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风浪终平
    天上的云,海上的风,少女的心,这是世上最是变幻莫测的东西。转眼的功夫,明和日丽的天空便成为一团漆黑,狂啸的海风似要将大船一下子撕裂,颤抖的船身让每一个人都感到了心惊肉跳!

    “大哥,快将帆降下来!”张梦心也顾不得保持淑女的文雅,将嗓门提到最高,使劲叫道。

    船帆面积大,在海风的吹拂之下,几有将整艘船都掀倒的样子。船身在风力的作用力,不停地转着圈子,将甲板上的几人打得东倒西歪!

    “心儿、绮思,你们快进舱内!莹儿,你到处看看,将外面的人全部弄到里边去!”黄羽翔运起内力,虽然海风呼啸,但他的声音却是让众人清晰可闻!

    强劲的风力,再加上船身的巨晃,黄羽翔却也不敢向桅杆处一跃而去,若是如此做得的话,恐怕自个人儿先要被卷到海上去了。他气贯全身,使出千斤坠的功夫,一步步向目标走去。

    只是大自然的力量却非凡人所能抵抗,饶是以铁杉木的坚硬,在这等大力狂打之下,也是发出格格的声音,指不定什么时候会被折断!黄羽翔虽然心急如焚,但脚底下仍是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疏忽大意!

    “啊——”连续几声叫喊声中,原来抢到桅杆旁,欲将船帆降下来的水手,早已经无力将船帆解下,只是死命地双手抱紧桅杆,身体已经被海风吹得飘浮起来!但海风实在太过强大,他们才支持了一会,便再也抓不住桅杆,被狂暴的巨风卷到了漆黑一片的海上。

    傲天剑猛然出鞘,寒光闪动之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重重地击在桅杆之上!黄羽翔大喝一声,情势危急,已经容不得他慢慢将船帆降下,在“浩然一剑”之下,纵使以铁杉木所制的桅杆,兀自被一剑削断!

    “呼——”倒落下来的桅杆还没有落到船上,便被强劲的海风卷起,向左侧的甲板上狂撞而出。那边正好有个水手正双手扶着船沿,死死地与巨风相抗,当下顿时被桅杆撞个正着!还没有等他发出惨叫的声音,巨大的力道已将他抓住的船沿撞得粉碎,连着他的尸体、片片碎木、横飞的桅杆一起飞到了海面之上。

    “娘的!”黄羽翔大骂一声,将傲天剑用力插到了甲板上,心中暗恨不止。一条生命因己而亡,实是让他自责不已。但以目前的形势,实是容不得他多做它想,骂声过后,已是将傲天剑收了起来,一步步向还滞留在甲板上,无法回转到舱内的水手、兵士行去。

    好在没有了船帆,船身受到的力道却也减少了大半,虽然仍是颠簸不定,但比起刚才的直打转来,还是好上了许多。至于没有了风帆,怎样才能在茫茫的大海上求生,那就是以后的事了,若是眼前的性命都保不住,又岂能说到以后的事!

    “哐当!”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炽白的闪电横飞中,瓢泼般的大雨终是倾泄而下。雨点仿佛经过内家高手以上乘内力催发,打在人的身上,竟是出奇的疼痛。有几个水手便是因为吃受不住这种痛楚,而松开了双手,立时被卷得失去了踪迹。

    好在黄羽翔和单钰莹纷纷出动,再加上赵海若也终是赶来,合三人之力,还是将尚留在甲板上的十来个人员全部救回了舱中。

    “轰轰”,在天地的肆意咆哮中,人类只是危不足道的一只蚂蚁,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用双手抱头,期待着这场暴风雨的过去!

    “娘的,贼老天!你瞎了眼,分不清好人坏人吗!你要有眼睛的话,便睁开来看看,有雷便要向那些倭寇的头上劈去!做好人尚且要受到如此恶报,那老子若是大难不死,便要做个大恶人,有种你便来劈我!”黄羽翔心中担了一条人命,又见诸女紧紧抱成一团,个个脸色煞白的样子,心中不禁大痛,但此时此际,却也只能这样子咒骂老天爷几句而已。

    “哐”,炽白的电流仿佛乱舞的银蛇,将船舱一下子映得纤毫可见。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是煞白无比,在这等天地神威的面前,任凭一个人的武功有多高强,还是没有丝毫用武之地!

