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一章一击慑神
    李慕然脸上的怒色起得快,消得却是更快,朗声大笑几下,道:“各位英雄好汉,刚才大皇子殿下已经说了,只要奋勇杀敌,都有机会名垂青史!咱们武林中人图得是什么,当然也希望能够光宗耀祖,为家族争光!如今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有谁想打退堂鼓的,现在就说出来,咱们可不跟胆小怕事的坐在一起!”

    武林中人个个好名,若是此时退出的话,恐怕日后都要被别人看不起了!闻听李慕然之言都是大笑道:“李掌门,你就痛痛快快地说吧,咱们要上哪去杀敌!”“他妈的,哪个龟孙子敢不去的话,俺邓老七非砍了他不可!”“蒙古鞑子欺负我们了这么多年,这次怎都要将他们打个落花流水!”

    一声声叫喊声中,将场中的气氛立时引向了高潮。

    李慕然哈哈大笑,道:“好,本座就知道各位都是英难好汉,绝不会贪生怕死!大皇子殿下已经都安排妥当了,蒙人大约会在除夕前的一两天攻打我朝!看来,大家都要在边关过年了!”

    座中众豪中,大多数人都是身无家室,在哪里过年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差别。除了少数人外,都是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练武之人都会自以为自己的武功是天下第一,想当然尔,鞑子之所以能够侵占这片花花江山百年之久,乃是因为没有让自己这个绝世高手给遇上,否则的话,哪轮得到朱元璋这个花和尚登基称帝啊!

    黄羽翔微微一叹,道:“这些人还没有尝过蒙古高丽好手的厉害,这当儿意义风发,实难想像若是他们遇到一点挫折,会不会就此溃不成军!他们便是一堆散沙,虽然论技艺都是稳胜寻常士兵,但万人大战,除非有岳父这般的身手,方可以来去自如!”

    “不过,他们此刻都是慷慨激昂,便是出声劝阻他们,恐怕他们也是半句都听不入耳!”张梦心轻笑一声,道,“要论战斗力,还是要取用魔教的雄师,或是郑家的白魔黑煞军!”

    黄羽翔点点头,道:“莹儿,我和你要尽快去一趟魔教,将这支军队拉了出来!想来蒙人若是要与高丽联兵的话,恐怕会从东北方往下推进的可能性高一些,但魔教远在昆仑,要将这支队伍带到边关的话,恐怕没有个把月的时间是绝难到达的!而且万余人的队伍,不但行进更慢,如何穿过各地关卡还是个大问题!”

    单钰莹轻笑一下,道:“我看你是想借这个机会去看看某人吧!”

    黄羽翔倒确实还想去看看于雅婷,闻言也不辩解,道:“浪兄他们去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没有捎个消息过来,我总是有些放心不下!”

    “想人家便想人家吗,干嘛还要这么一副腔调!我又没有不让你同她来往,哼,你这家伙背着我干的坏事还少吗?”单钰莹凑嘴在黄羽翔的耳边轻声道。

    黄羽翔干笑一下,道:“好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吃醋!还是看看李慕然到底在搞什么鬼!”

    却听李慕然正好说道:“……所谓蛇无头不行,我们这里少说也有百来个门派,加上各个门派的弟子,恐怕就要几千人了!若是没有统一的指挥,那就是一堆散沙,各自为战,发挥不了最强的战斗力!因此,本座建议推选出一名盟主来,以便更好地统筹安排!”

    “哈!”黄羽翔笑道,“你们看,老家伙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嘿嘿,早知道这个家伙不会白干,有了朱高炽撑腰,又有哪个人能够争得过他!”

    张梦心飞了他一眼,道:“你还不是有个林绮思大公主在你后面摇旗呐喊吗!我看啊,你是一点都不比李慕然差呢!”

    座中诸豪倒也心知肚明,纷纷叫嚷道:“李掌门德高望望众,自然是当这个盟主的不二人选!”“李掌门忠心为国,又是这次武林大会的发起人,当然舍你其谁了!”

