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七章轻而易举
    “若是孤王赢了的话,皇妹便独自返回京城,这三艘战舰便交给孤王处理!”朱高炽终是想好了措词,只要将林绮思赶走,以他堂堂大皇子的身份,做什么事情还需要问什么人、顾虑什么吗?

    林绮思乃是媚术高手,自然清楚朱高炽情绪的转变,她吃吃一笑,道:“皇兄,有些东西,不是你的,便不要强求!否则,等撞到了柱子,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那就悔之不及了!”

    朱高炽虽然顾忌这个妹子,可并不代表害怕她,闻言只是笑笑,道:“孤王向来执拗,想要的东西,从来便不会放手,也绝对会弄到手!”

    林绮思将素手轻摇,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劝皇兄了!嘻嘻,皇兄,回京城的路途遥远,你可要一路多保重啊!噢,倒忘了还有飞龙四卫保护皇兄,只希望他们到时还能够自己走路!”

    白面无须的老者哪还能忍耐得住,但林绮思身为朱棣最受宠爱的公主,他虽然倚老卖老,却也不敢对她怒颜以对,只好将怒气全部发在黄羽翔的身上,尖声道:“小辈,还不出来受死!”

    赵海若突然道:“单姐姐,他是不是太监啊?我从书上看到说,太监都是不长胡子,喉咙尖尖的!喂,老头子,当太监‘卡察’一下到底卡察了什么?”

    前面一句话问得是单钰莹,后面那句话却是对白面老者说得。

    单钰莹脸上一红,忙将赵海若拉到了自己身后,小声道:“海若,以后不要再问这种问题,很丢人的!”

    赵海若将大眼一阵乱眨,显然不解为什么问这些问题会丢人,道:“师父说,不懂便是不懂,不能不懂装懂!你虽然嘴里说懂了,但心里没懂的话,还是一样不懂得,而且以后还是不懂!师父说,不懂就要问人,不要怕别人笑话你,不然的话,你就一辈子还是不懂!单姐姐,你懂了吗?”

    一阵头晕眼花,单钰莹只觉口干舌躁,恨不得将她可爱的樱桃小嘴给塞了起来。

    白面老者勃然大怒,他年轻的时候便进宫当了太监,当时还是在元末之时。顺帝逃出京城的时候,他却是阴差阳错从宫中的典藉中得到了一门奇功的修练之术,专适合为太监修习。朱元璋称帝之后,他又跟到了应天,继续当他的太监,但二十来年之后,他那门奇门功夫已是练到了炉火纯青,在一次江湖客的暗袭中,救了朱元璋的性命,由此成了飞龙四卫之首。

    他权势在握,却是痛恨起自己的残缺之身来,最恨别人在他面前提到太监一词。他平时说话,都是运功压迫嗓音,让声音变粗,但适才怒急,竟忘了运功,却是被赵海若这个顽皮妮子听出了端倪。他被触到了痛处,自然将赵海若恨之入骨。太监的心理都是极度扭曲的,旁人若是见到赵海若如此可爱美丽的样子,必然起不了杀机,他却在心中已是翻转过无数个歹毒的厉刑之法。

    一股乌黑的气体将他紧紧团住,白面老者缓步向黄羽翔走去,每走出一步,地上便现出一个漆黑的脚印,转瞬之间,便将甲板腐蚀出深深的坑来,一股腐败的味道顿时散发开来!

    乖乖,这家伙还真是厉害!能将铁杉木在静止的状态下破坏的,普天之下,恐怕除了将“红日照天下”*修到绝顶的单钰莹外,便只有他一个人了!黄羽翔虽然内力远胜于他,但要劈开铁杉木的话,非得使上“浩然一剑”不可!

    黄羽翔挠挠头皮,露出一副苦恼之相,白面老者见状,阴恻恻地笑道:“小辈,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我皮元青一出手,便没有活口可以留下来,你认命吧!”

    黄羽翔轻叹一下,道:“你将甲板都踩坏了!娘的,早知道就应该到你们的船上去打!算了,我只好尽快将你解决,免得你再到处乱跑!”

