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五章如猫戏鼠
    “哼,看你那副不舍得的样子,还不如随她们一块去呢?”单钰莹见黄羽翔傻傻地看着已然远去无踪的傲天号,向他撇撇樱唇,脸上满是笑意。

    黄羽翔扭过头来,对她轻笑一下,道:“我是在想,你义妹什么时候才会打开心结!我虽然交代过绮思不要为难她,但我看她望向绮思目光中的神色,简直就是想要将人生生杀死,如此大的仇恨,却要怎么才能消除!”

    “或许有一天,她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心灵中有寄托,就可以忘了所有的不快经历!”单钰莹倚靠进黄羽翔的怀中,将杏眼半眯。

    “这些不快之事只会永远深藏内心,并不会因为时光的消磨而变得有所消淡!你这个大小姐生来锦衣玉食,又遇到一个好师傅,学成了这一身武功,哪有人能够跟你斗!”黄羽翔展臂搂着她。

    “说得那么酸干嘛,又不是我让巧巧受到这些苦的!”单钰莹轻轻一笑,眼眺大海,声音转柔,道,“真是安静,天空是蔚蓝的,大海又是如此广阔,翠绿的草地!啊,小贼,只有我和你,在这片天地之中,享受着每一分光阴!除了——”

    “嗵!”一声巨响传来,赵海若湿淋淋的娇躯突然从海中窜了出来,将一条几有两人长的大鱼猛地扔到了两人面前。

    “除了还有海若!”黄羽翔笑着补充道,“你若是将她忘了,倒霉的肯定是你自己!”低头向那条大鱼看去,却见那条鱼嘴巴奇长,几乎延伸了几有五分之一个鱼身,上半部份作纯黑色,底部是白色,浑身上下却是没有半片鱼鳞。

    “这是什么鱼,怎得这般怪异?”单钰莹蹲了下来,伸手在大鱼的头上轻拍一下。

    “呀!”她正待收手之际,那大鱼突然大嘴翻张,猛然向她的手腕咬去。白森森的牙齿足足有五六层厚,尖锐得似是比倭人的刀剑还要来得锋利!

    以单钰莹的神识反应,世上已无一人能够对她偷袭成功!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右手已然缩了回来,厚实的真气齐聚双掌,暗暗伏下七八个变化,随时随刻都能反攻而回。

    猛然发现自己的敌人却是这头大鱼,单钰莹不禁一怔,浑没想到海中之鱼竟然如此凶悍,猝起之下,竟是被它吓了一跳。她向黄、赵两人看看,自己倒先是笑了出来,道:“臭鱼、烂鱼,居然敢吓我!”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我刚才在海上踏浪玩,这家伙居然想来咬我,结果被我揍了一顿!不过这家伙还真是够大的,单姐姐,你怎么不看啊,我是特意弄回来给你们看的!”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莹儿,难得看到你竟然也会被吓了一跳,真是异数!”嘴里说着,也伸手向大鱼的头上伸去,道,“这个大家伙还真是立了一个功啊!”

    那大鱼极是凶悍,见又有人伸手过来,大大的嘴巴已是张了开来,奇快无比地向黄羽翔的手腕咬去。

    “卡卡”,大鱼已是将黄羽翔的右腕咬住,发出了骨头断裂的声音。黄羽翔单手一震,已是将大鱼从手上甩开,右手自然安然无恙。他见过大鱼的反应,自然早有准备,真气贯注手腕之下,实是比精钢还要来得坚硬,将大鱼的数排牙齿齐齐弹飞。

    若是有个当地的渔民在场,必然认得出这条乃是鲨鱼,仗着牙齿尖锐,力道奇大,纵横海上,全无天敌!只是这条海中霸王却是不幸地遇到了比它远要来得难缠的赵海若,终是虎落平阳,在黄羽翔三人的手下,与平常的大鱼实是没有半分差别,只是稍微来得有些凶狠罢了。

    那鲨鱼吃痛,立时甩动身子在沙滩上挣扎起来,尾鳍拍打之中,立时激起了无数的沙粒。

    “好端端你欺负它干嘛?”单钰莹秀手轻挥,一道沉厚的掌力劈入鲨鱼的头部,立时将它击毙,“不过,晚上倒可以尝尝这鱼的味道!”

