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千军万马
    “哈哈哈”,郑仕成大笑道,“黄羽翔,知道你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吗?嘿嘿,原来本座还不舍得现在就用上他们,但谁叫你们将本座的弓箭手全部射杀了呢!原想让你们没有什么痛苦地死在染毒的弓箭之下,不过现在你们只能在本座的铁骑下变成一团肉泥了!”

    李梓新冷哼一声,松开了牵着赤莲香的右手,身形疾扑,猛然往山角处纵去,寒冷如冰的剑光闪动中,当真是急如闪电!

    郑仕成向后退了几步,洞口在“卡卡卡”地几声中,重又关了起来。李梓新与他的藏僧处相隔足有二十来丈,虽然他的身形奇快,但仍是追之不及。

    对着厚实的山墙,李梓新冷然收剑,慢慢向后折了回去。

    “哈哈”,郑仕成的声音突然在山壁的两丈高处响了起来,“黄羽翔,虽然你们个个武功高强,但要知道,在对抗军队的时候,个人的力量纵是再强,到最后也只会力疲而亡!哎,可惜张小姐不肯做我郑家的媳妇,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今日之噩了!”

    张梦心轻啐一口,轻叱道:“做你的青天白日梦!”

    黄羽翔却是将她的纤手握住,对着山壁道:“蚂蚁虽多,但怎能奈何得了大象!”低声道,“我们先撤出这里再说!此地四周环山,仅有一个山口,真个被人堵住了,还真是不好突围!”

    众人闻言,俱是向外移去。这些锦衣卫虽然武功颇好,放到江湖上去,也算是一等一的好手,但临阵打仗,却显然非是他们所长,个个脸现惊容,阵型大见涣散。

    郑仕成又在山壁间大声道:“我郑家崛起于百年之前,正是蒙人统治之时!当时先祖为了一统天下,曾经秘密打制军队,研发兵器!三十年前,若不是本家正在研究一套新的兵器、士兵未足,也不会让朱元璋这个花和尚当上了皇帝!不过,如今时局动荡,这片江山注定还要回到我郑家的手中!哈哈哈!”说话之间,他的扬声之处又升高了很多,好像山壁间有着通道,可以一直通到山顶。

    黄羽翔同单钰莹走在最后面,道:“郑家的先祖忠心义胆,训练兵团只是为了挽救民族于危亡之中!谁想到了你们这些不肖子孙的手中,却是要借祖先抗击异族的力量来对付自己的同胞!嘿嘿,纵使你们能够取到天下,死后又有何面目去见黄泉之下的列祖列宗!”

    想到郑家在四大世家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南宫世家,但行道江湖的族人却是个个勤佥,原来银子都花到了军旅的装备训练上来了!以郑家的实力,兀自要处心积虑隐忍百年之久,这批在暗中培养出来的实力,恐怕是厉害之极!

    当先跑到谷口的那些锦衣卫突然停了下来,黄羽翔见他们堵在前面不动,不禁道:“喂,你们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走!”

    一名锦衣卫回过头来,指着前方道:“统……领大人,你看!”他的脸色惨白无比,连额角都滴下了几滴冷汗。

    黄羽翔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前方百丈远处,黑压压地排满了骑着统一黑色骏马的战士!他们身上的盔甲也俱作黑色,整个便是一片暗黑色的暴云。

    黄羽翔虽然不谙战争,但也知道这种铁旅若是在晚间偷袭的话,被敌人发现的机率极小!虽然看不到盔甲中的士兵有没有武学修养,但看他们手中提着长长的战矛,骑在马上一动不动,黑压压的万人之旅竟是没有丝毫声息时,便知道他们的素质极高,膂力极强!

    怪不得蒙古人愿意和郑家合作,光凭着这支铁旅,恐怕便能将中原搅得人仰马翻,郑家口口声声说要称帝,暗中的势力,还真是雄厚之极!

    此时伏在崖顶的神机营军士也跑了下来,虽然他们的武功远远比不上锦衣卫,但却是久经沙场,个个神情镇定,没有像锦衣卫那般惊惶失措。

    郑仕成的身影却在崖顶出现,他大声道:“黄羽翔,本座与你们也算相识一场,待你们死后,本座便将你们葬在一处!若是你们还有尸骨留下来的话!哈哈哈!”

