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久别之友
    黄羽翔一行回到昔日投宿的客栈,因是他们临走之时已经想到还要回到此地监督战船的建造一事,因此也没有把房子给退了。掌柜虽是有些不大愿意,但一来碍于林绮思官家的身份,二来张梦心一张银票递过,早让他两眼放光了。再说了,能看到张梦心几女的姿容,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幸事!那掌柜的虽然年过六旬,早就将世情看淡,但底下的伙计却是个个年青力壮,自是希望能够多看诸女一眼也好。

    张梦心诸人才行到客栈门口,便有三四个伙计迎了出来,道:“张小姐、单小姐、司徒小姐、南宫小姐你们可算回来了!海若小姐,刘师傅正在准备晚饭,你要吃什么菜的话,就赶紧同他说!”这几个家伙虽然贪慕众女的容色,但对林绮思却是近而远之,这个女人平时都是一副傲气凌人、高高在上的样子,也难怪这些伙计不敢跟她打招呼。

    林绮思轻啐一口,低声道:“一群笨蛋,不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好女人!”

    声音虽低,却是恰好让黄羽翔听到。这小子将眉毛一挑,扭头对她道:“你是什么好女人,今天晚上让我看看成不成?”

    林绮思轻轻一咬嘴唇,向他微微呶了呶嘴,将弹挺的胸部向前挺动一下,道:“我是狐狸精变的,专门迷惑男人的心,趁他神魂颠倒的时候,便取他的小命!格格,格格格!”

    “还真是只狐狸精!”黄羽翔在心中暗骂一声。这林绮思当真是一代尤物,黄羽翔一路之上都是主动与她搭讪,被她撩得心头火起,只好回去与众女胡闹一番,已是将单钰莹诸女惹得极为不满。

    “对了!”一名伙计道,“黄公子,有两位客人在这里等了你们好些天了,你们前脚走,他们后脚便倒了,只比你们晚了一天!”

    黄羽翔将缰绳递给走过来的那名伙计,道:“哦,他们是谁,知不知道他们的名姓!”

    “哈哈哈”,一个爽朗的笑声扬起,一身白衣飘飘的浪风已是走了出来,道,“黄兄,小别数月,你连浪某都不记得了吗?”他身后紧紧地粘着个梅若雪,双手勾着他的左臂,一副亲腻无比的样子。

    黄羽翔大踏步地走了过去,张开双臂欲向浪风抱去,但手伸出一半,却见梅若雪依旧吊在浪风的胳膊上,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他干笑一下,只觉伸手不是,缩手也是不是。

    浪风对着梅若雪微微一笑,后者立刻退开半步,乖巧无比。他也踏前一步,两个大男人顿时抱成了一团。

    “他们……在干什么?”赵海若小声道,“难道他们也要玩亲亲吗?”

    司徒真真虽然比赵海若略通世事,但此女生平未出过家门几次,自己的父亲、兄长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一般只是揖手而已,自然不会明白男人与男人之间真挚的友情。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两个男人,心中却是想道:“要是夫君与他玩亲亲的话,自己还敢要夫君亲吻自己吗?”若是允许的话,心中肯定要大为恶心;若是不允的话,又极为不舍黄羽翔的亲吻带给她的快感。一时之间,她柔肠百结,急得快要跳出去将两人拉开了!

    单钰莹“噗哧”一笑,道:“海若,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女人和女人是不能玩亲亲的,男人和男人之间自然也不能!小贼和浪师兄只不过许久没有见面了,互相都十分的牵记对方,只有通过这种热烈的动作,才能抒发心中的感情!”

    司徒真真暗暗松了口气,心中颇是奇怪自己竟会被赵海若这小妮子的胡言乱语所动。

    黄羽翔与浪风终于松了开来,梅若雪立即缠了上去,将浪风的胳膊勾住。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浪兄,你现在终是被梅小姐完全套住了?”

    浪风温柔一笑,道:“若雪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现在她可是咱家的皇帝,她要说往东的话,我可不敢往西!”