    “什么?”皮元青原来的白脸气得更加白了,连眼睛也变绿了!眼珠子瞪得直直的,若不是颌下无须,当真是吹胡子瞪眼睛了!他先被赵海若的揭了痛处,又被黄羽翔如此讥讽,当真是气得快要爆了!

    将双手举起,黑气缭绕之中,皮元青手上的黑色气体越积越多,慢慢形成了一个球形。身上的黑气延展到地上,如同流水一般,将绍三四尺的地方掩得一片漆黑,腐败的气味越来越是浓重。

    黄羽翔虽然嘴上说得漫不在乎,但心中对他这门异功着实大为忌惮,当下已是气运百脉,浑身经脉都充盈着活泼泼的真气,已是将功力提到了顶点!

    赵海若从单钰莹的怀中挣了出来,跳到林绮思的身边,大声道:“林姐姐,原来太监是这么古怪的人啊!你千万不能让臭小子也当太监啊,不然的话,那就太恶心了!”

    皮元青的身体轻轻抖动了一下,显然赵海若的话又让他受激非小!“呀!”他尖叫一声,身形突然扑起,一团黑影纵扑中,仿佛乌云也似,直向黄羽翔的头顶飘去。

    黄羽翔沉喝一声,袖剑挥动中,“浩然一剑”再出,以力敌千钧之势向他重重挥散过去。“抱朴长生”真气盈盈然流转剑身,将剑身都是裹上了一层青色的光华!

    “受死!”皮元青既然知道黄羽翔剑上的力道奇大,焉会再犯冯破敌同样的失误!身体突在半空翻了一个跟斗,双手连推,一道道黑色气功团已是向黄羽翔直飞而去。

    一番动作之后,皮元青的身形已是落回了地上,他再度大叫一声,双足急行,十指大张,向黄羽翔急行而去。

    许久没有和高手对阵了,黄羽翔忍不住心中有些跃跃欲试,剑意收回,左掌急吐,也是打出了几道浑厚至极的真气,向黑色气团迎去。神识全面延展开来,将一切都纳到了自己神意的控制之下。

    黑色气团遇到黄羽翔青蒙蒙的真气之时,立时无法再行前一分,随着力道的散去,黑色气体纷纷散落到了空气之中,近处的诸人鼻中嗅到,都觉一阵头晕脑涨,眼前黑黑的,几欲跌倒。

    “红日照天下”*自行流转,暴炎的真气在体内一经运开,立时将这股气体中的毒素烧成了灰烬!单钰莹右手轻挥,不断地拂出真气,将空气中散播的毒素烧烬,叫道:“小贼,你还不将这个老毒物解决了,再让他乱搞的话,这里所有人都要死掉了!”

    张梦心有“红日照天下”*护身,赵海若的“真阳诀”也是修到了绝高境界,自保是绰绰有余,单钰莹将真气展开,已是将林绮思护在其中,但甲板上尚有许多观战的兵士,有几个人已是被毒气所侵,软倒在了地上,脸色慢慢转黑,若是不赶紧施救的话,估计便要一命呜呼了!至于朱高炽三人是死是活,却不是她需要考虑的事情。

    “好!”庞大的精神力已经无限展开,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便是宗师级的高手与普通的顶级高手最大的区别!被黄羽翔的精神牢牢锁定,皮元青便是每根血管的涌动扩张,都无法逃脱出他的神意。黄羽翔大喝一声,道:“三招之内,必然要你束手就擒!”

    皮元青气急反笑,道:“小辈,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盛怒之下,已是将功力催发到了最高点,双眼也变得漆黑一团,连眼球眼白也分不出来!

    “好难看!”赵海若轻轻吐了一下舌头,对林绮思道,“宫里头的太监都这样吗?”

    林绮思摇摇头,道:“若是每个太监都像他一样的话,恐怕这个天下便要被他们控制了!”

    “刺你中庭穴!”黄羽翔大喝一声,身剑合一,已是向皮元青疾飞而去。

    皮元青对他剑上的力道大为忌惮,岂会与他硬拼!他的功力全在“诡”、“毒”两个字,以力硬拼,实非他的长处。当下身形暴退,双手却也不忘再推出两掌。

    浩然莫名的真气狂涌而出,将皮元青打出的黑色气体完全逆转,袖剑轻颤,又向皮元青的手腕冲去,“刺你合谷穴!”

