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神威慑敌
    船上的火药都是分箱装好,“嘭嘭嘭”的连响中,有些火药还没有爆炸便被其他的火药炸到了天上去,这才轰然炸开,倒真是如同放烟花一般,若是换到了晚上,此番情景必然更加精彩!

    一箱箱火药越来越密集地爆炸开来,饶是以黄羽翔三人的修为,兀自不得不向后弹跃而去,以暂避锋芒。

    海浪受到爆炸威力的作用,顿时狂涌怒卷起来,一波波浪头狂打向岸上,卷起了几丈来高的大浪花。漫天的水珠如同天降暴雨,将船坞三十丈方圆的地方都是淋得一片湿漉漉的。

    “怎么样,臭小子,我弄的那六艘船都爆了吧,就你笨手笨脚的!”赵海若哈哈大笑,指着唯一一艘没有炸掉的战船,向黄羽翔刮刮脸皮,“哎,真是没有办法!”

    那艘战船是黄羽翔头一个摆弄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才没有炸开,黄羽翔嘻嘻一笑,道:“那艘船上的炸药定是给水弄湿了,才会这样子的!”

    虽然巨大的轰鸣声仍在不断地回响,更是有无数的碎屑向他们三人飞来,但凭着三人的修为,都是游刃有余,仿佛闲庭信步。两人都以内力传出声音,即使以爆炸的巨响声,也难以将两人的声音隔断。

    “嘭”,一块熊熊燃烧着的木板从天空落下,砸到了硕果仅存的那艘战舰上。一瞬间的功夫之后,一团明亮的火光猛然从船身的四周传出,在一声巨大的轰响之中,最后一艘战船终于也告炸毁!

    弹飞的碎屑铺天盖地向四周卷去,一波波力道惊人的热浪猛然向众人急追而去,几十个倭人纷纷被热浪抛飞起来,重重地甩落到了各个角落。

    赵海若轻叹一下,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笑道:“看来火药没有问题,还不是你这臭小子粗心大意,笨手笨脚!”

    单钰莹也嘻嘻一笑,挽着黄羽翔的胳膊,道:“你还想死不认输吗?海若,我是裁判,我宣布你赢了小贼!你可以要求他做一件事情!”

    赵海若将眼睛眨了眨,道:“我要臭小子当我十天的坐骑,只要我一声吩咐,你就要随传随到,乖乖地听我指挥!”

    黄羽翔顿时满脸堆笑,道:“小丫头,我好歹也是个统帅,怎么能做你的坐骑呢!不如我将小白送你吧,以后随你怎么欺负这个家伙,便是将它骟了,我也没有半句话!”为了自己的面子着想,黄羽翔毫无犹豫地便将小白给出卖了。

    “海若,你别信他的!”见赵海若露出意动的神色,单钰莹忙道,“小贼在骗你呢!你迟早都要嫁给这小子,小白还不是等于他自己的!”

    “是啊,臭小子好坏,居然骗小孩!”赵海若将小嘴扁扁,突然笑道,“看来我们又有架打了!单姐姐,这次你可不能同我争啊,一定要留几个坏蛋给我!”

    单钰莹格格一笑,将黄羽翔向她的怀中推去,道:“我这里便有一个天底下最最恶劣的坏蛋,老是骗女孩子的感情,实是可恶透了!”

    巨大的爆炸声便是远隔十里,也是能够清晰听闻,岛上所有的倭人都是闻声而动,看着冲天的黑烟火光,便是笨蛋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三人说话间的功夫,大部份的倭人都是围到了船坞的附近,个个脸上都是露出惊惶失措的表情。

    座船被毁,他们便被活生生地困在岛上,只能坐以待毙。想到黄、单两人的杀人手段,岛上虽然仍有近五千的人马,恐怕也只够两人杀上十天半个月而已!

