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齐聚一团
    显而易见,以一敌六的话,黄羽翔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司徒真真是六女中最是向着黄羽翔的,不但没有和着众女的调,反倒帮着他对付诸女,但单钰莹、张梦心、赵海若外加一个林绮思,四女实在是太过厉害,而且讲明了不准用上武功,黄羽翔虽是个男人,体力过人,但同时与四个精力充沛的女人硬捍,实是匹敌不住。

    但这小子却是一脸的贼笑,但众女中间左捏一记,右捏一把,惹得众女都是娇呼不已,实是过得比谁都快活。

    “呀!”林绮思一声娇嗔,已被黄羽翔一个虎扑,压到了床上,“放开我,你这个臭小子,你好重啊!”

    黄羽翔不但没有起身,反倒臀部用力,将她欲挺起的腰身硬是压了下去,喘着粗气道:“以后总要习惯的,不如从现在就开始吧!”

    林绮思这个小妖女自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被他满是欲望的身体压着,连呼吸都有些困难,明丽的双眼娇艳欲滴,道:“臭小子,你再敢对我胡说八道,小心我真得把你送到宫里当太监!”

    黄羽翔轻笑一下,道:“亲都被我亲了几次,浑身上下也差不多被我摸了个遍!说几句话,却要受到如此重的惩罚,看来我还是君子动手不动口来得好些!”

    “格格”,被他搔到痒处,林绮思忍不住娇笑起来,轻哼道,“臭小子,让我起来,我非要揍扁你!”

    黄羽翔正待再有动作,却觉身体一紧,已是被人一把抓了起来。还没等他回过头来,只觉身上一重,已被赵海若给压在了身上。

    这个小妮子将修长却又极富肉感的娇躯完全贴在黄羽翔的身上,一张俏脸早已经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她急声道:“单姐姐、心姐姐,臭小子已经被我制止了,你们快压上来!”

    原本单钰莹与张梦心已经有所动作,但听到“压”这一词,都是脸孔一红,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黄羽翔哈哈大笑,身体一转,利用男人先天上的体力优势,已是反转身体,反将赵海若压在了身上。盯着她美丽无比的脸庞一阵细看,黄羽翔突然道:“海若,你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

    当黄鼠狼称赞一只鸡生得漂亮的时候,它的用心绝不只是简单地恭维一下,想要将对方吞入肚中才是本来的目的。

    张梦心一阵心颤,双手抓住赵海若的双肩,将她硬是从黄羽翔的身下给抽了出来,将她紧紧抱住,道:“大哥,海若还小,不准你打她的主意!”

    单钰莹也道:“是啊,小贼,你还真是没有人性,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

    受害人却是从张梦心的怀中蹦了出来,嘻嘻笑道:“心姐姐,我哪里小了!你看,我都比你高了!”这妮子初现苏州的时候,与张梦心的身高倒是差相左右,但几个月的奔波日子,这小妮子竟然又长了几近一寸!

    张梦心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的身体还没有长好,若是现在就……嫁人的话,会妨碍你的武功!”

    黄羽翔爬了起来,从背后搂着单钰莹道:“你心姐姐的意思是说,你的胸部还不够大,你的屁股还不够圆!屁股不够圆是说你不好生养,胸部小是怕你*不足,会让小宝宝给饿着了!哈哈哈!”还想胡说一通,却吃单钰莹一个肘子,虽是不痛,自己却是歪倒在了床上,仍是大笑不止。

    赵海若将眼睛眨了眨,突然对张梦心道:“心姐姐,你把衣服解开,我们比比,我看看还要长多久,我才能算是大人?”

    就冲着她这句话,恐怕她一辈子都是懵懵懂懂,在性情上永远像个小孩子!

    见她长得要去扯张梦心的衣服,黄羽翔早就笑歪了腰,但双手却是不忘将单钰莹紧紧搂住,不让她去偏帮张梦心。

    林绮思显然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不但没有帮忙,双手也将赶去劝阻的南宫楚楚给拉住了。

    司徒真真看了黄羽翔一眼,见他微微摇了摇头,便老老实实地呆在一边,只是笑嘻嘻地看着张、赵两女已是揉成了一团。

    看着张梦心的衣物一件件被赵海若脱去,露出了雪白晶莹的肌肤时,黄羽翔不禁暗暗庆幸自己是个男人!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当真是连女人都要动心,都能得到她的男人却只有他一个人,一想到这里,就让这个家伙浑身都开始得意起来!