    黄羽翔摇摇头,道:“莹儿,现在的倭寇就像离了水的凶鱼,表现上固然没有反抗之力,但若是将他们放回大海的话,所有的黎民百姓就又要遭受屠戮了!临敌对阵,定然不能有妇人之仁!”

    单钰莹微微一呆,道:“哼哼,你神气什么!若是等会见到一个倭人美女,恐怕你怎都下不了狠手吧!”

    黄羽翔不悦地皱皱眉,道:“若是她们也如巧巧般在受苦,我自然不会对她们下手!但若是武士忍者之流,我下手肯定不会有丝毫犹豫!”

    单钰莹将头一扭,道:“说是这么说,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你会不会又改了主意!”伸手提起鲨鱼,往岛中间的一个小溪走去。

    赵海若笑嘻嘻地走了过来,道:“你怎得又惹单姐姐生气了?”

    黄羽翔没好意气地看了她一眼,道:“还不都是因为你吗?”

    “是我吗?”赵海若立时红晕浮脸,低头道,“我、我真得没有你说得那么好了!”

    见她装疯卖傻,黄羽翔自然不会答理,但眼光顺着她的头颈微微偏下,不由地却是喉结一动,猛然吞落了一口口水。原来赵海若的衣服全被海水浸湿,完全贴在了她丰盈的娇躯。此际虽将入冬,但以赵海若这等内力深厚之人,季节的影响已是不大,女孩子爱美,仍然拣了轻薄能体现出身体曲线的衣服穿,此时被海水一浸泡,立时将凹凸分明的身形全部勾勒出来。

    赵海若兀自不觉,抬头向他笑笑,道:“臭小子,我们什么时候再去那里玩玩?”她指得那里自然是*了。

    “到时候自然要去,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欲望已经复苏,黄羽翔的双眼闪动着显而易见的*之火,道,“海若,过来!”

    碍于众女的压力,这小丫头固然不能在她十八岁之前将她吃了,但逞逞手脚之欲还是可以的!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磁性,对张梦心这等感性之人的诱惑极大,但遇上赵海若这个顽皮好动、尚没有完全认识到男女之间天性吸引的少女,却是见效甚微。小妮子突然对地上的一块贝壳感了兴趣,正蹲在地上玩得不亦乐乎。

    黄羽翔略感失望,走到她的身后,半跪了下来,将她的娇躯完全搂进了自己的怀抱之中。

    “哎呀!我还要玩呢,你干什么?”将肉感极强的娇躯剧烈扭动起来,毫无轻重地挑战着黄羽翔的自制力。

    黄羽翔强吸一口气,暂且压下了心中的蠢蠢欲动,道:“我和你玩啊!难道我还比不上这块石头吗?”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这是贝壳,可不是什么石头!想要找你玩得话,什么时候都可以,但这里的贝壳又不是每天都能看到!”她微微一叹,又道,“既然你这么想玩的话,那我就陪你玩好了!”

    将贝壳一扔,灵巧的身体如同蛇一般在他的怀中翻了个身,变成了正面对着他,赵海若用双手勾着黄羽翔的脖子,道:“我们来玩洞房!”

    “洞房?”天知道这个妮子究竟偷看了多少回他与几个娇妻的亲热密爱,黄羽翔一愣之际,已是被赵海若压倒在了地上,“喂喂喂,小丫头,我答应过你心姐姐,在你十八岁以前我可绝对不会碰你的!”

    赵海若骑坐在他的身上,道:“那就让我动你好了,我现在就要了你!”

    “不行!你自己倒是说说看,无论是心儿、莹儿、真真、绮思或是楚楚,有哪个会相信不是我动了你!”黄羽翔将她的双手握住,不让她继续挑逗自己。但她一身动人的曲线,便已经是最强的诱惑,让他的欲望越燃越炽!

    “那就当我强奸你好了!”真是一句话吓醒梦中人,黄羽翔愣是被她吓住了,连双手也不由地松开了,任她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解开,露出了精赤的上身。

    赵海若天使般的脸上闪动着恶魔似的笑容,轻轻拍了下黄羽翔的脸庞,道:“哼哼,你就认命吧!你反抗啊,你拼命反抗啊!格格!”

