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又聚清荷
    “大哥,那小丫头究竟是什么来头啊?怎么冲得像是谁都欠着她钱似的!”骆三元看着方巧巧进了妇女歇息的地方,扭过头来向黄羽翔问道。

    听他问起,刘恒也露出几分好奇之色,李梓新却是双手抚剑,右手青筋暴突,隐隐杀气四伏。

    黄羽翔这小子原想找张梦心她们好好“叙叙旧”的,奈何几女与赤莲香将他和李梓新都是赶出了房间,急得他和李梓新都是挤眉弄眼的,生怕几女又要商量些压迫夫纲的主意。好在浪风和梅若雪还不在此处,以梅大小姐的处事手段,治夫之严在众女中实是稳排第一。

    他“啊”一下,抬头向骆三元看看,道:“她是方公孝儒的孙女,恐怕也是唯一幸存的方家人了吧!”

    “原来是孝儒公的孙女!”骆三元换上一副敬佩的表情,道,“难怪她对我们都是一副憎恨的表情,对于她来说,朱棣恐怕就是她此生永难报得了仇的死敌了!”

    黄羽翔点点头,道:“好好一个姑娘,却是被仇恨遮蔽了心神,真是可怜!”向骆三元瞄了几眼,突然笑道,“巧巧姑娘出身书香门第,乃是忠孝之后,人又长得美丽,不若骆兄花点功夫,将人家软磨硬泡娶回家算了!巧巧她憎恶朱棣,你们家又要被朱棣污为卖国奸贼,可以说是同病相怜,呵呵!等到人家再过个两年,说亲的人多,就没有你的份了!”

    骆三元大吐苦水,道:“要是我真得娶了她,可就一辈子都要受她那张冷脸了!便是忠义之后,也不能这么凶得瞪着别人吧!明明我是好心同她说话,犯得着就恶贼恶贼得骂个不停吗?你拉我袖子干嘛,她便是站在我的面前,我也要好好问问她,到底我是哪里得罪了她!”

    身体一扭,左手向方巧巧刚才走进的方向指去。他身受“百败刀王”的嫡传,一身功夫当真是高明之极,这一个传身,实是干净俐落,极为漂亮!

    软绵绵地触到一物,身前已是多了一个小巧珑玲的身影,骆三元的一张长脸顿时变成了关公脸,手足无措之间,左手仍是停在了方巧巧的酥胸上。

    “呀!”方巧巧猛然后退半步,右手挥张,“啪”地一下,在骆三元的脸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秀气的脸上布满了红晕与怒意,狠狠地道:“我虽然被倭人擒住了,但我还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你这个恶贼,怎得还想作践我!”

    娇躯一转,已然向后疾奔,消失在了四人的眼前。

    黄羽翔闷笑几下,向已然转成一副苦笑的骆三元道,“骆兄,看来你想不娶人家都不成了!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你连人家最最珍贵的胸部都碰了,若是想要不负责任的话,恐怕连我那几个娇妻都要找你算账了!若是你自信能够挡得下莹儿‘红日照天下’*的话,不妨做个负心汉试试!”

    骆三元连连摇手,道:“刘兄、李兄弟,你们都看见了,刚才明明是我不小心碰到她的,怎得能算是我轻薄她呢!大哥,你可千万不能告诉给那些母夜叉知道,不然的话,小弟的一条性命算是毁在你手里了!”

    刘恒微笑着摇摇头,道:“骆兄,男子汉大丈夫,便要敢做敢当,可不能像个娘们一般东躲西藏!”

    骆三元的脸色更惨,又向李梓新看去。这小子虽然仍是一言不发,却是将腰中的长剑微微抽出了一些,森冷的杀气顿时狂涌而出,让骆马痴情不自禁地身上一寒。

    黄羽翔哈哈大笑,走到骆三元的跟前,在他的胸口轻轻撞了一肘子,道:“看来,骆兄这顿喜酒是请定了!”凑嘴过去,低声道,“怎么样,手感还不错吧?”