    惊惶之后,倭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绝望拼命的神色,看向黄羽翔双眼中,都是几欲喷出火来!只有将黄羽翔杀死,他们才能有活命的希望,不然的话,这魔王一般的杀神随时随刻都会要了他们的命。

    漫天落下的木块等物逐渐稀少,海面上都是飘浮的碎木,好些仍在燃烧不已,一波波浪头之后,才将大火打熄。空气中弥散着浓重的火药味,呛人的焦味让人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向前走出两步,黄羽翔冷冷地向越拥越多的倭人扫射几眼,道:“现在你们知道什么叫绝望,什么叫无助了吧!你们放心,我绝不会这么快把你们弄死!嘿嘿,我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在一天之内杀了四五千头畜牲!”

    回过头对单钰莹和赵海若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个替我挡一下,我要再送他们一个大礼!”

    好些倭人都是听得懂的黄羽翔的话,俱是大叫大嚷起来,无论是作为一个人的尊严,还是在绝望中的求生,都让他们的斗志激发起来,千余把武士刀齐齐扬了起来,无数的飞刀暗器俱向他们三人射去。

    单钰莹与赵海若对看一眼,纷纷将娇躯微纵,已是拦到了黄羽翔的跟前,双掌、袖剑齐舞之下,在三人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坚硬无比的屏障,将所有的暗器一一挡在外面。

    “嘭嘭嘭”,百来把火铳也纷纷射击,铺天盖地的向三人扫射而去。

    单钰莹的右掌虽然能够熔万物,但倭人的火铳实在太多,她出掌速度虽然极快,但也拦不下所有弹飞而来的铁片。毕竟这并非人力所发,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上,都要比平常暗器要来得快捷有力的多。但她的功力在激发之后,浩悍的真气在身体的右侧结成了一个犹如滚炉一般的力场,所有飞来的铁片俱被一一烧融。

    而左掌却是将另一边的区域变成了绝对冰冷的世界,飞行到这个力场中的东西,都是结成了一个个大冰陀,“嗵嗵嗵”地纷纷落下,转眼之间已是在她的身前堆起了两寸厚。

    这样她只需将这两个力场维持住,便根本就没有一样东西能够射得进来!

    绝对的防御!“红日照天下”不愧是对付群战最强的功法!

    赵海若挡了几剑之后便发现,所有飞来的事物,要么突然之间熔成了一团,要么冻成了一个大冰陀,重重地落到了地上。她嘻嘻大笑,索性躲到了单钰莹的身后,偷起懒来。

    倭人见到单钰莹竟然能以一人之力将数百人的攻击全部挡住,不禁将眼睛也瞪直了!虽然此时是为自己的求生拼战,但若是小小的蚂蚁想要向雄狮挑战的话,显然数千之众在对方的眼中简直就是一道开胃小菜!

    不过,这百多人的暗器、火铳攻击的力道当真是非同小可,不消几波攻击,单钰莹的力场已是大见收缩,已是从原来的一丈变成了此际的三尺厚!但范围缩得越小,力场内蕴含的能量也越是庞大,想要再将她的力场收缩的话,可要花上更大的力气了!

    适正此时,黄羽翔的蓄势已经完成了,傲天剑黯淡无光,但整个人却是散发着毁天灭地的强大气势!“嘿”地一声中,黄羽翔猛然身形拔起,直往天空中窜起。

    “射他!射死他!”几十个倭人都在底下大叫道!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天空,湛蓝的飞刀闪动着寒芒,白森森的武士刀高举过头,所有的倭人都凝神以对,应付着黄羽翔这一招之下便将一艘战船削平的莫大威力!

    “嘭嘭嘭”,虽然飞刀首先发出,但还是以火铳发出的铁片首先射到了黄羽翔的跟前。“嗤嗤嗤”的声音连连发出,黄羽翔的绍好像笼罩着一层无形的圆形护盾,所有激飞过来的铁片都是发出一道只有强烈磨擦后才会出现的明亮火花,一一偏折开来!

    原来黄羽翔受到那日在魔教中,困在“茧”中恢复功力的启发,在发动“灭世之剑”的同时,分出一小部分真气护在自己的绍。虽然强度还远远及不上当日以三天三夜之功结成的真气圈,但在应付这等普通的攻击时,已是绰绰有余!