    没有想到自己最最厉害的功夫在此人的面前竟然一点用处也没有,皮元青大是惊恐,但敌人已是临到身前,也容不得他再作它想,身形又是一翻,向后疾跃。

    此时此际,已然完全忘记了想要取胜挽回面子,而是思忖着怎样躲过黄羽翔的三招!这小子既然夸下海口,倒要看看他三招落空,还认不认输!皮大爷虽然毒功不能凑效,但身手还算俐落,难道还挡不了这毛头小子的三招吗?

    “腰斩!”这一剑又用上了“浩然一剑”的剑意,当真有惊天动地之功,此等排山倒海的莫大威力,除了三大宗师级的高手,当真是无一人可以力敌了!

    皮元青哪敢硬架,忙急身而起,向背后急跃而去。他在情急之下,已经来不及转身,依旧面向着黄羽翔。黄羽翔在这一剑上的威力实在太强,皮元青在纵退的时候,自然也用上了全身的气力,身形当真如大鹞一般,又急又猛,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

    虽然躲得是狼狈了点,但黄羽翔夸口的三招却也是躲了过去!皮元青身在半空,已是大笑道:“小辈,三招已过,你又能拿老夫怎样!”眼见黄羽翔等人都是露出微微的笑容,皮元青不禁大是奇怪。

    思忖之间,却见眼前的情景已是被一片舱木挡住。他年近七旬,脑子自然有些糊涂,想了半天,才突然醒悟过来:原来我已被打出了甲板,落到海上去了!

    甲板上的众兵士见这个平时嚣张的不得了的家伙竟然跌到了海中,都是心中欣喜,只是他们地位低下,自然不敢大声叫喊,但一一个脸上都满是喜悦之容。毕竟黄羽翔现在是他们的统领,自己的主子如此了得,当手下的自然也引以为豪!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大皇子,看来你只好回转京城了,这里便交给我们了!”右手轻挥,将袖剑扔还给了赵海若。

    单钰莹身形纵出,右手连连舞动,将甲板上飘浮的毒气一一化尽,向他白了一眼,道:“小贼,你倒也狡猾,竟然这么骗那个老家伙上当!”左手伸出,已是将傲天剑交还给他。

    以皮元青这等实力足以与陈天劫相提并论的大高手,黄羽翔要打败他们的话,除非对方与他硬拼,不然的话,非要在百招以外才能取胜!他以三招为限,其实诱使皮元青全力防守,利用甲板的狭窄,让他在情急之下自己跃出了船舰。

    这家伙脸上满是得意之情,道:“嘿嘿,就知道这个老家伙会上当!莹儿,你看你夫君多聪明!”

    余下两个飞龙卫将真气展开,把空气中飘浮的毒气完全隔除在外,护卫着朱高炽。直到单钰莹将毒气扫清,这才将真气收了回去。刚才由于真气的阻隔,他们也听不到黄、单两的谈话,但见黄羽翔轻描淡写间便连败两大高手,单钰莹更能纯以内力练化让他们都头痛不止的毒素,实是惊恐莫名,终是知道这两个年青人的厉害,已然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若是他们见到黄羽翔使出“灭世之剑”,单钰莹再用上寒热交流的真气时,恐怕心脏便要承受不住而晕过去了吧!

    “啊,快来人啊!我不会游泳,快来救我!”一个尖锐、带着异常恐惧的声音从海上传来,虽然海风甚大,但传到众人耳朵里的时候,仍是清晰无比,足见对方的内力深厚。

    黄羽翔向朱高炽摊摊手,道:“哎哟,不好意思,原来这位老人家不识水性,罪过罪过!”

    一帮水手已是甩下绳索,开始营救皮元青。朱高炽眼睛也不望一下他们,只是看着黄羽翔,突然脸现笑容,大声道:“好!好!自古英雄出少年,黄卿如此年青,便有此等功夫,当是社稷之福!哈哈,哈哈哈!”

