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八章乱点鸳鸯
    张梦心无意识地轻哼一声,仿佛黑夜中一道明亮的闪电,顿时将黄羽翔的心神全部拉了回来!今夜是属于张梦心的夜晚,一定要给她留下最美丽的记忆,岂能让外面的那帮人给打搅了!

    黄羽翔终于又恢复了“雄风”,伏下身来,将张梦心温柔地团团包围起来。

    轻轻地呻吟声在小小的屋内回荡不止,可怜一代绝世佳人,终于陷身于虎狼之吻!

    “抱朴长生功”强大的能力终于完全展现出来,此晚黄羽翔当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扎扎实实地尽了一回丈夫的责任!将张梦心送上快乐的巅峰后,又同司徒真真这个媚骨天生之人战得天昏地暗,激烈无比,竟是将南宫楚楚也惊醒过来。

    黄羽翔奋起余勇,在摆平司徒真真后,又将单钰莹与南宫楚楚不分厚薄地“宠幸”一番,让四女都是飞上了云霄。

    只是……第二天清晨,这个家伙竟是连腰也直不起来!对付张、单、南宫三女,只不过花去了他三分的力气,但司徒真真久受他的精华滋润,体质愈来愈好,越发得经久耐战!若不是黄羽翔的“抱朴长生功”又有突破,恐怕便是单挑此女,也未见得有多大的胜算!

    值得一提的却是张梦心,虽然尚是处子之身,但表现的却是颇为狂野。仅管没花多少力气便将她击败,但她已显示出强大的潜力,直追司徒真真当年!

    东方渐白,几缕阳光已是不安份地钻到了屋内,偷窥着这难得一见的瑰丽场景。四女昨晚疯了一夜,都是晕晕沉沉地。被子在激情之中被踢得到处乱飞,现出了四女雪白晶莹的肌肤,沟壑起伏之间,端得是引人入胜!

    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一下,张梦心缓缓睁开了美丽的双眼。身体微微一动,立时感觉到了几分异样,整个人的神智顿时恢复过来,俏丽的脸上爬起了两片红晕。她轻轻扭转过头,向身边那夺走自己珍藏了十九年清白之身的男人看去。

    谁知头颈微转,却见那家伙正以手支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看个不停!张梦心的心中充满着甜蜜、喜悦、羞涩,被他这么注视着,只觉浑身又开始了一片浮荡,她低声道:“大哥,你好坏!把人家撩拨得那么不堪,要是心儿被楚楚她们笑话了,可都是你惹得!”

    她新瓜初破,倒是比另外三女先是醒转过来。

    黄羽翔原还在头痛又要多个床上悍将,但听到张梦心说得那么娇媚,顿时哈哈大笑,将心中的忧虑丢在一边,道:“昨天晚上你开心吗?是不是很舒服?”

    “呀!”张梦心大感羞涩,嗔道,“大哥,你怎么这么问!倒好像心儿很*一般!”

    “是啊,你就是我的小*!”若不是单钰莹三女都有睡醒过来的迹象,再加上天色却已不早,实是不能再战,黄羽翔必会被她一脸的娇羞妩媚之态所盅惑,不顾腰酸背痛,将这个妮子再度征服!

    “乖乖,这才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媚术!”比起于雅婷与林绮思的媚术来,张梦心纯以自身魅力再加上初为人妇的*构成的媚态显然更容易让男人的心动!黄羽翔拣起床边的衣物,道:“心儿,你身体不适,还是让夫君来伺候你穿衣吧!”

    张梦心大为窘迫,嗔恼道:“还不都是你害的!”媚眼流转,万千风情如同巨浪滔天,于清丽之中夹杂着荡人的妩媚,若是任雨情这个与同父异母的姐姐不在的话,确实没有一个女人能胜过她半分!

