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章再召群雄
    “我道李爱卿什么时候胆子居然变得这么大了,原来是有皇兄在背后撑腰啊,也难怪他不将本公主放在眼里了!”林绮思细声细气地说道,轻轻掸了掸衣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臣不敢!”李慕然忙躬身行礼,道,“臣下只知道忠君报国,实是别无他念!”

    朱高炽也笑道:“皇妹,你就不用怪李卿,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让他去做的!你要怪的话,只有孤王来扛下了!”他伸手将李慕然扶了起来。

    两人这一搭一挡,自然每个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是在故意演戏。不过既然又来了一个皇室中人,大堂中的诸人都又跪了下去,向朱高炽三呼千岁。武林中人向来桀傲不驯,如今连续向人磕头,自然心中不快,都是将李慕然骂了个半死。

    整个武林中的大门派倒似是都来了,连少林、武林两派都派出了代表。黄羽翔便认得出,少林出了四知中的两知,而武当则来了两云,看来都是十分重视这次武林大会。毕竟涉及到国家危亡,非是武林中寻常的争权夺势。

    黄羽翔笑着向二知二云打过招呼,便重新走回了林绮思的身旁。梅家的梅望春、南宫家的南宫明通自然也到场了,都是拿眼睛狠狠地瞪着黄羽翔。只是黄羽翔此时风头之盛,俨然直追张华庭,便是他们想要找他算算夺女抢媳之账,也要先惦量一下自己。

    “格格格”,林绮思娇笑起来,道,“既然皇兄都这么说了,本公主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皇兄不是要赶回京城吗,怎得又跑到了此地!你身娇肉贵,身系大宝,若是出了点事,岂是天下之福!”

    朱高炽放声大笑起来,好似一点儿也没听出林绮思话中的嘲樊意,道:“孤王原打算回转京城,只是突然想到,若是就这么回去的话,岂不是辜负了父皇的期望!是以想到皇妹曾经统领过一批江湖人,都是以一挡百的高手,孤王想若是有这些人相助,抵抗蒙古鞑子犯边的时候,也可以少些伤亡,多些胜算!”

    “皇兄真是智勇双全,时时刻刻心中都装着天下!”林绮思嘴里说着恭维话,脸上却是一点喜色也没有,“不过按照我和皇兄的赌约,好像皇兄这时候应该回转京城才是!虽然心忧天下乃是好事,但不守信义的话,如何能够担得起统御天下的重任!”

    朱高炽双手微摆,笑道:“皇妹有所不知,孤王是遵照赌约回到了京城,但没有规定孤王进了京城后便不能再出来啊!孤王向来说一是一,说过的话绝对算数!”

    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却是对着大堂中的诸人所说,显然是在收卖人心,树立一个明主的形象。

    林绮思轻哼一声,道:“统御江湖,乃是父皇亲自嘱付我的!皇兄对武林之事一窍不通,又怎么能够领导大家呢!怕不是寸功未立,无颜去见父皇吧!”

    朱高炽再度大笑,道:“正因为孤王对武林之事一窍不能,才请李卿帮忙!皇妹也不是也曾册封李卿为统御总管吗,那李卿也算是朝廷中人,孤王重用李卿的话,也不算插手江湖吧!”

    “嘿嘿”,林绮思冷笑一下,什么话都让他给说完了,翻来覆去便是要留在这里,分掉一些功劳,“既然皇兄有心替本公主分去些负担,本公主自然没有不允的道道理!李爱卿,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就用理我们几个!”

    李慕然躬身行礼,这才踱到大堂的中央,道:“各位,四十年前,蒙古人残忍无道,肆虐我汉人的情形,与李某差不多年纪的人应该还是记忆犹新吧!如今蒙古、高丽将要再度发兵中原,我们武林中人虽然不理朝政,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咱们学了一身武艺,岂能将有用之身每日都是用在好勇斗狠之上!我们的刀剑,便要往鞑子的头上砍去,再也能自相残杀了!”

    他说得这番话倒是颇在骨眼上,堂中的诸人虽然有好些人都是对他大存反感,但听到说得颇为激昂,也都轰然应是起来。

    黄羽翔与身边的张梦心与单钰莹互看一眼,轻笑道:“这老家伙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关心起社稷黎民来了,好像好勇斗狠,一统武林才是他野心所在吧!”

