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八章荡平倭寇
    “臭小子,你要是再不给我吃的东西,我非要饿死不可了!”赵海若捧着肚子,扶着洞壁走了出来,满脸的委屈之色。小丫头向来是凡事吃打头,居然连续两顿没吃,实是让她觉得好似生命都被抽走了似的。

    黄羽翔回过头来对她微微一笑,道:“不是跟你说了吗,下这么大的暴雨时,根本就不可能出得去的!便是那时候出去,在如此狂暴的天气中,也找不到什么吃的东西!”

    见单钰莹也走了出来,黄羽翔又道:“我到原先那个岛上去打些野鸟来,你们两个守在这里!下了这么大的雨,倭人的火铳肯定都不能用了,便是打过来,只要守在洞口,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况且,我们还有两个如此强悍的母老虎啊!”

    嘴里说着,身形却已经腾空而起。别说赵海若,便是他自己也是饿得咕咕叫。只是这岛上昨天烧起了这么大的火势,将海鸟之类都驱走了,便是看都看不到一只在天空飞过!要想找寻食物,也只有到他们原先待过的岛上去,那里海鸟甚多,虽然一次只能带过来几只,但聊胜于无,能填一下肚子也好!

    黄羽翔纵出之时,许多倭人趁着天色放晴,都是跑到海中捕鱼。这些人饿了一天,都是捕到一条鱼,便活生生地塞到嘴里就嚼。如今日本人颇喜生鱼片这道菜,倒是与这有异曲同工之效,只是做法略微考究卫生了一些。却不知是不是因为要忆苦思甜,记住今日这个教训,才留下了这个传统,那就不为人知了。

    他赶回原先的小岛上,抓了十来只大鸟,以事先准备好的布帛缚住鸟爪,又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倭人都是组织起来,在原先村舍的地方排起了方阵,看来要不顾一切地与黄羽翔他们拼死一战了!

    他们尚有两千余人,凭着海中捕捉到的鱼类根本就不可能填饱肚子,便是耗下去,也只是等着被黄羽翔他们杀死而已。此时他们已无栖息之处,若是再来几场暴风雨的话,便没有多少人能够活得下来了,拖久得话,只会让他们的战斗力更减,活命的机会更少!

    黄羽翔心中担心,将身法催得更快,跃到山洞之处,却见两道身影猛然窜了出来,他忙叫道:“莹儿、海若,是我!”口中一说话,真气难免失纯,身形便落了下来。

    赵海若嘻嘻而笑,道:“就知道是你,才出来迎接你的啊!要是换了别人,早就一剑刺过去了!”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黄羽翔背上的海鸟,涎着脸道,“我已经帮你生好火了,就等着你来烧烤了!”

    看她一脸的馋相,也不知道她这么急巴巴地跑出来,到底是为了迎接自己,还是为了待会的大餐。黄羽翔轻轻一笑,道:“倭人准备要拼个鱼死网破了,你们可要小心准备了!”

    “知道了!”赵海若忙将黄羽翔推进洞中,道,“你快去烧吧,我帮你看着洞口,绝不会一个人进来的!想跟我抢东西吃,没门!”

    黄羽翔笑着走进洞中,闻了几近一天的臭味顿又扑鼻而入,原本已经有些习惯,但刚才吃海风一吹,又受不了这股臭味,忙将身上的十几只海鸟往地上一扔,道:“大家都来动手烧烤吧,虽然东西不多,但大家分着吃些,待会我再去捉几只来!”

    反倒是原先的那些女子,早就被倭人折磨得神经麻木,若不是发生了眼前这些事情,恐怕昨晚又要像以前那般,不知道被多少人淫辱。能够脱出魔掌,对她们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哪还会挑剔此时的环境如何!

    刘金根走了上来,又招呼着几人一同上前帮忙。将手中的海鸟熟练地去除毛皮,他向洞中倚倒不动的李三业看了一眼,道:“官爷,他要怎么处理,能不能给他一条生路?”