    好不容易才替她穿好衣物,黄羽翔自是不会规规矩矩、安份守己,一双怪手左捏一记、右捏一把,将张梦心惹得面红耳赤。好在这个妮子也是初尝情爱滋味,正是情浓之时,也任得他胡来。

    单钰莹三人昨天都被黄羽翔整得很惨,醒来的也比较晚,等到她们睁开双眼时,张梦心早已端坐在梳妆台前,细心打扮了几有半个时辰。

    “大哥,都是你!我这副样子,怎么能去见大家呢!”张梦心从铜镜中看着身后的黄羽翔,一脸的羞恼之色。

    单钰莹嘻嘻一笑,想到自己当初失身于黄羽翔时,也是同她一般的念头,都是想用脂粉来掩饰自己满脸的*。她笑道:“张妹妹,不要紧的,反正你爹爹已经把你交托给小贼了!这件事情只是迟早而已!”

    张梦心对着铜镜左看右看,将脸埋在了臂窝中,道:“大哥,我今天留在这里不出去好吗?”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丑媳妇也难免要见公婆,更何况我美丽无比的心儿呢!你叫大家看看,现在的你是不是比平时更加漂亮了!”

    红润的脸蛋上平添了三分春意,于清纯之中带着几分妩媚之色,整个人比起往常来,愈发得容光焕发,更为美丽动人了!

    单钰莹三人看得都是呆了,好半响司徒真真才道:“张姐姐,你可真是漂亮!”幽幽一叹,道,“以后夫君肯定不会再理我们了!”

    黄羽翔走到床边,将她赤裸雪白的娇躯搂到怀中,伸出大拇指在她俏挺的鼻子上摁了一下,道:“放心吧,真真!夫君对你们肯定是不分彼此、一视同仁的!再说了,你们看我像朝三暮四、以貌取人的好色小子吗?”

    床上的三女、椅上的张梦心,四女互看一眼,齐齐娇笑起来,道:“当然,你就是好色成性、下流无比的臭小子!”

    五人都是大笑起来,张梦心原本的尴尬之情顿时消却了不少,终是肯出来与大家见面。

    才行到大堂吃早饭,便碰上了刘恒。

    “刘师兄……”张梦心才鼓起的勇气在看到这个从小与她一起生活的玩伴时,立告消失,将秀颈垂下,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刘恒就算原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当儿便是猜也猜得出来了,他先是朝张梦心看上一眼,随即正容对黄羽翔道:“黄兄,师妹就给你了!你一定要好生照顾于她!”

    黄羽翔点点头,张梦心却是抬头道:“刘师兄,大哥对我一直很好,他绝不会辜负我的!”

    刘恒点点头,容色终是缓了下来,笑道:“黄兄,我就等着做这个伯伯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将张梦心搂到怀中,道:“小弟一定鞠躬尽瘁,誓死不顾,夜夜笙歌,死而后已!”

    四女都是大羞,齐是向他拳打脚踢,嗔道:“胡说八道!”

    此时的气氛自是融洽无比,六人吃到一半的时候,赵海若也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笑嘻嘻地走到桌边就喝起了粥来。

    “海若,你昨天晚上在外边都折腾些什么啊?”张梦心那时意乱情迷,便是天塌下来也不知道,但司徒真真却是心有余悸,这小丫头差点儿害得她没了欺盼已久的幸福之夜!

    大大的眼珠子骨溜溜地一转,赵海若往嘴里送菜的速度丝毫不减,嘴里却是清晰无比地道:“昨天……昨天……隔得时间太久了,人家想不起来了!”

    黄羽翔笑道:“那你去李师弟的房间干嘛了?”

    赵海若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道:“嘻嘻,我替他做红娘啊!格格,我跑到赤莲香姐姐的屋子,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点了她的穴道,再将她的衣物脱光……”这妮子见到女的就喊姐姐,嘴巴极甜,也难怪她那么受宠。

    “衣物脱光?”黄羽翔已隐隐有几分了解,无力地道,“然后呢?”

    赵海若向他怒瞪一眼,道:“要不是你老打岔,我早已说到然后了,哼!后来我就将她从小不点的窗子中扔了进去,呵呵,心姐姐,人家做了这么件大好事,你要怎么奖励我?”