    单钰莹轻笑一下,道:“那么你呢,是不是采遍天下名花才是你的野心呢?”

    黄羽翔忙双手微举,道:“我都有了你们几个了,哪还有什么名花看得入眼呢!”

    张梦心向他扫了一眼,笑道:“我听说李慕然有个女儿,好像也是长得天姿国色,美貌绝不会在我之下,只是深养闺中,没有几个人见过!”

    “真的!”臭小子马上露出意动的神色,“那道要见识一下,还有谁的容貌能够与我的心儿相媲美!”

    “格格格”,张梦心搭着赵海若的俏肩轻笑起来,道,“大哥,我是骗你的,李慕然就只有两个儿子,哪有什么女儿!单姐姐,你看,一试就试出来大哥果然还是贼心未死,还不肯收心!”

    论到斗心机,黄羽翔可远远不是张梦心的对手,立时败下阵来。他心中恼怒,忍不住在张梦心的*重重地捏了一把,惹得这绝世美女猛然发出一声惊呼。

    “无双玉女”张梦心,无论是本身的容貌,还是父亲的威名,都足以让她成为任何场合中的焦点。虽然场中还真有一位公主在此,但在众人的眼中,张梦心才是无冕的倾国之宝!

    在众人的眼中,立时便看到张梦心红晕扑面,凤眼含媚,风情四射的动人表情。饶是好些人都已经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兀自心中有股蠢蠢之意,更何况那些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李慕然本来已经成功地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被黄羽翔这么一搅和,顿时又成了一个人在唱独脚戏了。

    张梦心娇羞无比,向黄羽翔连连翻白眼,只是眼角眉梢,却是止不住的柔情蜜意。美人含嗔,原就是一种美的表现,便何况还是天下第一美人呢!在众人的眼中,张梦心哪里是俏目含嗔,分明是在向情郎撒娇、正处于热恋中的小女人!

    近千道目光都是顺着张梦心的眼神,落到了黄羽翔的身上,除了少数是老年人的欣慰外,大多数都是嫉妒与雄心勃勃的争斗之意。朱高炽打从坐下开始,一双眼睛便在张梦心的身上打转,不过他是见过了黄羽翔的厉害,怎都不敢再主动起衅。

    早已经习惯被众人盯着,黄羽翔哈哈大笑,走上前一步,道:“各位还好吧!在下黄羽翔,刚从海上回来,晒了这么多天的太阳,连皮肤都有些黑了,不知大家可还认得出在下吗?”

    听他说得俏皮,众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一抹笑意。赵海若却是举着双手一阵细瞧,又向单钰莹盯了好久,道:“单姐姐,好像你也晒黑了不少,就我没有变!”

    单钰莹看了看自己确实稍稍有些变黑的皮肤,顿时愁眉苦脸起来。张梦心却是笑道:“海若倒好,吃不胖、晒不黑,真是每个女人都要羡慕你啊!”

    赵海若捂嘴轻笑一下,道:“臭小子又在乱吹了!”

    黄羽翔借驴上坡,在众人的微笑中,已是将话题带到了在海上荡寇的情形。众人有些人曾经到过闽浙一带,知道倭人的凶残,听到倭人被黄羽翔他们打得痛快,都是大声叫好起来。

    李慕然心中暴怒,颌下的胡须一阵抖动,向旁边的李慕勤使了个眼色。后者立时扬声道:“各位英雄好汉,各位掌门人,原本我们还要等峨眉派、青城两派的掌门人。不过既然大皇子殿下和平靖公主都到场了,自然不能让他们久等!各位,便请到我们搭设的大会场,这里地方狭小,容不下多少人!我们这就开始武林大会,边进行边等这两位掌门人!”

    众人微微一怔,俱是向黄羽翔看去。李慕然见众人都是以黄羽翔马首是瞻,眼神中的不悦之意更加浓烈起来,但脸上却是丝毫不露,当先走在了最前头,向大堂的后方走去。

    黄羽翔眼珠子一转,道:“天下为重,故事可以以后听,我们还是先看看李掌门有什么抗蒙的好主意!”

