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八章初遇敌寇
    二十年前,蒙古曾经派遣七大高手入京行刺朱元璋,七人从皇宫一路杀到朱元璋所处的寝宫,共杀了宫中高手六十二人,他们却只死了一人,众护卫皆以为朱元璋定要性命不保时,飞龙四卫适时而出,在百招之内将六大杀手一一击毙!

    十年前,朱元璋龙驾凤阳,遭到陈友谅死忠旧部的偷袭,随行千余人皆中埋伏,死伤大半,飞龙四卫却是护着朱元璋且战且走,终是等到了援兵到来,是役飞龙四卫共斩杀逆贼三百七十四人!

    三年前,忠于建文帝的旧臣发动叛变,骗开守卫的御林军,直逼皇城!危急关头,又是飞龙四卫挺身而出,偕同锦衣卫,保住了朱棣的性命!

    皇宫里的人在心中深信不疑的是,只要飞龙四卫出手,天下间便没有打不败的敌人!

    朱高炽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看着单、赵两女言笑嫣嫣地对着倒在地上的飞龙三卫指手划脚,心中实是害怕得无以复加!黄羽翔是厉害,他在心中承认,但内心却是还有一道防线:便是黄羽翔也罢,三大宗师也好,定然都匹敌不过飞龙四卫!

    但在转瞬之间,这个神话便彻底破灭了,不可一世的飞龙三卫竟在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内败在了两个二十来岁的女娃儿手里!纵使再饶上一个冯破敌,恐怕也只是在地上多添一个人罢了!

    若是黄羽翔想要行刺自己,甚至行刺朱棣的话,天底下还有人能够拦得下这三个恐怖之极的人吗?朱高炽终是认识到黄羽翔的厉害,连飞龙四卫都奈何不了他们,遍寻大内,也是找不出半个能人了!

    张梦心固然美丽,固然聪慧,但也要自己留得性命,才可以拥有美人!否则的话,便是让佳人陪葬,那即使下有黄泉,从古至今的帝皇又那么多,论资历、能力,他又算是哪根葱哪根蒜呢!

    想到林绮思曾经说过得不到的东西便不要强求,否则便要撞得头破血流!朱高炽终是放弃了要夺取张梦心的念头,心道若是自己真个惹翻了黄羽翔,恐怕躺在地上的人便要多一个了!

    甲板上的众人都是不满飞龙四卫的嚣张,单钰莹与赵海若又是美丽得无以复加的顶级美人,人心的归向自然显而易见,初战之时,众人便为两女打气,又讥讽这三个老头为老不尊,竟然欺负两个年轻女子!到后来两女得胜的时候,众人都是为她们欢呼起来,连对面几艘大船之上也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莹儿、小丫头,你们没有把他们怎么样吧!呵呵,他们还要护送大皇子殿下回京,若是自个儿都要别人护送,那岂不是失职之至了!”黄羽翔嘻嘻哈哈地说着风凉话。

    单钰莹摆摆手,道:“哪有!我心里有数,出手都有分寸,哪像你一般鲁莽!”

    若是皮元青此时还能说话,必然要将这个火暴的女人从头骂到脚!像她那样的打斗,唯恐不出人命,寒热真气交织中,让他的毒掌一点用武之地也没有,反倒真气逆行,虽然与另一个擅长少林“隔山打牛”神拳的同伴联手,兀自在她奇妙的功法之下毫无还手之力,只不过支撑了两百来招,便纷纷在她“红日照天下”*之下俯首称臣。

    赵海若蹦蹦跳跳地纵到黄羽翔的身边,笑道:“臭小子,我帮你教训了一下这几个老头子,你要怎么谢我?”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好好好!今天晚上你到我的房中来,我会好好谢你的!”声音说得极低,自然怕单、张两女听到。

    赵海若大大的双眼向他微微一瞥,笑道:“臭小子,怎么今天变得这么爽快了,你平时很小气的,借小白用几天都要犹豫半天,你是不是发烧了?”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难道我平时很小气吗?”

    赵海若朝单钰莹看看,后者对她点点头,她双手一摊,道:“你看,连单姐姐都这么说了!”