    若是他身边没有坐着少林知心、知慧大师,武当清云、玄云道长,李慕然倒也勉强算得上“德高望重”,诸豪说这番话,自然不无讽刺之意。

    李慕然眉头一皱,正想说话之际,却见朱高炽突然站了起来,道:“各位!诚如大家所言,李卿忠心卫国,孤王也甚是感念!清荷剑派又是武林中第一剑派,四年前抗击魔教入侵,战绩可是赫赫,各位应该还是记忆犹新吧!孤王觉得李卿担任盟主之职,实是再适合不过了!”

    众豪虽然对李慕然颇不买账,但朱高炽如此说了,言下已是对李慕然绝对的支持。若是自己再反对的话,恐怕要同时得罪官家和清荷剑派,环顾当世,还没有几个人敢同时与这两股势力为敌!虽然心中俱是不忿,却也没有人再说反对的话。

    朱高炽环扫众人一眼,似是觉得颇为满意,脸上已是露出一丝笑容。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朱高炽居然这么嚣张,看来该我出场了!”长身立起,正想说话之际,却见林绮思已经抢在他的前面,冷然道:“皇兄,论到忠心义胆,难道就只有李爱卿一个人吗?难道在座的诸位都是无视国家危亡之人吗?皇兄如此遴选盟主,实是会让大家觉得不公平,大降士气!”

    单钰莹“噗哧”一笑,道:“小贼,你那个公主真是和你心有灵犀!”

    黄羽翔慢慢坐下,道:“若是此时再不阻止的话,李慕然就要顺理成章地担上盟主大任了,自然也同他大唱反调!”

    林绮思见众人都是流露出振奋的神色,又道:“论到门派实力,少林、武林乃是我中原武林的根基,张宗师更是中原武林的精神领袖!况且,我们这里尚还有天魔圣教的教主在此!”

    一石激起千层浪!魔教与正道向来势如水火,绝不共存,诸豪闻听此言,都是大惊失色,情不自禁往周围搜索而去!早听说魔教行事神出鬼没,身为魔教教主,那定是来无影、去无踪了!在座之中,好多人都曾参与过在苏州城的那次除魔大会,见识过浪风翻云覆雨的手段,实是对魔教心存大悸,都是有些惶恐不安,却又有些期盼:最好将清荷剑派也像梅家大堂一般给拆了!

    林绮思格格娇笑几声,道:“除了魔教教主之外,还有一力消灭楚中郑家这个逆贼,海上擒寇的大英雄黄少侠!他不但是张宗师的女婿,更是魔教的这位新任教主的夫婿。各位放心好了,这位魔教教主既然嫁与了黄少侠,也可以算是我正道中人了,绝不会再起干戈!中原有这么多的英雄好汉,要选个盟主出来,也不能这么草率吧!我说呢,还是大家比武夺帅,谁的武功第一,便是这次抗蒙的盟主!”

    黄羽翔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足以让人翘起大拇指,称之为大侠了!而且他身为张华庭的女婿,众人便是被他统帅,也不会有多少委屈之感。更何况他又是魔教教主的夫婿,光凭着这点,便足以撑起武林半边的天地,论到实力之雄,世上已无一人能同他一较长短了。

    况且林绮思明显是在偏帮于她,众豪原来都是想要放弃了,却听她说要比武夺帅,都是又兴奋起来。只觉凭着自己的身手,盟主之位还不是如探囊取物,林绮思这位公主虽然身为女流之辈,但见识还算高明,知道底下诸位英雄好汉的了得!

    单钰莹轻笑一下,道:“绮思还真是厉害,明明就是要推小贼当盟主,偏偏还说得这么好听!论到武功,若是张妹妹的父亲不至,世上还有谁能赢得了这个好色小贼!”

    黄羽翔嘿嘿一笑,道:“还有你们啊!只要你们几个脸色一板,我还不是吓得像是天塌下来一般!”

    张梦心俏脸微红,道:“大哥,说话注意些,大家都在对着我们看呢!”

    骆三元忙将双手连摇,道:“不要紧,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从始至终,他的眼睛便没有离开过黄羽翔,想是黄羽翔不肯教他“御女秘术”,他是决不会善罢干休的!

