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深入敌穴
    老天爷这么喜欢开玩笑吗?

    黄羽翔苦笑一下,想了想,问道:“除了这个之外,我们还有什么损失?”

    那名兵士道:“全船两百七十三名人员,共有一百九十七人受伤,十七人死亡,十九人失踪!火药库已被水浸湿,八成的火药已经无法使用!另外,因是受伤人数过多,船上的药材奇缺,大多数的伤员都得不到医治!”

    “水呢?”黄羽翔最关心的还是淡水,虽然整个天地都是水汪汪的一片,奈何却是半口也难咽到肚中。若是没有淡水的话,恐怕他们连三天都撑不了!

    “回统领大人,淡水都装在水囊中,没有半分损失!”

    总算听到一个好消息,黄羽翔苦中作乐地笑笑。原以为大难不死,又能靠到一个岛上,便可以由此脱困,没有想到老天爷只想折磨自己!这种难题便是请了诸葛亮来,在这片茫茫大海上,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岛?

    黄羽翔、司张梦心、林绮思三个人齐齐向身后的岛上看去。林绮思慢慢道:“如果这不是座荒岛的话,我们或许可以找到些有用的东西!”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我们还等什么?”向悬崖看了看,道,“还是我们几个再跑一趟吧!这些人十个有九个受了伤,又不通武功,爬不上这座悬崖,带他们去反倒碍手碍脚!”

    赵海若也向悬崖上看了看,道:“不是还有一顿饭,不如我们先吃饭,待会再去,我肚子饿得不行了!”

    单钰莹轻叹一下,道:“海若,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尽还是想着吃啊?”

    赵海若颇不服气地抬起了头,嘟着嘴道:“不管是什么时候,肚子饿的时候还是要吃饭啊!我不管,我要吃饭!我要吃!”

    黄羽翔将她轻轻搂住,道:“好了,小丫头,咱们的粮食仅够一天之用,不能这么快就用上它们!还是先叫人在海中捕些鱼,我们再到岛上去看看,能不能打到些野味什么的!若是岛上有人的话,那就最好了!”

    赵海若猛然将双手连拍,道:“对啊,船上的东西太难吃了,我又讨厌吃鱼,还是吃些野味来得好些!走,走,走!”

    一马当先,将身法展开,轻盈的娇躯仿佛一片羽毛似的,迅捷无比地向悬崖上飞去。

    黄羽翔呵呵一笑,道:“小丫头都上去了,那我们还等什么呢?”向那名兵士吩咐了几声,让他们带同未受伤的水手、兵士先捕些鱼,将干粮尽量节省下来。

    他原想负着张梦心上岛,但张梦心却是捏着鼻子直躲着他。他又拍林绮思的马屁,人家却是躲得更远,没奈何,只得自个儿爬上了悬崖!他见余下三女一一爬上了悬崖,不禁闷声道:“哼,好啊,有本事你们一直别让我碰!”

    张梦心与单钰莹互看一眼,都是笑道:“回去之后,你给我们好好地洗一下,或许我们会通融一下!”

    黄羽翔拍拍屁股,谑笑道:“好啊,不过,得你们帮我来洗!”

    张梦心与单钰莹都是脸皮不够老到,当下顿时败下阵来,两女都是轻哼一声,直往密林中跑去,向赵海若追去。

    见林绮思兀自拿水汪汪的大眼直瞟着他,黄羽翔轻笑道:“绮思,这个工作就交给你了!”

    林绮思格格格地笑了起来,走到他的跟前,左足猛然向他的脚面上踩去,一踩之下,立刻身形倒翻,已然远遁,遥遥地只听她道:“臭小子,你若是头一个想着我,本公主还可以考虑一下,送几个宫女给你!呸,要本公主替你……一辈子休想!”

    黄羽翔捂足轻跳几下,见四女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便将双手松开,脸上带起了一抹笑意,向她们追去。

    “哈,单姐姐,你想吃清蒸兔子,还是红烧兔子?”赵海若左手提着一只野兔,向身后追过来的三女问道。虽然此时尚是深夜,但天上尚有繁星点点,即使没有这些星星,凭着赵海若的眼力,也没有捉不到的猎物。

    单钰莹微微一笑,道:“随你的便吧,反正还不是你吃得最多!”

    赵海若脸色微红,道:“我哪有你说得那么好!”

