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章小庆胜利
    黄羽翔气呼呼地看着朱高炽,冷冷地道:“大皇子,我倒要向你请教一下,你为何要按下这七艘战舰,难道你不知道若是有这七艘战舰加入的话,倭寇便绝不可能全部逃逸吗?”

    朱高炽猛然将桌子一拍,厉声道:“黄羽翔,你要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敢同孤王如此说话吗?”

    不过他虽然说得大声,但语气之中却是颇有惶恐之色。黄羽翔他们与倭寇恶战之时,他为了看得清楚,特意爬到了望台上,用千里眼将各人剧斗的情形一一收入眼底。黄羽翔使出“灭世之剑”,将整艘战舰彻底毁去,正好被他从头到尾看着清清楚楚!此等非人的威力,实是让他心中发毛。此刻虽然不忿自己被他如此逼问,勉强拿出了皇子的威风,但已是色厉内荏,止不住得心中大慌。

    “嘭!”一声远比刚才还要响亮得多的拍桌声传来,林绮思踞案而起,向朱高炽怒目而视,道:“他是我的未婚夫君,凭什么不能这么跟你说话!你将我们丢在一边,想让我们与倭寇拼个你死我活,借刀杀人!哼哼,若是我将这些事情告诉父皇,你说你会怎样?”

    朱高炽额上一阵青筋暴跳,双眼也向林绮思瞪去,与她对看了许久,方才将目光收了回来,突然柔声道:“皇妹,你可不要误会!我们这几艘船虽然数量占优,人手也多,但哪能同皇妹的几艘战舰相比!你们不是将倭寇都打跑了吗,我正想追的时候,没想到他们又耍了这么一手!难道说,我想看到这种结局吗?”

    林绮思可是朱棣最受宠爱的女儿,因是身为女子,无法继承大宝,因此朱棣对她更是宠溺,此女绝对可以影响自己能否被封为太子之位!朱高炽虽然身为朱棣长子,而且也立下了赫赫战功,却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得罪了她。

    见他推托得干净,林绮思轻哼一声,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同你深究了!不过,愿赌就要服输,等到返回陆地,你便立刻回京师,不要同我添乱!”

    朱高炽眼中闪过一道赫人的煞气,却是一闪而逝,等到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然换上一副微笑的表情,道:“自然!孤王岂是那种不守信誉之人,等回到潮州府的时候,我便同飞龙四卫回转京师!”

    他站起身来,向诸人笑笑,道:“今天大家都辛苦了,便好好休息一下吧,孤王也不妨碍大家了!”转过身体,便向舱门外走去。

    原本以他的身份,临出之时,众人都要跪送。但黄羽翔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之人,陈天劫更是只知道杀人,李梓新等人也是草莽英杰,自然不会对恭恭敬敬。见他离去,仍只嘻嘻哈哈,都没有理睬他。

    出得舱门,朱高炽的双眼投向血染一般的夕阳,轻声说道:“黄羽翔,若是孤王不杀你的话,孤王岂能安枕!”但黄羽翔武功太强,随行的几女也是功夫出众,便是以飞龙四卫的身手,也是大大地吃蹩,余子碌碌,试问天下,还有能对付得了他们的能人吗?

    朱高炽心思电转,一阵阵地搜刮肚肠起来,想要找出一个行之有效、万一失败又不会暴露自己是幕后主使人的殂杀行动!万一被黄羽翔知道自己是主谋的话,那真是每天都要提心吊胆,生怕什么时候便要杀进门来宰了自己!

    见黄羽翔仍是一副气恼的样子,林绮思妩媚一笑,道:“臭小子,你生什么气啊,该生气的人是我才对!好了,虽然大皇兄摆了我们一道,但我们总算取得一次大捷,第一次与倭寇交锋,便消灭了他们三艘战船!光凭着这点,臭小子你便可以封候拜相,当个大将军了!”

    黄羽翔原只是在气恼朱高炽为了一己私欲,竟然不顾大局,听得林绮思如此说来,不禁微微一笑,拉过单钰莹的娇躯,搂到自己怀中,在玉人的脸上轻捏一下,道:“莹儿,你听到了没有,我就要做大将军了,你终是可以嫁给我了!”

