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剧斗倭人
    两道掌风打出,分处两边的人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左边之人仿佛掉入了冰窟,远比腊月还要严寒的气息将他们团团包住,但还没有等他们哼出一声,全身的血液都在奇寒之气的作用下,结成了一团冰陀,再也无法流转,成了一具冻尸;右边之人却是如同落入了熔炉,火一般地炙热着他们每一根神经,但呼痛之声尚在咽寒际,内腑便已经被化为了一团灰烬,死得干干净净!

    单钰莹连推七掌,已有百余人死在她的掌风之下!在“红日照天下”*之下,绝对没有半个伤者,一律都是速死无异。

    倭人虽然凶残,但遇上这等兵不血刃,便置人于死地的神奇武功却是大大地心慌不己,只见己方之人根本连刀剑都还没有来得及递出去,便被对方不费吹灰之力给杀了!而且死相尤其得恐怖,不是浑身冒着寒气,便是发出一阵阵焦味!

    待到单钰莹推出第十掌后,终是无一人敢于接近她绍三丈之处!黄羽翔顾然也是杀得痛快,但与他敌斗,至少还能将兵器给递了出去,纵使身死,也算死得明白。但死得这般蹊跷诡异,却是谁都不想当下一个冤死鬼!

    “嗖嗖嗖”,十几道人影猛然窜了出来,奇快无比地向黄羽翔与单钰莹两人逼去。其中,六人都是浑身白衣,连头上都包着一块白布,只露了一双眼睛出来。另外八人却是穿着宽松的衣服,脚下踩着一双木屐,腰间俱是插着一把奇形怪剑,同当日德川五犬所用的一模一样。

    热闹了这么久,倭寇方的高手终于出现了。这十四人便是倭人中武功最强的六个上忍和八个扶桑剑术流派的代表人物。

    众倭人见己方的高手终是现身,都是齐齐欢声起来,似是已经将黄羽翔与单钰莹擒住,正要开庆祝胜利大会一般!呼声之中,那十四个倭人分成两部份,三名忍者与三名剑手向单钰莹围去,剩下的八人都向黄羽翔包抄而去。

    单钰莹的功意已是冲到了“死寂天下”的境界,清冷的娇脸上没有半丝生气,只有寂灭一切的杀意!她冷冷地看了看围在自己周围的六个人,道:“总算有几个像样点的狗出来了!”

    这六个倭人因是来华日久,都是懂些汉语,大抵能听得出单钰莹语中的轻蔑之意,那三个上忍白布包头,看不出他们的脸色,但那三个剑手却是个个勃然大怒,虽然看向单钰莹的目光中仍是充满着侵略占有的欲望,但却都是多了几分暴怒之意。

    单钰莹轻轻一笑,道:“害怕吗,怎得还不来打?那就让我来帮你一把!”撮掌如刀,猛然向离她最近的一个忍者劈去。

    她说打便打,出手毫无征兆,快捷得无以复加。那个忍者虽然小心戒备,但仍是被她突然劈来的掌风吓了一大跳,身形在瞬间连翻七八个跟斗,狼狈无比地从单钰莹的劲气中脱身出来。但大腿终是被掌风带了一下,顿时将腿上的经脉全部冻结了起来。

    那忍者身形才一落地,便因一只脚难以平衡,突然摔倒在了地上。

    余下五个倭人都是大吼一声,齐齐向她攻过去。另外两个忍者随着身形的加速,突然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以单钰莹修天真气修成的眼力,兀自找不出他们的处踪,另外三个剑手却是手搭剑柄,踩着木屐向单钰莹急冲而去。

    短短的距离在几步之内便冲到了头,在“锵”地一声中,那三个剑手齐齐拔剑,借着剑从鞘中拔出的力道来加快出剑的速度。倭人的剑术都是出自马刀,因此他们的剑型也在马刀和剑之间,剑术更是有些不伦不类,但这三人的出剑速度还真是颇为赫人,三道寒光闪动之中,已是电射一般向单钰莹击去。

    若是单单只有这三个人,单钰莹必可以用两道掌劲将两个人的身法凝固,再以无物不熔的“红日照天下”*将和第三人焚成一团灰烬!但两个忍者突然出现,两道幽暗无比的刀光泛动中,已是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的身后!

