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七章恶遭天谴
    “怎么办?”单钰莹看着一脸沉思的男人,自己却是在不停地踱步,道,“你倒是说句话啊!”

    黄羽翔点点头,道:“别急,让我再好好想想!倭人天性凶残,况且关乎他们的性命,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我们先去岛上去看看,说不得只好提前与他们干上了!”

    他想了想,道:“我和海若想办法去救人,你则将他们的三门火炮给毁了,不然的话,我们怎都熬不了这几天!只是希望心儿他们能快点赶回来!”

    单钰莹点点头,道:“你放心吧,只要他们没有把火炮藏到大海里,我怎都会把它们找出来,化成一堆废铁!”

    “好!”黄羽翔转头对赵海若道,“海若,你准备好了吗?”

    赵海若奋力将最后一块肉塞到了自己的小嘴中,光从外形来看,这张小嘴能塞进这么大得一块肉来,还真是一个奇迹。她嘻嘻一笑,道:“好了!师父说,饭后要三百步,嘿嘿,我们走吧!”

    黄羽翔笑骂道:“小丫头,反正又不是你自己走路,看你说得倒蛮像回事的!”

    小妮子爬到了黄羽翔的背上,向单钰莹道:“单姐姐,你要不要也让臭小子背着?有个人背着,真是比自己走路要舒服多了!”

    单钰莹微笑着摇了摇头,同黄羽翔展开身法,向*再度行去。虽然才只是短短的一会,但好动的赵海若却是片刻也不肯安静下来,不是搔黄羽翔的痒痒,便是在他的耳边吐气,哪里像去赶赴战斗啊。

    将赵海若猛然从背上甩了下来,黄羽翔身形拔起,纵到了悬挂巨形长帛的大树上,傲天剑划出一道凌厉的剑气,已是将布帛化成了千百块碎片。他冷然跃回地面,道:“嘿嘿,倭人竟然敢向我们挑战,便让他们知道自己有多愚蠢!”

    单钰莹向他微微点了点头,道:“你一切小心,我去找他们的火炮所在!”

    黄羽翔也向她看去,柔声道:“你自己小心!”

    “好了好了!这个世界上除了师父之外,还有谁能奈何得了单姐姐,我们去玩吧!”赵海若拖着黄羽翔的手,向村落的方向走去。

    单钰莹却是身形一纵,向另外一个地方飞去,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黄羽翔被赵海若拖行了一段路,这才跟上了她的步伐,向四周打量一下,突然道:“小丫头,有没有发现什么不能劲啊?”

    赵海若将眼睛眨眨,扭头看了看他,道:“有什么不对劲吗?很好啊,就是太安静了些,好没有意思!”

    “那还不奇怪吗?”黄羽翔微微一笑,道,“几千人居住的村落,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岂不是太奇怪了?嘿嘿,这些倭寇看来与我们谈判是假,想办法要将我们消灭才是真!他们定然在村落里设下了什么埋伏!”

    两人边说边走,已是走到村落中,遥遥地看到好些女子都被吊着双手,悬挂在村落中间的三间高楼上。看到他们两个汉人走到村落中,好些女子都是手脚乱挣起来,只是她们的嘴巴都被布条封着,没有办法叫出声来。

    黄羽翔展开神识,将小岛全部纳于自己的掌握之下,怔了一下,道:“倭人大多躲村舍最外面的屋子里,还有些人则散布在岛上,这三间高楼中,竟然没有半个人影!小丫头,你猜他们想要干什么?”

    赵海若伸出右手,正扳着指头点着人数,道:“十七、十八……臭小子,那些倭人不守信用,明明说是十个,可高楼上却挂着十九个人啊!”

    倭寇是肯定设下了埋伏,但究竟是什么呢?本来说是十个女子,可现在却变成了十九个,而且只是他们能够看到的这一侧,倭人不知道他们会从何处过来,必然在高楼的四周都吊着许多女子,这么说来,三间高楼上至少也有三十几个女子。

    黄羽翔拼命动起脑筋来,被人暗算了无数次,他的心思终不再冲动蛮干,开始用起了脑子来:将要营救的女子数量从十个增加到三十几个,显而易见,他们是想要延长自己救人的时间!可时间长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他们若是想要暗自己,三门火炮早就可以准备妥当,火铳也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而且射程也达不了这么远!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若是我还有些雷震子就好了,非要把这里炸平了不可!不过,苏家的那几个儿子将他们历年做出的雷震子都输给我了,看来要等上好几年,才又有得玩了!”