    羞恼之间,哪还顾得上不能用武功的约定。“红日照天下”自然流转,张梦心浑身黑光鼎盛,双眼之中黑芒频闪,如同黑夜中的魔女一般,于美丽之中平添了几分妖艳之气!

    乖乖!原本的张梦心只是清丽而已,但此时此际却是罗衫半解,红霞扑面,黑色的气息让她多了几分神秘妖艳之感,仿佛热火一般将房中几人的*都点燃起来。

    “心姐姐,你赖皮,不准用武功的!”赵海若乍不及防之下,已是被张梦心推了开来,但这妮子实在是太过灵活,嘴里嘀咕着,身形又扑了回来。此时她也用上了上乘武功,张梦心虽然内力精醇,但怎及得上她从小就精修的功底,立时又陷入危急之中。

    随着身上最后一件衣物也离体而去,张梦心美绝人寰的娇躯已是纤毫毕现。因是害羞,雪白的肌肤上都泛着一层淡红光的光晕,在灯下看来,却是越发得艳丽动人。

    盯着她的酥胸一阵细看,赵海若突然笑道:“心姐姐,我的胸部一点都不比你小,你看、你看!”说着,伸手便去解自己的衣襟。

    黄羽翔一双眼睛已然瞪得老大,狠狠地盯着赵海若。张梦心的娇躯随时都看得到,但赵小丫头自解罗衫,却是异数中的异数,错过这次,又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不准看!”单钰莹虽然被他抱着,但双手还未失去自由,已是将他的双眼给遮住了。

    黄羽翔暗暗一笑,左手在她弹挺的酥胸上轻轻一抚,立时让她敏感的身体一阵颤抖,双手顿时无力的垂下,一双眼神变得慵懒不堪,向他低嗔道:“臭小子,又要使坏了!”

    黄羽翔朝赵海若看去,却见她已然被浑身赤裸的张梦心给抱住了,不由得心中暗叫可惜。但看到张梦心娇躯刻下的优美线条时,*顿时勃然而发,站起身来向她走去。

    双手伸出,已是勾住了张梦心纤细的腰身,在她的一身惊呼声中,黄羽翔已是将她扑到了柔软的床上。

    “真真,替夫君宽衣!”黄羽翔笑嘻嘻地一扫林绮思和赵海若,道,“下面我们便要做些不无聊的事情,小丫头、绮思,你们若是想提前进黄家门的话,便立刻将衣服脱下,躺在我身边!若是要向各位前辈学些经验,也可以在旁边看着!哈哈!”

    林绮思水汪汪的双眼已是一片蒙胧,死死地盯着在司徒真真的双手之下,黄羽翔渐渐露出的壮硕身体,充满男性刚毅线条的体形仿佛充满暴发力的猎豹,让她一刻也舍不得将眼睛挪开一下。

    赵海若笑嘻嘻地道:“臭小子,你的胸部太小,不用脱就知道了!”

    转眼之间,黄羽翔便只剩下一个大裤衩了,这家伙昂然起身,向赵、林两女勾勾手指,笑道:“我的胸部这辈子都是赶不上你们了,不过,呵呵,男人只要一个地方大就可以了!”

    毫不掩饰裤衩之下的欲望,黄羽翔的眼中闪动着*的光芒,不过他身体壮硕,体形极为刚健,对女子确实颇有盅惑之力。

    林绮思的下唇已是快咬得出血了,不过终是强自刻下了心中的冲动,一把拉着赵海若,拖着走出了房门。

    “喂,我还要玩呢!你要回去就自己回房好了,难道你这么大的人还怕黑吗?”

    听着赵海若的声音远远的传来,黄羽翔嘻嘻笑道:“各位爱妻,如今便是我们的甜蜜时光了!”

