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兄弟相残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李慕然到底在搞什么鬼,黄羽翔神意展开,已是将他的一举一动全部纳于自己的控制之下,傲天剑冰寒似水,锃亮得一如秋鸿,只要李慕然稍露逃跑之意,必然能将他一剑洞穿。

    但李慕然似是傻了一般,只是怔怔地盯着场中的高台,自语道:“不可能啊,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呢!”一瞬之间,他似是苍老了十岁,神情之间说不出的颓废。

    “哈哈哈”,朱高炽甩了甩袖子,道,“李卿,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这里的‘九转夺命烟’还没有燃起来呢?”

    李慕然神情大变,一阵眉宇掀动,失声道:“你怎得会知道的!”

    黄羽翔大惊,他一直觉得李慕然有问题,但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可以连朱高炽也一起谋害!这什么夺命烟的虽然没有见识过,但听名字便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肯定是什么厉害无比的毒物!只是不知其中的曲折如何,竟是让朱高炽得知了其中的阴谋,显然已是将危机给解除了!不然的话,自己诸人辛辛苦苦从海上赶回来,却是特地到此送死,那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两人一问一答,声音都是极大,近处的好些人都是听了个清清楚楚!场中顿时起了一阵喧哗之声,不明究里的人都是向这边问来,得知此处竟然埋有什么夺命烟之后,都是大惊失色。好些人知道这种毒物的厉害,已是破口大骂起来。

    朱高炽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副大局在握的表情,让人生出一种一直以来,整个局势都在他控制中的感觉!他向四周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道:“孤王行事向来小心,自然不会拿众位英雄的性命冒险,早就探知你的阴谋,已是将这些毒物全部用水侵洗,再也无法点燃!你道你那些鬼伎俩能够瞒得过孤王吗?”

    “哼!”李慕然冷哼一声,道,“你自大狂傲,自以为是,这件事情定然是有人泄露,不然的话,以你的本事岂能知道本座设下的埋伏!”

    依着李慕然原先的性子,恐怕怎都不敢如此辱骂朱高炽!但现在他好像知道自己阴谋败露,绝不可能侥幸脱逃,反倒是豁出去,骂了个痛快!

    朱高炽哈哈大笑,道:“总而言之,你还是败在了孤王的手下!李慕然,噢不对,应该称你为陈慕然才是!你处心积虑,谋算如此之久,却不知这天下永远是朱家的天下,你这逆贼之子,永远都只是个失败者!”

    李慕然脸上一阵阴晴不定,眼光扫到朱高炽身边的李慕勤,突然暴怒道:“二弟,这些定然是你告诉他的,是不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忘了父亲的大仇了吗?”

    依照计划,李慕勤应该也跟着他走下来的,只是他当时心中充满着将众人杀死的冲动,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李慕勤微微一笑,道:“大哥,为人要识时务,现在是朱家的天下,我们都是汉人,岂能做出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九转夺命烟奇毒无比,吸入此因,便无人可以活过九下呼吸的时间!若是天下英雄都死在此处,岂不是抗蒙的巨大损失!况且大皇子殿下和平靖公主都身处此地,大哥你如此做,岂对得起我千千万万的汉人!”

    黄羽翔越听越是糊涂,只是众人闻听此处有“九转夺命烟”之后,都是大显惊惶。虽然听朱高炽说已然将危机解除,但自己坐在火山口上,终究是大感不安,况且上了李慕然的大当,自然要找他算算账!一时之间,众人都是围了过来,将李慕然团团包围了起来。

    黄羽翔见状,知道任李慕然如何了得,也不可能从这些愤怒的武林中人手上逃脱,“呛”地一声中,已是将傲天剑收回了鞘中。此时张梦心诸人也都围了过来,见单钰莹走近,挡在黄羽翔面前的人无不一一退出,生怕没死在“九转夺命烟”之下,反倒让这个女魔头取了性命!

    见张梦心已是走到了自己身边,黄羽翔低声道:“心儿,这老家伙说什么姓陈姓朱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梦心向李慕然扫了一眼,道:“恐怕他便是陈友谅的儿子!当初太祖皇帝在鄱阳湖上与陈友谅决战,终是将他击溃,统一了中原。没想到竟然还有两个儿子逃了出去,加入了清荷剑派!这九转夺命烟乃是蒙人特有的毒物,当年也不知害死了我多少抗元志士,当真是奇毒无比,闻者立毙!”