    “奖励你?”张梦心摇头苦笑道,“海若,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等于毁了赤莲香姑娘的一生!若是她不喜欢李师弟的话,那你叫她如何再嫁给何人!”

    “她是我的妻子,自然不会再嫁给别人!”冷冷的声音传来,李梓新已是走进了客堂,身边还跟着赤莲香。这妮子一张俏脸已是涨得通红,低着个头只顾看着脚下。

    黄羽翔眼睛一瞥,已是看到李梓新的右手正牵着赤莲香,若不是这样的话,恐怕这妮子早就逃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他暗暗好笑,道:“赤莲香姑娘,地上又没有元宝干嘛,你老盯着地看干嘛!”

    赤莲香更是窘迫,但始终没有抬起来向他看上一眼。李梓新却是向他瞪了一眼,一双眼睛冷酷之极,道:“她是我的妻子,不许你欺负她!不然的话,纵是你是师父的女婿,我也不会饶你!”

    张梦心初为人妇,已是隐隐猜到两人会在此处同时出现,又双手互牵,关系可能已经进一步升级,可能赤莲香昨晚被扔到李梓新的房中后,压根儿就没有离开过!她走到赤莲香的身边,拉着她另一只手,道:“赤莲香姑娘,你跟我坐在一起,我有话同你说!”

    刚将赤莲香拉过几分,却觉手上一紧,再也不能前进分毫。她转过头来,却见李梓新拉着赤莲香的手,竟是不肯松开。

    “她是我的妻子,只会坐在我的身边!”李梓新冷冷地道,用力一拉,已是将赤莲香从张梦心的手中扯脱出来。两人并排坐下,双手仍是握在一起。

    这李梓新还真是霸道,要么冷酷无比,可一旦动起情来,竟是不顾世俗,比黄羽翔还要胆大,一点也不将周围之人放在眼里!

    张梦心回到黄羽翔的身边坐下,道:“大哥,他们两个怎么发展得这么快!昨天我见李师弟对这个蒙古女子颇有感觉,曾想找个机会与他们好好谈谈,毕竟他们一个是汉人,一个是蒙古人,听你说赤莲香姑娘还是蒙古的公主,他们想要结合的话,可能颇有周折!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现在便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恐怕赵海若将赤莲香丢到李梓新的房中后,两人顿如干柴烈火,一发而不可收拾!黄羽翔的脑中满着不堪的念头,嘻嘻笑道:“这不是挺好的吗?龙皓天杀了温兄和秦兄,正好拿他的这个未婚妻来抵偿!”

    “什么?她是龙皓天的未婚妻?”张梦心的眉头蹙得更紧,道,“这下更是麻烦了!恐怕李师弟的这场姻缘要有很多的磨难了!”

    “嗯!”黄羽翔点点头,道,“那有什么,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的话,管他什么民族分别!”

    张梦心摇摇头,道:“若是他们真个成了亲,那你说,他们是帮我们汉人,还是帮蒙古人?”

    “那自然是帮我们汉人了!”黄羽翔想也不想,立刻回答道。

    “那赤莲香姑娘呢?虽说出嫁从夫,但她终究是蒙古人!若是她看着李师弟杀害她族人的话,你又叫她如何自处!”张梦心看着此时亲密无比的两人,语气却是无比沉重。

    黄羽翔轻轻一叹,道:“若是真个如此的话,那只好让他们两不相帮了!要找到抗击蒙古人的勇士很多,但要找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可就不太容易了!”

    “矮冬瓜,你可不要得寸进尺,我已经很忍着你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我已经说过我不喜欢吃肥肉,为什么你非要我吃不可!”赤莲香大发娇嗔,右手中的筷子已快要点到李梓新的鼻子上了。

    尽管有根筷子在眼前乱晃不已,但李梓新却是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道:“你太瘦了,就是因为太挑食了!我可不许你这么任性!”

    赤莲香将手中的筷子猛地往桌上一拍,道:“谁要你管来着!本小姐就是喜欢瘦,碍你什么事了!你要不喜欢的话,大可以不要我呀!我又没有逼着你娶我!”