    若是被她“强暴”的话,虽然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面子上怎么都有些过不去,但过了这次,木已成舟,黄大浪子既然“失身”于赵海若小丫头,她必然要负起责任来,张梦心等人也不好见怪于他,以后岂不是都遂自己了!

    黄羽翔装出反抗的样子,却是任赵海若将下身的衣物也除去了。在他的目瞪口呆中,赵海若将身上的衣物也脱得干干净净,用力扔到了一边,嘴里还道:“哎呀,这下子舒服多了,湿衣服穿在身上真是难受!”

    小丫头的身材绝不会输给任何一个自己认识的女子!丰盈的*傲立在海风之中,雪白的肌肤闪动着玉瓷般的光泽,纤细的腰身却是显示着惊人弹性,以黄羽翔的眼光,自然知道拥有这种腰身的女子在床上的反应会有多强烈!

    小丫头已经不再是小丫头了,如此丰盈成熟的身体,已是完合可以采摘,绝对经得过挞伐了!

    赵海若心中坦坦荡荡地,虽然与黄羽翔赤身相对,但脸上却是半分红晕也没有,似是觉得黄羽翔是她最最亲近的人,在他的面前,没有一点尴尬和不安。

    黄羽翔的心突然平静下来,小妮子的身体虽然已经长好,但一颗心却仍同赤子一般,虽然已经懂得情爱,但还是有些懵懵懂懂。看着她天使般美丽的笑容,心中的欲望渐渐淡却。

    将她采摘的日子还是早了些,若是哪天她的肌肤会泛出绯红,她的呼吸会变得粗重,她的眼睛会变得朦胧,那才是她真正长成的时候。

    赵海若将手撑在他的胸膛上,突然轻笑一下,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黄羽翔一怔,道:“什么怎么做?”

    赵海若笑道:“以前我到苏州去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坏蛋在欺负一个女孩子,将她的衣服脱了,又脱了自己的,嚷着要强奸那个女的。结果被我一脚踢得不知飞到哪去了!他们那时候就这样,我怎么知道接下去该做什么!哎,早知道应该看他做完才踢飞他的!”

    这个女子的神经绝对是异类中的异类!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回去之后,你问问心儿该怎么做!若是她不肯教你的话,你便哭死给她看!”

    赵海若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俯身躺在黄羽翔的身上,轻声道:“我好困,要睡一会!”

    从凌晨起,他们便在不断地经历战斗,中午的时候又忙着重装船桅,直到太阳快要西沉的时候才算将张梦心一行送走。这丫头好玩,又觉得在海上踏浪颇是好玩,已是玩了几有一个时辰,任她精力充沛,体力过人,还是止不住的满脸疲倦之色。

    她说睡便睡,转眼间的功夫,便已经沉沉睡去。

    黄羽翔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平在沙滩上,盘膝坐在她的身边,看着一身雪白如玉的肌肤,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柔情。

    “黄、羽、翔,你究竟在做什么!”仿佛跟他的名字有仇,这一声黄羽翔可真是叫得令人毛骨悚然,黄羽翔扭过头来,看着一脸怒气、气势汹汹的单钰莹,干笑着道:“莹儿,你听我说,事情并不是如你所看到的那样!有时候人的眼睛会欺骗自己,就像现在这样!哎哟!”

    单钰莹捏在黄羽翔的腰间,恨声道:“明明告诉过你,要等海若长大后你才能……你身边又不是没有我们几个,你干嘛非要把主意打在她的身上不可!”

    黄羽翔忙伸手将她的右手握住,陪笑道:“若是我说是海若想要强*,你相信吗?”

    “你说我该相信吗?”单钰莹反问道,将捏在他腰间的右手又加了几分力气。

    “痛痛痛!”黄羽翔赶忙求饶,“我猜你也是不信了!不过,你看时间这么短,我也做不了坏事是不是?你来得时候,我也没有做什么动作对不对?其实是海若自己嫌身上的衣服湿了,这才脱掉的!”

    “那你的衣服呢?难道你的衣服也湿了吗?你这个好色无义的臭小子,今天不将你好好教训,我就不姓单!”单钰莹尽显母老虎的风范,怒声道,“你跟绮思不清不楚也就算了,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打海若的主意!她才十七岁,你这个色棍,大混蛋!”