    见一道道愤怒的目光都是投到了自己身上,李慕然突然狂笑起来,指着李慕勤道:“你这个陈家的不肖子,没资格叫我大哥!若不是朱元璋迭施阴谋,这个天下哪轮得到姓朱的来做!”

    黄羽翔微微一叹,道:“那些都是陈年旧事了!但国难当头,你却还滋滋不忘旧仇,欲毁国家根基,当真是该死!李慕然,你是不是与龙皓天勾结了?这些九转夺命烟是不是他交给你的!”

    李慕然向黄羽翔扫了一眼,脸上满是傲气,道:“竖子安知父仇不共戴天!我陈慕然隐名埋姓,加入清荷剑派,苦心经营三十余年,便是要找机会倾覆了朱元璋的江山!蒙人既然有心攻打中原,我也乐得利用一下龙皓天那小子,取了这些九转夺命烟来!原本只想将中原武林扫荡干净,谁知朱棣的两个子女竟然也会眼巴巴地赶来送死!要不是这个陈家的不肖子……”

    想不到李慕然处心积虑之深,竟然达到了此等地步,黄羽翔又道:“那若是没有这批毒烟,你又要如何呢?”

    李慕然淡淡一笑,道:“世上的毒物又不止这一种,原来我还不打算这么早就要了你们的命,不过看到朱家的后人,实是让我无法再忍!不然的话,我便要到了边关之上,才在军营中燃起这些夺命烟!哈哈哈,想来那定然是十分地壮观!”

    黄羽翔心中一阵后怕,若是“九转夺命烟”真如张梦心所说的那么厉害,李慕然跑到边关之上再释放毒烟的话,造成的后果还真是难以想像!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李慕然遥遥地看着李慕勤,喝道,“我倒要看看你日后有何面目去见地下的父亲,怎么去见我陈家的列祖列宗!”

    “逆贼,你好大的胆子!”林绮思已是跃下高台,气冲冲地走了过来。她既怒李慕然竟敢设下埋伏暗算自己,又恨朱高炽瞒下了如此重要的情报,一张俏脸已是布满了冰霜,皇女发飙起来,还真是威风十足,“给我将他拿下!”

    众武林人士都非她的手下,飞龙四卫又只听朱高炽的命令,还远远地护着朱高炽,自然都是号令不到。林大美人的一双美目却是盯在了黄羽翔的身上,自然是要他出力了!

    “公主殿下,请容臣下将此逆贼擒下!古人云大义灭亲,李慕勤虽然愚鲁,却也知道民族大义,实是为有这个兄长而羞愧!李慕勤将永远效忠我大明朝,权以此来表明臣下的忠心!”李慕勤站在离林绮思半丈之处,向她半跪道。

    林绮思微微一笑,道:“既然你有这份心思,便准你所请,务必将他擒下!”

    “遵令!”李慕勤站了起来,向李慕然慢慢走了过去,沉声道,“大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这时幡然悔悟的话,也可以替自己赎清一下罪孽!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替剑明和剑英两个孩子想想!”

    李慕然的脸上一阵变色,显是被李慕勤打到了痛处,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道:“二弟,剑明、剑英怎都算是你的后辈,难道你连他们都不放过吗?”

    见两人已经开始游走起来,围观的人群又退开了一些,空出一个四五丈方圆的地方。

    “大哥,你犯下的可是欺君之罪,论律当诛满门!不过,若是跳出陈家的家门,自然便与大哥没有任何关系了!怎么样,若是让剑明与剑英改姓李的话,我可以向大皇子殿下求情一二!”李慕勤双手一错,已是向李慕然攻了过去。

    李慕然满腹心事,神情之间颇为恍惚,顿时被李慕勤打了个节节败退!他连续招架了十余招,突然停了下来,“呛”地一声将腰中长剑给拔了出来,道:“哼,陈家有你这个不肖子已经够了,剑明、剑英都是陈家的后代,便是死,也要轰轰烈烈地去死!”