    “嚣张!”单钰莹秀拳紧握,道,“小贼,我们上去将他擒住!”

    黄羽翔摇摇头,道:“没有用的!等我们爬到崖顶时,他早就不知道溜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么办?难道就任他这么嚣张吗?”单钰莹大是恚怒。

    黄羽翔正想说话,却猛听“呜”地一声号角之声,声音直传四野,回声轰轰,极是雄壮。

    林绮思俏脸微惊,道:“他们要开始进攻了!”

    “锵锵!”远处的黑盔骑士都将手中倚肩指天的长矛握到了手中,直指前方,动作整齐划一,这么多的人,却是好像只有一个人发出一般,只是声音大了好多,直震得人的耳朵发痛!

    “好厉害!”张梦心叹道,“虽然还不知道他们的战力如何,但光凭着这种号令之下,莫不闻从的纪律性,便已是十分得了不起了!”她熟读兵书,遇上一支好的军队,自是如同名将一般,内心充满着指挥这支军队,同敌人血战一场的渴望!

    “呜!”号角声第二次传来,但这次的不像原先那次那么悠长,却是短促激励,让人闻之热血沸腾。

    “踏踏踏”,黑色的骏马缓缓奔行起来,向黄羽翔他们缓缓驰来,速度越来越快,如同一片沸腾的黑云,随着马蹄的翻飞,要降下赫人的暴雨!

    黄羽翔雄心突起,暗道:便要见识一下这支黑盔部队究竟有多厉害!

    手中的傲天剑扬起,黄羽翔纵到了最前头,道:“莹儿,我们俩联手,看看这些黑盔骑士能把我们怎么样?”

    单钰莹早就憋了一肚子气,闻言自是颇合心意,身形纵处,已是与黄羽翔并肩站在一起。赵海若从人堆里钻了出来,挤到两人的中间,嘻笑道:“我也来!”右手轻挥,袖剑已是亮了出来。

    黄羽翔瞥了她一眼,道:“这把剑要是弄坏的话,可不要哭鼻子了!”

    “哼!”赵海若气得转过头不看他,道,“这一把剑又不是你赔给我的,你还赖了我一把剑呢!”

    骏马的速度是何等的惊人,就在三人说话之间,黑色军团离他们只有十丈不到的距离!黄羽翔大喝一声,道:“注意了!”眼观鼻、鼻观心,精气神已是全面展开。

    “呀!”万马奔腾之中,最前头那排骑兵已是突至,长矛如电,猛然向众人刺来!

    黄羽翔一声暴喝,傲天剑挟着无穷的后劲已是劈出,“叮”地一声劈在长矛上。

    在傲天剑的锋利之下,世上恐怕已无一物能够保持得住原样了!那柄长矛还未及身,便已被断为两截,黄羽翔沉厚的真气已是暴涌向那名骑士的体内!

    “嘶”,一声骏马悲嘶之中,那名骑士连着底下的骏马,俱被黄羽翔庞大的力道给掀飞了起来,直直飞起了两丈来高,这才跌落下去,正好与随后跟来的骑士撞成一团,两人两马顿时滚在了一起。

    黄羽翔却也不大好受!这马上的骑士虽然内力甚微,但胜在臂力超凡,挟着骏马奔驰的力道,这股大力当真是不会比他逊色多少!巨力之下,连他的身形都是后退了良多。

    他还没有来得及喘过一口气来,却见那两匹骏庐后又有无数骑兵驰来,无情地踩过他们的身体,毫不停留向他疾驰过来!黄羽翔大起振奋之意,傲天剑再出,“浩然一剑”的剑意已是流转开来,随着傲天剑的挥出,将冲过来的马匹骑士一一抛飞出去。

    一连十余剑之后,他的内力虽然绵绵然已然全面展开,便是再劈出个百来剑仍是没有什么问题,但右手却被巨大的反震力道震得一片麻木,差点儿连剑柄也握不住了!

    黄羽翔终是知道这些骑兵的厉害,挟着沉厚的冲击之势,的确不是个人的力量所能所挡!这队骑士足有万人之巨,每排不过百人,连番冲击之下,黄羽翔等人相当于每人都要承受百人左右的攻击!别说是黄羽翔,便算是换作是张华庭在此,恐怕也不可能硬撼如此强大的冲击!

