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五章心愿终偿
    当初将单钰莹许配给梅家,就是看中了梅家在江湖上的地位。或者说,单定坤当初会娶单钰莹的生母为妻,也是想借用梅家的势力。事实上,正是由于梅家的帮助,单定坤才从一个七品县令成为了一方知府,而在靖难之役中,他凭着出色的判断力,终是将宝压在了朱棣身上,成了现在的一方布政使。

    没有想到黄羽翔这个小贼居然会做了锦衣卫的大统领,而且还有机会封候拜相,单定坤为官数十年,初见女儿的时候,虽然心中颇为激动,但没过一会便平静下来。从女儿的反应便可知道,她确实爱着眼前的男人!

    既然黄羽翔已然飞黄腾达,宝贝女儿又确实爱着他,有朝廷公主做媒人,当可以将女儿风风光光地嫁给他,日后自己与这个新崛起的女婿合作,当可以成为朝廷红人!

    他念头飞转,已然决定同意这个安排,岂料林绮思却突然又变卦了!

    “公主殿下,这个,老臣……”他心中百念转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竟是语无伦次起来。

    黄羽翔大怒,道:“林……公主殿下,难道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

    单钰莹也是又急又怒,嚷道:“我才不要嫁给梅三表哥!林绮思,你居然……哼!”秀齿紧咬,虽然在爹爹的面前不敢将林绮思怎样,但回过头来,非要好好教训她一顿!

    林绮思微微一笑,道:“开个小玩笑,瞧你们那副认真的样子!嘻嘻,单爱卿,你那宝贝女儿若是不嫁给姓黄的小子,我就要倒足大霉了!”

    赵海若哈哈大笑,道:“林姐姐,你真好玩,臭小子这么小气,肯定要找你麻烦的!”

    张梦心也向林绮思看看,笑道:“绮思,这个玩笑开得可真是吓人,单姐姐今天晚上肯定做梦都会吓醒的!”

    黄羽翔没好气地看了林绮思一眼,道:“你这个臭小娘,居然敢这么吓我!”长舒了一口大气,还真是被这妮子给吓坏了!

    单定坤哈哈大笑,道:“公主殿下果然风趣,老臣也信以为真了!来,殿下,请里边坐!”

    黄羽翔向四鬼叟看了一眼,道:“四位前辈,请到处转转,千万不要让贼人进来啊!”

    四鬼叟因受诺言所制,都是恭恭敬敬地向他行一礼,这才往府门外跑去。单定坤见素来傲慢自大的四鬼叟竟是对黄羽翔如此谦卑,不禁大是惊奇,哪知道黄羽翔原就策划好了这一切!

    黄羽翔要得就是他眼前脸上的那副震惊表情,微微一笑,故作毫不知情,跟着林绮思便往里走。

    赵海若脚上加劲,走快几步,与黄羽翔并肩而行,向他撇撇嘴,道:“臭小子,你可真够坏的,居然这么骗单姐姐的爹爹!”

    黄羽翔扭头对她笑笑,道:“这次是见老丈儿,自然要留下一个好印象!”

    张梦心“噗哧”一笑,道:“你还能给别人留下什么好印象,就你那双眼睛,就难以让莹儿的爹爹将女儿放心地拖付给你!”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莹儿的爹爹只想用女儿来换一个政治资本,根本就没有为莹儿的幸福着想过!我是怎样的人,莹儿到底喜不喜欢我,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带给他多少利益!”

    张梦心怔了一下,道:“做父亲的岂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大哥你将单姐姐的父亲想得太坏了!”

    “是吗?”黄羽翔摇摇头,道,“若是他真得疼爱莹儿的话,又岂会把她嫁到梅家!他分明知道莹儿根本就是讨厌那个家伙!”

    张梦心脸上满是笑容,道:“大多数人都是凭着媒妁之言才成亲的啊!便是我爹和我娘,也都是上一代做的主!莹儿的爹爹说不定便认为梅家的儿郎要比我们的大淫贼要好上许多呢!”

    “讨打!”黄羽翔佯怒道,“你到底帮谁啊?是不是昨天晚上被我欺负惨了,现在想要报仇吗?”

