息吧,小婿告退。”

    恋恋不舍地向任雨情再看几眼,这才转身出了屋子。

    繁星点点,明月如钩,身处高原奇峰,原来看到的星空也不一般。黄羽翔长吸了一口清冷的夜风,将目光收了回来,轻笑道:“我的房间在哪里,你们可准备好了?”

    眼前七八个都才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俱是满脸的好奇之色,好似他像是从石头里崩出来的怪人,十几道目光都是一瞬不眨地看着他。听他问来,一个身穿红衣,头上系着两根麻花辫的小姑娘道:“嗯,原本只是清月替你准备!不过,我们几个要先看看你是不是能够配得上我们的任师姐!”

    “人小鬼大!”黄羽翔微微一笑,道,“那你们看了之后,觉得怎么样呢?”

    另一个身穿黄衣的小姑娘道:“咱们的任师姐可是天上的仙女变的,这个世界上又有哪个男人能够配得上她!不过,看你居然敢闯到咱们问剑心阁来,也算有几分胆实!虽然长相差了点,但咱们也马马虎虎接受了!”

    黄羽翔失声而笑,摸了摸自己的脸庞,道:“我的长相很差吗,怎得心儿她们从来都没有跟我说呢?”

    “心儿?”“她们?”

    一时口误,竟是泄露了端倪,七八个小丫头顿时七嘴八舌起来,先前那个穿红衣的小姑娘道:“看不出你长得不怎么样,居然还骗了许多姑娘,老实交代,你究竟骗了多少女子?”双手插腰,一脸气势汹汹的样子,颇有包青天大审陈世美的架势。

    “霏霏姐,我早就跟你说了,这家伙眉毛微挑,鼻子带钩,天生就不是好人,绝不能将任师姐嫁给了他!”一个穿绿衣、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跳了出来,指着黄羽翔的鼻子说道,食指轻点,快要戳到他的脸上去了。

    对付这些天真可爱的小姑娘,自然不能像对莫长老她们一般,以刀剑相迎。黄羽翔苦笑一下,索性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道:“你们可想听听我跟你们的任师姐是怎么认识的?”

    话一出口,已经有六个小丫头都是抢坐在他的身边,唯有那个穿绿衣的小姑娘却是轻撇一下嘴巴,道:“又要来编故事骗人了!霏霏姐,你们可不要信了他的鬼话!”话是如此说,却将耳朵侧转向黄羽翔一边。

    黄羽翔微微一笑,便将自己在衢州偶遇张梦心开始,与众女结识的经过一一说了出来。这小子自然不会一五一十地将事情合盘托出,自是将自己大大地夸了一通。

    他口才甚好,七个小丫头早就听得神迷不已,任他说得天花乱坠也是毫不起疑。况且这些事情都是源自事实,只是被他略略改动而已。说到自己与单、任两女被困冰层之中,七个小丫头都是紧张万分,十四只小手已是冷汗滴滴。

    听到三人在冰底拜堂成亲,七女都是满脸的羡慕向往之色,“呜呜呜”,黄羽翔正说得起劲,却听一个轻轻的抽咽声传来。他游目一看,却见那穿绿衣的小丫头双眼泪如泉源,已是哭得一塌糊涂。

    红衣丫头霏霏道:“雯雯,你别哭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可怎么听黄大哥说故事啊!”不知不觉间,黄羽翔在众小丫头中的地位猛升,已是荣列有始以来,问剑心阁弟子的第一任大哥了!

    “可是,可是……可是人家感动嘛!”绿衣小丫头雯雯皱了皱小巧的鼻子,顺手从脸上抹下了一把鼻涕泪水,便在黄羽翔的衣衫上一擦,道,“黄大哥,等雯雯长大了,也嫁给你好不好?”

    这小丫头原本还装做不想听,但十句话之后,已是挤到了黄羽翔的身边。此时一双泪眼蒙胧的目光已是凝注在黄羽翔的脸上,泪水和着清水鼻涕兀自留个不停,将一张秀气的小脸弄成了大花脸。

    黄羽翔哈哈大笑,伸袖便要往她的脸上抹去,但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改从衣袖中取出一块脏兮兮的汗巾,犹豫一二,还是放了回去。若是用衣袖擦的话,他这件衣服估计便穿不得了。想给她汗巾吧,自己那块白色的汗巾早就脏得不像话,说不定擦了之后,比原先更脏都是大有可能!本来他的汗巾天天有张梦心诸女帮他洗换,但自苏州出来,自然再无人做这事,连用七八天,再不脏的话,那就没天理了!

    他伸手在雯雯的鼻上轻捺一下,从石上站起,道:“等你长大了,我都已经老了,恐怕你就看不上我了!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该回去睡了!”

    众小丫头哪里肯依,霏霏拉着黄羽翔的袖子,道:“那怎么成,你不将故事说完,我们可不会放你回去,也不会将任师姐嫁给你!”

    眼光一转,见七个小丫头俱是拿一双晶莹清澈的眼睛盯着他,黄羽翔立时举手投降,重又坐了下来,道:“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们,对了,刚才说到哪来着!”

    七个小丫头都是嘻笑连连,雯雯已是破涕为笑,道:“算你识相!你可知道我们的霏霏姐可是有名的小辣椒,没有一个人可以拒绝她的要求的!”

    霏霏将胸脯一挺,一副当仁不让的样子,看得黄羽翔暗笑不止。

    待到将全部事情说完,月亮已是升到中天。黄羽翔原先只是想逗逗她们几个玩的,但说到后来,自己反倒融入其中,直到说完才发现七个小丫头倒有三个已是靠在石边睡着了,还有四个也是满脸的疲倦之色。

    霏霏伸手在嘴边轻拍一下,道:“黄大哥,你终于说完了,我们可要回去睡了。你明天给我们再说一遍吧,还有好几个师妹没有来呢!”说着,指挥着剩下尚醒着的三个小姑娘将已然睡着的雯雯等人背回了屋中,又让清月带黄羽翔到歇息的地方。

    雯雯被人惊动,小嘴轻勾一下,呢喃道:“黄大哥,说好了,雯雯以后要嫁给你,我们打勾勾!”

    黄羽翔微微一笑,不禁暗自好笑,跟着清月到了一间淡雅朴素的房间。清月甚是怕羞,将他领到房中之后,已是飞一般地跑了开来,好似黄羽翔会将她吃了似的。

    黄羽翔关好门,上床调息了三个时辰,这些天的劳累疲倦顿时一扫而空。原本他还想小睡片刻的,却是已然听到屋外众女子渐渐增多的嘈杂之声,知道众人都已起床,便无心再睡,略略整了下衣冠,开门而出。

    炫丽的朝阳已是升到半空,暖和的阳光洒在身上,当真是格外的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