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六章困兽犹斗
    “臭小子,你看那是什么?”第二天的时候,体息好的赵海若又生龙活虎起来,正忙着捕捉海鸟,还说要每种鸟都要带一对回听风阁,让黄羽翔为这些即将遭受不幸的海鸟暗自摇头。她纵高起落,在小岛上起伏不定,丝毫不理黄、单两人在底下的喁喁细语。

    丝毫没有查觉到自己的话语已经打断了一对男女正处于难分难解的亲热状态,黄羽翔没好气地抬头道:“又怎了?我都跟你说过了,想让我帮你抓鸟,没门!”

    单钰莹瘫在他的怀中,杏眼如水,如同一只慵懒的小猫,向赵海若低笑道:“你又抓到什么漂亮的海鸟了?”

    “你们一天到晚亲热得还不够吗?”赵海若轻哼一声,突然拍手道,“你们看那边,好像那些倭人有话同我们说!”纤细白嫩的玉手指着*的方向。

    “噢?”黄羽翔双手撑石,将自己支撑了起来,也向*望去。只是他与单钰莹躲在林中,四周全是棕榈,宽大的叶子遮挡之下,他只能看到满眼绿盈盈的树丛。

    “到这里来!”赵海若拉着黄羽翔翻身飞到了树梢之上,又道,“这下子看清楚了吧!”

    果然,小丫头虽然爱捉弄人,但说谎的毛病却是没有染上。黄羽翔极目远眺,只见*的几株高耸的树木上,系着一块又宽又长的布帛,隐隐能够看到写着几个字。

    虽然那几个字写得极大,但因为距离隔得太远,以黄羽翔的目力兀自看不清楚。他微微运起内力,将真气贯注于双眼之上,模糊的字迹立时变得清晰起来。

    “我、们、要……谈判,岛上的东西都归你们,放我们走!”黄羽翔总算将这几个字认了出来,骂道,“娘的,鸟倭寇写得几个字真像*,比老子还要差得多!”

    “谈判?岛上的东西?呀,臭小子,我们可以有那么多的房子,这些海鸟,还有小灰小白小熊都能住进去了!”赵海若满脸兴奋之下,俨然一个贪心无比的土财主。

    “哼,这些东西本就是他们抢来的,他们凭什么拿这个来换命!钱财可以归还,但死去人的性命谁来偿还!受到的屈辱如何能够洗清!民族的尊严如何能够挽回!”黄羽翔重重地挥了下手,道,“要谈判可以,先让他们把脑袋洗干净!”

    “臭小子,你冲我那么凶干嘛,又不是我抢的!我也只是偶尔问人讨些东西,才一两次而已,大不了还他们就是了!”赵海若吐了吐舌头。

    “小贼,怎么了,倭人到底想要怎样?”单钰莹在底下问道,被黄羽翔“欺负”了一早上,已是让她浑身都是软绵绵的,恨不得再挤进他的怀中,享受他有力的拥抱一般。

    黄羽翔跳落下来,道:“那些倭人竟然枉想用岛上被囚之人作为交换,来换取他们的狗命!嘿,又岂能让他们如愿!”

    单钰莹眉头微皱,道:“那怎么办,若是不理他们的话,他们说不定就要拿那些被囚之人出气!我虽不杀伯仁,但伯仁却因我而死,我们又岂能安心!”

    “所以说,我们要给他们一些厉害瞧瞧!”黄羽翔缓缓道,“大前提是肯定的:绝不能放倭人逃生!在保证绝大多数人的生命下,我们也只能让一小部分人牺牲了!若是他们想要对岛上汉人不利的话,我们便尽量营救他们!若是被他们杀了一个,我们便杀他们十个,杀得他们都腿软不可!”

    单钰莹点点头,道:“就怕倭人狗急跳墙,要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拉着岛上的汉人一起陪葬!若是将他们逼急了,没等心妹妹他们赶回来便大肆杀戮汉人,我们三人纵能杀了他们几百人,也是无济于事啊!”

