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谈婚论嫁
    “老道士都跟你说了些什么,瞧你那副高兴劲儿,怎么,拣到宝了?”第二天清晨的时候,黄羽翔与单钰莹四女都是围在了房间里。单钰莹见他脸上总是荡漾着奇怪的笑容,不由得问了起来。

    “你们两个都有了身孕,这小子自然特别高兴!”林绮思微微一笑,道,“哎,又要生出几个害人精了,来骗我们女人的感情!”

    黄羽翔“噗哧”一笑,道:“什么女人,你什么时候成女人了,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好事!”

    林绮思大发娇嗔,道:“臭小子,老是要将事情给想歪了!你难道不能正经一点吗,哼,你若是再这么对我的话,等见到钰莹的爹爹后,可别指望我为你说话!”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你不是说海上荡寇之后,便封我做大将军吗,还要让我当附马!怎么着,想要赖账不成吗?”

    林绮思妩媚一笑,向他抛过一道媚眼,道:“那你跟我进京啊,让你这个穷小子见识一下琼楼玉宇、绫罗美食!”

    “不行!”单钰莹赶紧跳了出来,若是黄羽翔跟了林绮思回京,皇帝圣旨一下,林绮思自然成了黄家大妇!她虽然在众女中武功最强,但圣谕如天,难道让她去要挟皇帝不成?林绮思的鬼心思她自然清清楚楚,道:“爹爹若是不答应的话,我便死给他看!”

    她本来对自己的父亲极为惧怕,但大妇与小妾的差别却是关系着后半生的荣辱,便是父亲的威严也顾不得了!

    张梦心也道:“论情论理,都该是单姐姐做大哥的正妻的!绮思,你就不要老是跟单姐姐争了!”

    林绮思扁扁嘴,道:“那怎么办,难道要我这个朝廷的公主嫁给他做小妾吗?父皇那么疼我,岂会同意让我做人小妾!”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一群傻妮子,都在乱吵些什么!你们都是我的小娇妻,哪有什么妻妾的差别!只是莹儿跟随的日子最久,大家都叫她一声姐姐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你说什么!”单、张、林三女都是齐齐向他怒瞪而去,统一战线在瞬间便重新集结。张梦心在赵海若的俏肩上轻拍一记,道:“海若,别睡了!”

    赵海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道:“怎么了,可以吃饭了吗?”直起身子便往门外走去。

    三女见状,都是忍不住笑了出来。黄羽翔硬是将她搂到了自己怀中,气道:“小丫头,醒来就想着吃,难道我还比不上一顿饭吗?”

    赵海若勉强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想看的时候都有得看!不过饭又不是一直都能吃,错过了这顿,下次又不能补出来!嘻嘻,你也真有趣,居然跟饭比!”

    歪人自有歪理,黄羽翔苦笑一下,遇着这个丫头,他总是没说几句便词穷了!

    “呀,我们的大情人碰钉子了!”林绮思挽着另外两女的胳膊,三女都是笑嘻嘻看着黄羽翔。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老道士同我说了雨情的事情!”

    “哦,老道士说什么了?”事情牵涉到自己的头上,三女都是大是紧张。张梦心转念一想,又道:“姐姐怎么了?”

    “嘻嘻”,这小子脸上露出色眯眯的表情,道,“道爷教了我一个能够娶回雨情的办法!”

    “哦?”三女都是大奇,没有想到许笑天竟会为老不尊,居然替这个“色”名昭著的家伙出谋画策。张梦心刮刮脸皮,道:“大哥,你又要大吹法罗了!许道长乃是跳出三界的人物,怎么会教你骗女孩的手段!”

    黄羽翔摇摇头,道:“心儿,你们是有所不知啊!这老道年轻的时候可不是道士,也是同我一般,是个风流之人!只是他的手段自然不能同你们的夫君相提并论,结果惹下了无数风流债,弄得每天都有十几个女子追在了他的后面!老道心中一发狠,便束发当了道士。原本他只是想暂时避避风头,结果却被青城派当时的掌门相中,收为入室弟子,便把假道士变成了真道士!”

