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五章兵行海上
    这家伙什么时候与陈天劫这么热络了,竟然连陈老伯这种肉麻的称呼也叫了出来,当初可是见着了他就想躲避开来,现在看他那副表情,估计便是遇上了亲爹,也不会那么亲热吧!

    黄羽翔笑道:“那个姓林的公主便在这里,你还要大声嚷嚷的话,恐怕她什么都要知道了!”

    骆三元一怔,道:“大哥,玩笑可不能乱开啊!”

    说话之间,林绮思已是从客栈中走了出来,向骆三元道:“骆大哥,我已经让人给你安排好房间了,你便住在这里吧,不要再回原来的客栈了!”

    骆三元忙应了一声,拿肘子轻轻碰了碰黄羽翔的胸口,暧昧地道:“大哥,又被你骗到一个嫂子了!我前脚刚踏进客栈,这位嫂子正好走进门来,一看到我,便向我打招呼,连我姓什么都知道!大哥,看来你人在外面,心中倒还记着兄弟,把我的事都说给嫂子听了!”

    这林绮思还真是厉害,从来没有见过骆三元,却能通过他的外形将他给认了出来,还真是不简单。要知道,此时骆三元因是要与人做生意,扮得颇为正统,一扫平时不修边幅的样子,十分的英武,与往常的他当真是判若两人。

    黄羽翔拍拍他的肩,道:“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朝廷的平靖公主林绮思殿下!”

    “不会吧!”骆三元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不可思议地看着林绮思,回头对黄羽翔低声道,“那岂不是什么都穿绑了?”

    黄羽翔摊摊手,道:“定是你口太快,不知什么时候漏了口风吧?”

    “肯定不是我说出去的!看来朝廷对寒家真是势在必得,居然连我这个离家十来年的人都掌握得清清楚楚!”两人的声音都是十分得小声,没有让林绮思听到,骆三元突然笑道,“不过看来大哥已经将事情解决了!这位林公主怎么看都像是坠入爱河的小女人,定然是大哥手段了得,将百练金钢化成了绕指柔!”

    “格格”,林绮思轻笑一声,道,“你们两个有什么话便痛痛快快地说,两个大男人粘得这么紧,这又算怎么回事?”

    “喂,你是什么时候挤得与我这么近的?”黄羽翔一想也对,忙将骆三元推了开去,道,“陈前辈呢,他在哪里?”

    “老夫在这里!”陈天劫也从客栈中走了出来,冷冷地道,“这些日子你的名头越来越响了,俨然继张华庭之后的第一高手,什么时候陪老夫动手过上几招?”

    跟他练剑的话,恐怕便是性命相搏吧!黄羽翔虽然不惧于他,但却也不愿打这种冤枉架,转念之间,却见李梓新已是走了过来,他忙道:“陈前辈,晚辈这几天都忙得紧,不如另外找一个人陪你练剑吧!”

    李梓新踩着大步,目无表情地走了过来,行到左近之时,身形突然一窒。同一时间,陈天劫的身形也是一阵轻颤,原来懒洋洋无神的双眼之中突然一阵精光暴闪。

    当初李梓新虽然到过苏州,但那时陈天劫同他一般,都是深居简出,两人在同一客栈住了几天,竟然没有一次见面的机会,此次倒是他们头一见相见。

    两人同时转过头,向对方看去。四道凝重无比的目光触在一起,既像生死大敌般得好战,又如生死至交般得惺惺相惜。

    “锵!”黄羽翔腰间的傲天剑感应到两人惊人至极的战意,这把上古奇兵顿时从鞘中自动弹了出来,剑身微颤,发出轻轻的龙吟声。

    两个人一把剑,便在客栈门口,将熊熊的战意无比地燃烧起来。

    黄羽翔缓缓移动身体,将近处的林绮思拉到了一边,伸出另一只手来,将骆三元也拉了过去,轻声道:“喂,你不要命啦,夹在他们两个的中间,便算你是‘百败刀王’的外甥又能怎样!哎哟对了,两个月前我还见过你舅舅呢!”