    此时满耳都是轰轰的马蹄声,连挡几剑之后,自己与单钰莹、赵海若早就被分割开来,黄羽翔头一次生出空有一身力量,却是无处使力的感觉!眼前的军队足有万人之数,要他如何招架呢!

    身形猛地纵起,避过又一匹急扑过来的骏马,黄羽翔凌空一个翻折,便往两侧的山壁上扑去,待到余势用尽,身形一沉,猛地在正好驰过的骑士头上一顶,借得这股力道,身形复回纵起,如此两个起落,终是落到了左侧的山壁上!

    “大家快躲到两片的山壁上!”声音出口,才发现完全淹没在轰轰的马蹄声中,黄羽翔鼓起真气,以“大悲明王咒”的心法复又禅喝一遍!这次的声音虽然比不上刚才宏亮,但却清晰无比的传入了底下众人的耳中。

    黄羽翔游目四周,却见林绮思、张梦心、司徒真真、南宫楚楚、朱常早就与神机营的兵士躲在山壁处,与他正好分处两边,正在一个劲地冲着底下叫个不停,但他们内力太逊,纵是叫破了喉咙,也是无人可以听得到。

    他苦笑一下,心道:论行兵打仗,还是这些神机营的兵士在行!自己只知道凭着自己的力量强干,他们却懂得避实就轻,躲过了敌人凌厉的攻击!这骑兵倒真是厉害,冲击力居然有这么强悍!

    在他的大喝之后,单钰莹与赵海若终是也翻飞到了山壁之处,停在他的身边,再过一会,李梓新也带着赤莲香腾飞到了黄羽翔的身边。这个年轻杀神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似是觉得这场杀戮十分过瘾一般。与此同时,刘恒也跃了上来。

    在这之后,终是再无一人逃到了山壁之上。

    轰轰的马蹄声过后,万余匹骏抡是全部冲进了谷内。“呜”,嘹亮的号角声再起,谷中的铁骑齐齐调转马头,后排变前排,长矛直指谷口,又能发动一轮进攻了!

    此一波攻击之下,除了较早跟着神机营的兵士躲到山壁上的七八个锦衣卫之外,剩下的锦衣卫却是全部葬身在长矛铁蹄之下,在万匹骏马的踏足之下,已是完全成了一团肉泥,百余具尸体混在一起,已是难分彼此。

    这些黑盔骑士除了在黄羽翔剑下死了七个之外,在单钰莹无所不融又无所不冻的变种“红日照天下”*之下,却是死了足有二十来人!在这等以力对力的情况下,招式已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是以赵海若和李梓新却只是杀了一两人,便落到了只有自保的地步。

    郑仕成哈哈大笑,道:“黄羽翔,你现在可知道厉害了吧!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支撑多久!放箭!”话声方落,号角声再起,雄壮地回响在山谷之中。

    不是吧!这些黑盔骑士竟然还是弓箭手吗?不过看到他们个个收回了长矛,从背后取出长弓剑壶后,黄羽翔便只剩下苦笑了。他大声叫道:“找地方将自己掩躲起来!神机营的士兵赶紧还击!莹儿,随我再去杀敌!”话声未落,身形已是在山壁上游走开来,向黑盔骑士急跃耐去。

    刚才敌人是在奔行之中,威力巨大,如今处于静止状态,应该没有刚才的威势。

    “嗖嗖嗖”,神机营不愧是保卫京畿的劲旅,虽然黄羽翔下得命令晚了些,但他们却是比黑盔骑士抢先发动了进攻!百来枝利箭虽然声势极猛,但一落到万余人的队伍中,却如同毛毛细雨。

    “叮叮叮”,无坚不摧的铁杉木箭、北海寒铁所制的弓身、再加上神机营士兵极强的膂力,所射出的弓箭竟没有意想中那般穿透盔甲,而只是深深埋入,虽然中者大多数都是立毙,但只要隔得稍远些的,都只是受伤而已!

    这么厉害的盔甲!怪不得郑仕成说研究开发了竟有几十年,竟然如此坚硬!

    神机营的弓箭虽然能对黑盔骑士构成威胁,但他们不过百来人,箭壶之中也不过三十来支利箭,便是满打满算,顶多也不过射杀三千人!但对方却有万余之众,实是杀不胜杀!