    张梦心妩媚一笑,道:“大哥,现在让你得意!等回到苏州,聚齐了真真她们,看你还怎么嚣张!”

    黄羽翔悚然大惊,昨天晚上自己以一对二,自然游刃有余,杀得两女丢兵弃甲,但张梦心屡承云雨,已经越来越是持久耐战,若是她与司徒真真联“床”,恐怕自己便招架不住!况且司徒真真这几日一直等在苏州,久旷之女,一旦上得床来,还不将他榨得一点不剩!

    稀里糊涂之间,已是进到了府第之内,林绮思自然坐到了首位之上,单定坤陪坐在侧,黄羽翔他们则坐在下首的位置。

    单钰莹刚坐下,便听单定坤道:“莹儿,你娘亲一直牵记着你,你快些去看看她吧!她为了你,还生了几次病,哼,你倒还知道回来!”替女儿的忧心一旦解除,自然开始责怪起她为何不早回来了!

    单钰莹本就对自己的父亲十分得害怕,再加上也非常想念自己的母亲,当下拉着张梦心,道:“张妹妹,你陪我去看看娘亲!”

    张梦心向黄羽翔看了看,点了点头,道:“好!大哥,你可千万要注意说话!”

    黄羽翔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道:“你道我是专门找人吵架的吗?”

    两女嘻嘻一笑,俱是往内堂走去。

    单定坤向林绮思道:“恭喜公主,海上荡平倭寇,去除了圣上一块心腹之患,实乃是社稷之喜,黎民之福!”

    林绮思微微一笑,道:“我哪有什么功劳,还不是你的女婿立下的大功劳!单大人,你还是快定下一个日子,若是单姐姐不出阁的话,连我都嫁不出去!”

    单定坤这下子才真得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皇帝最宠爱的公主竟然也会喜欢上了黄羽翔!而且听她的口气,显然自己的女儿乃是众妻之首!

    一时之间,单定坤心中念头急转:随黄羽翔而来的另外三女,林绮思乃是当朝公主,身份尊崇无比;而另外两女看来也是极有气度,出身应该非富即贵!自己有此女婿,当可以在朝中大展拳脚,位权更重了!

    他心中大喜,但脸上却是半点声色也不露出来,反倒是将脸庞给板了起来,道:“黄羽翔,你究竟将莹儿置于何地!除了莹儿之外,你到底还有多少妻妾!”

    黄羽翔对这个老狐狸的心思倒也有几分知晓,明白他是想探究一下自己有多少的根底!他微微一笑,道:“回禀岳父大人,小婿对莹儿爱之入骨,今生今世,必然与她相敬如宾!只是小婿还有些红粉知己,都是对小婿情深意重,小婿也不能辜负了他们!”

    单定坤点点头,转而对林绮思道:“公主殿下,既然凤驾到此,自然一切由您作主!下个月初八好像是个好日子,若是公主觉得可以的话,就选在那一天让小女出阁!”

    林绮思向黄羽翔看去,后者略一思索,觉得初八成婚后,虽然要在十天之内赶赴边关有些匆匆,但还是来得及的。况且自己还有任雨情一事还没有解决,也需要时间来处理,便点了点头。

    林绮思微微一笑,道:“好,就依单爱卿之言!”

    单定坤心中愈发地认定这门亲事了,连林绮思兀自要看黄羽翔的眼色行事,那她必然对黄羽翔言听计从。以自己宝贝女儿那架势,显然颇有制束这个男人的把握,以后自己有事,只需通过莹儿来传达命令便行了。

    赵海若凑头过来,在黄羽翔的耳边轻声道:“臭小子,莹儿的爹爹看上去好阴险!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条毒蛇在盯着你瞧,让人家的心里一阵发毛!”

    黄羽翔转过头去,鼻子轻嗅一下她发上清新的香味,道:“小妮子,原来你也有害怕的东西吗?嗯,好香啊!到了下个月初八,你也要一起嫁过我了,开心吗?”

    赵海若摊摊手,道:“嫁给你和不嫁给你有什么不同吗?我听别人说,只有成了亲的女人才能生小孩,可是单姐姐、心姐姐、楚楚姐姐都已经有了小宝宝了!”

