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血腥屠戮
    “哇——”众人纷纷大叫大嚷着向黄羽翔冲去,俱是满脸死里逃生的兴奋,嘴巴里嘀嘀咕咕地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没有想到当初让自己诸人吃足苦头的黑煞白魔军竟被如此轻易地摆平了!黄羽翔也是颇不敢相信,只是看着满地的尸体,也不由得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见众人已经扑近,黄羽翔哈哈大笑,从小白的背上一跃而下,张开双臂向当先奔来的众女迎去。

    经过此一役后,自己应该在众女的心目中刻下铁血英雄的形象了吧!想像着众女争相投怀的样子,黄羽翔不禁摇摇头,学起了赵海若的口吻,道:“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好了!”

    人影闪动,香风扑过,众女都是一窝蜂地从黄羽翔的身边穿过。

    “等等,你们在搞什么鬼!”黄羽翔转过身子,只见众女俱都抱着小白,满脸的笑容,将小白从头到脚摸了个遍。

    刚才还神威凛凛的小白此刻差不多连脚都软了,低着个大脑袋,在众女的身上闻来闻去,惹得众女一阵阵地娇笑,哪里有半分上古神驹的威严!

    “臭小子!”赵海若和林绮思却是走在最后面,没有跟上前面四女的狂潮。

    “呀!小丫头、还有我的小公主,还是你们对我最好!”黄羽翔感激得快要流出眼泪来了,伸手便向两女抱去。

    林绮思身形一矮,将他的双手让了开来,道:“臭小子,你少恶心了!若不是我被这些逆贼砍得全身酸痛,这时候早就骑到小白头上去了!”

    赵海若却是嘻嘻一笑,道:“臭小子,小白有什么好的,它又不会和人家玩亲亲!”

    咦,什么时候这丫头竟连“玩亲亲”这么有难度的词都学会了!黄羽翔终是将不躲不避的赵海若搂到了怀中,心中却没有半分成就感,突然念头转过,道:“小丫头,我的宝贝小海若,我的亲亲海若,我们以后可以天天玩亲亲,不过你以后都要听我的话,你什么单姐姐、心姐姐跟你说了什么话,都要源源本本地跟我说!”

    千里长堤,尚且溃于蚁穴!强大的敌人肯定是从内部开始瓦解的,此时要在她们的内部打进一颗刺探的棋子,再加进一个与她们唱反调的!赵海若与林绮思显然是不二的人选,虽然此举有碍黄家内部的稳定,但比起他大权旁落,夫纳不振,还是值得一试的!

    赵海若被他一连串的肉麻称呼迷得七晕八素,睁着大眼问道:“我的名字叫赵海若,什么叫亲亲海若,宝贝小海若!再说了,我怎么成了你的呢,我是我自己的啊!”

    哪里能跟这妮子纠缠不清,黄羽翔忙道:“我这样叫你,你觉得好听爱听吗?”

    赵海若将黑白分明的大眼一阵乱眨,突然勾住他的脖子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你说那些词的时候,就像和你在玩亲亲,浑身都热热得,好像有只大老鼠在肉体里爬来爬去,痒痒的,说不出的奇怪!”

    “只要你爱听,我以后一直跟你说!”黄羽翔收慑心神,向满地支离破碎的尸体看去,轻叹一下,道:“除恶务尽,我们再进山,将郑家余孽全部消灭!”

    刘恒原本就跟在后面,但见他与赵海若的样子如此亲腻,也不好意思上前打扰,听到他后面的一句话的时候,便犹豫道:“黄兄,此时我们人人疲惫不堪,别说是打斗,便是连站着也是颇费精神!去找郑家余孽的话,恐怕便是送死罢了!”

    林绮思恨恨地在地上一副盔甲上重重踹了几脚,欲消消心中的恶气,谁知这盔甲的硬度实是太强,林小姐的金莲岂能匹敌,不但没有解恨,反倒将右足给踢伤了,抱着脚边哼着边挪了过来。听到两人的话,道:“郑家没有想到他们倚为长城的黑煞白魔军会在一夜间全部折灭,此时不追击他们的话,他们定要觅地再躲,想要再找到他们的话,想来更加困难了!”