    黄羽翔昨天上午离开洞中之后,李三业便要给倭人通风报讯,却被早已受了黄羽翔特意吩咐的刘金根抓住,被几个力大的渔民给绑了起来。他们以前曾经策划过几次逃跑,但都被倭人提前发觉,如今终是知道是李三业告的密!年轻些的都是大怒,将他大打一顿,才算给几个老人劝阻住,不然的话,等不到黄羽翔他们进来,这家伙便已经被打成一团乱泥了。

    刘金根是个老好人,见李三业被众人揍得鼻青脸肿,却是心中不忍起来,已经几次向黄羽翔求情了。

    黄羽翔在他的肩上轻轻拍了下,道:“国有国法,该怎么处置就应该怎么处置!等平靖公主殿下凤驾到此,自然由她判罚!”

    刘金根叹了口气,终是一门心思地收拾起手中的海鸟来。

    洞中之人原先颇为担心,见黄羽翔领着这些妇女躲了进来,还道倭人立刻就要进攻山洞,却是没有想到任凭外面的暴雨刮得如此狂暴,却是没有半个倭人敢到洞中来,都猜想他们对黄羽翔肯定大是忌惮,过了一夜之后,终是放心了不少。对抵住倭人,等待救兵的信心又坚定了不少。

    他们这些人这几年来吃尽了倭人的苦头,看到倭人在洞外雨淋受冻,真是大感解气。不过看向黄羽翔的目光中,更是充满着畏惧与崇敬,毕竟,这个男人连倭人也要害怕,当真是恶剐的魔鬼了!

    知道倭人随时都有可能来袭,黄羽翔自然不会做个烤鸟的厨子,吩咐众人摆弄之后,便踱到了洞外。

    赵海若见他出来,却是神情一怔,道:“咦,你已经烤好了吗?这次怎么这么快啊!嘻嘻,臭小子,你倒还蛮体贴人的,知道我肚子饿了,师父说你会照顾我的,这样看来果然还有几分道理!”

    在他的身上一阵打量,小妮子的脸色立时变得难看起来,道:“你不在里边忙着做东西,又跑到这来做什么?”

    黄羽翔将手在鼻前挥了挥,道:“里边有股恶臭,你倒是给我在里边待上一柱香的时间试试!”

    单钰莹靠在洞口休息,听着两人的说话,不禁笑道:“海若,总有人给你做东西吃的,小贼不做,不等于别人也闲着啊!这山洞真是奇臭无比,我宁可在这里被风吹,也不想再到里边去了!”

    赵海若嘟着嘴大感不满,道:“可是臭小子他烤出来的东西好吃啊!他明明没事干,为什么要偷懒呢!哼,这样子的夫君不要也罢!”

    黄羽翔与单钰莹都是微笑不止,他们的内功深湛,虽然几近一天都没有水米下肚,却是仍然精力充沛,毫无疲劳之感。赵海若赌气不理他们,但没过一会,便又同两人嘻嘻哈哈地笑开了。

    “官爷,海鸟都已经烤熟了,请官爷和两位小姐进来用餐!”刘金根早年读过一阵子书,说话倒也有几分书生气。比起黄羽翔三人来,他们更是饿得发慌,但任他们如何嘴馋,却也不敢先黄羽翔三人就分食而吃,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油光光的鸟肉,闻着香喷喷的味道大流口水而已。

    说话间的当儿,突见漫山遍野的倭人咆哮着对洞口直冲而来,一个个都是眼神凶狠,泛动着血一般的光芒。倭人在饱受黄羽翔对他们的生命威胁后,终是要拼个你死我活了!

    黄羽翔微微一笑,对赵海若道:“海若,你同刘大叔到里面去吃东西,这里便交给我!莹儿,你要去吃吗?”