    在座诸人都是熟悉无比,黄羽翔自然言行无拘。

    单钰莹拿一双杏眼白了他一下,道:“哼,有什么稀奇的,你道我这么想要嫁给你吗?”

    赵海若格格娇笑,道:“当然了!这些日子的时候,单姐姐晚上老是说梦话,说什么‘小贼,你一定要当上大将军啊,这样爹爹才会允婚’,‘小贼,你若是将事情办砸了,我非要好好修理你’,嘻嘻!”

    没想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竟然让这个昼夜不分的小妮子听了个仔细,单钰莹顿时大羞,将俏脸埋在黄羽翔的怀中,一句话也不说,但露在外面的耳脖已是一片晕红。

    赤莲香大起同病相怜之情,道:“难道天下有情人总难成为眷属吗?矮冬瓜,你要怎么向父王求婚呢?”

    原本矮冬瓜一词颇有贬低之意,但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是别有一种荡人心怀的味道,着实是满含爱意。

    李梓新只是将握着她的大手更加用了些力,低声道:“我绝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你放心好了!”

    赤莲香温柔地点点头,但眼神中还是满含担忧之色,毕竟她是深知自己一族在关外的势力,不然的话,龙皓天也不会特意与她订下这门亲事。李梓新虽然武功高强,但在这种时候,又不是武功高就能将事情解决。

    被她触到了心事,黄羽翔也大起无奈之意,自己想要娶进门的女子中,只要取得对倭寇的胜利,便能将单、林两女的事情解决,但尚有任雨情这个大难题!若是问剑心阁当真如她所说得那么实力强大,还真是难以应付!

    赵海若挤到了赤莲香的身前,一双雪白的纤手已是按到了她的小腹上,轻问道:“赤莲香姐姐,你每天都和小不点亲热,到底有没有小宝宝啊?我可要做你孩子的干娘!”

    饶是关外女子豪放,也受不住赵海若如此露骨的询问,一张俏脸顿时涨成了一块大红布,将头颈垂下,不敢向赵海若看上一眼。

    李梓新猛然单手一挥,将赵海若的双手从赤莲香的小腹上拍开,冷冷地道:“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能碰她!”

    赵海若双手互抚,扁着嘴道:“小不点,对女孩子一点也不温柔!赤莲香姐姐,你要是嫁给小不点的话,还真是痛苦,我都为你不值啊!”俏肩一拱,将头颈摇了摇,做出一副叹气的样子。

    黄羽翔噗哧一笑,道:“你是女孩子吗?若是你在十天内干出一件女孩子会做的事情,我便承认你是女孩子!”

    赵海若钻到他的跟前,嘻嘻笑道:“单姐姐说,亲嘴的事情只有男人和女人才能做,我跟你亲嘴,自然表明我是女孩子了!”

    黄羽翔暗暗叫嘈,这小丫头肆无忌惮,什么话都敢说,若是任她说下去,恐怕连他今日没穿内裤的事情也要讲出来了!当下忙将她也搂到了自己怀中,与单钰莹并排在坐在自己的腿上,干笑道:“呵呵,心儿啊,什么时候可以吃晚饭啊?打了这么久,肚子好饿!”

    被他一言提醒,赵海若忙从他怀中挣了出来,道:“是啊是啊,我的肚子早就饿了!可惜小绿被楚楚姐姐带回苏州了,不然的话……”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再要想上几次的话,恐怕连口水都要到处泛滥了。

    说话之间,又纵到张梦心的身边,在她的小腹上轻抚一下,道:“心姐姐,我以后要做你的小宝宝的干娘!”

    单钰莹终是抬起了头来,轻笑道:“海若,你要是这么喜欢的话,不如自己也生一个!”

    赵海若大显扭忸之色,双手捏着衣角,小声道:“可是,我听人家说,生小孩子的时候很痛很痛,所以……可是小宝宝真得很好玩,单姐姐,你可一定要生啊!”她自己怕痛,却老着脸皮让另外诸女生小孩,以她的脸皮之厚,兀自有些不好意思。

    张梦心轻轻一笑,道:“海若,你现在虽然说怕痛,但等时候到了,你若是没有宝宝,反倒要急得求送子观音送你一个宝宝!”