    他的动作不敢太大,生怕引起这两个杀神的气机感应,反将剑往他身上刺去。

    骆三元点点头,道:“我舅舅还好吧!都一年多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看来你舅舅非常仰慕问剑心阁的魏前辈啊,不过,碰到我岳父的话,便要靠一边站了!”曾听他说过,倪英的房中挂着一幅魏雅心的画,显然倪英当初曾经热烈地追求过魏雅心。可惜美人爱英雄,魏雅心还是爱上了更加英俊有为的张华庭,更为他诞下了一女。

    骆三元也嘻嘻哈哈起来,道:“舅舅这个人天生内向,便是心中喜欢某个人,他也是不会开口的!我问过他当年为什么没有向魏前辈表白,你猜他怎么说?嘻嘻,他说,他当年就用一双深情的眼睛牢牢地盯着魏前辈看,结果魏前辈却是一见之下立刻跑了!舅舅以为没戏了,就只好画了一张她的画像,每天都看上几眼。”

    说着,两眼盯着黄羽翔,像条金鱼似的张大了一双水泡眼。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若换了我是魏前辈,也会被他吓走的!当初你舅舅应该还没有结束百败吧,魏前辈定然以为你舅舅脑子有问题,哪有不溜之大吉的!”

    单钰莹将欲走向李梓新的赤莲香的给拦了下来,道:“李兄弟与陈老头此时斗气正盛,随时都有可能出手!若是你上前扰了李兄弟的心思,恐怕对他极是不利!”

    赤莲香本是三大宗师的高徒,自是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关心则乱,事情牵涉到了李梓新的头上,容不得她不关心!

    陈天劫突然冷冷道:“你的杀气虽冷,但却有几分犹豫,莫不是放心不下你身后的那个女人,不敢与我豁出去一战?”

    李梓新眉毛也不挑一下,回应道:“你也差不多!死水般的杀气中还带着对这个世界的绻恋,原本的你,应该比现在更冷更强!”论功力,李梓新自是远远逊于陈天劫,但张华庭培养出来的弟子,眼力、技法自然都是上上之选,一眼便看出了陈天劫的破绽,毫不示弱地回应过去。

    陈天劫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不错,老夫确实改变了很多,但为了与你好好一战,我定可以回复到原来的状态,甚至比原来更强!”

    李梓新斜眼看了一下赤莲香,道:“冷酷无情并不是武道的最高境界,若是能够包容万物,领悟万物之心,便能结合自然,使出凌驾于一切之上的‘自然之道’!若是将修为推进到先天之境,便是离神佛也是不远!”

    陈天劫身形一震,道:“这是张华庭说的?”李梓新虽然年青有为,身手极强,但毕竟年岁尚轻,不可能领悟出此中道理。

    李梓新点点头,目光中流露出孺慕之情,道:“当初师父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根本就不明白,只知道出剑要追求狠,要一击毙命,如果对敌人存在包容之心,又怎么能克敌制胜呢?但现在我有些明白了,当你的生命中有了需要格外珍惜的人,便是丢了性命也要保她一生平安的人后,燃烧的战意也会更加强烈!”

    说话之间,狂暴的战意如同洪水狂卷,将原先的气势成倍的加强起来。

    陈天劫的脸上终是露出了一丝敬佩之色,道:“呵呵,张华庭啊张华庭,你果然是一代宗师!老夫磨剑数十年,杀人盈千,论起武道,却是远远逊色于你!”他向李梓新看了几眼,道,“小伙子,你很合老夫的胃口。老夫有几招自认颇为得意的招式,便传了给你如何?老夫也不要你称我为师,老夫年岁已老,若是错过了你这块良玉,恐怕这辈子都遇不上像你这般姿质的年轻人了!”

    李梓新摇摇头,道:“武学之道,纯在领悟二字!多学技艺,反倒影响修为的精进!我的武技已经定型了,无法再修习你的招式。不过,平时与你过过招倒是可以的!”

    随着两人谈话的缓和,剑拔弩张的气氛终是消去,赤莲香扑到李梓新的近处,低声道:“我可不许你和这个杀气冲天的怪老头打!”

