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大获全胜
    温度一下子上升了好多,崔英爱的身体突然出现了微微一丝扭动,仿佛灵蛇一般,闪动着荡人心神的曲线。

    好像整个空间都出现了奇异的颤动,在黄羽翔的眼里,崔英爱那修长的身体好像一化为二、二化为四,竟然在眼前幻化成了几有十来个的人影来,每一道人影都楚楚可怜的向自己望来,眼波流盼中,却又是十分的妖冶。

    他知道崔英爱必然用上了一门独门功法来增强己身的魅力,若是定力差些之人,必然会在她如此勾人的眼神给迷惑了心智,便是被她杀死,恐怕也是毫无所觉!

    庞大的精神力迅速流转开来,将崔英爱藉着眼神传过来的精神异力立时驱逐出体外,微微迷乱的眼神变得清澄无比,黄羽翔的声音依然冰冷,道:“你不用枉想脱身了,还是乖乖地自废武功,幸许我还能饶了你一命!”

    “格格格”,崔英爱突然放肆地笑了起来。女人如果笑得太过大声的话,难免会影响魅力,但她却是柳腰轻摆,仿佛风摆荷柳一般,高耸的酥胸划过一道曲线,说不出的挑逗。

    锋利的匕首又向下移动艘恍诙r驴垡脖磺崆崽艨舯恋囊路纸陆笸奖呃艘恍冻隽舜笃子癜愕募》簦咚实男馗际锹冻鲆恍“虢乩矗诳掌猩⒎⒆琶勇业纳剩?br>

    勾人的眼神好似会说话一般,水汪汪的眼睛虽然不大,但却是闪动着奇异的色彩,紧紧地与黄羽翔的双眼绞索着,“嗯——”她发出低低的一声轻吟,声音之中带着无比的渴盼,让人立刻产生了最原始的欲望与冲动。

    黄羽翔脸上的神情一点儿也没有变化,冰冷的眼神在崔英爱的身上扫了扫,嘴角挂起了一抹冷笑。

    崔英爱此时真是骑虎难下!她没有从师金焕成之前,乃是高丽一个女魔头的弟子,直到其师被金焕成击毙后,因金焕成见她资质不错,又入魔未深,便收了她做徒弟。崔英爱七八年来一直追随金焕成,学习击剑之术,将以前所具的魔性倒是慢慢去除。

    只是她原先师门的“姹女九阴法”乃是师门筑基之学,一学之后便深入骨髓,无法根除。在黄羽翔莫之相抗的强大压力下,凭她本身的修为根本就无从抵御,女子的天性立刻让她用上了可能是最有效的功法。她此时已是骑虎难下,虽然极不愿用上这种功法,但目前却是仅有这种功夫能保得了她的性命。

    随着她第三粒衣扣的挑飞,丰盈的胸部已是完全展露出来,现出了里边鲜红的肚兜。高耸的*挺挤之下,将肚兜勾出一道极具诱人的曲线,她目光流盼,却将一只左手挡在胸前。欲露还遮之下,让人恨不得跑过去将她的纤手挪开。

    黄羽翔嘻嘻一笑,反倒将傲天剑扛到了肩上,一副看戏的样子,偏着个头盯着崔英爱,眼神中飘荡动着异样的神色,狠狠的目光似是要将崔英爱的衣服刺穿,直直投到她玲玲剔透的玉体上。

    心中升起一股笑意,原本极想停住这种色相的牺牲,但见到黄羽翔似是颇有被迷惑住的意思,崔英爱扭动着灵巧的腰肢向黄羽翔慢慢走了过去,水蛇一般的腰肢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道诱人的曲线,七颗扣子在身体的扭动中已是全部离体而去。她妩媚一笑,匕首已是收了起来,双手将那件紧身衣服重新掩住了动人的娇躯,左手轻扬处,鲜红的肚兜已是划过一道抛物线,轻轻盈盈地落到了黄羽翔的身前。

    鲜红的舌头在嘴角轻轻舔了舔,白玉般的脸上变得绯红一片!若是遇上不解风情的少年郎,诱惑力自然要大打折扣,但黄羽翔却是游遍花丛的风流男子,自然知道她舌头卷动的背后意味着什么!伸手而出,已是接住了那件小小的肚兜,虽然拿在手中,但浓郁的香味已是传入了鼻中。