    赵海若大眼睛一眨一眨,显然不明白张梦心说得意思,正奇怪间,却有水手过来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只等他们入席。这小妮子哇地大叫一声,身形已是穿了出去。

    诸人都是大感好笑,原本黄羽翔还在为任雨情的事情烦心,被她这么一搅,却是心怀大开,拉着单、张两女,也向后舱走去,走出两步,突然道:“要不要请那个叫郑和的炮手一齐来,将敌人第一艘战舰炸沉,可说全是他的功劳!”

    林绮思微微一怔,便道:“好吧,既然你这么看得起他,便让他同我们一起入席吧!”她是公主的身份,自然将与下人同桌吃饭视为对旁人的一种恩赐。转过头来,对跑过来的水手吩咐了几声。

    诸人行到后舱,只见赵海若早已盘踞了一个大好位子,右手执筷,左手拿勺,正忙得不亦乐乎。还好她总算略有改进,没有直接用手取拿,张梦心这些天的急训,算是略有成效了!

    众人一一入席,在黄羽翔的示意下,却是将首位给空了出来。过不多时,便听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身形瘦矮,一脸沉稳之色的中年男子已是走了进来。

    众人除了黄羽翔与林绮思外,都不认识郑和,想到此人的眼力如此精准,都是对他大为好奇,俱将眼光放到了他的身上。

    虽然见如此多的人都对自己望来,但郑和的脸上却是没有露出半分紧张的神色,向黄、林两人略一施礼,道:“卑职郑和,见过公主殿下、统领大人!”

    黄羽翔站起身来,哈哈大笑,道:“郑兄,你莫要拘礼,来来来,请到这边坐!”

    郑和沉声道:“公主殿下乃是金枝玉叶,在凤驾面前,卑职岂有与公主殿下并坐的道理,此事万万不可!”

    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拘泥礼节,黄羽翔对林绮思甩了个眼色,后者立刻道:“郑卿,现在本公主命你坐下,你可要违抗我的命令吗?”

    “卑职不敢!”郑和虽然说得惶急,但脸上依旧沉着冷静。

    “那你还不坐下!”林绮思突然格格一笑,从威严十足的皇家风范立刻转换成妩媚荡人的风情,令人一下子无法适从,饶是以李梓新的冷情,兀自露出一丝惊艳的神色。

    黄羽翔正好坐在她的身侧,立即将一只大手从底下伸了过去,在她的大腿上轻轻一捏,小声道:“你怎得在这种时候用上媚功了,是不是想让我喝醋吗?郑和是个大将之材,你可别毁了他!”

    林绮思吃吃一笑,伸手下去将他作怪的大手握住,道:“我是看这家伙老是板着张脸,想要看看他的别的表情!你放心,我才用上了三分功力,绝不会让他神智恍悟,顶多就让他在这半年里每天晚上都会梦到我罢了!哎哟,你捏我做什么?”

    看她媚眼如丝的样子,黄羽翔不禁心中冒火,伸手在她的玉腿上轻抚起来,感受着她大腿惊人的弹性。

    “咦,这家伙还真是厉害,连眼皮也没有跳动一下!”林绮思的声音中充满着惊奇。

    黄羽翔停下动作,看向郑和,却见这个男人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他不禁一笑,道:“看来,你的媚功也有不管用的时候!”

    “郑卿,你便坐在那吧!”林绮思指了指空出的首位,转头对黄羽翔低声道,“你不是也没有被我的媚功所惑吗?”目光流转之际,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郑和看了看,道:“回禀公主殿下,卑职身份低微,能够与公主同坐一席,已是卑职莫大的荣幸,哪里敢坐在主位之上!”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郑兄,你就不要客气了!倭寇的第一艘船可是你炸沉的,将我方的士气激发起来,论功夫,你是第一!哈哈,快请坐!”嘴里说得热闹,但底下的大手也没有停过,使出自己拿手的挑逗功夫来,倒要看看林绮思能够忍到什么时候。

    郑和双手连推,道:“哪里哪里,卑职岂敢枉自居功!若论今日大战,当以统领大人居功最大,连沉两船,实乃上天赐给我大明的神人!公主殿下坐镇本阜,指挥若定,众将士又上下一心,方能将倭寇击败!”