    “小丫头,话可不能乱说!我哪里小气了?好,老天爷作证,我黄羽翔从不小气,若是如你们说得,便打个雷劈醒我!”明明万里无云,又岂会睛天霹雳,黄羽翔自然说得漫不在乎。

    “轰!”一声巨响,仿佛雷鸣一般,震得每个人都是耳朵一阵轰鸣。漫天的水花顿时飘洒开来,在船身的巨颤之中,将甲板上的众人都是淋了一身。

    像单钰莹之类的高手,自然有真气护身,不会被海水所淋。黄羽翔大惊失色,心道:“莫非抬头三尺真得有神明吗?可以前求他们救命的时候,他们却是叫死都不理,如今才唠叨一句,便立刻来了精神!看来,天上的那帮人肯定都是小气巴拉,整日没事干的懒婆娘!”

    心里一阵乱说,脑子已经反应过来,刚才必是火炮的威力。

    适正此时,了望台上的士兵突然大叫道:“统领大人,有敌船逼近,只有七十丈的距离!共有十艘,都插着倭寇的旗帜!”

    “混蛋!”黄羽翔在心中暗骂一声,对方已经逼到如此近处,他却到现在才算发现,岂不是失职之至!但此时外侮当前,实是不宜施以惩治,当下高声道:“大家各就各位,我们的船只经得起火炮轰击,大家只需同平时一般!火炮手,准备还击!”

    他却不知,适才单、赵两女同飞龙三卫一场大战,已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其余几艘战舰虽然离得远了些,但了望台上的探子却是站得极高,又有千里眼(即望远镜)扩张视野,自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五人一番大斗,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竟连倭寇逼近还不知道,若不是对方发了几枚火炮,他们到现在还是懵然不知!

    朱高炽突然对林绮思道:“皇妹,送孤王回去!你对那八艘战舰都不熟悉,还是由我先来指挥!”

    黄羽翔一想也是,当下对单钰莹点点头,自己飞上纵上了望台,向远处望去。只见六十丈远的海域处,十艘战舰一字排开,每艘战舰都隔了几有七八丈,看架势极是雄伟!他们的旗帜甚是奇怪,乃是一块白布中间涂了一个太阳般的圆形。

    他不禁失笑起来,暗道:化外之民便是不通文化,连旗帜都是设计得如此简单,智慧之低,实是可以想像!若是叫他们绘个飞龙飞虎的图案来,说不定比造艘战舰还要困难得多。

    “郑和,对准目标,左舷七十度,六十丈!”黄羽翔威风凛凛的大声嚷道,他内力深厚,虽然与说话人离得极远,仍是让他听得清清。对阵黑煞白魔军时,他们只不过是拼死活命,算不得征战,如今以十一对十,算得上是势钧力敌,自然让他精神大振,极想赢得此战的胜利。

    这几天他虽然懒洋洋的,但该学的东西还是学了一些。这郑和便是当日试验铁杉木硬度的那个炮手,黄羽翔特点记住了他的名字,又将他编在自己这艘船上。

    一片忙乱之中,刘恒、骆三元和陈天劫也从休息的地方的奔了出来。不过李梓新与赤莲香却仍是未见动静,估计两人正在卿卿我我,舍不得分开。

    单钰莹右手伸出,已然抓住了朱高炽的衣领,内力微吐,将他丢到了来船之上。她对内力的操控自然得心应手,但朱高炽被抛飞了这么远,却是心中一阵发颤,心道被这个女魔头一扔,自己哪里还能有性命留得下!眼见身体已经快要落到己船的甲板之上,吓得他连眼睛也闭了起来,谁知加在自己身上的那股大力突然变得极柔,脚下一重,已是站在了甲板之上。

    “轰!”倭寇又打了一轮火炮过来,虽然仍未打到船僧上,但海水波动中,还是让战舰巨颤不止。

    朱高炽原就手足发软,船身巨颤之下,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便要摔倒。好在他虽然不懂武功,但常年征战,自然也养出了一副好身手,马步一稳,已是站定,高声道:“传我号令,将战船分散,每每相隔七丈,以火炮还击!”

