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六章皇子威风
    “他们可有旗号,是倭寇吗?”黄羽翔忙急问道。

    那兵士道:“回禀统领大人,对方的舰只好像是大明的样式,但旗号还没有看清!”

    黄羽翔点点头,道:“再探!”又对四女道:“我们也到前舱去看看!”后舱人少,他又利用职权,将这里划为了禁区,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公然在这里与几女调情。

    五人来到前舱的甲板上,却听了望台上的兵士道:“统领大人,对方的帅旗已然可以看清,是大皇子的旗号!”

    林绮思轻啐一下,道:“这家伙在海上晃荡了好些时间,正好向他探听一下情报!”

    黄羽翔嘻嘻一笑,扭头对她道:“这不就是我的大舅子了,可要好生拍一下他的马屁!”

    林绮思飞了他一道白眼,道:“我那大哥跟父皇非常得像,老是板着张脸,扮出一副威严无比的样子,让人看了就生气!你要跟他套近乎,被碰了一鼻子灰的话,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黄羽翔扭头看了看单钰莹几女,笑道:“你们三个还是在一边躲着吧,万一被这个大皇子看到了,必然要抢你们到后宫去!我这个穷小子无权无势,怎都斗不过他,还是把你们藏起来比较保险!”

    林绮思噗哧一笑,道:“你以为天下每个男人都和你一样好色吗?我大哥心中只有权势两个字,其他的东西在他的眼里,只同草木无异!”

    “我才不信呢!”黄羽翔摇摇头,道,“我的心儿、莹儿、海若,都是千中挑一,人世间难寻的美人,我就不信你大哥会不动心!哼哼,若是大舅子敢动他妹婿娇妻的歪脑筋的话,我便将他‘卡察’一下,送进宫当太监!”

    单、张两女俏脸羞红,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是胡说八道!”林绮思却是媚眼流转,道:“就钰莹她们长得美,难道我不漂亮吗?”

    赵海若眨巴着大眼眼睛,问道:“什么‘卡察’一下,就当太监了?太监是陪着皇帝的人,可为什么要卡察一下才能陪皇帝呢?”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皇帝老头特别爱吃醒,身边的妻妾也多!若是哪个妃子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的话,岂不是要让皇帝戴绿帽子了?将男人卡察后,那男人便使不了坏,皇帝自然也安全了!”

    赵海若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对单钰莹道:“单姐姐,你听懂臭小子的话了吗,他到底在说什么啊?”

    单钰莹在黄羽翔的胸口轻轻捶了一下,道:“不许你教坏小孩子!你要是再对海若说些疯言疯语的话,我们姐妹便要对你实施宵禁,禁止你晚上碰我们!”

    “那白天呢?我是无所谓的,你们要喜欢白天同我亲热的话,我也没有意见!”黄羽翔低笑在她的脸上轻捏一下。

    说话之间,对面驶来的战船已是行近了好多,双方不过十来丈的距离。船上的风帆已经收了起来,速度减缓了好多。

    对方共有八艘战船,都是十五六丈长,比他们的战舰要长上好些!居中那艘战砚更是几有二十丈长,比其余几艘来得还要长,旗杆上悬着飞虎样式的帅旗,在海风中猎猎作响,十分的威风。

    见对方又接近了五丈,黄羽翔笑道:“咱们去迎接客人吧!”

    还没有等到四女答应,却见对方那艘帅船上猛然扑起了五条人影,如同大鸟一般在空中盘起一道圆弧,已是落到了甲板之上。

    黄羽翔自语道:“看来,连这道工序也可以省下来了,这个大舅子倒真是热情!”

    对方五人,形成了一个小方阵,四个灰衣老者将中间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高大青年护在其中。虽然这四个老者俱是两眼半眯,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但黄羽翔毫不怀疑,这四人每一个都是与陈天劫在同一档次的大高手!

    那名高大青年一身锦衣,虽然不是十分的英俊,但身体着实是十分的壮硕,体形比之黄羽翔兀自还要胜上一筹!