    四女面面相觑,都是大感惊奇好笑。怪不得许笑天怎么看都不像个正正经经的道士,原来年轻时竟是如此风流。

    黄羽翔笑笑,又道:“你们可别想去问老道了!他昨天晚上就带着门人回青城了,只是大家都已经约好了,都会带上自己的门人,在十二月十五之前赶到边关去!”

    赵海若露出失望之色,道:“原来老道士竟然是这么好玩的人,唉,要是能再遇上他就好了!”

    黄羽翔心中暗道老道士之所以这么快就溜了,实是对自己的几个娇妻大感头痛!那个酒葫芦乃是陪伴他多年之物,结果硬是被赵海若给勒索了去,实是生怕她们又想出什么棍意来,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他轻轻捏了捏怀中女子的脸蛋,道:“小丫头,你放心,日子还长着呢!想要去找老道士玩还不简单吗?”他换过一脸正容,道,“老道士对我说,问剑心阁虽然看似出世,但对国家武林的安危却是极为关注,引为自己一门的职责。论到门派实力,恐怕天下便要数她们与魔教并称第一了!要以武力逼迫问剑心阁将下任门主许配给我,那是万万行不通的!”

    “那又要如何?”张梦心接口问道,虽然她不愿黄羽翔的身边再添别的女子,但任雨情乃是她的亲姐姐,这自然又另当别论了!

    “诈、骗、耍无赖!”黄羽翔洋洋得意,向四女叫嚣道。

    单钰莹迟疑一下,道:“那个假道士教给你的就是这些东西!小贼,我看你是被这个假道士给骗了才对,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昨晚就溜回青城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这几个词只是总纲,关键在于怎么灵活发挥!你们想,问剑心阁的那帮傻婆娘既然以天下安危为己任,若是我以此威胁,那她们只好将雨情嫁给我了!”

    张梦心轻呼一声,道:“大哥,难不成你要——”

    “不错!”黄羽翔脸上满脸是龌龊的笑容,道,“我便对我丈母娘这么说,若是不将雨情嫁给我的话,我便乘蒙人扣关的时候,以魔教的势力拥兵自立为王,发兵一路从川中打出来,直抵京师!同时让绮思安排毒计,将中原武林人士全部绞杀干净!”

    林绮思嘻嘻一笑,道:“我虽然只见过魏门主一面,但她绝对是个聪明绝顶之人,岂会被你这小子给骗了!”

    黄羽翔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道:“其实我要骗的并不是我丈母娘,而是那些不想将雨情许给我的那些老姑婆!我丈母娘自然希望她的宝贝女儿能嫁给我这个武功卓绝、英俊潇酒、仁义豪侠、智勇双全的好男人了!”

    “格格格”,四女都是娇笑起来,单钰莹拍拍黄羽翔的肩膀,道,“小贼,你少来了!便算你是个武功卓绝、英俊潇酒、仁义豪侠、智勇双全的好男人,也得再加上卑鄙下流、好色无耻、天下第一大淫贼这几个字!”

    黄羽翔两眼一翻,道:“还没有嫁过门,便开始数落你夫君的不是了,以后那还了得!”

    单钰莹将酥胸一挺,双手插腰,道:“哼,谁怕谁,你敢将我怎的!”

    “哼!”黄羽翔的脸色说变就变,立时换上了满脸怒容,右手上扬,猛地往她的脸上挥去。落手之际,却是变得轻柔无比,只是在她的俏脸上一拧,坏笑道:“唉,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谁向我求饶说以后什么都听我的,结果到了今天又变得这么凶了,看我今天晚上还饶不饶她!”

    单钰莹大羞,猛地双手连挥,在黄羽翔的背上“嗵嗵嗵”地捶了起来。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其实让我上心阁去骗婚的,却是我这个丈母娘的主意!她自己受了半辈子的苦,自然不愿雨情同她一般又要孤苦伶丁的过日子,便特意到青城一行,请许道长将这些话转述于我!”

