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章临行突止
    朱常虽是个医者,但行侠之心却是极强,才在官驿中休息了一天,便再也坐不住了,催着黄羽翔直往山中进发。犹恐郑家之人万一得到消息,又往哪里逃遁。

    黄羽翔一想也颇有道理,反正他们这些人都是练武之人,虽然旅途劳累,但休息一天之后,大多疲劳全消。便是以南宫楚楚怀孕的体质,因是长久受到黄羽翔精元的滋养,也没有出现明显不适的样子。

    只有那些被赵海若整过的家伙,一个个巴不得休息上十七八天,盖因这丫头出手实在是没有轻重,就差让人家缺胳膊断腿了。

    到了第二天早晨,众人便向荆山进发。一种婉转而行,过荆门,穿粟溪、肖堰,终是到了荆山脚下。黄羽翔以前多在长沙一带厮混,从来没有出过岳州府以北,对这带一点也不熟悉。初时到了荆州时,还道荆山就在此城之外,没有想到还要隔了那么多路,怪不得朱常这么急。

    他们行到晚间之时,终是赶到了朱常一家三口的隐居之处。

    “这便是老朽居住的地方了!”朱常指着前面的这几间屋子道。

    三间茅屋,只有最左边那间闪着几点烛火。赵海若侧耳倾听一下,突道:“有人在吵架!”

    众人除了黄羽翔等有限几人外,内力与她都是相差太远,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动静。朱常苦笑一下,道:“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又在和媳妇吵架了!定是宇明又要逃到外面去了,哎,他也不想想,若是没有我这个爹,还有什么人会当他是个少爷呢!”

    黄羽翔尚无子息,也无从体会这种对子女的失望之情,只得道:“朱老伯,你就不要太难过了,宇明兄终有一天会明白您的苦心!”

    朱常摇摇头,道:“但愿如此!”当先走到门口,轻轻一推大门,却是没有上锁,便抬步走进了房内。

    黄羽翔与众妻子、刘恒、李梓新、赤莲香还有赵海若、林绮思都跟着进门,随行的锦衣卫则取出过夜遮雨之物,就在屋外准备起来。这三间茅屋实在太小,怎都住不了几个人。

    好在天色仍是不算太晚,朱宇明和苗玉兰还没有睡下,闻听大门外的声音,都是从里屋跑出来。

    外屋尚未点灯,两人从光亮处走进黑暗,眼睛尚不能一下子适应,但出于对亲人的感应,却是已将朱常给认了出来,两人俱道:“爹!”

    朱常轻哼一声,取出打火石,将外屋中的烛火点燃。

    仿佛一下子到了众香国中,朱宇明的眼睛一下子都直了!“一个、两个、三个……乖乖,怎得天底下的美人儿全部都跑这来了!难道说,爹爹知道自己耐不住寂寞,出去那么多天,就是为自己购回这些妓女或是奴婢吗?”

    “毕竟我是爹唯一的子嗣,将来也要为常家传下香火,许是爹知道玉兰不肯替我生下子息,便找来这么多的美女来陪我!”

    纵使他以前过着锦衣玉食的时候,虽然逛遍了各地的妓院,但如眼前几女的姿容,还是头一次见到!苗玉兰也算是个美人了,但与众女比起来,简直就是提鞋也不配!

    “等等,怎得这个女人有些面熟!”

    烛光飘摇中,朱常已经招呼众人座下。因是屋中椅子有限,只有几个男子外加林绮思坐了下去,众女都是站到了黄羽翔的身后,赤莲香也乖乖巧巧的立在李梓新的身侧,只是一脸恼怒的样子,显是对此举颇为不满。赵海若却是身形一翻,已是坐到了梁上。

    因是烛光微弱,朱宇明好半晌才将众女的面貌一一看清,“哎呀!”他失声叫道,“黄羽翔!”

    他并不是将黄羽翔给认了出来,而是认出了南宫楚楚的样子,立时联想到了黄羽翔两人当日加在他头上的耻辱!他好色如命,自是不会对南宫楚楚怀恨,便将恨意全部记在了黄羽翔的头上。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宇明兄,好久不见,你还好吧?”

