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故人传讯
    “嗯,好想夫君啊!”司徒真真依在椅子上,看着窗外,道,“夫君都去了十天,怎得还没有回来?”

    张梦心在就坐在她身侧,闻言在她的俏脸上轻捏一下,道:“小丫头,你是在想念大哥,还是念念不忘要替大哥怀个孩子啊?”

    司徒真真嘻嘻一笑,道:“都是假的,其实我只想要夫君宠幸我!难道你们不想夫君抱着自己,享受那如同飞上云霄般的快感吗?”

    单、张、南宫三女齐齐大羞,俱是娇嗔不已,单钰莹道:“哎,这个小丫头跟着小贼学坏了,连这种话居然也敢挂在嘴边说!不过,那个小贼去了那么多天了,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吧!”

    南宫楚楚轻抚一下已然微微拱起的肚子,道:“单姐姐,当初要是你再坚持一下的话,大哥肯定会答应带我们一块去巫山的!”她的身材修长合纤,虽然怀孕才三个半月,但已能微微看到小腹的变形。

    单钰莹笑了起来,道:“楚楚,小贼他虽然看似很好说话,但一旦他下定决心的事情,是没有人可以让他改变主意的!我若是一昧强求的话,那岂不是与借势发泼的刁妇无异!”

    其余三女都是微笑不止,显然单钰莹平时的所作所为已是等同于刁妇,只是众女都是不好意思说她。尤其是张梦心,虽然看似柔顺,吃醋起来实则尤胜单钰莹。

    “我听冬前辈说过,像我们女子有了身孕之后,做父母的要经常对小宝宝说话,这样的话,等小宝宝长大之后,会比较聪明!”张梦心也抚了一下南宫楚楚的肚子。

    单钰莹格格笑道:“哪有这种事情!小宝宝什么都不懂得,跟他们说话有什么用!”

    张梦心正容道:“这是冬前辈对我说的,肯定错不了!”

    司徒真真嘻嘻笑道:“张姐姐,我看你当初可能是想到自己将来也会有小宝宝,才特意去问冬老怪的吧?”

    一语中的,张梦心俏脸微红,道:“反正事情就是这样,你们相信也好,不信也罢!哼!”使起气来,凑脸到南宫楚楚的小腹上,柔声道,“小宝宝,我是你梦心阿姨,你长大了以后,可要做个聪明的好孩子,千万不要学你爹爹!”

    “夫君有什么不好的!”司徒真真脸上现出陶桩色,道,“夫君又勇敢、又英俊,满身的正义感,最重要的是,他对我们都那么体贴,天底下哪还有像他这样的好男人?”

    单钰莹三女面面相觑,俱是作声不得,想不到司徒真真竟对黄羽翔如此崇拜。张梦心迟疑了半晌,才道:“真真,你说得那个人真得是大哥吗?怎么总感觉是你的梦中情人啊?”

    司徒真真立时不依,道:“张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真真只有夫君一个男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永远是!”

    “好了,好了,小妮子,怕了你了!”张梦心站起身来,行到窗口,突然道:“你们这几天有没有看到林绮思啊?会不会她……”

    单钰莹也是脸色大变,道:“糟了,竟顾着小贼,倒是把那个刁横公主给忘了!”

    “你们放心,那个刁横公主还在自己房里,我昨天还看到过她!”南宫楚楚淡淡一笑,眼中闪现着不输给单、张两女的警戒之色。

    司徒真真大感诧异,单钰莹也就罢了,没有想到张梦心和南宫楚楚对旁的女子竟也是如此戒备森严。四女之中,只有她以黄羽翔能够娶到更多的优秀女子为荣!对于赵海若乱点鸳鸯,将赤莲香与李梓新凑成一对之事,她兀自还有些不满。本来赤莲香生得如此貌美,又是关外的公主,怎都应该嫁入黄家!

