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一章力败敌酋
    两根奇形短棍已经取到手中,龙皓天淡笑道:“黄兄,虽然我相信你,但此地却不但有你,而且还有朝廷的大皇子在此!即使你肯放过我,又岂能保证大皇子殿下也能同你一般吗?”

    他心中一思量,已是打定了主意,虽然对己身的武功颇有自信,但却要谋取最大的利益。若是能挑起黄羽翔与朱高炽的争端,他说不定还能坐收渔利。虽然黄羽翔一方的实力极强,如单钰莹、赵海若、陈天劫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但若是黄羽翔一旦置身事外、或是被人牵绊住了,那么这股强大的战力可就威胁不了自己了。

    黄羽翔微微一笑,向朱高炽看去,道:“大皇子殿下,不知道你意下何为呢?”

    朱高炽大起踌躇,若是能擒住这个蒙古的王子龙皓天,可就是莫大的功劳!他正为争太子之位与几个兄弟激斗不休,若是能够将龙皓天押解回京的话,自然会让另外几个皇子黯然失色。黄羽翔万一不能在十招之内拿下龙皓天,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朝廷无能吗?只是若不答应的话,显然又要得罪林绮思了!

    一时之间,朱高炽倒颇有几分拿不定主意,沉吟着不说话。

    黄羽翔见状,知道他难下结论,便微微一笑,道:“若是龙兄能够侥幸挡得了在下十招的话,那么在下便亲自送你离开此地!”

    龙皓天故意向朱高炽投过一道轻蔑的眼神,转向黄羽翔,道:“哈哈,黄兄快人快语,我们一言为定!”

    将手中的傲天剑轻轻挥动一下,黄羽翔淡淡道:“龙兄,请赐招!”精气神完全铺开,将龙皓天完全锁住。自经郑家血战、海上荡寇之后,他的气势已变得越来越具杀伐之气,霸道无比的压力之下,修为稍差点的,便是连能否站稳尚还是个问题。

    旁观诸人感受到他沛然莫之与抗的强大气势,都是情不自禁在心中升起一股要向他跪倒膜拜的冲动。原本对他能否在十招之内擒住龙皓天而大感怀疑的诸人,受到黄羽翔如此强大气势的影响,都是对他信心大增。

    想不到月余时间不见,黄羽翔的修为又出现了如此大增长!武功达到他们这种境界的,便极难在气势上再进寸毫,所能增长者,只是内力而已。若是能够突破他们所在的那一层功意束缚,便能直进到宗师级的境界。龙皓天感受到黄羽翔强大的气势后,心中顿时又惊又羡!既为黄羽翔能够达到这种境界而惊叹,又嫉恨明明两人的功力原来还在仲伯之间,为何每隔一段时间不见,黄羽翔便会出现一次功力的大飞跃!

    收住心中的惊讶,情知若不能挡过眼前的这道难关,自己可真要在中原勤学武功、念佛颂经了!龙皓天双眼之中爆闪过一道寒芒,两枝短棍缓缓舞动起来。

    他的动作虽然极是缓慢,但地上的灰尘土屑都是纷纷飞扬起来,齐齐舞动了空中,狂啸着打着转儿。强劲的力道压挤之下,原本就在黄羽翔的气势下轻退几步的诸人又都是连连往后退了十来步,这才收住了脚跟。

    原先对黄羽翔大抱信心的诸人,见到龙皓天的修为也是如此深湛惊人后,不禁心中又惴惴起来。

    赵海若轻笑一下,道:“臭小子外相不露,便逼得那蒙古人全力尽出,心姐姐,你猜臭小子会在第几招上赢得了他?”扭头向骆三元看去,嘻嘻笑道,“钱神爷,你要不要再来做庄,看臭小子能不能在十招内赢得了那个蒙古人?”

    骆三元闻言探出头来,道:“我自然赌大哥能够赢得了!不过,既然我是庄家,也就不下注了!李兄弟,你想翻本吗,一赔一,再来下注,不过先得将上次输得一万两交出来!”

    李梓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岂会赖了你的账!我这次压两万两赌那家伙会赢,若是我赢了的话,你便给我一万两,若是我输了的话,便将三万两全部给你!”

