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突生变卦
    四鬼叟见身前站着五个俊男美女时,都是不由地一怔。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虽然美女众多,但要同时见到四个如此美貌的少女,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虽然他们四人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但好美恶丑的天性却是没有消失,注目之下,倒是把黄羽翔这个曾经的冤家对头给忘了。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四位老人家,可还记得我吗?”

    四鬼叟这才惊觉五人在此处出现得大是突兀,大叟向黄羽翔上下一阵打量,迟疑地道:“你是什么人,到此地来做什么?”

    单钰莹往前一站,道:“你们这几个家伙怎得会出现在此处?难道是爹爹请你们的吗?”依着单定坤的为人,凡是能人异士都不会轻易放过,四鬼叟大有傻气,可能当日让黄羽翔逃脱之后,便被单定坤说动留在了府内。

    大叟大是奇怪,道:“你又是什么人?咦,三位兄弟,这个丫头是不是看着有些眼熟啊!”

    单钰莹双手插腰,轻哼道:“本姑娘便是这里的大小姐,你们这几个连本小姐都认识,是怎么当下人的!”

    四鬼叟互看一眼,都是脸现薄怒之色。他们虽然被单定坤说动留在了府上,但却是被单定坤礼遇有加,今日若不是心血来潮,到府外看看,也不会恰好遇上黄羽翔一行。他们四人素来脾气暴躁,哪能容得别人无理,都是个个将眉毛给竖了起来。

    “哎哟,大哥,那小子不是黄羽翔吗?”四叟当日被黄羽翔从掌下逃脱,对黄羽翔的印象最是深刻,老是觉得黄羽翔有几分认识,看了半天之后,终于还是记了起来。

    被他这么一说,其余三叟也纷纷回想起来,四个人八只眼睛齐齐向黄羽翔瞪过去!他们四人以前横行江湖,从来都没有吃过亏,只被黄羽翔给耍一次,都是将他恨得咬牙切齿。此时正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四叟突然身形一晃,猛然向黄羽翔扑了过去,道:“好你个小子,耍了老夫几人,居然还敢到老夫的面前来!哼,看在你比较识相的份上,就给你一个痛快!”

    黄羽翔身形不动,淡笑道:“你们不是要拿了我去见张梦心小姐吗!若是杀了我,岂不是交不了差了!”

    待到四叟跃到,单钰莹轻描淡写地挥出一道掌风,雄厚的掌力顿时将四叟给逼退回去。

    受她的掌力所迫,四叟身形落地之后,身躯兀自一阵轻晃。他又退三步,方才拿稳桩,脸上满是诧异的表情,向单钰莹看了看,道:“小丫头,你使得是什么妖法,居然能将老夫逼退!”

    在四叟的记忆里,自然没有如此年少便可使出能将他逼退内力的高手,那就只有单钰莹使用了妖法才能解释得通!

    “哼!”赵海若玩兴大起,猛然一个大翻身,纵到了四鬼叟的身前,袖剑挥出,一道凌厉的剑气顿狂扫而出!

    这小妮子身形奇快无比,四鬼叟都是没有防备,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然纵到了他们的跟前,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发现她惊人至极的剑气已是打到了跟前。

    一时之间,四鬼叟哪还顾得上前辈高人的风范,都是齐齐一个“懒驴打滚”,险之又险地将这道剑气给躲了过去。

    “轰”,浩荡的剑气直打到院墙之上,顿时将围墙硬是破开了一个大洞,大大小小的砖石激飞一片,好些还重重地打在了四鬼叟的身上。饶是这些修炼内力数十年的老鬼,兀自痛得直皱眉头。

    一个个龇牙咧嘴,看着围墙已然被破出的一个足能让三四人并行而过的大洞,四鬼叟都是心有余悸。震惊之余,却都有些暗暗得意:小丫头虽然暗算老夫,但以老夫的神功,又岂能被这小丫头给伤着了!

    只是小丫头固然伤不了老头子,这几个老头子却都色厉内荏起来,大叟道:“小丫头,你到底是什么人?武功倒还不差嘛,可以与我四弟比肩了!”四鬼叟艺出同门,小丫头可以与四叟比肩,自然与另外三叟也不相伯仲了!

    四叟顿时不服,道:“为什么要说我比肩,不说与你比肩呢,难道说我的武功还赶不上你吗?来来来,我们比划比划,看看到底是谁厉害一些!”

