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一章暴风聚雨
    “喂,你们几个把被子都卷走了,那让我睡什么?”黄羽翔见四女嘻嘻哈哈地瓜分仅有的几条被单,不禁抱怨起来。

    船舱之中自然没有如此大的床能够容得下五人,四女便在地上搭了个地铺,铺了好些被子、毯子,原本四人都颇有内功根底,自然不会冻着,况且林绮思出手,自然不会小气,这些被毯都是宫中的上好之物,又柔又暖,躺在上面端得舒服。

    四女脱去外衣,都是挤到了被中,靠坐在舱板上,也不知在些说什么,都是低笑连连的样子。她们四人,单钰莹与赵海若坐在最中间,另外两女则分坐两边。四女都是难得的美人胚子,并坐一排,当真是说不出的美丽诱人。

    黄羽翔看得眼热,双脚一甩,将鞋子脱去,硬是挤到了单钰莹与赵海若中间,道:“有什么好事,怎得不说给你们的好夫君听听!”

    赵海若一个“鲤鱼挺身”,双脚抬起,踢在了他的臀部之上,笑道:“臭小子,出了一身臭汗,没有洗澡就往这里钻,臭都臭死了!”

    黄羽翔没有提防,而这妮子的手脚也太快了些,竟是被她硬生生地踢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对面的舱板上。其余三女一见,都是格格格地笑了起来。

    单钰莹将赵海若搂着,笑道:“海若,你真是好样的!我几次都想教训这小子一下,都是没有机会出手!”

    张梦心嘻嘻一笑,道:“怕不是没有机会,而是舍不得吧?”

    林绮思也随声附和道:“是啊是啊,钰莹最是嘴硬心软,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

    赵海若冲单钰莹的嘴巴一阵打量,犹豫地道:“哪里像刀子来着?”

    黄羽翔摸着屁股走了过来,呲牙咧嘴地道:“小丫头,你想谋杀亲夫啊,下手这么重!”

    赵海若摆摆手,道:“若是连我都不赢,你怎么能当我的夫婿呢!不行,我要告诉师父,将你给休了!”

    黄羽翔再次挤到了单、赵两女的中间,可能两女看在他吃痛非小的份上,这次都没有难为于他,让他坐了进去。他双手伸出,将身边的两个美人都搂到了怀中,笑道:“咱们黄家可不行休妻这一套!只要你嫁给我为妻,这辈子就是我黄家的人了,雷打不变,就是天王老子也改不了!”

    赵海若格格格地笑个不停,道:“不是休妻,是我要休夫!心姐姐,你看我还这么小,怎么能嫁人呢?不行不行,我还没有玩够呢,才不要嫁人呢!”

    嘴里说着不要,但双眼却是水汪汪地向黄羽翔瞟个不停,右手伸到被中,在黄羽翔的大腿上轻轻爬动起来。

    这个妮子!黄羽翔狂咽一口口水,赵海若平时看来虽满是小孩子的脾性,但如今双眼含媚的样子,真个是份外的荡人,勾人魂魄之处,比之林绮思的媚功竟也不会逊色多少!

    “格格格”,妩媚撩人的样子才持续了一会,赵海若便大声笑了起来,道,“心姐姐,你看,要勾引这个臭小子多么容易,你还要我练呢!”

    黄羽翔一怔,向旁边的张梦心看去,道:“心儿,这是怎么回事?”

    张梦心羞红着脸,将被子往头上一蒙,已是卷缩成了一尾醉虾。

    原来她怕黄羽翔闺中妻子太多,赵海若又一派天真,恐会得不到黄羽翔的“宠爱”,但一直教她如何才能挑逗黄羽翔,明明千叮嘱万吩咐这丫头绝不能将此事说不出来,谁知这小丫头还是嘴巴太快,藏不住秘密,终是漏了口风。

    黄羽翔摇摇头,心想自己的这几个妻子看起来都古古怪怪的,每一个又是聪明绝顶之人,自己向来懒得用脑,遇上这几个娇妻,自然老是吃亏。

    在赵海若的脸上轻捏一记,黄羽翔笑道:“看不出这小丫头还真是聪明,学什么都是像模像样的!”

    赵海若打了个呵欠,道:“那是自然了,你以为我是你吗,笨得跟狗熊一般!对了,臭小子,你答应陪我回家同小灰小熊一块玩的,你可不要忘了啊!”