    黄羽翔心中猛然一动:炸药,只有埋下炸药,才需要拖延时间,等到炸药的爆炸!倭人都撤到了村落的外围,引线也必然在那里,所以才要给黄羽翔增加难度,延长他救人的时间!

    “他奶奶的,这帮倭人什么时候变得聪明起来了!这么歹毒的主意都他们想到了!”想通了此节,黄羽翔猛然将赵海若抱住,在她的小嘴上吻了一口,“娘的,幸好我的海若聪明,不然的话,老子又要糊里糊涂被人暗算了!”

    其实倭人想出此计来,也是效法他当初将他们的战船炸毁,略加变通后,却成了一个大大的陷阱。

    赵海若犹自不知,但脸上却是嘻嘻哈哈,道:“就是,本姑娘天生聪颖,美貌无比,心地善良,活泼可爱……嘻嘻!”

    “海若,你到中间的三幢高楼的周围到处转转,把埋在地下的火药引线给找出来!”黄羽翔知道此女虽然顽皮,但在摆弄火药上确实有一套,想来找寻敌人埋下的引线时,也要比他快捷有效得多。

    赵海若点点头,蹦蹦跳跳地便要向前跃去。

    “等等!”黄羽翔猛然想起一事,将她刚要纵出的身形拉住,道,“把引药找出来之后,你再怎么做呢?”

    赵海若将脑袋偏偏,笑道:“找出来就把它点燃啊,就像昨天炸船一样,轰地一下子爆开了,这样子才好玩啊!”

    黄羽翔暗自惊开了一身冷汗,若是死在这个小丫头的手里,还真是冤柱到家了!他忙道:“不对,若是你点燃引线的,炸死的是我和楼上的那些女子!你找出引药后,应该把它们都切断!切断,你知道了吗?”

    赵海若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道:“废话,我又是是小孩子,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怎么做呢!我只是和你开开玩笑,你却当真起来,还真是个小孩子!”将秀肩耸一下,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总有一天会被这小丫头气得吐血身亡,黄羽翔强自将心中的躁意忍下,道:“好了,你快去吧!”

    “哦!”赵海若应了一声,右脚才跨出一步,却又停了下来,回头道,“你还有事吗?有事就快说,免得待会再将我拉住!”

    摇了摇头,黄羽翔索性不去看她,道,“你快去吧!”

    赵海若向他再三打量了一下,这才确认黄羽翔的确没有把她喊停的意思,身形一纵,向高楼的一侧纵去。

    黄羽翔身形一长,已是跃到了高楼旁边一间屋子的顶上,扬声道:“没胆的鼠辈,我已经来了,要谈判吗?好啊,出来让我看看你们的狼狈样!”

    话声落处,在远离黄羽翔那一端,那个稍精汉语的倭人剑手也是跃上了屋面,道:“这些都是我们这里的美女,现在将她们都赠送给你,你给我们一艘船,放我们离开!”

    这些倭人都相信黄羽翔他们定然是乘船来此,可任他们翻遍小岛,都是找不到船只的下落,只好向他诱问了。只需知道船只的下落,再将这小子炸死,那就万事大吉。

    虽然屋顶上吊着的那些女子都是岛上最美的女人,但只要能够逃得了一条性命,何愁中原没有大把的美人任他们掠夺淫辱!

    黄羽翔向楼顶的那些女子望去,虽然个个被布条掩着嘴巴,而且因被吊着,是以脸上都露出痛苦的神色,但仍是能够看得出来,每一个都是十分秀气的女子。他虽然好色,但对这类交易却是极为厌恶,再说了,家中的妻子一个比一个来得凶狠,便算换作是这些女子自愿跟他,恐怕他也是不敢领回家中。

    哈哈大笑一下,黄羽翔道:“好啊,你将她们都放下来,我便带你去看座船!”