    “你看看,她哪一点像个十六岁的孩子!莹儿,海若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个小孩了!只是她的心性还没有完全长大,所以我也在一直等她!你相信我,刚才绝对是海若在瞎胡闹!”黄羽翔展臂将她抱住,让她贴在自己赤裸*体上。

    “臭小贼,我干嘛要相信你!”被他的男子气息一刺激,单钰莹立时手脚发软,身上渐渐热了起来。

    “你知道,我绝不会骗你的!莹儿,今生今世,我都不会骗你的!相信我,你将一生都交托给了我,难道还不相信我的话吗?”对付这种蛮横的女子,便要使上这等将百练精钢化成绕指柔的甜言蜜语。

    单钰莹的脸色慢慢变得绯红起来,鼻翕之间已是隐隐泛出一层细汗,捏在黄羽翔腰间的右手早已经无力地垂了下来,整个娇躯都软倒在他的怀中。

    黄羽翔心中得意地一笑,抱着单钰莹走向小岛的深处。两人的“战斗”持久剧烈,若是将赵海若吵醒了,单钰莹可就要羞得不用做人了!

    ※※※※

    “单姐姐,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围着篝火,赵海若早就换过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手上正啃着一只刚刚烧烤熟的大鸟。这个岛上鸟类无数,而且并不怕人,即使没有赵海若这般高超的身手,要抓几只海鸟的话,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有吗?”又承恩泽,单钰莹经过好些日子的浇灌,成熟女子的味道已是越来越浓,浑不是当初的青涩少女了。原本就白里透红的俏脸上,泛动层一层晶玉般的光泽,当真是美得无以复加。

    “嘻嘻,都写在你的脸上了!臭小子究竟和你做了什么,我看心姐姐有时候也会变得这样!”赵海若是个有话就说,不懂就问的好女孩。

    黄羽翔怪笑一下,道:“小丫头,想知道吗,那你就快快长大吧!这种事情,只能说给大人知道,小孩子是不能听得!”

    “哼!”已是将小嘴给嘟了起来,赵海若贴到单钰莹的身前,轻声道,“单姐姐,你说给我听!”

    单钰莹也轻轻一笑,道:“小贼总算说对了一回,这种事情确实不能说给小孩子听的!”

    见赵海若颇有不肯罢休的意思,黄羽翔忙起身道:“你也睡了好久了,咱们也该去给这些倭人提个醒了,顺便看看被囚之人的情况,以后营救他们的时候,不至于摸不着北!”

    赵海若赌气,扭过身子不看他们两个,但手中捏着的食物却是不忘向嘴里塞去。此女的好吃与小绿可堪比较,而且都是一般地尽吃不胖,端得厉害!

    “小丫头,你到底去不去?”黄、单两人已经绑好了木板,黄羽翔又问了赵海若一声。

    “去,当然去!这么有趣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去玩玩呢!”走到黄羽翔的身后,赵海若便要往他的背上爬去。

    “海若,你在做什么?”单钰莹忙止住她,“不要胡闹,去穿你自己的木板!”

    赵海若将手从嘴上移开,咀嚼着道:“下午在抓那家伙的时候,已经掉到海里去了!臭小子打赌输给我了,本来就该当我的坐骑啊,单姐姐你还是公正人呢!”

    两手勾住黄羽翔的脖子,双脚缠在他的腰间,赵海若格格格地笑了起来,道:“好马好马,快点跑啊!”

    黄羽翔背着赵海若,与单钰莹展开轻功,又向*行去。虽然他此时背负着一人,但以他精湛的轻功,自然不会有丝毫问题,几十个起落之后,已是踏上了陆地,双脚连半分也没有湿到。

    一路踏波而来,所用的时间只不过短短的一会,但就在这短短的一会中,赵海若手中的整只烧鸟也没了影子,她将五指放在嘴里轻轻*下,笑道:“味道还不错,臭小子以后可以当厨子了!”

    “我们先将粮仓、倭寇关人的地方找了出来,再随随便便放几把火,让他们热闹一下,你们看怎么样?”此时是猫戏老鼠,自然是想怎么样便怎么样。

    赵海若扁扁嘴,道:“这样子吗,一点意思也没有!我们还是挖些坑,放些痒痒药在里边,让他们都难过好几天吧!”