    黄羽翔朝身后四女看去,却见除了单钰莹之外,其余三女都是俏脸一红,微微扭过头去。

    单钰莹冲到了梅若雪的身边,将她硬是从浪风的身上给扯了下来,道:“表姐,你真得有宝宝了!”又扭头对浪风道,“浪师兄,恭喜你要做爹爹了!不过,比起小贼来,你还是晚了一个月!嘻嘻,楚楚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浪师兄,你可输了哟!”

    这种事情也能用来比赛吗?黄、浪两人相对苦笑,但众女都是已经拥成了一团,齐齐往客栈中走去,便是赤莲香也甩脱了李梓新,跟众人混成了一团。

    黄羽翔向李梓新微微一笑,道:“李兄弟,你可要当心点!我家那几个母老虎最是喜欢搬弄是非,拆人墙角,若是赤莲香姑娘他日河东狮吼,骑到你头上的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李梓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突然道:“你莫不是已经被她们欺负够了,才生出这番感慨!”

    一语中的!没有想到李梓新除了出剑犀利,言语竟也是如此善于捕人破绽!黄羽翔顿时哑口无言,他自己夫纲不振,自是无力反驳于他,只是在心中暗暗发誓,定要加快将“后院联盟”瓦解的速度!

    硬是扭过头来,黄羽翔露出一抹笑容,对浪风道:“浪兄,你老丈人已经同意你娶梅姑娘了?”

    浪风的脸上现出奇怪的表情,道:“不错!我同若雪回转梅家之后,便向岳父提亲,原本他一认出我就是替他们拆家的人时,立即火冒三丈,便要命人将我拿下!不过若雪这时候却是跳了出来,叫嚷着说,若是他们敢动我一根毫毛的话,她便要与梅家断绝关系!我原以为岳父必不会理她,谁知岳父却是立即软了下来,考虑了三天之后,终是同意了我们的婚事,不过言明我一定要入赘!”

    黄羽翔哑然失笑,道:“梅姑娘还真是厉害!浪兄,小心你以后吃不住她!”

    浪风微微一笑,道:“后来我才知道,梅家这一代人丁不旺,年青一代中,也只有若雪算得上是高手!若是若雪退出梅家的话,梅家再下一代的继承人却还要再过十来年才能长大成材!岳父他的如意算盘,自然是将单师妹娶过门,有这个魔教教主、未来的天下第一高手坐镇,梅家还不是一飞冲天,号令武林,谁敢不从呢?”

    黄羽翔微微一怔,道:“浪兄,你倒知道的挺清楚,连莹儿当上教主之事也知道了?不过,你可别忘了我,我怎么会输给那个凶婆娘!”

    “哈哈哈”,浪风大笑起来,道,“黄兄的脾性一日不敢,便一日胜不了单师妹!黄兄,你还是认命吧!”转过话题,复道,“我到梅家之后,便在苏州城里找寻你们,却听骆兄说你们已经远赴长沙!等我和若雪追到长沙的时候,你和单师妹却又去圣教了,到了圣教之后,你们却又回转长沙!只是这次我们可不敢追着你跑了,所以一直待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黄羽翔微微一笑,问道:“雅婷怎么了,好些了吗?”

    浪风点点头,道:“我去的时候,于师妹四肢的经脉已然续接,人也恢复了神智!只不过她每日都惦着黄兄,一直在说为什么没有死去,再也没有面目见黄兄了!黄兄还是尽快再赴一趟圣教,于师妹还需要千年玄玉,有些事情也要你们两个私下处理。”

    “嗯”,黄羽翔抚了抚下巴,道,“我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等到战般制好,便要远赴闽、浙一带扫荡倭寇!大丈夫当先国后家,我岂可为儿女私情误了国家大事!不如浪兄代我跑一趟圣教如何?”

    浪风脸上的笑意便浓了,道:“替黄兄跑一趟倒也无所谓,只不过黄兄恐怕是不知道见到于师妹之后,究竟应该责怪她,还是将她再度接受吧!于师妹现在每日都是以泪洗面,我看不消多少天,便要活活哭死了!”