    黄羽翔走了过去,将林绮思一把给抱了起来,道:“我的小公主说得有理,刚才郑仕成临终之时曾提到鲁班之名,想来这些盔甲、长矛的制造技术都是出自鲁班神匠的遗技,若是不将这份制造术得到手的话,恐怕还有后患!”

    林绮思在他的胸上砸了一拳,道:“臭小子,谁是你的小公主!”目光流转,红润的樱唇轻轻咬了一下下唇,露出少许雪白的牙齿,“人家还小吗?”

    这妮子!黄羽翔暗叹一声,真是不分轻重场合,竟在这时候对他施展媚术!不过,还真是被她挑逗得有些蠢蠢欲动,连他自己都有些奇怪,明明力拼了几近一天一夜,为何还有“精”力呢!

    若是没有外人在场,黄羽翔定要将这个惹火的娇气公主给就地*了!但此时此刻,却也只好将她的娇躯放直,笑道:“不是有人说过什么喜欢我之类的话吗,难道我听错了?哎哟!”

    林绮思将轻捏黄羽翔的纤手收了回来,在自己的鬓边轻轻一掠,凑嘴在他的耳边,道:“小淫贼,你可要加把劲!再立几个大功,我就可以求父皇将我赐婚给你了!”

    明明身边已是不缺美女,但黄羽翔听到她如泣似吟的声音后,还是止不住地浑身都是一抖,扭头向她看了一眼,道:“喂,我到底是娶你还是娶你的父皇,怎么要这么麻烦?”

    林绮思“噗哧”一下,道:“当然是娶我了!你这个傻子,难道堂堂大明公主,可以赐婚给一个大浪子吗?嘻嘻,叫你考状元吧,你又笨得可以,恐怕孔孟之学看都没有看过!只好让你立立战功,封个大将军什么的,这才有资格让父皇赐婚!”

    黄羽翔一拍双手,道:“要我当官的话,那可真是件大难事!我只喜欢啸傲山林,游走尘世,看遍众生百态,可理不了朝中尔虞我诈的勾心斗角!你要是不肯嫁我的话,我们就一拍两散了!”

    所谓漫天叫价,坐地还钱。林绮思已经开出条件来了,就看黄大浪子怎么还价了!

    “黄羽翔,你纳命来!”

    讨价还价的不是林绮思,还是从山黝里钻出来的百来个人影,俱是向他们这些人奔来!

    林绮思却是看都没有向他们看上一眼,将柔软的娇躯也贴在了黄羽翔的身上,糯声道:“小淫贼,难道你不想要我!”吐气如兰,清新的口气吐在他的耳边颈部,将他撩得全身都是一热。

    “小骚货!”黄羽翔在心中暗骂一声,身形却是向前移去,向疾奔过来的百来人看去,只见这些人中有几张面孔依稀记得,正是当日在郑家见到的几个中年汉子。除了这几个人外,却大多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郑雪英却是不在其中。

    “除了郑冶剑和郑雪英,郑家的残余人马应该都来了吧!”黄羽翔眼中闪过一丝怜悯之色,轻叹道,“为了一些人的野心,却要让这些年轻的生命来承担代价,争霸天下,真得那么让人向往吗?”

    血腥的大屠杀已经让每个人都身心俱疲,再也不想见到鲜血染红大地的情景!

    李梓新扭头对赤莲香道:“你到那边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向这边看!”他指了指单钰莹诸女,她们都已经停止了与小白的亲热,眼睛俱望向了疾奔过来的人群。

    赤莲香知道他想要做得是什么,双手抓住他的右手,道:“你小心些!”

    李梓新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脸颊,将她的双手挣脱,“锵”地一声,将长剑抽了出来,大踏步地向黄羽翔走去,道:“事情总要有个了结,既然今夜已经血流成河,老天爷也不会介意再添上几条性命的!”

    诸人之中,以他的心性最是好杀,能这么快聚起杀意的,也只有他一个人了!

    黄羽翔点点头,所谓“除恶务尽”,若是等到春风再吹,野草重生的时候,那时候付出的代价就更大了!

    他将赵海若与林绮思都推到单钰莹四女的身边,道:“你们都将眼睛闭上吧,剩下的事情,便交给我们这些男人了!”