    转头看向窗外,突然娇声大叫道:“夫君回来了,各位姐姐,夫君回来了!”所谓小别胜新婚,这妮子原就是性情开放之人,娇笑之间,已是从窗口一跃而出,“白驹过隙”身法一经展开,当真是翩若惊鸿,已是向客栈外纵去。

    单钰莹行到窗口,当即也想一纵而出,迟疑一下,终是对张梦心苦笑一下,与两女迅速开门而出,向楼下行去。

    走到楼下,已是见到黄羽翔一身风尘,左手搂着司徒真真,大踏步地走了进来。三女都是一声娇呼,齐齐向他拥去。

    “你们有没有想我啊?”黄羽翔左搂右抱,在每个妻子的唇上都是轻吻一下,随即蹲在地上,凑耳在南宫楚楚的小腹上倾听片刻,道:“楚楚啊,怎得他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那是当然了!”张梦心已是接过话头,道,“起码要再过三个月,小宝宝才会在肚里大动干戈。到时候,楚楚可要受累了!”

    黄羽翔站起身来,轻抚一下南宫楚楚的俏脸,道:“楚楚,可要苦了你了!”

    南宫楚楚道:“比起能为黄家传下香火,楚楚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再说了,以后各个姐妹都要为大哥受同样的苦,楚楚只是先行一步而已。”

    说话之间,林绮思已是从后堂走了出来,见五人亲密的样子,不由地将樱唇一噘,道:“臭小子,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可不要光顾着儿女私情,别忘了我是你的上司,回来之后,总该先向我报告一下你的成果吧!”

    黄羽翔嘻嘻一笑,松开了搂着众女的胳膊,行到林绮思的身前,装模作样的行了个礼,道,“卑职黄羽翔,幸不辱命,已是将铁杉树找到,并运回了三百来株巨木!只是行程太远,交通不便,运输的队伍行进缓慢,因此卑职先回来向公主殿下报下信!”

    “臭小子,心中惦着这几个丫头就直说嘛!干嘛还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小心我一怒起来,将你抄家斩头,剩下满门的寡妇!”林绮思的神情也不知是吃醋,还是在生气。

    黄羽翔哈哈大笑,站起身来,凑到她的颈边,低声道:“你舍得吗?”浓重的口气全部吐在她柔软的面颊耳边上。

    林绮思只觉一阵心跳加快,连脸色也微微有些羞红,道:“我有什么舍不得的!臭小子,真该将你阉了,送进宫当太监,看你还怎么风流好色?”俏目流转,说不出的勾人心神。

    “咳咳咳!”单钰莹重重地咳嗽一下,打断了两人的打情节骂俏,道,“小贼,咱们回房去,我们有好些话同你说!”

    她虽是官宦出身,但却是从来都不摆架子,与其余诸女相处得颇是融洽。但林绮思便不同了,处处摆着公主的臭架子,惹得众人都是对她颇为不满,虽然不与她明着做对,但只要管着黄羽翔,便是最大的胜利。

    黄羽翔自是明白四女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纵使给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同时得罪了四女。不然的话,若是天天晚上吃闭门羹,要他这个好色风流之人又上哪去呢?

    无奈之下,正要随着四女回房,却听客栈之外有人大叫道:“什么人!还不止步,这里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听声音,应该是今日当班的锦衣卫陈三变。

    “老朽是来见黄羽翔黄少侠的,敢问他是否住在此处?”一个清朗苍老的声音在外面应答道。

    “咦,这声音好熟啊!”黄羽翔抓抓脑袋,自语道,“在哪里听过来着?”

    “黄统领?你找黄统领有什么事,我来转达就行了!”陈三变心知林绮思在客栈中,岂有不卖力干活的道理,说不定公主殿下一高兴,也能给自己加官进爵。

    “此事关系重大,老朽只能告诉黄少侠一个人!”来访之人甚是固执。

    “呀,他是朱常朱老伯!”南宫楚楚突然大叫道,道,“大哥,他是救我的朱老伯!”

    听她这么一说,黄羽翔立时醒悟过来,怪不得这声音这么熟,怎么都像是在哪里听过。他赶快走了出去,行到客栈外,果然被陈三变拦住的人正是一派道古仙风、清朗瘦癯的朱常。他忙向陈三变道:“这位老人家乃是我的长辈,可不是什么闲杂人等!”