    幸亏这小丫头的声音说得不大,若是让单定坤知道自己先斩后奏,不但夺了他宝贝女儿的身心,还让她婚前有子,恐怕非给自己穿小鞋不可!黄羽翔一身冷汗,忙将她的小嘴捂住,道:“小丫头,关于莹儿她们有小宝宝的事情,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突然见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作出如此亲腻的举动,单定坤不禁颇具薄怒之色,一张威严十足的老脸已是板了起来,不过此地却还有个朝廷公主在此,他倒也不敢当着林绮思的面呵斥两人,只是向林绮思微微瞥了一眼,希望她能让两人收敛一下。

    谁知林绮思却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两人,看上去好似早已习惯了!单定坤微怒之余,更是对黄羽翔捉摸不透。常人若是娶了个公主为妻,恐怕便要将她当菩萨一般给供了起来,但黄羽翔却如此放浪形骸,难道说林绮思竟是对他如此死心塌地吗?

    赵海若双手一拍,已是将黄羽翔捂住自己嘴巴的大手给推开,睁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大声道:“单姐姐她们有宝宝的事情不能告诉哪些人知道?”

    真是越堵越漏!黄羽翔干笑一下,向单定坤看去。只见老狐狸已经气得浑杀发抖,好半晌才平静下来,沉声道:“公主殿下还没有用过餐吧?请容老臣为殿下准备酒菜!”

    林绮思微微一笑,道:“好,如此就麻烦单爱卿了!”扭转过头,向黄羽翔扮了一个鬼脸。

    黄羽翔苦笑一下,对赵海若狠狠道:“小丫头,你可害苦我了!”

    赵海若脸上满是可爱无比的笑容,道:“好了,好了,乖,不哭,等一下买糖给你吃!”脖子伸得长长得,显然对正要上桌的饭菜颇有期望。

    酒上三巡,单钰莹与张梦心却仍是没有出来。估计她母亲见到久别之女,自然有好些话要说,此时说不定已是水漫金山,哭得一塌糊涂。他刚刚才被人揭发了“奸情”,自然不好意思开口说要去看看她们两女,只是低着个头闷吃。

    赵海若却是毫不忌生,吃起来一点儿也没有顾虑,而且胃口奇大,整桌菜倒起码有一半落进了她的肚中。雁荡双杰显然是单定坤的亲信,也陪在席边同他们一道喝酒。林绮思不擅酒量,才饮了两杯便红晕上脸,酒气蒸蔚之下,将一张俏脸映得仿佛鲜花初绽一般,格外地诱人心神。

    于方明向赵海若看看,转头向黄羽翔问道:“黄统领,不知这位姑娘是哪个高人的门下!”虽然她吃相颇为猴急,但举手抬足之间,自然有一股只有绝世高手才能展现的气度。于方明乃是“百败刀王”的弟子,自然还是有几分眼光。

    “什么高人!”赵海若嘴里兀自塞着两块鸡块,含含糊糊地说道,“师父他还没有秦师兄高,若是他是高人的话,那么秦师兄岂不是高高人了!”

    小妮子虽然喜欢装疯买傻,但对于打开气氛却是颇为有用,席中诸人都是微笑起来。黄羽翔朗声大笑,道:“她叫赵海若,乃是中原武林第一高手张华庭张宗师的小弟子!”

    雁荡双杰齐齐哦了一声,满脸的震惊崇敬之情,便是单定坤的脸上也颇是动容。他虽然不识张华庭,但久与梅家、雁荡双杰相处,自然知道张华庭的威名!

    林绮思端起酒杯,道:“不但是这个小妮子,连张宗师那两个宝贝女儿也被这小子骗了过去!”嘻嘻一笑,便要将酒一饮而尽。

    黄羽翔正坐在她的身边,见她已经颇有些醉意,忙伸手将她的酒杯给抢了下来,道:“绮思,不要再喝了!”

    林绮思格格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又没有醉,你急什么?”