    李梓新也不说话,只是拿一双冷冷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赤莲香。赤莲香又哪肯示弱,立即将拿一双水灵灵地大眼反瞪回去,两人便如斗鸡一般的耗上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我们吃饭,我们吃饭!”

    赵海若双手连拍,早已笑得前翻后仰,道:“心姐姐,怎么样,幸亏我昨天把赤莲香姐姐扔进去吧!好笑死了,小不点也有今天啊,格格格!”

    半晌之后,赤莲香终是败下阵来,将眼睛偏开,嘟着嘴道:“吃就吃嘛,干嘛这么瞪着人家!”皱着眉,小心翼翼地挟了一小块肥肉,轻轻地放进嘴里。

    李梓新目光转暖,柔声道:“吃下去!”

    赤莲香顿时将一张俏脸挤成了一团,愁眉苦脸地慢慢嚼了起来,好半晌才将那丁点肥肉咽了下去,双眼却是水光隐现,竟似要哭出来了。

    李梓新突然转过头去,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道:“不要哭,李家人的只流血不流泪!”

    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上这一招,单钰莹诸女都是俏脸羞红,只司徒真真满脸的羡慕之色,道:“夫君,李师弟真得好帅啊!”赵海若却是跳了过来,在黄羽翔的唇上轻吻一记,道:“嘻嘻,好久没有玩这个游戏了!”双手捧着俏脸,一副神情荡漾的样子。

    见这个妮子也不分场合,居然在这里胡闹起来,黄羽翔忙起身将她拉了出来,道:“小丫头,这件事情可不能大家面前做?”

    “喂,我还没有吃完呢?”赵海若无比心痛地看着自己碗里的半碗剩粥,无奈地被黄羽翔拖到了屋外,“为什么不能在大家面前做?那小不点呢,他又为什么可以呢?”

    说话之间,刘恒、单钰莹诸女也跑了出来。黄羽翔笑笑道:“这件事情是很羞人的,你看,大家都跑出来了!”

    赵海若的眼睛一眨一眨,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

    张梦心轻轻一笑,脸上微微泛着红晕,道:“这里就让给他们两个人吧!大哥,你同我去见爹爹,发生了这么多事,总该向他老人家说个清楚!”

    原本对张华庭是无比的尊崇,但自从得知任雨情的身世后,黄羽翔不禁大起志同道合之感,觉得张华庭颇是我道中人,闻言笑道:“好啊,我确实有事和岳父大人说!”说到岳父两个字的时候,他的语声极是特别,已是将任雨情的那份也算进去了。

    单钰莹牵着司徒真真与南宫楚楚,道:“那好吧,我们便在屋里等你们!”昨晚与黄羽翔一番胡闹之后,终是将荷包蛋一事丢到了一边。她与张梦心一个鼻孔出气,此番恢复正常,又不知在算计什么。

    张梦心领着黄羽翔上楼,一直行到张华庭的房门前。她正想敲门,却听张华庭的声音已是传来:“心儿,让羽翔进来!你先下去吧!”

    张梦心一怔,道:“是!”将房门打开,待黄羽翔进去之后,复将房门关上。

    张华庭端坐椅中,极强的气势将他团团围住,但黄羽翔却是明显感觉到他的功力仿佛亏损了很多。

    帅挺的脸上现出一丝笑容,张华庭道:“心儿,你还不下去!”

    张梦心走下楼梯之后,复又偷偷地掩到了门口。她的先天真气已成,动作当真是轻盈之极,纵是换作是刘恒、李梓新两人,也不一定能发现了她。但黄、张两人的神识都是敏锐之极,岂有不知之理!

    她只得负气地哼了一声,重重地踩着楼梯,终是没有再掩上来。

    张华庭站起身来,负手背后,道:“你想问什么,说吧!”

    黄羽翔恭恭敬敬地拜倒,道:“岳父大人,我是向你提亲来的!”

    张华庭微微一笑,道:“我已经等了好些天了,你终于还是开了口啊!”