    想不到这家伙还这么会说话,林绮思轻轻一笑,道:“好了,你就不要再推辞,从今日起,你便是锦衣卫的第二个统领!坐下吧,再说下去,菜都被这个小丫头吃完了!”

    众人都是微微一笑,郑和见林绮思已然发话,不敢推辞,便坐上了首位。可是这一番推拒,竟是拒出了一个锦衣卫统领来,还真是大大地划算。

    赵海若正好吃完,将筷勺一丢,抬起头来,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拿过旁边的餐布,在嘴上一抹。

    看着她那副样子,每个人都是感到心中好笑,张梦心爱怜地将她搂住,道:“海若,我们在说啊,什么时候帮你找个婆家!”

    赵海若摊摊手,道:“师父不是已经把我许给臭小子了吗!虽然他很穷,又对我凶巴巴的,不过跟他一起的时候,也算蛮有意思,我就马马虎虎,不跟他一般计较了!”

    “爹爹同你说了?”张梦心还道赵海若一直蒙在鼓里,谁知范糊涂的人却是他们几个。

    点点头,赵海若向郑和望去,突然她一脸奇怪的表情,对张梦心小声道:“心姐姐,这家伙是不是太监啊,怎得一根胡子都没有?”

    她的声音虽轻,但离得近的几个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黄羽翔心念一动,想道:莫非郑和是个天阉?若是如此的话,也能解释他为什么能够抵挡得住绮思的媚功!可是,他的声音却不像个太监啊!

    张梦心忙对赵海若使了个眼色,低声道:“海若,这些话可不能乱说!”

    郑和却是爽朗一笑,道:“郑和原是身有残疾,乃是事实!郑和一生最大的心愿,乃是驾船出海,巡游诸国,将我中华的繁荣博大传遍化外!”

    “哈哈哈”,黄羽翔大笑道,“郑兄雄心壮志,实是小弟不可企及!来,小弟敬郑兄一杯!”

    郑和忙举杯相迎,道:“统领大人过奖了,卑职只是说说而已,倒让各位见笑了!”

    黄羽翔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道:“郑兄,你太谦了,你现在已经是锦衣卫统领了,可不用再卑职卑职的!”只是郑和虽然自承是个天阉,但嗓音却是甚是低觉沉,却不像是个太监!他虽然心中不解,但也不好意思提及人家的伤心事。

    他却不知,郑和虽是个天阉,但自幼家境平寒,多吃山中的一种奇怪地瓜。常人若是服食这种地瓜,便会口哑难开,他倒反将原本尖尖的嗓子变得低沉之至。若不是他颌下无须,谁知道他是个天阉呢!

    林绮思却是笑道:“既然郑卿有如此大抱负,待到击败倭寇,返回京城后,我便同父皇说说,让你乘着这三艘铁杉木所制的大船,带上中原的丝织陶瓷,将中原的繁华带到海外!”

    郑和大喜,忙跪下道:“多谢公主殿下成全,卑职感觉不尽!”

    刚才升他官职的时候,也不见他露出欣喜之色,如今却是跪拜谢礼,当知他确实一心直想遨游海外。

    史书记载,郑和曾经七下西洋,若是没有铁杉木所制的坚船,又如何能够万里奔波,还能平安归来!若是没有郑和精准的眼力,又岂能在海盗横行的大海上保得了船货!

    郑和终究在海上扬我国威,将中华上国的声名带到诸国,黄羽翔、林绮思实也是占了颇多功劳!

    赵海若露出贪婪的神色,笑着对郑和道:“郑大哥,你若是去海外的话,可别忘了带礼物给我!无论是吃得玩得,我都喜欢!我听别人说,西洋的火枪很是厉害,你便带几把给我可好?”

    黄羽翔笑道:“小丫头,郑兄要出海的日子还远着呢,你急什么?”

    赵海若扁扁嘴,道:“你可真笨,若是现在不将事情给定下来,万一我忘了该怎么办?不行,万一郑大哥忘了呢!我去写张纸条,郑大哥,你可贴身带着,可别落下了!”

    见她煞有介事真得要返到张梦心的房中去取笔墨,黄羽翔忙将她拉住,道:“你郑大哥绝对不会忘了的,是不是,郑兄!”