    “哈哈哈”,李慕勤长笑几声,攻势也一下子加强了很多。他们两兄弟平时都是在一起练武,彼此之间都是极为熟悉,他连出三掌,都是从李慕然剑招之间的空隙攻了进去。

    李慕然再退几步,突然道:“哼,原来你早就处心积虑想要对付我了,这一套掌法恐怕专门是用来对付我的‘清风拂柳剑’的吧!”

    一连七掌,一掌比一掌来得凶狠,李慕然虽然连连招架,但终还是在最后一掌上被他打了个正着!两人的功力虽然相左,但李慕勤却是胜在早存对付李慕然之心,又对他的剑法知之甚深,而他的掌法却是从未在人前展露过,立时收了奇效!

    李慕勤乘势追击,将双掌荡开,千千万万道掌影如同水银泻地般向李慕然狂扫而去:“大哥,你已经不是我的敌手了,还不缴械投降,免得伤了你我兄弟的情义!”

    “哼!”李慕然左支右架,已然显出力拙之相,怒喝道,“呸,今日我便是死,也要拖你到地府去见陈家的列祖列宗!”

    “叮”地一声,李慕勤掌出如风,猛然击在了李慕然的脉门上,竟是将他的长剑给击落了下来,李慕勤抢上一步,左掌如勾,猛然向对方的胸口抓去,口中低声说道:“大哥,你可知道,剑明乃是我的儿子!”

    “什么!”李慕然心头大震,连封架的双掌也慢了几分。

    李慕勤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左掌猛地打在了他的手臂之上,大力狂涌之下,已是将他的手骨齐齐打折。他身形不停,右掌连出,一连五掌,都是打在了李慕然的胸口之上。

    “哇——”李慕然猛然吐出一口血来,腥红的鲜血立时将衣襟染得血红,身形连退七步,已是摇摇晃晃起来,再也拿不稳桩了!

    李慕勤欺身而上,右手直扣他的咽喉,又道:“我知道你一直在怀疑我和凝红,嘿嘿,不过,大哥你可还记得,当年凝红和翠英可是在同一天产子的!”

    李慕然鲜血狂吐不止,已是无力架住李慕勤的攻势,勉强让开一步,嘶声道:“难道你将两个孩子对换了不成!”

    “不错!”李慕勤左掌再吐,已是将李慕然另一只手臂也给打断了,“你却不知道吧,道情才是你的亲生儿子,剑明却是我骨肉!每次看到你百般折磨道情,更是逼他扮女相,潜入魔教偷盗掌教令符,我便暗笑不止!哈哈,大哥,你可知道我心中有多么得意吗?”

    他们两人的对答声音都是极轻,但以黄羽翔与单钰莹的耳力,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两人对看一眼,均是没有想到,当初在杭州府遇到的貌似女子的李道情竟然是李慕然的儿子。赵海若拍拍双手道:“唉,关系怎得这么复杂,看来当大人还真是很累!”

    李慕然气得须发皆张,只是他双手已折,实是无力回天,将一双眼睛狠毒无比地盯着李慕勤,道:“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有哪里对不住你了!”

    “没有吗?”李慕勤双眼之中闪过一道寒芒,道,“爹爹当年只宠着你一个人,从来都不将我放在眼里,放像我不是他生的一般!哼,后来到好,他败在朱元璋的手里,大家都没有皇帝做!我们两个人逃出重兵埋伏,潜伏此地,加入了清荷剑派,凭着我陈氏一脉的财力,终是将清荷剑派发展着武林第一大派!明明我们可以过得自由自在,可你居然还想报仇,要拿鸡蛋去碰石头!哼,清荷剑派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我绝允许你将我多年的心血破坏,更不能让剑明跟着你一起死!”

    “去死!”李慕然的眼中猛然暴闪过一道明丽的光芒,双足一挺,向李慕勤的胸口激撞而去。这一记撞击之上已然聚起了他全身的内力所在,当真是又快又狠,摆明了不要性命也要拖着李慕勤一道下地府!