    “喂,你们想打架的话,来找我啊!”赵海若笑得春花烂漫,若不是熟悉她的为人,谁能相信这妮子能造成多大的破坏!

    “妖——”四鬼叟齐齐说道,但“妖”字出,便再也说不下去了。他们毕竟在中原武林最是渊源的少林待过十几年,自然识得赵海若方才所使乃是剑技中最最高明的无形剑气,修为之深厚,已然超出当年将他们败服的少林掌教!

    三叟讪讪而笑,道:“黄羽翔,有本事你出来,让女人护着你,算什么男人!”以单、赵两女的武功之高,已非四鬼叟所能相抗!但四人吃了黄羽翔的大亏,又牵记着要将黄羽翔带到杭州去见张梦心,岂能就此罢休!四鬼叟毕竟乃是前辈高人,立刻又想出了一个主意:两女打不赢,难道这臭小子还能武功猛增,如有神助吗?只需骗出黄羽翔,将他生擒,有此人做人质,又何惧二女呢?

    四鬼叟心意相通,闻听三叟之言,都是在脸上露出了微微得意的笑容,好似黄羽翔已然被他们擒住似的。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四位前辈,若是在下输给你们,自然怪小子我学艺不精,任凭四位前辈处罚!想来四位前辈大人有大量,必然不会为难小子!”

    四鬼叟最是喜欢听人吹讼,都是个个眉开眼笑。四叟咧嘴笑了一半,突然合起了嘴巴,嚷道:“大哥,这小子又要骗咱们了!”

    其余三叟猛然醒觉,但吃了黄羽翔这一记马屁,脸上的怒意显然已经大减,大叟抚了抚颌下胡须,道:“小辈,只需你能在我四弟手下撑过三十招,老夫几个便留你一条小命,只押着你去见张家小姐!”

    张梦心微微一怔,对黄羽翔道:“大哥,他们四个干嘛要捉你来见我啊,难道说他们……”当初她通令江湖缉捕黄羽翔,奉命而行的一般都是爱慕于她的年青俊彦,四鬼叟都这么大把年纪了,难道也是对她念念不忘吗?

    黄羽翔向她笑笑,道:“心儿,你的魅力这么大,我以后定要将你藏好,不让别的男人见到!”他抬步而前,走到四鬼叟的跟前,道,“好!不过,若是在下侥幸赢了四叟前辈,各位又将如何呢?”

    四鬼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笑了起来。二叟道:“小辈,你要是能赢了我家四弟,咱们就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纵是黄羽翔如何天纵奇才,但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即使功力能够大进,又岂能赢得了他们!

    “好,一言为定!”黄羽翔沉声大喝一声,慑人心神的庞大气势顿时狂涌而出,傲然屹立之下,宛然一尊凛然不可侵犯的擎天巨柱!

    四鬼叟都是齐齐大赫,在他沛然莫名的气势下,顿时后退两步。只是黄羽翔的气势轻发即收,又变回了那副贼笑嘻嘻的样子。四鬼叟都是暗暗奇怪,还道自己是看花眼了。

    四叟抬步而上,一边磨拳擦掌,将双手骨节扳得噼啪作响,脸上浮起了快慰的神色,自然认定黄羽翔已是网中之鱼,任凭他宰割了。

    “请!”黄羽翔微微一笑,傲天剑也不出鞘,只是将双掌摆开。

    “小辈,接招!”四叟突然身形若舞,猛然向黄羽翔劈去。双手大起大落,阴寒的掌力之中又带着几分浩荡正大的博然之气,正是揉和正反两家的奇异内力!

    黄羽翔运起三成内力,向四叟迎击而去,两道掌力一经触碰,四叟纹丝不动,黄羽翔却是“登登登”地连退四步!其余三叟见四叟大占上风,都是齐声叫好起来。虽说天下除了几种特别伤身的速成之法外,再无别的途径能将人的内力猛增,但见过单、赵两女的功力,四鬼叟都是不敢再存大意,眼下见四叟比拼内力获胜,都是心中一松。

    四叟虽然在这一掌上大占上风,但被黄羽翔的“抱朴长生功”压逼,内腑之中当真是一片震荡,难过得几欲呕吐一番。他脸上仍是挂着微笑,但嘴角牵动之际,已是变成了苦笑。

    “嘿!”四叟身形又起,双掌轻挥,矫健的身形又向黄羽翔急扑而去。

    黄羽翔脚下一错,已是将四叟的掌力让开。但四叟既是占得主动,岂有罢休之理,凌厉的掌风已是团团荡开,将绍几丈内的空气都是压挤得激流翻涌。

    赵海若无聊地拍拍嘴巴,道:“单姐姐,臭小子在搞什么鬼啊,怎得还不将这家伙解决了!你看,我还没有吃饭,肚子都饿扁了!对了,你家厨子烧的菜好吃吗?”