    “嗵”地一声大响中,黄羽翔身形已然落下,傲天剑重重挥下,打在底下密集的人群中。

    仿佛九艘大船的火药全部放到了一起点爆,一道明亮之极的白光猛然从黄羽翔的落僧处发出,直直升起了三丈来高,突然卷动着向四面八方推广而去!

    亮光所过之处,厚实的岩石、黑黝的土块、倒落的枯枝全部都被激飞起来,狂涌着向前怒吼而去!白光直向往推射出了七丈,这才淡去,浓浓的烟尘飘散在上空,将所有人的视线都遮蔽住了。

    清新的海风吹过,将笼罩在众人头上的灰尘渐渐吹开,露出了受到黄羽翔赫然一击之后的地表。

    原先两百来个倭人站立的平地早已经不复存在了,而变成了一个足有一丈来深,向外延开七丈的深坑。偌大一个深坑中,仅有黄羽翔一个大活人,手执着寒光如水的傲天剑,冷冷地扫了扫自己造成的大深坑!

    若不是他还未进入暴怒发狂的境界,使用“灭世之剑”时又分出了些力道保护自身,这一剑之下,造成的死亡肯定还要再多上百来人!但饶是如此,已是够让这些倭人惊恐得晚上睡不着觉了!

    大多数倭人虽然都猜测是黄羽翔一剑毁掉了整艘战船,但毕竟都没有目睹,不知道这一剑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如此亲眼目睹之后,都是个个手足发麻,再也动弹不得!

    黄羽翔脚下一弹,已是冲出了深坑,单、赵两女行了过来,站在了他的两侧。

    倭人都是退到深坑的另一侧,虽然手中还举着刀剑,但没有几个人的手不在发颤。当恶狼遇上猛虎的时候,便是这种想要反抗,却知道即使反抗也绝对逃不了性命的表情!

    “阁下,停止你的杀戮,我们谈谈条件,你究竟想要怎样,才能罢手!”黎明时与黄羽翔剧战的那几个倭人剑手走到了深坑之前,那个微精汉语的剑手与黄羽翔谈起了条件。

    “给我们十只鸡、不,一百只鸡,我倒可以考虑考虑!”赵海若嘻嘻笑道,搭着黄羽翔的肩膀,扭头道,“臭小子,这样好不好?”

    将傲天剑高举过头,所有的倭人都是心有余悸,情不自禁地退后了几步,黄羽翔露齿森然一笑,道:“你们的罪孽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所有的人都只能用鲜血来告慰中华大地上的冤魂!”

    “我们可以给你们金银珠宝,只要你说,还有美女,美女大大得有,而且都很乖,像狗一样得听话!”那剑手仍不死心,虽然仗着火炮和火铳,还能将黄羽翔抵挡一时,但以此人神魔般的威力,便是将自己诸人困死饿死在岛上,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不提女人还好,黄羽翔听他说得猥琐,心中怒气更盛,道:“住口!便是老天爷出来替你们这帮畜牲求情,这把傲天剑也绝对不会留情!纵是倾尽三江之水,也难消我心中的怒气!”

    他冷酷一笑,指着身前的深坑道:“算你们运气好,坟墓都已经替你们挖好了!若是识相点的话,便自己跳进去自杀,若是换成让我动手,可就要难受上十倍了!你们还有四千人,嘿嘿,我每天都会来这里杀上四百人,你们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受死吧!”

    “莹儿、海若,我们走!”三人携手一起,在空中滴溜溜地转了几个圈子,吓得底下之人一阵鼠蹿,推推搡搡之间,顿时有几十个人掉进了深坑。

    “哈哈哈”,黄羽翔大笑几声,终是与两女向藏着渡海木板的方向飞去。

    几千个倭人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便是连火铳也不敢发出,完全被黄羽翔灭世般的剑法吓得没有一丝反抗之心!

    三人系好木板,又以原来的方法渡海回去。才跃回大船上,张梦心与林绮思便等在了甲板,纷纷道:“大功告成了?”