    李慕勤已将他的双手手骨折断,消去了他九分的威胁,自然心中大是放松,浑没有想到李慕然竟然会不顾性命,以身体作为武器向自己撞来!仓促之间,只勉强来得及将双掌护在身前,劲力才运到五成的时候,李慕然便重重地撞了过来。

    李慕勤号称“百花错手”,双手之上的功夫当真是极为了得,虽然只运起了五成力,但仍是非同小可!“卡卡”两声中,李慕然的头骨已然被撞成了粉碎,立时一命呜呼!而他吃李慕然全身内力的反噬,双手手骨立时震成了粉碎!片刻间的功夫,皮肤上已然隐隐渗出了血来,显然断骨都刺到了肉中。

    他的骨节已碎成了粉末,这双手臂算是废了!而他的一身功夫又全在手上,空有一身内力,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却是不过百之一二。至于李二侠能不能用余生练出鸳鸯腿、无影脚什么的,那便非外人所能得知了。

    李慕勤心中暴怒,强忍着痛,走到李慕然的尸首前,便是重重地踢上一脚,将他踢起了两丈来高,“啪”地一声中,重重落到了地上,鲜血脑浆之物顿时洒了一地。

    他犹是觉得不能泄恨,兀自还想冲上去再踢两脚。黄羽翔却是再也忍不住了,纵身过去,抓住他的衣领,猛然重重一甩,已是将他扔到了众人所围的空地中。

    想不到兄弟倪墙,同室操戈,竟然会以此收场!众豪虽然心恨李慕然要将他们全部毒死,但他平时却是侠义为人,四年前抗击魔教入侵,也是立下了赫赫大功,怎都无法抹杀!痛恨之余,众豪仍是对李慕然颇为叹服,见他悲壮而死,大多数人的仇恨倒也烟消云散,见李慕勤连死人都不放过,都是心中恚怒。只是李慕勤俨然朱高炽的手下,他们倒也不敢站出来做领头羊,看到黄羽翔出手,都是大感解气!

    李慕勤倒也硬气,虽然手骨齐折,痛得他头上直滚出黄豆般大小的冷汗,但愣是半句呼痛声都没有。猛然向踱步而来的朱高炽跪下,道:“臣已将逆贼击毙,不负大皇子的期望!”

    朱高炽哈哈大笑,道:“李卿辛苦了!子木,快带李卿下去治伤!”他此时要竖立民主的形像,自然不管李慕勤以后还能不能派得上用场,还是要做给众人看看。

    看着李慕勤被人扶了下去,众豪都是露出了鄙夷之色。练武之人不比读书人,讲什么忠君逆臣,行事都是以义气当头!李慕勤背弃父姓,又灭杀兄长,已是让所有人都十分鄙薄他的为人。

    林绮思微微撇了撇嘴,道:“皇兄,这便是你招揽到的有为之士吗?嘿嘿,不用也罢!”

    朱高炽轻轻一笑,道:“皇妹,若不是有李卿大义灭亲,今日在座的诸位都要无辜丧命在‘九转夺命烟’之下了!不管怎么说,李卿总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劳!孤王回到朝中,便要请父皇赐诏,封李卿为卫国大侠,官居正四品!”

    黄羽翔突然心中一动,想到李慕然的这批“九转夺命烟”乃是从龙皓天的手上得到,会不会这个蒙古小子也埋伏在此处呢!“九转夺命烟”固然霸道,但难免有漏网之鱼!能从这种毒烟中逃生之人,功力之高自然远非清荷剑派的弟子所能匹敌,肯定要出动蒙古、高丽的好手了!

    一念至此,黄羽翔已然身形纵起,往府外直跃而出,向单钰莹高声道:“莹儿,你们几个人到处看看,有没有蒙古、高丽人埋伏在此处!”

    口中说话,身法却是丝毫不停,三四个起落之后,已是跃到了府中的围墙之处。黄羽翔猛然一纵,停在了围墙之上,身形还没有站稳,便觉七道劲气直袭而来。

    眼光一瞥,只见七支白羽之箭急射而来,七个黑衣汉子躲在各个角落中,在他跃上围墙时,都是抢在了第一时间向他拉弓疾射。

    傲天剑划过一道圆弧,明丽的剑光闪动中,已是将七支利箭齐齐断成两截,纷纷散落下来。黄羽翔身形扑出,猛然向离得较近的三人扑去,喝道:“藏头露尾,暗算伤人,纳命来!”