    众豪都是大声应是,随着黄羽翔一道,从大堂的后方出去,进到了一片空阔的场地中。这片场地约有二十丈见方,四周围都是搭起了高棚,中间却是有个几达两丈高的土台,上面放着十四张椅子,由于地势较高,坐在人群后面的,也不会被挡住了视线。只是这土台搭得太高了些,众人看向台上诸人的时候,都需将头抬起来,隐隐有几分居高临下,俯瞰众豪的感觉。

    单钰莹和赵海若拖着张梦心挤到了黄羽翔的身边,俱是微笑道:“臭小子,你好威风啊!”

    黄羽翔扭头对三女笑了笑,突然皱眉道:“心儿,你可还记得,朱高炽是十三天前才同咱们分开的,但这场武林大会却是半个多月前便已经策划好了,恐怕朱高炽怎都不可能在海上荡寇的时候,便已然猜到他会被我们赶走,跑来这里瞎凑这个热闹吧!”

    张梦心微微一怔,脑子立时转动起来,道:“不错!朱高炽向来雄心勃勃,定然以为他能够扫平倭人,绝不会做这等鸡毛蒜皮之事!你是说,朱高炽只是恰逢其会,这件事情还是李慕然自己做得主?”

    黄羽翔点点头,这时刘恒等人也走到了他们的跟前,他们一行十余人坐到了一个高棚中,虽然还空出了五六个座位,但以他们的气势身份,自然再也没有人敢同他们坐在一起。

    林绮思、朱高炽、李慕然和李慕勤都是坐到了高台之上,知心大师、清云道长、南宫明通、梅望春,还有三个黄羽翔不认识的人也坐了上去。飞龙四卫则站在了高台的下面,四人分布各角,若是有人想要对朱高炽不利的话,绝对要先闯过他们这一关,才能跃到高台之上。

    待众人坐定,黄羽翔又将刚才的思虑说一遍。刘恒略一思忖,道:“照这么说,李慕然的用意还真是颇难猜测!若是他真得想发动武林人士抗蒙,那是再好不过;但他若是志不在此的话,那又为了什么?”

    单钰莹拍拍手,道:“说不定是龙皓天与李慕然勾结,想要一举消灭了中原豪杰!”

    刘恒微微一笑,道:“李慕然虽然野心甚大,想要一统武林,但却是地地道道的汉人,江浙乃是朝廷控制的重心所在,恐怕龙皓天怎都不敢明目张胆地跑来充当说客!再说了,李慕然既然志不在江山,龙皓天又能许给他什么好处呢?”

    赵海若向赤莲香嘻嘻一笑,道:“赤莲香姐姐,你说你那个龙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了,你那个师兄既然是蒙古人,怎么起得名字却是汉人的?”

    众人这才想到,这里还有一个熟谙龙皓天的人所在,当下都是将目光放到了她的身上。

    赤莲香原本的脾气颇为泼辣,但自从跟了李梓新之后,却是大大地收敛了不少,许是得了个如意郎君,性情也变得温柔了很多。见众人的目光投来,俏脸微微一红,道:“龙师兄是大汗的第三个儿子,也是大汗最宠爱的儿子,将来极有可能继承大汗的位子!龙皓天只是他自己取的汉名,而且要我们到了中原之后,只能叫他的汉人名字!不过,他做事情从来都不告诉我的,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和这个李什么的有没有关系!”

    面面相觑,众人都猜到龙皓天的身分极尊,却是想不到他竟然是蒙古大汗的儿子,怪不得赤莲香身为某族公主,竟也被许为龙皓天的妻子!

    黄羽翔想了想,道:“虽然不知道龙皓天跟这件事有无关系,但反正光是李慕然一个人的话,绝不会有这么好的心思来号召天下英雄抗蒙的!这其中定然有古怪!”

    “有什么古怪?”赵海若将大眼眨眨,向黄羽翔问道。

    回了她一个白眼,黄羽翔摇头道:“废话,若是我知道的话,早就说了,还等你问我吗?”

    赵海若碰了个大钉子,顿时气得将秀拳紧握,勾着单钰莹与张梦心,道:“单姐姐、心姐姐,今天晚上你们能不能陪我睡啊,我怕鬼!”