    传讯兵立刻以旗语将命令送出。大明水师纪律明严,初时虽然无人指挥,因此阵脚大乱,但在收到朱高炽的命令后,都是一一凛遵,不消多时,已将阵形稳固。

    双方都进入了火炮的有效射程,纷纷以火炮向对方攻击。

    论到火炮的犀利、炮手的精准,自然是大明这方远占上风,但倭寇的战舰胜在船身坚固,便是捱上一两炮,也只是掉落一些木屑而已,很难对其造成损伤。

    倭寇的炮火虽然不太精准,但随着双方距离的拉近,命中率却是越来越高,而且他们都是向同一艘战船发炮,推进了二十丈的距离后,大明方终有一艘战舰被火炮轰击得断成两截,在一片叫喊声中,渐渐沉入海底,海面上顿时都是漂流的兵士。

    倭寇战船上都响起了喧哗声,俱以火铳向海中奋力逃生的兵士射去。虽然火铳的射程有限,准星极差,但如此大规模的扫射,飘流向倭寇船只方向的兵士顿时纷纷中弹,鲜血溢到海中,将海水都染红了!

    “郑和!娘的,老子叫你发炮,你都在干什么?”目睹倭寇如此毫无人性,黄羽翔连眼睛都有些红了,从了望台上一跃而下,向甲板上的火炮处纵去。

    郑和沉声道:“统领大人,大皇子他们的战船挡在我们的前面,卑职实是无法射击!刚才叫喊大人的时候,却是被火炮声所掩!”他约摸三十来岁,身形偏瘦,人也不高,但一脸沉毅的表情,一点儿也没有慌乱的神色。只是脸色太白,颌下一根胡须都没有留。

    黄羽翔强自将火气压下,高声道:“扬半帆,向敌人冲去!”拍拍郑和的肩膀,道,“若是今日打得漂亮,我便保举你到京中,也当个统领什么的!”

    郑和依旧喜怒不惊,沉声道:“多谢统领大人赏识!”

    黄羽翔跃回诸女的旁边,笑道:“原来打海仗还这么好玩!”说话之间,只觉船身一颤,已是加速向前方驶去。“传令另外两舰战舰,紧随我们之后,向敌人冲去!”黄羽翔又向传令兵大声道。

    林绮思轻笑一下,道:“若是你喜欢的话,可以一路从扶桑、高丽一路打下去!说不定,还能当个土皇帝混混!”

    风帆扬动中,黄羽翔他们的三艘舰只已是超出朱高炽的七艘战舰,对倭寇迎去。朱高炽倒也聪明,知道若是双方临得近了,只会让己方损失更大,只有维持双方的距离,才能以持久的火力将对方击溃,在黄羽翔他们的前进中,他们反倒全力后退。

    倭寇这方虽然看到有三艘战舰急驶而来,但看他们的舰身如此狭小,还道是大明方弃卒保帅,故意牺牲这三艘战舰,以换取逃跑的时候。一时之间,十艘大船上都是叫声震天,射向朱高炽几船的火力更猛!想来以黄羽翔他们的三艘小船,只需轻轻一撞,还不碎成片片木屑。

    “郑和!”黄羽翔厉喝一声。

    “轰!”几声大响中,船上的八门火炮出时开火,向倭寇的战舰击去。除了两枚掉到水中外,其余六枚都是击中船身。其中一枚最是厉害,一炮将对方帅旗的旗杆给打断了!以此炮的精准而言,自是出于郑和之手。

    虽然倭寇的船身甚是坚固,没有受到损坏,但连吃六枚火炮,船上的舱门、桅杆之类却是碎成了一片,无复原形。站在甲板上的十余名倭寇,在火炮的轰击之下,立时死得干干净净。

    “八格牙鲁!”喝骂声顿时从十艘倭寇舰只上传来,一时之间,所有的火炮都调折了方向,瞄准了黄羽翔他们的三艘战船。

    “轰!”又是连续几声炮响,却是郑和他们又发动了新一轮的炮轰!论到火药之术,堂堂中华乃是鼻祖,岂是小小倭寇能够相比!转眼之间,第二轮炮弹已是上膛,抢在对方之前发动了进攻!

    三艘战舰目标一致,齐向刚才受创的战船打去,一连二十四发火炮中,除了有三枚落空处,其余都完完全全落到了对方的船上之上!一片水花泛动中,整艘大船都是燃起了大火!

    “轰!”倭寇终于调整好了火药,向黄羽翔他们发动了猛攻!