    于方明想了想,自言自语道:“张宗师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吗?”不过,即使他心中有所怀疑,也不敢去质问林绮思这个公主,只道她喝醉了酒,一二不分了。

    不过单定坤终是知道这个便宜女婿来头甚大,朝廷中有林绮思撑腰,武林中又有张华庭作为后盾,前途当真是无可限量!他哈哈大笑,道:“羽翔,莹儿到出嫁前便留在这里了!一来婚前便与你待在一起,未免要引人闲话,再者莹儿已经有了身孕,现在虽然还看不出来,但再过些日子,身形就会大变,便让她留在娘家吧!我和莹儿的母亲也要同莹儿好好聚聚!”

    知道单定坤不无以此惩戒自己先前的*之举,黄羽翔理亏,自然不敢同他争辩。好在此时已是十一月初四,只需忍上个把月,便能名正言顺的将单钰莹抱回家了。他点点头,道:“羽翔一切都听岳父的吩咐!”

    打开了局面之后,一顿饭吃得自然是极为融洽。单定坤心疼女儿,自然百般叮咛黄羽翔绝不能欺负了单钰莹。赵海若格格格地娇笑不已,道:“单伯伯,你就放心吧,单姐姐厉害得不得了,臭小子每次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惹了她生气!”

    单定坤一怔之后,也是哈哈大笑,想到自己的这个女儿自小就刁蛮成性,她不去欺负别人也就不错了,哪里有人敢欺负于她!想到此处,便也不再说要黄羽翔善待女儿的话,反倒想要找女儿谈谈,要她收敛一些,免得凶过了头,让人家给休回家中,那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他久居官场,自然知道如何引导话题,稍稍点了几句,便将话头扯到了嫁妆和婚事的安排上。

    这顿饭吃了足有一个时辰,才算宾主尽兴,撤了宴席。单定坤又引着众人在府中参观,虽然此地比不上皇宫内院的壮观,但却是胜在幽静曲折,也颇有一番风味。

    闻听公主凤架到此,单定坤的四个妻妾,外加上两个儿子、以及两个儿子的九个妻室都是一块迎了出来。单钰莹则羞答答地跟在一个紫衣妇人的后面,那妇人看来四十来岁,容貌与单钰莹颇有几分相似之处,看来便是她的生母了。张梦心牵着单钰莹的胳膊,同她行在一起,见到林绮思等人时,突然向黄羽翔微微一笑,伸出左手在脸上轻轻刮了刮。

    看来自己偷香窃玉之事已是传遍单家后院了,难怪单钰莹那副羞窘不安的样子,幸好自己要与她分开月余的时间,正好可以避避风头,不然的话,说不定便要被她骂死了。

    单府虽然不大,但尽是曲曲折折的庭院,要逛遍整个院子倒也颇为耗时。直到未辛相交之时,单定坤因为有事要去杭州,才吩咐府中诸人好生伺候林绮思等人,自己则带着雁荡双杰去了杭州。

    本来到单府提完亲,便应该到魔教去调拨军队,但眼下这个魔教教主却成了待嫁新娘,自然不能再去昆仑。黄羽翔与张梦心略一商量,便决定多待一天,由黄羽翔到苏州去取了小白,然后孤身到魔教传递号令,单钰莹与赵海若便留在单府陪着单钰莹。

    到问剑心阁乃是骗婚、逼婚,便是人去得多了,也是毫无用处。黄羽翔这天晚上自然只好孤身独处,张梦心几女都住到了单钰莹的闺房去了。他早已习惯与众女大被同眠,眼下孤零零的一个人,却是翻来覆去地怎都睡不着觉。他对单钰莹的闺房所在仍是记忆犹新,待到午夜过后,便悄悄地推窗而出,第二次向那个小阁楼掩伏而去。

    他的一身修为已是当今天下顶尖之流,刻意隐下本身的气息,便是武功再高之人也绝难发现他的行踪。一路潜到单钰莹的闺楼所在,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连只耗子也没有惊动到。

    小阁楼之上虽然一片漆黑,但凭着黄羽翔以先天真气修成的眼力,自然一点儿没有影响到他偷香窃玉的大计。一路轻车熟路,已是爬到了阁楼之上。

    “嘻嘻”,一声清脆的笑声传来,房中顿时灯火大亮,四个女子都是衣着整齐,坐在房中的各个角落,将手边的蜡烛给点亮了。赵海若笑得如春花一般,道:“各位姐姐,我说得对吧,这臭小子定会来偷袭我们!”