    朱高炽心中暴怒,原本已经可以让李慕然顺理成章地当上了盟主之位,却是被林绮思三两句话给破坏了!他的涵养功夫甚好,知道木已成舟,挽回不得,只是坐在大椅中,将两眼眯了起来。

    李慕然却是脸上没有丝毫的恼恨羞怒之色,仍是朗声笑道:“各位,因是时间紧迫,不管有无门派,门派人数多寡,一律只准一人参加角逐!待到各位将参战人员全部选出之后,便到那边的角落去抽签!然后两两互斗,直到决出盟主之选!不过大家都是自己人,一定要点到即止,千万不要伤了和气!本派身为这次大会的发起人,为了公正起见,本座便不参加这次角逐了!”

    众人都是轰然应好。无门派的人则想自己要不要参加比武,毕竟在几千人的眼前输了的话,可就大大的折了面子!而有门派则在考虑派谁出战,虽然大多数门派都是掌门人武功出众,但也有门派却是例外。

    张梦心大奇,道:“大哥,难道李慕然知道武功远远及不上你,所以故作大方,索性不参加比武了?”

    黄羽翔也是不解,沉声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看他的样子倒似是不像作假,老狐狸肚中打得是什么主意,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知道呢!”

    他扭头对刘恒道:“刘兄,还是你代表岳父参战吧!既然李慕然不参加比武,我倒也不在乎到底是谁夺了这盟主之位!”

    刘恒哈哈大笑,道:“黄兄,在下的本事你又不是不清楚,对付常人可以,但若是遇上知心大师等人,便难免要缚手缚脚了!”

    “我和单姐姐去!”赵海若挽着单钰莹的纤手,道,“当了盟主的话,会不会有很多奖励呢?”

    黄羽翔一愣,道:“你们两个去做什么,又想胡闹了?”

    单钰莹飞过他一道白眼,道:“哼,你这家伙偷懒,只好辛苦我们姐妹几个了!”秀手握拳,狠狠地道,“怎么能让盟主之位落到别人的手里呢,我们女子绝不能输给男人!海若,你若是输了的话,我定要将你痛揍一顿!”

    赵海若一挺胸,道:“单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在决赛中与你碰头的!”两女手牵手,已经走到西边的角落去抽签了。

    黄羽翔这几个男人面面相觑,赤莲香却是拍手叫道:“单姐姐不愧是我们女子中的英杰,矮……李郎,你说是不是?”

    “不会出事吧!”张梦心看了看两百多号人都是围在抽签的角落,向黄羽翔问道。

    骆三元大笑道:“嫂子的武功如此之高,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或许碰上知心大师他们,便占不了上风了!不过少林和武当好像都没有派人参战啊,许掌门和金光大师也都坐在了原处!”

    黄羽翔摇摇头,道:“骆兄,心儿不是在担心莹儿,而是在替要与莹儿交手的那些人担心!你还不知道,莹儿自从百年约战回来,功法又精进了许多,别说是知心大师,便是令舅,我看也不见得能够赢得了莹儿!而海若这丫头心思单纯,功力精进更是一日千里,虽然赶不上莹儿,但也不会差上多少!有她们两个人在,真不知道会不会将这里给闹翻天!”说到后来的时候,他自己的脸上也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这家伙原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之人,场面越是闹哄哄得,他看得越是过瘾。

    李慕然的办事效率倒也极是高明,不到一柱香的时候,便将所有人的比赛对手全部确定下来。其中武功比较高明的,除单赵两女外,便只有南宫明通、梅望春、恒山派的掌门刘一禅了。点苍、崆峒等剑派虽然也派出了代表,但都是十分年轻之人,实是逊得太多。

    当单钰莹在所属门派填上了“天魔圣教”时,旁边诸人无不吓得后退三尺,那负责抽签之人更是双手发颤,几乎连密封签子的袋子都拿不稳了!毕竟,魔教威胁正道百年,已是在诸人中留下恐惧的阴影。而赵海若则将张华庭的名字给填了上去。