    “嘭嘭嘭!”几十枚火炮,大部份倒是打到了水中,仅有十来枚打到了船僧上。但黄羽翔他们的舰只比起对方的来,却是远远来得还要坚固,炮火之下,仅是船身起了一阵轻颤!只有一枚炮弹落到了甲板之上,造成了一些混乱。但单钰莹只是左手轻挥,一片冰冷的气流之下,已是将蔓延的火势完全熄灭!

    这一击过后,己方自是精神大振,身后朱高炽的七艘战舰更是发出了雷鸣一般的欢呼声!毕竟,倭寇的坚船让他们吃亏太多,如今见己方战船的坚硬还在对方之上,自然都觉扬眉吐气、一扫以前的阴霾。

    “轰”,那艘受创严重的倭寇战舰突然暴闪出一团极为明亮的光芒,一声远超先前的巨响传来,整艘舰只突然爆裂开来,火光翻动中,无数块碎片向四面八方涌去,饶是离得较远的黄羽翔诸人,也感觉到一阵热辣辣的劲风袭来,接着便是船身一阵巨晃。

    原来,那艘船上的火势太大,倭寇来不及熄灭,竟是将船上的火药库给烧着了!任他船身再坚固,在如此强横的炸药之下,终是炸成了一团碎木。

    “哈哈哈!”黄羽翔大笑起来,运起内力,大声道:“倭寇们,你们的死期已经到了!大明的勇士们,为我们以前牺牲的兄弟姐妹报仇的时候到了!对付这些穷凶极恶之人,千万不能手软,大家给我加油干!”

    倭寇的战船终是被摧毁,打破了倭寇舰只牢不可破的神话,己方众人越发得神情大振,纷纷都是大声应是起来。黄羽翔的内力悠长,声音传来,连朱高炽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也纷纷回应起来!他们虽无内力,但几千人合在一起的声音,却是异常的大声,倒真是十里可闻!

    士气大振之下,连火炮的准头都是提高了不少,十艘战船齐齐发炮,向倭寇猛然轰击过去。

    这些倭寇毕竟在海上纵横了好些年,虽然一时慌了手脚,但立刻便恢复了镇定,全帆张起,向黄羽翔他们猛然撞击过去,显然要施出惯用的伎俩,在双方撞击的时候,乘机登上对方的舰只,以倭寇的忍者、武士袭杀大明水师!

    说不定还能将这三艘异常坚固的战船给夺了过来!中原人真是愚蠢,竟然让这三艘准备精良的战船冲得这么远!虽然船只坚固,炮火精良,但毕竟体积太小,容不下多少兵士,在己方十艘、八格牙鲁,只剩九艘战船的天皇武士的冲击之下,定能将他们斩尽杀绝。至于余下的七艘战舰,显而易见是打惯了交道的大明寻常水师,岂能奈何得了天皇英勇的武士!

    倭寇战舰的速度还真是迅捷,黄羽翔这方只来得及再发出一轮火炮,他们便逼近到不足十丈。这一轮的攻击之下,虽然也炸伤了不少倭寇,但他们显然也有了准备,立将大火扑灭,没有发生同样的事情。

    “神机营出动!听我号令,张弓!”黄羽翔站在船头甲板,高声说道。海风将他的黑发荡起,在潮湿的空气中飞扬不止,说不出的飘逸惑人!

    李梓新与赤莲香终是也来到了甲板之上,看赤莲香红晕扑面的样子,傻子都知道两人刚才都做了些什么。

    赵海若轻轻一笑,对单钰莹道:“单姐姐,臭小子怎么这么好看啊!就像师父一样,每天他在山顶看朝阳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副表情!”

    单钰莹自然心中欣喜,搂过赵海若,道:“海若,准备一下,我们要去杀敌了!”

    这批神机营的军士中,尚有在荆山一役中幸存下来的四十余人,黄羽翔当了这次荡寇军的主帅,他们自然都加油添醋地向同营军士讲了黄羽翔力敌黑煞白魔军时是如何了得!当时一战,黄羽翔以“灭世之剑”斩杀近五百来人,在常人的眼中,确实如神魔无异!众人又目睹了他打败了飞龙四卫,自是对他敬若神明,闻他号令,自是无不凛从。

    “射杀!”黄羽翔大喝之下,几百枝利箭如同急雨般向对方射去,铺天盖地的箭影密密麻麻将天空都遮得有些失去颜色!