    黄羽翔微微思索一下,道:“那我们就只给他们施压,在心儿他们没有赶回之前,尽量不杀倭人。既让他们觉得我们有些顾虑这些汉人,而砝码却还不够,还要加些条件。至于是什么东西,就让他们自行伤脑筋吧!”

    “现在他们不过是用汉人来换他们性命,手段还算温和,若是改明儿他们说,不放他们走的话,他们就每天杀几个汉人,直到我们让步或是岛上的汉人全部死光,那又怎么办呢?”单钰莹缓声道。

    黄羽翔大皱眉头,道:“这就是我当初最顾虑的事情,所以我才要让倭人觉得我们对岛上的汉人根本不重视!只是倭人手中除了三门大炮、几十把火铳之外,就只有这些人质了!他们再笨,也总会想到要用的!唉,可若是我们表现得对这些汉人不重视的话,岛上的食物有限,多了这五百来人,消耗的速度也要快好多,倭人被困在岛上,肯定会想没了这五百人,至少食物可以让他们多吃上几天!”

    “那我们该怎么做?”遇上这等棘手的问题,单钰莹自然懒得用脑,将他们都推给了黄羽翔。

    “先走一步算一步吧,若真得不行的话,便发动岛上的汉人,同他们拼了!有我们护在他们身边,应该不会出大问题。只是倭人的三门大火炮和那些火铳要先毁掉,不然的话,死伤就要大了!心儿他们估计三四天之后就能回来,我们只要守住这几天便没事了!”黄羽翔虽然这么说着,但语气中的顾虑却是颇多,毕竟死守的话,食物、淡水都是个大问题。

    赵海若越听越是没劲,甩甩头,道:“你们两个继续亲热吧,我还是去抓海鸟了!”

    黄羽翔勾起单钰莹的一绺秀发,放在鼻间轻轻嗅了一下,道:“我们再上一次*,我去看一下那个山洞究竟有多大,能不能容得下五百个人,你则去关押妇人的地方,看看那里的守卫如何?两地相隔不是很远,若是倭人要对他们不利的话,我们便将这些妇女先安置到洞中,再死守洞口。你看完之后,便直接回来好了,用不等我!”

    “嗯”,单钰莹温温顺顺地点点头。其实这妮子与黄羽翔单独在一起的话,还是比较温柔的,但有其他女子在场的时候,就像个要悍卫自己老巢的母狼,当真是凶狠得可怕!

    两人系好木板,又向*进发。艳阳高照之下,两人的身影仿佛一道轻烟,便是岛上有人侦察,恐怕也极难发现他们的行踪。到了岛上之后,两人便分别行动,各自向自己的目标掩去。

    村落之后,便是一座才七八丈高的小山,底下有个两人高的山洞,阳光只射进了洞内三尺左右,黑黝黝地什么都看不清。洞口前面的两丈处,却是有道木头制成的围栏,约有一丈来高,顶端削得尖尖的,显然是怕洞中之人逃跑。正前方的围栏处有道活门,外面站着两个倭人,都是靠在围栏上,不安地打量着周围,可能是被黄羽翔吓怕了,生怕他什么时候又跑出来大肆一通厮杀!

    黄羽翔展开神识,将周围微微一搜索,知道这里就只有这两个倭人看守,身形微微一纵,已是落到了围栏之中,足尖再一折,已是进到了洞中。

    一股极其恶心的臭味冲鼻而入,直让他不得不将手掩到了鼻上,随着他的走动,洞中渐渐开阔,才走出三丈左右,眼前豁然而开,一个足能容奈千余人的大洞立时展现在了眼前。

    洞中约有百多个的男子,或站或坐在地上,老老少少的都有。年纪最大的已有六十左右,最小的才不过十五六岁,唯一的相似之处就是两眼空洞无神,身上衣衫褴褛,比乞丐还要落泊得多。