    “臣等拜见大皇子!”甲板上众人已是拜倒了一地,向那高大青年行礼。

    除了那个便宜师父外,黄羽翔仅在求婚的时候向张华庭拜了一回,他虽然出身贫寒,但最恨的却是同样是人,却要比人矮上一截的曲辱,虽然见众人跪了一地,但仍是笑兮兮地看着那个锦衣青年朱高炽。

    “大胆!见了大皇子殿下,竟然还不下跪请安!”左首的那个黑衣老者双眼猛然暴闪出一道精芒,向黄羽翔投射过去。

    沉厚的压力如同潮水般狂涌向黄羽翔,便是身处一侧的单钰莹几女也感觉到了莫名的压迫感。若是换了个人的话,早在他如此霸道的气势之下丢兵弃甲,吓得手脚发麻,动弹不得了吧!

    不过,光以精神修为而言,黄羽翔已是不下于三大宗师级的水准,内力更是充沛莫名,虽然比之张华庭之流还要逊色几分,但以质而论,却是还在张华庭之上!这灰衣老者虽然修为甚深,但与黄羽翔相比,已是差了几分!别说是黄羽翔,便算是赵海若,经过几次三番的剧战,又以灵药加扩了本身的经脉,修为之深,恐怕犹在这四个灰衣老者之上!

    淡然一笑,虽然敌人给他来了个下马威,但一来给林绮思几分面子,二来也不想太张扬,蓬勃的气势盈而不张,只是将灰衣老者的压力停在体外,黄羽翔仍是淡笑着看向朱高炽。

    黄羽翔虽然光华不露,但四个灰衣老者几十年的阅历毕竟不是白给的,还是知道这个小伙子修为颇为不浅。但任他们如何高估黄羽翔,也不会认为他的武功已然超过己方四人,见黄羽翔只是抵御,没有反攻,都料他功力仅是如此。四个灰衣老者虽然不是师出同门,但几十年的联手合作,已是对彼此知之甚深,知道出手的老者只是用了七成力,只要再加重几分力道,必然可以让黄羽翔不堪跪倒!

    “哟,大皇兄,你莫不是想让绮思难堪吧!”林绮思美目流转,道,“人家好歹也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统领,你的四个护卫也太过份了吧,他们见了本公主,还不是一样没有下跪吗?”

    朱高炽哈哈大笑,道:“飞龙四卫乃是朝中重臣,专门护卫皇上的安全,只有见了父皇才需用上跪拜之礼,皇妹又不是不知道这个,不是在和孤王开玩笑吧?”

    黄羽翔一听,想到当年建文帝败亡京城,若是这四个飞龙卫乃是专门保护皇帝的,怎的没有见到他们保着建文帝逃出生天,又或以身殉职,现在却当了朱棣这个夺位者的护卫,人品之差,肯定是无以复加。说不定当初建文帝便是被他们四个出卖给朱棣的也说不定,当时朱棣兵临城下,这飞龙四卫卖主求荣,仗着一身高明的武功,倒也不是没有用武之地!

    想到了此节,心中不由地对这四个飞龙卫大起鄙薄之意,嘴角已是挂起了一抹轻视的笑意。飞龙四卫一见,俱是大怒,心道:这小子死到临头,兀自还不知道天高地地厚,居然敢小看他们!

    林绮思轻轻一掠鬓边秀发,道:“他将来便是我的夫君,你一见面便要他的难堪,小心我告诉父皇,让你好看!”若是平常女子说这番话的时候,恐怕头颈都要低到地上去了,但林绮思却是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

    朱高炽知道这个妹子在朱棣的心中有多受宠,要是她在朱棣面前搬弄一下是非的话,恐怕自己的太子位置便要不保了!此时诸皇子竞争剧烈,朱棣在太子的人选问题上迟疑不定,他虽然身为长子,又有赫赫战功,但所谓天威难测,谁知道他会不会为林绮思所左右。

    他哈哈大笑,道:“好了,既然皇妹都替他求情了,本王自然不会追究于他。不过皇妹,这位有幸成为你夫婿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啊?”他虽然说不追究黄羽翔未向他跪拜之事,但却也没有制止飞龙四卫对黄羽翔的继续施压。

    林绮思虽然知道黄羽翔了得,但却不知道他究竟到了何种程度。不过飞龙四卫乃是宫中最强的四个好手,当初只有锦衣卫的大统领陈天啸方能力敌其一,黄羽翔纵使再厉害,对上这么高明的对手,恐怕也难有胜算吧!