    骆三元轻笑一下,道:“我就不信你还能再掏出两万两银票来!不过兄弟一场,就让你赊一次账好了!”

    单钰莹扭头向骆三元看去,笑道:“骆大哥,看来你还是先将一万两银子给李兄弟吧!龙皓天虽然看似与小贼平分秋色,实是外强中干,此战必败!只需小贼以气势压逼于他,再以‘浩然一剑’与他硬架,十剑之内,必能杀得龙皓天丢兵弃甲!”嘴里说着,头颈却是向四周扭转看看。每次龙皓天落难的时候,沈复言必会出现,只不知这次又会如何。

    骆三元听到单钰莹也如此说,不禁大呼后悔,道:“早知道嫂子会这么说,我怎都不开这个庄啊!”

    众人说话间,龙皓天终是大吼一声,猛然向黄羽翔疾扑而去。原来他终是吃受不住黄羽翔越来越是狂野暴横的气势,向黄羽翔展开了攻势!

    “嘿!”黄羽翔也是轻吼一声,傲天剑毫无花巧地向龙皓天手中的双棍迎去,在“浩然一剑”的剑意下,又有几个人能够硬捍呢!

    “锵”一声清脆的金属声,三件兵器已是重重地撞击在了一起。龙皓天吃了这股沛然莫名的大力,顿时脚下踉跄,一下子往后退出了五六步。

    他每退出一步,足跟所落之处,都是将地上坚硬的石砖踏得粉碎一片。显然黄羽翔的作用之力太大,凭着他本身的功力已是化解不能,只好硬是通过自己的身体,将巨大的力道传到了地下。

    黄羽翔却是身形也不轻晃一下,自与德川五犬一战,对内力的掌控更是得心应手,虽然也受了龙皓天强大的反击之力,但体内的内息一经运转,便将这股大力消于无形。他这两个月与郑家、倭寇的连番大战,虽然每次都是累个半死,但却是对意志、身体的绝大考验!相信目前武林中已经没有一个人像他这般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就经历了如此多的战斗,论到身体的强横,这小子目前已经可以算得上天下第一了!

    傲天剑再度划破天宇,流星般向龙皓天直挥而去!

    龙皓天此时才刚站稳,在黄羽翔强大的精神压力之下,心神都是大为受制,只觉除了硬架一途外,实是没有任何化解之道!双棍舞出一圈乌光,向黄羽翔直迎而去。

    “锵”,三件兵刃再度相击在一起!龙皓天身体狂震,又猛退而出,连双手都是止不住地一阵颤抖。

    说到以力相抗,黄羽翔当初对阵张华庭时,也兀自不见得吃亏!更何况他现在已是脱胎换骨,以纯净的先天真气流贯全身,以硬力相抗,世上已经再无抗手!

    黄羽翔哈哈大笑,傲天剑再度挥扬起来,向龙皓天直袭而去!

    在他强大的精神力之下,龙皓天除了硬捍之处,根本就别无他法可施。将牙齿一咬,龙皓天再度狂啸而上。

    一连八剑,龙皓天从开始退出七步,到最后退出十五步,每多挡一剑,便会多退一步!待到第九剑也硬架了下来之后,身体终是止不住的一阵大摇,一张俊脸变得煞白无比,双手猛打摆子,几乎连手中双棍也拿捏不住了!

    在黄羽翔几可劈山的“浩然一剑”之下,龙皓天连挡九剑,已是将全身的精力用尽,此时已是油枯灯尽,便是换作一个平常的武夫,也是伸根指头便能将他推倒!仅仅只是九剑,但以龙皓天吃受住的压力而言,几乎是将全身的内力体力都用光似的,连黄羽翔身在何处都有些模糊了!

    其实若不是黄羽翔以十剑为限,在他的心里上存下了一个极深的印象,龙皓天也不会每挡一剑,都会在想还需要再挡黄羽翔几剑。再加上黄羽翔强大无匹的精神压力,使得他在心中只存了硬拼一途。

    黄羽翔回剑入鞘,轻笑道:“看来龙兄只好在中原住一段日子了,若是两军能够罢战,那是最好!不然的话,凭着你这个蒙古王子,至少也能将战争拖上个几年吧!”