    想不到这些倭人还蛮有一套的!单钰莹轻斥一声,娇躯侧转,推开两道掌劲,向前后两方的敌人各是推出一掌。

    “轰”,浩荡的掌力击上凌厉的刀剑上的煞气,竟是被瓦解穷解。只是那两个忍者的刀上都是凝起了一层寒霜,而那三个剑手的剑身却是透着丝丝热浪,难过得他们几欲将手中的刀剑立刻扔掉。

    “噗噗噗”,刀剑上的煞气都是打在单钰莹的护身真气之上,发出了几声闷响,单钰莹身形轻晃,扬声道:“不错,还值得我全力以赴!不过,在这之前……”她的身形突然如云般飘起,向倭人中疾扑而去,一排排人影顿时被平空抛飞起来,直往天上飞去,所过之处,竟是无人是她的半合之敌!

    “八格牙鲁!”围攻单钰莹的五个高手都是大骂一声,那原先受伤的忍者此时也将腿上的严寒化开,六人都是暴怒无比,追着单钰莹直奔而去。

    “格格格”,单钰莹轻笑一声,尽是在场中玩起了追迷藏。她的轻身功法在“红日照天下”的催运之下,比之惜花婆婆的“千里一瞬间”也是不会逊色多少,轻烟一般的身影奇快无比地在场中打转,让目睹之人都是一阵眼花缭乱,几欲呕吐出来。

    过不多时,倭人都是纷纷退出,将场地的中央空出一块老大的地方,他们则个个将手中的兵器举着天空,生怕单钰莹突然凌空而落,将自己一掌化为冰陀或是干尸。有些倭人则是将火铳取了出来,只是单钰莹的身法太快,肉眼根本就捕捉不到她的踪影,却是不知道该往哪里射击。好在单钰莹也知道火铳的厉害,也不敢向他们过份逼近过去。

    倭人的八个统帅俱被黄羽翔灭杀于楼顶,此时都只是凭着这几年的杀人经验在各自拼杀,实是一团乱麻,缺乏统一的指挥,当真是打得乱七八糟。

    有了这六个倭人高手的牵制,单钰莹的杀人速度与效率大减。他们几人都是李慕然级别的高手,单对单,甚至以一敌二、敌三的话,单钰莹都可以稳胜对手。但六人联手的话,她顶多也就与他们打个平手,只是她的身法太快,敌人根本不可能将她包围得住。

    双方你来我往,顿时处于了僵局之中。

    但黄羽翔的这边的战斗却更是剧烈,在他一波波永无止歇的杀意之下,傲天剑没有一刻停止过畅饮鲜血,转眼之间,地上已是多了两百来具的尸体。

    魔化的黄羽翔更加具有杀伤力,纵横的剑气夹着他的真气与傲天剑这把上古神兵固有的煞气,便是在掌上稍稍碰触一下,也会将整只手掌炸个粉碎!

    当八个倭人高手向他围拢过去的时候,黄羽翔已经杀了至少三百来人,涔涔的鲜血流满了大地,浓重的腥气让人几欲作呕。

    “啊——”五把剑齐举过头,猛然向黄羽翔劈去,赫人的剑气奇快无比地向黄羽翔打去。

    “破!”黄羽翔虎吼一声,“浩然一剑”挟着无坚不破的气势,一往直前地向五把剑迎去!

    “轰”,一声大响之下,五个倭人剑手都被“浩然一剑”上的大力齐齐震飞起来,“叮叮叮”的三声脆响中,三把剑齐齐断折,断剑挟着沉厚的力道,向倭人中飞去,顿时将三个正看得起劲的家伙刺死。

    五个倭人被震飞的同时,黄羽翔受到这五个高手的反震之力,也是向后连退几步,等到他退到第六步的时候,突然脚下的土地一片涌动,惊人的杀气从地下狂冲而起。

    “嘭”,地下的碎土纷纷弹开,三道人影直冲而去,在漫天的泥土飞扬中,那三个忍者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钻到了土中,随着他们的破土而出,形成了一个品字形,将黄羽翔团团包住。

    三道幽暗无比的刀芒绕着奇怪的线路向黄羽翔挥去,诡异无比,却把他上中下三路都是罩住!