    张梦心缓缓摇了摇头,道:“大哥,你就不能再忍一段日子吗?反正到了下个月,我们姐妹几个都要嫁给你了,到时候,你想要怎样……还不都是顺着你的心思吗?唉……”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单钰莹却是神情大凶,嗔道:“死小贼,都是你做得坏事,还让大家都知道我有了身孕!你、你……我今天被娘亲骂了个狗血淋头,哼,长这么大,他们还从来没有这么骂过我!小贼,你说要怎么赔偿我?”

    林绮思却是满脸的妩媚之色,道:“臭小子,你还没有谢过我帮你说媒的事呢?怎么着,想要赖了不成!”

    四个女人你一言我一句,当真是七嘴八舌,搅得黄羽翔的头都大了,他讪讪一笑,道:“我明天就要走了,要过月余的时间才能重见你们,这才好心过来想要安抚一下你们寂寞的心灵!谁知你们竟是这么对待我的,唉,太让我伤心了!”

    “嘻嘻嘻”,四女都是娇笑起来,张梦心白了他一眼,道,“大哥,你就不要在我们面前演戏了!你那几根花花肠子,难道我们姐妹几个还不知道吗?”说着,双眼轻轻一眨,万种风情顿时狂涌而出。

    黄羽翔搔搔头,道:“冤枉啊,我真得是舍不得与你们分别,这才偷偷地跑来此处!难道在你们眼中,本夫君就是那种看了女人就想到床的男人吗?”

    林绮思“噗哧”一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得,可不关我们什么事!”

    “傻子!”单钰莹轻轻咬了下嘴唇,道,“你想咱们,难道我们会不想你吗?”

    黄羽翔立刻会意,原来这四个女人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正是在等着自己的宠幸啊!他哈哈一笑,施施然走到了秀床前,双足连蹬,已是将鞋子脱去,合身躺在床上,向四女勾勾手指,道:“谁先过来,谁就睡在我的旁边!”

    给他几分颜色,他就如此灿烂!林绮思摇摇头,道:“这小子真得是不识好歹,刚刚还一副苦哈哈的样子,现在居然这么嚣张!姐妹们,咱们可要坚定阵脚,绝不向他的淫威屈服!”

    单、张两女都是俏脸微红,齐齐啐道:“绮思,什么淫威,你也跟着他不学好!”

    赵海若打了个哈欠,眨着大眼睛道:“我困了,不玩了!”走到床边,如同老鼠一般钻到了被中,双手勾着黄羽翔脖子,将身体蜷曲成了一团。

    黄羽翔坏坏一笑,道:“看在海若的份上,今天我就饶了你们!不过,等我从昆仑回来,你们可要打足精神来应付你们的夫君大人!”

    三女都是嘻嘻哈哈地爬到床上。因是明日便要分离,都是大为不舍得。除了赵海若早就睡成了一只小猪外,四人都是一宿未睡,直说到东方发白,林绮思与张梦心才渐渐睡去。

    黄羽翔与单钰莹虽然功力深厚,但在海上晃荡了许多天,都是特别贪恋稳定不动的床榻,也停口不说,直是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

    正相互看得入神时,赵海若这个小丫头却是醒了过来。她一旦恢复了精力,又岂肯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立时大肆捣乱起来,将刚刚才睡着的张、林二女都是吵醒过来。

    见四人都是拿着凶狠的目光瞪着自己,赵海若将一张俏脸左右连摆,突然低下头来,道:“你们都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黄羽翔将指骨捏得噼啪作响,道:“小丫头,这一招已经没有用了,我们再也不会上当了!”

    赵海若猛地抬起头来,嘟着嘴巴凑了上来,道:“那我们来玩亲亲啊!”

    什么时候这丫头居然还学会了美人计!四人互相看看,都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原本的睡意也消失得干干净净,索性都着衣起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