    那倭人剑手大喜,却是立刻又掩住了喜悦的神色,道:“你只要将船只的下落告诉给我们,我们自己去找!否则的话,你若是对我们下手,我们又怎么能抵挡得了!这些女人你就自己去放她们下来吧,这样子我们才能确信你不会追在我们的后面!”

    心情喜悦之下,他说的汉话也是连惯了很多,虽然仍是发音古怪,但比先前来,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拿到船只好,反翻不认账,趁我将她们放下来的时候,用火炮轰死我们!”

    那剑手忙将双手连摆,道:“我以天皇武士的名义起誓,绝不会用火炮轰击你们!”

    见赵海若已经沿着三间高楼转了一圈,正对着他眨了眨眼睛,黄羽翔突然大笑起来,道:“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为什么要同你们谈判呢,这些女人我自己抢过来就是了,还要同你们说些什么!要船嘛,就自己去找好了!”

    身形猛然拔起,向三间高楼的方向扑去。

    那倭人剑手大怒,但纵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跑到黄羽翔的跟前,向他质问为何不守信用、出尔反尔。只是虽然得不到船只离开这里,但能将黄羽翔这个心腹大患除去,实是解除了威胁自己生存的最大敌人!没有了黄羽翔,只需让那些关在山洞里的贱民替他们制船,再捕些海鸟鱼类,加上岛上的粮食,撑到新船的制成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他向身后打了个手势,立时又有几个剑手和忍者跃了出来,同他站在了一起。一个忍者道:“佐佐木阁下,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那倭人剑手佐佐木阴笑着点点头,道:“命人将所有的引线都点燃,我要看看他是怎么死的!”

    七八个倭人都露出得意的笑容,仿佛黄羽翔已然碎尸万断,无法还魂一般。

    “嗤嗤”的声音中,十余条引药从四面八方闪动着微弱的光芒向高楼的方向迅速游去。随着引线的越烧越短,所有倭人的脸上都是浮起了笑容。

    “轰”,一声巨响之后,所有的倭人都是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庆祝这个从地狱爬出般的魔拐于丧身在了炸药之下。

    只是——倭人惊奇地发现,高楼依然还是那座高楼,黄羽翔依旧在上上下下地解救着女子,才一会功夫,已经被他救下了十数个女子。赵海若看了一阵,也跟着帮起了忙来。

    面面相觑中,倭人都将目光移到了村落的东侧,只见七八间茅屋正在燃烧着熊熊大火,硝烟弥漫中,散发出浓重的火药味!佐佐木突然大嚎起来,那几间屋子,正是他们火炮的掩藏之处,都是从荷兰人的船只上打劫到的,除了一门因为操作失当而炸得粉碎外,尚有七门完好无损的火炮,以前只用三门,乃是因为懂得这种火炮的倭人不多,只够让三门火炮连续发射而已!

    刚才的那一记巨响定然是火炮爆炸的声音,只是众人都是全心期盼着黄羽翔被炸死,乍闻之下,还道是黄羽翔所在高楼中的火药炸开了!

    一时之间,倭人都是变得无所适从,不但仇敌没有被伤到,自己这方反倒失去了唯一能够制扼对方的武器!原本倭人尚有斗志,都是依赖在这几门火炮上,如今利器被毁,实是让他们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倭人,你们虽然狡猾,但老子也不笨啊!想用这种方法让老子见佛祖,你们还真是太天真了!”

    在赵海若的帮助下,楼顶四十二名女子都被一一解救下来。在替她们一一松开绑缚的双手后,所有的女子都是软倒在地。她们的体质本就纤弱,吊挂在楼顶之上,吃了这么长时间的风吹,早就一个个手足无力,再也动弹不得了。

    黄羽翔正得意间,却见被救下的一名女子突然长窜而出,猛然向高楼中冲去。他不禁一怔,道:“她在搞什么鬼!”看她的身形如此矫捷,显然修习过武功。而且……对了,她的脸孔长得与汉人有些不同,开始她的嘴巴被布条封住,是以没有看出来!