    话刚说完,便被一个枕头砸得头晕眼花,抬眼看去,却见张梦心卷了一席被单裹在身上,左手捏着被单的合口处,右手又捡起了一个枕头。

    “你这个大浑蛋,居然让人家出了这么大的丑!姐妹们,你们定要替我报仇!”张梦心在林绮思与赵海若的面前被脱得精光,自是恼羞无比。

    黄羽翔哈哈大笑,身体猛地一纵,已是将她扑到了身下,道:“心儿,刚才你不也很兴奋吗?”

    张梦心的俏脸更红了,突然低泣道:“大哥,心儿是不是个*的女人啊?不然的话,怎么会这样呢!”

    单钰莹也挤到了床上,佯嗔道:“小贼,你将张妹妹弄哭了,这下子怎么办才好?”

    黄羽翔将张梦心脸上的泪水添干,道:“我今天晚上定然奋不顾身,一马当先,前仆后继,死而后已!”

    “哪有这么厚脸皮的人!”张梦心破啼而笑,娇羞地扫了他一眼,道,“大哥,你还不快来,想要心儿等到什么时候?”

    果然!在男女之事上,张梦心的欲望远超单钰莹几女,甚至于雅婷也及不上她的渴望与疯狂,看来能够与她一较长短的,恐怕只有她同父异母的姐姐任雨情了!一想到这里,黄羽翔的欲望更加强盛,心中想像着将来把这两朵姊妹花同时搂在床上胡天胡帝的样子,已是温柔的进入了张梦心的身体,开始了猛然的征伐。

    受到两人淫靡样子的刺激,剩下三女都是情动不已,一个个自己宽衣解带,往床上挤去。

    不消多说,第二天的时候,黄羽翔一阵头晕眼花、头轻脚重,几次三番都向门柱上去撞去。好在他的“抱朴长生功”经过这几日的征战,已是加强了他某一方面的体质,如今虽然不能说游刃有余,但比起前几日跟头死猪差不多的样子,已经算是有了长足的进步。相信假以时日,以一敌四,尚能完胜的日子肯定便要来临。只是任雨情与林绮思、于雅婷这三个此中强手都还没有算入其中,恐怕“抱朴长生功”再怎么神妙,以一敌七的话,无论如何都是没有胜算的!

    ※※※※

    “嘻嘻”,赵海若看了看张梦心,“嘻嘻嘻”,转过头又看看单钰莹,再看看赤莲香,每看向一个女子,脸上都露出古怪的笑容。

    众女都是心中有鬼,被她望来,都是颇觉不好意思,俱是将头低了下来。

    梅若雪突然笑道:“表妹,还是风郎的本事大!你那小贼这么多的妻妾,才只有楚楚一个人有了,算来算去,还是风郎厉害!”

    这种事情可以这么比的吗?而且,这娘们能够当众说出这番话来,倒也是惊人之至!与她“逼奸”浪风一事,当可并驾齐驱!

    单钰莹俏脸晕红,停下脚步,将梅若雪的左手挽住,嗔道:“表姐,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吗?”声音转低,又道,“你让浪师兄也娶上这么多的妻子试试,看看有几个能怀上孩子!”做妻子当然不能让自己的丈夫在这方面落了下风。

    南宫楚楚却是快行两步,走到梅若雪的另一边,道:“梅姐姐,我家大哥和你家夫君关系这么好,况且你与单姐姐又是表亲,不若我们亲上加亲,为我们还未出世的孩子配对姻缘如何?”

    黄羽翔走了上来,搔搔头皮,道:“我是无所谓了,不过若是我家的儿子或是女儿嫌你家的女儿或是儿子长得丑或是脾气暴躁,那怎么办啊?”

    梅若雪一怔,道:“你是什么意思,别说得跟绕口令似的!”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我是说,毕竟浪兄孩子的母亲是个脾气暴躁、凶巴巴的母老虎!哎哟!”话还没有说完,已被单钰莹重重地捏了一记。

    “哼!”梅若雪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道,“你家的几个也还不是母老虎,昨天还在问我修理你的办法呢!”