    倚在黄羽翔的肩上,星眸已是半眯半张,满是睡眼蒙胧之意。

    黄羽翔轻轻点了点头,道:“好,你放心,荡平倭寇之后,我便到听风阁将你和心儿都迎娶过来!”转头对单钰莹道,“还有我的宝贝莹儿,若是你爹爹不肯的话,我便抬出锦衣卫统领的帽子,天天都上你家给他添些乱子,看他敢不把你许配给我!我还要跑一趟川中,将楚楚的母亲接到苏州。真真那里却是最好说话,不会遇上什么难题。不过,雨情的话……该怎么才能让这些老姑婆将雨情许给我呢?”

    “花心大萝卜!”单钰莹低声骂道,“为什么要到苏州呢,住在杭州不好吗?”虽说出嫁从夫,但离娘家近些的话,万一吃了什么亏,也可以找娘家人来助阵。

    黄羽翔却是不知道女子的心思,道:“骆马痴在苏州给我们购了一块地皮,已经开始兴建起来,还起了个名字叫……拙政园什么的!那园子大得紧,好像有六十多亩地,这家伙来得时候,整个园子已经盖得差不多了,等我们回去的时候,便可以住进去了!”

    张梦心从被中钻了出来,轻轻点了下头,道:“灌园鬻蔬,以供朝夕之膳,是亦拙者之为政。”

    黄羽翔一怔,道:“心儿,你在说些什么啊?”

    “格格,臭小子这么一问,便把自己的底细给掀了出来!”林绮思笑道,“梦心说得是晋时文人潘岳的《闲居赋》,骆马痴起‘拙政园’的名字,恐怕便是出自此处吧!”

    黄羽翔这才恍悟过来,挠挠头皮,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道:“你们的夫君便是这个一个市井粗人,怎么着,害怕了吧?”

    众女都是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只赵海若已经半睡半醒,喃喃道:“拙政园……拙政园……”

    黄羽翔一家以后虽然搬入了拙政园,奈何赵海若天生是个破坏狂,待到有了子女之后,赵氏传人的破坏力更是得到了极大的加强,整日个便是拆墙炸房,将周围的乡邻搅得不胜其苦,终是联名上门,哀求他们一家搬走!

    黄羽翔与几个妻子自己身受其若,自是体谅乡邻的苦处,稍一商量之后,终是搬离了苏州城。而拙政园,这座苏州史上最富盛名的园林终是保存了下来!今世之人能够到苏州游览拙政园,实是托了黄羽翔原先那些乡邻的福,不然的话,这座美丽的园林迟早会毁在赵海若的手上!

    ※※※※

    “皇兄,你此去一路保重,小妹便不送你了!”林绮思巧笑嫣然,若是不知晓她为人的话,还道她真得在殷殷叮嘱自己的兄长。

    “呵呵,皇妹也要小心为上,可别让倭寇伤了你的花容月貌!”朱高炽也笑得热情之至。

    林绮思毫不为杵,道:“皇兄请放心,小妹定然凯旋归来,不会让皇兄失望的!此际天色不早,皇兄还是赶紧上路,否则的话,又要拖上一天了!”

    黄羽翔一行三天前便到了潮州府所设的水师基地,依着众女的意思,便要立刻赶这家伙上路。但朱高炽托辞飞龙四卫受伤不轻,若是就此上路的话,恐怕便要一命呜乎了!黄羽翔等自也不好撵人,只好又让他待了几天。

    朱高炽爽朗一笑,道:“那好,孤王便在京城等待各位的好消息!”

    飞龙四卫中除了冯难敌因是断了肋骨,一时半会之间好不了之外,其余三人俱只是内伤,有大内圣药的调养,这几天的功夫,伤势已经恢复了好多,至少已能自己行路。他们五人外加上一支千余人军队,终是缓缓向外行去,马蹄扬起,带起了漫天的灰尘。等到灰尘散尽,他们一行人也消失了众人的视野中。

    “呵呵,总算将这个碍手碍脚的家伙给甩掉了!”单钰莹轻舒一下懒腰,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既然有两个智囊在,她才懒得动脑筋!

    赵海若将袖子卷卷,挑眉道:“单姐姐,要去打架吗?我帮你!”

