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小败倭寇
    傲天剑闪动着明丽的光芒,森然的剑气不停地吞吐着,黄羽翔洒然一笑,向周围聚过来的十来个身材极矮的男子望去,冷冷地道:“算你们今天运气好,遇到了老子,可以直接送你们去地府!”

    恨透了这些忘恩负义的贼子,更是可怜无数曲死在他们刀剑下的中华子女,呼呼的海风似是在回述着倭寇历年来在海上的恶行,夕阳将天边的云彩映得一片血红,万道彩霞投下,海面上金蛇乱舞,如同血染一般。

    “呀!”十来个倭寇都是大叫一声,一把把武士刀齐举过头,向黄羽翔的头顶砍落,劲气横飞之中,倒也声势颇壮!

    “希望你们在死前可以反思一下自己的罪过,不过,便算到了地府,阎王也会将你们打进十八屋地狱!”黄羽翔低喃一声,傲天剑划过一圈寒光,暴横的剑气如同咆哮的恶龙,在每一个倭寇的颈上都留下了一道淡红色的印记。

    “啪啪啪”,一连串的重物倒地声中,十来个倭寇俱在傲天剑下一命归西。

    这些倭寇大部份是扶桑岛上的亡命之徒,因是听闻中原的富饶,便随同少量军队所组的战砚侵略中原沿海一带。他们仗着战舰坚固,随行中又有很多忍者、武士,比之寻常水师官兵来,却要厉害许多!朱棣初统中原,正忙于应付各他的藩王,留意蒙古的举动,实是无力再顾海上。因此这些倭寇在海上横行四五年来,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对手,使他们愈发得自大野蛮,视中原如同一道美餐,只需下筷,便拿挟到美食!

    十来个倭寇在一息之间便被灭杀,让随后跟过来的扶桑浪人都是大惊失色。像这种高明之极的武功,便只有上忍、高级武士才能使得出来!

    他们在南海一带已经盘踞了四五年,对这片海域情报掌握之细,还尚在明朝水师之上。他们探到朱高炽带了好些人手加进了水师,便故意在前些日子连续几次打劫,引诱朱高炽出动!

    果然,朱高炽得到情报,立刻组织舰队出击。一切皆如意料,大明水师虽然人多势众,但船只却远远及不上他们的坚固,双方交火之下,己方立时占到了上风!谁知这时候却偏偏跑出了三艘“小”船,竟是炸沉了己方的一艘战船!这在他们的记忆中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原以为对方的船只坚固也就罢了,只需让己方的高手过去,必能将对方杀得干干净净,失一得三!但岂料自己这方还没有派人过去,反倒是这个高大汉子先纵了过来,才一照面,便杀了十余个同伴!

    这艘战舰上只有这些寻常浪人,只有另外四艘战船上才有武士忍者!他们虽然占了人多的优势,但百来个人堵在甲板上,硬是不敢向黄羽翔冲过去,久违的惧怕随着甲板上鲜血的流敞而重新回来,心悸如同瘟疫一般蔓延。

    黄羽翔无心与他们多做纠缠,身形纵闪如电,傲天剑如同死神的镰钩,每一次的挥动,都带走了无数的生命!他冷冷一笑,道:“像个男人一样拔出刀来与我交战,像个男人一般在我的剑下交付性命!难道你们只会斩杀妇孺吗,难道你们只会欺负弱者吗!好,让我来送你们归天!”

    “呀!”这些扶桑浪人的好战血液终是在黄羽翔无穷的杀意中流转开来,纷纷拔刀向黄羽翔猛砍过去。

    “哈哈哈!”黄羽翔大笑一声,“浩然一剑”已是勃然而发,傲天剑扫过,十来个人如同弹丸一般,一一被击飞出去!沉重的力道贯注之下,他们又向身后的同伴撞去,在这股巨力之下,凡是相撞到的两人,莫不是骨骼尽碎,死得彻彻底底!这股力道实在太大,在撞击一人后,仍是不能将力道完全化去,又带着两人的尸首,继续向后面的人撞去!直到连续四五记后,这才将奇大的力道消去。

    甲板上百来个倭寇,竟在他一记“浩然一剑”之下死了几有四十余人!尸体乱横中,整个甲板似是一下子空出了好些!