    骆三元大窘,讪讪道:“其实……我以前从来没有碰过别的女人!那个……这个……”看得那副像样子,像是青春懵懂的男孩,偶尔窥到意中人洗浴的样子,脸上满是兴奋与不安。

    黄羽翔暗笑不止,连肚子都有些发痛了,心中想道:巧巧那丫头胸部扁扁的,压根儿才刚开始发育,也只有骆三元这个从没有接触过女性的家伙才会如此兴奋!只是自己曾经看过方巧巧裸体的事情可万万不能告诉这个马痴,不然的话,这小子定然要心存龌龊,两人相处便要有些尴尬了。

    “骆兄,我看你是躲不掉了!如今巧巧年岁尚小,就让你们将这门亲事定下来,等过个两三年,你们便可以成亲了!这几年你也可以与巧巧活络活络感情,哈哈!”黄羽翔大笑起来。

    骆三元耷拉着脑袋,满着愁眉苦脸之色,但不经意间,还是流露出几分跃跃欲试。他原本一心都在搜寻各地名庐上,重建家族事业,也只是碍于家命,非是心中所愿。对于他来说,马,就是他的生命,就是他的妻子,女人只是一种摆设而已。

    但昨天蓦然碰见方巧巧,却被她小小年纪流露出的成熟、冷静所惊讶,忍不住便想同她说话,谁知却被方巧巧臭骂了一顿。骆三元生平不近女性,被她一番臭骂后,反倒对她念念不忘起来。刚才那一记触碰,直如翻江倒海似的悸动,仿佛被人用极强的内力在体内强行流转一遍,说不出的奇怪,连心跳都似快得要跳出胸腔了。

    虽然被黄羽翔调侃,但心中隐隐然却有几分高兴之意,骆三元自语道:“她为什么要说自己清白未辱,难道想告诉我她还是个处子,可以清清白白地嫁给我吗?”

    黄羽翔在这方面的经验自然丰富无比,看看骆三元的样子便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东西,正想说话之际,却见众女都是从房中走了出来。他嘻嘻一笑,道:“莹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那义妹的终身有着落了!”

    单钰莹还没有说话,张梦心却是轻叫一下,道:“大哥,巧巧还这么小,你竟然……”

    感觉到几道杀人似的目光直逼过来,黄羽翔忙将双手连摇,指着骆三元道:“是骆兄,不是我!”

    一帮娘子军立时将骆三元围了起来,单钰莹双手插腰,道:“骆大哥,这是不是真得,你真得想娶巧巧吗?”

    骆三元从来没有过众女相围的经历,只觉眼前俱是一张张美丽无比的脸庞,鼻中更是阵阵幽香传来,连脑子都有些糊涂起来,不知不觉间便点了点头,等到自己发现不对的时候,众女已经开始讨论起来,说到了要给多少嫁妆,生几个孩子的问题。

    向黄羽翔看了一眼,骆三元终是有些明白为什么他有了这么多的美女青睐后,有时候还会感叹过着非人的生活!他小心翼翼地道:“各位嫂子,我刚才说得能不能不算啊?”

    林绮思在他的肩上拍了一记,道:“大男人怎么能对女孩子失信呢!还没有成婚便要反悔了,若是巧巧真得嫁了他,岂不是又要多了个陈世美出来!哼,骆马痴,若是你敢对不起巧巧,我不但会将你们齐玉斋连根拔起,而且还要将你们新开的广隆号也铲除干净!”

    “是啊!”张梦心也帮腔道,“我会请爹爹跟令舅去说的,若是你敢辜负巧巧的话,定然让倪前辈清理师门,大义灭亲!”

    赤莲香搭着赵海若的肩头,也道:“我们蒙古人从来都是从一而终,最恨的就是薄情寡义之人!骆大哥,若是你负心的话,我们草原的英雄都会看不起你的!”

    单钰莹更为恐怖,只是将双手指骨扭得噼啪作响,道:“若是你还想多活几年的话,最好对巧巧好一些,千万不要学某个人花心好色!否则的话……”

    黄羽翔见事情突然有扯到自己头上的迹象,忙道:“哎哟,好久没有晒太阳了!刘兄,咱们出去吹吹海风,再有个两三个时辰,我们便可以到小硫球了吧!”

    刘恒哈哈大笑,道:“好,我们出去!”

