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意外之获
    “绝对不能放过这个蒙古人!”诸豪都是大叫道,性急点的已是捋起了衣袖,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李梓新拔剑而出,冷冷地看着诸人,脸色一点变化也没有。单、赵两女一左一右,护在了李梓新的身侧。

    原本都还叫嚣不已的诸豪见到单钰莹也站到了李梓新那一边去时,不禁都是噤若寒蝉!赵海若与李梓新的武功还没有见识过,但单钰莹的恐怖可是人人都亲眼目睹了,若是要与她为敌的话,即使能够将龙皓天留了下来,估计这里的人也要倒下一半了!

    赵海若突然扭转过头来,向李梓新道:“小不点,这家伙可是害死秦师兄和温师兄的仇敌,你还要救他吗?”

    李梓新微微一怔,道:“我不是救他,我只是不想看到香儿难过而已!龙皓天杀了秦、温两位师兄,我李梓新对天发誓,今生定报此仇!但看在香儿份上,这次我便饶过于他!”

    赵海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赤莲香,轻轻一跺脚,道:“好了,这次我便不与你算账了!赤姐姐,若是日后再遇上此人,你还要护着他吗?”

    赤莲香轻轻摇了摇头,道:“龙师兄乃是恩师最宠爱的弟子,我身受师恩,自然不愿师傅难过!这次就算是我替师门做得最后一件事,从此以后,我赤莲香便永远是李门中人,永远是一个汉人!”

    赵海若点点头,向周围诸人看了看,道:“你们还不让开,难道想同我打架吗?”

    朱高炽微微一笑,道:“黄卿,还不快让你那两位夫人停止胡闹!这个样子的话,岂不是让人误以为黄卿与蒙古人有所勾结!”

    所谓夫为妻纲,朱大王子自然将账算到了黄羽翔的头上。况且,单钰莹与赵海若虽然都是女流之辈,但一个暴躁、一个天真,恐怕没有一个会理会于他,还是让黄羽翔去处理来得好些!

    黄羽翔微微皱眉,知道单、赵两女只是关心赤莲香,对龙皓天的仇恨恐怕都在别人之上。但赤莲香既然不肯弃龙皓天不顾,那单、赵两女必然不会袖手不理!

    他转念想想,道:“各位!龙皓天实是蒙古王子,来到中原乃是为了图谋我汉人江山!在下也被他屡次三番地暗算,实是恨不得将他切他娘的十七八段!”

    他前面说话都是文质彬彬,这时候蹦出一句脏话来,让众人都是哈哈哈地大笑起来,一下子将紧张的气氛化解了不少。

    黄羽翔接着道:“他旁边的姑娘虽然也是蒙古人,但已然抛却了自己蒙古公主的身份,甘心嫁与家岳的三弟子李兄弟为妻!哈哈哈,这件事说来,还是我汉人的伟大胜利啊!”

    诸豪闻言,都是忍不住微笑起来。张梦心扭头对林绮思笑笑,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大哥没多少功夫会正正经经地说话!”

    林绮思也是嘻嘻一笑,道:“这小子又要吹牛唬人了!我倒要看看,他要怎么说服这些人!”

    “既然赤莲香姑娘已经嫁给了李兄弟为妻,所谓出嫁从夫,大家便不能将赤莲香姑娘当作蒙古人了!”黄羽翔先将赤莲香的身份给撇清了,转而又道,“这龙皓天乃是赤莲香姑娘的师兄,赤莲香姑娘不忘手足之情,想来各位都是有兄弟同门,应该都可以理解赤莲香姑娘的心情!”

    他振振而言道:“龙皓天已然身负重伤,又被我废去了武功,便是放他一条生路,今天今世,也永远只能躺在床上度日了!哈哈,想我中华乃是堂堂礼仪之邦,若是放龙皓天回去的话,既不会纵虎归山,又可以显示出我泱泱大国的风采,何乐而不为呢!”

    见诸豪中已有好些人露出意动之色,黄羽翔又道:“大皇子殿下,你若是将这个半死不活的家伙带回去的话,恐怕皇上也不见得会高兴,只会白白浪费朝廷的粮食而已!以他目前这副样子来看,恐怕蒙古大汗也不见得会为了他而付出什么代价!放他回去的话,既能成全大皇子殿下的仁义之名,又对我朝构不成任何威胁,还可以让蒙古人看看,我中华大国有多少能人异士!”