    “这样才像话嘛!”黄羽翔轻轻挥动着傲天剑,这把上古奇兵饮了这么多的鲜血之后,竟是丝毫也没有染上血迹!他冰冷的双眼中不带丝毫情感,冷酷得仿佛从地狱爬出来的死神。

    虽然语言不通,但这些倭寇仍是为黄羽翔的杀意所惊,为他的言语中的轻蔑所怒,无尽的杀戮反倒将他们血液中天生野蛮的侵略性彻底点燃,每一个倭寇都是双眼血红,死死地盯着黄羽翔,直欲将他碎尸万断!

    甲板狭小,只能容下百来人,舱中却仍有两百人来,随着甲板上人数的不断减少,他们也不断地涌出,始终将人数维持在百来人左右。

    但蚂蚁虽多,又岂能奈何得了巨狮!黄羽翔的身手已臻宗师级的水准,对付这一流的高手,已不是光靠人多便能取胜。黄羽翔感受到这些人释放出来的杀气,不由地心头大松,将傲天剑一展,道:“傲天剑啊傲天剑,今日你便要畅饮这些贼人的鲜血了,不负你上古奇兵的美名!嘿嘿,你们越是凶残,我便可以杀得越是没有顾虑!”

    以他的为人,若是有倭寇投降的话,他必然不会对一个放下武器的人再下痛手,但这样做的话,实是对不住那些手无寸铁,却在倭寇刀剑下残遭杀害的同胞!可黄羽翔终非杀神,若是同他们一般凶残的话,那与倭寇又有何异!

    既然这些倭寇战意甚浓,便让他们在激战中赔偿那些死去的生命吧!

    傲天剑不知疲倦地挥动着,上古神兵的锋利、三大宗师级的水准,黄羽翔流畅的身形没有丝毫停顿,甲板上不断地倒下一具具尸体,速度之快,竟是连船舱中跑出来的倭寇也是难以补充外面的人数。

    浑厚的真气终是浩浩荡荡地全部展开,上古神兵的煞气也完全激发开来!傲天剑抖出了近三尺长的剑芒,连着剑身竟是比常人还要长些,如同棍棒一般,每一次舞动中,必有二十余人被暴裂的剑气生生将血管挤碎!

    船上虽是有近四百来个倭寇,但在黄羽翔无止境的杀戮中,才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已是杀了足有三百来人,便是穷凶极恶的倭寇,也是胆战心惊,余下几十个浪人都是龟缩在船舱中,再也不敢出来。不过,这些倭寇倒真是凶悍,虽然被屠了这么多人,却硬是没有投降!

    赵海若的娇躯轻轻一颤,拉着单钰莹的手道:“单姐姐,看来臭小子这里用不着我们帮忙,我们换一艘船再来打过!”

    单钰莹点点头,她们两人飞纵到这艘大船上已有一会,但黄羽翔虽是孤身大战,却是完全掌握了战局,根本不需要两女的帮忙,她高声道:“小贼,除恶务尽,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拉着赵海若飞回己船,倭寇船多,李梓新等人虽然杀上了几艘战船,但仍有好些船上的倭寇爬到了黄羽翔他们的三艘大船上,与神机营展开了捉对儿的厮杀!

    神机营的兵士虽然精擅弓艺,但拳脚步功夫却也与这些寻常扶桑浪人差不多,不过遇上武士或是忍者时,便完全落在了下风,这么些的时候过后,已经死了几十人了。刘恒等人见状,都是从敌船上撤了回来,全力将己船上的敌人消灭。

    两女乃是生力军,武功之高又是顶尖之流,才一出手,便有十余个倭寇死在了她们的手里!赵海若剑术极佳,袖剑吞吐之中,娇躯仿佛九天飞凤,身形飞过,便留下了满地的尸首。

    但单钰莹打得却极是不痛快,她的“红日照天下”*同“冰封三千里”一样,都是对付群战最好的武功。但敌我双方的人马如此犬牙交错,若是将这门心法催发到最高顶,实是要不分敌我,乱杀一气了!

    掌下控力,将五个倭寇一一击杀,单钰莹高声叫道:“神机营的兵士,且战且退,你们给我躲在一边射箭!”

    众神机营对她武技当真是敬若神明,闻言都是缓缓向后撤去,倭寇见他们退去,都是急追而去。单钰莹身形一纵,已是拦到了他们的身前,寒炙真气狂涌而出,顿时将身前十来个倭寇全部击毙!