    “滚!”黄羽翔低喝一声,右足微偏,猛然重重地踩在地上,借着这个转折之力,将剑势用尽的傲天剑再度卷舞起来,圈过一道圆弧,向三个忍者削去。

    “叮叮叮”,三把刀几乎是同一时间被削成了两截,三个忍者的偷袭顿告化解。

    “桀桀桀,不愧是倭人,尽知道偷袭暗算,今日便用你们的鲜血来终结你们为恶的一生吧!”黄羽翔傲然独立,沉厚的气势直如死神临世,霸道的气势让人的意志都要完全屈服,浓重的杀意却是让每个人的胆汁都要吐了出来。

    第一次交锋之下,八个高手竟只有两人才将手中的兵器保得完整!他们这两人的兵器也是扶桑著名的铁匠所制,虽然论技艺他们远远赶不上中原的宗匠如欧冶子之流,但勉强抗击傲天剑的几次劈削尚还能够。

    对于一个武林人士而言,得到一把神兵利器不啻将己身的功力翻倍!是以为了一把神兵神刀,人人都可以打得头破血流!黄羽翔的功力原就直追三大宗师,在魔性的刺激之下,功力更是暴增,在傲天剑的切金断玉之下,真是几无二合之敌。若是换过一把剑来匹敌这八个高手,顶多也就是个平手之局,但现在只在一招之下,便将对手杀伤力减消了好多!

    手中没有兵器的那六个倭人高手都是抢到人群之中,夺过了几把刀剑,又跃回了原地,五个剑手稀稀落落地分开,而三个忍者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嘿,藏头露尾,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躲在地上,便永无也不要出来好了!”黄羽翔冷哼一声,傲天剑猛然向地上插去。

    微微地脚下都是一晃,黄羽翔浩荡无比的真气直往地下涌去,竟是将地表都震动了一下。看着他的如此举动,五名剑手原想合击而止,但黄羽翔却是正好抬起头来,冲着他们绽开了一个无比恐怖的笑容,竟是将他们硬生生地赫停在了原地。

    “呛”,黄羽翔拔出了插在地上的傲天剑,向五名剑士一指,道,“下面就轮到你们了!”随着傲天剑的拔出,一道鲜血突然从破开的洞口狂喷而出,直升起了两尺来高!

    原本以那三个忍者的武功,黄羽翔要袭杀他们的话,恐怕要在百招开外,才能将他们一一击毙。但他们却是习惯偷袭暗算,偏偏以闭气功加上扶桑特有的忍术,躲到了地底之下,而以黄羽翔充斥整个岛屿的神识,他们的小把戏又岂能瞒得过他,反倒因为身在土中,绝难躲避,被黄羽翔凌厉的剑气硬生生地挤压得血管齐暴!

    那五个剑手都是齐齐退后了几步,眼神之中再也没有愤怒、杀气、蛮横,只有无止无境的害怕!虽然他们这边人数上千,但好像却只是一千只蚂蚁一般,根本就奈何得了对方一根毛发!

    “嘭!”一声大响,一颗弹丸直打到黄羽翔身前三寸之处,才被厚实的护身真气挡住,“叮”地一声,落到了地上。

    黄羽翔眉头微皱,向地上看去,却见是一粒如小指粗细的金属丸子。他游目四周,向倭人中看去,只见一个倭人端着一把奇怪的火铳,丝丝轻烟正从管口冒出。

    “对,用火枪对付他!”几名倭人都是大叫起来,三十几个倭人都是向村落中跑去。

    入魔后的黄羽翔却是灵识大减,虽然见那些人的离去,却是没有丝毫反应,只是冲着那五个剑手阴森森地笑了起来,傲天剑的扬动中,身形猛然向他们疾冲而去。

    “嘭”,在“浩然一剑”的力道之下,那五个剑手再度被抛飞起来,齐齐往天空中飞去。

    黄羽翔身形轻晃,也是连退几步,适正此时,“嘭嘭嘭”的声音大作,几十颗弹丸以肉眼难见的高速猛然向黄羽翔飞射而去。速度之快,几不下于单钰莹以“红日照天下”催发出来的身法。

    他原本就在踉跄而退,自然再无余力躲闪,“噗噗噗”的闷响中,大多数的弹丸都被护身真气所阻,纷纷掉落在地。但黄羽翔在这些金属弹丸的激射之下,后退之势更急,已是无力再向那五个剑手追击。

    “嗤!”终是有一粒弹丸冲破了黄羽翔的护身真气,打到了他的左臂,将他的衣服划破,留下了一道鲜红的血记!