    四叟的武功已然可以算作上乘,但在几女的眼中,却真得是不值一提。单钰莹也是大感无聊,但她心中惴惴,实是怕见自己的父亲,反倒希望黄羽翔打得越久越好,道:“大概小贼想要逗逗他们,引我们开心吧!”

    林绮思轻轻一笑,道:“我看未必!臭小子定然是想收服了这四个老家伙,待会提亲的时候让他们突然冒出来,说不定能收到奇兵的效果!”

    “什么奇兵,他们不就是四个老头子吗?”单钰莹大是不解。

    张梦心接口道:“看四人的架势,必然是你爹爹重金卑言请回来的。若是你爹爹看到这四个他待若上宾的前辈竟然会对大哥毕恭毕敬,你说你爹爹会怎么想呢?”

    赵海若满脸的羡慕之色,向张、林两女一阵打量,道:“心姐姐、林姐姐,怎么你们都那么聪明?可是,心姐姐的胸脯明明就没有我的大啊!”

    张梦心又气又窘又急,道:“海若,你都在说些什么啊!”

    赵海若满脸的无辜之色,道:“臭小子说,女人的胸脯越大就越聪明……”

    “怎么办?”单钰莹轻声问道。

    “今天晚上不许他碰咱们!还有明天、后天……直到他的态度让我们满意为止!”张梦心难得发了一回狠心!在诸女之中,就以她和单钰莹、南宫楚楚的身材稍差一些,听黄羽翔的口气,自然喜欢胸部大的女子,岂不是败给林绮思与司徒真真她们了。

    四女商量之间,黄羽翔与四叟已是打到了二十招开外。四叟的功力已是全部激发开来,四五丈的空间内,全部都是他阴冷无比的掌力,“十灭真阴”当初曾让黄羽翔大吃苦头,其威力还是不可小视。

    黄羽翔只躲不攻,任凭四叟将功力催发到极致,只偶尔拍出一掌。表面上看,自然是四叟大占上风,但四叟却是有苦自知,虽然黄羽翔一直在东躲西窜,但自己却是半分也奈何不了他!这样下去,别说三十招,便是三百招、三千招也分不出胜负来!而黄羽翔每回敬一掌,虽然掌力极弱,但却是恁地古怪,竟能穿透他布在绍的真气,直逼自己的心脉,折腾得自己内息如沸,几欲吐血!

    四叟猛然连推三掌,叫道:“小辈,一昧东躲西藏的,你又想逃到何时!”

    黄羽翔身如游鱼,将他的连环三掌一一躲过,笑道:“我是想让前辈多撑几招,也好面上有些光彩!”

    四叟大怒,道:“狂傲小辈,竟敢如此轻视老夫!今日若不让你知道老夫的厉害,老夫便将名字颠倒过来写!”盛怒之下,身上的衣服都是鼓荡起来,一张老脸已是憋得通红,看来连吃奶的力气都已用上了。

    “啧啧啧”,黄羽翔微笑一下,道,“看来前辈定然保不住自己的名字了!好了,这是第三十招,前辈可要小心了!”

    “只要你不躲开,老夫非在这一掌上让你魂归西天!”四叟大吼一声,双掌卷拂如轮,猛然向他的头顶拍落!

    一扫嬉皮笑脸的神情,黄羽翔猛然轻吼一声,双掌聚起七成内力,向四叟回击而去。

    “轰”,一声巨响,空气猛然一阵强烈的波动,强劲的气流顿时将地上细小的石块、飘落的树叶等物全部卷拂起来,直直荡到了空中。而四叟被黄羽翔强悍莫名的掌力一反击,顿时往空中直飞而去。

    赵海若将右手搭在自己的额头,抬目仰眼天空,笑道:“哎哟,都没影了!”