    她的心思既然已经全部放到了黄羽翔的身上,自然一心一意地为他谋划起来,淡淡道:“皇兄,他叫黄羽翔,剿灭郑家逆贼,全部都是他的功劳,这次海上荡寇之后,我正要求父皇加封他呢!”

    “哦,如此人才,我倒想见见他的厉害,便让飞龙四卫试试他吧!”朱高炽爽朗地大笑,看他一副真挚的样子,一点也瞧不出异样。他从一开始便被黄羽翔隐隐露出的王者气息所吸引,目光便一直放在他的身上,直到此时,方才将目光扫到余下三女的身上。

    触到三女惊世绝艳的容貌时,这个向来不好女色的大皇子不禁心中猛跳,在众女的脸上一阵逡巡,终是停在了张梦心的脸上,眼神中止不住的神魂颠倒之色。

    林绮思正要反对,却被黄羽翔轻轻握住了胳膊,只听他小声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的皇兄输得太难堪!”她不禁心中苦笑一下,心道这小臭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向宫中最强的高手挑衅!

    黄羽翔踏前两步,正好拦在朱高炽与张梦心的中间,将他那双迷醉的目光从张梦心的身上彻底隔绝开来,轻笑道:“既然大皇子执意要让在下献丑,那在下只好陪这四位玩玩了!”

    他这番话说得太过张扬,飞龙四卫顿时怒形于色,几十年的养尊处优,还没有几个人敢同他们如此说话,黄羽翔只不过是区区一个锦衣卫统领,便算他是平靖公主的未婚夫婿那又怎样,便算是大皇子也要对他们恭恭敬敬。

    被黄羽翔这么一阻,朱高炽的心神终于收了回来,但目光仍是恋恋不舍地,似是要穿透黄羽翔的身体,再看张梦心几眼。但这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他立刻朗声大笑道:“好,年轻人便要有志气!不过,有时候,还是谦虚谨慎来得好些!”

    目光流转,向飞龙四卫打了一个眼色,眼神中隐隐露出赫人的杀机。他乃是帅将之材,虽然年纪不大,但识人之能却是高明之至!他虽然不迷醉女色,但张梦心几女眼中流露的神色还是看得懂,那是一种全心全意将自己交付某个男人的神色。本来像黄羽翔这种人才,他向来是不惜一切地要将之召到麾下,但不知怎得,看到张梦心几女一门心思地将心神寄托在黄羽翔的身上,心中便升起一股无名之火,恨不得将黄羽翔杀之而后快!

    他明知道此种情绪对于一个将才来说是要不得的,作为一个君主来说,更是走向衰败的征兆!昔时唐明皇雄才大略,可惜终是败在一个绝世美人的手中,将好好的一片大唐江山推入到了战火之中,使大唐就此衰落!朱高炽每每想到此节,都是心中大叹,心道自己视女子如草芥,治世经国之才又不下唐明皇,只要继得帝位,当可将大明发展得比盛唐还要兴旺!

    但在见到张梦心之后,方才了解到唐明皇昔时为了美女不惜江山的心情!朱高炽任凭体内掠夺的欲望越燃越炽,心道以孤王的雄才大略,定不会步了唐明皇的后尘!

    飞龙四卫自然知道主子的意思,头先向黄羽翔施压的老者慢慢踱了出来,道:“小子,既然你这么自信满满,便让老夫陪你过上几招!我叫冯破敌,下了地府之后,可要记得向阎王说你是死在何人手里的!”

    他后面两句话说得声音极低,只让黄羽翔一个人听到,显然不欲让林绮思知道,跑过来阻止两人的比斗。

    “冯破敌!”张梦心惊呼一声,道,“可是在四十年前双掌败五鬼的翻天掌冯破敌?”

    冯破敌回头对余下三卫笑笑,道:“哈哈,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有人记得老夫当年的名号!”向张梦心看了几眼,道,“小姑娘,你是什么人,怎得知道老夫当年的外号?”

    赵海若轻啐一声,道:“就四个老家伙,有什么好威风的!”