    李梓新回过头来对她温柔地看了一眼,将她的右手握住。

    “大家还是休息一下吧,少则两天,多则四天,我们便要远赴海上,同倭寇决一死战了!”黄羽翔转头对骆三元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骆三元嘻嘻一笑,道:“反正苏州那里的生意已经上了轨道,又有寒家的人照应着,决不会出什么问题,我便同你一块去海上玩玩!”

    黄羽翔朝他上下看了一阵,道:“你是北方人吧?”

    骆三元一怔,道:“那又怎么样?”

    “北方人不都是旱鸭子吗,你上到船上,若是晕船了怎么办?”黄羽翔脸上满是笑容,道,“我还要照顾着几个娇妻,可没有功夫理你!”

    “去你的!”骆三元在黄羽翔的胸口捶了一拳,道,“舅舅住在金州卫,平时为了监视高丽的动静,时常混在商船里到高丽打探消消息,我随他同行了不下百次,岂有晕船之理!说到这个,高丽人的战船还真是厉害,准备精良,实是不可小视!”眼珠子一转,又道,“倒是你,这次不会是头一趟出海吧!哈哈,别说照顾嫂子,你能照顾好自己便算不错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我没有出道的时候,可是号称‘浪里小白条’,水里来雨里去,哪会有什么问题!”

    张梦心却是走了过来,道:“大哥,海上不同江河,波澜起伏,浪头特大,非可等闲视之!年前我与秦师兄、淡月游历江湖的时候,曾经从雷州府坐船到了温州府,浪头之大,连秦师兄都是上吐下呕的!”

    提到这两个已然不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张梦心的脸上满是哀伤的表情。淡月还可以说是咎由自取,但秦连死得还真是冤枉!

    黄羽翔将她的俏肩轻轻搂住,道:“心儿,莫要难过了!秦师兄的人这么好,便是在另一个世界,也会同样过得很好的!”

    张梦心点点头,将头靠在黄羽翔的胸口,道:“大哥,人死之后,真得还会到另一个世界去吗?我、我想我的娘亲,我出生没多久她就已经死了,我真得好想看看她的样子!”

    黄羽翔轻抚着着她的秀发,道:“有没有另一个世界我不知道,但至少我们还活着!你看,你的母亲一直活在你和岳父的心里,这样,她其实便一直活着!你的身体里流淌着她的血液,只要你还活着,便能将这份血脉一直流传下去!”

    骆三元在旁边偷笑起来,道:“大哥,你和嫂子好生恩爱啊!看得我都心痒痒得,也想找一个伴来陪我度过余生!”

    张梦心轻轻一笑,道:“骆大哥,瞧你说的,你才三十来岁,正是而立之年,男儿此时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再说凭着你的家业人品,若是发出征婚的消息,恐怕无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使人来说媒的定要将你家的门槛给踩烂了!”

    骆三元哈哈大笑,突然摇头道:“可惜我从辽东赶回的日子晚了些!不然的话,像嫂子这般人品的好姑娘,又岂会让大哥拣了便宜!”

    给他三分颜色,他便想开起染房来了!黄羽翔拉过张梦心的纤手,道:“我们回房去,懒得理这个人!”

    浪风只再待了一天,便同梅若雪启程回转昆仑,临行时又为于雅婷说情,希望黄羽翔能够不计前嫌,将她重新接纳!黄羽翔自是唯唯喏喏,却不知道他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如今的江湖经过郑家一役,都知道蒙古、高丽、扶桑三国将联合犯华之事,门派间的纷争已基本停止,不少热血汉子已经赶赴边关,替国出力去了。因是外患当前,整个武林倒是空前的安宁与团结。

    原本两天之后,战船便能交付使用,但因为要安装赵海若提到的暗桨,便又多耗了两天的时间。四天之后,战船终是顺利下水。黄羽翔等人无暇多等,已是催船远行。走湘江,过广东,由珠江直入南海。

    因是吃了荆山那次的亏,黄羽翔这一次可不敢再将众女留在身边,原想将林绮思、张梦心、司徒真真、南宫楚楚留在客栈,但林绮思却摆出了公主的身份,硬要一同前往,黄羽翔倒也不能对她指手划脚。