    他向朱常微笑一下,道:“朱老伯,许久不见,你还好吧?来来来,快到里边坐,楚楚一直念着你对她的救命之恩,一直嚷着要报答你!”

    朱常也报以一笑,同他并行入内,道:“楚楚姑娘只不过偶染小疾,算不上什么救命之恩!倒是黄小兄救了老朽一家,真要说起来,还是老朽要报答黄小兄才是!”

    两人行到大堂内,南宫楚楚已是迎了上去,微微一福,道,“楚楚见过朱老伯!”

    朱常拿眼睛微微一扫南宫楚楚,突然对黄羽翔道:“哈哈,黄小兄,恭喜恭喜,快要做爹爹了!”虽然南宫楚楚的小腹隆起还不明显,但朱常仍是当世名医,光从“望”字上,便能看出个七七八八。

    林绮思却是神情一变,冷然哼道:“哼,臭小子竟然要当父亲了?想想他那个德性,哪里有当父亲的样子?”

    众女虽觉得她骂得颇是难听,但话中之意倒是极为有道理!若是让这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带孩子的话,恐怕教出来的也是一代色鬼。

    黄羽翔向她望去,道:“喂喂喂,我又哪里得罪你了!没事怎得又来找我麻烦!”

    林绮思朝南宫楚楚看了一眼,道:“哼,你在几个月前便已经得罪我了!”娇躯一转,已是向楼上走去。

    言下之下,似是对南宫楚楚怀孕之事颇为不满。这个刁横的公主对黄羽翔果然已经大生异样感情。

    朱常哈哈大笑,道:“黄小兄,看来你犯下不少桃花劫啊?”

    黄羽翔也笑了几声,转移话题道:“朱老伯不是要觅地隐居吗,怎得跑到这里来了?”

    “哦!”朱常在自己的头顶上一拍,道,“瞧我这个记性,差点儿将正事给忘了!黄小兄不是要江湖上的各位英雄好汉寻找郑家余孽吗?”

    “什么?”黄羽翔大为惊喜,道,“难道朱老伯知道他们的下落?”

    朱常点点头,道:“我原本带着宇明、玉兰到荆山隐居,谁知一个月前,突然有一伙人来到山中,老朽虽然老眼昏花,但也认得出其中几个人。郑冶剑在十五年前曾经找过老朽治伤,郑仕成在继任家主之时,老朽也参加了他的接任典礼,是以认得出这两个人。原来老朽还在奇怪为何郑家的人都跑到这里来了,后来家中食盐用完,老朽跑到山脚的镇中购买之时,恰好听说了黄小兄大败蒙古、高丽联兵的消息,这才知道事情的始末,便从家中赶出,向黄小兄来报个信!”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到却是全不费功夫!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多谢朱老伯不辞千里奔波,向晚辈告知这个消息!”转念一想,复道,“朱老伯从得到消息到出门而来,应该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吧!怎得现在才寻到此处,难道说是在路上发生了什么事?”

    朱常的老脸一红,道:“黄小兄,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朽的毛病,经常会迷路!若不是我一直走大路,恐怕再走上两个月,都不可能找到这里来!”说罢,自己倒是哈哈大笑起来。

    黄羽翔道:“那朱老伯干嘛不让宇明兄陪着来呢?您老人家都这么大的年纪了,报信之类的小事其实可以完全交给他!若是累着了您老,晚辈的罪可就大了!”

    “哼!”朱常冷哼一声,道,“这个畜牲到现在还不知道悔改,老是想着法子要出去!若不是老朽一力压着他,这个小畜牲又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歹事出来!”