    若是能擒个活蹦乱跳的龙皓天回去,朱棣必然会龙颜大悦!毕竟他是可以用来与蒙人谈条件的重要筹码,但眼下他却是半死不活的,若是抬着他与蒙古人谈判的话,恐怕只会让蒙古大汗暴跳如雷,提前发动发动进攻而已。

    大明朝经过这四年休养生息,虽然情势大见好转,但仍是十分的脆弱。若是能够再拖上个四五年的话,国力当可恢复到鼎盛时期,不再惧怕任何外敌的窥侧!

    年底时蒙人虽然要与高丽联兵扣关,但只要己方坚守,他们久攻不下,必然会退兵。可若是蒙古大汗发了狠意,那双方便只能拼个你死我活了!

    朱高炽细细一想,便将其中的轻重利害考虑得清清楚楚,朗声笑道:“黄卿所言甚是,龙皓天既然不能再作恶,便让他缠绵病榻,每日都后悔今日之所作所为,岂不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诸豪本来就被黄羽翔说得有几分意动,听朱高炽这么一说,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黄羽翔转头向横躺在地的龙皓天看去,心中翻过微微一丝说不出的落寞!长久以来,龙皓天已成了威胁他生命最最危险的敌人,好几次都险些置他于死地!他虽然对龙皓天恨得牙咬咬的,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断,但在心中却是对此人的智谋大是叹服!

    待到真得亲手将他的武功废去,还打得他能否醒转过来还是个问题时,心中恨意倒是消得干干净净,反而出现了一种少了个强敌的失落感,从此之后,几可说没有人再会找他的麻烦。黄羽翔微微发了一会呆,心头大松之后,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许笑天哈哈大笑,道:“各位,既然大皇子殿下都这么说了,大家就不妨放这个蒙古小子一马!老道儿看了这么长时间的好戏,也该去好好喝一顿了!”

    青城许笑天可是老一辈硕果仅存的高手、又身兼掌门之职的人了,众豪闻言大笑,都是有心拍拍他的马屁,有些人叫道:“许掌门,若不嫌弃的话,可愿让我们陪同?”

    听他们这么说了,那几个蒙古人才敢走到龙皓天的身边,将他扶抱起来,急急地向远处走去,竟是没有对那帮高丽人看上一眼。

    许笑天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众人,回头对金光大师笑笑,道:“老秃,有这么多人陪着,是否也想来热闹一下?”又向黄羽翔看去,提高声音道:“姓黄的小子,老道儿有话同你说,可否陪老道喝几杯酒?”

    众豪见向来我行我素,从来不与他人攀识的许笑天竟然会主动邀黄羽翔一起喝酒,都是心中大是嫉妒。尤其是那些年轻人,原本就对黄羽翔坐拥几个绝色美人恨得牙痒痒得,如今又见这个武林中声名最鼎的前辈也对他和颜以对,心中的妒火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气恼之下,顿时将黄羽翔刚才的神威给丢到了一边,恨不得将他狠狠地打上一顿,让他永远也不敢再想到张梦心几女。

    黄羽翔哈哈大笑,向几女看去,道:“道长,我是身不由己,能不能去还要看我这几个娇妻!”从船上下来,便急匆匆地赶到此处,都没有与众女好好“相处”。若是陪老道去渴酒的话,依着他在三元楼喝酒的狠劲,估计结束已经要到半夜了。若是让几个娇妻独守空房的话,倒霉的绝对是黄羽翔自己。

    虽然心中都是把自己当作黄家的媳妇,但在人前突然被他如此称呼,张梦心与单钰莹立时俏脸羞红,将头给低了下来;而林绮思则是连眼皮也没有跳一下,只是脸上的笑容更甜了些;赵海若压根儿就没有听到他在说些什么,已是一蹦一跳地纵到许笑天的身边,瞅了老道士一阵,道:“老道,快去向财神爷要赌债去!若是现在不去的话,那小子肯定要赖账的!你的酒葫芦好有趣,送给我好不好?”

    许笑天微微一笑,道:“不怕,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敢赖老道的账!这个酒葫芦是老道的*,可不能送给你!”向黄羽翔看了一眼,又道,“小伙子什么都好,不过若是老被媳妇管着,不是丢了男人的脸面吗?”

