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偷袭炸舰
    黄羽翔与单钰莹两人故意在向着他们的战船截然相反的方向绕行了一个大圈子,这才沿着海岸线回到了自己的战舰所在。两人为了探查地形,相当于将整个小岛都转了一圈。

    这个小岛呈条状型,东西向比较长,约有七里长,南北向却要狭窄好些,仅有三里左右。倭寇的老巢便筑在小岛的中央,靠南端则是倭人的船坞,停着倭人的九艘战船。

    黄羽翔等人的战舰停靠在小岛的最东面,若是倭人想要搜查的话,恐怕要不了多少时间便能找到!

    两人行迹如飞,这十来里路在两人的脚程下当真是不消一柱香的时间。等他们重新绕回密林的上空时,却听一个娇俏俏的声音轻声叫道:“臭小子、单姐姐,我在这里!”

    赵海若从密林中长窜而起,已是勾住了黄羽翔,嘻嘻笑道:“臭小子,你又变回来了,真好!”

    黄羽翔知道自己曾经被杀意迷失了神智,浑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事,若不是被枪炮连连击中,恐怕此时还在恶战不已。他自己也颇为庆幸,道:“小丫头,光看着我打架,怎得也不来帮我!”

    赵海若轻笑道:“我知道你武功好,哪用得着我来帮忙啊!”不知什么时候起,这个小丫头竟然也学会了溜须拍马!

    黄羽翔自然大为受用,搂着赵海若纤细的腰身,轻笑道:“你的腰太粗了,要好好活动一下,这样子我可不喜欢!”

    赵海若轻嘟一下樱唇,在阳光的掩映之下,说不出的明丽动人,看得黄羽翔似是连眼睛也要掉出来了。若不是单钰莹在旁边连连轻哼,他的魂都跑得快没影了。

    三人比翼齐飞,穿过密林,终是回到了来时的悬崖处。

    跃到甲板上时,张梦心与林绮思早就等在那里,齐齐向黄羽翔看去,纷纷道:“大哥,你还好吗?”“臭小子,你没事吧!”

    “嗯哼!”单钰莹故意轻哼一声,张、林两女这才恍悟过来,浴血奋战的可不止黄羽翔一个人,又各向单钰莹嘘长问短,但目光却都落在了黄羽翔的身上。

    黄羽翔微微一笑,突然将鼻子抽动一下,问道:“什么东西,怎么这般香法!哟,对了,是狗肉!”

    “答对了!”赵海若将双手连拍,道,“给你一点奖励,等会儿让你吃多一点!”

    黄羽翔暗暗摇头,心道赵海若这妮子还真是贪吃成性,在将方巧巧、张梦心、林绮思三女护送回船的时候,居然还想到将林中的死狗兔子带回船上,还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来的!

    说话之间,方巧巧也从舱中走了出来,身上已经换上了张梦心的衣裙。船上四女都是身量极高,不过还是张梦心稍矮一些,是以方巧巧才会穿上了她的衣裙。虽是如此,但穿在方巧巧的身上,却是仍然宽松无比,长长的衣袖直拖到了膝盖之下,看来极是不伦不类。

    她一见黄羽翔,立即翻身拜倒,道:“巧巧谢过恩公的救命之恩!”

    黄羽翔最是不喜欢别人对她跪拜,正待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却猛然感觉到四道凌厉至极的目光直射在自己的背上,不由地将伸手的动作停了下来,微微转过身体,却见单、张、林、赵四女都是杀气腾腾地直瞪着他,显然若是黄羽翔敢伸手扶方巧巧的话,必然会激起四女强烈的反应!

    饶是以他久经沙场修成的钢铁般的神经,兀自轻轻发颤起来,为四女释放的强烈斗气所折,硬生生地将手缩了回来。

    张梦心抢出一步,将方巧巧扶了起来,道:“巧巧,大哥救你原就是他该做的,你犯不着同他客气!再说了,你已经是单姐姐的义妹了,自然也是我们的义妹,只要和我们般叫他大哥便是了!”

    定是这四个女人以为自己要对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女动歪脑筋!天地良心,自己虽然好色,但也绝对还是有些原则的,哪里会对这个身体还未长成的少女垂涎欲滴!