    “格格格”,崔英爱娇笑起来,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由于衣服是紧绷的,虽然她双手都拉着两边的衣襟,但整件衣服还是向两边敞开,露出了颈部和腹间老大一块雪白晶莹的肌肤。

    因为那件小小的肚兜已是落到了黄羽翔的手中,崔英爱此时已是内防尽撤!黄羽翔情不自禁地便会联想到:她此时上身就仅有一件没有衣扣的外衫而已,若是她的手再松开的话……

    在心中无比的期盼下,崔英爱终是慢慢走到了他的跟前,腰肢慢慢停止了晃动,上身微微向前倾出了一些,使人的视线顿时从她雪白纤细的腰身转移到了她的酥胸上。

    “好人儿,你知不知道奴家一直在想着你!”崔英爱的双手渐渐离开了自己的衣襟,紧绷的衣服失去了她双手的制束,顿时向两边弹射而出,雪白的肌肤当真是要将人的眼神都快要灼伤似的,连高耸的*都是在两边露出了小半截圆球来!

    适正此时,崔英爱却又双手疾伸,将两边的衣角又重新捏在了手中,将乍现而出的玉体又严严实实地给遮了起来。娇躯一个盘旋,她已然变成了背对着黄羽翔,扭头轻笑一下,整个人如同黑夜的烟花一般,散发着强大而使人窒息的魅力。

    当她将衣襟重新掩回身上的时候,黄羽翔简直忍不住就想压在她的身上,撕开她轻薄的衣服,一探她玲珑动人的身体。但就在她回头的瞬间,整个人的心神又立时被她勾人的神态给吸引住了。

    这个女人的媚功虽然赶不上于、林二女,但却是胜在对男人的心思有着极深的把握,每一个动作都是针对男人的欲望而设!欲露还遮,将男人的好奇、冲动、欲望都无限地激发起来。

    离黄羽翔不过三尺的距离了,崔英爱猛然转过身来,妩媚的笑容中,双手又缓缓松了开来。

    情不自禁地,所有的心神都投注到了她乍然又现的玉体上。看着她丰盈的上身完全赤裸地呈现在自己的眼前时,黄羽翔连眼睛也睁大了不少,呼吸也下子停了下来。

    其实崔英爱的身段倒也不见得能够超得过他的几个妻子,但此女却是极为擅长营造神秘气氛,让黄羽翔一直心痒痒得,极想知道她衣衫的背后到底掩藏着什么春光!如今她胃口掉足之后,突然让黄羽翔知偿所愿,直让他生出得来不易的感觉,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她的肉体上。

    “嘿!”崔英爱突然轻叱一声,姣美的身体突然暴发出猎豹般的暴发力,双手之上也不知何时又多了两把匕首出来,寒光闪动之中,已是向黄羽翔狠狠地刺了过去。

    两道寒光如同流星划破天际,速度当真是快得无以复加,娇叱声响起的时候,两把匕首已是刺到了黄羽翔的胸口。

    “锵”地一声,傲天剑猛然从肩上弹了起来,急向崔英爱手中的匕首迎去!“叮叮”两声,两把匕首已是断成了四截!原本应该色迷迷早被媚惑得大晕其头的黄羽翔,脸上散发着神威慑人的霸气,傲天剑削断她的两把匕首后,竟是停也不停,直向她的头顶劈落!

    崔英爱吓得脸都白了,好半晌才算回过神来,眼睛怔怔地看着黄羽翔,突然惊叫一声,将手中的断刃抛去,伸手在头上摸了摸,一脸死后余生的喜悦!她看到黄羽翔的傲天剑兀自停在自己头顶上不过三寸的距离,忍不住又是一阵急喘,道:“难道你刚才没有被我迷惑吗?为什么你还要装出这种样子来!”

    胸口失去她双手的遮掩,已是完全袒露在黄羽翔的眼前,随着她双手的动作,饱满的胸部顿时挤出了一道极具诱人的曲线。而当她急喘大急的时候,更是肉感十足地一阵颤动。

    这小子色眯眯地盯了一阵,这才说道:“若是老早就揭穿你的话,刚才的好戏我又上哪去看啊!哎,想不到高丽女子的身体和我们汉家女子的也没有什么差别嘛!就不知道蒙古妮子的身材又怎么样?”最后一个问题只能去问李梓新了,但想来李梓新只会对他挥剑,而不会好言以对!