    看他一脸真挚的样子,若不是刚才见到他对张梦心虎视眈眈,恐怕这时必会为他所骗!黄羽翔淡淡一笑,道:“大皇子谬赞了!在下只不过略懂武功,哪当得起大皇子如此称赞!”

    林绮思怕他吃亏,也走了过来,道:“来,皇兄,我们到舱里头坐坐!想来,你定然有好些话对我说吧!嘻嘻!”

    朱高炽轻哼一声,当先往船舱中走去。

    林绮思对黄羽翔微微一笑,也跟着走了过去。

    黄羽翔略一思忖,对张梦心道:“心儿,你也来,我们都去听听,看看有没有可用的消息。”他知道张梦心足智多谋,一肚子的棍意,动脑筋的事情不妨多交点给她做做。否则的话,这妮子又要伙同单钰莹想些什么古怪的念头来欺压自己。

    张梦心走过来拉着黄羽翔的手,道:“大哥,谢谢你!”

    黄羽翔一怔,道:“你谢我做什么?难道说,今天晚上你又想要了吗?”

    张梦心俏脸晕红,嗔道:“大哥,你为什么不能正经一会!心儿知道刚才你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大哥,心儿好开心!”

    黄羽翔将脸孔一板,道:“哼,这个朱高炽居然敢打我宝贝心儿的主意,若不杀鸡给他这只猴子看看,他还不是要跳到我的头上来撒泼!”

    张梦心噗哧一笑,道:“大哥,人同此心,你以后也不能对着别人的娇妻乱看哦!”

    “小妮子,又要借坡上驴了!”黄羽翔也将她的纤手握住,扭头对单钰莹道,“莹儿,你们便在外边等会,里边闷得紧!”他知道单、赵两女都是急性子,绝对耐不住坐下来分析情报,索性便让她俩留在外面,以免添乱。

    两人转到舱中的时候,正好皮元青也被一众水手给救了上来,趴在甲板上一阵乱吐。头发蓬松散乱,衣服全部湿透,哪里还有半分高手的样子!

    剩下两个飞龙卫并没有跟着朱高炽进到舱中,两人走到皮元青的身前,俱是伸出一手,搭在他的背上,内力吐出,已是将他紊乱的经脉抚平!

    皮元青原本就没有受到内伤,只是他不识水性,在海中呛到了几口海水,再加上心中惊慌,乃致内息都有几分紊乱,被另外两人深厚的内力抚平,顿时恢复如常。只是海水苦涩,当真是说不出的难受,大吐之余,仿佛身体中的水份都全部流失了一般。

    他们三人平时在宫中倍受尊崇,哪受过如此折辱,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实是威信大失!若是不能挽回面子,那么他们以后也只好灰溜溜地做人了。

    权势仿佛鸦片一般,只要一经拥有,便会上瘾。他们三人虽然都是七旬左右了,但对权势的热衷实是犹胜少年小伙,若是从此失势,那真是比死了还要难过。三人对看一眼,已是在心中打下了主意。

    皮元青内力深厚,真气运转两周天,便已经将不适之感全部驱除,只是口中的难过却是一时无法除去。三人形成一个品字,向单钰莹、赵海若走去。

    只有将黄羽翔将擒下,才能将面子给挽了回来!但单钰莹此女的武功也非同小可,若是让她和黄羽翔联手的话,便是他们三人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最好的打算自然是将他们各个击破!乘着黄羽翔随朱高炽离开之际,制住单、赵两女,再来对付黄羽翔的话,便可以稳操胜算了!

    皮元青对赵海若格外恼恨,一双小眼睛中闪动着如同毒蛇一般的光芒,阴狠无比。

    将两女围在其中,皮元青阴森森地道:“小女娃,要怪就怪刚才的那个小子吧,可怨不得老夫!”

    单钰莹与赵海若对看一眼,两女的脸上都是露出了好战兴奋的眼神。左寒右热的气劲已是勃然而发,明丽的眼眸中隐隐现出几分赤色的光影,单钰莹浑身都流转着淡赤色的光芒。

    飞龙三卫面面相觑,都是从心中隐隐生出了一股不安!明明己方三人是猎人,又稳占上风,为何却有一种反倒变成猎物的感觉呢!