    郑和忙道:“赵小姐既然说了话,卑……我自然会放在心中,绝对不会忘了!”

    后来郑和初下西洋的时候,倒还真是将这件事情给忘了,害得赵海若暴跳不止,带了几个顽劣无比的子女大闹郑府!郑和无奈,只得再下西洋,带回了诸多新奇的事情。不过,赵海若的几个子女比他们的母亲还要来得贪心好奇,嫌郑和带的东西太少,又逼着他再度跑了一趟西洋。若不是郑和七下西洋后,年岁已老,赵海若的几女业已长大,说不定还要逼着他再跑一趟。

    正史之中自然不会记载这些事情,也只有像这等稗官野史、民间小说才会纪录这等史实,郑和七下西洋的究竟,也唯有黄羽翔一家、与诸位读者知道而已。

    众人说说笑笑,这一顿饭自然吃得极是轻松愉快。

    “好了,说些正经事吧!”黄羽翔松开了拉着赵海若的大手,道,“虽然我们初战得胜,但倭寇却也只折损了三艘战船,尚有与我们大战的实力!同他们对敌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为上!”

    单钰莹轻哼一声,道:“我们还是赶紧靠岸,将这位大皇子赶下船上再说!有他在这里的话,便要同我们作对!”她说这番话自然有她的私心,若是朱高炽留在此处,便是打赢了倭寇,朝廷自然也是把功劳全部记在他的头上,黄羽翔便要退居二线!她盼望黄羽翔封个万户候,再来风风光光地迎娶自己,自然不希望朱高炽过来捣乱!

    林绮思点点头,道:“嗯,大皇兄也忒可恶了!舵手说,明天午后便能驶回潮州府,我们先把他扔下去再说!”

    赵海若嘻嘻笑笑,拍手道:“好啊好啊,我来替你扔好了!”

    “你啊,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船舱里,什么事情都不要做!”黄羽翔忙将灾难制止于萌芽状态,若是让这妮子对付朱高炽的话,她可不会管别人是什么身份,不将对方折腾个够的话,她是绝不会罢手的。

    赵海若将小嘴恨恨地一嘟,道:“还没将我娶过门就对我管东管西的!哼,我要对师父说,我不要嫁给你了!”

    “小丫头!”见她颇有造反的趋势,黄羽翔忙将她拉了起来,直向自己所住的地方走去,道,“女孩子就是泼出去的水,哪有收回来的道理!你啊,这辈子是跟我跟定了!”

    赵海若任他拉扯,笑道:“你说说看,嫁给你有什么好处?没有好处的事情我可不干?”声音渐低,两人已是去得极远。

    单钰莹与张梦心对看一眼,纷纷道:“哎,吃得好饱啊,我们也该下去休息了!绮思,你要同我们一块下去吗?”

    林绮思连半分犹豫都没有便点了点头,道:“白天忙得太紧,我都有些头晕了,正想下去睡一会!”

    三女手牵手,转眼间便走到无影无踪。

    “好色无义的家伙!”骆三元低骂一声,道:“好在我们还有刘兄、李兄弟……咦,李兄弟,你去哪?妈的,又多了一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刘恒微微一笑,道:“骆兄,若是你看得眼热,不妨也去找一房媳妇!”

    骆三元哈哈大笑,道:“我一身马臭,有哪个女子会喜欢上这种人!哈哈,刘兄的年纪也不轻了,你那番话,也同样适合你自己!”

    刘恒的眼中爆闪出一道精芒,道:“我一心只想追随着师父的脚印,将师们的荣誉发扬光大!师尊名垂天下,又膝下无子,我要继承他的道统,绝不能坠了师父的声名!”

    骆三元将酒杯举起,道:“好!我就祝刘兄能够一切如愿!”

    刘恒举杯相迎,笑道:“我也祝骆兄能够早日遇上一个红颜知己,结束这羡慕人的悲惨人生!”

    骆三元哈哈大笑,向陈天劫道:“陈老伯,你有什么心愿吗?”

    陈天劫对他飞过一道凌厉的眼神,立时让骆三元乖乖地闭上了嘴巴,看来恶人果然要恶人来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