    “他受伤了!”“他也是个人,不是神!”“打死他,快向他射击!”倭人见黄羽翔受伤,纷纷打破了黄羽翔神魔化身的观念,都是士气大振。

    他们的这些枪枝乃是在海上行凶之时,偶然*了一艘荷兰人的战船得来的,总共得了八门大炮,四十来枝火枪。他们不懂西洋的大炮,当初摆弄之时,反倒误炸死了己方数十人,因此一直藏了起来,没有再用。但这些枪枝却是威力极大,因是弹药有限,他们初试威力之后,便藏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如今果然派上了上场!

    虽然黄羽翔的护身真气极是浑厚,但这些枪弹却胜在力道集中,仿佛针刺水牛,虽然牛皮极厚,但绣花针的尖锐,反倒能刺进去。

    那些执枪的倭人纷纷退到一旁,将弹丸重新装入枪膛,又端枪向黄羽翔瞄去。

    黄羽翔沉吸一口气,在左臂一痛的同时,神智倒是有几分恢复过来。敏锐的神识活泼泼的流转开来,便是连空气的每一丝流动,都清晰无比地掌握在脑中。

    “嘭嘭嘭”,新一轮的弹丸再度射到!

    黄羽翔轻嘿一声,铺出神意,手中的傲天剑在一瞬间劈出百来道剑影!

    流光之剑!

    三十几粒弹丸不再是奇快不可捉摸,每一粒弹丸都有着固定的轨迹,黄羽翔能够一个个指出它们将射向自己的何处!

    “叮叮叮”,在“流光之剑”的高速之下,三十几粒弹丸一一被傲天剑削成了两爿,黄羽翔轻吼一声,左手探出,将七十来粒的碎丸齐齐抄在手中,暴喝道:“还给你们!”

    “抱朴长生”真气贯注左手,以“流光之剑”的剑理,将力道全部聚于脉门,随着左手的甩出,七十多粒弹丸比之原先毫不稍差的速度反射而回!

    “啊!”一连串的惨呼声中,每一个开枪射击之人的双眼都被两粒碎丸刺中,直入脑髓,都是齐齐毙命!

    “魔鬼!”明明刚刚还有效的武器,转眼间便成了对方杀人的利器,除了用魔鬼来形容他的话,还有别的什么词汇吗?才升起的一点士气顿时立告瓦解,比原先还要来得惊恐不安!

    一缕阳光突然破开了云霄,向人群中洒落下来,柔和的阳光照得皮肤暖暖的。不知不觉间,深夜已然过去,黎明终还是来临了!

    但这些倭人的心中却是半分暖色也找不到,如果对方是个魔鬼,为何能够坦然迎对驱逐邪恶的旭日!每一个倭人的心中都在想:原来中原还有这种如同天神魔鬼一般的人物,以前一直没有碰到,只是自己一行运气好!

    “轰”,一颗人头般大小的东西突然落在了场中,猛然间暴裂开来,无数块碎片向四面八方齐齐弹飞而去,热辣辣的劲气顿时狂涌而过,火光掩映中,竟是比旭日还要明亮许多。

    “火炮!”一个念头在黄羽翔的脑中闪过,身体的动作却还在意识之上,早在那颗火炮还未落地的时候,身体已经开始向后疾退!

    横尸遍野之中,几十个倭人躲闪不及,已是被火炮轰得或死或伤,好些人被弹飞的碎片击中,倒时在地上滚作了一团,惨呼声顿时大作!

    激流的热浪涌过,黄羽翔被激起的灰尘扬得灰头土脸,右腿之上也被一道碎片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顿时将他的裤子都给染红了。

    “哈哈哈”,三门朱衣大炮在五十丈远的地方一字排开,四十几个倭人都是站在火炮之后,当中几人,正是刚才同黄羽翔剧斗的五个剑手,却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竟然跑到那边去了!

    “管你是人是神,都要将你炸个天朝底!”一个剑手大声叫道。众人之中,可能数他的汉话最好,有了火炮之利,自然要献宝卖弄一番,却是将“底朝天”说成了“天朝底”。

    这些倭人还真是没有人性,连自己的同伴也不顾惜,为了将敌人消灭,竟是要连同自己人也一同炸死!