    一怔之间,那个女子突然浑身都爆燃起来,瞬间便成了一个火人,凄惨的叫声中,向楼中深处窜去。

    “糟了!”黄羽翔猛然大叫道,“大家快往后退,这里要爆炸了!”倭人还真是厉害,竟然让他们的一个同伴夹在这些妇女中,浑身再抹以油脂等易燃物,万一事败,还可以用人的身体来引爆这些炸药。

    人影闪过,单钰莹也纵到了众人的跟前。她的动作飞快,运气也好,没花多少时间便找到了七门火炮的所在,在以“红日照天下”*毁了六门火炮之后,索性将最后一门火炮引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大响,让这些倭人空欢喜一场。

    “莹儿,快帮忙送她们离开这里!”黄羽翔猛然打出两道掌风,柔和的力道立时将十余个女子打得直往远处飘飞而去。火药随时随刻都会爆炸,每一刻都是危险万分!

    单钰莹一怔之下立时反应过来,同赵海若一般,三人六掌猛挥,将身边的女子一一推飞到远处。

    “哈哈哈,你们跑不了了!”佐佐木狂肆地大笑起来。那个倭人女子原是个忍者,乃是他十分中意的发泄工具。他逼那女子服毒,又以她远在扶桑的亲人相威胁,逼她冒充被擒的妇女,混在这些女子。以备引线不能凑效的时候,便以她自己的身体引燃火药。

    海上的天气变化莫测,若是引线被雨淋湿,便没有办法引爆。佐佐木原先倒没有想到赵海若竟能将引药全部拆除,只是他素来行事小心,竟然误打误撞,还是凑功成效了!

    “轰”,脚下微微发颤,惊天动地的巨响轰然传来。纵横的气流仿佛带着无穷的大力狂卷而至,所过之处,离得最近的几间茅屋已被连根拔起,卷飞到了空中。

    “走!”黄羽翔大吼一声,再吐双掌,拍在单、赵两女的背上,“抱朴长生功”全力激发,护在自己的背上,任凭巨大的气流将自己抛飞起来。

    “嘭!”三间高楼在一瞬间全部爆裂开来,无数的碎木全部飞舞到了空中,爆炸的威力竟是让小岛都开始发颤起来。站在远处的倭人都是脚下一阵发颤,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这些倭人对黄羽翔十分地忌惮,几乎将库存中所有的炸药都埋在了高楼中,唯恐少一些便不能将他炸死!只是这些炸药的威力当真巨大无比,强烈的气流卷动中,如同海上的狂风一般,将高楼附近十余间屋子摧枯拉朽般毁去,滚滚热浪之后,原本的高楼以及近处的屋子已是半点踪迹也是找不到了,空出了老大一块空地。

    空中飘飞的木块落到四周的茅屋上,顿时将整个村舍都是点燃起来,熊熊燃烧成了一片。倭人都是大惊失色,他们的粮食可全贮在这片村落中,若是将这些粮食烧烬,他们顶多撑个两三天便要全部饿死了!

    黄羽翔仿佛被火炮激射出一般,在气流的卷动中,猛然撞破了十余间屋子,这才重重地跌落下来。饶是他的“抱朴长生功”王道无比,但在这十余记撞击之后,仍是止不住地一阵头晕眼花,虽然站立了起来,但仍是东倒西歪,差点儿又要摔倒在地。

    他甩了甩头,真气微微流转,这才将神智清醒过来,“莹儿!海若!”他猛然大叫一声,忙从已然燃烧的屋子中急窜而起,向村舍的中央跃去。才两个起落,便见单钰莹与赵海若与一干女子都站在了一起,虽然大多数的女子都是足脚之上鲜血淋漓,被爆炸的威力波及到,但单、赵两女却是安然无恙。

    黄羽翔大松了一口气,道:“快,到关押其他妇人的地方去,现在这里起了大火,倭人正忙着,无暇顾及她们,我们快点将她们转移到山洞之中!”