    单钰莹轻轻摇头,掩着鼻子道:“我陪着你一起!”

    赵海若嘻嘻一笑,扯着刘金根的衣服便往洞中跑去,只是她的力道太多,刘金根身上的衣服又是数年如一日,从来没有换过,早就破败不堪,哪经得起她的撕扯,“嗤”地一声中,便被撕了开来,上身都是精赤起来。

    “咦!刘大叔,你真是为老不尊,怎得能当着这么多的小姐姑娘脱衣服呢!啊——”赵海若原还想调侃两句,却见刘金根赤裸的上身满是道道伤痕,将整个上身都布满了,竟是找不到一块较为完整的皮肤!

    “这是——”黄羽翔沉声问道,连声音都有些发颤起来。

    刘金根眼睛看着越逼越近的倭人,恨声道:“都是他们干的!只要我们干活稍有差错,他们便拿东西打我们!洞中每一个人都是一般无二!”

    “好!”黄羽翔重新看向那些倭人,“刘大叔,你可以在这里看着,看着这些让你们受苦的畜牲是怎么偿还血债的!”

    走出两步,到洞口前稍微宽敞点的地方,黄羽翔抽出了傲天剑,轻抚一下剑身,自语道:“傲天剑啊,今日又要让你痛饮仇人的鲜血了!”

    “杀!”喊声震天中,倭人轰然而至,一把把刀剑翻动中,都是向黄羽翔他们劈来。

    只不过倭人为数虽多,但真正能与黄羽翔直面交锋的,也不过十几二十人,就凭他们这些人的身手,又岂能配做他的对手!傲天剑划过一道道凄厉的剑气,将身前一波波的人群纷纷挑飞起来,向后面抛飞而去!

    黄羽翔心中正怒,浑身的真气燃烧得更是狂暴,在傲天剑的煞气之下,凡是被剑气扫中的倭人,都是百脉齐齐爆裂而死!他连出十余剑,已有百来个人死在了他的剑下。

    猛然之间,只觉几道沉厚的劲气直袭身而来,黄羽翔右手仍然挥剑直削,左手却是五指翻张,打出五道劲气,向逼来的劲气反击而去。

    “轰”地全身一震中,黄羽翔的身形略显滞涩,但“抱朴长生”真气以远超常规的速度迅速流转而行,身法的速度立时又加快起来,傲天剑复又一圈,将正欲偷袭的六七人齐齐扫飞到了空中。

    “嘿!”单钰莹轻叱一声,也从洞内扑出,与黄羽翔并肩站在一起,双掌推出,两道性质绝然相反的力道顿时狂涌而出,瞬间便让三十几个倭人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们两人俨然当世两大仅次三大宗师的高手,一旦联手起来,恐怕便是以张华庭的能力,也不可能像上次那般将他们轻而易举的击溃了,而只是能撑个多少招的问题!而两大高手只作防御,天下间便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突破这道防守圈了!

    剑气掌风横飞中,倭人仿如飞蛾扑火,一一在两人霸道的劲气下毙命!但倭人似是杀红了眼,也知道若是不能将黄、单两人击杀,他们的死亡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都是下了死志!虽然见同伴以极快的速度倒下,但后面之人却仍然猛扑而上,没有丝毫的迟钝犹豫!

    只是当单钰莹的真气被完全激发后,整个区域顿时成了一片人间地狱!在她炙热严寒的真气下,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能够冲到她的身前,饶是黄羽翔与她心意相通,本身的护体真气又厚,但兀自感觉到一阵阵的火热。

    如同割稻一般,一片片的人群倒下,又有一片片的人群蜂拥而上。只是洞口的地方有限,倭人死了两百来人后,竟是将地上给填满了,使得后来之人必然将前面之人搬开,才能继续向前冲出。但即使冲上去,也只是让后面之人多了一具需要搬动的尸体而已!

