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七章欢喜冤家
    凝重的杀气有若实质,一波波捍动着赤莲香的心神,让这个刁蛮的蒙古姑娘大感心慌,仿佛被什么重物压着,竟是连动一根手指也是不能!她的修为比之李梓新也没有差上多少,但若论杀伐之气,这李梓新足以与陈天劫比肩,以赤莲香心性修为岂能不受影响!

    李梓新身形忽动,向赤莲香扑了过去。腰中之剑虽然还未拔出,但以他在剑法上的造诣,此一剑出,必然快如惊虹,远不是赤莲香所能抵挡!

    赤莲香也不知是被他的杀气所慑,还是压根儿没有想到李梓新竟会杀自己,竟是一下子懵了,连躲闪的意思也没有。

    黄羽翔大惊,猛然长身而走,身形纵扑如飞,向李梓新扑了过去。“锵”地一声,傲天剑已然出鞘,明丽的剑光直击李梓新。

    李梓新虽然内力修为还及不上他,但他在剑招之上的造诣却是犹胜赵海若,黄羽翔在这一剑之上已然使出了“浩然一剑”的剑意,以力大来抵消他招式之上的欠缺。

    李梓新与赤莲香离得太近,虽然黄羽翔扑出得极快,但还是李梓新先扑到赤莲香的身边。

    两手伸展如翼,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李梓新已是将赤莲香抱住。他再欺上一步,双手使力,赤莲香在他的力道之下,已是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腰,在她的一脸惊愕之中,李梓新已然吻住了她的红唇!

    “糟糕!”黄羽翔绝想不到李梓新打得竟是这个主意,但他发剑之际已是用上了全力,此时已是没有余力再将剑意煞住。还好他从与德川五犬的一战中得到了启发,对“浩然一剑”的控制已是大为改善。猛地在空中一个大翻身,右手顺势一荡,身形已是偏向了李梓新身旁的柱子上。

    “海若!”情急之下,黄羽翔也来不及说得清楚,只叫了一声赵海若,希望这个丫头明白自己的意思。

    赵海若也是急跃而起,身形已是拦在了黄羽翔的身前,寒光流转中,手中的袖剑已出,点在了傲天剑的剑身上。

    “轰”,一声巨响,黄、赵两人纷纷弹开,各自在空中折了几个跟斗,终是将这股大力消去。只是赵海若生受黄羽翔“浩然一剑”的莫大威力,落地之后兀自连退七步,直到撞上背后的墙壁上,这才煞住了身形。

    单钰莹神情不振,其余诸人功力又差得太多,能让自己避免将这幢屋子毁了的人,除了楼上的张华庭外,也只有底下的赵海若了!果然赵海若没有领会错他的意思,将他生生挡住了。

    “叮”地一声,赵海若手中的袖剑突然断为两截,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虽然没有与傲天剑直面交锋,但在“浩然一剑”的催发下,傲天剑的煞气更重,竟是在两剑以钝互碰的情况下,将赵海若的袖剑生生震断!

    他们两人虽然闹出了偌大的声音,但另外两人却是半分也没有查觉。李梓新虽然内力不算顶尖之流,但这闭气功却是让黄羽翔都叹为观止,在众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两人将热吻进行到底。

    终于,李梓新还是抬起了头来,向已是面红如赤的赤莲香扫上一眼,目光中泛过一丝淡淡的温柔,冷冷地道:“我是不是男人,你现在知道了吧!”

    赤莲香已是软倒在了椅中,两眼无神地望着屋顶,估计李梓新说的话她一句都没有听到。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想不到李梓新竟会用这种方法来证明的性别!黄羽翔搔搔头,想道:“若是赤莲香还要嘴硬,不肯承认他是男人的话,岂不是两人要闹到床上去了!等生出小孩来,这妮子才会相信吧!”

    正胡思乱想间,只觉背心上猛地被人捶了一拳,回过头来,却见赵海若正一脸怒气,对他怒目而视。

    “小丫头,怎么了?这么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敢个不开眼的家伙又惹你了!”