    “小气鬼!”小丫头已是将嘴巴给嘟了起来,突然向许笑天的颌下的几根胡须看看,笑道,“老道,你若是不将酒葫芦送给我的话,待会可别后悔啊!”

    林绮思牵着单、张两女向许笑天走去,啐道:“道爷,你口无遮拦、为老不尊,小心我将你的青城派给拆了,让你徒子徒孙都只能睡大街去!”

    许笑天哈哈大笑,道:“怪不得黄小子不敢轻举枉为,原来如此,老道明白了!”

    猛觉一股劲风直袭全身,一寒一热两道绝然相反的力道已是将自己的进退路全部封死,浩浩荡荡地向自己的身上打来。许笑天不用眼睛看,也知道必是单钰莹这个魔教新任教主的手笔!只是上次见到她时,小妮子不过是将“红日照天下”*修到了绝顶境界,虽然厉害,但以他数十年的修为仍是能够以内力取胜。不过才短短的几月不见,她居然又修成了一门恐怖程度绝不在“红日照天下”*之下的奇门功法,老道士若是不和身边的金光大师联手的话,恐怕顶多撑过百来招便要以惨败收场!

    “哇!”许笑天怪叫一声,寒光闪动中,背上的长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鞘,“刷刷”两下,荡开了两道沉厚无比的劲气,向单钰莹迎去,同时身形跃起,向旁边躲去。

    乖乖,适才在李家大院,可是亲眼看到她双掌推袭之下整块地面都破坏无余的!许笑天虽然为人稀奇古怪,但身为一代掌门,自然不是笨蛋,岂会硬架她如此凌厉的攻势。

    身形跃出之间,猛觉又一道劲气直向自己的颈部逼来!老道士数十年的修为当真是非同小可,虽然招式已经用尽,但兀自将嘴巴微微鼓起,猛地吹出了一口真气。

    许笑天以童子之身修习武功,虽然还未臻入先天之境,但一身内力当真是纯厚无比。常人若是被他这股真气打中的话,恐怕身体都会被硬生生地打穿也说不定。

    “嘻嘻嘻”,偷袭之人的武功端得高明,娇笑声中,猛然发出一道醇厚之极的真气,竟是将他的内力给生生化解了!许笑天大惊之际,只觉颌下一痛,几根胡须已是被人拔了去。

    赵海若笑嘻嘻地站在一边,将手中的胡须一根根扔到了地上,每扔一根,便向许笑天笑一下。单钰莹也是微笑着站在一边,脸上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表情。

    两女并肩作战多时,相互间的配合已是毫无间隙。两人一个气恨老道士说话不顾忌女孩子的脸面,一个恼怒许笑天居然如此小气,眼神稍一接触后,便立时定下了合攻计划。以她们两人的联手,这世上还真没有几人可以全身而退。

    许笑天看着自己的胡须一根根地落到地上,心中不禁大痛,见两女笑嘻嘻地尚有再来一次的意思,忙将酒葫芦给解了下来,向赵海若一扔,道:“小丫头,老道可是将最最宝贝的东西都送给你了!以后你嫁给这小子的时候,可不要再来向老道要嫁妆了!”

    赵海若偿了心愿,哪管老道胡说八道,笑嘻嘻地将酒葫芦收到了背上,向单钰莹道:“单姐姐,你看酒葫芦被我拿到了,可以向财神爷换十万两银子呢!”

    张梦心移步上前,缓缓道:“大哥,还有这几个高丽人又要如何处理呢?”

    黄羽翔挠挠头,道:“既然已经放了龙皓天,索性大方一些,将他们全部放了吧!”

    朱高炽已经从旁人口中得知朴西清他们的身分,立时站了出来,道:“他们几个是金焕成的弟子,拿住他们的话,说不定可以说动高丽不与蒙人联兵!”

    林绮思缓缓摇头,道:“恐怕不好!现在三大宗师维持着一个均势,都是置身于朝廷之外。若是激怒了金焕成,使得他一怒之下进京大肆捣乱,恐怕便是一场浩劫了。”

    若是没有飞龙四卫惨败一事,朱高炽此时肯定会不以为然,但此刻却是心中一惊,道:“可是,若是就这样放他们回去的话,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们了!”