    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称不上是战斗。

    这一次单钰莹绝对没有手软,下手越来越狠,始终伴在黄羽翔的身侧,如影随行地同他一起扮演着死神的角色!待到倭人死了三百来人后,赵海若终于也冲了出来,同两人并肩作战。有了她的加入,三人的杀伤力又上升了不少。

    一把把刀剑叮叮当当地掉落到了地上,一片片的人群轰然倒下,艳阳越升越高,照亮了小岛的每一个角落,却是照不到人心的最深处!

    “官爷,我们来帮你!”刘金根与百来个汉子都拥到洞口之处,眼神中都是燃烧着激昂的斗志和仇恨的光芒!

    傲天剑划过一道圆弧,又劈飞了十来个倭人,黄羽翔回道喝道:“你们都给我老老实实地待洞内,什么都不用去管,这里有我们三个!”

    刘金根将赤裸的胸膛挺起,高声道:“我们都是男人,绝不能让两位小姐为我们浴*命,这样的话,我们即使能够活着,也会感到无恨屈辱的!官爷,我们与倭寇的仇恨只有用鲜血才能洗清,无论是我们的,还是他们的!”他回过头,对着洞内大声叫道,“各位兄弟后辈,你们说是不是?”

    “是!”百来个人轰然应道,脸上都是扬溢着激烈无比的斗志!

    黄羽翔心中一叹,知道这些人也是下了死志,只有用自己或是敌人的鲜血才能洗清自己这些年受到的屈辱,若是让他们坐壁上观,只会让他们活生生地疯掉!

    “莹儿、海若,你们注意一下,尽量护着这些人的安全!”黄羽翔大吼一声,傲天剑夹着他无奈的怒意,比先前更为凶狠地挥动起来。

    原先的奴隶拣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刀剑,猛然向曾经如狗一般奴役他们的倭人劈去,即使流血,也要像个男人一般!即使丢了性命,也要像个男人一般挺直腰杆!在四五年的奴役中,他们已经丢失了所有,包括尊严与热血!

    但此时热血已经复苏,他们是为了尊严而战,为了比性命还要重要的尊严!

    四五年的屈辱加起来在一起爆发的愤怒化成了一股无坚不摧的战斗力,雄雄的战意让黄羽翔都是心中微微震惊!

    一百多个尚有力气参与战斗的渔民都并肩站在了一起,无畏地向凶残的倭人杀去!五年前,他们因为顾忌着妻子儿女的安全,这才隐忍下来,任凭倭人奴役!

    但屈辱的日子终有结束的时候,这一刻,便是一百多个汉子复仇的时候。这是一种民族的仇恨,这是一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化解的仇恨,只有鲜血才能洗清曾经受到的凌辱,只有任意一方的倒下,才能让仇恨烟消云散!

    士气激昂之下,渔民军顿时将倭人杀得节节败退,熊熊的战意中,几十个倭人或死或伤在他们的刀剑之下。

    但倭人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军队,虽然被渔民军出奇不意地杀退了好多,但立时又组织起了战线,稳住阵脚后,重新厮上了上来!他们虽然武艺不能同黄羽翔三人相比,但却在渔民军之上,几个回合之后,又扳回了上风,十来个渔民顿时倒在了他们的刀剑之下。

    在倭人的眼中,这些渔民自然是最最劣等的生物,连称之为人都是不愿,初时见他们竟然敢拿着刀剑向己方劈来,都是暴怒无比,直到砍了十数人后,都是纷纷大叫起来,仿佛已经战胜了黄羽翔一般。

    黄羽翔三人虽然在场中游转,保护众渔民,但一百来人的阵线却是极长,他们才三人,根本护不了周全!

    单钰莹大急,道:“小贼,快让他们回去,他们现在只是白白送死!”