    “臭小子,我好心帮你,你却将我的袖剑都削断了!你却连道歉也不说一声,哼,你要怎么陪我!”赵海若将手中的断剑“叮”地一声扔到了地上。

    咦,闹了半天,这个不开眼的家伙怎得竟是自己?黄羽翔暗暗呼糟,想道:怎得这傲天剑竟是如此锋利,小丫头的袖剑也太不牢靠了点,怎得一碰就坏!以前因自己耍计,让她被单钰莹打上一掌,兀自给她整了个半死!如今更是将她的袖剑毁去,这又怎生是好?

    干笑一笑,黄羽翔道:“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才对!你那把剑质量太差,幸亏被我这时候削断了!若是遇上敌人才断的话,岂不是更糟!”总而言之,不能留下让这个妮子怀恨自己的把柄。

    虽然颇为关心李梓新,大大为他的举动所惊,但张梦心的心神还是全在黄羽翔的身上,忙起身道:“大哥,这下你可闯了大祸了!据说这把剑乃是海若祖上传下来的,海若平时将它珍逾性命,唉,大哥,我也帮不了你了!除非……”

    “除非什么?”黄、赵两人齐声问道。

    张梦心微微一笑,绝美的笑容让黄羽翔知道天色国色到底是什么意思!于雅婷与林绮思的媚态虽然让他*大生,但终究是赤裸裸的本能需求,不若张梦心、单钰莹等,让他从心中生出爱怜之意。

    “除非大哥娶了海若啊!那样的话,大家都是一家人,也不用赔来赔去了!嘻嘻!”

    “我才不要呢!”赵海若将小嘴嘟了起来,道,“臭小子老想欺负我,若是嫁给了他,岂不是惨死了!”一脸凄惨的样子,好似已经嫁给了黄羽翔,正在向闺中密友诉苦。

    黄羽翔苦笑一下,将张梦心搂到怀中,道:“到底是谁欺负谁?我才怕你隔三差五地整我,又煮什么吓人的荷包蛋!”

    说到荷包蛋的时候,张梦心的娇躯猛地出现了一阵明显的颤抖,显然也回想起了赵海若那道让人反胃的菜来。

    赵海若俏脸羞红,道:“我、我真得没有你说得那么好了!”

    一遇到尴尬之事,这妮子就用这句话来化解,还真是拿她没辙!黄羽翔终是不与她辩解,道:“好了,我以后定然赔你一把比这还好的袖剑!”

    赵海若拿眼睛向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双手一摊,道:“就你这个穷样还能赔我的剑吗?唉,我还真是倒霉!”转过身体,轻叹一下,道,“好在我在魔教的那些天没有白待,人家送了好多东西,光是袖剑就有三四把!懒得要你赔了!不过——”她猛地转过身体,道,“以后我要找你玩得时候,你可千万不能打马虎眼!”

    怪不得这妮子离开魔教的时候大包小包地装了许多东西,原来在魔教收获最大的,就是这个妮子啊!不过旁人送她礼物之言,恐怕不足为信,依着她性子,这些东西可能还是勒索来得可能性较大!

    黄羽翔自是不会同她一般见识,这小妮子的杀伤力太大,实是不能与她过多纠缠。将眼睛移到李梓新两人的身上,却见赤莲香兀自迷迷糊糊的,倒在椅上一动不动。

    刘恒这时才道:“师弟,你怎可以如此做呢!你这不是等于毁了她的清白,让她日后如何见人!”

    李梓新冰冷的神情一点变化也没有,道:“大不了我娶她就是了!”

    刘恒一愣,道:“话不能这么说!若是她喜欢你怎么办,你硬要娶她的话,岂不是等于强抢妇女了!”

    黄羽翔回过头来,对张梦心道:“心儿,你的这位小师弟才十七岁吧!厉害,厉害,怎么看这个蒙古妮子也有二十岁了,想不到李兄弟竟然喜欢年长型的!这个喜好也蛮特别的!岳父不愧是一代宗师,教出来的徒弟这么有性格!”