    黄羽翔露出一丝关切之色,随即便笑道:“浪兄,你道我不了解雅婷的心思吗?她既然被救活回来,心中的死结必然已经解开,哪里还会有求死之心!你说这番话,恐怕只是想诳我去一趟圣教吧!”

    浪风哈哈一笑,道:“还是瞒不过你这个花丛浪子!不错,于师妹确实已经大显好转,不过她每日都惦着黄兄,这倒是千真万确的!”

    黄羽翔将脸孔板起,道:“那便让她好生反省一下!这臭小娘差点杀了我,又想要害死莹儿她们,绝不能这么轻易地饶过她!浪兄,你便替我跑一趟圣教,将雅婷的伤彻底治好,再同她说,能不能再续前缘,便要看她的表现了!”

    “哈哈哈!”浪风大笑道,“黄兄,你口硬心软,恐怕已经投降了吧!”

    黄羽翔冷哼一声,道:“这小娘皮将我害得着实吃了良多苦头,怎都不能这么便宜了她!哎哟,不好!你家那头母老虎若是与我家那些娇妻说些镇夫的手段,那我们岂不是大糟特糟!”

    浪风脸上也是微微变色,梅若雪平时的手段便已经够让他吃不消了,若是再结合众家之长,那自己还真是要加倍难过了,忙同黄羽翔一道往客栈里面走去。

    感到有人紧随其后,黄羽翔微微扭头,却见李梓新也紧紧地跟在他们的身后。他转念一想,不由地失声笑了出来:李梓新看来虽是冷酷无比,对什么事情都是漠不关心,还道他将赤莲香吃得死死的,原来心中也在暗自发慌,怕她跟着单钰莹她们学坏了!

    想到这里,不由地对李梓新大感同情,三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头一次生出了同病相怜的感情,气氛不由地大松。

    “要重振夫纲!”黄羽翔停下脚步,沉声道。

    浪风也停了下来,道:“我才若雪一个人,容易处理,黄兄的难度就太高了!”

    “无聊!”李梓新的脚步却也停了下来,顿了一下,道:“防患于未然,应该怎么做?”

    ※※※※

    赵海若在山间数日,早就将大鱼大肉念得口水直流。从荆山返回,又是一路急赶,没有时间让她好好地大吃一顿。才一回客栈,便跑到掌勺师傅那里,让他烧了好些菜来。众人才刚刚坐定,这丫头便已经吃得两手是油,张梦心坐在她的身边,不时地用手帕将她的嘴角拭干净。

    “公主殿下,不知道你那些工匠都做得怎么样了?”黄羽翔浅尝了一口美酒,向林绮思问道。

    林绮思轻轻一掠秀发,道:“臭小子的眼睛倒尖,已经看到下人来向我禀报了?不错,当初你去巫山的时候,这些工匠便已经被我召过来了,铁杉木一运到,他们也开始动作起来。只是铁杉木太过坚硬,恐怕到月底的时候,也顶多能造好三艘!”

    “倭寇逞凶,黎民遭劫,况且时间已经不多,三艘便三艘吧,再配合当地的水师,当可以克敌制胜!”黄羽翔沉吟道。

    林绮思微微一笑,向单钰莹道:“你看,我就说吧,纵使这小子吃了这么多苦头,依旧不会稳扎稳打,还是性急无比!”

    黄羽翔一脸沉重的表情,道:“非我性急,而是沿海的黎民实是等不了这么长的时候!倭寇凶残,让他们多活一天,黎民便要多受一天的磨难!”

    没有想到此人竟还有如此悲天悯人之心,众女都是面面相觑,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黄羽翔耸耸肩,道:“早一天荡平倭寇,我也可以早一天娶到我的莹儿和绮思啊,呵呵,我都等不及了!”

    众女都是哈哈大笑,俱道这才是这浪子的本来面目。

    浪风道:“可惜是海上作战,圣教的弟子都不擅长,也帮不上黄兄什么忙!”

    张梦心道:“绮思,不知道倭寇究竟有多少人,共有战船多少,还有他们的装备如何?我们已经吃了一次估敌失误的亏,这次定要弄个清楚!”