    冯破敌四人在宫中处久了,虽然年纪越来越大,脾性反倒更是暴躁,哪能容得旁人的无理!到了他们这种年纪,女色早就丢到一边去了,所迷恋的,仅是权势而已!

    “小姑娘,待老夫收拾了这个小子之后,再让你知道不尊敬长辈的后果!”冯破敌双手摆在胸前,一手肉掌顿时变成了白玉般的颜色。

    黄羽翔轻轻一笑,突然将傲天剑解下,向单钰莹扔去,又向赵海若道:“小丫头,将你的袖剑借我用一下!”

    “你自己有,干嘛还要用我的!”赵海若嘴里嘀嘀咕咕,但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已是将袖剑取了出来,丢给黄羽翔,道,“记得要还我啊,还有,可别弄坏了!”

    林绮思担心地向单钰莹看看,后者对她点了点头,道:“没事,便是以一敌二,小贼还是能稳操胜券!若是他们想要倚多为胜的话,嘿嘿,我正好手痒了好些天,正要找几个人找上一架!”

    黄羽翔破茧重生、单钰莹练成了涡漩真气,将“红日照天下”*发展成一寒一热的奇功,以两人的联手而论,世上已无一人是他们的对手!飞龙四卫纵是厉害,也只不过如陈啸天、郑冶剑的水准,已然不是这一对魔鬼般夫妻的对手!

    林绮思知道单钰莹绝不会任黄羽翔冒险,当下点点头,笑眯眯地向朱高炽看去,道:“皇兄,光是打斗太过无聊,不若我们下点彩头,你看如何?”

    宫中之人都对飞龙四卫几有盲目的崇拜,绝不相信世上还有人能打败他们四人!朱高炽自然也不例外,况且黄羽翔年纪如此之轻,纵使厉害,又能高明到哪去呢!

    他轻轻一笑,道:“好啊!皇妹,你若是输了,这次荡寇行动便要完全听从我的指挥!”既然自己已经下令,冯破敌必然会将黄羽翔灭杀,林绮思格于这个赌约,自然不能阻止他对张梦心她们做些什么!以他皇子之尊,只需手指一勾,天下的女人还不是立马投怀送抱!至于黄羽翔死后,林绮思会不会有什么过激行为,那自然另作他算。不过目前最重要的,便是将张梦心夺过来。

    林绮思掩口直笑,道:“好,若是皇兄输了话,便要将你这些天打探到的情报全部告诉我们!另外,还要拨出五艘战舰给我,光我们这三艘战舰,岂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她知道朱高炽功利心极强,一心想打败倭寇,加重自己争夺太子的砝码,肯定不会告诉他们情报,让他们抢了功劳。

    “好,一言为定!”朱高炽自以为胜券在握,自然答应的爽爽快快。

    林绮思向黄羽翔招招手,道:“臭小子,你都听到了吗,咱们能不能找到倭寇可完全着落在你的身上了!”

    黄羽翔点点头,将袖剑执在手中,道:“冯前辈,请!”用傲天剑的话,恐怕三两个的功夫便要让冯破敌血染甲板!黄羽翔虽然鄙薄他们的为人,但却还没有恨到要了他们性命的程度。

    冯破敌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只是碍着前辈的身份,不好意思抢先出手,当下只是扬扬手,道:“小辈,你出招吧!”

    黄羽翔笑嘻嘻地应了一声,袖剑挥出,踏中宫直入,向冯破敌的胸口刺去。剑势极缓,便是朱高炽这个不通武技之人也是看得清清楚楚。

    冯破敌大怒,黄羽翔此举显然一点都不将他放在眼里,如此踩中宫直进的招法,乃是己身比对手武功强上许多,才可以用上!老头子气得七窍生烟,心中暗暗打下主意,只要黄羽翔的袖剑再进数分,便要将他的袖剑捏住,再一掌要了他的小命!

    他外号翻天掌,在掌法之上实是造指极深,能够位列飞龙四卫,当不是浪得虚名。

    但事情却并不由自己所料般简单,袖剑在眼前划过,就在快要触及到自己伸手所及时,突然折了个方向,寒光闪动中,已是向自己的双腿圈去。冯破敌哪堪黄羽翔如此戏耍自己,当下暴吼一声,双掌一圈,炽烈的白光仿佛金乌坠地,将前舱映得一片明亮。

    老头子年纪老是没错,但中气倒真是十足,一声暴吼之下,舱板上好多人都是耳中一阵轰鸣,好半晌才恢复过来。

    赵海若吐吐香舌,道:“老头子打不过人就大吼大叫!单姐姐,你说臭小子会在第几招上赢了他?”

