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生之血战
    “娘的!”许久未见的三字经又搬了出来,黄羽翔看着明亮的月色,不禁又骂开了。

    原本期盼晚上是个月黑风高的杀人夜,没想到竟会月朗风清、繁星点点!郑仕成似是犹觉这些月色仍不够,又将许多火把给了进来,将整个山谷映得一片光明,便是连人的眼睛眨动一下,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从午后到晚上,黑煞军又发到了七次进攻,虽然只是小规模的几次骚扰,但仍是消耗了神机营很多的弓箭,如今他们每个人箭壶中的弓箭顶多只有十支,形势愈发得危险!

    因是对着满地尸体,每个人都没有胃口吃饭。南宫楚楚怀有身孕,受了这些血腥气后,更是呕吐连连。黄羽翔虽是心痛莫名,但却也没有办法可施。

    黑煞军分成了两队,轮流休息,打定主意似要将他们困死,并不急于进攻。黄羽翔和单钰莹的杀伤力恐怕让郑仕成心惊不已,纵是能将他们全毁在这里,黑煞军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而且,万一黄羽翔不顾一切地脱身,以后伺机暗算的话,那还真是个大麻烦!要知道,黑煞白魔军这两万铁骑可是郑家全部的家当,耗费了郑家几代人的心血,才算建立起来!每死一名,便是少了一员,没有十来年的功夫,绝对培养不出另外一批来!

    因是想到了此节,又要将这支军队的秘密保存下去,因此郑仕成才没有发动猛攻,改成慢慢消磨他们的斗志。

    林绮思皱眉道:“臭小子,现在怎么办,还要不要继续原先的计划?”

    黄羽翔看了看身边的诸女,道:“我们的粮食只有一天的量,而留守在朱老伯家的那几个锦衣卫纵使能够能发现异常,跑出去求救的话,有重兵把守的城镇,最近的便是荆州,往返至少要两天!想来要调动一支能够打败两万人的部队,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吧!”

    林绮思点点头,道:“父皇为限制各地藩王的权力,对调动军队有很多的限制,最少也要三天,才能让军队出发!”

    “也就是说,即使有救兵,我们也等不到了!”张梦心接口道,“所以郑仕成不急于杀了我们,反倒和我们耗了起来!”她从前虽然不谙武功,但心性却极是坚韧,反倒比老是颤抖不止的司徒真真来得正常。

    黄羽翔温柔地伸手在她的脸上轻抚一下,道:“所以说,我们今天晚上一定要突围!神机营的弓箭还颇有威慑力,现在他们尚有斗志,若是被困长久的话,恐怕便会消磨殆尽,只求一死而已!”

    赵海若扁扁嘴,道:“可惜我的小灰小熊不在,不然的话,便将他们全部吃了!”

    “呀!不错!”黄羽翔猛地眼睛一亮,转过身体,将双手搭在赵海若的肩上,道,“小丫头,你还真是聪明!”

    赵海若向左右看看,将双手一摊,道:“我都跟你说了我的小灰小熊都不在这里!”

    黄羽翔突然仰天长啸一声,声音宏亮之极,直如九天龙吟!这一声长啸之上聚集了他全部的内力,啸声如潮,当真是一波连着一波,直震得四野八方齐齐回应,每个人都是耳朵轰轰地一阵乱响,几欲将耳膜震破!

    “臭小子,你在发什么疯啊!”赵海若将两手捂在耳朵上,“好了好了,知道你嗓门大还不行吗,赶紧闭嘴!”

    黄羽翔终是收住了长啸,轻笑道:“小灰小熊虽然不在,不过还有一个活宝留在朱老伯的家中!这家伙可是滦之王,呵呵,让它吃喝玩乐了这么多天,总算可以派上一些用场了!”

    只是啸声过后,过了许久仍是不见小白的踪影,黄羽翔猛地一掌拍地,怒声道:“这个家伙这时候给我搞失踪!娘的,回去之后非要好好修理它!”

    此时已近三更,再过一个时辰的话,东方便要开始发白,要突围的话,正是最佳的时间。

    大踏步地走到众人面前,黄羽翔高声道:“各位兄弟,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叛贼欲图谋反,绝不会放我们逃生,必要将我们斩尽杀绝以消后患!如今救兵难至,唯一能够帮我们脱身就只有我们自己了!”