    那些倭寇本就是亡命之徒,虽然见同伴死了好多,但却是一点悲伤的感情都没有。反而见单钰莹如此貌美,都是个个动了色心,俱是狂叫着向她冲去,生怕落在人后,让别人将这个美貌女子给抢了去。

    单钰莹冷哼一声,“红日照天下”*全力流转,暴横的真气顿时狂涌而出,随着她身形的扑动,已是闯入了倭人集中之处,一片片惨呼声中,如刀割稻一般,凡是她经过的地方,莫不倒下一片片人群。

    神机营的军士哪用指挥,纷纷搭箭便射,箭雨横飞之中,转眼便将袭船的百来个倭人杀得干干净净。

    赵海若吐吐舌头,笑道:“单姐姐,你可真是厉害,我才杀了十七个人,你便将这里扫清了!”

    清丽的眸子中赤影频现,单钰莹的功意实已是发挥到了顶点,道:“我们到那艘船上去!海若,这次你可不能那么不中用了,起码也要杀上三十几个!”

    赵海若轻嘟一下秀气的鼻子,道:“若是我的雷震子还有剩下的话,才不会输给你呢!咦,单姐姐,你看那艘船怎么了,嘻嘻,定是臭小子使坏,将人家的船都给凿沉了!”

    单钰莹转头望去,只见黄羽翔所处的战船船头已被硬生生地削去,大量的海水正急涌而进,才一会儿功夫,便下沉了好多。

    “舵手,扬帐,后退五丈!”张梦心与林绮思在场中指挥,以令旗指挥三艘战舰的行动。己船上的贼人已清,她们自然身上一轻,张梦心顺着两女的目光看去,已然看到了那般战舰的下沉。

    她知道巨船下沉时会形成一个极大的漩涡,拉井力奇大无比,若是己船靠得太近的话,说不定也要被拉扯着卷到漩涡之中,当下忙命人将坐船驶开些距离。

    黄羽翔见那些倭寇俱是躲在船舱之中,不敢出来应战,却也没有那么好的心思钻到舱中将他们一一击杀!况且倭寇人矮,所居的船舱也要比中原的矮上许多,黄羽翔又是人高马大,进到舱中的话,非要矮着身体不可!

    沉吸一口气,将真气全部聚积到傲天剑上。原本明亮的剑身在吸纳了如此多的真气之后,反倒变得暗淡无比,随着黄羽翔将真气逼到了顶点,傲天剑仿佛透明了一般,肉眼极难捕捉!

    “哈!”黄羽翔大吼一声,傲天剑无声无息地划过一道圆弧,重重地落到了甲板之上!

    这艘战舰纵然船身坚固,也比不上铁杉木,再说了,即使以铁杉木的坚硬,兀自在他的“浩然一剑”之下断成两截!而且,当初用得还只是一把普通的长剑而已!

    “卡卡卡”,随着真气完全从剑身传入了甲板之中,牢固的船身不断地发出木块断裂的呻吟声。混着傲天剑煞气的“抱朴长生”真气,实是世上最最凌厉的真气,当真是无坚不摧!

    “轰”一声大响传来,整个船头在暴横的真气之下竟是完全炸裂开来,片片木屑仿佛飞刀一般,在海中横飞不止。船身巨震之中,大量的海水已是狂涌而入。

    那些倭寇都是惯行海上之人,知道若是等到座船下沉之后,那股奇大的力道定会将自己卷入海底,任你有通天的本事,也难以保得住性命。他们以前打劫商船、渔船的时候,通常都是将货物钱财妇女劫走,再以火炮将打劫到的船只炸沉,嘻嘻哈哈地看着船上之人无力的呻吟,跳到海中求生,却在急卷的漩涡下无力逃生!