    单钰莹诸女平时虽然个个都是凶神恶煞,但到这等危急关头,终是露出了女子固有的柔弱,都是挤成了一团,任凭娇躯在天地狂啸中瑟瑟发抖!

    “轰”,一个巨浪拍打在船身上,将众人的身体都是凭空打起来,向船板上撞去。

    “娘的娘的娘的!”黄羽翔连连咒骂,终是走到了四女跟前,双手极尽可能地伸长,将四女都是抱在了其中。

    林绮思虽然不若其他三女都到了黑夜便可视物的程度,但对黄羽翔的体味却是极其熟悉,虽然船中一片漆黑,看不到他的样子,但却从他的体味将他给认了出来,便任凭他抱住。

    感受到四女无一例外地娇躯发颤,黄羽翔大是心痛,只是将四女紧紧搂住,用自己的体温、用自己的拥抱来消减四女几分害怕恐惧的感觉。

    “大哥,我们会不会死啊?”张梦心的声音都在瑟瑟发抖,上下牙齿不停地打颤,“我还没有和大哥成亲,我还没有为大哥生下子息,我还要与大哥一起生活十年、一百年、一生一世,我不想这么快就死!”

    “傻子,有我在,你怎么会死呢?”黄羽翔将下额抵在张梦心的秀发上,道,“我们都不会死,老天爷不是会保佑好人的吗,我们哪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

    “你刚才还在骂老天爷呢,他怎么可能还会帮你!”赵海若发颤的娇躯在被他抱住之后,便停止了抖动,这当儿俏脸之上已经恢复了几分血色。

    “嘭!”老天爷似是在回应赵海若的话,一个更为强烈的大浪扑来,重重地打在船僧上,在“哟”地一声中,船中所有人都被甩得到处乱撞!若不是这艘船乃是用铁杉木所制,火炮都难伤毁,早就在前几波大浪中便碎成了一片!

    “格格格”,小丫头反倒笑了起来,双手抓着黄羽翔的衣襟,道,“你看,老天爷也不肯帮你你!都怪你,谁叫你在背地里骂我,所以老天爷才会惩罚你!”

    “哐啷!”惊雷一个比一个还要来得赫人,“滋滋”的电流横飞中,甲板上已经有好些东西被电流轰得炸成了片片碎碎!

    饶是赵海若胆气大增,也不禁傻了眼,再也说不出话来!

    船身没有一刻停止过巨晃,众人一直处于东倒西歪的状态,实是每一刻都处在覆沉边缘,狂暴的雨点“噼哩啪啦”地打在船顶,如同炒豆子一般,直似有将船顶击穿的趋势!

    狂雨卷着暴雨,挟着从海中带起的浪花,从破开的舱门中狂涌而入,将所有人都是打得湿淋淋的一片。海中风大,时已近十一月,正是寒风大起的时候,吹在身上,每个人都是瑟瑟发抖起来。

    单钰莹微微张开“红日照天下”*,将五人的衣服在瞬间烘干。从她烘干衣物,却不让衣服出现焦迹,便可推知她的内力操控已是收发同心,如臂使指般得心应手。

    “臭小子,若是有下辈子,我可要比她们先遇到你!你说说看,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林绮思死死地搂着黄羽翔,若不是竭尽力气大叫,恐怕连近在咫处的黄羽翔也听不到。

    “我的大小姐,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乞求这艘船不会被掀沉了!你说,我干嘛不搂着别人,就抱着你们四个呢,我的心意你们还不懂吗?”黄羽翔的中气远为充足,说起来也没有十分地吃力。

    单钰莹与黄羽翔已经经历了好几次生死大变,早就习以为常,与黄羽翔也心意相通,实是不必再用言语来表达。她只是紧紧地搂住黄羽翔的腰身,将头贴在他的胸膛上。

    “你不搂着别人,那是因为他们都是男的啊!”赵海若虽然被惊雷吓得一愣一愣地,但该说话的时候还是一句都不肯少说。

    黄羽翔见这妮子在这份上还同自己胡搅蛮缠,将头颈微转,已是在赵海若昂起的小嘴上用力吻了下去。

    在这种生死关头,人的*反倒更容易被点燃起来,赵海若闷哼一声,娇躯在一瞬间变得火热,贝齿轻启,已是用力反吻回去。

    受到她的感染,其余三女的呼吸都有些粗重起来,黄羽翔抬起头来,在三女的唇上一一吻过,道:“都给我沉思静神,脑子里什么都不要想,只要用力抱着我就行了!便是真得船翻了,我们也要在一起,与老天爷再抗抗,看他能不能整死我们!”