    百来人中,实力最强的也不过与郑仕成比肩,实是不配做众人的对手!既然他们明知此点,还是跑了出来,自然是抱着必死之心!接下来,不是打斗,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双方都是无辜的,双方都是身不由己!但既然选择了背叛国家,就要承担必然要降临的惩罚!

    “杀!”百来名郑家人向他们冲来,在二十几名神机营军士的强弓之下,能够冲到他们面前的,不过六十多人!

    年轻的脸庞还未经历过生活的苦辛,还未知道生命的意义,但在他们的脸上却是找不出半丝恐惧,仿佛随着黑煞白魔军的覆灭,一切的害怕也都烟消云散了!

    剩下的,只有无比的仇恨与杀意!

    黄羽翔将眼睛轻轻闭上,让心情平静一下,待到兵刃破空声传来之时,方才将双眼睁开,傲天剑划过一道凄厉的白光,五个青年在他的剑下已是没有丝毫痛苦的死去!

    他们的心神已被仇恨占满,便是时间这个世上最好的治疗心病的良药都无法化解如此充满咒毒的眼神!发了疯的人,是无法预测他们的举动,无从知道他们的破坏力!若是现在心慈手软,等于将更多无辜生命弃之不顾。

    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没有痛苦的死去!

    黄羽翔的心突然被一片悲哀所笼罩,沉重再也动不了什么念头,傲天剑在不停地吞吐,锋利的剑身遇不到丝毫的阻抗。青衫已经浴满鲜血,随着他身形的经过,地上留下了东倒西歪的一具具尸体。

    刘恒首先撑不住,当先退了出去。朱常从一开始便没有动手,而神机营的士兵也终于将弓箭射完,因为功力逊得太多,他们也退到了一边。

    场中,便只剩下黄羽翔与李梓新仿佛修罗一般的身形,还在不知疲倦的杀戮。

    一片明亮的光芒突然洒向众人,艳丽的旭日终于爬上了东方。阳光驱散了寒冷,却驱不走众人心中的严寒!

    随着最后一个人影的倒下,黄羽翔与李梓新同时收回了长剑,沐浴在朝阳之下。艳阳在他们的身后放射着刺目的阳光,在众人的眼中,他们成了两道灰暗的人形,一如刚才血腥杀戮时的冰冷。

    两人都向小白的方向移去,随着他们身形的偏折,终是将他们的脸容也映照了出来。

    两张完全不同的脸上却有着相同的表情,都是一般的煞白、无情。

    见他们越走越近,司徒真真的娇躯一阵抖动,樱唇在瞬间便得苍白无比,终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颤声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单钰莹诸女的脸上也都现出惊恐的样子,赤莲香看着李梓新,眼神中流露的也是惊惧。原先是在为自己的性命拼搏,将一切的情感都抛到了脑后,但黄、李两人刚才简直就是屠杀,没有一丝犹豫、一丝迟疑的屠杀!

    黄羽翔的脸上现出了悲伤的表情,适正此时,单钰莹却是扑了出来,将他紧紧的抱住,哭道:“小贼,我知道你的心意,我知道!”

    张梦心也站了出来,将两人团团抱住,道:“大哥,我也知道你的苦心!对不起,刚才我实在太害怕了!”

    南宫楚楚怔了怔,终是没有跨出脚步,只是将司徒真真抱住,两人也是哭成了一团。

    赤莲香看了李梓新一会,终是扑到了他的怀中,只是将他紧紧的抱住,一句话也不说。

    赵海若扁扁嘴,拍着司徒、南宫两女的肩头,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他们这些人的仇恨,那种不惜要将天地毁灭的仇恨,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化解的仇恨!臭小子只是不让你们背上沉重的负担,才和小不点两个人承担了全部的杀戮!你当他们喜欢这种屠杀吗,你道他们的心中很好受吗?”

    她的泪光也在眼圈里打转,但始终没有流下来!

    司徒、南宫两女对看一眼,又向黄羽翔看去,俱是满脸羞愧的表情。她们虽然也深爱着黄羽翔,但却没有单钰莹与张梦心爱得那么投入,那么信任,那么理解,那么毫无保留。

    有时候,爱一个人,并不等于了解这个人!