    张梦心推说她武功已然小成,在荆山中死在她手里的黑煞白魔军,倒也不比赵海若少。况且论到行兵打仗,她自认熟读兵书,无人可以赢得了她,非要一同前往不可。黄羽翔无奈,只好让随骆三元同行之人陪着司徒、南宫两女先行回转苏州。

    林绮思又调来了一批神机营的兵士,约有五百人左右,连着黄羽翔诸人、水手、厨子等人,共有六百多人。船行五天,终是进入了南海。

    海河交汇处存在一个压力差,战船甫进南海之时,整艘战船都是一阵大震。黄羽翔原来正躺在甲板上与众人聊天,巨震之下,顿时将他凭空抛起,直往海中飞去。若不是他轻功了得,应变神速,早就跌到了海中。

    随着船只远离陆地,海中的浪头渐大,将船身打得嘭嘭作响,老是不停地颤抖。黄羽翔终是知道了海上行船的滋味,还是步了秦连当年的后尘,一直呕吐不停,惹得骆三元偷笑不止。

    男子的气力虽然远胜女子,但在这等恶劣的环境之下,反倒是女子更容易适应。虽然头一天入海的时候,单钰莹诸女都是病恹恹的,但到第二天,便一个个恢复了精力!尤其是赵海若,虽然是头一次出海,但却是一点不适的反应都没有,像只猴子似的整天从头跑到西,又从西跑到东。不是爬桅杆,便是在腰间悬根绳子下海捕鱼,一点也看不出是要赶赴沙场之人。

    黄羽翔却是一直到了第三天,才算停止了呕吐,但神智依旧昏昏沉沉的,整日个躺在地板上晒太阳。赵海若原还道他想同自己玩扮死人的游戏,与他一块躺了半天,终是甘心认输,又蹦蹦跳跳地去捕鱼去了。

    “大哥,你有点精神好不好!你这个样子,一点统帅的样子都没有,哪里还能指挥大军杀敌啊!”女子都希望自己的丈夫出人投头,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张梦心终是忍不住去劝黄羽翔了。

    “噢……”黄羽翔低低应了一声,两眼依旧无神地望着头顶一尘不变的景致。

    “小贼,你也到处走走,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单钰莹将他的半边身体给拉了起来。

    “噢……”当事人依旧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臭小子,你倒是给我起来啊!”林绮思扯住了另外半边的身体,将他硬生生地拉了起来。

    “噢……”

    “看我的!”赵海若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纵到黄羽翔身后,便是一脚踢出,将这家伙踢得在地上直打滚,好半晌才摸着脑袋站了起来。

    眼神从迷茫到清澈,黄羽翔终是在这一记狠狠地脚踢之下恢复了精神,顿时暴跳如雷,道:“小丫头,你给我过来,我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见他凶得如此怕人,赵海若忙将身体躲到了单钰莹的身后,方才将脑袋探了出来,道:“嘻嘻,想要教训我吗?先过了心姐姐、单姐姐、林姐姐这一关再说!等你过了这一关,还要再过陈伯伯、骆大哥他们一关!等你过了这一关,还要过了小不点、赤莲香姐姐这一关!若是这三关全部过了,单姐姐、心姐姐、林姐姐肯定休息好了,你便要再过她们这一关,嘻嘻,嘻嘻嘻!”

    说到绕口之处,连她自己也惹不住笑了起来。

    黄羽翔也不会同她真得生气,不然的话,早被她气死很多次了。他走到单钰莹的身边,将赵海若一把拎到自己的身前,道:“小丫头,我们来来比比闭气功!”

    赵海若一怔,道:“什么闭气功?”

    黄羽翔坏坏一笑,将嘴巴压下,已是将赵海若的小嘴吻住。

    “哎,这个家伙,一天到晚脑子里只有这些坏念头!”林绮思摇头叹道。

    单钰莹轻咬嘴唇,道:“张妹妹,我们要对小贼好生管制,绝不能让他再这么胡来!”