    这小妮子打得是什么主意,众人自然十分的清楚,都是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黄羽翔忙道:“你怕什么鬼,鬼怕你才差不多!”凑嘴过去,轻声道,“若是你真得害怕的话,晚上到我们房里来,我可不介意床上多一个人的!”

    赵海若瞪了他一眼,道:“你不怕我怕!打鼾的声音比猪还响,谁要和你睡在一起!也就只有心姐姐她们才受得了你!”

    众人原只是微笑而已,此时却是大笑起来,单钰莹与张梦心一左一右,各伸一手将赵海若的嘴巴捂住,哪里还容她再说下去。赵海若唔弑叫,若是不让这个妮子吃饭说话,当真是对她最大的折磨!

    他们这一番商量打闹中,李慕然已是说了好久,言下自然都是老一套,勉励众豪为国献力,又将朱高炽大大地吹捧了一番。黄羽翔听得不耐烦起来,道:“总之,大家都小心着点,留意李慕然这个老狐狸的动静,千万不能让他走脱了!”

    李慕然说了一会,终是将话头交给了朱高炽。

    清了清嗓子,朱高炽微笑道:“各位,孤王有赏有罚,只要各位赶赴边关,所在门派一律免赋三年!每斩杀一名敌人兵士,便奖赏十两白银!百人以后,便是每人百两!敌人的官阶越高,赏赐自然也越多!另外,朝廷将册封杀敌最多的英雄为护国大英雄,子孙永远免赋,受大明供养!”

    金银财宝也就算了,但“护国大英雄”的称号实在是太诱人了!武林中人拼个你死我活,不就是为了名利两字吗?若是能挣得此项荣誉,当真是受万民景仰,实是一生成就的巅峰。

    底下顿时热闹成了一片,好些人都问道:“大皇子,此话可是当真吗?”年轻人已经磨拳擦掌,跃跃欲试;便是年纪大些的,也都有些蠢蠢欲动。

    朱高炽朗声大笑,道:“孤王做事,向来信誉第一,绝不会食言相欺,各位且放心好了!”反正一个“护国大英雄”对于朝廷来说,只是一个无谓的封号而已,也只有这些最好虚名的武林人士,才会当成宝一般。

    黄羽翔轻轻一叹,道:“名利害人,还真是深入骨髓!不过这样也好,为了这个称谓,恐怕可以百倍地加强这帮人的斗志!”

    张梦心轻笑一下,道:“我们的夫君大人只爱钱财!大哥,只要你使出什么‘灭世之剑’,那蒙人还不是一片片地倒下,人家清点数目的速度可能还赶上你杀敌呢!让朱高炽这家伙穷死!”

    原本黄羽翔已成诸人眼中的英雄,被众豪竞相簇拥,但朱高炽只是抛出了这么一个空洞的封号,便让众豪将他当成了再生父母一般!张梦心自是不忿朱高炽抢去了心上人的风头,忍不住便想挖穷他!

    单钰莹与她一个鼻孔出气,也道:“对,我们就赚他个几百万两银子,让他将妹子卖了来抵债!”向黄羽翔看看,吃吃吃地笑了起来。

    黄羽翔佯怒道:“讨打!”

    “好了好了!”骆三元大叫道,“大哥,你就不要再来刺激我们几个没有媳妇的人了!”眼睛乱转一通,又道,“大哥,你说要怎样才能让巧巧不讨厌我啊?”

    黄羽翔摊摊手,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会知道人家女孩子的心思!”

    “你是大情圣,这么多的嫂子都被你骗到手了,巧巧只是一个黄毛丫头,大哥岂有摆不平的道理!”一顶高帽子送了上来,骆三元虽然长得相貌粗鲁,但心思之活,与外表却是迥异。

    不过他这么一说,单钰莹与张梦心立时不满起来,俱是嗔道:“骆大哥,你嘴上缺德,也难怪巧巧不喜欢你!”单钰莹眼看头顶,悠悠道:“我看啊,巧巧以后只会越来越讨厌你!”

    若是这几个女人兴风作浪起来,巧巧说不定还真会被她们左右。骆三元忙将黄羽翔扔到一边,向两女涎着脸道:“两位嫂子,咱们齐玉斋可是以手饰玉器起家的,寒家尚有一批前朝宫中遗落的饰物,正好拿来送给两位嫂子,也只有两位嫂子的容貌,才有资格戴上这些饰物!”