    几十个倭人大呼小叫之下,俱是往海中跳去,欲赶在坐船下沉之前,游出漩涡所及的范围。无论是倭寇也好,林绮思的舰队也罢,都知道沉船的力道有多大,都是扯动风帆,向远处驶去。

    黄羽翔轻笑一下,从船栏上折下几片木板,突然凌空向另一艘相隔二十来丈的战舰跃去。

    随着内力的越发深厚,黄羽翔这一跃足有十丈左右的距离,身形才落了下来,由于船只和海面的高度差,他又滑出两丈,才真正落到了海面之上。

    左手轻挥,手中已是扔出了一块木板,脚尖点出,已是借力而起,又是纵出六丈,离巨船只不过一丈左右的距离。他如法泡制,再扔出一块木板后,猛然将身形拔起,落到了甲板之上。

    甲板上的倭人个个都现出惊惶之色,虽然他们不知道在己方那艘战舰上发生了何事,但只不过一柱香的时候,便突然告沉,仅只他一个人飞纵过来,想想也知道定是与此人有关!如此恐怖之人,已超脱了人的范畴,在倭寇的心目中,黄羽翔几与魔神无异!

    好此这艘战舰上有好多忍者,甲板上的倭人都是底气大足,“锵锵锵”地声音中,几十个倭人都是拔出了腰中的武士刀来。

    “嘿!”几声沉嘿声中,几十个穿着白衣的蒙面人突然出现,快速地穿插在倭人中间。虽然倭人站得极挤,但这些蒙面人却同游鱼一般,在众人间穿梭竟是丝毫不受影响。

    黄羽翔知道他们混在众人中只是想要借人群掩护自己,这些扶桑忍者从不光明正大地与人对阵,所使的手段便是暗杀与偷袭。明明以多欺寡,却还是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只是,他们也太笨了些!傲天剑如同破开黑暗的光明神剑,沉厚的力道将人群顿时撕裂开来,二十余人在他煞人的剑气之下已是横尸倒地。黄羽翔呵呵笑道:“我只是一个人,又不用顾忌什么,便是你们夹在众人之中,难道我还需要有所顾虑吗?”

    笑声之中,傲天剑再度挥舞起来,一道道剑气纵横中,在傲天剑的锋利之下,黄羽翔的手下竟无一合之敌。十来个忍者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便已经死在了他的剑下。

    “呜——”一声奇怪的号角声响起,倭寇的船只纷纷张起了风帆,看来颇有逃跑的迹象。

    “想走?没那么容易!”黄羽翔身形扑出,傲天剑一圈,已是将船上主桅一剑削断,高耸的桅杆连着风帆齐齐坠下,顿时将底下的人全部砸在了一起。

    “当初你们横行霸道的时候,可有没有想到会有今天?”黄羽翔举剑指天,胸中的愤怒随着无尽的杀戮竟是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竟是愈燃愈炽,终是发动了终极技“灭世之剑”!

    “你放了我们,船上抢到的东西,都给你,放,放了我们!”一个四十来岁的倭寇终是吃受不住黄羽翔越来越狂暴的杀气,开始求饶起来。这些人在中原游走了四五年,还是学会了一些汉话。

    “放了你们?哼哼,当初你们打劫的时候,可曾放过别人一条生路!”毁天灭地的巨大力道全部由傲天剑坚硬无匹的剑身承受住,海风吹拂之中,黄羽翔直如上古的大魔神,英俊的脸上毫无生气,冷酷的眼眸犹如厉电一般,刺得人的眼神都发痛不已。

    虽然不是每个字都听得懂,但话中的意思还是知道的,即使一个字也不懂,但看黄羽翔那副架势,也知道他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诸人。倭人原就是穷凶极恶之人,只是碰到黄羽翔这个更狠的家伙,这才会打熬不住,向他开口求饶,见他兀自不肯放过己方诸人,都是战意大起。眼前主桅已断,显然己方的船只绝对不会回来救援自己,即使逃不了性命,也要将这个罪魁祸首一道带到地府中去!

    “你们来生便要化为畜牲,便是历经三世的轮回,依旧难以消去你们的罪孽!去死吧!”傲天剑暴闪出无尽的光芒,炽白得犹如旭日东升,将一片都照得纤毫可见。

    但在甲板上的众人却是目中一片大盲,被明亮的光芒刺得睁睁难睹,只能感受到无穷的恐慌爬上自己的心头!虽然甲板上有百来个人,但彼此之间却是感到绝对的孤立,仿佛就只有一人在这片白茫茫的亮光中,完全失去了自我。

    在无比的仇恨中,狂涌的力道仿佛大海咆哮,仿佛雪山崩溃,轰轰的力道*而出,推枯拉朽似的将所遇之物一一挤成了粉碎!