    黄羽翔也是一叹,所谓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朱宇明已经过惯了锦衣玉食,受人追捧的生活,岂能甘心过着山间清苦的生活。他不愿再提让朱常伤心的话,当即拣些高兴的话题,与朱常聊了起来。

    单钰莹四女虽是因为朱常打断了她们与小别夫婿的相聚,对这个清癯的老者恨得牙痒痒得,但毕竟人家是来说正事的,也不好意思打扰他们,只得回得楼上的房中。临上楼时,一个个对着黄羽翔挤眉弄恨,示意他快些将朱常打发了。

    张梦心初试云雨,正是食髓知味,那临行一瞥中,更是满含风情,看得这小子差点儿不顾一切尾随而去。

    两人说了良久,黄羽翔便安排朱常住下,等过个一两天,略为休息一下,才转行荆山,扫除这颗潜在内部的毒瘤。待他回到房中,四女个个如狼似虎,也不顾尚是白天,当即与他胡天胡帝起来。

    她们四人养精蓄锐,又是久旷的怨女,自是个个武勇!而张梦心在二度交战中,便显示出了强大的实力,难缠程度已是超过了单钰莹与南宫楚楚,虽然与司徒真真还差得极远,但长此以往,终将是另一个强劲对手!

    黄羽翔这几天长途跋涉,虽然是由身下的小白出力,但毕竟身体疲倦,不若往昔。此番大战,虽然黄羽翔奋力将四女一一满足,但自己却是累得不成人形。

    云雨过后,四女都是说笑着对着梳妆台打扮起来。这几个小妮子十来天没事可干,终是彻底勾通,结成了后院联盟,同进同退,连巫山云雨也是不分彼此。

    单钰莹与张梦心虽是羞怯,大着胆子在床上*了一回,但事过之后,仍是面红耳赤。司徒真真最是放得开,不停地打趣着两女,四女说说笑笑,花了一个时辰的光景,这才算打扮完毕。

    见黄羽翔兀自卷着被子睡得正香,四女互看一眼,都是齐齐娇笑,纷纷向床上涌去,围在黄羽翔的周围,叫道:“夫君,起床了!”“大哥,要吃饭了!”

    黄羽翔颤巍巍地伸出右手,挣扎着欲待爬起,谁知五指箕指,却是半分力气也使不出来,只好躺在床上直喘粗气,道:“你们这几个小妖精,竟然把我的吸得这么干净,难不成,你们也要练什么采阳补阴功?”

    张梦心嘻嘻一笑,道:“各位姐妹,我听冬前辈说,大哥的内力乃是阴阳互补之学!我们女子若是常能受到他的滋养,必能打破后天束缚,臻入先天之境!而且,还能养颜补身,常驻青春!”

    “不是吧,这种话也能相信!冬天下这老秃驴也太狠了些,连这种话也说得出来,这岂不是要了自己的小命吗!对付眼前四人都已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后还要加上海若、雨情、林绮思,那真不知道要死成怎么样了!看心儿的表现,便知道与她同一血源的雨情肯定也是此道强手!林绮思更是不用提了,那又怎生是好?”

    黄羽翔不停地打着哆嗦,这个好色的男人终是头一次感觉到妻子太多,有时候也并不是件好事!

    单钰莹在黄羽翔背上一拍,道:“小贼,你怕什么!冬前辈说了,男人的元气只要休息三天便能恢复正常!而以你的体质,只需要一两天而已!放心吧,绝不会要了你的小命的!”

    黄羽翔哑着嗓子道:“你们这几个小妮子真是不知廉耻,连这种事情也敢问冬老头!”

    四女都是娇笑起来,司徒真真道:“我们哪有!我们只是写在纸头上,然后再偷偷夹到了冬前辈的医书里!等他回答了,我们再将纸条取回来!”

    单钰莹道:“小贼,虽然你现在这样我们都很心痛,但对你也有莫大的好处!这样的话,你就不能背着我们去采些野花了!”

    这几个女人与黄羽翔发生了肉体关系后,又是集体上阵,都将脸皮练得极厚,恐怕也不会逊色黄羽翔多少。这当儿一个个巧笑倩兮,丝毫没有羞怯之情。男女关系便是如此,任她在事前如此矜持,一旦捅破了那层纸之后,便会放开手脚,而且乐此不疲。

    黄羽翔无奈之极,将被子蒙在脸上,翁着声音道:“你们先出去吧,我要好好休息一下!”