    “大哥,这是不是都是我的错?冬前辈说过,天妒红颜,若是一个人太完美了,便要遭到天遣!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都是我连累了大家!”张梦心低低抽泣道。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傻心儿,你都在胡说些什么!我的心儿固然美,但尚有雨情,你还不会武功,她可是问剑心阁的传人,说起来,怎都比你还要受到老天爷的嫉妒,如果老天爷真得要将你们收回天上的话,也应该先找雨情啊!”

    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黄羽翔复道:“好了,大家都不要再说话了!我们要尽可能地保留体力,若是真个遇上不幸的话,也要有力气逃命!”

    四女都是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暴风狂雨似是永无止歇的意思,一波波卷涌直劈,两百多人便都在这一艘孤船中,无助地听任老天爷的安排!

    随着巨浪的拍打,舱中的诸人都被一一弹飞起来,不停地向着周围的船板上撞去,才不过一柱的时间,便已经有好些人被撞得脚断手折,头破血流,惨叫声、呼痛声在外界的轰鸣巨响中,才一响起便被湮没不可听闻!

    虽然没有了风帆,但在海风的狂井中,船身还是以极高的速度在海上飘行着,比之船身完好之时,兀自还要快上许多。

    在不停地颠簸之中,终是有些人吃受不住,在剧烈的撞击中昏迷过去。

    黄羽翔早就张开了护身真气,将五人全部护在了其中,虽然被不停地撞击,但却是丝毫也没有伤到。只是其余诸人不比他们五个,都是被撞得惨不忍睹。

    纵使暴风雨再猛烈,船身再如何颠簸,只要躺在心上人的怀中,这里便是世上最最平静的避风港!闻着黄羽翔强烈的男子气息,四女都在心中升起了一股平和的感觉,只觉外界突然变得一片平静,仅剩下他们五人紧紧地搂在一起,直到天荒地老!

    不知不觉之间,四女都觉眼皮沉重,在黄羽翔的怀中慢慢睡着。

    暴横的风雨持续了几有一个时辰,这才缓缓收歇,风浪都小了好多,但势头依然还是很大。不过,刚才那么大的巨浪都没有将船身打沉,以后便没有这种危险了!

    众人被摔打了一个时辰,都已是意志昏沉,大多数人早就昏迷过去。虽然船身不再巨晃,只是时不时地轻晃几下,但众人都是没有精力再爬起来,在舱中躺成了一片。

    黄羽翔终是喘了一口粗气,低声道:“心儿、莹儿、海若、绮思,我们脱险了!呵呵,老天爷终还是开眼了!”

    等了良久,兀自不见四女回答,黄羽翔心中微慌,忙向四女看去,只见四女虽然将他抓得紧紧的,但却都已经沉沉睡了过去。他刚才全心全意地抱着四女,根本就无暇理会旁的事情,到此刻方发现原来她们竟然已经睡着了。

    他心中大松,上身一歪,也是躺倒在船板之上。四个女子齐齐压倒在他的身上。黄羽翔松开双手,连喘了几口粗气,双眼瞪着舱顶,劫后余生的轻松感顿时笼罩了全身,不知不觉间,也是眼皮沉重,慢慢睡去。

    茫茫大海之中,这一艘孤船在狂风的推进之中,向未知的方向快速驶进。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船身一阵巨颤,将黄羽翔从沉睡中惊醒过来,他缓缓张开了双眼,伸手揉揉眼睛,一骨碌爬了起来,突然动作一停,想道:“莹儿她们呢?”入睡前她们明明都趴在自己的胸膛上,怎得都没有了踪迹。

    他双眼一瞥,向四周看看,终是笑了出来。原来单钰莹与张梦心都滚到了左边的船板处,而赵海若与林绮思则跑到右边去,许是暴风雨虽然减小,但力道仍是极大,在他们昏睡的时候,颠簸的船身将众人打散了。

    看了看黑漆漆的舱内,黄羽翔打开破败的舱门,走上了甲板,抬眼望天,却见此时已然月上中天,满天都是星星。如此晴朗的月空,怎能相信在半天之前,还有惊天动地的大风暴呢?