    约有一半的兵士都是站在了甲板上,还有些人站在了小岛上,都是往*的方向望去,显然都听到了那几声惊天动的爆炸声,出来看个究竟。他们都听说了这位史上升得最快、最最好色、最最懒隋的统帅正要去炸沉倭寇的战船,见他功成身退,都是大声欢喝起来。

    军人最崇尚英雄,黄羽翔在初战倭寇时,便奋勇当先,身先士卒,力摧两艘战船,已是赢得了这些士兵的尊敬和信赖。此刻深入敌穴,炸沉了敌人的战舰,将己方置于绝对安全的境界,实是让人赞服不止。这等壮举,绝不似凡人所能做得出来。

    赵海若嘻嘻一笑,向周围众人挥挥手,道:“有我出马,岂有不成功的道理!”一副得意非凡的样子。

    黄羽翔拍拍张、林两女的肩膀,道:“现在在一切顺利,倭人已经再无船只逃生!若是他们手艺好的话,说不定可以扎上几个木伐,在大海上试试能不能逃得了性命!”

    林绮思面带微笑,道:“还有一个好消息!我们靠着的这个岛上,有很多的药材和鸟类,足够让全船人员吃上好几天,兵士的伤势也控制住了!从海图来看,这里离小硫球不过四百来里,只要不起暴风雨,只消一天的时候,我们便可以回去了!只是大部分水手都受了伤,操船起来有些困难,倒是有几些麻烦!”

    黄羽翔点点头,道:“听义妹说,*上还关着不少倭人强掳来的女子和岛上的原住民,我们得想办法将他们救出来!他们都是本地的渔民,应该都会操舟,将他们救出来倒是一举两得!”

    张梦心也笑道:“现在倭人已成了没有獠牙的毒蛇,再也伤不着我们了!但他们手中还捏着那些渔民和妇孺,倒也要小心为是!大哥,你看他们会不会用这些人来要挟我们!”

    黄羽翔想也不想便道:“那肯定了!他们为了活命,当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我们也不能逼得过急,若是他们狗急跳墙,将手上关着的人杀了陪葬,那可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那若是他们以此要挟我们,逼我们将战船交给他们,大哥你答不答应他们啊?”张梦心问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赵海若却是笑道:“臭小子,若是他们要拿心姐姐来换这些人,你答不答应他们啊?”

    右手扬起,在小丫头的翘臀上重重地拍上一记,黄羽翔假意怒道:“若是他们想要的话,我便将你这个人见人怕的小魔鬼送给他们!倭人想跟我们谈判吗,嘿,这是没有可能的事!若是放他们逃生,岂不是让更多的黎民遭到他们的屠戮!莹儿,你去将义妹带来,我要问问她,岛上总共关了多少人!”

    单钰莹应了一声,向船舱中走去。

    见他应付完了众女,有些士兵都是大叫道:“恭喜黄大人立了大功,可要记得请我们喝酒啊!”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好,人人有份,绝不落空!谁如果不来,我便让小丫头去请他!”

    见他祭出这招,所有人都是笑了出来,纷纷道:“本来黄大人请喝酒,我们便肯定会到场!再加上个赵小姐的话,恐怕就是老婆生孩子,都要赶来啊!”

    赵海若颇为扭怩地玩弄起了衣角,红着脸道:“我、我真得没有你们说得那么好!”

    “巧巧姑娘来了!”单钰莹刚解开方巧巧的睡穴,这个青涩小妮子的脸上还是有些朦胧之意,但目光一触到林绮思的时候,立时双眼喷火,在单钰莹的怀中一阵挣扎。

    黄羽翔轻叹一声,道:“妹子,令祖坚贞不曲,为天下敬佩!虽然皇帝做得过火,但这与绮思却没有关系!此时是与倭人交兵,民族大义当头,你却还要计较私人恩怨,便是令祖泉下有知,恐怕也要骂你不屑!”

    方巧巧怒声道:“谁是你的义妹,你这个燕贼的走狗!”又向林绮思狠狠地瞪了一眼,强自吸了口气,将起伏不定的胸膛微微抚平,道,“你有什么事问我?”