    见两人走出舱门,李梓新略微犹豫一下,向赤莲香看了一眼,也跟着走了出去。

    骆三元自然也想跟着抬足出门,却被五女紧紧包围,哪里能够脱得了身。原本八字还没有一撇,但五女硬是给他画了出来,将他的家族籍贯、生辰八字,有无不良嗜好一一盘问出来。

    最后五女给骆三元的忠告与通碟便是:以后马要少养一些,对巧巧要多温柔一点!

    船回小硫球,林绮思凤驾亲征倭寇,最后凯旋归来,当地的官员自然要大拍马屁。此等天大的功劳,便是在递给朱棣的折子中稍微添上一个名字,必也能升官发财,后世留名!

    船才靠岸,码头上便站满了人群,见众人下船,都是欢呼起来。黄羽翔紧跟在林绮思的后面,虽然他心思全不在做官上,但看到万人簇拥的场面,心中还是升起了一股虚荣之意。

    一行人回到府衙,自然有好酒好菜招待。赵海若好久没有吃到鸡鸭猪肉等物,自然是风卷残云,吃得不亦乐乎。宴席之上,各地官员自是谀语如潮,大拍马屁。林绮思乃是此中高手,自然面面俱到,让每个人都是分到了些许功劳。

    饭局之后,林绮思将黄羽翔诸人带到了偏厅安静之处,道:“虽然我们海上荡寇算是大获全胜,但边关之上的情形却是不容乐观,高丽、蒙古都是军队调动频繁,驻扎在边关的军队数量比之先前,已是多了三倍!看来,战争已是迫在眉捷!”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那我们正好借着这次大胜倭人的锐气,赶赴沙场,将敌人清扫干净!”

    林绮思点点头,道:“话是不错,只是武林之中,最近却是颇不平静!李慕然竟然又要召开武林大会,募集武林人士赶赴边关抗敌!”

    刘恒一怔,道:“那不挺好的吗?我们原就想发动武林人士,齐赴边关抗敌,李慕然如此做,岂不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黄羽翔摇摇头,道:“李慕然一心只想一统江湖,消灭魔教!像这等抗击外敌的事情,若是他有心如此做的话,当初在苏州那次武林大会上,他便可以安排众人赶去边关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刘恒想了想,道:“可能当初与魔教的磨擦比较大,是以才会先想消灭了魔教!”

    林绮思轻轻一笑,道:“想要消灭魔教的人是我,李慕然只是听我行事的一个卒子!只是这次他自做主张,如此大的事情居然不向我禀报一声,还真是奇怪!”

    黄羽翔道:“说到搞鬼的话,我心目中只有一个人选!”

    单钰莹立即接口道:“龙皓天?”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除了他还有谁!我总是奇怪,自从魔教一役后,他便消失无踪,居然连这个宝贝师妹都不要了!凭着他的脾性,怎都不会这么长的时候都没有动作!”

    见众人都是向自己望来,赤莲香忙将双手连摇,道:“不关我的事,我、我只喜欢小不点一个人!”

    李梓新点点头,握着她的手又加了几分力气,两人一脸恩爱的表情,看得骆三元都是大感羡慕。

    黄羽翔端起茶怀,轻轻地啜上一口,道:“这次的武林大会在哪里召开?已经开了吗?”

    “清荷剑派的大本营!”林绮思嘻嘻一笑,道,“就是你英雄救美的地方!至于时间吗,好像就是这几天,虽然帖子已经发出去快半个多月了,因为天南海北的人比较多,所以拖得时间比较长。”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不管是龙皓天在背后捣鬼也好,还是李慕然别有他意,他这个人我是一点都信不过,总之非要将这件事情给破坏掉,不能让他当什么盟主!”

    张梦心淡淡而笑,道:“从这里到温州府,船行不过三四天的功夫,我们又有暗桨可用,当可以再缩短一些时间。明天赶路的话,说不定能赶在李慕然召开武林大会之前!”

    黄羽翔伸了个懒腰,笑道:“那便这样吧,大家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可又要赶路了!”

    拉着张单两女,已是往客房中走去。赵海若欲待跟过去,却被林绮思一把抓住,后者道:“小丫头,臭小子与梦心、钰莹会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可不要去打搅他们!”