    黄羽翔展颜一笑,道:“巧巧姑娘是吧,喔,你既然当了莹儿的义妹,自然也是我的义妹了,我便唤你巧巧了!你是怎么来到这个岛上来的?”

    方巧巧想了想,道:“当初我和爹爹、娘亲从福州府出海的,欲到小硫球(今台湾省)去避难,可是快到小硫球的时候,却是遇到了这些倭寇,爹娘都被他们当场杀死了……我被他们带到了此地!船上大多数人都被他们杀死了,只有几个妇女活了下来!这个岛上原来住着好些渔民,但四五年前便被这些倭人给占了,将岛上的男子都关了起来,命他们替倭人建筑船坞,修建村落。妇女则充当……充当营妓!”

    “娘的小倭寇!”黄羽翔突然暴怒起来,猛然伸掌向甲板上重重打去。“嘭”地一声大响中,整艘船都是一阵剧烈地抖动。好在这船乃是用铁杉木所制,不然的话,在黄羽翔这一掌之下,这甲板定然是保不住了。

    “这岛叫什么名字,我们究竟在哪?”林绮思问起来自有她公主的威严,俏脸紧板之下,颇具煞气。

    “跟我关在一起的那个女孩是原先这个岛上的渔民,她说这里离小硫球不远,共有十一座小岛,这座岛乃是最大的,因为这里鱼群甚多,当地人便管这里叫*!”方巧巧看着林绮思,眼神中颇有敬畏之色。

    黄羽翔点点头,道:“情况不太妙,倭人定然会派出人马搜查整座小岛,我们决不能在这里久待!绮思,马上安排大家吃饭,将气力养足,随时准备战斗!我们先把船从这里弄走,航到海上去再说!他们有几门朱衣大炮,若是轰上几下的话,我们都要完蛋了!莹儿,等吃完了饭,你随我将倭人的那几艘战船都炸沉了!让他们成为瓮中之鳖,我们再来慢慢收拾他们!”

    看他指挥若定,沉稳无比的样子,众女都是流露出爱慕的光芒,只方巧巧却是将目光放到了林绮思的身上,突然颤声道:“你是燕贼的女儿?”

    林绮思一怔之下,这才恍悟过来她说得是自己的父亲朱棣,当即大怒,道:“大胆,竟然敢蔑骂父皇!方巧巧、方巧巧,莫非你是方孝儒的后人?”

    她本是聪明绝顶之人,世上姓方,又对朱棣恨之入骨的人,便只有方孝儒的后人了!只是方孝儒明明被诛了十族,怎得又出了这个直系家人?

    “呸!”方巧巧美目含怒,啐道,“我便是孝儒公的孙女!你们别以为假惺惺地救了我,我便会顺从了燕贼,哼,我这便将性命还给你们!”脚下使力,猛然向海上扑去。

    她那一侧的船栏本就在暴风雨侵袭之时,被削断的桅杆撞碎了,方巧巧根本用不着跳跃,便可以直扑进海里。

    “真是个犟强的傻丫头!”黄羽翔右手轻拂,已是点中了她的睡穴,衣袖顺势一带,将她扫到了单钰莹的怀中,道,“将她扶到舱中去休息吧!”

    见众女都是一脸古怪的笑容,他苦笑一下,道:“我对天发誓,绝对不会碰她半根毫毛,你们就放心吧!”

    赵海若扁扁嘴,道:“不碰半根,可以碰一根,十根啊!你看,你身上有这么*,你倒是给我碰半根试试!”看了看张梦心,又道,“心姐姐,你说得对不对?”

    赵海若的变质绝对与张梦心脱不了关系,黄羽翔脸色一沉,道:“现在没空管这些,大家先吃饭,应付眼前的大难关!”

    他摆出了一副严肃的样子,四女顿时噤若寒蝉,一个都没有再吭上半声。他又看了看四女一眼,走到船头,猛然翻身跃了下去,落到了卡在船头的两块礁石处。

    赵海若轻轻一笑,道:“便是生这么大的气,也不用着往海里跳啊!呀,对了,先吃饭!这些倭人这么坏,非要将他们的看门狗吃得骨头都不剩下来!”嘻嘻哈哈之间,已是蹦蹦跳跳地往舱内走去。

    单钰莹将方巧巧横腰抱起,也跟着往舱中走去。

    张梦心与林绮思互看一眼,后者将俏鼻轻皱一下,道:“臭小子,耍威风给谁看啊!”