    “不但是心儿,我想请岳父将雨情也许配给我!”黄羽翔此时颇像张牙舞爪的地主,正压迫着无钱偿还地租的佃户用自己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来抵债。

    “雨情?”张华庭的脸上显出奇怪的表情,道,“我亏欠雨情的太多!当年我并不知道雅心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她不告而别后,我寻了她两年,终是没有找到她的下落。后来我娶了心儿母亲之后,雅心突然找到了我,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每年能够见到她一回。可惜的是,我却是一直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女儿!”

    他知道任雨情定已将往事说给了黄羽翔知道,言语之间一点也没有隐瞒,复道:“半年前我遇到了雨情,凭着直觉,我一眼就看出她是雅婷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后来遇上雅心之后,她终是向我说明了一切!我已经有二十一年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于是,我便将我三成的内力转注到了雨情的身上,算是略略补偿了她一些!”

    黄羽翔终是知道为什么任雨情能够在短时间内修成真阳诀,原来她得到了张华庭纯厚无匹的三成内力,怪不得功力精进若斯!只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别人的内力还可以化为他人的功力,张华庭作为一代宗师。不但武功超凡入圣,对武学的认知更是远超古人,方能完成此项奇迹。张华庭此时仍是功力大亏,显是还没有恢复元气。

    只是他却不知,龙皓天之所以内力如此深厚,也是受到摩珂罗类似的功力转注,三大宗师果然不负其并列的美名!

    张华庭轻轻一叹,道:“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说,我只有亏欠雨情的,实在不能勉强她什么!她要是也像心儿这般喜欢你,我也没有什么异议,若是她想同她母亲一般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想不到堂堂一代宗师,居然也有办不到的事情!不过黄羽翔倒是没有想过要张华庭帮忙的念头,这原是他的私事,自然要自己来解决。他微微一笑,道:“只要岳父不反对就行了!另外,还有……”

    “海若吗?”张华庭笑道,“你这个臭小子,骗了我两个女儿不算,竟然连海若也不过放过!她的婚事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们的第一个孩子要姓赵,传下赵家的香火!”

    “是!”黄羽翔忙恭敬应是,他看重的是赵海若,至于以后孩子的姓氏,呵呵,大不了多生几个嘛!

    张华庭点点头,道:“起来吧!”他坐回椅上,道,“你有什么打算?”

    黄羽翔站起身来,道:“扶桑人在海上骚扰我朝沿海城镇,若是不早将他们诛除,日后对阵异族联兵时,难免顾此失彼!况且,这些倭寇心狠手辣,多拖一日,便是让黎民多受一天的苦难!小婿打算今日便去巫山,运回铁杉木,制造战船,抗击倭寇!”

    张华庭道:“你既然有这份心,我便可以放心地将心儿她们交托给你了!年底蒙古、高丽两军联合扣关,摩珂罗与金焕成必然会坐镇军中,我也免不了与他们再战一回!今日之后,我便要回转听风阁,将损耗的内力修炼回来,暂时就不能帮你什么忙了!至于成败如何,那就一切都看天意了!”他对自己的胜败竟是一点也不挂怀,语气之中之中只有与强敌一战的渴望,实是豪气干云!

    黄羽翔心中也是豪情大生、热血激昂,轰轰烈烈地只求一战!好半晌之后才道:“岳父,可否将千年玄玉取一些给小婿?”见张华庭的目光投来,便将于雅婷受伤一事源源本本地说了一遍。

    张华庭轻笑一下,道:“好你个风流小子,竟是惹下了如此多的情债!”拉开桌上的一张抽屉,从其中取出一个约摸巴掌大的玉盒,甩手扔到黄羽翔的手中,道,“若是用不完的话,你就留着吧,不用还给我了!”

    摆摆手,张华庭又道:“同心儿她们告别一下吧!大敌在前,儿女私情便先放在一边,一切以国事为重!你去吧!”

    黄羽翔点点头,退出了房门。

    张华庭轻笑一下,喃喃道:“这小伙子虽然风流,但那股契而不舍的劲头却是与我当年很像!可惜我因为一直没有找到问剑心阁,才让雅心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希望这个小子不会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