    看来她还是听从了黄羽翔的话,将个人恩怨先放到了一边。

    黄羽翔怜惜地看了她一眼,像她这般年纪的花季少女,本应该在闺中刺绣,学习女红,再过个两年,便可以嫁夫生子了!经历了家族的惨变,父母的双亡,又沦于倭人之手,清白险些被污,足以让天真善良的少女变得坚毅刚强!

    “在倭人的手中,共有多少岛上的渔民,还有被他们抓来的妇女?”

    方巧巧想了想,慢慢道:“岛上原有四百多个渔民,大部分都是男人,经过这几年牛马一般地奴役后,活下来的只有一百人左右!这些年死了好些女子,都是经受不住这帮畜牲的折磨,但他们每次出海回来,都回抢掳许多女子回来,岛上的妇女,一直维持在四百多人左右!”

    “你知道他们都被关在哪吗?”黄羽翔与张梦心、林绮思对看一眼,都是皱起了眉头。

    “男人都被关在靠西面的一个山洞里,妇女则关在村落最后面的几间屋子里!那些畜牲想要发泄兽欲的时候,便会到屋子里去抓人!我和另外几个女的则是专门服侍高级一些的人物,住在另一间屋里!”提到这些让她丧失双亲,又饱受折磨的倭人,方巧巧的目光只有恨意,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

    黄羽翔在甲板上踱起步来,对张、林两女道:“这下子有些麻烦了!岛上的人员如此之多,凭着我们一艘船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将他们全部送到小硫球!”

    “莫不如将他们都接到这个小岛来?”林绮思想了想道。

    张梦心摇摇头,道:“他们这么多人,必然要分个三四次才能全部运走!先不说能不能全部找到他们,只要被倭人发现了,他们必然会扣下余下之人,与我们叫板!绝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对这些被囚之人有多重视!”

    黄羽翔点点头,又向方巧巧问道:“方姑娘,岛上的粮食还够几日之用?”

    方巧巧摇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有时候天降暴雨,倭人会连续十几天都待在岛上,我想岛上的粮食应该很多吧!”

    “心儿、绮思,你们先驾船到小硫球去!船上的伤员都需要医治,先将他们安治妥当!光光凭着傲天号,绝不可能将岛上的人全部救走,一定要派几艘大船过来!你们快去快回,我和莹儿、海若则要留下来威慑这些倭人!”黄羽翔想来想去,终是觉得光凭着他们这些人是绝不可能救得出所有的被困之人。

    张梦心当即不依,道:“那怎么成!大哥,我们还是一块回转小硫球吧!这些倭人已经被你吓破了胆,绝不敢玩出什么花样来!”

    黄羽翔摇摇头,道:“倭人穷凶极恶,这两天内定然会想尽办法逃生!最最理想的办法,自然是用手中的妇女与我们交换,若是我离开了,倭人一急,说不定便要对她们下狠手!我要尽量拖着他们,不时给他们制造些麻烦,让他们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我身上,才不会想到那些渔民妇人!你尽量将刘师兄他们召过来,我们要先救出岛上的人,然后便是将这座岛轰沉了,也绝对不让一个倭人逃生!”

    看着他一脸坚定的表情,张梦心知道黄羽翔已经将主意打定,非是自己所能够劝阻,当下怔怔地看着他,道:“大哥,那你要一切小心!”

    林绮思也看着,却是没有说话,眼神中只有坚定的信念,相信黄羽翔定然能够克服一切困难。

    “心姐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这个家伙的!”赵海若勾着张梦心的胳膊,又向林绮思眨了眨眼睛。

    两女不由地都被她逗笑起来,林绮思笑骂道:“人小鬼大,不过,这小子就真得交给你了,若是他少了一根寒毛,我都要找你算账!”

    赵海若将双眼一阵乱眨,道:“那倒比较难办,我岂不是不能和臭小子玩了!”陪这妮子玩耍,动辄就是伤筋动骨,绝不是掉几根寒毛所能比拟的。

    “好了,你们就放心去吧!”在周围兵士的怪叫声中,黄羽翔在张、林两女的粉颊上各是亲了一下,道,“等会将桅杆弄好之后,你们便出发,越早搬来救兵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