    赵海若向三人左瞧瞧右看看,对皮元青问道:“喂,老太监,为什么太监会没有胡子呢?”

    纵使心中再奇怪,再有犹豫,也在赵海若这一句问话中全部丢到了一边!皮元青大吼一声,已是向赵海若扑了过去。余下两个飞龙卫自然不会让他独自涉险,两声沉喝声中,一人使剑、一人耍拳,也攻了上去。

    一时之间,甲板上又闹成了一团。

    [***]

    “大皇子殿下,你可以说了!”四人围在一张方桌上,黄羽翔正好与朱高炽相对而坐,张、林两女分别坐在了两侧。但黄羽翔这小子却恁地胡闹,又将张梦心的位子移到自己的身侧,几与他并排而坐,气得朱高炽半天说不出话来。

    朱高炽在心中已是翻过了无数整治黄羽翔的念头,他八年前便随朱棣四处征战,心思当真是敏锐之至。才一转念间,已是谋划好要安排陷阱将黄羽翔灭杀的方法。虽然看着黄、张两人亲腻的样子,心中无比的嫉恨,但仍是强自忍了下来。

    “这帮倭寇这些日子便在这一带海域出没!前几天孤王得到消息,倭寇会在这里出现,是以带了战舰前来巡视,没有想到却是遇到了你们!”朱高炽暗暗后悔,当初若是一炮将他们的船只给轰沉了,那也轮不到黄羽翔嚣张了!不过,若是张梦心也魂归大海,那真是暴殄天珍了!

    “倭寇的舰只不知道是用什么木材制成的,十分得坚硬,便是火炮也难以破开!他们常利用战船的坚固,向我们的船只硬撞过来,将我方舰只硬生生地撞毁!”说到这个,朱高炽立时将心中杂念丢到了一边,神情无比的威严,一如指挥若定的大将军,复道,“倭寇中有不少武林高手,在双方撞击之后,他们便会爬上我方的船只,将大明的军士屠尽!我这次带了飞龙四卫来,原打算用他们来对付这些武林好手的!”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论到船身坚固,我们这三艘战舰倒也不会输给他们!我大明的火炮必然还在这些倭寇之上,只要找到他们的踪迹,不难将他们一网打尽!”

    朱高炽摇摇头,道:“行兵打仗,非是纸上谈兵,哪有说说这么简单!战场上情势变化莫测,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大变化!”

    张梦心也点点头,道:“沙场鏖战,非是比拼蛮力!除非我方可以以十敌一,或是以百敌一,方能以堂堂正正之师,雷霆万钧地将敌人扫清!双方实力相差无多的话,即使能胜,也是惨胜,非是智将所为!”

    朱高炽见这个绝丽女子偏帮自己,心中自是大喜,顿时将倭寇之事丢到一边,笑道:“皇妹,这位姑娘心思灵巧,足智远谋,实与当年你随同父皇争战时无异啊!”

    张梦心不但貌美,谋智更是如此出众,若是能得此女,日后远征高丽蒙古,当是绝佳的谋士!一念至此,朱高炽更是心痒难止,越发地想要得到她。

    林绮思向黄羽翔轻笑一下,飞过一道媚眼,道“臭小子,就知道打打杀杀的,以后少不了要我们姐妹为你操心的!”

    黄羽翔若是还有三分火气,这当儿也消得干干净净了,点点头,低声道:“有你们两个娇妻辅佐于我,荡平倭寇还不是易如反掌!”

    正说话间,只听“嘭嘭嘭”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是一阵欢呼之声,林绮思一怔,道:“出什么事了?”

    黄羽翔将张梦心从椅上拉了起来,道:“走,我们出去看看!”

    四人从舱中走出,行到甲板之上,却见飞龙三卫都是横躺在地上,一个个都是紧闭着双眼,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皮元青最是狼狈,头发已是被烧得精光,脸上也是黑乎乎的,也分不清是行功所致,还是被烧炙所伤!另一个飞龙卫却是被冻成了一个大冰陀,兀自冒着丝丝寒气,显然这两人的下场都是单钰莹的手笔!最后一人却是衣服全被削成了片片碎碎,头发也被编成了两条大花辫,显而易见,除了赵海若外,没人会无聊到做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