    四女个个娇笑不止,勾肩搭背地纷纷向门外走去,留下黄羽翔这个可怜的男人一个人睡在了屋里。

    好在这“抱朴长生功”当真如冬天下所说,果然是神奇无比,黄羽翔只睡了一觉,便觉精神大爽,虽然没有余力晚上再接再励,但相信只要再休息一天,必能旧貌尽复!

    但这家伙一想到四女在床上如狼似虎的样子,不禁大皱眉头,想到:即使恢复如常,也不能告知四女,定要将主动权操于自己之手。将四女的联合阵营分而化之,将她们分别摆平,绝不能一次开这么长的战线!回想起临睡前四肢百脉尽皆无力的样子,止不住地一阵胆颤心惊!

    他们歇息了两天后,便决定赶赴荆山。黄羽翔原本打算耍耍威风,带着百来个锦衣,携着四个妻室、赵海若、刘恒师兄弟,将郑家余孽一举消灭,但林绮思推说在这里无聊,将造船之事安排妥当后,非要一同前往不可,不然的话,便不让黄羽翔借用她的手下。

    虽然自己这边个个都是高手,但人数却是曲指可数,要想将郑家一举擒获的话,恐怕不太容易。无奈之下,黄羽翔只得同意她的要求。四女都道他被林绮思盅惑,这才会改变主意,气恼之下,当天晚上又将黄羽翔狠狠地榨了一回。虽然第二天黄羽翔仍能行走,但踏足之间,却是轻飘飘地全无力道可言,当可知道四女的厉害于一斑了!

    从长沙到荆山不过八九百里的路途,凭着小白的脚程,最多三个时辰必能到达。但他们一行的人马实在太多,将速度缓下了不少。每天不过不前行两百来里,需要花上五天左右的时候,才能到达荆山。

    好在诸人都是走惯江湖之人,也没有把这几天的路程放在眼里。但长途跋涉,终究是身心俱疲,除了开头两日外,其余几天都是静静赶路,没有声音发出。

    只有赵海若这个妮子,便是一刻也不肯安份下来。自李梓新与赤莲香亲亲热热得即使在众人面前也不回避后,她似是良心大发,不再找两人的麻烦,而将主意打到了随行的锦衣卫身上。

    可怜这些锦衣卫虽然武功不低,但岂能与赵海若比肩,况且赵海若看似还是他们顶头上司黄统领的女人,又有何人敢同她作对!三数日下来,无不个个叫苦连天,向黄羽翔求救不已。

    黄羽翔虽然颇为同情,但他自己也被赵海若整得够呛,见她肯将注意力从自己的身上移开,自是求神拜佛还不及,哪有功夫去管他们的死活!

    这些锦衣卫平时仗着自己身为皇帝的亲兵,一个个趾高气扬,嚣张无比,如今遇到一个更狠的,方知恶人自有恶人磨,天道昭昭,果然报应不爽!

    一路伴着赵海若的娇笑,五天之后,终是赶到了荆州。

    汉朝的时候,全国划分为三十六州,这里因北有荆山而得名。东晋以後,有几个皇帝在这里建都,使这座城池成了历代王朝屯兵置府的重镇、兵家必争之地。此时天下初平,朱棣又严防各地藩王效仿他做乱称王,这里更是严兵把守。

    若不是他们取出锦衣卫的令牌,凭着他们这些人的打扮各异,恐怕怎都进不了城来!饶是如此,守城的兵卫还是将他们个个都细细盘查,直到抖出了林绮思公主的身份,这才恭恭敬敬请他们进到城内。

    行在城中宽广的青石路上,黄羽翔向林绮思微微一笑,道:“头一次发现,原来你这个公主倒还有几分用处!刚才看你那么威风,连我当想捞过附马当当!对了,你的姐妹中有没有比你漂亮些的、温柔些的、还没有嫁人的!”说到后来,自己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哼,”林绮思随着带路之人,当先进入了专为官家人设置的驿站,翻身下马,右手轻翻,打出一道劲气,正中黄羽翔身下座骑的前蹄上,痛得这头骏马一阵长嘶,将上杀直支了起来。

    黄羽翔从马上一跃而下,仰天看了一下,喃喃道:“郑家,嘿嘿,也该做个了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