    “魏门主!”“魏前辈!”四女再度互相看看,只觉黄羽翔所说,实是太过匪夷所思!

    适正此时,却听门上被人轻扣了一下,店中的伙计道:“几位客人,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各位到大堂用餐!”

    “嗯,好了!你们都收拾一下,我们现在下去吃饭,等会就赶到金华去。”黄羽翔低头在赵海若的唇上轻吻一下,这小妮子闻听马上就要吃饭,哪肯与黄羽翔多作纠缠,嘟起嘴巴,草草回应了事,便从他的怀中挣扎而出,直往门外跑去。

    四人说说笑笑,也往后走出。行到楼下之时,却见刘恒、李梓新诸人都已经围坐在桌边,就等着他们几人了。

    “谢谢!”李梓新向黄羽翔看看,突然说道。

    黄羽翔知道他是为了昨日自己替赤莲香解围而道谢,只是微微一笑,道:“好说!”两人虽然不常说话,但男子相交,知心便可,也不与他多做罗嗦。

    他们去除了龙皓天这块心病,自然都是心情大松,只有骆三元耷位着个脑袋,一副神情恹恹的样子。

    黄羽翔还道他是在心疼昨天输掉的十几万两银子,笑道:“骆兄,钱财乃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又何必如此挂怀呢!”

    骆三元没精打采地抬起头来,向他看了一眼,道:“银子算什么,我骆三元岂会将这些阿堵物看在眼里!不是我夸口,我骆三元别的不怎么样,但说到银子,便是当朝皇帝都比不过我!”摇了摇头,道,“巧巧又不理我了!”

    刘恒微微一笑,道:“骆兄,难道你又得罪巧巧姑娘了?”

    骆三元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哪里敢得罪她!每天把她像菩萨一样供着都来不及,岂会得罪了她!大哥,女人还真是捉摸不透,好难伺候!哪像我养的那些马,只要我用心对它们好,它们便自然也会对我好!”

    见单钰莹、赤莲香都是一个个微现怒容,黄羽翔向他递过一道眼神,道:“骆兄,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你千万不要以为自己能够弄得明白:女人什么时候会喜欢你,还有女人什么时候会讨厌你!”

    骆三元一怔,道:“什么?”

    黄羽翔微微一呶嘴,道:“答案就在你身后!”

    骆三元回过脸去,却见正好方巧巧下楼来倒脸盆,见他望了过来,顿时将秀鼻给皱了起来,大声道:“我又没有叫你对我好,你要是觉得委屈的话,大可以不要来烦我!”

    怒哼一声,提着个脸盆就往楼上走去。

    骆三元哭丧着个脸,摇头道:“完了完了,又要被巧巧误会了,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怎得偏偏会被她听到!”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恭喜骆兄,这表明巧巧姑娘已然心中有你,所以才会老是留意你的一举一动!”

    骆三元精神顿时大振,道:“大哥,你说得是真的!”

    黄羽翔将脸孔一板,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来着!不过,你可要记着,女孩子都是要面子的,即使她心中喜欢你,也不会当着你的面告诉你!而是通过许多细小的动作来表示出来,就像轻轻捏捏你的手,替你整整衣服,都是一种暗示!你千万不要在时机没有成熟的时候,就逼着她说出自己的心意,不然的话,倒霉的可是你自己!”

    骆三元满脸的崇敬之色,道:“大哥,你可真是厉害!难道嫂子们对你都是死心塌地,至死靡他!若是巧巧也能像嫂子们一般温柔,那真是让我短命十年都成!”

    众女都是向他轻啐一口,俱是骂他们哥俩个一个下流,一个无耻。

    黄羽翔的脸皮老,骆三元的脸皮却也不薄,两人嘻嘻笑笑,尽说些怎么样讨女孩子欢心的把戏。

    骆三元脸上的崇敬之色越来越浓,看他那副认真的样子,估计便是在他娘舅跟前学武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专心。刘恒微笑一下,心中却大是奇怪明明不见黄羽翔用功习武,怎得偏偏武功却是越来越高,实是有违常理!