    纵是身在远处的单钰莹、张梦心诸女,仍能感受到这股似要将天地一齐毁灭的莫大威力,气流的涌动,诸女都是感受到了黄羽翔特有的功意波动。

    “嘭”,一片亮光之后,黄羽翔所处的那艘战船,上半截的船身竟是被硬生生地毁去,露出了里边的龙骨,海浪拍打之中,船身翻腾不已,覆沉只是个时间问题!

    张梦心高声道:“将船开过去,火炮手准备,我们要乘胜追击了!”转头对林绮思微微一笑,道,“看来你大哥打算让我们与倭寇拼个两败俱伤啊!”

    林绮思向停在身后五十丈处一动不动的七艘战船看了一眼,轻笑道:“皇兄定是对钰莹和臭小子的功夫大是忌惮,宁可将你们毁了,也不愿中原有你们这么强悍的敌人!倭寇毕竟只是小打小闹,可你们几个却是能威胁到他的性命、皇位的大敌,他会这么做,正在我的意料之中!不然的话,他便不是我的大皇兄了!”

    张梦心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道:“那我们便再让他吃惊一下!你说,凭我们三艘战舰,还能消灭他们几艘战船?”

    对方尚还有七艘战船,己方的战船虽然只有三艘,但在船身的质量、兵员的战斗力方面却是大战上风,林绮思略一思忖,道:“要消灭对方两艘战船尚有把握,三艘的话,嘿嘿,如果大皇兄能够赶上来的话,那便可以了!”

    船上扬帆,已是快速向黄羽翔那艘船所在的地方驶去,行到残船近处,猛见黄羽翔凌空跃起,已如飞鹰般落在了甲板之上!

    “使用暗桨,张全帆,定要将这些倭寇打得屁流尿流!”黄羽翔意气纷发,只是刚刚全力使出“灭世之剑”,浑身的真气都是一片鼓荡。

    “小贼,你没事吧?”单钰莹与赵海若都从其他两艘船上跃了过来,刘恒等人也纷纷围了过来。除了单、赵、黄、陈四人外,其他人的身上都是或多或少沾了腥红的血迹。

    虽然又经沙场血战,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着振奋的表情。毕竟倭寇横行海上,行径令人发指,将他们消灭,实是大快人心之举,一点儿都没有心里负担。

    “我没事!”黄羽翔凝目在敌人的战舰之上,随着己方暗桨的使用,船速大增,离倭寇的战舰越来越近!

    身后朱高炽的七艘战船终于也动了起来,向倭寇急追而去。显然见黄羽翔这方已然大占上风,这时候便是要痛打落水狗了!只是他们的舰只性能不比倭寇,虽然也全力追赶,但离前面两批舰只却是越来越远。

    “轰”,几声呼啸声中,倭寇突然向黄羽翔他们猛发火炮!

    张梦心轻喃道:“他们在做什么,难道不知道这只是在白费力气吗?双方隔了这么远,尚还差好几丈才进到火炮的射程之内!”

    果然,每一枚火炮都是打到他们船前的海水之中,只是平空掀起了一波波水浪,让他们的船身轻晃几下而已。

    “糟了!这便是他们的用意!”黄羽翔轻骂一声,道,“他们只是想阻止我们前进的速度而已!”

    海浪的掀动中,船身都是摇晃不止,底下摇动暗桨之人都是东倒西歪,船速立时缓了下来。

    而倭寇那方却是纷纷使用暗桨,向远处急行而去,密集的炮火仍是一刻不停,向黄羽翔他们乱轰不止,将他们追击的步伐大大地减缓。

    等到火炮停止之时,倭寇已然远远驶出了百丈之遥。

    黄羽翔与众女面面相觑,虽然己方确实取得大胜,但却被这些倭寇如此逃逸,实是心中不甘!只是个人之力在这等汪洋大海之中却是派不上什么用处,便是气恼也是于事无补。

    黄羽翔轻哼一声,道:“回去找朱高炽好好算算账,若不是他按下他手底的舰只,纵使被倭寇逃去,定也只会有一两艘,哪会如现在这般!”

    停下暗桨,降下风帆,三艘战舰停在了夕阳之下。波动的海面渐渐平静,映着天边的彩霞,如同诗词一般美丽,哪还有适才的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