    林绮思微微一笑,道:“已经有龙皓天作为榜样,恐怕他们怎都不敢再到中原来了!皇兄若是还不放心的话,那倒不妨再在他们中拣一两个杀了,看他们还敢不敢作恶!”

    她这几句话说得比较大声,那些高丽人都是清清楚楚地听在耳中。李东英抢前一步,道:“我留下来,放我的师弟妹回高丽!我保证他们永远也不会再踏上中原一步!”

    郑旭民等人都是嚷道:“师兄,让我留下!你还要继承师尊的衣钵,绝对不能留在这里!”

    黄羽翔微微点头,心道这几个男人倒是硬气,重情重义。他踱到林绮思的身边,轻声道:“这几个高丽人都没有什么大恶,最最可恨的崔英爱已是被我废去了武功,更是踢乱了内腑,咱们也算报仇了!”

    林绮思白了他一眼,小声道:“你又要烂做好人了!”

    黄羽翔伸出手在她的胳膊上捏了一记,道:“若是要强留他们下来的话,他们必然会相死相搏,我们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可是将他们留下来的价值却是不值得牺牲这么大!咱们练武之人讲得是一言九鼎,既然他们承诺永世不再踏足中原,必然会谨遵誓言!”

    林绮思点点头,扬声道:“你们也不用争来争去了,本公主今天心情不错,也不为难你们了,让你们都回转高丽吧!不过,你们可要发誓,今生今世都不再踏足中原半步!”

    那几个高丽人互看几眼,都是点点头。一一发誓之后,结着伴向远处走去,蒙人向西而行,他们却是直接北上。

    待到他们几人走远,却听一个清朗的声音缓缓道:“这样的结局最好不过,我也可以对得住师傅的嘱托了!”长街之上突然冒出了一个人来,向黄羽翔他们缓步走来。

    黄羽翔心中大凛,原来此人正是许久不见的沈复言。他微微一笑,道:“沈兄,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沈复言向赵海若看了看,道:“不好!我这几日到临安去了,看了看她的故乡,心情愈发得难过了!”

    张梦心突然心中一动,想道:杭州府只有在宋末才称作临安,听沈复言的口气,显然那个“她”应该是赵氏王族的后人,想来这个沈复言应该是爱上了赵氏落难的后代,结果伊人香消玉殒,才会到杭州府去缅怀于她。

    她轻移莲步,搀着赵海若走前两步,道:“不知道沈大哥口中的她,是否便是赵氏王族的后人?”

    沈复言满脸的落寞之色,道:“不错!她叫赵无双,算起来应该是海若的堂姐……伤心往事,不提也罢!家师与中原的恩怨如此收场,那是再好不过!这几个月来,我已经在中原转过不少地方了,确实是泱泱大国,非是我高丽所能相抗!回去之后,我必然会劝家师和敝国圣上放弃对中原用兵!”

    见黄羽翔诸人都是流露出好奇的神色,沈复言微微一笑,道:“其实我是高丽王族的人,因为无双的关系,我甘愿放弃王位,与她一同到处流浪。为了她,我取了一个汉人的名字,原想陪她一生一世,可惜她终是得了绝症,还是离我而去了!”

    众女都是轻喔一声,想不到这世上竟有如此痴情男子,当真是不爱江山爱美人!单钰莹与林绮思更是将黄羽翔一阵打量,脸上满是不以为然的样子。

    沈复言将长袖轻轻卷拂,道:“如今本国与中原还算没有伤了和气,我总算也对得住师尊的嘱咐,让几位师兄弟都平安回去了!回转高丽之后,我必会劝圣上息兵止戈,大明与高丽永为兄弟之邦!”

    黄羽翔大喜,跳过去将沈复言一把抱住,道:“哈哈哈,沈兄,这一切可都要拜托给你了!不过,我与沈兄以后就没有机会再切磋武技了!”

    沈复言似是不惯与人如此亲近,脸上露出了极为不自然的笑容,一怔之后,才反手将黄羽翔抱住,道:“若是黄兄弟手痒的话,不妨到高丽来找我!若不然的话,我每年四月十七都会到临安去的……无双就是在那天走的!”