    想到在荆山发生的事情,众人都是心有余悸,连胃口都是大减,唯一不受影响的,恐怕便只有赵海若了。

    林绮思想了想,道:“倭寇约有十二艘战船,每艘战船的人员在一百到两百之间!他们的火炮比之我们的还要逊上几分,不过他们的战船却是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成的,特别经打,远在我们寻常的战舰之上!而且速度奇快,光是靠着风帆的话,恐怕怎都无法达到这种程度!”

    黄羽翔接口道:“倭寇既然大举入侵,又可以在海上一直骚扰,恐怕在沿海岛屿上已建有基地,方能补给炮火,所劫的财物也有地方可以周转!想要将他们的一举消灭的话,便要直捣黄龙,先要找到他们的藏僧处!”

    张梦心道:“我想他们的坐船会如此快的原因,是他们并不全靠风力推动,底部应该还有暗桨,以人力来加快航速!”

    “若是如此的话,他们的高速必然不会持久!”林绮思道,“只需我们摧毁他们的大本营,再一直跟着他们!人力总有衰歇的时候,到时候,到要看看这些化外小民如何能同我堂堂中华上国嚣张!”

    赵海若突地停止了吃喝,走到黄羽翔的身边,将一双油腻腻的双手在他的身上擦了擦,道:“我知道怎么在座船里安装暗桨,以前不知道在哪本书里看到过!嘻嘻,我们来比比,看谁划得快!”

    黄羽翔还不及生气,便站起身大喜道:“你当真知道吗?”

    赵海若将小嘴一撇,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瞧你这个样子,难道不相信我吗?”

    黄羽翔哈哈大笑,回过身搂着赵海若的秀肩,道:“你们看,最最棘手的问题解决了!小丫头还真是我们的福星啊!”

    赵海若也嘻嘻地贼笑起来,一双纤手在他的身上擦个不停,道:“臭小子,我们要出海玩吗?我还没有到海上玩过呢!师父说,大海是蓝色的,一眼都望不到头,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比大海更辽阔了!”

    黄羽翔也仅是在海边路过,没有上船在海上航行过,闻言也颇是向往,道:“是啊!小丫头,你明日便到制船的地方去,告诉工匠们如何安置暗桨!我想这些工匠都是经验丰富之人,小丫头说得对不对,他们应该马上知道的吧!”

    众人都是点点头,毕竟这件事情牵涉重大,关系到无数黎民的生命,可不能儿戏视之。

    赵海若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扁着嘴巴道:“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谎!不像某个人,老是骗人!”

    想不到这个丫头还会拐弯抹角地骂人,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好,好,小丫头,我相信你一次,不过你可千万不要把事情搞砸了!”

    单钰莹将赵海若搂到了自己怀中,道:“海若,不要去理他!这小子不识好歹,今天晚上……”声音转低,只让赵海若一个人听到。

    见赵海若脸上升起的奇怪笑容,黄羽翔便知道事情不对,忙道:“嗯,浪兄,我们许久不见,不若今天晚上就抵足夜谈!”

    浪风微微一笑,还没有等他说话,梅若雪便抢着道:“我有了身孕,风郎自然要照顾我,哪能同你抵足夜谈!两个大男人还要睡在一张床上,想想也恶心死了,我决不会让我的风郎染上这种风疾!”

    明时颇盛男风,朝野之间也有以眷养男宠互相比美之风。梅若雪生在大户人家,自然知道这些丑陋之事。

    单钰莹也是满脸的嫌恶之色,对黄羽翔道:“小贼,若是你敢同男人那样的话,你就一辈子休想再进家门!”

    赤莲香虽然不说话,但也拿一双眼睛在李梓新的脸上瞄来瞄去,满脸的惊惕防范之色。李梓新长得太英俊,对女人和男人差不多都有着极强的吸引力,若是遇到喜好男风之人,李梓新肯定是块绝世瑰宝。

    “我只要你一个人!”李梓新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赤莲香的脸上微微泛红,从桌子底下伸手过去,捏住了他的大手,在他的掌中写道:“我也要一个宝宝!”