    单钰莹与赵海若见他虽然灰头土脸的,但好歹没有伤着,都是松了口气,带着这一帮女子,向关押其他妇女的地方行去。虽然这四十来个女子都是手足无力,但也知道此时性命交关,都是咬着牙齿硬撑着。

    他们一路向目的地走去,沿路杀了几十个倭人之后,终是缓慢无比地行到了那四间大屋处。

    黄羽翔与单钰莹纷纷扑出,向守卫在门外的倭人袭去,无情有效地杀戮起来。那些倭人原本见大火燃起,都是心中大是惊慌,斗志大减,死了十几人后,终是一轰而散!

    “嗵”地一声,黄羽翔破门而入,大叫道:“大家都听着,我们是来救你们的!这里已经大火环绕,不等再待了,都随我们躲到山洞去!快!”

    那些妇女虽然听到外面嘈杂不安,但久受淫辱的神经早就麻木不堪,反应都是缓慢无比。听了黄羽翔的话后,却是过了半晌才算反应过来,都是嗡嗡地叫了起来,有些兴奋,有些则是更加地不安。

    黄羽翔退出屋子时,单、赵两女也各对其他几间屋子中的妇女略述眼前的事情。莺莺燕燕之中,这些女子终是鱼贯而出,在黄羽翔的带领下,向山洞的方向行去。

    好在这几间屋子离山洞不过七八丈的距离,虽然这些妇人大多裹着小脚,走路起来都是缓慢无比,但在互相扶持之下,终是行到了山洞跟前。原先守卫山洞的倭人早就不见其踪,许是灭火去了。

    黄羽翔一掌拍开木栏,将山洞里面的男丁唤了出来,让他们搀扶着这些女子往洞中走去。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此时性命交关,这些女子又久受凌辱,却也不再拘泥礼法,任凭素不相识的男子将自己半扶半抱着走进山洞。

    有了这些男人的帮忙,整个队伍的进程明显快了好多。虽然有些倭人杀奔而来,但遇上黄羽翔等人,自然连刀剑都没有挥出便已经横尸倒地。倭人的高手大多在指挥灭火,无法顾及到这边,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让黄羽翔他们如此轻松地将所有的妇女都转移到了洞中。

    风云突变,岛上突然刮起了大风来,所谓风长火势,在海风的吹卷下,村舍间的大火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虽然倭人人数极众,但岛上能够取用的水却是有限,在火舌缭绕之下,只有越来越多的房屋毁在了大火之下。

    倭人渐渐退开,不再白耗力气,好多人都是跪在地上嚎哭起来。但有些人仍不死心,向大火狂卷的屋子中跑去,试图抢救些粮食出来,但在火舌狂拘,却都被一一吞噬,死了几十人之后,终是无人再敢进到屋中。

    “哐啷”一声巨响,天空突然变得一片漆黑,狂暴的大雨直泻而下,将整个小岛都笼罩起来。

    大火在暴雨的侵袭下,终于慢慢熄灭!但整个村落在大火的肆虐中,已然没有半间可以居住的屋子!粮食早就在烈火下变成了焦粒,又受大雨冲洗,便是原本有些能吃的,此刻也化成了一团浆糊,和进了泥土之中。

    天地震怒之下,所有的倭人都是躲在了树林之下。时近入冬,被雨淋湿之后,又被狂风一吹,顿时将人冻得快要成为冰棍了!倭人横行中原沿海,在这里烧杀抢掳,无恶不作,如今终是受到了天谴!

    狂暴的风雨似是永无止歇的意思,从午后一直持到了第二天的清早。而黄羽翔他们虽然也饿了这么长的时间,但终是身处暖和的洞中,没有雨淋风吹之厄。

    到得云破天开,艳阳重现,黄羽翔走出洞中,却见焦黑的村舍已被雨水冲刷干净,林子之中,横七竖八地躺满着倭人。凭着铺开的神识,已然知道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倭人身体僵硬,身体饥饿之中,在暴雨的狂打严寒中丢了性命。

    没有一丝的怜悯,若不是他们自己作恶多端,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若不是他们枉想将自己炸死,也不会被狂风雨狂打,毫无遮蔽之处!

    老天爷总算开了一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