    张梦心大发娇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李师弟个性虽冷,但这种男人要么不爱,若是爱上一个人的话,必然誓死不改,一生一世再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嗯——心儿好羡慕啊,为什么碰不到像他这种好男人啊!”拿眼睛瞥了一下黄羽翔,嘴角止不住的笑意。

    “好了!算我怕了你!”黄羽翔在她的腰间紧了下,这个绝美女人使起娇来,真不知道天底下有哪个男人能够匹敌得住!他心中痒痒了半天,才道,“心儿,你想有个姐姐吗?”

    张梦心一怔,随即幽幽道:“难道又被你骗到了一个姐妹,该不会是任姐姐吧?你这个死人头,任姐姐一心修行,你却是连她也不放过!真是作孽,早知道我们姐妹几个就怎都不放你去昆仑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吃醋了?不过,我问你想不想有个姐姐,可是亲姐姐哦!”

    张梦心这次倒真是怔住了,司徒真真却是探过头来,道:“夫君、张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啊?”

    “没有什么!”黄羽翔腾出一只手来,将司徒真真也搂到了怀里,道,“看戏,看戏!”

    赤莲香终是悠悠回过神来,入目的却是一张英俊无俦的面容,她的芳心顿时一阵乱跳,猛然之间却是记起了刚才发生的事,立即弹身而起,双脚急跳,怒道:“你、你、你怎么能这样呢?你、你、你是个大色狼!你、你、你是个大魔鬼!矮冬瓜、臭冬瓜,就是烂掉也没人要吃的乌龟西瓜!呜,我要杀了你!”

    黄羽翔微微一笑,心道:怎得女人的反应都是一样,刚才林绮思说得话同她差不多。不过同样身为公主,林绮思可要霸气多了,不但要杀他,还要灭他九族,呵呵!

    李梓新一声不吭,只是将一双眼睛直瞪着她,直到她不同自主地将嘴巴闭上,停止了抱怨,才道:“你想嫁给我吗?”

    “天哪!”黄羽翔以手加额,叹道,“心儿,你的这位师弟还真是自大!才见过两次,竟然要人家女孩子亲口说出要嫁给他的话,还真是狂妄无知到家了!女孩子可是要哄得,他怎得这么霸道呢!唉,心儿,你还是去准备一副棺材吧,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人命!”

    “胡说八道!”张梦心向他白了一眼,不过自己也是眉头紧蹙,道,“李师弟也太不顾别人的的感受了!纵使赤莲香姑娘喜欢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叫她又如何开得了这个口!”

    “我、我想嫁给你!”赤莲香虽然羞红着,但眼神中散发的却是无比快乐的喜气。

    大晕其头!黄羽翔与刘恒都快要摔倒在地了,一脸的不信之色,黄羽翔转头对张梦心道:“心儿,刚才——”

    “嗯!”张梦心用力地点点头,道,“她说了!”她的俏脸上满是欢喜之色,显是也在为李梓新高兴。虽然不知道两人最后能不能走在一起,但李师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可真是件大喜事。

    黄羽翔这个情场浪子可真是被两人的反应惊呆了!再怎么说,他们两人也才见过两次面而已,而且头一次还是在生死对敌之际!难道说,这就是一见钟情?

    无法描述被这双眼神瞪住的感觉!虽然早被许给心仪已久的师兄龙皓天,这个草原的天之骄子,但两人的接触,一直是基于师兄和师妹之间。龙皓天从来就没有用这种奇怪的目光盯住过自己,这种让自己的心变得很浮躁,像是踏在了云层中,毫无着力的地方。

    直觉地,希望被道目光永远这么凝视着,就这么一直到天荒地老。模模糊糊间,也忘了这双眼睛的主人是谁,只是心中有个声音在说:我要一直拥有这道目光!

    赤莲香直到说出了这句话来,才慢慢回醒过来,顿时又羞又急,嗔道:“矮冬瓜,你使了什么法术,竟然让我……矮冬瓜,想要让我嫁给你?呸,一万年也休想!除非你能长得比我高!”

    想要比她长得还高,恐怕一亿年也没有希望了。李梓新只将一双眼睛在她的身上游动不止,道:“反正你刚才已经答应嫁给我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李梓新的女人,这一生一世我都会照顾你的!”