    单钰莹与张梦心都是娇笑起来,单钰莹道:“骆大哥,瞧不出你的嘴巴还真是甜,看来巧巧怎都逃不过你的魔掌了!”向他飞过一道眼神,意思是说,礼物到手,自然会为你打点一切。

    巧巧这丫头还真是惨,不但家族惨遭不幸,自己也是迭遇大难!如今碰上这几个人肉贩子,当真是被两女卖掉了,还要帮着她们数钱!

    “还有我呢!”赵海若也伸出手来,白玉似的双手摊到了骆三元的面前。这妮子没事兀自要榨人油水,此际把柄在握,岂有不趁机大捞特捞的道理。

    黄羽翔暗暗摇头,笑道:“这些事情还是以后再说,一切以大局为重!这个武林大会我原本也想请心儿代为召开,如今李慕然既然替我们做了,倒是可以让我们省些力气!只要不让主帅之位落到他的手中便行了!”

    “青城许掌门、峨眉金光大师已然驾临!”一个家丁打扮得人突然跑到高台前,向李慕然禀报道。

    黄羽翔大喜,这许笑天在滇中三元楼一事中,曾经对他颇为关照,让他大为感激。只是后来听闻说,在夜袭云来一役中,他与重九却是跑到他处决斗去了。他在魔教见到了重九,还道许笑天已经遭了毒手,还一度暗暗伤神不止。没有想到他竟然无事,还真是颇有喜出望外之意。

    许笑天与另外一个六旬左右的老僧联袂而来,身后跟着二十来个弟子。老道一走进场中,眼光立时瞥到了黄羽翔那边,见他正好站了起来,脸上微微一笑,道:“小伙子,数月不见,你倒还真是做出一番大事,老道果然没有看错你!”

    旁边的老僧便是峨眉当代掌教金光大师,老和尚虽然年过六旬,却是依然红光满面,眼神澄明,隐隐透出一层晶莹玉润的神意,内力修为之深,恐怕不在老道士之下。他向黄羽翔扫了一眼,有若实质的目光仿佛重锤一般,向黄羽翔直迎而去。

    论到精神修为,黄羽翔几可称为天下第一人了,以内力修为而言,他也只是仅次于三大宗师而已,况且纯厚无比的先天真气再加上“抱朴长生功”的王气,环顾天下,几无抗手之敌。所欠缺者,只是技艺的精纯而已!但要应付金光上人的精神压力,还真是易如反掌。庞大的精神力缓缓流转,立时将金光大师的外力驱逐个干净,神意盈然,张而不攻,显得游刃有余。

    金光大师暗暗惊讶,他刚才那一记眼神中蕴含着他几十年修成的内家真力,便是换作是旁边的许笑天,也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地接了下去。他虽然早知黄羽翔修为深厚,但却绝想不到,他居然能达到了自己无法估量的绝高境界。

    许笑天自然心知肚明,哈哈大笑道:“老秃,老道没有骗你吧,我早跟你说过了,这小子定是继张华庭之后,为我中华武林撑起一片天地的领军人物!哈哈,哈哈哈!”

    听他斥骂自己,金光大师却是丝毫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轻喧一下佛号!

    “哈哈,两位掌门人,可终于把你们给盼来了!”李慕然欢然大笑,道,“来,请坐到这边来,有了峨眉、青城的加入,这次武林大会才真正可以说是武林大会了!”

    许笑天看了看高台,向金光大师道:“老秃,你这几年的功夫可曾放下了?这么高的台子,你爬得上吗?”言下之意,颇有讽刺李慕然建筑高台的作法。

    金光大师微微一笑,道:“若是道兄要上去的话,老衲也只好勉力一试了!”

    许笑天哈哈大笑,道:“老道年纪大了,怎么能够同这些年青人一般上窜下跳!老秃,我看咱们还是坐在底下吧!”不理李慕然在台上劝阻,与金光大师带着本门弟子找了两间相连的高棚,已是四平八稳地坐了下来。

    这显然在与李掌门唱反调嘛!李慕然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色,右手紧捏扶手,“啪”地一声,整把扶手竟是被他捏了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