    巨痛之下,黄羽翔的意识反倒清醒过来,终是从魔化的境界中挣脱出来,说起来,倒也要感谢这一枚炮弹!不然的话,他说不定便要性情大变,从此在武道上再难取得突破!

    “开炮!炸死他!炸死他!”那剑手大声叫了起来。

    “嘭嘭嘭”,三声巨响之中,三枚火炮向黄羽翔站立之处疾飞而至!

    黄羽翔猛然长身而起,不退反进,向三门朱衣大炮的方向跃去。

    “轰”,三枚火炮同时落在了黄羽翔原先站立的地方,一股比先前还要来得狂暴的气流顿时急涌而出,向四周狂推而出。

    第一次炮轰之后,场中的倭寇便纷纷撤走,不敢围在黄羽翔的周围。好些人却是往单钰莹的方向挤去,俱是想黄羽翔应该不会往这个同伴的方向跃来。谁知单钰莹双掌的杀伤力却是不输火炮,若不是要与身后追击的六人纠缠,死在她手里的人数起码还要翻了个倍。

    但三枚火炮同时轰击的威力也着实大了些,跑在最后面的十来个人都被狂涌的气流抛飞起来,重重地往前摔去,与跑在前面的人顿时撞成了一团,齐齐滚翻在地,轰轰巨响中,又躺倒了几十个倭人。

    黄羽翔的护体真气强横无匹,他纵出的速度又快,激射过来的劲气不但没有对他构成威胁,反倒成了在背后推着他走,将他的身形加速了不少!

    “分别炮轰!准备火铳,绝不能让他近身!”那剑手又吩咐开来。

    “嘭嘭嘭”,三门火炮迅速地填补弹药,又向黄羽翔轰击过去。这一次,三枚火炮却是落在了前后各隔出五丈的距离。

    “嘿,化外之民,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中原武术!”黄羽翔身形如电,已是将前面的两枚火炮让在了身后,傲天剑猛然挥起,纯以精神作为引导,向空中激飞的炮弹劈去!

    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停格,众人都是抬目向上,看着傲天剑划过明丽的光弧,迎向一触即炸的炮弹!

    “嗤”一声闷响,傲天剑在千余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已然将炮弹一削为二!

    没有想像中的爆炸之声,“朴朴”两声,分成两爿的炮弹重重地落到了地上。在众人一片惊咦中,黄羽翔离三门朱衣大炮只有二十丈的距离了!

    黄羽翔一剑劈出,由于剑势极快,已然在剑身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狭小的真空带,当锋利的傲天剑毫无滞涩地破开炮弹时,剑身上所附带的真空地带顿时将刚烧起的火药熄灭!

    “开枪、射他,射他!火炮,快装上,快装上!”那几个剑手都是惊惶之措,已然言无伦次起来,这等神妙的剑术,他们便是做梦也想像不到。

    “嘭嘭嘭”,二十个倭人站成一排,端起手中的火铳向黄羽翔扫射而去。他们射击之后,身后立时有另外二十人填充上来,自己则退到一边重新装上火药。

    黄羽翔的护身真气再强横,却也挡不住这么多的火铳齐射!傲天剑一转,将袭身的铁屑齐齐扫飞,但第二波火铳射来的时候,他的身形也终是被迫停了下来。

    待到第三波火铳之后,三门大炮终是重新填上了炮弹,又可以攻击了。

    黄羽翔心中微叹,知道在火铳与大炮的轰击之下,自己是绝难再前过分毫。再说,剧斗了半夜,身体已经微微有些酸楚,当下主意已是打定,身形猛然倒翻而出,三四起落之后,已是跃到了单钰莹的身边。

    “莹儿,我们走,迟些再来找他们算账!”

    两人对视一笑,双手互牵,向密林中跃去。千名不到的倭人早被他们两个吓破了胆汁,哪里还敢阻拦,见他们离开,当真是连烧香磕头还来不及!

    庆幸自己生还之余,每一个倭人都是心有余悸,想道仅凭着他们两人,便将己方斩杀了五百余人!若是他们再多来这么几个高手,他们便算有一万人,也不够黄羽翔他们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