    崔英爱这才恍悟过来,忙双手回缩,护在了胸前,啐道:“你这个卑鄙小人,端地下流!”

    黄羽翔“噗哧”一笑,道:“是嘛?我可是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有做,所有的一切还不是你自己做的,我可没有逼你!”

    “是啊,你想不想再瞧瞧?”崔英爱突然又娇笑起来,美目流盼不已,将十指轻轻分开,指缝间隐隐露出了几分嫣红之色,“抱着我,一切都是你的!”

    没等黄羽翔抬步,她自己反倒扑向了他的怀中。

    一阵香风扑来,黄羽翔反倒后退了几步,急声道:“喂,你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若是被我几个娘子看见你我这副样子,岂不是让我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说话之间,只觉一阵劲风直袭自己的小腹。黄羽翔不用低头,便知道崔英爱必然以莲花腿踢向自己最脆弱的地方。“好狠毒的小娘们!”他轻喝一声。崔英爱的武功虽然与赤莲香不过在仲伯之间,但此女灵活多变,绝不放弃任何可乖之机,当真是心狠手辣,狡猾无比!

    眼见自己的右腿便要踢到黄羽翔的小腹之下,崔英爱的心中不禁生起了一股得意之情!男人的腹下乃是身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以她的全力一击,纵是天下硬功修到最顶尖的人物,恐怕也禁受不住!

    正得意之间,猛然只觉小腹一痛,直似将全身都撕裂,痛得几欲痛哭出来!只是还没有等到她哼出声来,一股庞大的力道直贯己身,已是将她踢飞出了老远。

    黄羽翔缓缓收腿,喃喃道:“虽然免费看了一场好戏,不过这个女人骚是*,可身材却比真真她们差得远了!要是心儿也学学这把戏,老子岂不是要夜夜笙歌,迟早要死在床上!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莹儿她们个个美如天仙,要老子放下她们自个儿上路,可真是一万个不行!”

    崔英爱蜷缩在地,身体弓起,双手捧着小腹,额头之上冷汗直冒!黄羽翔恨她歹毒,这一记足踢之上用上了六七分力道,已是将她的内腑踢得乱成一团,一身武功算是全部毁掉了,便是日后能不能正常行走,还要看她复养的情况!

    地上的灰尘飘飞到了崔英爱白洁的身体上,原本明丽无比的女子,现在却是连低哼声都发不出来。泪水滚滚而下,身体滚动之中,将她的脸上都是抹得脏兮兮得,无复以往的风情。

    黄羽翔轻轻一叹,心中却是半分同情也没有!这个女子几次三番地欲置他于死地,已是让他的怜香惜玉之心全部扔到了一边!他此时已经有了单钰莹诸女,自是不愿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思索着要怎样处理这个女人时,却听遥遥地传来兵械相斗的声音,黄羽翔知道单钰莹必然已经与龙皓天的其他人马也斗在了一起。他向崔英爱飞了一眼,身形立时腾空而起,向发出械斗声音的地方扑去。

    这个女人在一个时辰内能不能站得起来还是个问题,况且她功力全废,再也做不出什么恶事来了。

    他身形翩飞,两三个起落之后,已然看到大批黑衣打扮的大汉正在同原先在场中的武林人士大战!这些黑衣大汉的武功倒也不低,但中原武人的修为却也不浅,况且人数众多,又吃龙皓天他们的暗算,差点儿将性命都丢了,都是憋着一肚子的气,岂有不杀个痛快的道理!相反,龙皓天的那些手下原本只是想来打打漏网之鱼的,但没有想到场中的诸豪却是一个都没有死,都是士气大跌,几有作鸟兽散的意思!