    黄羽翔的身形也停了下来,道:“哟,小丫头已经有所收获了!你肚子饿得话,不如先回去吧,我们在岛上转转,看看有没有人烟!即使没有人的话,至少也要多找些野味,不然的话,光靠着在海中捕鱼,如何能维持得了近三百来人的性命!”

    “好啊!”赵海若提着兔子兴冲冲地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低声道,“我还是和你一道去看看!”拿眼睛瞥了瞥黄羽翔,俏脸之上爬上了些许红晕。

    余下三女哪有不明白的道理,不过都怕这妮子会不好意思,只是掩着嘴轻笑不已。

    黄羽翔大是自得,走过去牵着赵海若的右手,道:“好,我们在岛上转转,若是没有人家的话,我们便将这只兔子烤了吃!反正带回去的话,这么多人也是不够吃的!”

    牵着赵海若走在前头,不过在赵海若蹦蹦跳跳地脚步下,他也只好展开身法,跟着她一块疾奔起来。

    “格格格”,三女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单钰莹道:“想不到海若真得对小贼种情了!张妹妹,你在什么时候看出端倪的?”

    张梦心缓步向前,道:“应该是到郑家去的那一次!海若浑浑噩噩的脑子好像一下子开了窍,自那以后,便懂得打扮了!”

    林绮思也是笑道:“那个女孩子不想自己漂漂亮亮的,海若生得如此貌美,只因为她天生顽皮,浑没想到自己的性别!如今终是开窍,自然要为悦己者容了!”

    “啧啧啧”,单钰莹摇头轻叹道,“张妹妹,我发现这些日子你也更加会打扮了!原先老是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衫,可是现在……”

    张梦心脸色微微一红,道:“我现在穿得不也是白色的衣裙吗?”

    单、林两人齐声笑道:“可是你里边穿得可是花色的内衣啊!”林绮思摇头道:“这么鲜艳的肚兜,连我看了都要脸红,更何况臭小子那个好色男人!”单钰莹也嘻嘻笑道:“而且张妹妹每天一到晚上就会嫌热,看你穿着那种肚兜在眼前晃来晃去,连我都会忍不住想要吃了你!”

    张梦心大窘大羞,她在众人的面前,一派武学巨匠之后的沉稳冷静,但对着心爱的男人,却是妖艳无比,豪放大胆之处,绝不下于当初的于雅婷。不过,此时被两女取笑,她终是女子,脸皮不若黄羽翔那般刀枪不入,当下已是羞得抬不起头来。

    单钰莹与林绮思一左一右将张梦心包在中间,道:“好心儿,你害什么羞啊!”

    张梦心突然双手伸出,也将两女抱住,道:“我不害羞!女人讨好自己的心上人,原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不害羞!单姐姐,要不要我送你两件花俏点的内衣?绮思嘛,我就不送你了,你那几件内衣比起我的来,也不差上几分!”

    她本是聪明的女人,知道一味防守的话,永远不能取得胜利,当下立时转守为攻,反向单、林两女发动反击。

    单钰莹倒是脸皮极薄,被她一反问,虽然心中颇有些意动,但却是不好意思答应。反倒是林绮思却仍是一脸嘻笑的表情,道:“梦心,你乃是九天之上降下的仙子,人世间又有哪个女人能同你比!没见我那向来眼高于顶,从来不对女人假以颜色的大哥都恨不得将你给一口吃了!我哪里比得上你!”

    “谁说的,我们的绮思也是百媚千娇的大美人,大哥每次看你的时候,还不是两眼冒火!只要你点一下头,早就成为我们真正的姐妹了!”张梦心带动着两女,已是展开轻功向前面两人急追过去。

    黄羽翔见她们三人久久没有跟来,便放慢了脚步,直等三女的身形从密林中现出,他回头道:“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啊,怎么如此之慢?”

    三女互看一眼,俱道:“秘密!越是有秘密的女人,就越是美丽!”

    黄羽翔怪叫道:“喂,我是你们的夫君大人,难道你们还要对我保密吗?”

    “狗狗!狗啊!哈哈,臭小子,心姐姐,我们可有狗肉吃了!”欢喜之下,赵海若已是挣脱了黄羽翔的大手,左手一甩,将手中的兔子扔到了地上,身形闪出,当真是快如急弩,迅捷得无以复加。

    张梦心拣起了地上的兔子,道:“这丫头,真是见了西瓜便丢了芝麻!”