    “表姐——”单钰莹大为羞恼,旁边的南宫楚楚也是一脸尴尬的表情。

    “浪兄,你看怎么样,若是我们两家同生儿子,便让他们结为兄弟,若是同是女儿,便让她们结为姐妹!”黄羽翔见众女“自相残杀”,自是心中暗暗高兴不已。

    “好!若是一男一女的话,便让他们结为夫妻!”浪风是个豪爽之人,说得没有半丝犹豫。

    黄羽翔点点头,复道:“不过,我们也不能太左右了子女的意愿,若是我家儿子嫌你家女儿脾气暴,还要多找几个娇妻的话,你家女儿可千万不能拿剪刀到处追着他跑!”

    梅若雪一愣,道:“为什么我家的是女儿,非让你家是儿子呢!哼,这么花心的小子,我才不要他做我家的女婿呢!”

    完了,才刚定下的亲事,这么快便要告吹了!单钰莹忙道:“我们姐妹几个,总能生出一个不像这小贼的儿子出来,表姐,你就放心吧!”

    赤莲香拉着李梓新也走了上来,道:“我们以后的儿子要娶张家姐姐的女儿!”回头对梅若雪道,“梅姐姐,你可不会同我们家争的吧!”

    张梦心生得如此貌美,黄羽翔也不是个丑人,如果生个女儿出来,恐怕便是江湖上新一代的“无双玉女”了!梅若雪暗骂自己是个笨蛋,被黄羽翔一番胡闹,连她也认为自己未出世的孩子是个女儿了!她忙道:“你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我都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自然我们家排在前头了!”

    女人一旦升级成母亲,子女的幸福便在心中排到了首位,赤莲香哪里肯让,道:“不行,明明是我们家先订下的!张家姐姐,你说是不是?”

    “嘻嘻”,赵海若挤了过来,道,“你们争来争去做什么,不若我也生个女儿出来,嫁给你们的儿子好了!”

    想到这个妮子古里古怪的,生出来的女儿估计也不会正常到哪里去,若是隔三差五的便要频频搬家,那倒宁肯让自己的儿子一辈子不娶!赤莲香拉着李梓新,梅若雪扯着浪风,都是一声不吭地退到一边。

    说说笑笑之间,终是到了造船厂。因是造船一事牵涉甚广,林绮思在这里设下了重兵把守。见到他们一众人行来,早有十来个手执长枪的兵士行了过来,将他们拦下。

    待到随行的锦衣卫亮出身份,他们才恭恭敬敬请黄羽翔一行人进去。

    这船厂不大,但里边的工匠却是不少,黄羽翔看到的时候,船身已经完全制好,只差粉漆船身,以减缓被海水腐朽的速度,整个工程已经完成了七七八八。他们虽然在场地中游逛,但忙碌的工匠却是没有半个看向他们一眼,都是忙着手中的活。

    黄羽翔暗赞一声,扭头对林绮思道:“公主殿下,不知道这种船只能够抵抗几颗炮弹的轰击?”

    林绮思轻哼一声,道:“现在你倒是把我当公主了吗?”扬声道,“我们可以做个试验,看看这铁杉木究竟有多坚厚!”她当先领路,带着众人行到船厂外面,向几个卫士低低吩咐了几声。

    “仔细看着,可别看漏了眼!”林绮思指着前方吊起的一只箱子,道,“那是用铁杉木做的,等一下你们就知道它能捱上几枚火炮了!”

    “锵啷啷”的声音响起,那只木箱被吊起了半丈高,箱子都是用铁链绑着。

    “回禀公主,炮手已经就位,请公主下令!”一名兵士半跪在林绮思的前面。

    林绮思点点头,道:“开始吧!”

    那名士兵从怀中取出一面小旗,在空中挥舞一下,猛然听到“轰”地一声巨响,火光闪动中,一道乌光闪过,一颗炮弹已是直射木箱。

    黄羽翔的眼神虽是无法捕捉到炮弹的行迹,但敏锐无比的神识却是已经完全展开,场中便是微风的拂动,也休想瞒得过他的感应。炮弹的轨迹在他的脑海中划出一道曲线,直向目标飞去。

    “嘭”,一声大响,那枚炮弹已是准确无比地打到了木箱之上,在铁链的一阵晃当作响之中,波动的气流仿佛巨浪一般,将众人打得一阵乱晃。好不容易众人才算稳定下来,抬眼望去,却见那只木箱竟然连一道痕迹都没有。