    黄羽翔将赵海若搂到怀中,道:“小丫头,一天到突知道惹事生非,真是想不通你活到现在,身上居然一点伤都没有!”向众人道,“我们还是依照原计划行事,先到营中,看看海图再说。”

    众人都是应了一声,纷纷回到了主帅所处的营房。

    黄羽翔摊开海图,指着海图上的几座沿海岛屿道:“我们原先就计划找到倭寇的老巢,将他们的大本营先行摧毁,若是他们尚有舰只派在外面,我们便守株待兔,等到他们回来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

    林绮思嘻嘻一笑,道:“臭小子,你的棍意虽然有几分道理,不过这张海图并不是十分得精确,可能倭寇所处的岛屿根本就不在这张海图上,那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若是这样的话,我们便分兵出动,将这片海域搜索一遍!倭寇当日出现,显然是早有准备,否则的话,他们共只有十二艘战舰,绝不会为了一次打劫就出动了十艘,他们的基地定然便在那片海域!”黄羽翔想了想,这才说道。

    林绮思微微点一下头,道:“臭小子倒还有几分小聪明,不过,若是我们兵力分散的话,万一遇到倭寇,岂不是要陷于重围了!”

    张梦心道:“这倒无妨!我们只用原先的三艘战船搜索那一带,若是发现了倭寇的某地,便立刻退回这里,领大队人前去扫荡!若是中途遇上敌人的话,敌人数量不多,便将他们消灭;若是敌众我寡,便且战且逃,再以烟火联络!以我们这三艘战船的性能速度,要从敌人的包围中脱困的话,还是易如反掌!”

    黄羽翔双掌一击,道:“心儿说得大有道理,绮思,你看如何?”

    林绮思微微一笑,道:“既然梦心都说可行,我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黄羽翔向众人看了一眼,道:“大家觉得如何?”

    刘恒道:“这倒可以试试!若是不找到敌人的基敌,便无法将他们根除,我们便要一直耗在这里,那便要错过蒙古、高丽联军扣关的大事了!”

    “哈哈”,骆三元大笑道,“大哥,这回让我们哥俩联手杀敌吧!”

    黄羽翔挥挥手,道:“那可不能如你所愿!我们这三艘战船上,都要安插几个高手以应万一,你就和陈前辈待在‘沧月号’上吧!”因是小败倭寇,众人都是兴奋地给三艘战舰起名字,便有了现在的沧月号、玄英号和傲天号!傲天号乃是主船,因是纪念黄羽翔以傲天剑连毁敌人两艘战舰,特意起了这个名字。

    “李兄弟和赤莲香姑娘、刘兄便待在玄英号上,我们几个则留在傲天号上!”黄羽翔久经沙场,自然有股慑人心神的威严,一番话吩咐来,众人都是凛遵不已。

    见众人都是没有异议,黄羽翔微微点一下头,道:“好了,今天是我们最后一天留在陆地上了,明日开始便要远赴海上,直到扫平倭寇!不过,若是一直找不到倭寇的基地,便以一个月为期限,定要回转这里!免得倭寇乘我们不在,又到别处骚扰!”

    众人都是纷转出,至于留在陆地上的最后一天都会干出什么事来,自然是五花八门无所不有,但赵大姑娘唯一的嗜好便是吃!见众人都走了出去,也蹦蹦跳跳哼唱着跟在众人后面。

    黄羽翔也不用看她,右手伸出,已是将她的纤手拉住,道:“海若,你上哪去?”

    赵海若回过头来看他一眼,突然笑道:“臭小子,难道你也想好好地吃上一顿吗?来,我们到厨房去,吃他个痛快!”

    黄羽翔摇了摇头,道:“既然马上便要远赴海上了,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做些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吗?”

    赵海若一怔,将双眼睁得大大地,看着黄羽翔,道:“什么更加有意义的事情?”

    黄羽翔哈哈一笑,刚想说话,却被张梦心伸手掩住了嘴巴,后者嗔道:“海若,大哥会有什么好话说,定然都是些下流不堪的念头!你快去吃吧,免得明天老是抱怨!”

    赵海若嘻嘻一笑,转过身已是出了营房。

    黄羽翔回身一搂,将张梦心抱在怀中,佯怒道:“好你个心儿,竟然敢说你夫君的不是?”