    箭雨之中,黄羽翔已是电闪而至,傲天剑挥出,一道明丽的寒光闪动中,剑气四溢,剑光所及之处,那些灰盔骑士连哼都没有哼上一声,便已有十来人被他的剑气杀死。

    他的身形一刻不停,反正四周都是敌人,索性将功力催发到极至,将“浩然一剑”的心法流转自如,纵横的剑气有若实质,便是触及到了坚石之上,兀自将石块炸了个粉碎!

    “嘿!”单钰莹也如影随同,“红日照天下”*展开,左寒右炙,滔天的劲气顿将让所及之处变成了人间地狱!她的劲气虽然不及黄羽翔浑厚,但胜在功法独特,黑盔骑士的盔甲对她的掌力根本起不了防御作用,无不在她功法下一击毙命!

    “呜”号角之声再变,黑盔骑士同时收回弓箭,齐齐喝斥一声,已是驾着骏马向谷外急驰而去。

    这些骑士一旦取得速度优势,黄、单两人便占不了多少便宜,只听马蹄声的响动中,黑盔骑士已是如风般的卷到了谷外。在神机营的弓箭扫射之下,一路又留下了三百来具的尸体。

    林绮思诸人纷纷从山壁上下来,向谷中移去。只要躲在谷中,黑盔骑士借着马速得来的力道便没有用武之地。

    第一波攻击终于结束。

    司徒真真连眼睛都吓得直了,直到黄羽翔将她抱了好一会,这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颤声道:“好多死人!好多死人!”

    被黑盔骑士的骏马踩过,地上五百多具尸体已是完全成了一团肉泥,血水横流,空气荡漾着凄厉的血腥气,惨烈的味道笼罩在小谷之上。

    黄羽翔也是暗暗心惊,看着在谷外列阵待命的黑盔骑士,道:“没想到郑家居然还有如此让人惊怖的军队,实是让人难以想像!”

    林绮思的脸色也是慎重无比,道:“郑家苦心经营百余年,看来,真正的老巢竟是在此处!原还道他们只不过百多个游散的江湖客,没想到他们竟会拥有一支比大明军队还要雄壮的铁旅!”

    张梦心接口道:“郑家既然把这支部队提前亮相,想必是打定主意不让我们活着离开这里了!”

    众人俱是一片默然,心知她此番所料大有道理!单钰莹与李梓新等人都是心高气傲,但在见识到万人大战之后,终是意识到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便算能杀上几百人,但对手却有几千几万,如何能够打得赢!

    黄羽翔想了想,对林绮思道:“我让莹儿护着你从这里突围,你们到湘王那里去求援!”

    单钰莹立刻道:“那么行!还是你和海若先走,我一定会等到你们回来的!”

    “哈哈哈,你们也不用争来争去了!这里已经被本座的部队全部包围了!你们现在看到的是本座的黑煞军,还有一队是白魔军,正在外面等着你们!”郑仕成从崖顶探头向下看看,道,“这便是郑家真正的实力:黑煞白魔!哈哈,两个月后,这两支军队便要成为天下最让人闻名丧胆的雄狮!黄羽翔,本座不陪你们闲聊了!等到你们想出来的时候,本座再来看你们,不过,你们也不会闲着,本座为你们准备了许多小玩意!”

    单钰莹大怒,手足连施,已是攀岩急上。黄羽翔怕她有失,立刻也跟着爬了上去。

    等两人爬到崖顶时,郑仕成却已经走得远远得,混入了黑盔骑士之中。黄羽翔极目远眺,道:“这郑仕成倒没有欺骗我们,果然还有一支军队埋伏在外面!”

    只见在黑盔骑士半里之外,果然还有一队全身上下、连马匹也俱作白色的骑士,看他们厚厚排列的架势,绝不会比黑盔骑士少!单钰莹苦笑一下,道:“还真是水泄不通!”

    黄羽翔拍拍她的削肩,道:“我们先下去,同大家商量商量!”

    两人复又回到谷中,众人见他们的脸色凝重,知道情况极为不妙,张梦心指着山壁道:“大哥,这里有暗门,不知道能不能通到外面?”