    以他乳臭未干的样子说出“我的女人”之类的话,真是让人颇为好笑!黄羽翔笑道:“真是真人不露相,这家伙皮这么厚,简直与我有得拼!”这岂不是在说自己也是皮厚无比!想到这句话大有语病,他忙止口不言,但身边的两女已是满脸的笑容。

    没见过这么自大的男人,赤莲香气得大声哼了一声,转过脸去,不再看他。

    适正此时,南宫楚楚与小绿终是将晚餐准备妥当,将盘子一一搬了上来。刘恒忙道:“大家快吃饭吧!”

    待到将盘子全部放好,司徒真真突然将自己的位子空了出来,道:“楚楚你坐在这里!”

    南宫楚楚走了过来,双手按在司徒真真的肩上,道:“还是你坐在大哥身边吧!”

    司徒真真嘻嘻一笑,道:“楚楚,该不会那件事也要我对夫君说吧!”

    南宫楚楚微一犹豫,便坐在了司徒真真原先的位子上。

    黄羽翔一愣,道:“楚楚,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两个女人什么时候凑到了一起,莫不是因为美丽不及张梦心、亲厚不比单钰莹,是以两两联合,向他争宠来了!

    南宫楚楚俏脸微微一红,方道:“等一下再说!”

    见她搞得神神秘秘的,黄羽翔微一耸肩,伸手挟了筷菜,放到嘴里一阵大嚼,赞道:“味道真是不错!小绿,你的手艺还真是好!”心中打下主意,这小绿姑娘即使不娶为妻,也要让她一辈子留在黄家,此等厨房人才,岂能拱手他人!

    待到众人都开始动筷,南宫楚楚才凑到黄羽翔耳边,轻声道:“大哥,我、我有了!”

    黄羽翔先是一愣,问道:“你有什么了?”随即立时恍悟过来,喜道,“真的,你真得有孩子了?哈哈哈,我要当爹爹了!”于雅婷虽说必然会怀孕,但毕竟只是说说,但南宫楚楚却绝对不会骗他!只是兴奋之下,声音太过大声,纵使南宫楚楚在旁边一直在拉他的袖子,他仍是毫无所觉,整张桌子上的人都已是听得清清楚楚!

    刘恒立即向黄羽翔道:“恭喜黄兄,贺喜黄兄!哈哈哈,今夜定要一醉方休!”

    李梓新也向他扫过一眼,道:“恭喜!”说出两个字后,便再无下文,仍是将双眼放在赤莲香的身上。那赤莲香虽然口里骂得极凶,但眼睛也不时地向他回望过去。待到两道目光相触之后,便再也分不开了!

    南宫楚楚大羞,将俏脸低下,任旁边的司徒真真如何劝说,就是不肯将俏脸抬了起来。

    这顿饭吃得自是极为高兴融洽,只有赵海若不时地拿眼睛在李梓新与赤莲香的身上瞄来瞄去,一脸怪怪的表情,只是其他人都说得开心,浑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

    各自回房后,遵照旧约,黄羽翔与他的四个娇妻自是睡到了一张床上。一来分别许久,都是想念着对方;二来也确实有很多话要说,五人一直聊到了半夜,南宫楚楚因为有了身孕,首先支撑不住,已是沉沉睡去;司徒真真与单钰莹也是睡眼蒙胧,看来也支撑不了多久。

    黄羽翔的大手抚到了张梦心的丰胸上,喘着粗气道:“心儿,你什么时候也给我生个孩子啊?”

    张梦心白了他一眼,道:“我们又没有那个,怎么可能有孩子呢!哎呀,你这个大色鬼,原来又不动好脑筋!”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心儿,你想不想有个亲生姐姐?”

    张梦心将小嘴一嘟,道:“这种事情又不是想想就能有的!娘已经死了好些年了,怎么都没有机会了!再说了,即使娘亲不死,我也只会多几个妹妹和弟弟啊!”

    凑到张梦心的耳边,黄羽翔咬着她的耳垂,轻声道:“雨情是你的异母姐姐,她的娘亲便是魏前辈!”