    单钰莹双手插腰,道:“怎么着,你想怎么样?”

    林绮思微微一笑,同单钰莹并肩站在一块,也是同样地双手插腰,将丰挺的臀部完全浮凸出来,娇声道:“怎么着,你想怎么样!”

    同样一个动作、一句话,但由这两个女人表现出来却是完全不同的味道,黄羽翔暗呼厉害,低头对张梦心道:“海若老是这么吃,怎么就不见她长胖啊?”

    张梦心嘻嘻一笑,道:“谁说海若不胖!她小的时候是个十足的小胖妞,好可爱好可爱的!不过到她十三岁的时候,虽然吃得东西还是不肯减少,但这妮子却越来越是好动,没隔几年,便成现在这副样子了!”

    想不到赵海若小时候还是个小肥妞,余下三人想像着赵海若胖乎乎的样子,嘴角都是流露出几分淡淡的微笑。

    见林绮思流露出的妩媚味道越来越浓,黄羽翔忙牵了张梦心的纤手,道:“来来来,我们不要去管别人了,还是乘着还在陆地上,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虽然说在船上晃荡,别有一番滋味,但终没有脚踏实地的扎实感!”

    “呸!”三女都是向他齐齐娇啐,黄羽翔哈哈大笑,拉着张梦心已是出了营房,余下两女互看一眼,也是追了出去。

    ※※※※

    红艳艳的骄阳已是升起了老高,黄羽翔趴在后舱的甲板上,又恢复了以前的懒洋洋的虫样,任阳光洒满了他的全身。

    “臭小子!”赵海若一个纵身,高高跃起之后,猛然落了下来,正好坐在黄羽翔的屁股上。

    “哎哟!”黄羽翔立刻弹身而起,双手捂着下身,叫道,“小丫头,你疯了,想害死我啊!”

    赵海若现出委屈的样子,道:“我好心拿些东西给你吃,你却是这样待我!哼,亏我昨天还特意帮你留了些菜,你倒是一点也不领情!”她的左手果然拎着一个油布包的东西。

    想不到这妮子也有温柔体贴的时候,黄羽翔心中大感安慰,道:“好了,小丫头,算我错怪你了,我向你道歉!”抢下她手中提着的东西,拆开来一看,果然是只烧鸡。

    既然玉人深情,黄羽翔正好肚子也有些饿了,自然没有不吃的道理,撕下一只鸡腿,已是嚼了起来,口齿不清地对赵海若道:“海若,你要不要也来上一些?”

    赵海若低着个头抚弄衣角,似是仍在生气,看都不看他一眼。

    黄羽翔知道她气量甚大,便是生气,也只是一会,绝不会持久。当下便不理她,一番狼吞虎咽,已是将整只烧鸡吃得只剩下一堆鸡骨了!他满足地吐了口气,道:“潮州水师里的那个厨师水平还真是棒,若不是他不惯船上颠簸,定要将他也一同带来!想想每天都要吃钱大厨的菜,还真是让人难过!咦,小丫头,你怎么了?”

    原本低着个头似是在生闷气的赵海若突然俏肩一阵耸动,接着便是整个身躯也在抖动不已。她抬起头来,春花般的俏脸上哪有受委屈的样子,反倒挂上了一副奸计得逞的贼笑。

    “哈哈哈”,赵海若终是憋不住了,倒在地上大笑起来。

    黄羽翔悚然大惊,急问道:“小丫头,你、你该不会是在那只烧鸡里做了什么手脚吧?”

    赵海若笑得站都站不起来,索性便盘膝坐在地上,俏脸羞红着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你用不着这么夸奖我!”她突然双手一拍,已是从地上弹了起来,道,“我怕味道不够好,所以加了些我特意带过来的药,像是泻药、肚子痛药、麻痒痒药……你放心,这些都是怪老头给我的东西,绝不会害死人的!嘻嘻,你用不着这么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赵海若,你给我记住!”黄羽翔大吼一声,“咕”,肚子之中却是已经有了反应!想当初,便是以张华庭的神通,兀自在冬天下的药力之下连泻三天,“抱朴长生功”再神妙,终是不能包治百病!他一脸痛苦的表情,双手捂着肚子,道:“小丫头,我哪里得罪你了,你犯得着这么对付我吗?”