    赵海若将大眼睛一瞬不眨地盯着林绮思,小声问道:“林姐姐,他们做什么,生小孩吗?”

    谁说这小丫头笨来着!林绮思拉着赵海若,道:“来,今天晚上我们一块睡,我又搞到一些东西,你一定会喜欢的!”两人也向自己的房中走去。

    骆三元游目一周,却见李梓新与赤莲香自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又只剩下他和李恒两个人了。他心中微微一叹,却是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方巧巧,脑中才转过这个念头,忍不住便想打自己的嘴巴:人家还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姑娘,自己都比她大了一倍,怎得竟对她起了歹念呢!

    被营救出的妇女的安顿问题,自然交给当地官府处理。林绮思亲自交待的事情,底下之人自然凛遵,不敢疏忽以待!第二天清晨的时候,他们便拔船而行,向温州府进发。

    在众人的怂恿下,骆三元又试着与方巧巧说了几次话,不过还是每次都被骂了回去。这丫头倒也怪,明明可以在小硫球的时候便下船,不与众人混在一起,但却还是留在了船上。她虽然对众人极凶,但与单钰莹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有单美人在背后撑腰,却也没有人敢对她说三道四。

    骆三元好似发了犟脾气,方巧巧越是不理他,他去她的房间的次数也越是频繁。到后来方巧巧终是举手投降,不再对他恶言以对。不过,这小子似是终于发现这个世界上除了马匹之外,还有另一样有趣的生物。在骆三元的眼中,方巧巧已成了一匹桀傲不驯的骏马,已是将他的征服欲望彻底激发起来。

    当一个人陷入感情之后,他的思维便绝对不是一个人正常人能够想像的!向来不修边幅、留着满脸大胡子的男人居然细心打扮起来,还将一脸络腮胡子刮了个干干净净。他一跑出门,便遇见了赵海若。小丫头乍见到他这副德性的时候,还道是见了鬼了,居然大叫大嚷起来,惹得骆三元倒是立刻躲回了屋中,过了好久才又出来。

    平心而论,骆三元长相虽然不算十分的英俊,但胜在骨格粗大,给人一种强而有力的感觉。在女人的眼中,这种男人便是外表粗鲁,内里细心,温柔专情、极具安全感的男人。

    奈何方巧巧年岁尚小,情识未开,任他吹皱一池春水,她依然石沉海底,压根儿就不曾动弹一下。但依着骆三元的这副狠劲看,方巧巧的沦陷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第四天的中午,三艘大船便在温州府靠岸。神机营的兵士背负长弓,浩浩荡荡地从船上鱼贯而下,看起来极是威风。黄羽翔大是得意,想到自己领着这么一群人马,浩浩荡荡地到李慕然的府上去的时候,还不将那老小子吓得屁滚尿流。

    他们不知道李慕然会在什么时候召开武林大会,都是急急向雁荡山的方向行进。从温州府到雁荡山不过百来里的路程,神机营的兵士久经训练,自然不将这些路程放在眼里。只是要等到他们赶到清荷剑派的话,恐怕天色已经要大晚了!黄羽翔与刘恒等人便展开轻功,先是向清荷剑派进发。

    黄羽翔已经来过一次,自然熟门熟路,刘恒五年前也曾到这里助清荷剑派抵御魔教的进攻,自然也记忆犹新。等到他们行到清荷剑派的时候,才不过未时刚过。

    与上次来得时候截然不同,小小的镇上拥挤着无数的武林人物,见到黄羽翔与刘恒等人时,都是大声欢呼起来。虽然李慕然在正道武林中俨然盟主的架势,但他在前次逼迫诸多门派加入除魔联盟,已是让很多人起了反感,只是碍于清荷剑派的势力、又顾及民族大义,这才不得不来。见到黄羽翔时,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毕竟黄羽翔不畏强权,又扫平了楚中郑家,有张华庭在背后支撑,又隐隐与问剑心阁大有联系,已是武林中最具锋头的人物了!