    朱宇明冷哼道:“拜你之赐,我才会沦落到这里!你来干什么,想要看看我们落魄的样子吗?”这个男人不知悔改,当真是无药可救。

    他眼睛一斜,又将目光转到了众女身上,只见七女俱是花容月貌,都是美到了极点!尤其是黄羽翔身后左边第二个女子和梁上的那个小姑娘,虽然仍是看不真切,但依稀可辨出,实是天底下少有的美人!他左看右看,只觉一双眼睛实在不够用!

    单钰莹性子火暴,在路上也听过黄羽翔细说当日之事,心中对朱宇明的为人便是十分的鄙薄,一直埋怨黄羽翔当日应该将这种家伙杀之而后快!此时见他一点反省的意思也没有,反还将一双眼睛在她们几个人的身上转来转去,目光更是*之极,不由地心中愤愤,怒道:“鬼都懒得理你!”对着这种家伙,连骂也是懒了,只将一双秀拳握得骨节噼啪作响,若是他敢再口出不逊,即使当着朱常的面,也要将这小子痛揍一顿!

    朱宇明见她恶狠狠的样子,受到她那股极强的霸气影响,不由自主地退后半尺,心中一阵荒乱!只是他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在巫山时吃过黄羽翔的暗亏而已,也不知道天高地厚,哪知道他与单钰莹的修为实在连比都不能放在一块比,当下顿觉大失面子,方要向单钰莹怒目瞪去,却见佳人虽然满脸怒容,但容貌之美,仍是娇艳无比!他的心中一格愣,顿时将怒火化于无形,眼睛在几女身上又是一阵转悠,突然心中大起恚怒,想道:凭什么这些美丽的女人都是黄羽翔一个人的!自己有哪些地方比他差了,为什么自己的妻子却是只被人穿过的烂鞋!

    黄羽翔听到单钰莹的骨骼乱响,又感觉到她暴躁的气息,便知道这个脾气最暴的妻子已然动了真火。他对朱宇明原就没有好感,只是碍着朱常的面子,这才没有与他一般见识,若是单钰莹要将他狠捧一顿,也是乐得偷看一回,便也没有劝她,对朱常道:“朱老伯,你出来已经有一个月了,郑家的人会不会已经搬到别处去了?”

    朱常点点头,转头对苗玉兰道:“玉兰,我叫你盯着山里那些奇怪的人,你都一直留意着吧?”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极不争气,做事情绝不能指望他。

    苗玉兰点点头,道:“爹爹放心,他们同以前一样,平时没有什么动静,只是过些日子就出来买些食物!”

    黄羽翔向她看去,只见这个昔时风情颇盛的妩媚女子如今已是憔悴了不少,连眼角都出现了几道淡淡的皱纹。山中的生活虽然清苦,但想来让她韶华急逝的,还是应该与心情有关。

    朱常轻叹一下,道:“你和宇明先下去休息吧!”

    苗玉兰柔顺地点点头,当先折回了里屋。但朱宇明却兀是将一双眼睛瞪在诸女的身上,只觉七个美人各擅胜场,实是不知道将目光放在哪个的身上才好!直到苗玉兰又从里屋出来,在他的背上轻敲一下,他才醒悟过来,一双满是嫉妒的眼睛在黄羽翔的身上溜了一下,才向里屋走去,心中想道:“若是这个七个美人是自己妻子的话……”

    可惜他的目光在赤莲香的身上停留的时间少了些,不然的话,凭着李梓新的无情霸道,恐怕已是一剑将他这个敢于对自己妻子抱有野心之人刺个透心凉了!

    林绮思突然笑道:“臭小子,你是不是与这家伙的妻子搞七捻三,他才会对你这么嫉恨?”

    此地以她的身份最尊,这妮子平时说话便从不顾别人的感受。黄羽翔与朱常都是大显尴尬,虽然当时是苗玉兰想要勾引黄羽翔,但此种事情最是难以说清,若是被单钰莹她们曲解,那掀起的波澜可不是能够轻易平息。

    南宫楚楚忙道:“公主殿下,不是这样子的!”但此中的实情也牵涉着她的清誉,实在是难以启齿。

    “好了!”黄羽翔忙出来打圆场,道,“如今天色也不早了,大家还是抓紧时间睡一下吧!明日还要大干一场呢!”