    从危险中脱身而出,更加能感到这新鲜空气的可贵。黄羽翔贪婪地吸了几口,似是犹觉这样做不能释放心中的欣喜之意,又趴在甲板上连连吻了甲板几下。不过甲板上满是被狂风卷上来的海水,他嘴上沾了一些,顿时满口苦涩,忙在一边大吐口水起来。

    “海若,你不要胡闹了!咦,大哥呢?”张梦心的声音从舱中传了出来。

    “小贼许是已经到外面去了!”单钰莹在说头一个字的时候声音还很远,但说到“了”字时,人已经站到了甲板之上,看着正在猛吐口水的黄羽翔,不禁笑道,“你们快来,小贼果然在这里!”

    绕着圈子走到了黄羽翔身上,单钰莹道:“小贼,你怎么了,难道还没骂够老天爷,还要对他吐口水啊!小心他又再生气,再来一场暴雨!”

    黄羽翔似是将身体里的水份全部吐完了,但仍是止不住地嘴巴苦涩,他苦着脸道:“我哪还敢骂老天爷,只是我喝了几口海水,现在正难受得紧!”

    说话之间,张梦心三女也走了出来,纷纷围到了黄羽翔周围。

    黄羽翔靠着船板,一屁股坐了下去,道:“好在大家都没有事,贼老天总算没有赶尽杀绝!”

    张梦心陪他坐了下来,不过臀部才刚一沾地,立刻哇地一声跳了起来,道:“地上好多的水啊!”将小嘴嘟起,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看她那副狼狈可人的样子,四人都是大笑起来。长久以来,张梦心总是一副不惊不怒的武学巨匠之后的样子,从来都没有看到她如此天真可爱的一面。

    见众人都是大笑起来,张梦心更是窘迫,不依地道:“你们、你们都欺负我!我、我……哼,让你们笑话个够吧!”将娇躯投到黄羽翔的怀中,不再向三女看上一眼。

    嘻嘻哈哈之间,舱中的诸人都是醒了过来。初时一门心思都在与暴风雨搏斗之上,直到力竭不支,终是沉沉睡去。此刻一醒来,都是感觉到浑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痛,都是哼哼依依地呼痛起来,整艘船只一下热闹起来。

    黄羽翔拍拍张梦心的俏肩,道:“不管怎么样,我们怎算躲过了这场大劫!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哈哈!”

    张梦心看了看已经消失无踪的主桅,苦笑道:“船桅都没有了,我们可要如何航行啊?”

    “我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临近的小岛之类的!”黄羽翔飞身纵上了船舱的顶篷上,向四周极目远眺,等到他的身体转到船僧后时,突然笑了起来,道,“哈哈,还真是巧,原来我们的这艘船正好撞在一个岛上!心儿,你说我们到岛上砍些木头,再以船上的棉被等作为风帆的话,可能不能将我们送回陆地?”

    林绮思摇了摇头,道:“臭小子,你还真是会异想天开,棉被等物遇到雨水的话,便会皱折,无法再用!”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这不正好!下雨天我们便躲在舱中休息,等到天晴的时候再行路也就是了!”

    张梦心轻啐一口,终是笑道:“哪有这种事情!船上应该还有备用的风帆吧!只需砍些木头,重新做个主桅便可以回转了!”

    黄羽翔终是心中大松,从舱顶一跃而下,道:“哈哈,那我们便赶快去岛上,砍几根木头过来!”以他们五人的身手,便是要将小岛上的树全部削去,恐怕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张梦心四女都是齐齐点头,却见黄羽翔突然身形一矮,已是蹲在了地上。四女都是熟识黄羽翔的为人,只道他又要赖皮,乘机占些便宜,都是嘻嘻哈哈地看着他。

    黄羽翔抬起头来,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道:“我、我要上一下厕所!”赵海若下的泻药药力还没有完全散去,这当儿又是发作起来。

    他双手捂着肚子,一个劲地向舱中跑去。四女对看一眼,都是笑了起来。单钰莹将赵海若搂在怀中,道:“海若,以后可不要再这么整小贼了!”