    张梦心摊摊手,道:“我是怕你心软,被大哥软语一求,立刻就松了!对付大哥这种无赖之人,绝不能有姑息之情,所谓快刀斩乱麻,不下痛手,又岂能药到病除!”

    单钰莹一脸坚毅的表情,道:“这一次我是下定决心了,一定要将小贼那副流氓的脾性给根除了!不然的话,若是被爹爹知道了,非要将他赶出家门!”

    张、林两人顿时脸含微笑,原来单钰莹如此急迫地想要根除黄羽翔的恶劣习性,原是怕自己的父亲会不允这场婚事。林绮思格格格地笑道:“钰莹,你若是答应我一件事,我便帮你给单大人施压,让他同意将你许给臭小子!”

    单钰莹警惕地看了她一眼,道:“当初你不就答应扫除郑家余孽之后,便替我和小贼说亲吗?怎得现在又要加条件了!”

    林绮思微微一笑,道:“消灭郑家余孽,还不是靠了我的人马,可不能算是臭小子的功劳!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皇帝还不是有东宫西宫吗?嘻嘻,你当东宫娘娘,我来当西宫娘娘!”

    绕了半天,原来还是要与单钰莹平分大妇的地位。只是这次她自愿退让,还是承认让单钰莹作了东宫。

    张梦心也不是省油的灯,道:“这怎么成!将郑家的人马覆灭,还不是靠了大哥和小白,你和你那些锦衣卫的性命还是大哥救的,哪有讨价还价的本钱!大哥也说了,我们嫁进黄家,都是不分彼此,只是单姐姐跟着大哥最久,所以我们都要称她为姐姐,其他的便按年龄互称姐妹!”

    “嘻嘻,好歹我也是当朝公主,总不能让我作妾吧!”三个女人说到争风吃醋的时候,一个个都是为己力争,没有露出丝毫脸红之色。

    “好了!这些事留给小贼决定吧!毕竟他是我们的一家之主,他想怎么着,就全听他的安排!”单钰莹尽显大妇的威严,将两女的争论按下,突道:“对了,小贼和海若怎么还是粘在一块啊!”

    “怕有一柱香的时间了吧!”张梦心喃喃道,“单姐姐,大哥有没有吻你吻得那么久?”

    三女的脸上都是露出嫉妒的表情,都是暗怪黄羽翔厚此薄彼,居然这么宠着赵海若。

    “哎哟!”黄羽翔终是抬起了头来,道,“小丫头,告诉你多少次了,千成不要再用牙齿,咬得我的嘴唇都出血了!”

    赵海若一阵头晕目眩,她的闭气功比起黄羽翔来,还是差了好多,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吸到新鲜空气,已是让她头晕脑涨,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道:“是你先松开的,是你输了!嘻嘻!”

    “海若!”张梦心搂过赵海若,道,“大哥刚才是在占你的便宜,可不是真想同你比试什么!以后,他若是还要这么做的话,你就用力打他,可不能再让他得逞了!”

    “为什么,可是我也觉得很开心很兴奋很好玩啊!”赵海若茫然不解,将一双大眼瞪着张梦心。

    张梦心凑嘴在赵海若的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看着赵海若脸上升起的惊恐之色,黄羽翔暗叫不妙,忙道:“海若,你可不要听你心姐姐乱说!无论她说什么,都是骗你的!”

    “小贼,你给我待在一边安静一些!”单钰莹与林绮思一左一右,将黄羽翔给包了起来,不让他有机会向赵海若移去。

    回过头来看了单钰莹一眼,黄羽翔皱着眉道:“莹儿,你们又想搞什么鬼?”

    单钰莹与林绮思对看一眼,齐声道:“我们要把你训练成一个知书达礼、文质彬彬的谦谦君子!”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想要你们的夫君变成了谦谦君子,简直就像在汪洋大海中搜寻倭寇一般困难!”

    “报!”一个兵士快速跑了过来,半跪在黄羽翔的跟前,道,“千里眼看到前方有七八艘战船,正在向我方迅速迎来!”

    不会吧,说曹操曹操便真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