    所有人看到当世最大的门派与武林第一人的代表都只是尚不满二十的美貌少女时,多少都是有些惊诧好笑之意!虽然单钰莹身为魔教教主,赵海若乃是张华庭的传人,但想来两个未满二十岁的女娃子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虽然颇为单钰莹的身份惊惧了一阵,但在见过她之后,诸豪倒是都消了几分惊惧之心,反还流露出几分轻视之意。也只有像南宫明通、梅望春等真正见识过她厉害的人,才知道这女人到底有多恐怖。

    由于场地极大,每一轮都有八组人同时比试。说来也巧,单钰莹正好在第一轮,而她的对手,却是梅望春。

    当黄羽翔诸人知道这个对阵关系图时,单钰莹早就盈盈俏立在场地中央。张梦心皱着眉头道:“大哥,单姐姐对梅家可是深恶痛绝,她会不会将这个准公公给一掌毙了啊!”

    黄羽翔迟疑了一下,道:“莹儿虽然脾气暴躁,却也不是奢杀之人!不过梅老头若是再口出枉言的话,也保不了莹儿不暴跳如雷,将他失手打死!”

    骆三元作为商业巨子的继承人,经商的天赋立即时展露出来,道:“来来来,我来作庄,压梅老头能在我们的单大小姐手里挺过几招?”

    刘恒轻笑一下,道:“骆兄,这样做似是对梅前辈太不敬了吧!”想了想,又道,“赔率是多少?”

    “一赔三!”骆三元嘻嘻笑道。

    “那我压二十两,十招!”刘恒难得也胡闹一回。

    “三招!”李梓新冷冷道,“一万两!”

    “噗哧”,黄羽翔忍不住大笑起来,小声对张梦心道,“心儿,我看你师弟多了一个媳妇后,好像零用钱都不够用了!现在想在骆兄的身上捞上一笔!”

    骆三元对李梓新上下一阵打量,道:“李兄弟,不是骆某小看你,你身上能够拿得出一万两银子出来吗?”

    赤莲香忙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往李梓新的手里一塞,向骆三元嘟了嘟嘴,道:“谁说没有!”

    “嘻嘻”,黄羽翔拉着张梦心,道,“我和心儿各压一万两,赌莹儿能在一招之内就将梅老头打得屁滚尿流!”

    “大哥——”张梦心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道,“别老是说些粗话!”

    骆三元哈哈大笑,道:“大哥,看来小弟要提前谢谢你们这两万两银子了!”

    黄羽翔微笑不语,张梦心却是问道:“大哥,单姐姐真得可以只用一招便击败梅前辈吗?”

    “你放心!”黄羽翔看着梅望春终是下到了场中,站在了单钰莹的对面,道,“莹儿的功法已然大成,寒热真气交织之下,天下能有几人能够全身而退!况且,莹儿最讨厌梅家老头,肯定不想与他多待,必然在第一招上就全力以赴,将他击败!不过是死是生,可就不是我能够预料得到的!”

    梅望春站是站到了场中,但心脏却是不争气地狂跳不已!当初在三元楼一役中,曾经见过单钰莹以“红日照天下”*将雷冬邪打得节节败退,修为之高,还在自己之上。他原本希望单钰莹遇上几个厉害点的对手,将她的内力磨得七七八八,自己比她多活了这么多年,必能以深厚的内力取得胜利!谁想却是在第一场便遇到了这个可能是场中最最厉害的对手!

    灵动的双目中闪过一道赤色的光影,身后隐隐结成了一道赤色光圈,果如黄羽翔所料,单钰莹一上来便运起了己身最强悍的功法,以求一击败敌!

    将“红日照天下”*催运到了“死寂天下”的境界,功法已达到了“红日大圆满”!无边的暗灭焚炎之气如同地狱大开,便是离她稍近一些高棚中的武林人士,也都在心中升起了一股惊惧之情,连神经都开始错乱起来,只想痛痛快快与对手打上一场,是死是生再也不顾!