    林绮思轻轻一笑,道:“钰莹,你心疼他了?”

    单钰莹向她横了一眼,笑道:“难道你不心疼吗?”

    张梦心张开双臂,将三女都是抱住,道:“我们都是好姐妹,要和大哥过一生一世,永远也不分开!”

    正说话间,黄羽翔又急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赵海若双手一拍,笑道:“看来连这臭小子都不舍得与我们分开,又跑回来了!”

    林绮思却是大奇,道:“你不是每次都要上一柱香左右的时候吗,怎得这次这么快?”

    黄羽翔双手捂着肚子,双脚已是缠在了一起,脸上满是痛苦之情,道:“船里的那个厕所全部都是水,想上都没有地方蹲得下!我还是到岛上去找个地方吧!”

    身形如飞,已是向岛上跃去。他们的船只抵在小岛旁的大碓石上,这才稳了下来,与小岛的距离不过五丈来远,不过临着他们一面的却是十来丈高的悬崖。不过凭着黄羽翔的轻功,自然不成难题,扑到悬崖之上,手足并用,已是攀到了崖顶。

    四女对看一眼,双手互握,也向小岛上飘去。

    “喂,我去找地方解决问题,你们可不能偷看啊!”黄羽翔丢下一句话,便火急火燎地钻进了一个灌木丛。

    四女都是不约而同地将鼻子捂了起来,齐声娇叱道:“鬼才会去偷看你!”说完,都是格格地娇笑起来。

    “来,我们去挑根坚硬粗实点的大树,拿回去当主桅!”单钰莹向林中走去,双掌连拍,所及之处,每一根大树都被一掌拍断。她连出十来掌,回过身道,“这些树太不牢靠了,恐怕被风一吹便要断了!”

    张梦心提起一根倒下的大树,双手用力一折,已是将大树折断,道:“单姐姐,你不知道自己的力气有多大,自然这么说了!不过,这里的树木真得不够坚硬,我们到那边去看看,那几棵树好像是香樟木,极是坚硬!”

    四女在林中微一游走,终是挑一根又粗又长又硬的大树,由赵海若用剑将杂枝树皮去掉,再经单钰莹以内力烘干,已然成了一根像模像样的桅杆了。

    看了看身后倒下的一大片树木,四女都是嘻笑不止,终是倒拖着这根桅杆,向崖边走去。

    行到崖边的时候,黄羽翔也施施然地走了出来,双手仍是抚肚子,不过脸上却是舒服之极的表情。他向赵海若瞪了一眼,道:“小丫头,你要是再敢这么做的话,我非要打你的屁股不可,还要脱了裤子打!”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我从不穿裤子,只穿裙子!你要脱的话,便脱自己的好了!咦,你不是说厕所都被淹了吗,那你哪来的厕纸?”

    黄羽翔的脸上顿时微微泛红,四女面面相觑,俱是满脸的嫌恶之色,嘴里啧啧啧地连连摇头不止。

    单钰莹与赵海若当先爬下了悬崖,再由林绮思与张梦心将所砍的桅杆扔了下来,临到座船上空一丈的距离,单、赵两女俱是身形腾空,双双劈出一掌,将巨木落下的大力消去,一人一头,已是将桅杆接住。

    黄羽翔与另外两女也爬了下来,他道:“好,我们将备用的风帆取了出来,做好船帆!”

    此时甲板上已经围了许多水手和军士,见他们五人才一会儿功夫,便抬回了一根这么粗长的桅杆来,都是大感惊奇,只觉跟着黄羽翔这个统领大人,便什么奇迹都会发生。虽然前途茫茫,但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必胜的信念。

    “启禀统领大人!”一个兵士跪倒在黄羽翔的跟前,道,“情势危急,我们所有的粮食都被海水浸泡,仅余一餐之用!”

    什么?屋漏偏逢连夜雨,看来老天爷虽然没有将黄羽翔他们淹死在海中,却是仍不肯平白地放过他们,又加给他们一个艰苦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