    在众人的簇拥人,黄羽翔一行来到了清荷剑派的府门前。

    当初黄羽翔大闹婚宴,看门的四个家丁恰好都是见识过他的厉害,见到他的时候,连脸都有些绿了。迟疑了老半晌,才颤声道:“原来、原来黄、黄少侠也到了!等、等我们通报、通报门主!”

    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听得众人都是别扭不已。黄羽翔淡然一笑,道:“你们去吧,我便在这里等李掌门的大驾!”

    两个家丁往府中迅速跑去,留下另外两个家丁招呼黄羽翔等人。等了一会,便听府中一阵喧闹,百来个人已是迎了上来。李慕然一马当先,老脸之上满是欢快的笑容,走到跟前之际,突然抢前两步,执着黄羽翔的手道:“黄少侠,我听说你和公主殿下都是到海上荡寇,原来还以为你们尚要月余才能归来,赶不上这场盛事呢!哈哈,哈哈哈!”

    “老狐狸!”黄羽翔心中暗骂一声,嘴里却道,“哪里,侥天之幸,总算将倭寇完全消灭,为我大明去除了一个仇敌!”

    周围诸人都是听说过倭人危害,闻听黄羽翔之言,都是齐声欢呼起来,都是大感解气!场面一下子热闹起来,都是向黄羽翔他们询问战况,倒是把身为主人的李慕然扔到了一边。

    李慕然心中不忿,假意咳嗽了一下,道:“黄少侠,来,里边请!你们长途跋涉,想来都是累了,快到里边坐吧!”

    “哼!”林绮思轻哼一声,道,“李掌门,召开武林大会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得都不事先告知给我知道呢?若不是我还有些线人,岂不是要等你把一切都结束了才会知道吗?”

    李慕然大惊失色,似是刚刚才发现林绮思似的,忙跪伏在地,道:“臣李慕然见过平靖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公主有所不知,凤驾亲征海上,臣实是无法联络到公主,但蒙人扣关日近,臣这才斗胆自作主张,将天下的热血汉子都齐聚一堂,共卫我大明江山!”

    他曾被册封为统御总管,自称为臣倒也说得过去。他一跪下,其他自然也是不敢站着,都是向林绮思跪拜行礼。

    “都起来吧!”林绮思淡淡道,“李爱卿一片忠心,本公主只会嘉奖,岂有处罚的道理!好啦,大家都到里头去吧!”水袖一甩,向府中走去。

    李慕然站了起来,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向黄羽翔瞥了一眼,紧跟着林绮思尾随而去。

    “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头!”黄羽翔向身边的张梦心轻声道,“这老家伙好像有什么后台一般,要是他以前看到绮思,早就吓得连屁都没了,哪能像刚才那般有恃无恐!龙皓天便是再厉害,也只能躲在暗处,又岂能真得帮得了这老家伙!”

    张梦心点点头,道:“静观其变,见机行事!”

    黄羽翔微微一笑,与单钰莹、张梦心并肩一起,也向府中行去。刘恒与骆三元紧随其后,李梓新与赤莲香则在更后面,陈天劫一人落在了最后。以他浑身释放出来的淡淡杀气,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敢走到他的身前三尺之处。

    黄羽翔轻笑一下,道:“清荷剑派倒蛮有钱的,这么快的时间便又被他们搭起了新的大厅了!”以前那座充当礼堂的大厅已是被他的“灭世之剑”毁成一片废墟,这当儿又盖了一座新的,从外观上看,却要比先前的那座还要高大气派好多。

    众人行到大厅,李慕然便招待众人坐下,屁股还没有坐热,便听一人发出一阵朗声大笑,从大厅后的屏风后走了出来。众人都是大奇,心道有哪个家伙竟然胆大到敢在平靖公主的面前大笑。

    林绮思两条柳眉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似是已经猜到那人是谁了。

    笑声之中,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已然踱到了众人的跟前,身后还跟着四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他向林绮思微微一笑,道:“恭喜皇妹旗开得胜,凯旋归来!哈哈哈,去了倭人这个心腹大患,父皇定然会大喜过望,重重地赏赐皇妹!”

    黄羽翔与张梦心互看一眼,均是没有想到,原来李慕情的背后支持者竟然是当朝的大皇子朱高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