    张梦心微微一笑,道:“好了,看看大哥一个人能不能行?”拉着林绮思走到了船头。

    “嘿!”气运百脉,浩荡的真气在体内流转自如,虽然与暴风雨剧斗,消耗了颇多的体力与精力,又紧接着倭人一番大战,但只是四肢酸麻,本身的真气却是盈盈然没有半丝亏损。黄羽翔将双手按在船僧上,“抱朴长生”真气狂涌而出,瞬间便充斥着整艘大船,惊人的大力推着船身欲退出礁石的钳制。

    只是船身实在是太过沉重,虽然借着海水的浮力,已是减轻了很多的份量,但终究让黄羽翔俊脸涨得通红,这才将船身推动了少许。接下来的事情便轻松多了,顺着船身的浮动,黄羽翔再打出两道劲气,终是让船身缓缓向后退了出去。

    足尖点石,黄羽翔又跃到了甲板之上,将张梦心与林绮思一左一右抱在怀中,对站在甲板上候命的兵士道:“命底下船员使用暗桨,将船划到离岛一里之外,躲在那座小岛的后面!”他腾出一只手,向左侧方的岛屿指了指。

    此时天色大明,已然能清晰地看到*周围的几座小岛。

    他拼斗了半天,却是没有刚才在底下只是一推所耗的精力大,此时只觉浑身都是无力,浩荡无比的真气也隐隐有几分不支之感。他索性将双手勾在两女的肩上,将身体的份量全部压在她们的娇躯上。

    “呀!”两女都是被他的体重压得身形微晃,但各自的内力却是激发出来,已是将身形稳住。

    张梦心向他嗔道:“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好重啊,压得心儿快要站不住了!”

    黄羽翔坏坏一笑,道:“我好重吗?那你不是每次都要我压在你的身上,这么长的时间,你还没有习惯吗?有时候我还真得奇怪,明明你们女子的身体这么纤弱,怎得经得起这么重的份量!”

    “呀!”张梦心立时脸色羞红无比,欲待将黄羽翔甩飞,但终是想到他此时四肢无力,恐是将他给伤着,轻轻跺脚道,“大哥、大哥、你……你好坏!”

    “哎哟!”还是林绮思心狠手辣,在黄羽翔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记,林美人嗔道:“臭小子,别以为大家都喜欢你,你就可以飞上天了!你要再敢作践我们姐妹,小心我修理你!”

    黄羽翔微微一笑,回过头在林绮思的耳垂上轻咬一下,道:“这么想当心儿她们的姐妹吗?好,打完了倭寇便让你得偿所愿!”

    “呸!色鬼!”张、林两女终是齐齐娇叱一声,各是伸手握住了黄羽翔的大手,齐齐往前面甩去。

    好在黄羽翔虽然精力大亏,但只是略略一番休息,便恢复了几分内力,几个踉跄之后,终还是稳稳地站住了,没有在众人面前摔了底朝天,保住了几分面子。他回过头来,向两女怪笑道:“你们敢造反吗?”

    胡闹之间,单钰莹已是返折回来,道:“大家快去吃饭吧!小贼,我来助你行功!”

    黄羽翔点点头,嘴里却道:“若是雨情在这就好了,她的功法与我一脉相通,当可事半功倍!”

    “哼!”单钰莹挟起黄羽翔便往舱中走去,轻哼道,“对对对,就任姐姐好,你又怎得不将她带来?”

    黄羽翔知道自己无心之中的一句话又让这个醋坛子酸了起来,忙道:“好了,你快助我恢复了功力,若是让倭寇将战船开走,我们便没有办法将他们的战船炸沉了!”