    黄羽翔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复道:“这一次我们并不是护卫国土,并不是为了保卫皇帝,也不是为了后世留名,升官发财,而是为了我们的生存!”

    先断了众人期盼援兵的希望,将自己赶到绝路,再以生之希望点燃众人的一线生机,激发起百来人的死志!

    见众人的脸上的斗志渐盛,黄羽翔的神情愈发显得镇定,激昂地道:“月光将被血色染红,大地将铺上鲜血,尸体将横满山谷!大丈夫马革裹尸,战死沙场,乃是每个战士的光荣!”

    他突然振臂大呼道:“我们可以流血,我们可以受伤,但我们的性命今天还不能留在这里!我们还要远赴边关,我们们还要抗击蒙古鞑子,我们还要保卫家园,今天我们绝不能死!今天,是我们杀敌突围的日子!今天,我们为自己而战!”

    百来个神机营士兵中觉热血激昂,心中充满着无穷的斗志,便是流光了鲜血,也要死战到底!

    “突围!”百来名热血男儿都是大叫道。

    “锵!”黄羽翔将傲天剑抽了出来,高举过头,厉声道,“勇士们,随我杀敌去!杀!杀!杀!”

    仿佛注入了无穷的力量,每个人的眼神都变得通红无比,众人都各将兵器高举过头,齐声应道:“杀!杀!杀!”

    热血激湃,斗气冲冠,连司徒真真也跟着大叫起来,整个山谷都是众人激昂无比的叫声。李梓新更是兴奋,右手紧握长剑,连五指都捏得发白了!

    黄羽翔转过身体,面向谷外,傲天剑直指黑煞军,道:“冲锋!”缓步而行,已是向谷外走去。

    众人跟在他的身后,兀自在“杀杀杀”地叫个不停。百余人走出山谷,与黑煞军不过三十丈的距离!

    “莹儿、海若,你们保护心儿、楚楚、真真、林公主和赤莲香小姐,余下的人随我杀敌!我们是要脱围,不可恋战,大家首要的目标便是抢夺他们的坐骑!”黄羽翔大声道。

    “是!”百来人齐齐响应!

    “呜——”急促的号角声响起,在一片整齐划一的声音中,黑煞军已是将长矛握在身前,马蹄渐踏,向众人缓缓移来!

    “杀啊!”黄羽翔虎吼一声,趁着他们的速度还没有催发到顶点,也只有这时候才是最佳的攻击时间,“勇士们,为自己的生命而战,为自己的生存杀敌!”

    轻飘飘的身影闪动中,黄羽翔疾如闪电,已是狂卷向急驰过来的马匹。

    轰轰的马蹄声如同雷鸣一般,山崩海啸般的狂掩而至!黑煞军仿佛黑夜中的恶魔,长矛如同死神的镰刀,正闪着寒冷的光芒,急欲择人而噬。

    “呀!”黄羽翔大吼一声,身形已然纵起,对方疾刺过来的长矛顿时刺了个空。傲天剑闪着凄厉的寒光,在黑夜中划出一道明亮的光芒,纵横的剑气闪过,当先五个骑士已是被他霸道的剑气掀飞出去。

    他身为主帅,自是要为部下谋取生路,况且众人之中,数他的功力最高,自是要再接再厉,身形复又纵起,向后急声道:“大家快上马!”

    寒光急闪,又有七八人死在他的剑下。

    黑煞军最厉害的地方便是如同暴雨一般的冲锋,任你武功再强,再百来匹奔马的冲击之下,恐怕也要支撑不住。黄羽翔借着超人一等的轻功,避重就轻,自然游刃有余。

    四五个起落后,已有四十几个黑煞军死了他的剑气之下。

    神机营的军兵在黄羽翔扑出的同时便开始射箭。他们的箭法卓绝,弓箭又极富穿透性,再加上黑煞军因是双手握矛,盾牌便没有派上用场,利箭之下,每轮箭雨过后,便有近百名黑煞军从马上摔下,在乱蹄之下被踏成了肉泥!