    黄羽翔暴吼一声,劈飞了十来个倭人,转头道:“你是女人,不会了解男人的心!如果让他们躲在洞中看着我们杀敌,他们宁愿痛痛快快地流血而死!即使活着,也只会在余生中回味曾经受到的耻辱,只有用自己的双手,才能把失去的尊严夺回来!”

    单钰莹哑然无语,只是双掌的挥劈中,威势又加强了不少!

    鲜血染红了大地,杀声震动了天宇,杀戳是所有人仅剩的动作。

    仅管有黄羽翔这三个大高手在,渔民军还是死了五十多人,阵线大收之后,才被黄羽翔他们控制了自己的保护范围中,将死亡的数量稳定了下来。

    “嘟——”一声奇怪的号角声传来,众人的手中的动作都是一怔。赵海若猛然叫道:“臭小子,是不是心姐姐他们来了?”

    黄羽翔面色沉重,缓缓摇了摇头,道:“是倭人的战舰,咱们的战船用得不是这种号角!是倭人的援兵来了!”心中顿时大紧,眼前的敌人还没有消灭,却又有敌人的生力军加入!

    倭人一怔之后,都是欢呼起来,想来也听出了这声号角正是自己这方的。一想到求生有望,顿时士气大增,但拼杀中那股死劲却是消失了。

    没过一会,一艘高桅大船从海面上出现,向小岛这边迅速驶来,黄羽翔眼尖,已然看清了那艘船上悬挂的正是倭人的旗帜!

    战船行驶甚快,才转眼的功夫,便驶近了好些,连倭人和渔民军都能看得清船上的旗帜。

    “天皇万岁!天皇万岁!”倭人都是大叫起来,叫嚣着挥动着刀剑,向渔民军猛扑而去。

    原本在黄羽翔三人的压阵下,渔民军已然立于不败之地,虽然好些人都挂了彩,但仍是死撑不已。但此时一见倭人来了援兵,顿时士气大减,被倭人一下子杀了二十几人!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那艘倭人的援兵船突然火光连连,整艘船突然燃烧起来,船上的人纷纷跳到海中,向小岛的方向游来!

    这一下风云突变,众人都是意想不到,双方都又停了下来。

    “呜——”另外一个号角声传来,远远地看到三艘高桅大船也出现在了海平线上!

    黄羽翔猛然连翻几个跟斗,大声道:“是傲天号、沧月号和玄英号!哈哈哈,是我们的援兵!奶奶个熊,你们这帮小倭寇得意什么,哈哈哈!”兴奋之余,口中脏话连篇,一句句平时都压抑着的粗话顿时脱口而出。

    倭人的脸色顿时死灰起来,他们大多数都认得正是这三艘战船才种了己方失败的前兆,让他们首尝败绩!对于这三艘战船的厉害,他们都是有切身体会,知道绝不可能赢得了对方。

    原本他们拼死战斗,都是在心中有种奢望,可以通过几千人的力量,将黄羽翔几人杀死,这样子的话,他们却还有生机可言。但己方的援兵瞬间被灭,敌人的强援又至,实是让他们最后一分战意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一番迟疑之后,顿时轰然而散,向各个地方逃去。

    渔民军都是高呼起来,纷纷向倭人追击而去。黄羽翔虽然想到穷寇莫追,但这些人好像都练过绝顶轻功一般,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却是让他话到嘴边,又强自忍了下来!

    “我们终于赢了!”单钰莹走到他的身边,拉着他的右手,无比疲倦地道,“小贼,我好想睡一会!”

    “好好睡吧!”黄羽翔轻轻掠了掠她的秀发,柔声道,“等到心儿他们来的时候,我会叫醒你的!”