    船身的轻晃中,战船已经拔动,向黄羽翔指定的方向行进。

    两人行功了半个时辰,黄羽翔终是恢复了功力。他原本就内力深厚,“抱朴长生功”又极具回复之功,得了单钰莹的帮助,自然恢复得更加快了。

    等两人来到舱中的饭厅时,大多数人都已经吃完饭了。赵海若见两人走来,笑嘻嘻地迎了出来,突然将藏在背后的双手伸了出来,只见两手之上各提着一块极大的狗肉,烤得极熟,兀自有好多油流了出来,极是诱人。

    黄羽翔原本饿了良久,哪里还同她客气,伸手将狗肉接过,顺手递给了单钰莹一块,自己咬上几口之后,突然停了下来,道:“小丫头,这里该没有再放泻药吧?”

    “哎呀!”赵海若将双手一拍,道,“糟了,我竟然忘了!”一脸懊悔莫及的表情,让每个人都是发出了淡淡的笑容。

    草草吃了一顿之后,黄羽翔起身道:“莹儿、海若,我们去放烟花吧!”

    “好啊!”遇上这种搞破坏的事情,赵海若自然最是起劲,一阵磨拳擦掌。

    对张梦心和林绮思看了一眼,道:“这里就交给你们两个了,万一有倭寇前来骚扰的话,我们也会尽快赶回来的!”

    两女都是点点头,道:“你……你和单姐姐(钰莹)、海若也要小心!”

    他们的战船此时已是掩到了另一座小岛的后面,黄羽翔跃到小岛上,削了六块木块,用绳子绑在了自己的脚下,向两女笑笑道:“海若,若是你太重,掉到海里的话,我可不管你了!”

    赵海若大怒,气鼓鼓地将木板也绑在自己的莲足上,猛然往海中跃去,竟是负气而去。

    单钰莹在他的背上轻打一记,道:“你怎得老是与海若斗气,难道你不怕她再用泻药来整你!”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这小丫头就是天真可爱,越是生气的时候就越是动人!不过,小妮子脾气古怪,是要好生地提防她一下!”

    两人也纷纷向海面上跃去。他们三人的轻功都是十分地卓越,而且海水的张力也要比淡水来得大得多,他们一路踏浪而行,当真是轻松无比,而且速度奇快。几十个起落之后,已是重新回到了*上。

    这帮倭人的脑筋也蛮死的,认定了黄羽翔几人藏在岛上,都是编成了百人一组的队伍,在岛上巡逻不已,却是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利出战舰巡视小岛的周边地区。这些倭人都是在半夜被惊醒过来的,被黄、单两人一番杀戮,早已经吓破了胆,虽然人多势众,但走路的时候都是萎萎缩缩的,尖脑袋四处乱转,生怕黄羽翔突然从某个角落冲出来一阵乱砍似的。

    倭人的身材本就矮小,又这般缩头探脑,越发来得猥琐,当真如老鼠过街一般。

    赵海若噗哧一笑,道:“真好玩,他们在做什么,练功吗?”三人都已经将脚下的木板收了起来,藏在了登陆的地方。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不用去管他们,我们做我们的事情!”

    以他们三人的轻功,便是在空旷的场地中,只需展开身法,凭着这些倭人的眼力,恐怕也影子也见不到,更何况这里还有如此多的灌木,一路掩到船坞,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黄羽翔与单钰莹已经来过一次,自然驾轻就熟。

    “右边的那七个归你,左边那七个归我!”黄羽翔看着守在船坞前十四个倭人兵卫,目光中闪动着浓浓的杀机。

    “那我呢!”还没有等两人行动,赵海若便双手齐出,将两人都是牢牢捉住,道,“我也要玩!”

    看着她一脸坚定的表情,黄羽翔只好无奈地点点头,道:“好,右边之人还是归莹儿,我那七个家伙让给你好了!”

    “这还差不多!”赵海若顿时笑容满面,道,“单姐姐,我们走!”还未等单钰莹答应,自己已是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好在单钰莹的轻功也是绝佳,不然的话,恐怕便要顾此失彼了!