    单钰莹几女都是巧笑连连地站在一边,这场战斗不用她们出手,便已经可以大获全胜了!她们几个虽然大多都是野蛮好战之人,但在众人面前,还是忍住了冲动,待在一边不愿出手。只有赵海若东纵西跃,打得不亦乐乎。

    李梓新自与赤莲香缠绵之后,杀性却也是大减,本来这场情况下他怎都会血战一场。但此刻却只是温柔地看着赤莲香,对场中的剧场竟是看也不看上一眼。

    唯一心性不变的恐怕只有陈天劫了,“血影杀神”不负其杀神的威名,血影剑闪动着一道道赤红色的魔影,所过之处,一个个黑衣汉子立时变成了两截,横尸倒地。

    片刻间的功夫,已是有十数人死在了他的剑下,比其他人放倒的数量加起来还要来得多!那些黑衣汉子本就心中戚戚,见到陈天劫如此凶狠,顿时都四下逃窜起来。

    大喝声中,诸豪都是急追而去。大多数都是年轻气盛之人,希望能够多杀几个鞑子,在众人面前挣些面子。若是能够得到如张梦心那几个美如天仙女子的青睐,当真是美人名利双收了。

    那些上了点年纪的人却是用惊恐的目光看着陈天劫,有几个已是颤声问道:“你可是‘血影杀神’?你真得‘血影杀神’吗?”想当年陈天劫掀起了多少腥风血雨,顿时让人人都是惊惧不已。

    陈天劫收剑回鞘,冷冷地环顾众人,冰冷的目光竟是让身前几人都是连连后退。他理也不磊人,直直走到一边,眼观鼻、鼻观心,直如一尊泥塑和尚一般。

    朱高炽也在飞龙四卫的护卫下在一边观战,见己方大胜,自然心中大喜。只是他见众多武林人士都对陈天劫这个干瘪瘪的老头大露惊恐之色,心中自然大是奇怪。好在他也知道武林中的高手大多奇貌不扬,知道陈天劫必是武功奇高的好手,心中已是动了招揽之意。

    黄羽翔身形如飞,落到了场地之中,神意铺开,突然朗声笑道:“龙兄,躲了这么久,难道不想出来与大家见见面吗?”

    “哈哈哈”,李府中的一个阁楼中突然钻出了一个人影,龙皓天高大的身躯已是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没有想到竟在此地又遇到黄兄了!”他纵身落地,身后紧跟着几个蒙古汉子。

    等他们几人慢慢走到黄羽翔跟前时,在另一方也出现了几许骚动,朴西清、李东英等人抬着崔英爱行了过来。

    朴西清满脸的怒容,大喝道:“黄羽翔,你竟然对我师妹下这么狠的毒手!你出来,我非要将你碎尸万断不可!”

    黄羽翔偷眼向崔英爱看去,只见她身上已然披了一件衣服,不再是刚才那副几近赤裸的样子。他心中大定,嘻嘻笑道:“朴兄,想要将小弟碎尸万断吗?好啊,放马过来!”

    往前面站了一些,向朴西清递过一道挑衅的眼神。黄羽翔拍拍腰间的傲天剑,满是嚣张无比的神情。老天爷保佑,自己几个娇妻都是心思聪颖无比,又嫉妒心极强的女子,若是被她们知道自己与崔英爱有些不清不楚的话,恐怕自己要比眼下的崔英爱还要凄惨一百倍!定要将场面搞得大是混乱,让众女无暇细思。

    朴西清大怒,也顾不得武功比之黄羽翔已经逊了不是一个档次,大吼着急向黄羽翔冲去。挥剑如舞,冰冷的寒气顿时让近处的好些人都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身为天下三大宗师的弟子,朴西清一身功力果然颇为了得,诸豪之中,能够稳胜于他的,恐怕也只有像许笑天、金光大师、少林两知、武当二云这几个老一辈的高手了!

    激飞的剑气纵横下,围观诸人无不一一退后,不敢捋撄其锋。

    黄羽翔轻笑一下,猛然间将功力全速运转,将“抱朴长生功”催运到了极处!经过蜕变杀伐后的“抱朴长生”真气更具威慑之力,雄霸天下的气势狂涌而出,竟是让朴西清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心中激跳几下,朴西清止不住地一阵骇怕!他原本对崔英爱颇为爱慕,但此女却是对他若即若离,到了中原之后,却是与龙皓天粘在了一起,这几天的日子,更是连晚上都是留在了龙皓天的寝室之中。他虽然心中不忿,但他们两人却是你情我愿,他半分办法也没有!只是适才见到崔英爱蜷曲在地上,满脸的痛苦之色,顿时将此女的薄情扔到了一边,心中被怒火点燃,直欲将黄羽翔杀死。

    但在黄羽翔霸道无比的气势之下,他的神智反倒清醒过来。此等强悍莫名的气势,便是金焕成亲至,也不过如此而已!朴西清能够被金焕成收为弟子,当然不是笨蛋,原先只是情令智晕,一旦恢复神智,立时考虑起其中的利害得失起来。

    黄羽翔对场中的气机却最是感应敏锐,从他的气势急退中,已是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他微微一笑,道:“朴兄,小弟急着找龙兄聊聊,你想同我打上一场的话,不妨稍待片刻!”