    三艘铁杉木战船纷纷登陆,千余名神机营的兵士列队而下,以百人为组,向岛上的各个地方行去,无情地扫荡着每一个角落。

    黄羽翔抱着单钰莹,又牵着正想急跃而出的赵海若,跃到了山顶之上,猛然长啸一声。雄浑的真气顿时荡开,一下子传遍了四野。

    船上的张梦心诸人都已经下到了岸上,闻听了他的啸声,都是齐齐赶了过来,黄羽翔也带着两女迎了上去。

    所谓小别胜新婚,张梦心乍睹情郎,也顾不得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猛然嘤咛一声,已是扑到了黄羽翔怀中,双手环着他粗壮的腰肢,道:“大哥,心儿终算见到你了!”

    黄羽翔松开了牵着赵海若的手,在张梦心的俏脸上轻轻拍一下,道:“傻丫头,我又不会出什么事,哪需要你担心成这样!”

    刘恒、骆三元等人也围了上来,林绮思道:“我们赶回小硫球的时候,正好骆大哥等人因为要躲避海风,也到了小硫球,我们便立刻又出发来这里了!不过,途中又遇到倭人新派来的四艘战舰。我和梦心认为若是让他们同岛上的倭人联合起来的话,更不利于我们援救岛上的汉人,所以便花了些时候,将他们都击溃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现在大功告成,我们可以回去了!刘兄、骆兄、李兄弟、陈前辈,你们都还好吧!”

    众人都是欢笑起来,只骆三元却是摇了摇头,道:“大哥,你船上那个小丫头是什么来头啊,怎得这般凶法!我见她一直一声不吭,昨天好心同她说话,却被他臭骂了一顿!”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她是个可怜可敬的好姑娘,骆兄可不能对她无礼啊!”

    骆三元耸耸肩,道:“我哪敢对她无礼,只要她下次再见我的时候,不要再将我骂得狗血淋头就成了!”

    众人回到了三艘战船上,刘恒和陈天劫却是去组织将洞中的妇女转移到船上。渔民军终于凯旋归来,虽然饿了半天,才吃了一点点的东西,但个个都是精神振奋,说不出的神采飞扬。

    是役共消灭倭人两千三百八十九人,尚有百来个倭人冒险渡海,往里许外的小岛游去。但他们饿了良久,又拼斗了一场,大是气力大消,百来个人中,却是仅有十余人游到了小岛上。后来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有商船的经过,将他们带回了扶桑本土,也将黄羽翔与铁杉木战舰的威力带到了扶桑。

    倭人心有余悸,终黄羽翔一生,他们也没有再敢侵犯中原沿海。只是到了明嘉靖年间,倭人复又起了贼心,重扰我中华民族。却被戚继光大将军清扫荡平。可惜清时积弱,在甲午战争中,惨败于日寇,开始了中华民族的苦难,无复前朝之时的隆盛!

    他们的战船狭小,容不下所有的人。从小硫球赶来的其他船只因为船速太慢,还要过一天才能赶到,众人便又在岛上呆了一天。只是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却发现四百多余被救的女子中,有一百来人都自溢而死。

    黄羽翔又苦又闷,向单钰莹她们追问原因。单钰莹却是幽幽叹道:“你不是女人,你又怎会知道女人的心思!”

    活在倭人的魔掌中,丧尽了所有的尊严,清白被无数次的摧毁,神经早就麻木不堪!活着,也如行尸走肉!但被救出这后,被深埋心中的耻辱感却是重新回到了身上,都是无颜以对自己的族人,选择了一死了之。

    黄羽翔悲愤莫名,跑到了山间大吼一番,这才稍解心中的闷气。

    剩下的几十名渔民都是不愿回转中原,选择继续留在了*上。好多妇女因是亲人皆亡,也是不愿回去,仍是留在小岛上。等到物资船到了之后,众人便一起动手,重新搭起了百来间屋子。

    全部做完之后,已是又过了三天。黄羽翔他们留下了好些粮食,这才扬帆远去。

    岛上的渔民从此之后,都是勤练武艺,誓死保卫自己的家园!*历来便是中华民族的神圣领土,几百年前我们的祖先能够将倭人驱走,换作是今天,我们也同样坚信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