    诸豪都是大喜,想不到黄羽翔真得能在十剑之下将龙皓天慑服,俱是齐声欢呼起来。虽然诸豪之中有颇多人都是对黄羽翔不以为然,认为他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完全是依靠了几个红粉知己而已。但外侮当前,见黄羽翔干脆漂亮地赢了龙皓天,都是将先前的偏见扔到了一边,能够取胜异族,便是自己的脸上也是大有光彩。

    龙皓天缓缓抬起头来,惨白的脸上突然浮起了一层吓人的陀晕,身体的颤抖也在一瞬间平定了下来,他长吸了一口气,道:“黄兄,还有一剑,你还想留到什么时候?”

    诸豪见他悍不畏死,都是大起嘘声,纷纷嚷道:“蒙古鞑子,黄少侠仁义,留你一条性命,若是再来一剑的话,恐怕你要死在这里了!”“虽然咱们汉蒙对立,但我中华上国乃是礼仪之邦,定然会将你的尸体送回去的!”

    单钰莹却是眉头微微一皱,道:“不对,这个蒙古人好像用上了一门奇门功夫,竟是将耗损的内力补回了六七成!小贼能不能在最后一剑上打败龙皓天,现在倒是颇为难说!”

    骆三元又喜又苦,虽然黄羽翔输了的话,他要赔出巨款,但这些银两在他的眼中却是几如儿戏,与众人开赌只是调解一下气氛。但若是黄羽翔输了的话,那他们这一方可就大大地没了面子。

    “老道儿拿这个酒葫芦做赌,黄小子定然可以在这一剑上将蒙古小子大败!”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青城许笑天已是挤到了众人中间,一张老脸上满是笑意,尖嘴猴腮的德性哪里像是一派之尊!

    骆三元颇为不屑地看了看老道手中的酒葫芦,摇了摇头,道:“道爷,我要了你这个酒葫芦做什么,真金白银拿出来!”身为商业巨子之后,自然金钱至上,哪管他是什么掌门人。

    老道士大怒,将酒葫芦一阵乱晃,道:“臭小子,竟然敢看不起老道!好,赶明儿我去找倪英说说,他是怎么教出这种不敬长辈的小子来的!”

    骆三元大惊,想不到许笑天竟能看出他的师承,他这个娘舅虽然平时不太说话,但他就是见着了倪英就怕!他讪讪一笑,道:“道爷,您这个酒葫芦要抵多少钱啊?”

    许笑天摸摸胡子,正想说话之际,却听张梦心抢着道:“一千两!”

    林绮思撇撇嘴,道:“道爷的宝贝酒葫芦一千两怎么买得到呢,至少也要一万两!”

    单钰莹嘻嘻一笑,道:“我说要两万两!”

    骆三元满脸死灰之色,众女哄抬价格,他便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与这些母老虎讨价还价,正心痛之际,却听赵海若大叫道:“十两!”他大惊若喜,道:“海若小姐,你总算说了一句公道话!”

    众女都是大为诧异,齐齐向赵海若看去,却见小妮子摸了摸脑袋,道:“对不起,我忘了说那个万了!”

    “十万两!”骆三元失声大叫起来,简直就快要晕掉了。众女嘻笑连连,已是笑成了一团。

    “哈哈,老道,你都这把年纪了,怎得还要同后辈开这种玩笑!”金光大师轻笑道,“他们就快要打了,你们还不赶快看看!”

    “黄兄,请!”龙皓天的奇门功法已是发挥到了极点,脸上已是完全恢复了神色,双眼之中更是精光直射。他刚才全是出力硬架,于本身的功夫却是半分也没有用上。强运奇门功法之后,连精神力已是大有提高,心中念头翻过,已是想过了无数应对之法!只需挡过这招,以黄羽翔的为人,必然说话算话,将自己送离此处。

    虽然知道龙皓天以一种奇怪的功法将功力硬生生地给补了回来,但黄羽翔己身的功力在九剑之后,已是燃烧到了最顶点,心中充满着无坚不摧的战意!此刻便是换作对手是张华庭,他也有信心将其一剑击溃!虽然这只是他单方面的战斗信念,但在这种强大的战意之下,“浩然一剑”的剑意更是可以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好!”轰轰烈烈,直欲将对手压成飞灰,黄羽翔手中的傲天剑突然寒光尽褪,仿佛由一把上古神兵突然蜕变成了一把顽铁!整个人突然暴发出一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便是武功强横至单钰莹、许笑天之流,也是不由自主地退后几步。

    老道士搔搔头,喃喃道:“乖乖,这小伙子居然达到这种地步了,比老道士预想得还要厉害!”