    黄羽翔想了想,摇头道:“应该不会,不然的话,郑仕成也不会把我们引到这里,摆明要将我们饿得半死,这才慢慢地收拾我们!不过,试试看倒也无妨!”

    正要举剑削壁,却觉山壁一阵抖动,“轰”一声闷响传来,众人只觉脚下连摇,几乎连站也站不稳了。

    好半晌巨震方停,张梦心叹道:“郑仕成倒也聪明,竟然将通道给炸了,宁愿毁了也不让我们知道暂歇片刻!”

    神机营的兵士都是大叫道:“同他们拼了!”

    余下的几名锦衣卫却是颤颤道:“我们是肯定打不赢他们的!不如我们投降吧!”

    黄羽翔的眼中煞气直透,傲天剑挥动中,白影飘过,几名锦衣卫已是躺倒在地,颈间鲜血岑岑,他冷然道:“临敌对阵,扰乱军心者,杀无赦!”危难当头,最重要的是上下一心,若是内部都不团结的话,又如何能敌抵御外敌!

    神机营的兵士大多经历过战争,心性都是坚定无比,远比生活在逍遥生活中的锦衣卫来得正骨。

    “呜——”号角声起,众人都是大凛,林绮思道:“大家准备!”

    马蹄声的响动中,黑盔骑兵又狂卷而至。

    神机营的士兵都是经验丰富,只要对方进到自己的射程之内,也不用别人指挥已是拔箭猛射,“嗖嗖嗖”的箭雨中,又有很多的骑兵倒在地上。

    “停!快停下来!”黄羽翔突然大叫起来,神机营的军士刚才见他在敌人之中横突竖冲,如入无人之境,俱是对他大为叹服,闻听他言,虽是大惑不解,却都是停了下来。

    “你们看!”黄羽翔指着倒在地上的骑士,原来他们虽然都摔在了地上,但却是个个无事。原来他们的手中已是多了块盾牌,铁杉木纵是在坚硬,但人的臂力终是有限,穿透厚盾之后,终是无法再伤及到他们的盔甲。

    原先黄羽翔看到他们行进的速度慢了很多之时,便已隐隐感到不对,只是等到神机营射出了几轮弓箭之后,这才恍悟过来。

    林绮思柳眉紧皱,道:“原来他们想要将我们的弓箭耗完!”命每人都查了一下自己的箭壶,却是差不多每人都只剩下一半的弓箭。

    黑盔骑士见他们停止了射箭,都是缓缓后退。这一波攻击之后,地上仅留下了七具尸体。

    黄羽翔紧盯着撤走的骑兵,道:“其实他们只要冲进来,凭着这么多人,恐怕我们都不可能幸免!想来郑仕成对这些骑兵极为重视,知道纵是能将我们消灭,自己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他是想跟我们耗时间,等我们饿得没力气了,才会发起真正的冲锋吧!”

    林绮思摇摇头,道:“恐怕不见得!相对于损失人手相比,我看他更想做的是将这支军队的秘密保持下去!否则的话,便不能起到奇兵的效果!将我们围而不杀,倒确实想拖得让我们饥饿不堪,好没有力气脱围!”

    黄羽翔颇有些不解,道:“那他即使这时候便进攻,我和莹儿、海若也不会舍下你们不顾的啊!”在这种局面下能够逃得了性命的,恐怕只有他们这武功最佳的三人了!

    张梦心轻轻一笑,道:“郑仕成以己度人,自是不知道大哥对我们情深意重,绝不会丢下我们自己逃命!所以只是围而不脱,给我们一线希望,期待援军来救,不至于现在就拼个鱼死网破!”

    黄羽翔突然笑了起来,道:“哼,郑仕成既然打下这个主意,我们晚上便给他来个大突袭,乘势突围!待到大军来到,再将他们消灭,两万之众的人马,除了躲在山中,否则无论到什么地方去,都会引起轰动!”

    夜晚对于普通人的影响极大,但对于他们这些武林高手,却是几与白昼无异。

    众人都是轰然应是,单钰莹磨拳擦掌,一副想要出口恶气的样子,连赵海若都是满脸的好战之情!

    士气是激发起来了,但结果怎样,那还要看老天爷!最好晚上下场雨,乌云蔽月,给他们制造最好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