    其余三叟都是个个脸若土色,没想到黄羽翔的一击之威竟是如此厉害!震惊之间,四叟的身形已是落了下来。黄羽翔右手轻拂,打出一道劲气,将四叟直落的劲道改成横跌,向另外三叟射去。他还是手下留情,打向四叟的掌力刚中带柔,只是将他击飞而已,倒是没有伤着了他。

    这颗人肉炮弹又快又急,那三叟本就震惊不已,哪里还能躲闪得来,立时被四叟打了个正着,俱是滚落成了一片。四个老家伙你压着我的腿,我压着你的手,有两人的胡子都缠在了一起。

    单、张、林三女都是微笑不已,赵海若却是双手连拍,大笑道:“哈哈哈,叠元宝吗?”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大有掺上一脚的意思。

    待到四鬼叟都是站了起来,黄羽翔轻拍双手,道:“愿赌服输,四位前辈还有什么话说!”

    四鬼叟都是神情颓然,黄羽翔如此强劲的掌力,便是四人联手合击,也不见得能够挡得住。虽然要屈身于黄羽翔为奴,从感情上讲大是委屈,但这四人倒都是说话算说之人,都是不好意思反口。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我也用不着四位前辈一辈子都听我的命令,只需今天一日便可,四位前辈意下如何?”

    四鬼叟面面相觑,都是不信黄羽翔会这么好心,三叟道:“小辈,你此言可当真吗?”

    “千真万确,童叟无欺!”黄羽翔笑道,“不过,从现在起,四位前辈便不能称呼在下做小辈了,而要叫黄少侠或是黄统领!”

    林绮思走到他的身边,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襟,道:“臭小子,你明明可以收了这四个老家伙当家奴,为什么要这么便宜了他们!”

    黄羽翔转过头去,道:“要了他们四人干嘛,只会杀人放火,又不会做菜煮饭,养着他们还要浪费粮食,这种赔本生意还是留给你自己做吧!”

    四鬼叟稍一商量,都是齐齐向黄羽翔行了一礼,道:“黄少侠!”

    黄羽翔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向四女笑笑,道,“我们进府吧!”

    单钰莹低着个头,羞答答地连脚步也不敢移开一步。张、林二女相视一笑,分处左右两边,一人提着她一只胳膊,硬是架着她往府内走去。

    他们在府外打得热闹,府中已有好些人都跑过来看个究竟。见到单钰莹的时候,都是欢呼起来,道:“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四鬼叟都是大眼瞪小眼,怎都想不通刚才明明还是凶狠无比的女魔头,如今竟然变成了大步也不敢迈出的小娘子!

    随着叫声的响起,整个单府都开始喧闹起来。过不半晌,单定坤已是快步急迎而出,身后紧紧地跟着雁荡双杰。他看到单钰莹被林、张两女架着的时候,还道她了什么意外,抢出几步,突然目光瞥到黄羽翔的脸上,顿时将脚步止住,沉声道:“贼人大胆,居然还敢闯到我的府上!方明、振侠,还不将他拿下,将小姐给救了回来!”单钰莹乃是他唯一的爱女,平时宠爱无比,如今竟是被人掳走半年之久,想来定是受尽了奔波欺凌之苦!

    眼睛看向四鬼叟,单定坤的脸上满是怒气:当初卑言厚礼将四人挽留下来,自然是要他们在关键的时候出一把力!谁知这四人倒好像是黄羽翔的保镖一般,难道忘了是谁给他们工钱吗?

    于方明、言振侠缓步而出,“锵锵”两声中,俱已将手中的佩刀抽了出来。他们这些人身处官家,自然不知道黄羽翔这几个月在武林中的声望已经出现了多大的变化,武功之高,纵使他们的师尊百败刀王在此,恐怕也没有胜过黄羽翔的把握!

    “呀!”两人都是扬刀急攻,寒光森森的利刃划过两道奇怪的弧线,猛然向黄羽翔的左右双肋劈去!身为百败刀王的弟子,这两人在刀法上的造诣果然非同小可,一般人便是连他们使刀的线路都捉摸不清!