    单钰莹轻轻一笑,道:“看小贼的架势,显然想要一击分出胜负!”

    话音未落,黄羽翔整个人的神情突然一变,霸道的气势如同山岳一般狂涌而出,沉厚的气势压得整艘船上的人都是心脏一阵激跳。“嘿!”他也是暴吼一声,袖剑猛然向冯破敌的双掌挥洒过去,“浩然一剑”已然发动,狂暴的力道将剑身的周围都荡起了一个个真空地带!

    冯破敌绝想不到黄羽翔的武功竟然高明至斯,双掌劈出之际,已是用上了十成之力,打定主意要将黄羽翔毁于掌下,哪还能收得回去!念头还未转过,双掌已是迎上了黄羽翔的袖剑!

    “轰”地一声巨响,冯破敌的身体仿佛怒矢一般,在“浩然一剑”沉厚莫名的力道之下,已是被重重地弹飞起来,向船桅之上猛然撞去!又是一声大响,冯破敌撞在铁杉木所制的船桅之上,受到反震之力的作用,猛然“哇”一声,吐出一鲜血,整个人都是萎顿于地。

    他身后的船桅当真是坚硬之极,冯破敌撞飞之时,已是吃足了“浩然一剑”的力道,消去了几分大力,竟是抵住了这股力道,没有断折。但冯破敌却惨了,黄羽翔原本那一剑只是让他受了内力,如今在桅上又撞了一下,顿时把七根肋骨生生地撞断!

    黄羽翔收回袖剑,耸耸肩,道:“哎哟,一时下手重了些,真是不好意思!”

    看他一脸贼笑的样子,哪有半分不好意思。

    余下的飞龙三卫都是勃然大怒,经此一剑,对黄羽翔的评估虽然在心中又加重了几分,但他们都只道黄羽翔乃是利用冯破敌轻敌的失误,这才能够将他一剑败伤。

    黄羽翔理都不理他们,向朱高炽冷冷看去,目光中满是威慑之意!他虽然惫懒成性,但却绝对不允许有人敢打他妻子的主意!若是朱高炽还要痴心枉想,管他是皇子也好,重臣也罢,非要打得他连张梦心的名字都不敢想起!

    没有想到倚为长城的飞龙四卫如此轻轻易易地便被他收拾了其中一个!朱高炽不懂武功,反倒对黄羽翔的武功更是惊惧,不过他身为皇子,自然有他皇子的尊严,虽然颇为黄羽翔的神威所慑,但在外表上却是丝毫不露声色,沉声道:“皇妹,你倒真是好眼光,竟然被你找到了如此年轻有为的如意郎君!哈哈,哈哈哈!”

    虽然笑得颇为大声,但他的脸上却是一点笑意也没有。

    自己的准夫婿如此威风,林绮思自然心中欣喜,俏脸之上更是毫不掩饰地表现出来,轻笑道:“好了,愿赌服输,皇兄还是把我想知道的东西都告诉给我吧!”

    余下三个飞龙卫已将冯破敌背回了己船,这当儿又跳了过来,居中一名面白无须的老者道:“大皇子,刚才三弟只不过一时大意,方为这个小辈所逞,非是武功不及于他!小辈,可敢和我们再比一场!”

    林绮思格格格地娇笑起来,道:“皇兄,你说怎么着!是不是另外加些赌注,再比一场?”

    看着三护卫自信满满的样子,朱高炽也不满让黄羽翔如此得意,况且看到张梦心带着崇敬的目光看着黄羽翔时,更是让他心中如沸,恨不得将这个美绝天下的女子关在自己的房中,让她永远只看自己一个人!

    嫉怒之下,朱高炽高声道:“好!若是我输的话,将所有的人马全部交由你指挥,我这就返折京城!若是你输的话……”

    最好是将张梦心割让给自己,但自己身为主帅,又岂可以抢了臣下的妻子,这番话又要如何措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