    话才说完,赵海若便已经返折回来,右手倒提着一只浑身漆黑的大狗。这小丫头还真是厉害,以狗这种嗅觉如此灵敏的动物,竟然连叫一声也没有便被她震断了颈骨。

    “这只野狗还真是大,好重啊!臭小子,这够咱们吃上几天?有十天吗?”

    黄羽翔看了看那只大黑狗,突然又惊又喜,道:“光给你一个人吃都吃不了十天!不过,小丫头,这真得是只野狗吗?”

    “怎么不是?”赵海若将大黑狗一把提起,放到眼前看看,道,“你看它还蛮要漂亮的,竟然还给自己带了一根项链!”

    张梦心轻笑一下,道:“海若,这是狗项圈,不是项链!”扭头对黄羽翔道,“大哥,照这么说得话,这里果然有人家了!”

    黄羽翔点点头,道:“那是自然!不然的话,这只黑狗也是人扮的,居然会自己戴项圈了!我们再往前走一些,说不定便能遇着人家了!哎哟,咱们把人家的狗都给杀了,这可怎生是好!”

    赵海若嘻嘻笑了下,道:“那我们就装着不知道啊!反正也没有人看到,大不了赔他们一些银两!”

    黄羽翔摇摇头,道:“若是这里的人不与外界往来的话,你便是给他们银两,他们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不如将你这个小丫头低押在这里,每天都替他们抓猎物吧!”

    “好啊好啊!在这里玩几天蛮有意思的,不过你可要陪我啊!”赵海若将大黑狗往地上一扔,拍手笑道。

    其余三女都是闷笑不止,黄羽翔原意是打趣赵海若,将她比作了大黑狗,谁知这小丫头一派天真,居然将他也扯了进来,反倒变成了在说自己也是狗一般。

    “好了!这只狗和兔子便先扔在这里不管了,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吧!”黄羽翔身形纵起,已是向前弹身而出。

    张梦心三女将赵海若齐齐拥住,单钰莹道:“还是我们的海若厉害,每次都将小贼斗得丢兵弃甲,狼狈而逃!”

    赵海若茫然不解,将大大的双眼在三女的脸上移来移去,突然低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了!”

    四女都是嘻嘻哈哈,齐齐向黄羽翔追去。

    “小贼,你找到这里住的人了?”见黄羽翔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单钰莹不禁问道。

    “噤声!”黄羽翔低喝道,“你们看!”手指向前方一指。

    单钰莹四女都是掩了过来,顺着他所指的地方望去。黄羽翔处僧地便是密林的出口,在密林之外,却是一片极大的平地,黑夜之中,兀自有许多灯光从各个角落传来,竟是好几排连绵的房屋。

    单钰莹大喜,道:“小贼,你一本正经做什么,这里有这么多人,我们肯定借到足够多的粮食!”

    黄羽翔轻笑一下,道:“粮食是很多,不过人家不一定肯借给你!你仔细看看,那边几个巡逻的人!”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单钰莹凭着先天真气修成的眼力当真是巨细无遗,即使以这种黑暗的环境,仍是将对方衣服的每一片皱折都看得清清楚楚。

    她仔细看一下,道:“嗯,他们都用黑布包着头脸,看不到他们长得什么样子!咦,这种打扮好像在哪里见过!”她转过头来,向旁边的四人看去。

    “倭寇!”五人都是轻叫一声!

    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却要先经风雨考验!黄羽翔猛地一拳砸在地上,道:“这帮倭寇将我们害得如此之惨,非要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稀里糊涂不可!”

    “现在怎么办?”林绮思向黄羽翔问道,虽然她自己也是智敏过人,但却是极顾着黄羽翔的面子,将决定权交到了他的手中。

    “自然先去看个究竟!”黄羽翔轻笑一下,道,“顺便带些药品回去,他们总会有人受伤,看他们这么多的房子,恐怕住在这里的人极多吧!”

    见赵海若已然身形窜起,黄羽翔忙伸臂急捉,将她带到怀中,道:“这次我们可不能轻举枉动!我们几个虽然不惧怕这些倭寇,但船上的兵士却是十有九伤,若是惹得倭寇搜查整个岛屿,定会发现我们的那艘船!”