    林绮思轻打了一个呵欠,道:“好了,哭哭啼啼干什么,不就是死了几个逆贼吗!都忙了一天一夜了,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她转过身体,向山下走去。

    她虽然说得漫不在乎,但从她的背影看去,但依旧能感觉到她的娇躯的颤抖。

    神机营的士兵纷纷向黄羽翔、李梓新行了个礼,才向林绮思下山的地方跑去。这是男人对男人的理解,也是男人对男人的尊重!

    黄羽翔在单、张两女的肩上也轻拍一下,道:“我们也下山吧,这里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向赵海若看去,扬声道,“海若,你照顾着她们两个!”

    恐怕司徒真真与南宫楚楚纵使知道他的用心,但心中依旧刻着他无情杀戮的影子,无法这么快就重新与他恢复亲密无间的样子。

    黄羽翔拉着单、张两女走在前头,赵海若则将南宫与司徒两女抱到了小白身上,在他们后面保持着三丈的距离。

    单钰莹轻声道:“小贼,真真和楚楚只是一时接受不了,等过些日子,她们就会想清楚的,你可千万不要埋怨她们!”

    黄羽翔苦涩地笑了一下,道:“我明白!莹儿、心儿,谢谢你们对我的理解和支持!”

    张梦心紧紧抓住他的胳膊,道:“大哥,不但是我们两个,还有海若,林公主,你的每一个妻子,都会永远信任你,永远支持你!”

    黄羽翔点点头,正要说话,却听背后马蹄声突然加快,他猛然回过头来,却见小白已是跑到了他的身边。马背上的司徒真真与南宫楚楚一跃而下,都是向他的怀中扑去。

    “夫君,对不起,你原谅真真吧!真真刚才真得吓坏了,所以……所以……”司徒真真已经哭成了大花脸。

    单、张两女都是将自己位置让出来,将另外两女塞到了黄羽翔的怀中。

    南宫楚楚将头抵在黄羽翔的胸膛上,道:“大哥,我……我……”

    “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黄羽翔拍拍两女的香肩,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了!”

    单、张两女从外面将三人抱住,五人都是紧紧搂成了一团。

    赵海若跃上了小白的背上,喃喃道:“放完了烟口,就不要和尚了!臭小子过河拆桥,真是没有良心,可恶透了!小白,你可千万不要学他啊,以后找匹母马,可要好好地对待她!”

    小白一声长嘶,拔足狂奔,一人一马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回到营帐的时候,黄羽翔与四女也顾不得此时尚是白昼,抵死缠绵起来!似是只有男女间的大欲,才能将积压在心头的苦闷洗去。战争是残酷的,只有女子的温柔,包容的身体,才能将积压的一切负面情绪一一驱走!

    [***]

    奉了林绮思的命令,留守的几个锦衣卫到襄阳府调了一支千余人的部队过来,第四日的时候开始在山中搜查,将郑家训练骑兵的基地找到,但留下的只是被一把火烧烬的废墟。黄羽翔他们得到这个情报的时候,他们已经赶回到了荆州府。司徒真真与南宫楚楚在那里与黄羽翔产生了一丝丝的裂隙,实是伤心之地,况且整个山间都荡漾着血腥气,实是无法久呆,于是,他们第二天便启程向长沙进发。

    骑在骏庐上,张梦心轻笑道:“绮思,郑家在荆山都经营了这么多年,怎得朝廷连半点消息也没有收到?”

    冲着林绮思对黄羽翔那番血腥杀戮的理解,就足以让众女将她接纳了!何况,林绮思身份尊贵,她要是想嫁黄羽翔的话,众女也反对不得!毕竟,她们的父母都是有家有业,实是无力与朝廷抗争。这几日的相处之中,众女与林绮思的距离都是拉近了不少。

    林绮思叹道:“太祖在位之时,天下升平,管制极严,想来郑家必是藏匿的极好!可是父皇夺位之后,虽然陆续削减了众多藩王的权力,但湘王一派的实力太强,一直没有对他施压,连密探也是难以触及到湖广之内!至于湘王为何没有发现郑家的举动,这便不是我所能得知!不过,郑家的基地隐在荆山深处,若不是这次出动这么多人搜查,又岂能发现!荆山之中又人烟稀少,便是不被发现也是很正常的!”