    本来被黄羽翔在耳垂轻咬,已是激起了前所未有的激情,再加上被这个惊人消息的刺激,张梦心仿佛全身都被点燃了,颤声道:“大哥,你是不是在骗我啊,任姐姐怎么可能是爹爹的女儿呢!”不过想到对任雨情那种莫名的亲热感,却也只有两人是亲生姐妹才能解释得通。

    “是真的!”已然明显感觉到身边的这绝世美人已然情动,手底下的酥胸已是不断涨大,黄羽翔的另一只手也加入了战团,从底下开始进攻,“心儿,把一切都交给我!”

    张梦心已经完全融化成了一汪蜜水,娇哼着道:“你这个笨蛋,心儿早就将一切都交给在你,你这个榆木脑袋却是不懂得怜爱人家!”

    受到两人*的影响,单钰莹与司徒真真都是面红耳赤,单钰莹脸嫩,将薄被挡在了自己的脸上,不敢看两人的举动,不敢听两人浓重的呼吸声。

    司徒真真却道:“夫君,真真也要!真真也要夫君的宠幸,真真也要为夫君生个孩子!”话声未必,一双灵巧的纤手已经开始替黄羽翔宽衣解带了!

    幸好将单钰莹已经吃定,不然的话,这当儿她又要为保护自己婚前的贞操而将他的好事打断!黄羽翔的手也不闲着,没有三两下的功夫,已是将张梦心的衣物褪尽。

    烛火轻摇之下,张梦心雪白如凝脂的肌肤上泛起了一阵绯红之色,这个美丽的女人尚还保留着三分神智,卷过身边的薄被,将自己圈了起来,道:“大哥,心儿怕羞!到心儿房中去好吗?”

    若是依了她的话,恐怕会影起其余两女的不满。自己的几个妻子都是大小姐出身,个个都是脾气高傲,可不能助长她们的威风!黄羽翔道:“怕什么?以后,我们都睡在一张床上,不分彼此!”

    灵巧的双手抚上了她动人的娇躯,轻颤的*让他也感觉到了张梦心的欲望,此时此际,还有哪个男人还忍耐得住!

    张梦心轻哼一声,清澈的双眼之中已是一片蒙胧,樱红的小嘴不断地一张一合,脸上的红潮一直延伸到了耳迹。

    “大哥,我好难受!大哥,抱着我!抱着我!”尚是处子之身的她,对体内燃烧着的这把*没有一点认知,只是本能地需要黄羽翔有力的臂膀将自己搂紧。这当儿,终是将害羞怕躁丢到了九霄云外!

    黄羽翔转头在司徒真真的唇上轻啄一下,道:“真真,你先忍忍,今天晚上,我一定会让你也添个宝宝!”掀开裹在张梦心身上的薄被,因是心中激动,用力太过,竟是连覆在单钰莹身上的那一角也掀了起来。

    “呀!”单美人俏脸羞红,如同春花初绽一般,原来纵是在被中,也被房中淫靡的气息所染,情不自禁地燃起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心道:“明日又要远赴巫山,也不知要几日方能赶回,错过了今天,就知道又要拖到什么时候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大战三百回合!”伸手轻抚一下张梦心的秀发,他柔声道:“心儿,我来了!”

    “嗵!”一声巨响传来,司徒真真兀自神智不清,道,“夫君,你怎么用这么大的力气,想害死张姐姐啊!”

    黄羽翔的身体可是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回过头对她道:“小笨蛋,那是外面传来的!好像是李梓新的房间!”

    只听李梓新沉哼一声,道:“又是你在捣鬼吗?”

    娇娇俏俏的声音传来:“小不点,今天我给你做红娘,嘿嘿,可别忘了感谢我!”会说这句话的,不是赵海若又有何人?

    一连串的娇笑声中,赵海若声音渐消,也不知道又野到什么地方去玩了。这妮子没有明显的昼夜之分,兴之所致,便是大半夜也会放放鞭炮,将其他人吵醒。

    “夫君,要不要出去看看?”司徒真真轻声道。

    若是现在出去的话,那么前面所做的功夫便算尽数浪费了!但、赵海若这妮子究竟又搞了什么鬼,黄羽翔的心中大起好奇之心,一时之间,心中念头翻飞,也不知是该出去看看,还是留在这里继续他未完成的大业!

    究竟要如何做呢?