    他一门心思全在修习武功之上,和了几声调之后,便向张梦心道:“师妹,听说你要黄兄弟成婚了?”

    张梦心俏脸微红,喜滋滋地点点头,道:“只要单姐姐的爹爹点头答应,我们姐妹几个便可以一道嫁给大哥了!”

    刘恒轻嗯一声,道:“你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若是再不成亲的话,未免要给别人说闲话!师弟,你跟弟妹什么时候成亲啊?你总不能老让人家没名没份地跟着你!”

    李梓新还没有说话,赤莲香便抢着道:“不要紧的!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有没有名份我都不在乎!”

    刘恒将脸一板,道:“师弟,你看弟妹都对你这般好了,难道你还要犹豫不决吗?”

    李梓新温柔地在赤莲香的脸上看了一阵,道:“等再见到师父他老人家的时候,便请他作主,替我和香儿主持婚事!”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那好,反正岳父肯定要来参加心儿的婚礼,不如我们两家就在同一天拜堂成亲吧!对了,浪兄与梅小姐虽然已被梅老头许了婚事,但好像也没有正式拜堂成亲吧……嘿嘿,三家一块拜堂的情形恐怕应该颇为壮观吧!”

    李梓新嘴角一牵,道:“香儿,你看怎么样?”

    赤莲香想了想,道:“我和小新在中原就认识你们这些人,若是就我们两个成亲的话,恐怕场面就太不热闹了!人多一点好,我们蒙古人若是有哪家的小伙姑娘成亲的话,整个族都会一块来庆祝!”

    嫁了李梓新之后,她便要割断与故乡亲人的所有牵挂,安心做她的李夫人了。想到久违的故乡,她不禁颇有些感伤。

    “好了好了!”黄羽翔大声道,“若是骆兄能够赶在这一个月内解决他的大麻烦,我们便能四家同时成亲!不然的话,我们便不管骆兄了!”

    骆三元雄心勃勃地站起身来,右手握拳,道:“大哥你放心!有了你教给我的那些密诀,我决不会让巧巧逃出我的五指山!”

    黄羽翔不以为然地点点头,道:“好好好,你只要不被巧巧姑娘踢下床便行了!”扭头对众人道,“今天是十一月初四,离约定赶赴边关的日子还有一个多月,大家都不妨乘这个机会好好地轻松一下!李兄弟,你和赤莲香姑娘同骆兄先回苏州吧!”

    众人说说笑笑,消磨了良久,才算将一顿饭给吃完了。陈天劫虽然坐在众人中间一声不吭,但脸上已经不像昔日一般满是冰冷的表情,有时候居然还会露出几丝淡淡的笑意。

    酒足饭饱之后,众人都是各自回房,将行礼给拿了出来。李梓新诸人都是轻装上阵,与黄羽翔告别一番之后,便起程往苏州而去。而黄羽翔他们还有千余名的神机营军士紧随身侧,自然行动缓慢,等到将全部人员集合完毕,李梓新他们已经走了几有半个时辰。

    朱高炽也率着飞龙四卫走了出来,满脸俱是笑容。虽然昨日招揽陈天劫不成,还差点惹翻了他,于脸上大是无光,但高丽极有可能退兵,这份功劳林绮思已经言明不会与他争抢,自然是大喜压过了微怒。

    “皇妹,孤王这便要回转京城去了,你也早些回来吧,免得父皇老是惦记着你!”嘴里说着,眼睛又向张梦心瞟去,看了一会,才将目光移到了黄羽翔的脸上。

    越是见识了单钰莹、陈天劫他们的本事,就越是视黄羽翔为心腹大患!此人武功如此之强,身边又能人甚多,在武林中也颇具声望,朝中更有林绮思作为策应,若是他想造反的话,那真是能掀起一场大风暴来!此人在世,实是对大明的最大威胁!