    黄羽翔心中一动,想到魔教隐匿在村落之间,若不是有人领路谁知道威慑江湖数百年的天魔圣教竟是藏在那么不起眼的地方!心中虽是如此想着,嘴里却道:“会不会湘王故意瞒而不报,想要混水摸鱼、或是早与郑家有了勾结?”

    林绮思微微一怔,便道:“不会的!七皇叔虽然桀傲不驯,但对朱家却是一片忠心,绝不会谋反!当初在靖难之役中,也是得到了七皇叔的支持,父皇才能取得皇位!便是如此,父皇才对七皇叔一直隐忍,若是七皇叔有不臣之心,依着父皇的手段,早就发兵将七皇叔满门抄斩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小妮子,有这么说自己爹爹的吗?小心被打屁股!”

    林绮思的眼神突然变得妩媚无比,向他扫过一眼,腻声道:“格格,谁都打我?你吗?”

    乖乖,越是和这女子处得时间长,越是能够感觉到她发自骨子里的妩媚!于雅婷的“天魔魅心”*乃是用精神力来加强自己的魅力,但林绮思却纯是靠肉体的动作,风情无比的眼神!先不管对付别人优劣如何,但放到黄羽翔的身上,呵呵,此人的精神力在“抱朴长生功”之下,已是百媚不侵,对女性的*纯是基于肉体和情感。

    他对林绮思已是颇有异样感情,再加上她的肉体媚功实已是登峰造极,这小子哪里还匹敌得了,当下只觉小腹一片滚热,连呼吸都急喘起来。

    暗暗稳住了呼吸,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公主殿下,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当附马啊?”

    “格格”,美目流盼,说不出的妩媚味道顿时向黄羽翔全部压了过去,林绮思笑道,“臭小子,想要当本公主的如意郎君,你还要多说些温柔的话,多做点让本公主高兴的事,才能打动本公主的一颗芳心!”向黄羽翔的身后看了看,道,“还有啊,等你先摆平你后院的醋坛子再说吧!”

    黄羽翔扭头一看,却见单钰莹与张梦心诸女都是俏脸含嗔,一副醋意浓浓的样子。他勒停马身,与单、张两骑在一块,左右手伸出,已是将两女搂到了自己的身前,道:“我的莹儿、心儿怎么会吃这种干醋呢!”

    司徒真真策马上前,道:“是啊,林姐姐,你什么时候也可以嫁给夫君啊?我们一家人找个热闹点的地方隐居起来,再也不要管江湖上的事了!”荆山一役让她这个活泼好动无比的妮子都生出了退出这片泥淖的想法。

    “热闹点的地方?”黄羽翔呵呵一笑,道,“那还叫隐居吗?”

    单钰莹撇撇嘴,道:“所谓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山!小贼连这点都不知道,还在胡说八道!”

    张梦心接口道:“一听便知道我们的大哥只知道刀里来剑里去,若要考状元的话,实是等下辈子投胎了!”

    “是呀!”南宫楚楚也笑道,“幸好,大哥还有一身武功,不然的话,我们的绮思小姐可就要一辈子独守空闺了!”

    林绮思摇摇头,道:“臭小子肚中无货,可就不知道他怎得会恁多花言巧语,将我们都给哄骗住了!”

    众女都是一怔,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我哪里花言巧语了,你们说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臭小子,你又骗我!”赵海若策着小白,冲到众人跟前,秀足蹬起,在黄羽翔的马僧上用力踢了一脚,马匹吃痛,顿时人立起来,差点儿将黄羽翔给掀飞下来。

    小妮子扁扁嘴,气鼓鼓地道:“你说小白是雄的,可我找了一匹母马给它,为什么它理都不理!你不是说它和你一样好色吗?”

    这是哪跟哪,众人都是大笑起来。在荆山所经历的血腥,似是都已经忘怀,或者,大家都选择了忘记!

    遥遥地,长沙城已经在目,黄羽翔轻叹一声,暗暗道:我们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