    赵海若向他不耐烦地瞪了一眼,道:“你好烦啊,再不走的话,天就要亮了!”反手一带,拉着黄羽翔已是向那片屋舍飞去。

    单钰莹略一思索,便道:“张妹妹、绮思,你们先留在这里,倭寇之中也有几个好手,若是被他们查觉了,小贼的计划便要落空了!”

    张梦心与林绮思都不是意气用事之人,闻言都是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们绝不会乱来的!”

    单钰莹向左右看看,展开神识,身形纵扑之际,直如黑夜中的幽灵,根本看不出她的动作。

    林绮思轻轻一叹,道:“早知道的话,我便要勤练武功了!都怪我太懒了,只跟娘学了‘夺心慑魂*’,不然的话,也可以跟着臭小子到处看看了!”

    张梦心嘻嘻一笑,挽着她的胳膊,道:“那我们姐妹从明天起就勤练武功,绝不能再让大哥将我们甩在一边!”

    两女说话之间,黄羽翔三人却是已经掩到了村落之间。赵海若带着黄羽翔纵上了离他们最近的一间茅屋之上,小声道:“跟你赌赌,你说这间屋子里住了几个人?”

    “这有什么好赌的,看一下不就知道了!”黄羽翔将屋顶上的树枝竹杆拨开,向里边望去。

    “怎么样?”单钰莹的身形落到了两人的中间,向黄羽翔轻声问道。

    黄羽翔直起头来,道:“乖乖,这个屋子睡了有三十几个人!”向四周游目一看,却见像这样的屋子约有一百五十间左右,将村落的外层团团包住;比这种屋子看上去精致小巧一点的房子,又有百余间,围在村落的第二层和第三层;不同于其他都是平房,中间的三间屋子却有四层高,星星灯火便是从那里传来,还隐隐有丝竹之声。

    “这里是倭寇普通的士兵,其他屋子便是他们所谓的武士和忍者所住的吧,中间的几间大房子,应该是倭寇的头目了!”黄羽翔翻身向第二层的屋子跃去,依法施为,向屋底看去。

    等到两女也是跃了过来,他轻声道:“这里是八个人一间!”又向第三层屋舍跃去,“这里是四人一间!”看来,越是往中间,居住之人的身分也越是高。

    “嘿,倭寇还真是打算在这里生根发芽!约摸估算一下,这里差不多有六千余名倭寇!”黄羽翔苦笑一下,道,“看来我们又要以寡敌众了!”

    “可惜我的雷震子被你用光了,不然的话,就把他们炸个底朝天!”赵海若大觉可惜,那些雷震子本是她的玩具,原准备回听风阁将满山的野兽吓个鸡飞狗跳的,却被黄羽翔挥霍个了干净。

    黄羽翔心中一动,道:“也许,不一定非要雷震子我们也能将这里炸个底朝天!”

    单钰莹一怔,道:“你是说……”

    “不错!”黄羽翔点点头,道,“倭寇的战船有火炮,这里定然有火药的仓库,我们再到处洒些油,然后点把火之后,当可以一战告捷!”

    单钰莹点点头,道:“不过,你可不要忘记我们的粮食已经无多,怎都要先抢些粮食回去!否则的话,便是能炸他们都炸死、烧死,恐怕我们也要饿死吧!”

    “你放心,你夫君怎舍得让他的小娇妻饿着呢!”黄羽翔抓着两女的胳膊,往最中间的高楼上跃去。

    “哈哈哈”,几声淫靡不堪的笑声传来,时不时夹着女子低低的呻吟声。单钰莹是过来人,脸色顿时大羞,拉着赵海若,不让她探头往下看去。

    这座高楼果然比其他的屋子来得考究得多,连顶上的遮蔽之物也是换成了瓦片。黄羽翔向两女轻笑一下,将瓦片掀开,向底下看去。

    底下的屋子甚大,约摸四丈见宽的样子。四周都是点着蜡烛,将整个屋子照得一片光亮。八张极其低矮的桌子围成了一个方形,桌后各有一个盘膝而坐的男人,年龄都在三十以上,俱是在嘴上顶着两片奇怪的小胡子,发辫的样子也甚是稀奇古怪。朝南而坐的那人,却是足有五十来岁,虽然看不出他身怀武功,但是暴突在衣服外的身体,却是展现着他惊人的暴发力。