    骆三元更是耷拉着脑袋,看黄羽翔这架势,恐怕龙皓天怎都无法抵挡,那十几万两银子可就要被几女硬是骗去了。

    张梦心轻咦一声,道:“单姐姐,大哥用上‘灭世之剑’的时候,就是这种情形!可是看他的架势,这又好像是‘浩然一剑’,难道说……”

    单钰莹满脸欢喜之色,道:“小贼已经能够将这两种功夫合在一起了!格格,张妹妹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小贼打不败的人吗?”

    “嘿!”黄羽翔踏前一步,傲天剑以肉眼绝难看出的高速,猛然向龙皓天狂削而去。

    直面黄羽翔几欲将天地都给毁灭的霸气,龙皓天刚刚才解脱而出的心神再度陷入了恐惧之中。他猛然牙齿用劲,在舌头上重重地咬了一下,终是将神意恢复过来。

    乌影圈起,龙皓天腾空而起,直向黄羽翔压去。身在半空,眼神中突然暴闪起了一道道异芒,随着他身形的落下,棍影中突然飞出无数道炫丽无比的寒芒,向黄羽翔直射而去!

    碎星大神通!

    “嗤嗤”,所有激射到黄羽翔绍的寒芒无不一一偏折,在他的身侧划出一道道明亮的火花!寒芒落地,“轰轰”地巨响中,竟是将底下的地面炸得破碎无余!

    “破!”傲天剑分毫不差地迎上了两根短棍,黯淡的剑身突然爆闪出惊人至极的光芒,碎飞的寒芒在傲天剑的劲气之下,无不一一反射而回!

    “呼!”一声激锐的声音中,龙皓天再也承受不住手中两根棍子贯注的大力,双手一松,两根棍子已是奇快无比地向天空中激射而去。

    狂暴的劲气如同龙神出海,大力狂涌之下,已是将龙皓天平空抛飞起来。庞大的力道如同巨石碾压,将龙皓天表面的血管一一挤爆,鲜血涔涔而出,转眼之间便已成了一个血人。

    巨大的力道兀自没有完全散去,强横的气劲在地上划过,硬是将底下的石块一一震碎,碾出了一道长达七丈的碎石路。

    强烈的战意燃烧到了极点,这些天的浴血奋战中,黄羽翔终是将己身的功法进一步完善,将“灭世之剑”狂猛在威势与“浩然一剑”结合在一起,虽然威力比之单纯的“灭世之剑”要逊上几分,但无论是聚气回力,都要比前者要来得快捷得多。

    如此强横的威力,便是旁观的众人都是惊愕莫名!只有在四年前参加过抵抗魔教入侵一役的几人,才清楚记得当年正是张华庭使出了一记让天地变色的莫大一击,重创了魔教十来个高手,这才逼得魔教不得不退!四年过后,同样是在此处,又见证了新一代高手的成长!

    朴西清脸若土色,便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与黄羽翔单打独斗!几个高丽人都是左顾右盼,虽然有心突围,但在单钰莹等高手的环伺之下,实是不敢轻举枉动。而他们的最强高手却是恰好跑到杭州府去了,天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赶了回来。

    “师兄!”赤莲香惊呼一声,猛然挣脱出李梓新的怀抱,向横躺在地的龙皓天扑去。李梓新伸手晚了一步,竟是没有将她拉住。

    在黄羽翔赫人的气势之下,那几个蒙人都是手足发软,哪里还敢向龙皓天走去。赤莲香奔到龙皓天的身边,伸手将他的头颅抱起,轻声道:“师兄,师兄!”叫了几声之后,声音就成了叽哩呱啦的蒙古话。

    她早就换了一身汉人的衣服,虽然皮肤远较汉人女子要来得白上许多,而且眼睛也是天蓝色的,但她浑身都是裹得紧紧的,又一直低着头,藏在众女之间,旁人倒也没有注意到她。此时她一旦抢了出来,众豪都是大吼起来,言下都是要将这个女子也关起来之意。

    黄羽翔微微一笑,向林绮思道:“绮思,这人我是交给你了!至于你要怎么处理,就不关我的事了!”