    黄羽翔双手齐扬,将拇指扣住中指,待到两股刀气袭僧际,突然双指齐弹,俱是打在了对方的刀刃之上。沛然莫可相抗的大力顿时狂涌而出,雁刀双杰只觉手上一麻,佩刀已是脱手飞去。

    “叮叮”两声,两把佩刀吃黄羽翔绝大的力道反击,竟是硬生生地直插到厚实的地砖中,刀身兀自轻晃不住,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雁山双杰脸色大变,齐齐后退一步,护在了单定坤的跟前,言振侠道:“大人,这恶贼武功太强,卑职师兄弟远不是他的对手!大人你快撤走,这里由我们两人挡着!”

    单定坤向爱女看了一眼,道:“哼,老夫乃是朝廷的二品大员,岂有逃跑之理!你们两个快去金华府,搬请人马过来!”

    言、于两人哪里肯从,俱道:“大人,我们要保护您,绝对不会离开大人的!”

    单钰莹听了老父之言,立时抬起头来,挣开林、张两女,跃到了黄羽翔与单定坤中间,向黄羽翔嗔道:“小贼,你居然敢对我爹爹不敬!哼,放马过来,我非要让你好看!”

    单定坤见宝贝女儿并没有受制,心中自然大喜,道:“莹儿,你没事吧?”

    连孩子都有了,怎么能算是没事呢!单钰莹哪里敢向单定坤看上一眼,羞红着脸看向黄羽翔,自然将账全部算到了他的头上。

    黄羽翔走上前一步,向单定坤打了个揖,道:“黄羽翔重到府上,乃是向岳父大人提亲来的!”

    真是大胆恶贼!将自己的女儿掳走,居然还敢上门提亲!虽然听莹儿的师傅说,莹儿极可能是想逃婚才这么做的,但黄羽翔仍是罪魁祸首,绝对饶恕不得!

    单定坤不怒反笑,道:“你凭什么敢向我提亲!”

    光凭着莹儿肚中的孩子,估计单定坤这个便宜外公便做定了!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岳父大人,莹儿与我情投意合,已经在私下结成了夫妻!若是你觉得小婿身份不配的话,呵呵,小婿不才,承蒙皇上恩赐,让小婿当了锦衣卫的大统领!另外,小婿前几日在海上荡平了倭寇,想必皇上又会有些什么赏赐!”

    单定坤先是一惊,随即便冷笑道:“哼,你以为本官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黄羽翔向林绮思使了个眼色,这个娇滴滴的公主立时站了出来,道:“单爱卿,你还记得本公主吗?”

    单定坤神情大震,向林绮思一阵打量,突然跪伏在地,高声道:“臣单定坤拜见公主殿下,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他在五年前曾经追随朱棣攻陷了应天府,对朱棣这个异姓女儿当真是熟悉无比。只是五年之前林绮思还是个青稚少女,如今却已出落成千娇百媚的样子,再加上又夹在几个同样出色的女人中间,倒是没有立刻发觉。

    见单定坤跪下,府中之人顿时都是跪倒一片,向林绮思三呼千岁。

    黄羽翔心中暗暗得意,想道自己还没有向老丈儿磕头,他倒先向自己行起礼来!只是臭小子却是没有想到,单定坤做了他老丈人之后,以后每次见到他都要向他行礼,岂不是更加地不划算。

    “都起来吧!”林绮思轻轻摆了摆手,道,“单爱卿,黄统领所说句句属实!他屡立大功,本公主正想请父皇封他个大将军呢!今日本公主来此,乃是特地来做个媒人的!”

    单定坤直起身体,脸上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向黄羽翔一阵打量,犹豫道:“回禀公主,老臣的女儿原已经许配给人!不过,既然公主殿下都亲自向老臣提亲,老臣也只好回绝原先那一家了!”

    想不到事情竟能如此轻易地解决!黄羽翔与单钰莹都是露出欣喜的神色,互相看了一眼,黄羽翔突然向单钰莹勾了勾嘴角。单钰莹一见,顿时脸色羞红无比。原来这是他们夫妻间的暗号,要在晚间做些秘密的事情。

    “哦,原来单小姐已被许配给别人了!”林绮思轻轻摇了摇头,道,“为人行事,讲究得就是个信字!若是不能取信于人,又怎么能当得好百姓的父母官呢!单爱卿,你说本公主说得对吗?”

    这岂不是要维持原判,让单钰莹仍是嫁给梅展扬!难道说林绮思又起心机,想要撇开单钰莹,或是以此相挟,逼迫单钰莹让步,自己当黄家的大妇吗?

    当真是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