    这八人的身边各跪坐着两个只着丝丝片缕的女子,相貌都还算动人,年纪各有差异,但最大的不过三十,最小的看上去却仅有十五六岁,胸前只隆起了低低两团。

    那八名男子叽哩呱啦地说上几句,便饮一下酒,在身边女子的身上摸上几把,有几个人抓得太过用力,顿时引得那些女子发出低低的呻吟声,却是不敢将声音放得太多,生恐惹怒了那几个倭寇,会受到更严重的惩罚。

    桌子围出的空间中,有四个身着宽大衣裙的女子正在翩翩起舞的,她们的衣裙甚是奇怪,在背后都系着一个像是枕头一般的东西,黄羽翔虽然不识,但也可以猜出,这四个女子应该是从扶桑来的。

    另有两名女子跪坐在一边,丝竹之声正是从她们手中的乐器发出。她们的穿着,与跳舞的四女却是一般无二。

    “不要!”那名才十五六岁的少女发出一声尖叫,柔嫩的身体已是被粗壮的身体压在了身下,两条雪白的胳膊用力推拒着正在侵犯她的禽兽。

    她是汉人!由此可见,这十六名跪坐侍奉的女子,可能是倭寇打劫货船、沿海村舍时掠夺到的。见她如此受辱,另外十五名女子中,只有四五个露出不忿之色,娇躯都是一阵发颤,似是想要抢上去帮忙,却又心中害怕,而正在犹豫不决。但剩下的女子眼神中除了茫然之外,便再也没有丝毫情感。好像已被折磨了一万年,虽然韶华尚在,但心却早已死去。

    “哈哈哈”,另外七个男人都是笑了起来,又说一通倭语。想来是说那名男子性急,连将那女子带到自己的房子施淫都来不及。

    “八格!”那男子左右开弓,将身下的少女连打了两个耳光。他虽然未用上多大的力气,但男子的力气岂是一个柔弱的少女所能抵抗,她粉嫩的脸蛋立时红肿起来,浮起了十根清晰可见的指印。

    一丝腥红的鲜血从少女的口中流出,无神的双眼中闪动着怨毒的光芒,少女的脸蛋上爬满了泪水。

    黄羽翔只觉恼恨莫名,怒气上涌之下,直想一跃而下。但身形未动,心中却是另有一个声音在说:若是现在去救那个少女的话,自己诸人在岛上的行踪便要暴露!自己若是鲁莽出手的话,可能两百多条生命便要因此而死!

    他长吸一口气,强自平息下心中狂怒的心情,五指握紧,手中捏着的瓦片刺入他的掌中,鲜血顿时顺着他的手掌滴下。他心中愧对那名少女,手握瓦块之时,将真气硬生生地撤消,任凭瓦片刺破皮肤。仿佛只有鲜血的流出,才能将血液中饱含的怒火渲泻一点,也才能稍减几分对那名少女的负疚!

    “哇!”正在施暴的那个倭人突然暴跳起来,左颊之上一片鲜血淋漓!原来他正欲亲吻底下的那名少女,却被她狠狠地咬了一口,将左颊上的肉硬生生地咬下了一块。

    “八格牙鲁!”那倭人转到身后,拣起放在地上的武士刀,“呛”地一声抽了出来,小眼睛向那少女狠狠看去。

    “呸!”那少女将咬下的血肉吐了出来,怨毒的眼神如同熔岩般滚热。

    那倭人突然笑了一下,将手中的武士刀扔在一边,双后伸到裤头处,开始脱起裤子来。看来,他还不急于杀死那名少女,欲在她临死之前,还要夺走她唯一珍惜拥有的东西!

    丑陋的身体释放着无穷的欲望,野兽般的眼神无比得贪婪,那倭人脱得赤条条,向无助的少女走去,得意*的笑声充满着整座高楼!

    少女紧紧地闭上了双目,舌头伸到牙齿中间,便要重重地咬下去!别了……早在被擒的那一天,自己就应该随着父母一同死去的,但为了年幼的弟弟,一直苟且偷生!但,再也撑不下去了,爹、娘,女儿来看你们了!

    颊上一麻,牙齿便再也咬不下去了!冰凉的身体突然一暖,一双温柔的臂膀将自己团团包围住!绝对不是那些禽兽,他们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禽兽,绝不会有这么温柔!

    眼开双眼,入目的是一张愤概之中带着无比温柔歉意的脸庞……看不清真切,眼睛好痛,但那人却是自己的同胞,是个汉人……如同兄长一般紧紧抱着自己,那双温柔用力的双臂!

    ——卷十三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