    洞中点着几枝火把,将每个人的脸色都昏暗地映了出来。他们都道黄羽翔是倭寇的人,又要催他们起来赶工,都是麻木地全部站了起来,脸上根本没有丝毫表情。

    “都坐下!”声音不大,却是用上了任雨情的“大悲明王咒”,黄羽翔忙将他们喝阻下来,若是让他们走了出去,岂不是立即便要让倭人知道。

    众人都是依言坐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仍是没有半分变化。

    “我是朝廷的人,奉命前来解救你们!你们暂且在这里待上两天,等大部队一到,便将这些倭人全部消灭!”在这些渔民的心中,大侠之类的词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只能以朝廷的名义来安抚他们。

    果然,有些人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意动之色,但还有些人则仍然目无表情。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站了起来,道:“这位官爷,朝廷当真会派军队来解救我们吗?”四五年来,每天无休止的苦力生涯已是让他们绝望,早就断了等人解救的希望,若不是尚有好些个少年要人照顾,他们早就不堪重负而自杀了。

    “当然!”黄羽翔朗声说道,“朝廷特地委派平靖公主殿下率领舰队,赶赴海上荡平倭寇!我和几个同伴乃是先锋,受命搜索这片海域,寻找倭寇的踪迹!我已经传信给公主殿下,快则两天,迟则四天,公主殿下必然会亲自赶来!”

    现在只能尽量给予他们生之希望,若是过几天真得要与倭人死斗的话,也只有靠他们的奋力求生,黄羽翔三人终是护不了所有人的安全。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突然站了起来,高声道:“这位官爷,平靖公主会不会不顾我们的性命,就直接把这座岛给轰沉了?昨天我们还听到轰轰轰的爆炸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言一出,立时激起了其他人的共鸣,纷纷都顾虑起来。朝廷公主自然不会将他们这些人的性命放在眼里,岂会为了他们而舍易求难,费尽千辛万苦之力来解决他们。

    黄羽翔凝目向那中年人看去,不同于其他人的皮包骨头,他却是满脸油光,虽然不胖,但怎都不像吃不饱,每天没死没活做苦力之人。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道:“平靖公主待人和善,体恤下属,岂会做这等事情!各位请放心,大家都是大明的子民,大明朝绝对不会放弃你们!”

    若是林绮思没有认识他之前,以她的心狠手辣,必然会采取最简单有效的做法,将这座小岛整个儿炸沉,绝不会拖泥带水、多此一举地考虑救人之事。

    众人都嗡嗡嗡地小声说了开来,也不知道会有几人相信黄羽翔的话。

    黄羽翔轻叹一下,又道:“昨天的爆炸声乃是我和几个同伴将倭人的战舰给炸沉了!此刻倭人已成瓮中之鳖,只能待在岛上等死而已。但困兽犹斗,他们情急之下,必然会拿各位开刀!所以,我要请大家与我一同奋斗,将倭人抵抗住,拖到平靖公主的到来!”

    底下一子下炸开了锅!他们都是渔民,自然知道倭人的战舰有多厉害,想不到竟被黄羽翔他们给炸沉了!他们这几年不知道吃了倭人多少的苦头,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乍听之下,都是大现兴奋之色。

    “官爷,你是在骗我们吧!”那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又道,“倭寇有那么多人,你们又有多少人,竟然能将他们的战舰都给炸沉了!”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其实倭人在海上已经与我们交战过一次,折了三艘战舰!人多吗,呵呵,有时候也未必有用!”说到有用两字时,猛然手起掌落,在旁边的岩石轻轻一挥,坚硬的石块立时被他生生地削落一片。

    众人哪知道世上还有如此高明的武功,一个个都围了过来,有个人将石块拾了起来,仔细看了一阵后,在满脸的惊愕之声中,又传到了旁边之人的手中。

    一下子,在众人的眼中,黄羽翔的地位顿时升高了很多。毕竟口说无凭,众人也很难相信倭人几称无敌的战舰竟会毁在黄羽翔几人的手中,如今见他如此神通,这才有几分相信,看向他的目光中,都是带着几分敬仰害怕的神色。

    黄羽翔右掌再拍,将剩下的大块岩石硬生生地用真气完全挤碎,道:“岛上还关着四百来个妇人,若是情势紧急的话,便要让她们都躲进来!我们是男人,当要负起男人的责任,拿起刀剑,誓死保卫我们的家园,保护我们的姐妹不再受辱!虽然大家都不是战士,但该流血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挺起胸膛,像个男人一般慷慨地去拼搏!大明朝定然会以我们为荣!千秋万代之后,后世子孙也还会记得我们流过得每一滴鲜血!”