    “啊!”“八格牙鲁!”“哪尼!”一连串的叫声混着惨呼声从倭寇的战舰上不断地传来,一具具尸体不断软倒在地,或是掉进了海中,在神机营的一波攻势之下,对方已死伤了三百来人!

    “怦怦怦”,火铳声也响了起来,从稀稀落落到逐渐转密,空气中顿时弥散着浓浓的火药味。

    双方的距离尚有七八丈,火铳的精准度太差,又及不了这么远,伤害力远远比不上神机营的利箭。不过这些倭寇吃了亏之后,倒也学得乖了,利用船板等物将自己遮蔽起来。

    若是换作是寻常船只,神机营的长箭说不定能将船板洞穿也说不定,但倭寇的船只实是坚固,饶是是铁杉木制成的利箭,也难以将船板洞穿!不过些倭寇平时横行海上,所向无敌,谁知今日连对方的人影都还没看清,便已经死了几百号人,实是出航以来最大的折损。

    随着双方距离近一步的拉近,火铳的威力逐渐体现出来,在死伤了十来个人后,神机营的军士也开始寻找遮蔽的地方,再伺机射箭。

    想到当初丁平曾经一剑将郑雪涛所租的大船劈成了两半,黄羽翔不禁有些心动,此时离他最近的船只不过五丈左右,已是他的剑气能够触及!若是也能这么来上一记,那对敌人来说,自然又是当头一记重击!

    不过,还没有等他蓄势,无数的火铳都是向他猛射而去!

    其他人都找了地方遮蔽起来,只有他唯恐别人看不到一般,还是站在了船头之上。看他的架势,又极像领军的人物,岂有不成众矢之的的道理!

    黄羽翔哈哈大笑,“呛”一声清鸣之中,傲天剑已然出鞘,浩荡的真气扫过,已是将袭身的所有铁珠子一一扫清!

    “莹儿、海若,你们保护心儿、绮思!刘兄、骆兄、李兄弟、陈前辈,随我杀敌去!”黄羽翔大吼一声,身形犹如流星一般,已向倭寇的船只跃去,傲天剑划过一道白芒,将他的身影团团护住。

    “大哥,你是主帅,要坐镇这里!”张梦心忙大叫道,但黄羽翔身形奇快,说话间的功夫,已是跃到了对方的甲板之上。

    林绮思轻轻一笑,道:“臭小子乃是血勇之辈,况且他才当统帅没几天,你哪能叫他立刻就像模像样的!不过,这样也好,有了他奋勇当先,必然可以将士气再推上一个顶点!指挥的事情,便交给我们两个吧!再说了,皇兄就在后面,转眼即到,双方联兵之下,我方已是稳操胜券!”

    张梦心略一犹豫,便道:“海若,你和单姐姐还是去帮大哥吧!我的武功已有小成,绮思功夫也不差,虽然说不上是高手,但对付倭寇还是绰绰有余!”

    “可是臭小子叫我保护你们!若是我跑过去帮忙的话,臭小子又要骂我了!”赵海若脸上的神情已然跃跃欲试,但嘴里却是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林绮思轻轻一笑,道:“不会的,若是臭小子敢骂你的话,瞧我们姐妹几个不好好教训他!再说了,我不是每人都给了你们一件护身宝衣吗,放心吧,我们绝不会有事的!”

    “呵呵呵,单姐姐,我们就快点去吧!我们绝不能输给了臭小子!”赵海若扯着单钰莹纤手,便要往前走。

    “等等我!”赤莲香从腰中将马鞭取下,道,“我随你们一道去”

    张梦心柔声道:“莲香,你是蒙人,扶桑又与你们的大汗结盟,你若是去的话,我怕你会难做!”

    赤莲香羞赧一笑,道:“我已经嫁给了你师弟,自然算是汉人了!你放心,我绝不会对他们手软的!”锦衣飘飘,已是当先向对方的船只上跃去。

    单钰莹与赵海若对看一眼,俱是轻笑一下,娇叱声中,也向倭寇的船只上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