    林绮思轻哼一声,道:“臭小子,说到你的痛处了?”话虽然这么说,但人却已是转到了屋外。

    黄羽翔向朱常做了一个揖,道:“朱老伯,你也早些休息吧!明天少不了还要请你带路,若是你这个领队都精神不济,那我们这些小兵就更不济事了!”

    朱常朗声大笑,道:“好,我一定不会输给你们这些年轻人的!”

    众人都是走出了茅屋,朱常跟在最后,待众人都走出了老远,方才将木门关上。谁知黄羽翔又纵了回来,只听他道:“朱老伯,还要打搅你一下!”

    走到屋内,对着屋顶大叫道:“海若,你还不下来!”

    赵海若轻唔了一下,模模糊糊地道:“人家好困了,懒得理你!”

    黄羽翔对朱常轻笑一下,身形纵起,双手在梁上轻轻一探,已是搂着赵海若落了下来。他小声地道:“失礼之处,请老伯莫怪!”

    朱常毫不在意,轻声道:“她们都是些好姑娘,千万不要辜负了她们!”

    黄羽翔唯唯喏喏,心中却是想道:“怎得人人都以为我会辜负了她们!这几个小娘们这么厉害,我哪敢将她们怎么样?隔三差五地将我榨干,累得我不成人形,哪里还能作恶!”

    行出房外,在锦衣卫早已搭好的帐篷中安顿下来。因是明日将要大战,众女终于大发慈悲,暂放黄羽翔一马,没有要他再“精忠报家”,当晚一夫四妻再加上赵海若,便挤在一个超大的帐篷内。

    众锦衣卫都是对这位新任统领大人大为叹服!很明显,平靖公主对他大有意思,谁知统领大人还敢当着她的面搞七捻三,若不是将平靖公主吃得死死得,便是胆大包天!

    漆黑的深夜中,一个人影突然从茅屋中钻了出来,左右看看,突然绕到茅屋的后面,避过了守卫的锦衣卫,向山中奔去。直到过了几有一个时辰,才又折了回来,以同样的方法潜进了茅屋。

    一切都在安静中进行,温柔的月色没有掀起半丝波澜。

    [***]

    年轻人贪睡些,直等朱常起床已有近一个时辰,黄羽翔等人才醒转过来。

    赵海若见自己竟然与四女、黄羽翔共处一室,不禁俏脸色变,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将娇躯微偏,羞赧道,“你、你有没有温柔一点!”

    黄羽翔哭笑不得,走到她的跟前,将她抱了起来,在她的嘴角上轻轻一啄,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放心,你没有长到十八岁的时候,我是不会碰你的!”

    “那、那怎么行?”赵海若颇有些气急败坏,道,“那我岂不是没得玩了?”在黄羽翔的唇上吻了一下,嘻嘻笑道,“不过不要紧,大不了我来碰你就是了!”

    见她曲解了自己的意思,黄羽翔也不辩解,反正与这个妮子说理的话,吃亏得只能是自己而已。他伸了个懒腰,道:“我们出去吃饭吧,万一饿着了我的小小黄羽翔,那就糟糕了!”

    众女都是笑嘻嘻地,司徒真真嘟着嘴道:“夫君,我也要个小宝宝,你答应给我的,为什么真真到现在还没有呢?”

    黄羽翔忍不住笑了起来,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记,道:“傻真真,说不定小宝宝已经在你的肚子里了!只是他太小了,你感觉不到而已!”

    “真的?”司徒真真抚了抚自己的小腹,突然双手捧颊道,“夫君你好坏啊,让人家想这么羞人的事!”

    黄羽翔失声笑道:“喂喂喂,究竟是谁在想这些事情?”

    “你有什么意见吗?”其余三女齐齐站了起来,与司徒真真并肩而站,向黄羽翔齐齐飞过一道威慑的眼神。

    完了完了!反黄联盟彻底形成了!黄羽翔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可怜兮兮地看着四女。

    诸女都是轻笑起来,司徒真真双手勾在黄羽翔的脖子上,道:“夫君,你这样看着我们,倒好像我们家的阿黄,嘻嘻,我只要一叫它的名字,它就会自己跑过来,就这样看着我!”