    赵海若轻哼一声,道:“我最恨别人说我是小肥妞,你这个臭小子居然在背后这么骂我,岂能饶你!”

    黄羽翔此时已是忍耐不住,直往舱中走去,边走边道:“小丫头,又不是我说你是小肥妞,这件事情可是心儿提起的!冤有头,债有主,你怎么就来对付我一个人啊!”

    “哼,若不是你问起,心姐姐怎么会说呢!都怪你不好!”赵海若紧紧地跟在黄羽翔的身后,气鼓鼓地道,“这三天我都要跟着你,看你是怎么受罪的!”

    最毒妇人心!黄羽翔总算对这句话有了彻底的觉悟,不过由此可见,女子对美貌有着天生的追求,以赵海若这种心性,兀自会将身体练得苗条,又痛恨别人提她当年的样子,当可想见一斑了。

    接下来的这几天,黄羽翔自然是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度过,别说在晚上与众女颠凤倒鸾,能平平安安睡上一个时辰便已经是极大的奢侈了,隔三差五的便往船中的厕所奔去。船上男人的厕所乃是公用的,黄羽翔光顾厕所得如此频繁,自然会与神机营军士大起冲突,于是在众神机营军士的眼中,黄羽翔除了英勇神武之外,还多了一项恶习:抢厕所!常常连他们裤子都没有穿好的时候,便被他拎了出去。

    “赵海若,你这个臭小娘,待老子好了之后,非要将你狠狠发压在身下,先这么一下,再这么一下,哼哼,哼哼哼!哎哟!”黄羽翔仍是趴在甲板上,仍是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只是受了这三天的苦,连身体似也瘦了些。他手中比划得太过用力,将饱受创伤的下身某一部分牵动得太过厉害,止不住地一阵大痛。

    林绮思格格娇笑,道:“臭小子,吃了这么多的苦头,还是不知悔改!小心海若下次给你下些女人散,让你做女人算了!”

    张梦心也忍俊不禁,笑道:“不过,海若也太狠了些,把大哥整得这么惨!大哥,你快向海若道个歉,不然的话,我们也帮不了你!”

    摸了摸屁股,黄羽翔一张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挣扎着站了起来,道:“这么狠毒的女人,我可不要娶她了!”

    单钰莹扁扁嘴,道:“光知道嘴里说得这得凶,可要是看到漂亮女子的时候,便是人家刺了你一剑,恐怕还是立刻便丢在脑后!”

    “我有你说得那么差吗?”黄羽翔靠在甲板上,道,“哟,起风了,一下子便这么大了!”

    他们出港后,来到当日与倭寇交战的地方,便同骆三元他们分开,各向一个海域驶去,只是这三天来,虽然搜过了五六个小岛,但却是没有半分倭寇的踪迹。

    这三天里,倒是天天风和日丽,没有给他们搜查再添上难度。只是刚刚才艳阳高挂的天气,此时已是海风呼啸,不复原先的平和。

    “你们看!”黄羽翔指着远方道,“那一片是什么?”

    三女都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林绮思与张梦心内力远逊,目力不及,单钰莹却是看得清清楚楚,道:“好像是一片黑云!”

    “黑云!”张梦心与林绮思齐声娇呼起来,适正此时,一名兵士突然跑上甲板,跪禀道:“报统领大人,海上起了大风,另外乌云飘来,估计会下暴雨,是否停帆以待风雨停止!”

    林绮思当机立断,道:“立刻停止前进,将风帆降下!”

    见她如此慎重,黄羽翔不禁奇问道:“怎么了,不就是下场雨吗,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

    张梦心苦笑一下,道:“大哥,你从未到过海上,不知道这海上风雨的厉害,浪头之大,便是这种战舰,也能一下子翻沉!若是不降下风帆的话,吃力更大,极容易船翻人沉!”

    说话之间,乌云已经飘到了战船的左近,刚才还明朗的天空顿时变得漆黑一片,几可说伸手不见五指。呼呼的海风吹得风帆猎猎作响,激浪拍打之下,船身发出瑟瑟的呻吟声!

    “啊!”一声惨呼,爬到桅杆上欲将风帆降下的一名水手,吃不住海风的大力,竟是被凭空卷了起来,一转眼便飞得无影无踪。轰轰的雷鸣声隐隐传来,海上的暴风雨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