    “好!”黄羽翔松开了双手,道,“沈兄,此去之后,我们也不知道何日才能再聚,不如一块到酒楼去喝一杯,今天必然不醉不休!”

    沈复言豪兴大起,道:“好!不醉不休!”

    诸豪对沈复言倒是没有什么恶感,又见他承诺化开中原与高丽的恩怨,都是对他大是敬佩,众人围拥过来,簇着两人与许笑天等前辈高人一同往酒楼走去。转眼之间,围在此处的众人都已经走远,只留下了单钰莹她们几个女子。

    单钰莹微微一叹,道:“他们这一去,肯定又不知道要折腾到多晚了!”

    张梦心嘻嘻一笑,道:“那你干嘛不将大哥给拦了下来,若是你开口的话,大哥肯定不会反对的!”

    单钰莹看了看她,道:“这种日子,便留给他们这些男人去庆祝吧!打了这么久,我的肚子也饿了,不如大家都去吃东西吧!”

    赵海若从来不与吃饭作对,忙将自己的身体挤到了单、张两女的中间,嘻嘻笑道:“走走走,我们去吃饭!”

    林绮思点点头,道:“我们现在去吃饭,然后找间客栈——钰莹、梦心,你们将脸扭过去干嘛?嘻嘻!”

    单钰莹与张梦心对看一眼,俱道:“这个丫头看来不将她收拾一顿是不行的了!”两人都是将双手抬起,向林绮思的腰间挠去。

    “呀!”林绮思最是怕痒,忙躲到了赵海若身后。赵海若倒也义气,受了林绮思颇多好处后,对她极是照顾,双手撑开,硬是将单、张两女挡在一边。

    “格格格”,四女打打闹闹,顿时娇笑成了一片。

    ※※※※※

    “嗯!”黄羽翔将双脚浸到了脚盆之中,立时舒服地哼一声,向旁边的四个美人看了一眼,道,“今天怎得这么好,居然服侍得这么周到,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

    林绮思格格娇笑,道:“这个家伙真是不识好歹,对你好难道不对吗?难道非要咱们拿着刀剑在背后压着你,你才会感到心中愉快吗?”

    赵海若却是将两眼一瞪,道:“我就说要在这里面下点痒痒粉,你们都是不肯听我的!”

    一惊之下,黄羽翔立时吓得将双脚给抬了起来,向赵海若看了看,道:“小丫头,你又搞了什么鬼?”

    “放心吧!”单钰莹硬是将他的双脚又压到了盆中,道,“咱们有事同你商量呢!”

    黄羽翔眼皮一跳,道:“商量什么?”这几个女人一天到晚尽是想些古怪的主意,实是不敢对她们疏忽大意。

    单钰莹俏脸晕红,道:“傻子!”将他的手抓了起来,放到自己的小腹上,道,“难道你想要我挺着个大肚子同你成亲吗?”

    黄羽翔一愣,道:“你有了?你什么时候有了,我怎得不知道!”

    单钰莹大怒,右手伸出,已是捏住了他的耳朵,道:“臭小子,你、你、你难道想不认账吗?难道我还会背着你同别的男人……呸!你到底什么时候娶我?不但是我,连张妹妹也有了!”

    “心儿也有了!”黄羽翔大喜若狂,向张梦心看去,只见玉人虽然羞答答的,但还是点了点头。“哈哈哈”,他猛然手足狂舞起来,赤着脚在房中到处乱窜。

    好半晌他才停了下来,脸上浮起了暧昧的笑容,道:“莹儿、心儿,你们为我黄家立了大功,现在我就要好好地回报你们!”

    单、张两女都是过来人,哪有听不出他话中意思的道理,都是娇羞无比地点点头。林绮思却是拉着赵海若就往外走,道:“海若,咱们到外边玩去!”

    赵海若边是挣扎边是大叫道:“我不要去玩,我要看他们是怎么生小孩的!”

    在三女的俏脸羞红中,赵海若终是被拉了出去。

    黄羽翔左右双手各牵一女,道:“两位爱妻,我们明日便到金华去,找我另一个老丈人!若是他点头答应,我们便立刻拜堂成亲,不过今天晚上,你们可得事事依我!”

    看着他一下子变得*不堪的眼神,两女都是全身发软,任凭着他抱着自己,一步步向大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