    “好厉害!”铁杉木的坚硬黄羽翔是深有体会,他佩服的是炮手的眼力之准,那只木箱离火炮至少有五十丈左右,而且木箱如此之小,还能一炮中的,比之百步穿杨,恐怕还要强上几分。

    “轰”,又一声巨响,炮手又点然了一枚炮弹,向木箱打去。

    “嘭嘭嘭”的连响中,木箱一阵乱晃,直到第六枚火炮过后,才猛然暴裂开来,激飞的碎片顿时洒了一地。

    众人都是欢呼鹊跃不已,己方船身如此之坚,实已是立于不败之地,而论到拳脚功夫,又有谁能挡得住他们一群人呢!

    黄羽翔微微一笑,对林绮思道:“这个炮手叫什么,过几天出航的时候,可要记得把他带上!”

    林绮思撇一下嘴,道:“我才是你的上司,哪有你问我的道理!他是我们军中最最厉害的炮手,我自然会将他带去,还要你来提醒吗?”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是不是你这几天独守空闺,看着我们几个亲热,心中生气了!我的好绮思,这可是你自己不肯过来的,可不能怪在我的头上!”

    “呸!”林绮思啐了一口,道,“臭小子满脑子都是这些念头,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会喜欢你的!”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你是赖不掉的,还是老老实实地认命吧!”脸色转正,道,“不知道这三艘船什么时候能够下水?”

    林绮思向船厂的外面走去,道:“快则两天,最迟四天,必然可以交付使用!我会升你为此次行军的总统领,你就给我好好干,千万不能输给大皇兄!”

    “那是自然!”黄羽翔追了上去,道,“为了当这个附马,我定然卯足全力,你就等着坐上花轿,进我黄家的门吧!”

    “那,我是做大还是做小?”林绮思轻咬下唇,目光中风情流转,开始向黄羽翔使娇邀媚起来。

    “你自然做小了!”单钰莹气鼓鼓地跟了过来,对黄羽翔飞过一道恼怒之色,对林绮思正容道,“长幼有序,先入为大!不管你是公主也好,民女也罢,进了黄家的门,都是一视同仁!”

    林绮思格格娇笑,道:“钰莹,我只是开开玩笑,你又何必当真呢!我还未必要嫁给这臭小子呢,你又急什么?好了,船厂也看了,炮火也试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施施然调转身体,领着手下的锦衣卫,已是向外面行去。

    这个女人喜怒完全不形于色,幸好现在她爱上自己,不再与自己为敌,不然的话,若是她与龙皓天联手,自己可真要死得全无葬僧地!黄羽翔庆幸之余,不由地纳闷起来,这龙皓天自魔教现身后,便从此再无踪迹,连赤莲香这个未婚妻都不要了,究竟在策划什么惊天大阴谋?

    不过想到龙皓天几次三番欲置自己的死地,但他的未婚妻如今却成了李梓新的小新娘,黄羽翔不由地大感解气!拉着单钰莹也向外走去,心中想道:待到将倭寇解决,便要同他了断所有的恩怨!

    众人回转客栈,才行到客栈门口,便听一人大叫道:“哈哈,大哥,总算见到你了,可把我给想死了!”

    除了几位娇妻外,喊他大哥的男人,便只有那个整天没事做,只知道养马的骆三元了!

    黄羽翔展开双臂,与骆三元搂在一起,一阵拍肩敲背后,马痴道:“大哥,先不要说废话,小白呢?”

    果然是马痴的作风,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小白找了头母马,上山生小马去了,等有了小马崽,便送你一只!”

    骆三元大喜过望,将黄羽翔的双手握住,一副感激不尽的样子,道:“大哥,你真是个大好人,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对了,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这家伙明明应该在苏州做生意才对,怎得跑到湖广来了。

    骆三元微微一笑,道:“不但是我,还有陈老伯,他也来了!呵呵,这几个月的功夫,我已经在苏州城立下了脚跟,有了本家的支持,生意已经遍布江浙,这一次更是与长沙的一个大布商有笔大生意,所以顺便和陈老伯来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