    不用问也知道所谓的“阿黄”必定是猫狗之流,黄羽翔苦笑一下,作声不得。

    赵海若突然跳了出来,纵到黄羽翔的身侧,道:“不许你们欺负臭小子!”四女都是大惑不解,还道这妮子突然转了性子,却听她又道,“要玩就玩刺激点的!不如我们把他绑起来,从山上扔下去,看谁扔得远?”

    黄羽翔忙闪出了帐篷,当先向营地中吃饭的地方行去。这几个妮子现在越来越狠,随着妻室的增加,后院力量也越来越是强大!以武力而论,他可能尚在单钰莹之上,但只需要单钰莹与赵海若联手,他便一点胜算也没有!论床上较技,司徒真真却是此中翘楚,虽然他现在屡战屡胜,但却是胜算无多,并不能让妻子们臣服拜倒!想要扳回男子尊严,难度之大实是不亚于战胜三大宗师!

    他心中担着此事,吃饭之时也显得愁眉苦脸,众人还道他是在担心歼灭郑家之事,纷纷劝慰说郑家此时并无蒙古人撑腰,自己这方却是实力大增,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黄羽翔自是不会把心中所思说出,只得释怀大笑几声。但自己在家中的地位问题已经成为当务之急,实是不能再拖,才与众人说了几句,又将心思放到那上面去。

    朱常待他们吃完之后,便过来迎接他们。朱宇明却是跟在他的身旁,听朱常说,这小子今日清晨知道了老父要同黄羽翔他们一起歼灭郑家余孽,便推说也要尽一回力,硬要跟着众人一道前行。

    昨晚还看得不够真切,但现在是大白天,众女的样貌都是纤毫毕现,朱宇明一双眼睛又在众女的身上瞄来瞄去,一见旁人的目光扫来,便将眼光收了回来,等到目光扫过之后,又偷偷向众女看去。

    黄羽翔大感奇怪,他深知朱宇明这种人的脾性,遇到危险之事,绝对逃得比谁都快,怎得还会以身试险?虽然己方在兵力上大占上风,但郑家却是占了地利。他吃过两次火药的苦头,终是知道凡事不是光凭武功就能解决,行事之间便多留了一个心眼。

    他走到林绮思的旁边,低低问了几声,突然道:“这些天大家都累了,还是再歇上几天吧,我们三天后再进山!”

    “什么?”众人都是大惑不解,明明已经说好了今日便要动手,怎得又一下子变卦了!不过单钰莹四女虽是在房事上与他战个不休,但一到人前,却是万事都以他为尊,虽然个个不解,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刘恒老成持重,知道他这样必有道理,也道:“是啊,我有门功夫还差两三天的时间就要修成了,休息一下也好!”

    朱常却是急道:“黄小兄,若是让郑家之人再度溜走,说不定便没有机会再遇上他们了!”

    朱宇明也在一边帮腔道:“是啊,爹爹说得有理,此事不能再拖,还是今日就上山吧!”

    黄羽翔打了个哈欠,伸手拍拍嘴角,道:“哎,好几天没有睡上好觉了,累得我动都动不了,更何况说还要打架!我还是先回去睡一觉来得好些!”

    朱宇明还待再说,却猛觉一股沉厚的杀气直透胸肺,直压得他浑身都是一哆嗦,竟是连话也说不出来,张着嘴巴就像金鱼吐泡泡一般,惹得众人都是微笑不止。

    他微颤着身体向旁边看去,只见一个白衣男子正在与身边的那个极为风骚的女子说话,虽然他的眼睛没有向自己瞄上一眼,但朱宇明却是极其清晰地感觉到,那股慑人的杀气正是由他身上所发!

    这种感觉太恐怖了!昨晚虽被单钰莹的气息吓了一跳,但比起眼前这个男人来,恐怖的程度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情不自禁地将身体收缩,低着个头看向自己的脚踝,再也不敢向诸女看上一眼。

    李梓新眼睛虽然没有看向他,但余光却是将他的反应一一掌握,冷哼一声,终是将杀气收了回来!

    这个家伙竟然敢向自己的女人瞄来瞄去,当真是可恶之至!若不是他只是拿眼光扫扫,敢说上半句轻薄之言的话,那非得让他血溅五步不可!