    十四个倭人原本晚上就没有睡上一个安稳觉,此时虽然站着,但却是都在打盹,有两个家伙都已是坐在了地上,呼呼地打鼾声传来,原来已经睡得极熟。

    两女如同幽灵般的身影浮起,一个起落之后,已是落到了十四个倭人的身前。单钰莹左右双掌齐出,率先出手,寒热气流交织中,十四个倭人已是在无声无息中死去。

    “嘿!”赵海若轻叱一声,袖剑轻挥,连出七剑,剑剑刺在左边七人的印堂穴上。只可惜,这些倭人早在单钰莹奇寒无比的真气之下冻成了大冰陀,她的剑气当真是霸道之极,已然将透在外面的冰层破开,在底下印堂穴上打出一个重重的痕迹。

    “单姐姐,你好坏啊!”赵海若大发娇嗔,袖剑再挥,打出一道奇重无比的剑气,将十四个倭人齐齐扫进了海中,道,“你和臭小子一样,老是欺负我!”

    想不到向来脾气暴躁,以吃醋见长的单钰莹竟然也会耍出这一手来,还真是让黄羽翔大吃一惊。他笑道:“好了,没时间吵这些了!海若,你留在这里,不要放任何人进来,见一个杀一个!我和莹儿去将船中炸药用引线拖出来,等会将这九艘船一块炸了!”

    “不行,我要去放炸药!”赵海若不依起来,道,“论到玩炸药,你们谁都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让我来吧!”

    黄羽翔与单钰莹对看一眼,俱是想到这丫头在苏州将整座客栈炸没的情景,不禁都是心有余悸,若是这小丫头再失误一次,这次的爆炸威力可非上次所能比拟!

    “不让我去的话,我就要大叫了!”赵海若的脸色绝不像在开玩笑。

    黄羽翔只好苦笑一下,道:“莹儿,还是你守在这吧!你的武功好些,有你守在这,我也放心一些!”向赵海若看看,满是取笑的意思。

    赵海若这次却是绝没有被激将,只是轻轻嘟起了小嘴,道:“等着瞧!臭小子,敢这么说我,非要你好看!”她身形一跃,向一艘战船跃去,轻声道,“臭小子,我们来比比,看谁把引线弄得多!”

    “好啊!”黄羽翔从左边的战船开始铺设引线,赵海若则从右边开始。

    船上尚有好些倭人,但在两人的利剑之下,又有哪个能够逃得了性命!只是倭人的战船与汉人的战船结构迥异,找到火药库的时候,差不多将整艘船都翻了个遍!

    但在一艘船上找到火药库之后,再到其他船上去的时候,事情便容易办了很多。待到黄羽翔将第三艘船上的火药引了出来的时候,赵海若已是在岸上笑嘻嘻地对着他看了。

    “你该不会是全部弄好了吧?”黄羽翔大感无颜,也不相信赵海若的手脚有这么快!

    赵海若将小嘴撇撇,道:“单姐姐,你看,我就说嘛,臭小子肯定不会相信的!”

    黄羽翔挠挠头皮,道:“海若,这件事情非比玩笑,你可不能贪快而马虎了事!我们还是去再检查一次吧!”

    “哪用得着!”赵海若双手伸出,已是将黄羽翔死死抓住,道,“你相信我嘛,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来着!”

    说话之间,一队百余人的倭人却是正好经过,见到他们三个的时候,都是齐声怪叫起来。转眼之间,无数个倭人都是从四面八方向他们涌来。

    “来不及了,小丫头,这一次我便相信你了!若是不行的话,我非要打你屁股!”黄羽翔大叫一声,道,“莹儿,快点火!”

    单钰莹轻笑一下,右掌轻挥,“红日照天下”*用来燃烧引线,还真是大材小用,“嗤”地几声中,九条引药如同游蛇一般,火星闪动中,已是奇快无比地向船中闪去。

    黄羽翔洒然一笑,朗声道:“娘的扶桑小鬼,放烟花的时候到了!”

    “轰”,一声巨响中,黄羽翔的声音立时被淹没,火光泛动中,一艘战舰已是爆炸出来!紧接着,便是第二艘战舰也跟着炸裂开来。轰轰轰地巨响声中,八艘战舰都是炸得四分五裂,无数块碎木都是在空中横飞乱撞,呼啸着向岸上的倭人打去。

    熊熊的火光冲起了老高,漫天都是燃烧着的木板、船帆,片片块块散落在海面、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