    李梓新看看诸人,突然站了起来,道:“无聊!我走了!”拉着赤莲香,两人已是拾阶而上,随着“登登登”的声音,他们的身影终是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

    黄羽翔的脸上立时露出龌龊不堪的笑容,道:“莹儿、心儿,李兄弟和那蒙古妮子去做不无聊的事情了,那我们是不是也该回房了?”

    众女俏脸通红,她们都是过来人,有哪个不知道李梓新拉着赤莲香上楼会做些什么事情,都是暗暗嗔怪这个年青人人小鬼大,竟然也跟着黄羽翔学得如此无耻下流,但越是如此想着,就越是感觉到芳心一阵阵地跳驿,连眼神都大显异样。

    “咳咳!”黄羽翔也站了起来,将南宫楚楚横身抱了起来,道:“楚楚有了身孕,自然要本夫君抱她上楼了!你们若是还想聊聊天,就呆在这里,若是不想无聊的话,便自己上来吧!”

    当着浪风、刘恒诸人的面,单钰莹三女怎好意思跟着他上楼,都是对他嗔目而视。

    “心姐姐,你干嘛拉着我!”赵海若回过头来看看,道,“呆在这里好无聊的,我也要和臭小子玩!”

    张梦心死命地抱着赵海若,道:“海若,大哥又在使坏,你可千万不要去他的房间!”虽然已得张华庭的许婚,定下了赵海若的终身,但张梦心绝不想让这丫头在模模糊糊,还未长大成人的时候便失身给那头大色狼。

    赵海若无奈地摊摊手,道:“唉,心姐姐你既然硬要我陪你的话,我也只好陪你聊聊了!”

    梅若雪将樱唇轻咬,道:“哎,表妹,我们也不妨碍你们了,你们还是赶紧回房找你们的夫君吧!风郎,我们待在这里的话,表妹她们会不好意思的,我们也回房吧!”她的眼睛并不是很大,笑起来的时候更是眯成了一条线。但就是这条线,将浪风捆得紧紧得,一辈子都挣脱不开。

    可恶!明明是自己动了春心,还要找如此低劣地借口!单钰莹狠狠道:“张妹妹、真真,我们去把小贼好好教训一顿!”向赵海若瞥了一眼,又道,“海若,你也来吧!”

    赵海若碰上这种事的时候是最来精神的,忙应声道:“好!”一阵摩拳擦掌,是最最标准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林姐姐,你来不来?”赵海若突然回头对林绮思道。

    单钰莹三女与林绮思俱是一怔,虽然众女已有接纳林绮思的意思,但一下子便要上升到如此亲腻的程度,都是有些不适应。林绮思自己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虽然身为公主,但在众女眼中,只不过是个要分薄她们爱怜的插足者而已,虽然心中痒痒得,却是没有冒然提出什么。

    但赵海若却是毫无嫉妒之心,一派天真使然,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倒是让众女都是毫无心理准备。

    单钰莹与张梦心对看一眼,俱是轻轻一笑,单钰莹道:“绮思,你要不要随我们上去教训一下小贼?这小子好像也罪了你,可不能这么平白地放过于他!”

    林绮思自然知道她这番话只不过给自己一个台阶可以下,她心中也极是愿意,忙道:“嗯,臭小子老是想占我便宜,非要将他狠狠地揍上一顿!”

    卷卷衣袖,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司徒真真却是紧张地道:“各位姐姐、海若,你们下手的时候要轻一些,可不要真个打伤了夫君!”

    众女都是格格格地娇笑起来,单钰莹拉着司徒真真往楼上走去,道:“这小贼居然敢如此戏耍我们,岂能如此便宜地放过他!不行,各位妹妹,我们定要将他揍得落花流水,对不对?”

    “嗯!”众女都是应了一声,雄纠纠、气昂昂地直向楼上走去。

    “单姐姐、张姐姐、林姐姐、海若——”司徒真真拉着单钰莹的胳膊,一路求情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