    他虽然脸上笑嘻嘻地,但心中却已经翻转过无数歹毒的念头,怎都要铲除这个潜在的祸害。

    然而此后十来年间,因是朱棣尚在世,朱高炽不得不顾忌着林绮思,不敢明目张胆地对黄羽翔进行袭杀。而以黄羽翔与他几位妻子的实力,若不是出动成千上万的人马,又有谁能奈何得了他们呢!

    朱棣归天,朱高炽顺利继承大宝后,便向黄羽翔一家展开了大规模的进攻。而此时黄家的第二代业也成长,黄羽翔与单钰莹、任雨情的实力更是远超现在的三大宗师,自然无惧人多。打退了官兵的围剿后,三人联手,上京城将宫中高手打得落花流水,直逼朱高炽的寝宫,竟是将朱高炽吓得一命呜呼。

    可怜朱高炽才当了一年的皇帝,便被黄羽翔给生生吓死。他死之后,长子朱瞻基继位,有鉴于其父的教训,终生不敢再对黄家用兵。此段历史,乃是小说家言,诸位有识之士,当一笑了之,无需深究。

    在朱高炽阴毒的目光中,黄羽翔终是与四女往金华的方向行去,浩浩荡荡千余人的队伍,当真是颇为壮观。

    黄羽翔左顾右盼,见一路上的百姓都是对他驻足仰望,心中不禁大觉得意,道:“哈哈,莹儿,我们这么多人冲到你爹爹的府地去,会不会将他给吓着了?”

    单钰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爹爹什么场面没有见识过,岂会怕你这个掳人逃窜的小贼吗?”

    想到当初自己狼狈逃进单府,还要挟单钰莹为人质,这才逃过了四鬼叟的搜捕,虽然时隔半年,但却仍是历历在目。他微微一笑,道:“不知道你爹爹见了我之后,会不会将他这个货真价实的好女婿给赶了出去!”

    单钰莹格格娇笑起来,道:“哼,你偷了爹爹最最宝贝女儿的心,爹爹哪可能这么容易便放过于你!他必然要说:张龙、赵虎,狗头铡伺候!”

    赵海若忙策马上前几步,道:“单姐姐,你爹爹是包青天,那么让臭小子演什么,陈世美吗?”

    林绮思缓缓摇头,道:“人家陈世美为了当个附马,连糟糠之妻都不要了,说不定他早就与发妻感情不合,又与公主一见钟情,包黑子恁得多事!若是换了我是那个公主,必然要将包黑子给铡了!臭小子,你可有当陈世美的胆子吗?”

    果然是皇室中人,见解都是与众不同。

    黄羽翔向单钰莹看看,笑道:“若是我当了陈世美的话,便是甩了这个发妻与你成婚的话,估计你也要守一辈子活寡!这个妮子肯定要将我先给阉了!”

    单钰莹俏脸微红,笑骂道:“我岂止要将你阉了,还要打断你的双手双足,让你一辈子躺在床上!你不是老想着上床吗,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见她如此凶狠,其余三女都是娇笑起来。张梦心笑道:“怪不得大哥老是不敢同你做对,原来单姐姐居然这么凶,若换了我是大哥,肯定也不敢得罪了单姐姐!”

    众人说说笑笑,到了傍晚时分,便在永康投宿。第二天清晨复又赶路,终是在正午之前赶到了金华,小行几里之后,终是到了单定坤的那间别墅之前。众人下得马来,神机营军士停在里挟外,黄羽翔与四女则徒步走了过去。

    胆大包天的单钰莹此时颇见恐慌之色,将一双手紧紧地挽着黄羽翔的胳膊,临到府第前十几丈的时候,突然将他拉住,道:“小贼,爹爹他们此时说不定正在吃午饭,我们还是待会再去吧。”

    黄羽翔忙拖着她就走,道:“哪有这种事情,正好我肚子也饿了,大家一块去吃吧!”

    “什么人?”随着一声怪叫声传来,四道身影突然从围墙中翻飞出来,轻轻巧巧地落到了地上。

    黄羽翔眼睛向四人一溜,突然笑道:“呵呵,遇到老朋友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让他大吃苦头的“勾魂夺命四鬼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