    其实朱宇明会老是看着赤莲香,这个蒙古妮子也有一半的责任!她穿惯了自己族中的衣物,实是不习惯汉人的穿着,好好一件衣物,却是被她剪得东一个洞、西一个洞,动作之间,雪白的肌肤隐隐可见。李梓新虽然不满,但两人似是定下了什么城下之盟,只是时不时地拿眼睛瞪着周围,看看有没有哪个胆大包天的男子敢偷看他的妻子。

    朱宇明对他又不了解,又是色中饿鬼,哪有收敛的道理,终是被李梓新逮到!

    黄羽翔却是自顾自地走进了自己的帐篷,单钰莹四女也跟了进去,个个都将樱唇嘟起,看来是藏着一肚子的火气。

    “好了,小贼,给我们一个交代吧!”回到家中,单钰莹便是老大了,与四女坐在被子上,已经开始了拷问。

    黄羽翔轻笑一下,向张梦心道:“心儿,你必然知道我这么做的道理!”

    越是聪明的女人,嫁给自己的心上人之后,便愈是懂得装笨!张梦心见黄羽翔问来,终是将怒容淡去,笑道:“想必大哥是吃人家的阴谋诡计吃怕了,这次便要谋定而后动,是不是?”

    黄羽翔哈哈大笑,挤到了众女中间,当下左拥右抱,一阵上下其手,将众女逗弄得面红耳赤,方道:“心儿真是聪明!郑家的图谋太大,自然知道自己的处境,退到此间,必然在这里有极深的根基!他们的藏僧处,也许处处机关,也许人员众多!虽然我们这边都是高手,但楚楚有了身孕,你们又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怎都不能拿你们去冒险!”

    “那干嘛要等三天呢,大不了我们小心些就是了!”司徒真真仍是嘟着个嘴,道,“这里又破又烂,我才不想在这里住呢!”

    张梦心突然哦了一声,道:“大哥,你是不是在等林绮思的人马?”

    黄羽翔在她的胸脯上轻轻一抚,让这个美丽的女人浑身都是一颤,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心儿的眼睛!林绮思的神机营就驻在黄州府(今武汉),到这里顶多三天,我已经让她把这支劲旅带过来了。虽然他们只有一百多人,但凭着他们的利箭,足可以一挡十!躲在暗中伏击的话,便是郑家有上千人马,我也可以将他们完全歼灭!”

    单钰莹大生闷气,道:“心儿心儿,就张妹妹聪明,我们都是笨蛋,你就喜欢她一个好了!”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心儿长得漂亮,人又聪明,而且现在的武技也是后来居上,已然超过楚楚,我当然喜欢她了!”

    “单姐姐”,张梦心格格娇笑,道,“你不要听大哥胡说!他是想分化我们,真是其心可诛!”

    单钰莹也笑了起来,道:“我知道!我是故意装出来的,想要看看这小贼得意的模样,再合着我们四姐妹的力量将他狠狠地教训一顿!”

    “糟糕!原来不但心儿智计高绝,莹儿只是大智若愚,也是如此聪颖,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这么大意了!让她们起了警惕之心,便不能将她们个个击破了!”黄羽翔的脸上却是一点声色也没有露出来了,笑道:“看你们说得,好像我是破坏你们姐妹团结的罪人一般!呵呵,楚楚已经为了我立了一功,你们哪个又有动静了!”

    四女都是大羞,齐齐向他大抛白眼!蓦然之间,只见一个枕头飞起,直向黄羽翔砸去,原来单钰莹已是发动了战争。一时之间,四女都是玩兴大起,只见枕被飞舞,小小的帐篷内满是欢笑之声。

    “嗵!”黄羽翔终是敌不过四女的联手,在众目睽睽之下,竟是滚开了帐篷。这小子脸皮甚厚,只嘻嘻一笑,便一副全然无事的样子。

    外面的众人都是暗暗摇头,想道此人如此好色无赖,又怎能领导众人,打下这一场仗来!

    朱宇明却是心中释然,还道黄羽翔要等三天是因为此人昏庸贪玩,要与众女嬉戏!嘴角边不由地露出一丝冷笑,低声道:“黄羽翔,三天之后便是你的毕命之时!”但想到四女美丽的容貌,心中不由得艳羡万端,恨不得与黄羽翔换过身份!

    黄羽翔神意敏锐无比,已是捕捉到他神情的变化,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