    强大的精神力似是潮水一般,狂涌着向梅望春压挤过去!梅老头虽然身为四大世家的家主,但己身所长,却是暗器之物,内力、精神修为非是所长,在单钰莹第一波精神侵袭之下,便一阵手足发软,几欲软倒在地上。好在他总算有些门主的威严,强自将内心的恐惧给压了下来,沉吸一口气之后,身形纵起,猛然挥出了七道寒光闪闪的暗器。

    身在半空,双手再扬,又是七道暗器激射而出。双手连动之中,已是在瞬间发出了七七四十九道暗器,铺天盖地般向单钰莹笼罩而去。“七星连珠刀”!梅望春在第一招便用上了他压底箱的功夫!

    凭着单钰莹的身法,以“红日照天下”*作为辅助,恐怕便是火铳射出的铁弹也追及不上!她若是要跳出这些暗器的笼罩,可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单大美人做事岂有后退之理,双手伸出,娇叱一声中,浩荡无比的真气已是狂涌而出。

    掌力打出的瞬间,身形也紧跟着跃起,向梅望春纵了过去。

    劲风过处,所有的暗器要么被熔成了一堆碎屑,要么被冰封起来,莫不直直掉落下来。单钰莹的身法疾闪中,竟是比掌风的速度还要来得快捷,纤手伸出,已是按在了梅望春的脊椎上,劲力透体而入,将梅望春的全身经穴全部封死,手上吐劲,将他重重地扔到了一边。

    两道掌力击空,打在了场中坚厚无比的石砖上。沉厚的力道顿时将底下的石砖纷纷击碎,砸出一个一丈方圆,深几三尺的大坑来。寒热交织的真气又将碎飞石块一一爆碎成粉末的碎屑。

    灰尘散去,单钰莹轻轻一撞衣袖,往黄羽翔所在的高棚走去。

    这便是魔教教主的实力!这便是天下第一大教天魔圣教教主的实力!

    在众人的一片惊讶声中,两百多个参加比斗的代表,都是一个个自动宣告退出,只留下了廖廖十数人而已。单钰莹的这一记惊天之击,已是让所有人感到心中一阵发毛,哪里还敢同她为敌。

    “哈哈哈!”黄羽翔大笑几声,也不看骆三元,只是将手伸到了后面,道,“骆兄,愿赌服输,银票拿来!”

    以骆三元的财力,自然不会将这几万两的银子看在眼里。只是他作为经商巨子,竟然会做赔本的买卖,实是有负他的经商大脑。不甘不愿地将六万两银票递给黄羽翔,转头却去向李梓新和刘恒逼债去了。

    “启禀掌门人,问剑心阁任雨情任姑娘,正在庄外候见!”一个家丁跑到场中,看了看那个兀自散发着焦味、布着冰陀的大坑,脸上止不住的讶异之色。

    李慕然长身而起,从高台上一跃而下,道:“原来任姑娘大驾到此!哈哈,众位请稍待,让本座亲自去迎接任姑娘!”快步而行,往场外走去。

    张梦心大喜,道:“我终于可以看到姐姐,同她说话了!”

    黄羽翔也是又惊又喜,转念想过,却道:“不对啊,雨情明明说过不会再踏出问剑心阁,怎得还会到此呢!哎哟不对,原来老狐狸是想找个藉口离开这里!”

    一念转过,身形已是扑出。人在半空,黄羽翔叫道:“李掌门,暂请留步,容我跟你一同迎接任姑娘!”

    朱高炽在李慕然向往走出的时候,也站了起来,道:“李卿,像这等小事,交给门人去做便行了!你可是这里的主持人,少了你可不成啊!”

    “是!”李慕然嘴里答应着,但脚上的动作却是半分也没有停下来,依旧向外疾走而出。他起步远较黄羽翔来得早,离出口又近,大步跨出,已是走到了出口之处。黄羽翔虽然赶得极快,但他原先却是坐在了离出口比较远的角落,还是追及不上。

    “哈哈哈”,李慕然大笑道,“各位,黄泉路上大家好走,我就不陪诸位了!咦?”原本得意非凡的脸上闪过几许惊诧之意,似是遇到了极为古怪的事情。

    黄羽翔纵扑而至,傲天剑出,纵横的剑气已是将李慕然团团圈住,强大的真气压迫之下,李慕然便是想动弹一根手指也极是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