    沉静了四五年的血液再度滚热起来,每个人的心中都是充满着豪气,虽然心中仍然害怕倭人的刀剑,但纵使如此,也会勇敢地面对死亡!

    “等等!”那名中年人又道,“官爷,我们又没有像你这般的神通,如何能够与倭人拼斗,这不是自寻死路!大家都不要相信他,他只会让我们白白送死!嘿嘿,平靖公主?公主殿下会到这种地方来吗?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听倭寇的安排,虽然日子苦了些,但至少还能活得了性命!”

    众人都是一愣,不由地犹豫起来。

    黄羽翔向那人瞥了一眼,目光闪动着凌厉的神色,看得那人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他道:“倭人要对大家开刀,只是迟早的时候,若是大家想要坐以待毙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但眼前就有一条生路,只需要大家奋力抵抗两三天而已!你们这样活着还像个人吗,还算个人吗?每天没日没夜的苦干,纵使你们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这些孩子着想!他们还年轻,难道要他们一辈子做着下贱的奴隶,任人欺凌吗?你们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女儿被人淫辱,自己却像狗一般地求生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也不值得我救了!”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若是他们还不肯坚定求生反抗的信念——该放弃的还是要放弃!

    每个人脸上都现出了惭愧之色,纷纷向洞中十几个十来岁的少年看去,眼中的神色越来越是坚定,都是神情坚毅地看着黄羽翔,道:“我们跟倭狗拼了,官爷,一切听你的安排!”

    那老是出口泼冷水的中年人又想说话了,但话到嘴边,却觉胸口好似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硬是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他心中大急,但一张脸憋得通红,但仍是张口难言。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蕴含着无比的威严之气,让人不由自主地臣服在他的威严下。

    “我叫李三业……”猛然发现自己能够说话了,那中年人又想劝阻众人,却是胸口再度发闷起来,又不能说话了。

    “今日之事,绝不能让倭人知道!我会为大家找些兵……火铳来,再准备一些食物,定能撑过这几天的!”他们这些人只有些蛮力而已,外加长期的劳力、极差的火食,身体已是十分的虚弱,哪能同倭人相抗,只能让他们用火铳了!黄羽翔看了看众人,又问道,“你们这里谁是头领?”

    众人都指着第一个说话的六旬老者,道:“他原是我们的村长,我们都听他的!”

    那老人走前两步,道:“老汉叫刘金根,官爷还有什么吩咐吗?”他虽然年已六十,但筋骨甚是壮健,虽然身体已折磨得无比瘦弱,但高大的骨架仍在,给人一种强而有力的感觉。

    黄羽翔脸带微笑,走到他的身边,低低地说了两句。刘金根立时脸现惊容,刚想说话,却被黄羽翔硬生生地止住。黄羽翔向众人扫了一眼,道:“这两天请大家耐心等待,若是倭人要对大家不利的话,我定然会赶来的!我不在的时候,大家都要听刘大叔的吩咐!”

    众人互相看看,都是点了点头。

    黄羽翔点点头,道:“好了,你们好生休息,把精神气力都养足了,为了我们的姐妹,为了我们的这些孩子,为了我们曾经受到的屈辱,我们都要将倭寇好好地教训一顿!”

    在众人的目送中,黄羽翔同来时一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心中已然盘算好,立刻赶回了自己所待的小岛。等到他踏上沙滩时,单钰莹却是已经等在那了,连赵海若也陪在了她的身边。

    黄羽翔见到两女,心中顿时一阵轻松,道:“小丫头,你怎得不抓鸟了?”

    赵海若将小嘴轻嘟,道:“你们去那里玩也不带上我,哼,真是坏透了!臭小子,你不在这里,我很没劲!”