    林绮思冲他妩媚无比地娇笑一下,道:“好了,我知道你武功了得,你便是要讨赏,也不用问我来要啊!这里还不是皇兄在当家作主吗?”

    朱高炽哈哈大笑,道:“皇妹,你要这么客气的话,孤王也只好却之不恭了!孤王赏罚分明,自然会论功行赏!皮老,将蒙古王子殿下好生招呼!”

    这飞龙四卫有宫中的疗伤圣药,复原倒也极快。只是头发诸物毕竟不能在这么几天里重新长出,虽然他涂了不少民间草方,头皮上隐隐有半寸左右青碴碴的头发,但终是极为影响外观。

    皮元青向龙皓天直行而去,虽然耳中传来单钰莹几女的嬉笑声,但楞是不敢向她们看上一眼。若是又将几女惹毛,这次没有头发给她们烧,估计便要轮到全身的衣服倒霉了。

    见他走近,赤莲香猛然站了起来,右手已是将马鞭取了出来,道:“谁也不准动他!”

    依着皮元青原本的脾性,自然不会将她放在眼里。但他吃了单钰莹几女的大亏,实是不敢对女子再存轻视之意,一时之间,倒是怔住了。不过,以他的傲慢性子,稍一犹豫之后便将小心之意丢到了一边,全身真气流转,身体周围已是出现了一圈黑气。

    正想一掌将这个胆大包天的丫头给击毙之际,皮元青却猛然感到背后传来一道冰冷无比的杀气,直刺得他全身都是一阵发悚。他原还道背后之人必是陈天劫,缓缓转过身来,却见对方只是一个不足二十的毛头小子,右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森冷的杀气正是从他的身上发出。

    “你为什么要救他,难道你还喜欢他吗?”李梓新看也不看皮元青,只是将双眼放在了赤莲香的身上。

    皮元青何曾受过如此冷遇,心中自是大怒,只是李梓新的杀气太过凌厉,竟是让他不敢轻易出手。

    “我、我……我不是喜欢他!只是他是我的师兄,我绝不能让任何人再对他不利!”赤莲香有些不敢看李梓新,微微偏转过头,将眼神投到了地上。

    李梓新的眼神中闪过一道欣喜之意,杀意顿时大减。皮元青本就蓄势待发,岂有不趁机出手的道理!黑气狂井中,已是向李梓新疾闪而去。

    身形扑出一半,突然硬生生地给止了下来,皮元青满脸的尴尬恐惧之色。原来单钰莹与赵海若不知什么时候已是站在了李梓新的身后,当初飞龙三卫联手,兀自在两女的手下丢兵弃甲,败得一塌糊涂。他此时孤身一人,若是与单、赵两女为敌的话,恐怕好不容易才长出的几根头发又要保不住了。

    “你们带着他赶紧走!”李梓新冷冷地向旁边站着的几个蒙古汉子道。

    那几个蒙人都是大奇,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都是一动不动。

    赤莲香猛地抬起头来,道:“矮……你真得肯放师兄一条生路吗?”

    李梓新的眼中闪过一道宠溺之色,道:“只要你心中爱我,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说着,两眼冷冷地环扫诸人,若是有人敢反对的话,恐怕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挥剑刺过去。

    张梦心一愣,走到黄羽翔的身边,轻声问道:“大哥,这该怎么办啊?”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龙皓天在我的内力之下,已是百脉齐毁,便是放他回去,也永远只能躺在床上度日!只是若是平白放他回去的话,恐怕朱高炽和这些武林人士都不会罢休,倒是有些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