    “这些药你还是留着给刘师兄、李师弟他们吧,对付这帮倭人,还犯不着用上这些药物!”黄羽翔拉起两女的纤手,道,“走!”

    三道身影仿佛黑夜中的幽灵,常人根本就可能捕捉到他们的身形。纵飞到村落时,却见整个村落都是灯火大亮,几百个倭人逡巡来回,显然是在提防黄羽翔他们趁夜偷袭。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倭人还真是小心,不过我们可不是想要偷袭他们,而是要大模大样地同他们大搞破坏!”拉着两女,三人从密林中走出,光明正大向村落走去。

    见他们来得如此突兀,又完全没有隐藏的意思,巡游的倭人反倒怔住了,好半晌才算反应过来,俱是大声叫嚷起来。一队十余人,俱是向村落的方向飞快地跑去,生恐跑慢了些,便会被黄羽翔无情地杀死。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臭小子,你生得太丑了,将他们都吓坏了!”

    “胡说八道!”牵着两女,三人慢悠悠地向村落中走去。

    “射击!”一声大叫之后,“嘭嘭嘭”的声音响起,百来枝枪管发出了强烈的火光,齐齐向三人扫射而来。

    “明知无用,还要做垂死挣扎吗?”单钰莹挣脱了黄羽翔的大手,双手展开,在身前结成了一个暴热极寒的力场。

    “嘭嘭嘭”,飞来的铁屑弹子射入她布下的力场,一一熔解掉落。单钰莹突然轻咦一声,道,“他们的火铳好像经过处理了,力道要比原先大得多!”

    说话之间,猛然“轰”地一声,一个倭人手中的火铳还没有发出弹药,便被炸得碎裂开来!原来他们见火铳奈何不了单钰莹,便试着多加了些火药,以增强力道。但火药之物乃是最危险的物品,一个控制不当,便爆炸开来,反倒将枪管炸开,那倭人的双手已被炸得血肉模糊,大声嚎叫起来。

    “哈哈哈,自作自受!”黄羽翔身形弹起,傲天剑划出一道明丽的圆弧,剑气所及之处,几十个人手中的火铳已是被凌厉的剑气一削为二。

    “铛铛铛”声音中,倭人手中前半截的枪身都是掉落到了地上。他们这才恍悟过来,将手中握着的半把残枪扔到地上,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个个在自己的胸前检查起来,看看有没有被黄羽翔的剑气打到。

    “走,到处看看!”黄羽翔笑嘻嘻地拉着两女,在村落中游荡起来,所有的倭人见到他们行近时,都是举着刀剑向后疾退,三人深入到几千人的包围之中,竟然无一人敢向他们递出一把刀剑。

    过不多时,三人便已经将村落兜了一圈,找到了方巧巧所说的几间关押妇女的房间,也看到了在村落后的那个山洞。他们不欲引起倭人的怀疑,经过那两处地方的时候,连眼光都没有多停一会。

    “好了,粮仓和关押人的地方都找到了,我们该去放火了!”黄羽翔向单钰莹使了个眼色。

    单钰莹轻哼一声,“红日照天下”已然发动,随着右掌地吐出,一间草屋已是在她的掌下熊熊燃烧起来。

    “八格牙鲁!”倭人终于都反应过来,但看到黄羽翔三人都站在那里,硬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灭火。

    “好了,我们都打扰了他们这么久,也该回去了!”黄羽翔向倭人中看去,只见三门朱衣大炮已是推了出来,周围还有几十个手执火铳的倭人护在一边。

    在倭人的一片叽哩呱啦中,黄羽翔带动着两女,已是如飞般的瞬间远去。所有的倭人这才纷纷提桶灭火,顿时忙乱成了一片。待到大火熄灭,倭人看着焦黑一片的几间草屋,都是心中后悔起来:若不是当时自己心黑,想要跑到中原来搜刮些财物,又岂会遇到黄羽翔这个魔神!如今被困此处,每日便只能苟延残喘,随时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当真是生不如死!却又不甘心就此送命,期盼着扶桑会不会再派出一支舰队来,将他们解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