    “叮叮叮”,三声脆响中,三把长弓立时断开,傲天剑却是停也不停,奇快无比地在三人的胸口轻轻划过。

    黄羽翔看也不看这三人,又向那另外四人走去,直到走出三四步后,那三人胸口猛然暴射出一道血痕,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

    另外四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赫怕的神色,纷纷向后退却了两步。适正此时,一道清啸猛然传了过来,那四人一听,脸上顿时一松。按照计划,他们埋伏在李府周围,若是有人出来,便以利箭射之,再以特殊的信号联络己方高手。只是黄羽翔的武功太强,信号虽然发出,但只一照面便被他杀死了三人。

    黄羽翔轻笑一下,道:“来不及了!”身形疾纵,傲天剑的圈袭中,那四个箭手只觉眼前一花,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收剑回鞘,对方的援兵这才赶到。黄羽翔转过身体,微笑道:“崔姑娘,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一身大红衣服如同火一般的娇艳,紧紧地包裹在她修长丰盈的身体上,又黑又长的头发直瀑腰间,崔英爱白皙的脸上闪动着动人的红晕,看样子,已然不像个黄花闺女了。她双手一抖,两把寒光森森的匕首已是执在了手中,轻哼道:“你居然没有死在‘九转夺命烟’之下,还真是有两下子!不过,等一下你就会后悔,为什么没有痛痛快快地死在毒烟之下!”

    黄羽翔轻拍一下剑鞘,道:“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不但我没有中毒,便是府里所有人都是安然无恙!唯一死了的人便是你们的盟友李慕然而已!”

    崔英爱微微一怔,道:“老家伙忒也无用了!盟友?嘻嘻,他只是一个被我们利用的可怜虫而已,还称不上盟友呢!即使你不杀他,等到事情结束之后,我倒还想一剑取了他的性命!”

    挟着庞大的气势,黄羽翔向崔英爱缓步走去,道:“你莫要忘了,这里还是中原人的地方,可不是你们高丽,也不是蒙古!十招之内,我定然取你首级!”

    向黄羽翔投过一道挑逗的眼神,崔英爱格格格地娇笑起来,道:“你舍得吗?”目光流盼,说不出的楚楚动人。她虽然没有练过媚功,但却是极擅运用己身的魅力,功效虽然还赶不上于雅婷、林绮思两女,但自有一股撩人的风情。

    黄羽翔心中痛恨这个女子,自然再也不会存下怜惜之心,凝厚的杀气炽烈无比,竟是让崔英爱的皮肤都是泛起了一层冷汗!

    她双手用力捏了捏手中的匕首,手心中的汗水却是怎也止不住,脸上虽然仍然挂着娇笑,但却是一点生气都没有。她微退几步,强自笑道:“哟,怎得这么大的火气,难道你不知道,女孩子是要用来怜惜的吗?”

    黄羽翔的眼神没有一丝变化,冷冷地道:“在我的眼里,你只是一条披着人皮的毒蛇而已!”庞大的气势展开,方圆五丈之内,已是完全控制在黄羽翔的手里,没有任何一个动静能够瞒得过他。

    崔英爱乃是金焕成的门生,从黄羽翔释放出来的气势便知道修为达到他这种境界的高手,已远非自己所能相抗!若是他下了狠心,绝对可以在十招之内取了她的性命!

    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般的孤立无助,明明龙皓天等人都包围在李府之外,只要自己清啸一声,便立刻就能将他们召来!但在黄羽翔强悍无比的压力之下,她却是半分较大的动作也是不敢做出来,生怕会立时引起黄羽翔石破天惊的一击!

    右手慢慢地抬到了自己的胸口,锋利的剑尖轻轻划过衣扣,一粒衣扣顿时弹飞而出,紧绷的衣服向两边划了开来,露出颈下一片雪白的肌肤。

    “我美吗?”她轻轻说道,声音十分的沙哑,却是能立刻激起男人原始欲望般得挑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