    但奔马的速度是何等之速,神机营前后两箭的攻击间隔极短,几乎是不停歇地在射箭,但在射出四轮之后,黑煞军终于突到跟前!

    长矛犹如怒龙出海,挟着无比的威势,刺在最前面的那名神机营士兵的身上!“啊!”一声凄厉的叫声中,那名士兵仿佛射出去的怒矢,竟是被长矛上的大力给平空掀飞起来,挂在长矛之上叫了许久,这才死去。马上的黑煞军将长矛一抖,把尸体甩了下来,安矛马身,又把腰间的长刀抽了出来,调转马头,准备新一轮的厮杀!

    一道道人影被掀飞起来,转眼之间,已有三十几名神机营士兵在这一波冲锋之下丢了性命。

    “上马!”单钰莹娇叱一声,左手挟着司徒真真、右手抱着南宫楚楚,已是纵到了空身的马背之上,身形停也不停,立刻又向赤莲香扑去,将她也丢到了另一匹马上!

    赵海若与她合作无间,也将张梦心和林绮思接到了马背上。

    “我们去接应小贼!”单钰莹自己也上了匹马,驰到了赵海若的身边,纤手伸出,已是将她拉上了马身。

    “你来控缰!”单钰莹在马身上一个翻身,自己折到了后面,双掌猛然推开,一道道火热冰冷的劲风下,掌风所及,中掌无不一一毙命!

    身后南宫楚楚、张梦心、赤莲香也各驾马急追而去,李梓新、朱常、刘恒跟在最后面,余下的六十几名神机营士兵终于也翻到了马背之上。

    但逆水行舟时,若是不敌逆流之力,舟便只能退而不前。千军万庐中,他们区区百来匹奔马怎么敌得过万马奔腾,才踏出几步,坐下的骏马便不由自主地调过马身,顺着大流而动。

    一片黑影之中,几十个身着各色服装的人仿佛汪洋中的几艘孤舟,随时随刻都有舟覆人亡的危险。众黑煞军都将长矛收了起来,改用长剑与他们厮杀!

    好在单钰莹他们才一奔出,便被打乱了前进的势头,众人相隔的也不甚太远。单钰莹与赵海若武功可谓出类拔萃,当即弃马而起,向张梦心诸人跃去。

    论到近身搏战,神机营的士兵可就吃了大亏,他们的骑射技能几可与蒙人相抗,但动到刀剑,却远非所长,转眼之间,已是死了二十来人。但他们的斗志当真是旺盛无比,便是被敌人刺中,兀自苦战不休。有些人甚至不顾一切地纵扑出去,将敌人推下马来,在乱蹄之下同归于尽!

    惨烈的气氛笼罩开来,杀伐之气充斥着四野八方。

    张梦心身怀“红日照天下”*,在紧急关头,已将功法激发,一片片黑色光华翻动中,中者无不内腑烧烬而亡。但她的功力未见精醇,几十掌之后,已是大显不支,额上已是香汗淋漓!

    “嘿!”单钰莹如同苍鹰一般,已是急闪而至,两道劲气打出,挡在身前的十余名黑煞军立时倒毙在地,连挣扎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看剑!”赵海若如影随行,她知道黑煞军的盔甲极厚,利剑难穿,纯以凌厉的剑气杀敌。虽然此举大耗内力,但此时此际,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在她们两个的拼杀之下,众人都是聚到了一起。只是他们诸人已被黑煞军团团包围,要想冲出去又谈何容易!虽然黑煞军已是分出了一半的人马在休息,刚才一波冲击之下,敌人也死了四五百号人,加上中午已死了几百人,将他们包围的黑煞军约有四千左右!

    单钰莹双掌吞吐不定,杀敌效率以她最高,随着她身形的游移,地上已是多了百来具尸体,但长时间如此耗费真气,已是让她了一身细汗。

    “小贼呢!”黄羽翔始终是挂在她心头最重要的人,单钰莹转了几圈,兀自没有看到黄羽翔,不禁急问起来。

    “大哥刚才冲在最前面,此时却不知道在哪里!”张梦心虽然也极是担心,但芳心却是丝毫不乱,调整一下气息后,复又推掌迎敌。

    “喝!”一声暴喝之中,几十条人影突然冲天而起,直飞起了七八丈高,这才重重地落在人堆中,一番撞击之下,又有好些人被撞落马下!