    朴西清虽然心萌退意,但在众人面前却也落不下这个面子,闻听黄羽翔如此说来,自然心中大喜,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仍是怒喝道:“黄羽翔,我暂且放你一马!不过,你如此欺我师妹,我师门弟子绝不会饶过你的!”说话之间,已是将整个师门都扯了出来,万一等下还要再拼,自己也绝不做领头羊!

    赵海若嘻嘻一笑,扭头对单钰莹道:“单姐姐,这个家伙的脸皮可真够厚的,跟小贼有得比!”

    张梦心轻笑一下,拉了拉赵海若背后的衣服,轻声道:“海若,这些话你可不能当着大哥的面说,知道吗?”

    单钰莹却是两眼一瞪,道:“怕什么,这小贼若是不对他凶一些,他反倒要欺到你的头上来!”

    张梦心道:“可是,若是对大哥逼得太紧的话,恐怕会适得其反!若是大哥发起狠来,我们还不是都听他说了算,若是让他知道我们都吃硬不吃软,岂不是更加要被他欺了!只有少许让着他点,在小事上都听他的话,不与他斗嘴,才能在大事稳住阵脚,这样才算最终的胜利!”

    单钰莹张口结舌,道:“张妹妹,原来你这么厉害!这下子小贼可真是捅了个马蜂窝了,竟是娶了个女暴君回来!”

    张梦心掩口轻笑一下,道:“可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的,是绮思同我一道商量得出的结论!”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了出来,林绮思扭头对三女微微一笑,道:“我可是为了大家好,千万不能告诉小贼这些事情!”

    在四女的说笑间,黄羽翔已是大步向龙皓天走了过去,停在了他身前半丈之处。他的脸上换上了一副沉静的表情,道:“龙兄,你我之间,也该做个了断了!”

    龙皓天挥挥手,示意身边几人退开一些,他向赤莲香扫了一眼,见她正颤巍巍地缩在李梓新的怀中,知道两人已经发展到男女关系的程度,长吸了一口气,扭过头来,道:“为什么我每次想做些事情的时候,都会看到黄兄呢?”

    黄羽翔沉声道:“若是龙兄一直留在大漠,那么我保证龙兄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看到在下!”

    龙皓天目注周围的屋舍长街好一会,这才收回了目光,道:“中原太繁华了,每一个蒙古勇士的心中都存着一个梦想,便是将一块土地给彻底征服!”

    黄羽翔微微一叹,两人话说到这份后,短短的谈判已是宣告终结。横剑胸前,黄羽翔木无表情,道:“龙兄,今日我们算是以众欺寡,在下也不愿胜之不武,若是你能挡得了我十招,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否则的话,你只有终生留在中原,大皇子十分好客,定会款待你这个蒙古皇子的!”

    众豪自经长沙郑府一役后,都知道龙皓天乃是摩珂罗的弟子,虽然没有见过他的武功,但以摩珂罗身列天下三大宗师之尊,教出来的弟子当非等闲之辈!黄羽翔能够赢得了他已经不错了,更何况还要以十招为限,岂不是等于要放了龙皓天不成!众人都是大叫道:“黄少侠,别跟蒙古鞑子讲什么仁义道德,杀了他!杀了他!”激动之下,都是连“蒙古皇子”这个词也没有留意到。

    朱高炽不若诸豪一般知道摩珂罗的厉害,反倒是听清了黄羽翔的话,不禁心中大喜!若是有这个蒙古皇子在手中,日后抗击蒙古联军的话,可就多了一个极有价值的砝码!

    龙皓天却是脸上毫无喜色,心中更是暗暗叫苦起来:修为若是达到黄羽翔这种境界,武功之高已是几近无所不能!虽然以短短的十招为限,但必定是凶险无比,自己稍一不慎,恐怕便只能永留中原了!

    ——卷十四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