    单钰莹嘻嘻一笑,道:“刚才你还不是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赵海若将纤手连摆,道:“那是不一样的!我虽然在玩,但有时候还是会看看这个臭小子,可是他不在的时候,我总得像是少了些什么似的,玩也玩得没劲!”

    “唉!”单钰莹轻叹一下,在黄羽翔的背上拍拍,轻声道,“小贼,你若是敢负了海若的话,我定然不会放过你的!”

    黄羽翔心中感动,道:“若是我对不起海若的话,连我都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转过话题,向单钰莹问道,“你那边怎么样,倭人的看守严密吗?”

    单钰莹点点头,道:“四间屋子共有百来个倭人看守,想要将她们救出来,而不惊动倭人是不可能的!”

    黄羽翔想了想,道:“那些渔民只有两个倭人看守,而妇女则有那么多人!看来倭人定然以己度人,认为只要妇女才是有价值的东西,可以用来和我们谈判的筹码!”将手抱在胸前,黄羽翔踱起步来,道,“关押渔民的地方甚大,足以容下千人,只是那地方却是污秽了些!不过事关生死,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们要赶在绮思他们到来之前,先将所有人转移到山洞之中,然后再让大队人马杀上了,解了后顾之忧!”

    单钰莹轻笑一下,道:“那些倭人总算猜对了一件事,知道我们的大浪子好色如命,对女子天性温柔,绝不会让她们伤了半根寒毛!”

    “讨打!”黄羽翔轻骂一句,道,“不过,也不能太快与倭人直面相抗,他们都只是寻常渔民,非是倭人的对手!撑个一天半夜还行,时间再长,恐怕就要支撑不住了!”

    单钰莹假意怒道:“小贼,你想要造反吗?想打我,除非你休了我,不然的话,休想!”

    赵海若嘻嘻大笑,道:“你们两个倒蛮有意思!单姐姐,心姐姐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每天都看着这些树木大海,真是没有意思透了!”

    “你刚才还不是玩得很来劲吗?”黄羽翔知道这个妮子对什么事情都是初时好奇,玩过就丢,“倭人的三门大炮是对我们的最大威胁,定要将它们毁去。至于那些火铳,则想办法夺过来,分给那些渔民使用!”

    单钰莹点点头,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再过去?”

    黄羽翔抚了抚肚子,笑道:“自然是吃完饭之后了!”

    赵海若猛然拍手道:“臭小子又要烧烤了,哈哈,真是好极了!羽郎,以后你每天都烤东西给我吃好不好?”小妮子学着于雅婷的口吻,将丰盈的娇躯贴在黄羽翔的背上,在他的耳边腻声说道。

    这妮子使媚起来确实有几分天份,而且丰满的身体当真是肉感十足,让黄羽翔每一寸肌肉都感受到了强大的诱惑。

    “好!”迷迷糊糊间,黄羽翔已是不由自地主地答应下来,突然道,“小丫头,那里学来的这么一招,若是再使上几次,岂不是要让我将一条小命都给你了!”

    单钰莹格格一笑,道:“海若每天眼闻目濡的还少吗?你啊,连这么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都被你教坏了!”

    赵海若连忙将双手连摆,将酥胸一挺,道:“单姐姐,我已经不小了,心姐姐都说她的身材没有我好呢!”这一点黄羽翔是深有体会,昨日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又败了一回!”单钰莹心中暗叹一声,几女之中,她的身材只比南宫楚楚稍胜一筹!张梦心既然自承身材不及赵海若,她自然也更是远远不及了。

    黄羽翔哪知道这些女子的心思,笑嘻嘻地拉着两女生火烤起了昨日的鲨鱼和一只海鸟来。他以前在江湖中流荡了很久,一手烧烤的功夫倒是堪称一绝,吃得两女齐齐赞叹,都说要将以后的厨事交给他,让黄羽翔不由地暗生几分后悔。

    只是到了午后,倭人竖起的布帛却是换了,改成了另外几行字:

    “若是不肯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便每隔一个时辰,杀死十名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