    “是大哥!”南宫楚楚的武功其实并不差,只是比起单钰莹、赵海若,却要逊了好多,是以平时难得见她动上一次手!此时她双手持剑,虽然刺不破对手的盔甲,但每次重剑削砍,必能让对手猛地向后退出几步!

    “喝!”黄羽翔再度大喝一声,“浩然一剑”的剑意已是发挥到了极点,浩荡的剑气之下,竟是无一人能冲到他身前半丈之处,随着他的每一剑的挥动,都有二三十人被他掀飞起来。

    他原本冲在最前头,一直凌空翻折,待到黑煞军停下来的时候,他倒是冲出了重围。只是单钰莹等人都在包围之中,他又岂能独自逃生。但此时要冲进包围圈子,却当真是难上加难。

    战局僵持起来,随着时间的消逝,在众人、尤其是在黄羽翔、单钰莹以及张氏门徒的厮杀之下,黑煞军已从四千锐减至三千,但黄羽翔他们却已近强弩之末,都是耗损了极大的元气。

    “踏踏踏”,另半支的黑煞军终于上场了,踩着沉重的马蹄声,等着冲锋的号角。

    “哎呀!”赵海若突然收回袖剑,站在一旁发呆起来。

    “滚一边去!”单钰莹打出一道掌风,将欲趁机偷袭赵海若的黑煞军打发,喝道,“海若,你在发什么呆啊?”

    赵海若搔搔头发,自语道:“我把它们放哪来着?”

    “小丫头,这当儿你还要添乱吗!”重重一剑劈出,十余名黑煞军齐齐飞起,黄羽翔终于还是杀了进来,一身青衣满是血迹,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染上了敌人的鲜血。

    “想起来了!”赵海若突然将背上的包袱解了下来,右手伸到包中一阵乱摸,取出一个约摸蛋黄大小,滚圆通红的珠子来。

    冲到赵海若的身前,黄羽翔满脸的凶神恶相,道:“小丫头,你还在玩什么!大家不要在这里硬耗,跟我往前走!”

    赵海若突地一笑,猛地将手中的珠子随便往人群里一丢。

    “你还在玩——”

    话声未完,猛然听到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百来个黑煞军被齐齐炸飞起来,浓烈的火药味顿时传了过来。

    “这个是——”黄羽翔一脸惊喜的样子。

    “雷震子啊!”赵海若嘻嘻一笑,将包袱解开,只见小小的包袱内竟有三四十粒圆滚滚的珠子。

    黄羽翔大喜过望,猛地将她抱住,在她的唇上重重地亲了一下,道:“小丫头,这下你可立了大功了!对了,这玩意怎么用的?”

    赵海若摸摸嘴唇,喃喃道:“叫我不要玩,自己倒是玩得起劲!”取过一粒雷震子,放在掌心,道,“先用内力轻轻震荡一下,听到‘卡’地一声,便说明火药已经点燃了,然后你就把它扔出去!”

    嘴里说着扔出去,纤手也同时一挥,细小的黑影闪过,顿时又是一阵乱响,又有近百名黑煞军被炸得纵飞起来。

    看着这炸药的威力,黄羽翔已经想到了初见这小妮子的时候,便是将姑苏城的一家百年老店给炸飞了!只是浑没有想到,这妮子竟然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与他们同行了这么多天,黄羽翔心有余悸,想道这一枚雷震子的威力便如此之在,如果几十粒同时炸开的话,恐怕他们连尸骨也休想剩下来!

    拿过十来粒雷震子,黄羽翔如法炮制,以天女散花的手法,同时洒出了五粒雷震子。

    “轰轰轰”,巨响之中,血肉横飞,破碎的盔甲如同飞刀,在空中激射开来,又击倒了很多人。黑煞军的盔甲虽然坚硬,但终究敌不过火药的威力!

    “呜——”号角声响起,黑煞军突然后退,向远处疾退而去。看来郑仕成舍不得将黑煞军如此浪费,终是退兵了。原先苦战了半夜,黑煞军不过折了五百来人,但在最后雷震子的威力下,竟是拆了近千的人马!不知道郑仕成此时的脸色会有多难看!

    黑煞军退出的同时,已是弯弓搭箭,在十余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散布得很开,猛然向黄羽翔他们乱弓疾射!

    黄羽翔一见他们撤退,便知道这是突围的绝好机会,一声大喝中,已是领着余人紧追其后。待见他们回身射箭,左手轻挥,又掷出了五六粒雷震子。

    “轰轰轰”,巨响之中,大地轻颤,灰尘弥漫之下,黄羽翔带领着众人,如同尖刃一般,刺入了黑煞军散乱的阵形中。

    黑煞军散布开来,原就是为了避免集中在一起,会被他的雷震子波及。没料到黄羽翔他们会趁势追来,反借着骏马的奔行之速,迅速插入了他们的阵形之中。

    剑气劲风纵飞之中,这队黑煞军终是大见慌乱。他们一旦分割开来,又没有速度的优势,哪里配做黄羽翔他们的对手,终是阵形渐乱,相互撞击起来。

    “哈哈哈”,黄羽翔大笑一声,领着众人突出黑煞军的这道防线,猛然向另一队黑煞军急驰而去。

    “呜——”号角声再变,再度急促起来。

    “锵”,整齐划一的声音传来,黑煞军俱是取出了长矛,准备新一轮的进攻。

    黄羽翔骑在最前头,道:“跟着我,切切不要恋战!”

    “踏踏踏”,马蹄声扬起,黑煞军已是向他们冲了过来。看来郑仕成是不惜血本,纵是牺牲了这一支黑煞军仍要将他们全部消灭!

    收剑归鞘,黄羽翔左右手各握着三颗雷震子,见黑煞军已然扑近,双手一甩,拇、食指两指间已是各自捏燃了一颗雷震子,猛然甩了出去。

    轰轰的响声中,拦在前头的黑煞军已是被炸得横飞到了一边。

    他双手不停,又将两粒雷震子甩出,连续扔了三轮之后,终是将整齐划一的黑煞军炸开了一个口子。此时他们身下的骏马正好奔到了豁口之处,趁着黑煞军还未收拢,已是从缺口之中突了出去。

    “黄羽翔,本座今天不将你碎尸万断,千刀万剐,本座誓不为人!”郑仕成愤怒的声音仿佛吃了无数的火药,语气狠毒无比。

    纵是万马奔腾,但郑仕成的声音依旧清晰可闻,显然在这一句话上,他已用上了毕生的修为了,足见他心中的恨意。

    黄羽翔耸耸肩,道:“与其浪费力气与他说话,还不如留些力气多杀几个敌人!小丫头,你还有几粒雷震子?”

    赵海若吐吐舌头,道:“刚才一兴奋,全部扔出去了!”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我还有六粒,不知道能不能凭着这些突破白魔军的包围!若是黑煞白魔前后夹包的话,真要如郑仕成所愿了!哎呀,那倒正好——”

    说话之间,白魔军已是遥遥在望。明朗的月光下,雪白的盔甲闪动着森森的白光,仿佛一片冰晶的雕石,万余人竟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身后的黑煞军终是调整好了阵形,结合着残余的人马,又向黄羽翔他们冲来。

    “嘟——”另一个号角声响起,白魔军也开始动了起来,缓缓向黄羽翔他们移去。

    黄羽翔突然勒停马匹,沉声道:“先等一下!”

    赵海若大是不解,嚷道:“现在不逃的话,等他们两边一齐赶来,那就糟了!”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相信我,我绝对会让你替我生七八个孩子的!”

    赵海若向身边的单钰莹看了一眼,道:“生孩子与相信他有什么关系啊?”

    “锵锵”,两边的人马齐齐将长矛握在身前,看来似是要在前后夹击下将黄羽翔他们刺个粉身碎骨!

    “踏踏踏”,两边的人马同时向黄羽翔他们高速驰去,大地在这些骏马的铁蹄之下,发出了无力的呻吟,飘扬的灰尘将月亮也遮蔽起来,轰轰的马蹄声是山中唯一的存在。

    ——卷十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